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终得恶果,凌小琳的惨烈!/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

居小菜跟着凌子墨回到凌家别墅。

她不想去,但有时候不想为难了凌子墨。

既然凌子墨不想分开他的家人,自然,她作为他的妻子,她会尽量的站在他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

他们一起到大厅的时候,凌琳和凌小琳都在。

凌琳倒是显得比较自然,就是对居小菜爱理不理,反而凌小琳意外的热情,走上前去对着居小菜就说到,“居小菜,今天上午的事情是我太激动了,我但是我妈的身体所以对你发火了,我妈还有我表哥都已经教育过我了,我也反省了,你不要介意。”

“不介意,我知道你的心情。”

“今天我特地让厨房熬了鸡汤,你怀孕了多喝几碗。”

“好。”居小菜微微一笑。

凌小琳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鸷,转瞬即逝。

他们在客厅坐了一会儿,佣人过来请他们过去吃饭。

四个人围坐在大大的饭桌上,桌上的菜系很丰富。

佣人给他们每个人都盛了一碗汤,佣人还不忘说道,“今天小姐专程为凌太太熬的,下午的时候还去厨房看了好几眼,凌太太你多喝一点。”

“谢谢。”居小菜客气。

但没有急着喝汤,而是自顾自的吃着其他菜。

凌小琳的眼神就一直在放居小菜的身上,看着她真的半点都没有动面前的鸡汤。

反倒是凌琳喝了一碗之后,让佣人又盛了一碗,说道,“今天的鸡汤味道倒是不错。”

“是很不错的,居小菜你怎么都不喝?”凌小琳忍不住的说道。

居小菜顿了顿。

随即放下筷子,端起了汤碗。

在她正准备将汤送进自己嘴里的时候,凌子墨突然一把拿过去了,“你每次喝鸡汤都孕反,别逞强了。”

居小菜笑了笑。

所以,凌子墨也对凌小琳有着极大的防备。

“确实有点反胃,辜负了小琳了。”居小菜顺势的说道。

其实凌子墨不拿走她也会以孕反为借口不喝。

她不可能不用有色眼睛去看待凌小琳,谁知道今天这么殷勤是为了什么,谁知道她下午去厨房都干了些什么,她没这么蠢。

“吴妈的汤熬得很清淡的,不会有太大的鸡汤味,你尝尝看,真的很好喝。”凌小琳不死心的劝道。

“你都没喝你怎么知道好喝?”居小菜反问。

凌小琳一顿。

那一刻有些紧张的口齿不清,“我我我我……我下午就尝过了。”

“是吗?”居小菜淡笑,也没有多说什么,“我不只是对鸡汤味道孕反,就是闻到都会有些不舒服。”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我可以熬其他汤啊?”凌小琳有些动火。

“你也没说你要给我熬汤啊,下次我过来提前给你说一声吧……”

凌小琳心里一阵恶气,还想说什么。

凌琳直接打断了凌小琳,“行了,你吃你自己的吧。”

凌小琳咬牙切齿。

居小菜是察觉了吗?!

她此刻心里完全是崩溃的。

好不容易才拿到的打胎药,好不容易觉得自己想了一个绝美的计划,居然就被居小菜给躲过了。

她完全不能接受。

看着居小菜和凌子墨之间的恩爱互动,她真的很想捏死了居小菜!

她整个人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她总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她没有居小菜,有居小菜就没有她。

她一定要弄死这个女人。

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夺走了她的表哥,还抢占着他们凌家的财产。

到现在,她母亲都已经妥协了。

都已经接受了居小菜,即使,彼此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但她母亲也没有了要除掉居小菜的心情了,她无法接受这份妥协,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个在她印象中就是一个土包子的孤儿,会有这么一天在她家耀武扬威。

那顿饭她吃得很不爽。

居小菜到最后都没有碰鸡汤一点。

不只是居小菜,她表哥好像也没多吃。

显然她的计划完全失败。

她不会放弃。

不可能让自己放弃。

吃过晚饭之后。

象征性的凌子墨和居小菜会在客厅坐一会儿。

凌子墨起身去厕所。

避开大厅的那一刻,对着一个佣人说道,“你帮我打包一份今天的土鸡汤,打包好了之后放在我车上去,别让夫人和小姐知道了。”

“是,大少爷。”

凌子墨觉得,有些时候真的不能纵容了凌小琳。

她今天的举动太异常了,他不得不去怀疑,她是不是心怀鬼胎。

他交代完毕,转身回到客厅。

客厅中,居小菜不在。

凌子墨一阵紧张。

其实每次带着居小菜到凌家来,他也心惊胆战,但也自私的希望,时间久了,彼此都可以化解彼此之间的恩怨,他还是希望大团圆,大家都能够在他身边,和和气气。

他做不出来,真的对的他姑姑还有他表妹的完全不管不顾。

只要他们安分守己,他也会照顾她们一辈子。

然而。

然而在没有看到居小菜那一秒,他还是紧张了。

他转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凌琳,“小菜呢?”

“上楼去了,好像是被小琳叫上去了,说是去看什么新买的衣服。”凌琳淡淡然。

凌子墨甚至是转身就跑。

凌琳看着凌子墨的模样,心里不甘但也算是看明白了,谁要是敢真的动居小菜,可能就是在找死。

她也认了。

得了这个病,医生说最重要的就是放松心情好好的养,她总不能真的找事情来给自己添堵。

凌子墨大步跑向楼梯。

楼梯最顶部。

居小菜被凌小琳拉着手,上2楼。

她本能是拒绝的。

凌小琳绝对不可能是让她去参观她的新衣服给什么新意见的,她心里想什么她清楚得很。

比如此刻,凌小琳就开始使坏的准备有故意松手的举动。

那一刻居小菜反而将凌小琳的手拉得很急。

凌小琳一怔。

她刚刚要是用力推居小菜,自己肯定会被居小菜连累着一起摔下去。

她狠狠地看着她,“你先放开我的手,拉痛我了。”

“放开你之后你要做什么?”居小菜反问。

“我能做什么?我不是说了吗?带你上楼看衣服啊,你的衣服品味那么不好,我让你看看我的衣服然后穿好点而已。”凌小琳随意的说道。

居小菜当然不信。

此刻也没心情和她演戏了,她说,“不是的凌小琳,你想要学你母亲,把我从楼上推下去,然后流产是吗?”

“你别污蔑我,我没这种心思。”凌小琳脸色一下就变了,显得有些慌张。

她没想到,居小菜都知道。

“不管有没有这种心思,我都会断绝你以后对我的一切行为。”居小菜说,那一刻凌小琳似乎还看到了居小菜眼神中闪过的那么狰狞的目光。

她一直以为,居小菜是一个温顺的人。

凌小琳眼睁睁的看着居小菜嘴角的那一抹邪恶。

无比邪恶的笑容。

她突然放开了凌小琳的手,身体就往后面倒了一下。

凌小琳看着居小菜,看着居小菜突然主动的做了她想做的事情。

她不知道居小菜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

不是识破了她的计谋吗?

现在还突然主动的做。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再下一秒,再笨的凌小琳也看出来了。

居小菜身体往后仰的那一刻,凌子墨突然从楼梯上冲了下来,一把将居小菜狠狠的抱住,满脸紧张,“小菜!”

居小菜那一刻也被吓得脸色苍白。

她其实是看到凌子墨上来了才这么做的,知道凌子墨会抱住她,但万一,凌子墨没有呢,做过之后,还是会有一阵心悸,但为了自己以及自己孩子的人生安全,她真的不能纵容凌小琳在她面前不停地作妖了!

她惊吓着抓着凌子墨的衣服,“子墨,小琳她推我。”

“没有,没有,表哥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推她……”凌小琳立刻解释。

“凌小琳,你够了!”凌子墨脸色阴沉,“你没有推她,她会自己倒下来,她怀孕了!”

“真的是她自己倒下去的,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表哥你相信我,你相信我,我发誓,我要是推了她我就出门就被撞死!”凌小琳激动无比,估计从没想到有一天会被这么的冤枉。

凌子墨冷声说道,“你的发誓我根本不在乎。”

“表哥我真的没有的,真的没有……”凌小琳哭诉。

凌子墨根本不听,搂抱着居小菜下楼。

“表哥。”凌小琳大步追着他们,眼眶红透,真的是很想让凌子墨相信她。

这次她真的没有做,即使打算这么做。

凌琳听到凌小琳的哭声以及和凌子墨的争执声,连忙上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小琳从楼上推我,不是子墨赶到,我可能就再次从楼上摔了下去,就像上次一样……”居小菜故意说道,说得很委屈。

凌小琳大声解释,“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没有推她!”

她一直飙泪,被人冤枉的滋味太难受了。

她都要急死了,整个人身体一直在发抖,一直在歇斯底里,一直想要得到信任。

别说凌子墨不相信她。

凌琳的眼神都不相信。

即使凌琳那一刻敷衍的说着,“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有没有误会,要不拿监控吧,家里面不是有监控的吗?看了就知道了。”居小菜主动提议。

凌小琳脸色一下就煞白了。

她显然为了不让人发现她的举动,她早就关了今天的监控了。

凌子墨点头,“那就看看监控吧。”

说着就吩咐佣人将今天的监控调出来。

佣人连忙说道,“今天凌小姐让我们把家里面的监控都关闭了,说不喜欢被人监控着,所以我们就关了屋子里面的所有监控。”

佣人说完。

所有人都看着凌小琳。

凌小琳激动的解释,“我就是不喜欢被人监控着,也不是今天才这样了,我之前也让佣人关过,这只是一个巧合。”

“巧合的事情不会这么多。”凌子墨冷声道。

“表哥,我真的没有做,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求你相信我……”凌小琳崩溃,伸手去拉凌子墨。

凌子墨手一抬,直接拒绝了凌小琳的触碰。

凌小琳看她表哥不会帮她,又对着她母亲说道,“妈,我真的没有做,你相信我,你告诉表哥我没有。”

凌琳护短,即使自己说出来都没有说服力,“小琳可能并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所以还是做了。

凌小琳尖叫,“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是居小菜自己倒下去的,我根本就没有做任何对她做什么,是她算计我,这个绿茶婊,我早就想打你了,你勾引我表哥,侵占我们凌家,你到底何德何能,你就是贱人婊子……”

“啪!”凌小琳的脸上突然响起强烈的一个巴掌。

是凌子墨扇的。

凌小琳捂着自己的脸,不相信的看着自己表哥,“你打我,从小到大,你居然打我,你居然打我,你居然为了一个婊子打我……”

“居小菜不是婊子,是我老婆,唯一的。”凌子墨很冷,“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就此罢休。凌小琳,我对你的容忍已经到了极限,我以为你改过自新了我们还能够是一家人,现在我真的很难认可你的存在!”

“表哥……表哥我爱你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能够这么说我,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什么都没做?!”凌小琳完全失控,似乎带着如此大的悲伤。

她大概从来没有遭受过,这种委屈。

这种,有苦说不出来的委屈。

凌子墨真的没有半点心痛,他搂抱着居小菜说道,“我们回去。”

“表哥你别走。”凌小琳去拉他。

凌子墨猛地一下用力。

凌小琳一个不稳就坐在了地上。

凌琳看着自己女儿的模样,有些惊吓,看着凌子墨的盛怒,那一刻还是忍着没有发火。

现在她也惹不起凌子墨了。

也很清楚,今天凌小琳确实是触碰到了凌子墨的底线。

她说什么反而是在和凌子墨做对。

她看着凌子墨抱着居小菜离开,转头狠狠的对着自己女儿,“让你不要动居小菜,你傻吗?你表哥现在多紧张居小菜,你就算杀了她,你表哥也不会正眼看你一样!”

“我说过不是我,是居小菜算计我的!”

“对着我还撒谎是吗?”

“你也不相信我了?”凌小琳绝望的问道。

眼泪不停地往外流。

“你不想承认我也不会逼你,自己想想,会有什么后果吧,你表哥这次应该不会善罢甘休的!”凌琳丢下一句话,直接上了楼。

凌小琳蹲坐在地上。

身体很痛,心口也很痛。

居小菜那个贱人。

那个贱人一般的女人。

她一定要让她不得好死。

此刻。

凌子墨的小车上。

因为今天这一出闹剧,让彼此在车上都很安静。

居小菜说,“今天确实不是凌小琳推我的。”

凌子墨捏着方向盘,“我知道。”

居小菜转头看着他。

凌子墨说,“我看到了。”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我的故意行为,我给你说只是觉得我们是夫妻不应该隐瞒彼此,而且我不得不告诉你,就算我不这么做,凌小琳也会这么做,我只是先她一步,自己主动的方式,至少更容易自保。”

“嗯。”凌子墨点头。

“生气了吗?”居小菜看他情绪有些低沉。

“不是。”凌子墨说,“我就是有的心寒,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表妹还有我姑姑,会如此,从小,她们对我都很好。”

居小菜嘴角温和一笑,“她们只是接受不了我。”

“她们不是接受不了你,是接受不了任何人。她们是自私,我对她们确实太心软了。”

居小菜看着他。

凌子墨说,“等明天结果出来了再说。”

什么结果?!

居小菜没多问。

遇到凌子墨自己家人的事情,她觉得他应该给他足够的空间。

她说,“小居在封逸尘的家里,我们去接她。”

“嗯。”

凌子墨开车去了封逸尘那边,上楼接走凌小居。

凌小居趴在自己爸爸身上,看着封子倾带着依依不舍,“你答应我的,18岁就带我去你家城堡过夜哦!”

“嗯。”封子倾重重的点头。

“你不要忘了我。”凌小居很动情的说道。

“我永远都不会。”封子倾保证。

而那个要求不要忘记自己的人,反而,忘得很彻底。

“好啦,给干爹和子倾说拜拜。”凌子墨说道。

“拜拜,干爹,拜拜子倾。”

封子倾也有礼貌的说着再见。

凌子墨抱着凌小居离开的那一刻,回头对着封逸尘,“真要走吗?”

“嗯。”

凌子墨点了点头。

没再幼稚的多问或者挽留。

封逸尘下定决心的事情,自然就是深思熟虑后的事情。

他转身抱着自己女儿离开。

离开之后。

房门外站着两个黑色西装。

封逸尘对着眼巴巴还在看着门口的封子倾说道,“你回房间等我,爸爸一会儿给你洗澡。”

“嗯。”

封子倾听话的离开。

两个黑色西装毕恭毕敬,“王子,卢老一直想见你,今天你没空,希望明天可以亲在来拜访你。”

“嗯,明天上午十点。”

“是。”

封逸尘关上了房门。

因为龙一的关系,他也不会动卢老。

所以,其实没必要多此一举,但他可以给他们一份心安。

他转身上楼。

夏绵绵今晚又不会回来了吧!

……

第二天一早。

高级酒店。

夏绵绵又是睡到自然醒。

因为昨天龙一没能陪到卢老去见到封逸尘,所以,龙一倒是和她在驿城逛了一个下午,晚上一起吃晚饭,然后晚上接到通知说封逸尘答应了他们的见面。

夏绵绵捉摸着,今天龙一暂时应该就不会出现了。

她洗漱完毕,出门。

刚走到门口。

夏绵绵的脚步顿了顿。

面前的女人对着她一笑,“龙九,好久不见。”

所以,龙一并没有告诉她,卡珊儿也来了。

卡珊儿说,“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很无聊,我也没什么朋友,听说你在这里,所以过来碰碰运气,我运气看来还不错。”

“找我有事儿吗?”夏绵绵嘴角淡笑。

“就是玩。”

“想怎么玩?”

“都可以。”

“带你去驿城随便逛逛吧。”

“谢谢。”卡珊儿感谢。

夏绵绵带着卡珊儿一起出门。

两个人之间,说是情敌又不完全是,说是朋友也谈不上,所以一起出门还真的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夏绵绵捉摸着女人都喜欢购物,所以就带着卡珊儿去了最豪华的商场闲逛,两个人买了写东西,又去了最顶级的餐厅吃美食吃甜点。

餐厅里,彼此对立而坐,自己吃着自己那一份,显得很安静。

“我怀孕了,龙一给你说过吗?”卡珊儿问。

“说过了。”夏绵绵说。

否则她可能会带她去跳蹦极什么的。

总觉得这女人可以玩更刺激的项目。

“但是我和龙一没有感情。”

“嗯。”夏绵绵点头。

她很清楚。

“我不可能会喜欢上龙一那样的男人。”

“然后呢?”夏绵绵问。

似乎真的不太明白,卡珊儿给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今天见到了枭了,我跟着我爸还有龙一一起去了枭的地方,但是见了一眼,我就离开了,我爸和龙一谈正事儿的时候也不会在意我的举动,我都在怀疑,他们带我来驿城可能不是为了保护我的生命安全,而是我肚子里面的孩子。”

夏绵绵还是不知道卡珊儿要说什么。

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卡珊儿说,“你和枭吵架了是吗?”

“是啊。”

“我其实喜欢枭。”卡珊儿直言。

夏绵绵觉得他们这段四角关系,真的有些复杂。

“所以不想看到枭难受。”卡珊儿继续说道。

夏绵绵笑了笑。

她以为,卡珊儿给她摊牌是想说如果她不喜欢枭,麻烦把枭让给她。

原来,是来劝和的。

“我希望你好好珍惜他,他对你这么好,我从来没有见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可以爱到这个地步,我爸不是,我爸爸视女人如粪土,我以前交往的男朋友也会因为我的家世背景而选择主动放手,唯有枭,让我觉得,他真的是一个绝好男人的存在!这种男人,值得拥有幸福!”

夏绵绵没有回答。

卡珊儿继续说道,“我希望你对他好一点,我一直觉得他看上去很强大,实际上,内心很孤独,我觉得很少有人可以走进他的心,这种人,比看上去更寂寞!”

夏绵绵抿唇。

还真的有点被卡珊儿说动。

封逸尘这辈子,确实经历了很多,确实遭遇了很多。

而他幸福的时间真的不多。

卡珊儿还想开口说话。

她的电话突然响起。

她接通,“龙一。”

“去了哪里?”

所以,她走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才发现她不见了。

她说,“你不是有我的定位吗?你还不知道我在那里?!”

“以后别乱跑。”

卡珊儿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看着卡珊儿对龙一的不耐烦,卡珊儿也没有掩饰的说道,“我很讨厌龙一,你曾经说龙一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超越枭,我不得不告诉你,他不是,甚至很渣!”

夏绵绵觉得卡珊儿对龙一有误会。

但也不知道该如何却给龙一辩解。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龙一只是对她很好而已。

对其他人,他从来都很冷漠。

“不说了,我先走了。”卡珊儿起身,“真不愿意像一个犯人一样被他们抓回去。”

夏绵绵点头。

“还有。”卡珊儿说,“枭原来的样子,真的很帅,你赚发了!”

夏绵绵忍不住笑。

看来女人都抵抗不了,美貌的诱惑。

她就这么看着卡珊儿自若的离开。

她不知道卡珊儿和龙一会不会有感情进一步的一天,但她希望,龙一可以得到幸福。

……

凌家别墅。

凌子墨带着居小菜再次回到了这里。

凌琳在客厅看电视。

凌小琳心情很低落,也在客厅坐着,情绪很不好,看着他表哥的突然出现,很激动,看着居小菜那一刻,脸色又变了很多。

她连忙从沙发上起身,走向凌子墨依然很激动地说道,“表哥,你相信我相信我昨天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是居小菜故意的,真的,我不骗你,我做过的我就一定承认,没有做过我死都不会承认的,表哥你相信我好不好,我求你了……”

一说,眼眶就红了。

凌子墨脸色却冷到了极致。

他说,“做过的就一定会承认是吧?所以,你在鸡汤里面放了打胎药,也应该承认了!”

凌小琳脸色一下就变了。

变得无比彻底。

今天一早凌子墨把鸡汤拿去化验了。

结果……果然。

他果然,很心寒。

凌小琳讪讪一笑,那一刻有些做作有些慌张,“表哥你在说什么,说什么……”

“这是检验报告,从医院出来的,报告中写的很清楚,鸡汤中含有致人流产的药物成分,凌小琳,你怎么这么心狠手辣,你知道居小菜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是你的亲人吗?”

“我没有的,我没有……”凌小琳说,否认,否认,“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啊,可能是家里佣人可能是……”

“够了!”凌子墨说,“是不是要我报警了你才会真的承认!”

报警?!

不。

她不要坐牢。

不不不。

她脸色苍白,一脸慌张。

“凌小琳,我真的把你当我亲人,我真的把你和你母亲当成我最亲的亲人对待,我对你们如何,你们却一直在算计我,算计我最爱的人!我也忍受够了!”凌子墨说,说得异常冷漠。

真的,没办法找到任何理由去纵容凌琳,纵容凌小琳了!

“表哥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真的很爱你,所以才会一时糊涂,你原谅我原谅我……”凌小琳根本找不到借口,只是慌张的一直在不停的解释哭泣。

凌琳看她女儿真的被吓到了,看不下去的说道,“子墨,看在姑姑的面子上,别深究和计较了,你表妹毕竟年龄小不懂事儿,是我管教不严是我没看好她,我像你保证,我以后一定好好看着她,你别逼她了……”

“逼她?!”凌子墨脸色阴冷无比。

他是向着他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的。

他说,“姑姑,你可能都不知道,这种致流产的药物里面含有大量的激素,这种激素对我们一般人而言没有大大影响,对孕妇直接造成流产,对你这种有着癌细胞的病人,可以直接导致癌细胞的快速增长和复发!”

凌琳整个人一下就怔住了。

她想到昨天晚上她喝了那么多。

那一刻看到自己的女儿,看到自己的女儿,“啪”的一巴掌。

她要打死这个不孝女!

------题外话------

下午二更!

这种母女自相残杀的把戏,活该凌小琳自食其果!

好啦。

看爽了记得投月票哦,宅需要你的鼓励,很需要。

o(╥﹏╥)o晕在了厕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