第211章 无爱承欢/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封逸尘会用上床的方式让她爱上他。

夏绵绵没有反抗。

在实力有所悬殊的时候,反抗就是给自己造成巨大的伤害。

而她显然是打不过封逸尘的。

她依然背对着封逸尘,衣服被他解开,她感觉到他轻柔的亲吻,在她的后背上,落下一片。

封逸尘大概也是压抑的。

压抑的,怕弄疼了她。

压抑的,怕她会难受。

压抑的,最终还是做了……

房间中响起细微的声音。

细微的一丝声音。

然后,好久,彼此入睡。

第二天一早。

封逸尘醒过来,看着自己怀抱中的夏绵绵。

被单下,夏绵绵一丝不苟,她长长的发丝萦绕着她莹白的身体,静静的睡在床上,昨晚上他强迫她和自己发生过你了关系,她没有反抗也没有任何表情,甚至由始至终都是背对着他,此刻也是。

他能够看到的,就是她纤细柔嫩的后背,后背上,落下了一个一个青紫的痕迹。

他没办法。

他很爱她,他会带她一起走。

就算……她不开心也罢。

他们纠缠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他爱了她这么多年,他们彼此爱了彼此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真的可以在一起了,他接受不了,天各一方。

他对着她的颈脖印下一吻,起床。

身边的女人依然一动不动。

封逸尘也没有叫她,即使知道她在装睡。

他穿好衣服,洗漱之后出去。

夏绵绵就这么感觉到房间中的动静,默默的睡着。

她告诉自己,他们是夫妻。

所以夫妻间发生夫妻的事情,很正常。

而且昨晚上,不舒服的人不只是她。

没有感情的欢爱方式,谁都不会真的愉悦得了!

公平的。

房门外。

封逸尘在厨房做着早餐。

封子倾起床的时候,急急忙忙的跑了下来。

封逸尘看着他的模样,叮嘱了句,“别跑太快摔下来了。”

“爸爸,我上学迟到了吗?”封子倾问。

他好像睡了很久。

总觉得现在很晚了,而他爸爸妈妈都没有来叫他。

“嗯,迟到了。”封逸尘淡淡的说道。

“那我们赶紧去学校吧。”封子倾大声说道。

封逸尘看着自己儿子的急切。

有时候他确实很残忍,残忍的要带着他们离开,去一个他们完全陌生没有亲朋好友的地方生活。

他喉咙微动,“子倾,暂时不会在这里上学了。”

“为什么?”封子倾不明白。

他还想去和小居玩呢。

“要跟着爸爸去爸爸的地方。”封逸尘解释,“你的家。”

“是妈妈说的城堡吗?”

“嗯。”

“但是妈妈昨天晚上给我说她不会跟着你一起走的,我不想妈妈孤独,所以我也不想去……”封子倾说,有些小心翼翼似乎是怕伤害到封逸尘的心说道。

封逸尘说,“你妈妈会去的?”

“妈妈答应了?”封子倾眼睛中放着璀璨的星星。

他很希望他们一家人可以永远在一起。

没有答应。

但他,强迫了。

他不会把这些大人之间的事情告诉他,子倾太小,不会理解。

他说,“所以不用着急,吃过早饭之后,爸爸带你去学校办退学手续,顺便和学校的老师同学道别。”

“真的就要走了吗?”刚刚的兴奋,到面对要分别的时候,还是会很不舍。

“嗯。”封逸尘点头,“到了爸爸那边,也会重新有老师有同学的。”

只是身份会变。

只是身份变了,可能快乐也变了。

封逸尘尽量让自己平静着。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啊?”封子倾问。

封逸尘回答,“一周之后,所以我们还有一周时间可以在这里玩,你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爸爸陪你去。”

“哪里都可以吗?”

“嗯。”

“我想去游乐场,上次干爹和干妈带我去过,我希望干爹干妈还有小居一起陪我去。”

“好。”封逸尘一口答应。

“我还想去吃冰淇淋,和小居一起,小居很喜欢吃,但干妈不让小居吃,说凉东西吃多了不好,我不想小居难过,所以我想带小居一起去。”

“好。”

“爸爸,我们一定要离开吗?就不可以,我们都留在这里吗?我真的舍不得小居。”封子倾突然有些难过的说到。

封逸尘说,“不可以,爸爸有很多身不由己,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那我以后可以经常回来吗?”

“如果允许,我会带着你和妈妈经常回来的。”

“嗯。”

“没有其他想要玩的了吗?”封逸尘问。

“没有想到。”封子倾城市的回答。

“那今天我们先去办理退学,明天带你去游乐场。”

“好。”

“去饭厅等一会儿,早餐马上就好。”

“嗯。”封子倾乖巧。

封逸尘看着自己儿子的模样,心口不会不起伏。

他没办法让他们留在这边,他自私的做不到。

封逸尘做好早餐之后,和子倾一起吃着。

封子倾问,“妈妈不起床吗?”

“让妈妈多睡一会儿。”

“妈妈就是喜欢赖床,之前上学我经常迟到。”

封逸尘笑着和封子倾聊天。

他想,今天夏绵绵不是赖床,而是不想见到他。

吃过早餐之后,封逸尘将早餐放在桌子上,带着子倾一起离开了。

其实已经不早了,出门的时候却碰到了何源和岳芸洱。

两个人看着他们,都笑着打了招呼。

何源对着子倾笑着说道,“今天上学又迟到了?”

“我不上学了。”封子倾诚实的开口。

何源一怔,看着封逸尘。

“打算带着子倾还有阿九离开这里,去阿尔戈。”封逸尘说,“你们的婚礼我们会回来的。”

“你现在居住在阿尔戈?”何源问。

“嗯。”

“哦,其实……”何源欲言又止,想要说什么又忍了忍。

他想他都能够感觉到夏绵绵对安稳的一份渴望以及对这里的一份留恋,否则不会独自一人回来,封逸尘应该也会知道,而知道了还是会毅然带着她离开,那应该就不是他可以插嘴的事情了。

有些事情了,外人真的不能多说。

电梯直接到了地下车库。

封逸尘开车和封子倾离开。

何源载着岳芸洱。

岳芸洱一直看着前面那辆轿车,忍不住感叹,“我怎么都觉得,绵绵好像也不是那么喜欢封逸尘啊?!”

何源说,“这次我也有此觉得,如果不是之前知道他们的感情我也会这么认为。”

“我倒是觉得绵绵更喜欢之前你说的龙一,看龙一的眼神,都是感情,但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就觉得,绵绵和封逸尘之间,简直就是零互动啊!”

“绵绵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也不是一个可以将就的人,不管她现在怎样,但她没有拒绝封逸尘的靠近,就足以证明,她不是不爱,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只有他们当事人才会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封逸尘有些可怜。”岳芸洱说,“好像总想付出,但又得不到回报,不对,不只是的不到回报,甚至还想得不到对方的接受。”

“你倒是把封逸尘看得透彻!”何源说,分明有些吃醋的口味。

岳芸洱当然能够听出来。

她有些无语,还是解释,“我只是关心绵绵而已,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又没说什么。”

岳芸洱嘟嘴。

还没说什么。

口气那么酸。

车子到达夏氏集团。

因为早上她起床有些孕反,所以起床的时间有些耽搁加上何源有必须让她细嚼慢咽的把早餐吃完,导致上班迟到了一个半小时,她又要被扣公子了。

他们一起走进夏氏集团。

周围来来往往很多人。

很多人的视线这次倒是没有全部都放在何源的身上,反而一直在看着她。

岳芸洱有些诧异。

她今天出门,衣衫不整吗?!

出门的时候她照了镜子啊,没什么异样啊。

她不明所以依然硬着头皮随着何源走进电梯。

岳芸洱问,“今天怎么了?所有人都看我。”

“大概你好看吧。”

“……”这答案。

她能说虽然敷衍但好像挺容易让人接受的。

她心情还算不错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何源走进了办公室。

岳芸洱整理着何源的行程。

秘书室突然来了一个秘书,过来殷勤无比,“岳秘书,你喜欢吃猕猴桃吗?我哥去日照旅游带了些正宗的红心猕猴桃回来,特别的甜,我顺带帮你拿了两个。”

岳芸洱有些受宠若惊。

虽说她是总裁的秘书,身份不一般有人巴结也是正常的,但做得如此明显也还是让她有些一丝害羞。

她说,“谢谢你。”

“不客气,你要是喜欢吃,我哥那边有认识的人,可以快递过来。”

“哦,好。”岳芸洱盈盈一笑,“我进去给总裁汇报工作安排了。”

“嗯。”秘书非常讨好般的点头。

岳芸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她走进办公室。

办公室内,何源低头在处理工作。

岳芸洱习惯了走进办公室汇报工作前的第一件事情先去亲了一下何源。

何源嘴角一笑。

岳芸洱真不明白男人为什么就喜欢这些。

她很认真的汇报着行程。

汇报完毕之后,没有立刻离开。

岳芸洱看着何源,“我觉得今天公司的人都怪怪的。”

“有吗?”何源不以为然。

“有,看我的眼神都不对,现在秘书室还有一个我们基本没什么接触的秘书突然送我吃猕猴桃……”

“哦。”何源点头,就是这么淡漠。

“何源,你该不会是公开了我们的关系吧?!”

唯有这样,这些人才会见风使舵吧。

职场上的人大多如此。

何源没回答。

真怕告诉她周五晚上的事情,怕她羞涩得不敢见人。

岳芸洱看何源很忙,也没有一直缠着他问私事儿,起身离开了。

走出何源的办公室,坐在位置上。

副总裁似乎有事情找何源,去办公室敲门的那一刻,突然转身走向岳芸洱。

岳芸洱很恭敬。

“你坐你坐。”副总裁看着岳芸洱起身的举动,连忙说道。

岳芸洱木讷的看着他。

“仔细一看,岳秘书真的很漂亮,而且是耐看型。”副总裁夸奖。

“……”岳芸洱有些,脸红了。

“怪不得我们总裁会这么喜欢你,总之恭喜啊。”副总裁微笑。

岳芸洱也这么讪讪的笑了一下。

完全是尬笑。

这是不是真的都知道了什么。

副总裁也没再多说,走进了何源的办公室。

岳芸洱捉摸着,肯定是何源对外公布了。

她都还没做好准备呢?!

尽管马上要举行婚礼了,肯定也会让所有人知道的。

她心里有些愤愤不平。

打开电脑,登上聊天软件。

聊天软件里面疯了一般的传来了暴躁式的聊天记录,全部都来自于谢婷婷。

谢婷婷性格确实有些风风火火。

她点开无数。

大多数问题都是“岳芸洱你是不是已经和何源结婚了,你是不是总裁夫人了,是不是是不是?”

岳芸洱打下字,“嗯,我们结婚了。”

“卧槽,人生赢家啊,这么快就搞定我们总裁了,我就说我眼光一看就准,你看看,总裁就是被你迷得团团转吧。”

“还好吧。”岳芸洱有些不好意思的敲打着键盘写道,“是谁传出来的消息啊?何源吗?”

“啊哈,不是!”谢婷婷说,“就是不是,所以才会来找你确认啊。”

“那是谁啊?”

“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反正不是她。

公司里面知道他们结婚的,还有谁?!

不会氏绵绵吧,她都没来上班,不可能就散播消息啊。

“我听说周五晚上你陪总裁加完班,然后总裁抱你离开的。刚好那个时候坐在电梯里面的除了你和总裁之外还有其他加班的同事,然后你依偎在总裁的怀抱里,深情的叫了总裁一声,老公……”

岳芸洱看着面前的文字。

脸蛋一下烧红。

何源从头到尾都没有给她说过。

她刚刚问他是不是他公开的,他都没有否认。

怪不得今天所有人看她的视线都怪怪的。

怪不得……

她想到周五晚上的场景,她真的好像钻地洞。

她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推开何源的房门。

那一刻完全忘了副总裁在里面。

瞬间尴尬了。

副总裁看着岳芸洱,倒是非常自觉地说道,“我的工作差不多都汇报完了,就不耽搁你们了。”

然后就从何源的座位上起身,离开了。

岳芸洱看着副总裁离开,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她走进何源的办公室,关上房门。

何源就这么看着岳芸洱。

看着她很是委屈的样子。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何源托着下巴看着她。

“周五晚上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岳芸洱生气。

何源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他笑了笑,“不觉得是大事儿。”

“现在全公司都传开了。”

“有什么不好吗?”

“不好。”岳芸洱说,“我会不好意思,我总觉得别人会认为我是……”

“过来。”何源吩咐,打断了她的话。

岳芸洱怔怔的看着他,还是乖巧的走到他面前。

何源将她抱进了怀抱里。

岳芸洱有些反抗,“这是在办公室。”

“那每天你还在办公室亲我啦?”

何源这臭流氓。

分明是吩咐她这么做的。

他说,“不要管别人怎么说我们怎么在一起的,我们自己清楚就好。何况……我们就是合法的,就算其他人再有本事儿,和我领结婚证的人是你,难道你还不想给我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岳芸洱被何源说得哑口无言。

所以这一刻何源反而委屈了,没有被公开。

“那我出去工作了。”岳芸洱想,反正早晚都会公开。

“既然你都投怀送抱了,不做点什么好像对不起你……”

“我什么时候投怀送抱了,唔……”

何源真的好骚浪。

……

驿城贵族幼儿园。

封逸尘带着封子倾去园长办公室,办理退学手续。

然后带着子倾去了他原来的班级。

他在外面等他。

幼儿园老师带着封子倾走进教室,对着全班同学说道,“因为子倾的父母要离开,所以子倾要跟着爸爸妈妈转学了,今天是他最后一天来这里,给大家告别,小朋友们都可以送些话给子倾,子倾以后也会记得大家的。”

“子倾你要走了吗?”睿宝大声问道。

封子倾点头。

他其实也不想走。

“呜呜,我不要你!”睿宝突然哭了。

这么一哭。

完全是让全班小朋友都哭的节奏。

一时之间,教室里面全部都嚎啕大哭。

封子倾一向比他们要成熟很多,没有使劲哭,就是眼泪一直在流,小眼眶很红。

这幅画面,倒是让幼儿园年轻的幼师都忍不住哭了起来。

封逸尘坐在门口外的大玻璃前,一眼就能够看到教室里面的画面。

他看着,起身离开,走到走廊尽头。

果然自己很残忍。

教室内。

老师努力的稳定了小朋友们的情绪,说,“子倾以后也会回来看我们的,是不是?”

“是,只要爸爸妈妈回来,我就会来看你们的。”封子倾坚定的说道。

“好,子倾有没有什么想要给小朋友们说的?”老师问。

“我走了,但是我也会想念你们的。睿宝,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你以后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小居。”封子倾说。

凌小居此刻也哭得眼睛通红通红。

听到子倾这么说,她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我才不要睿宝照顾,我不要子倾你走,你不是说要当我老公的吗?”

声音很大,很幼嫩。

那一刻弄得老师哭笑不得。

封子倾说,“等我长大了就回来娶你。”

“呜呜哇,子倾就不能不走吗?”凌小居很难过。

“我爸爸说不能。”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老师说,“总有一天我们都会分开,但也会重新相聚的。我们要愉快的祝福子倾好不好?”

“好。”孩子们听话的点头。

孩子的情绪,一般来去很快。

在老师的细心引导下,一会儿就喜笑颜开了。

各自都对子倾说了送别的话语,基本上都是,你要好好的,你要想我哦,你一定要回来看我之类。

子倾都非常认真的点头。

而后,老师带着子倾走出教室。

子倾不舍的回头看着教室里面的小朋友,看着刚刚分明哭得都要断气了的小居,此刻和睿宝已经玩了起来。

他回头。

有些失落的跟着老师走了出去。

走廊外,他爸爸在门口等他。

封逸尘上前,对着老师客气了一番,带着封子倾离开了学校。

封子倾坐在后座儿童椅上,有些郁郁寡欢。

封逸尘问,“有没有特别想吃的?”

“没有。”封子倾不开心。

“那爸爸带你去吃牛排,然后送一份回家给妈妈好吗?”

“嗯。”封子倾点头。

虽然乖巧,但兴致怎么都不高。

封逸尘紧捏着方向盘。

他知道很残忍,但他做不到放手。

他带着子倾去高级餐厅,陪着子倾用餐。

让餐厅送了一份到家里面。

他想夏绵绵应该不想看到他。

其实,他也不知道他到底还受谁的欢迎。

他细心的照顾子倾,帮她切好牛排,主动找话题和他聊天,做一个合格的爸爸。

子倾毕竟是小孩子,渐渐地,情绪就好了很多。

吃过午饭之后,封逸尘也没有离开带着子倾回家,而是去商场给子倾买了一些他喜欢的玩具,买了拼图准备陪他一起玩。

回家的时候,封逸尘买了些菜回去,顺便,拿了一盒避孕套。

现在的夏绵绵还不适合怀孕。

他带着子倾回去。

家里面,夏绵绵坐在客厅,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妈妈。”封子倾叫着她。

“嗯。”

“今天爸爸带着我去了学校,又吃了牛排,又买了玩具,现在买了好多菜回来,晚上我们可以吃大餐。”封子倾兴奋的说道。

夏绵绵点头。

她其实还以为,封逸尘已经带着封子倾离开了。

当然,她也知道只是畅想而已。

“我去做饭了,你陪妈妈看一会儿电视。吃过晚饭爸爸陪你玩拼图。”

“好。”封子倾很听话。

听话的坐在了夏绵绵的旁边。

夏绵绵看了一眼封子倾,又看了一眼在厨房忙碌的封逸尘。

“妈妈,爸爸说你会跟着我们一起去城堡。”封子倾说。

夏绵绵看着子倾。

他说会,就会了。

“我虽然很不舍得离开这里,也很不舍得小居,但我更希望我们一家人可以在一起。”

“嗯。”夏绵绵摸了摸封子倾的头。

她也想明白了。

至少她很清楚,她反抗不了。

她把电视屏幕换了动画频道,“你自己看吧。”

“妈妈去哪里?”

“我上楼。”

“哦。”子倾没多想,被动画节目吸引。

封逸尘转眸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夏绵绵不会对他吵闹,因为……她很清楚,怎么才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

但她,会疏远他。

他低头,平静的做着晚餐。

几乎不需要用什么教程了。

他听到楼梯上传来声音,抬头。

抬头看着夏绵绵换上了外出服甚至化了一个妆。

他还未开口,子倾突然说道,“妈妈你要出门吗?”

“嗯。”夏绵绵点头。

“去哪里?”这句话是封逸尘问的。

夏绵绵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也这么看着她。

夏绵绵走向厨房。

那一眼,还能够看到购物袋里面唯一留了一样东西,是避孕套,被放在了吧台上。

她说,“你不是说这一周让我想想要做什么吗?我没什么想的。”

封逸尘看着她。

“但我不想见到你。”夏绵绵说。

封逸尘抿唇。

“不用找我,一周后我会回来。”夏绵绵说。

封逸尘没有说话。

总不是,对她总是食言而肥。

夏绵绵转身离开,走出了家门。

封子倾看着妈妈的背影,怔怔的看着厨房中的爸爸,看着他即使没有发脾气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似乎也能够发现他爸爸的难受,他大声问着他爸爸,“为什么你不给妈妈说,你要做了她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啊?”

在小孩子的世界,可能一颗糖一个玩具就能够满足,所以他们的世界很单纯。

多想……回到小时候。

那个时候,阿九伸进他的裤兜里,问他要糖吃。

他说,“没关系,晚上我们吃。”

“那妈妈呢?”

“妈妈有事儿,一周后会回来和我们去阿尔戈。”

“妈妈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们待在一起?”封子倾很不理解。

不是我们。

是我。

他低头继续做晚餐。

一起和封子倾共用晚餐之后,陪着封子倾玩拼图,玩到晚上9点,封逸尘带着子倾睡觉,待子倾睡着之后,回到客厅,等夏绵绵。

等到了凌晨,她没回来。

所以,她说的一周,就是真的在他眼前消失一周是吗?!

他起身上楼。

一个人他在了大床上。

那盒他买来的避孕套,被他扔进了垃圾桶。

此刻。

纸醉金迷的夜晚。

即使凌晨,也依然人山人海。

夏绵绵一个人坐在一个角落,看着舞台上疯狂的跳舞,耳边都是震耳欲聋的声音。

她喝了点酒。

喝得也不多。

从下午离开家门,在这里一坐就是一晚上。

也没什么好玩的,也没什么地方好去的。

也不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世界这么大,除了驿城她还能去哪里?!

她现在最不愿意的就是离开。

而她不得不离开。

她眼眸微动。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男人靠近她,在她耳边亲昵的喃喃,“一个人?”

“所以?”

“我陪你。”男人说,有些不规矩的动手动脚。

夏绵绵冷笑。

她说,“滚。”

“都是出来玩,何必呢……”

“我数三声,立刻滚开!”夏绵绵没心情和这些人勾搭。

“别这么凶……”

“一、二、三!”夏绵绵长腿一伸。

一脚对准男人的下体。

“啊!”男人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声。

因为太过响亮的音响声音,也没有多少人听得到。

夏绵绵也没心情待在这里了。

她付了钱,直接走了出去。

去酒店吧。

驿城最好的酒店。

她摇曳着身体,缓慢的在街道上行走。

身后似乎有人在跟着自己。

在夜场的时候就隐约有些怀疑。

她脚步顿足。

身后的人好像也顿足了。

她猜想她转身人肯定就不在了,但那一刻,还是转身了。

转身,那人没走。

她看到了龙一。

不是已经走了吗?!

现在又突然回来,为什么?!

她喉咙微动。

鼻子一酸。

其实,很想有个人在身边,也不是不能找到,比如何源比如小菜,可小菜怀孕了,何源马上新婚又要照顾怀孕的妻子,她还没有那么自私。

而且她以为她应该没有那么软弱,一个人也可以发泄情绪。

在看到龙一那一刻,却莫名委屈到想哭。

在她心里,龙一就是有那个能力,可以给他依靠,安稳的依靠!

------题外话------

下午二更见。

月票月票月票哦!

小宅爱你们,粉爱!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