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回阿尔戈,她的心总会温暖/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凌琳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凌小琳的脸颊上。

愤怒油然而生。

凌小琳被她母亲打得懵逼。

她捂着自己的脸,“妈,你居然打我!”

“我打死你!”凌琳狠狠地说道,“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种害我的女儿!亏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想着我死!”

“我哪里想着你死了我哪里有!”凌小琳哭嚷着。

“你不想我死,你让我吃这么多激素药做什么,凌小琳,我白养了你,你这个白眼狼,当年我为什么要把你生下来,我早该让你去死的!”凌琳咒骂着自己的女儿。

“凌琳!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年之所以生下我是因为你身体的原因医生不建议流产,否则你会生下我吗?我所有的性格全部都像你!”

“啪!”凌琳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打过去,“贱货!”

凌小琳被她母亲打得生痛,想到自己什么都败露了,想到自己表哥这么讨厌自己,想到居小菜如此耀武扬威,她那一刻放了疯一般,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了凌琳的脸上。

啪的一声。

不比凌琳的手劲儿轻。

直接把凌琳给大懵逼了。

凌琳看着自己的女儿,身体气得发抖。

凌小琳一副什么都不管了的发疯模样,狠狠地冲着凌琳吼道,“你以为你是好货!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了,现在得了这种病你也活该!你倒是要死了,留下我怎么办?!我表哥万一不管我了,那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不能让居小菜待在我表哥身边,我不能!”

“你你你!”凌琳气得脸色铁青。

她指着自己女儿。

看着她女儿发了疯的样子。

“我让你帮我,你为了你自己你都不愿意帮我了,你就等死,那我呢?!我好好的一个人,我还有很多追求,我凭什么要跟着你一起,无欲无求!”凌小琳撕心裂肺,“我巴不得你们全部都去死,就留下我和我表哥两个人!”

“凌小琳,你真没人性!”凌琳也激动到崩溃,“劳资把你养这么大,你居然诅咒我,看我不打死你!”

“你打我啊,你打我我也会还手,我受够了!”凌小琳吼着,“我受够你们了,从小到大爷爷也不喜欢我,不喜欢我就算了,还带回来居小菜这种女人,说是当自己孙女,爷爷当我是什么了?!除了骂我就是骂我!我喜欢表哥也是,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你凭什么无视我,凭什么?!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居小菜!”

凌子墨冷眼看着凌小琳。

不为所动。

居小菜也看着凌小琳不顾一切的发疯。

“我到底哪里不好了,你们都要嫌弃我!”

“是你心态不好。”居小菜开口,“你总觉得别人抢了你什么,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东西就应该理所当然是你拥有的吗?荣华富贵?爷爷对你的喜欢,子墨对你的喜欢?!不是的凌小琳,人都是相互的。”

“你闭嘴!”凌小琳受不了居小菜。

一辈子都觉得居小菜是她的阴影。

“我真的恨不得杀了你!”凌小琳狰狞的吼道。

“你没机会的。”凌子墨声音冰冷。

凌小琳狠狠地看着他。

“今天过来,不只是为了揭穿你什么,简单一点,就是想要送你们离开!”凌子墨不想拖泥带水也不想再和她们纠缠。

“凭什么?!凭什么让我走?!”凌小琳狠狠地看着凌子墨,“我死都不走!”

“不走可以!”凌子墨眼眸中闪过冷光,“我会报警,你去牢里待几年也行!”

“凌子墨,我是你亲表妹!”凌小琳尖叫。

“呵,我真的没有你这样的亲人。”凌子墨毫无所动。

凌小琳看着凌子墨。

看着凌子墨这一刻的冷然。

冷然的说道,“明天一早的飞机,去鲁番其,非洲。”

“不去!”凌小琳大叫。

“没有去不去的,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可以去好好感受一下那边的贫困,放心,我会给你购一处房子,你好好上班养活自己就行,否则,你想怎么死随便你!”

“凌子墨!”

“是通告你不是和你商量!”凌子墨再次重复。

“我不去,我死都不去,我死都不去!”凌小琳疯狂。

她才不要去那种贫困的地方。

她听说那个地方连水都没有。

她不去!

死都不去。

“子墨,会不会太过了点。”凌琳此刻看着凌子墨好像真的没有任何余地的模样,还是忍不住给她女儿求情。

不管如何,凌小琳是她的骨肉,就算刚刚如此失控的诅咒她,她还是心有不忍。

凌子墨看着凌琳,“姑姑,不是她一个人去,还有你!”

凌琳脸色一下就变了。

凌子墨从衣服里面拿出两张机票,“明天上午十点,你们不去,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你们去,但结果只有一种,别让我们离别的时候,变得那么难堪!”

“子墨,我是你姑姑啊,你送我走你不会良心不安吗?何况这件事情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根本就不知道凌小琳做了这种事情,你也发现了,我就是想要好好养病而已,我没有……”

“你有没有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但为了保险起见,我一定会把你送走,你前科太多,更何况……”

“凌子墨,你疯了吗?你黑白不分吗?我现在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害人之心!”凌琳也有些崩溃,“你让我去那种地方,我得病怎么办?!怎么办?!你想我早点死吗?早点去见你爸爸妈妈你爷爷是不是?!”

“子不教父之过。”凌子墨说,“不管你现在如何,至少你曾经很不好过,至少你教出了这样一个泯灭任性的女人,受到该有的下场没什么不对,你就算去了那边,我相信爷爷也不会怪罪我!”

“凌子墨!你居然这样对我,你居然这样!我把你当我亲儿子……”

“这句话我听太多了。”凌子墨冷然,“明天上午十点,我会让人送你们去机场,如果你们没去,我说过我会有很多方法让你们去,顺便说一声,你们手上现在所有的透支卡,借记卡我都已经给你们冻结了。”

“凌子墨,你这样对我总会天打雷劈的!”

“那是我的事情。”凌子墨说。

冷漠的转身,搂抱着居小菜离开。

凌琳气得身体发抖。

她转头狠狠地看着凌小琳,“你真的是个祸害!我为什么当年生了你这样的人,到现在还要被你连累,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马上去死!”

凌小琳冷笑。

疯狂的冷笑。

笑得眼泪直流。

“妈,表哥说得很对,子不教父子过。我所有今天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活该跟我一样得到下场,你活该!”

凌琳真的气得身体发抖,不停地发抖发抖!

她早就料到招惹了居小菜,凌子墨肯定不会再放过他们了,所以她想明白了就打算这么过日子,看不惯居小菜就不去和她有交际就行,就和凌子墨关系好,却终究没有想到,凌小琳还看不出局势,还要作死。

导致她受到如此牵连!

她真是,想杀了凌小琳!

……

走出凌家别墅。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模样。

看上去很冷静。

“子墨,其实不需要做到这么绝对,给她们一个教训就够了,我想可能你姑姑还有你表妹也真的不敢了。”居小菜说。

其实她也没想过一定要真的给谁什么样的报应。

出了一口气就够了。

凌子墨说,“不了,给他们太多机会都没用,这是他们自食恶果。”

“她们是你的亲人。”

“亲人才更不可原谅。”凌子墨冷漠。

居小菜伸手覆盖在凌子墨的手背上。

凌子墨看了她一眼。

他说,“我很好,也想的很明白,这是她们自己的造化。”

“嗯,总之如果你不想,就不要为难了自己,你做什么都支持你。”

“小菜。”凌子墨突然开口。

“嗯?”

“我爱你。”

居小菜脸一红。

凌子墨偶尔会说一些甜言蜜语,也会突然做一些让人羞涩的举动,但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她那一刻内心真的很受波澜。

她说,“怎么突然这么说?”

“就是内心所想啊,怕传递不到你的心里去。”凌子墨说,“有时候我很笨。”

“我也爱你。”

凌子墨捏着方向盘的手顿住。

嘴角拉出一抹笑。

“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居小菜坚定。

其实很清楚,凌子墨下定决心将他姑姑和表妹送走,并没有他内心那么平静。

其实,从小失去父母的人,会更在意亲情会更想有亲人在身边会更希望有人陪伴。

她。

小居。

还有肚子里面的小宝宝。

都会一直一直陪着他。

成为彼此,最亲密的人!

……

第二天。

凌子墨强行送走了凌琳和凌小琳。

凌琳一直在求情一直在求凌子墨不要送他走,凌子墨很冷漠。

凌小琳一副心灰意冷的表情。

大概真的心如死灰,不想反抗了。

两个人就这么被送走了。

之后会怎样,那是她们的造化。

凌子墨应该很难心软了!

一周之后。

夏绵绵回去了。

封逸尘带着封子倾一周时间。

两个人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家里玩拼图游戏。

封子倾很喜欢跟他爸爸玩,即使偶尔也会问妈妈为什么还不回来。

夏绵绵回来了。

她其实也没怎么玩。

就是过了一下所谓的自己觉得很自由的事情。

龙一是在这边带了4天离开的。

据说卢老和卡珊儿先回去了。

后来,龙一也回去了。

这个世界仿若就是如此,无不善的宴席。

夏绵绵回到家的时候,封逸尘和封子倾刚吃过晚饭,继续玩拼图模型,两个人做了很大一艘舰艇,看上去很宏观。

封子倾看着他妈妈回来,连忙大声叫着她,“妈妈,你回来了!”

“嗯。”夏绵绵点头。

点头,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也这么看着她。

但是两个人没什么交谈。

她直接上了楼。

封逸尘继续陪着封子倾组装模型。

“爸爸,你不去看看妈妈吗?”封子倾问,很体贴的问道。

封逸尘没有说话。

“你去吧,我去看会儿动画片。”封子倾懂事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打开了电视。

封逸尘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起身上楼。

楼上,夏绵绵在洗澡。

封逸尘犹豫了两秒,直接打开了浴室的房门。

夏绵绵躺在浴缸里面泡澡。

看到浴室房门打开,她随手将毛巾盖在了自己身上。

封逸尘眼眸就这么看着她故意的遮挡,他说,“东西我都收拾好了,在衣帽间里面,你看看有什么还要收拾的没有?明天上午9点半,出发去阿尔戈。”

“嗯。”夏绵绵应了声,“你出去吧。”

封逸尘转身,又回头看着她。

夏绵绵也这么看着她,“还有事儿?”

“我希望去了阿尔戈之后,不要再无故的消失了。”

夏绵绵没有回答。

封逸尘也没有强迫。

他走出去。

夏绵绵随手扔了身上的毛巾。

她终究还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她起身,简单的冲洗了一下自己,穿着浴袍走出浴室。

房间内。

封逸尘不在了。

估计下楼陪子倾了。

她直接走向衣帽间,看着衣帽间里面的几个大箱子。

看了看自己衣帽间几乎都要空了的模样,也没有去检查有没有什么没带的。

对封逸尘而言,现在还有什么是买不到的。

她从衣帽间回来,直接躺在大床上,强迫自己睡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反正她没有睡着。

封逸尘进了房间,去洗了澡,躺在了她身边。

缓缓。

封逸尘伸手搂抱着她。

将她抱进了自己怀抱里。

夏绵绵没动。

封逸尘说,“以后有空,我会经常陪你回来。”

其实她是不相信的。

封逸尘那么忙,哪里会经常回来?!

但她没有戳穿他。

封逸尘还想说什么。

夏绵绵直白道,“别说了,早点睡吧,我很困了。”

封逸尘到嘴边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

他依然搂抱着她的身体,怀抱着,入睡。

第二天一早。

封逸尘起得尤其的早。

做好了早餐之后,让夏绵绵和子倾起了床,又让身边的保镖将他们的行李拖到了车上。

吃过早餐,他们就离开了家门。

楼下停靠着一排轿车。

他们那辆,被很多轿车保护着。

果真。

要必须去承认,封逸尘的身份,很不一般。

他们去了机场,又上了专机,然后到了阿尔戈。

下午5点了。

下飞机,又是浩浩荡荡的车辆接送。

到皇宫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皇宫一片灯光辉煌。

封子倾一路上都带着小兴奋,看着如此大的城堡一般的建筑,忍不住惊呼道,“爸爸,这里真的有城堡耶!”

封逸尘嘴角轻扬,“以后都会住在城堡里,开心吗?”

“开心。”封子倾说,“小居肯定也会喜欢的,以后我一定要带她过来。”

“嗯。”

封逸尘点头。

他们走进皇宫内殿。

周围很多人恭候。

大臣,侍卫。

最尽头的地方,是国王,坐在最中间的位置,等着他们。

夏绵绵真的是有些排斥的。

国王曾经想杀她。

但她还是隐忍着,跟着封逸尘的脚步,走了过去。

“父亲。”封逸尘恭敬。

国王看了一眼封逸尘,转头看着疯子倾,“这就是我孙子吗?”

“是。”封逸尘说,“叫爷爷。”

“爷爷好。”封子倾很有礼貌。

国王似乎甚是喜欢,突然起身一把抱起封子倾,“乖孩子!”

封子倾有些羞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国王抱着封子倾笑得合不拢嘴,吩咐道,“开饭吧”

佣人连忙引着所有人一起走向了宴会大厅。

大厅摆放了很多桌。

最中间的位置,自然是国王和王妃,以及封逸尘还有几个重要大臣坐的地方,其他人包括公主都是没有资格坐的。

夏绵绵自然也没有。

她转身就准备离开。

封逸尘一把拉住她,说道,“你坐我旁边。”

“阿兹尔斯!”国王脸色一沉。

“他是我妻子,我在哪里她就在哪里!”封逸尘一字一句,对着国王毫无怯色!

国王脸色难看了几分。

他转眸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说,“不用了,我去那边。”

“坐过来。”封逸尘固执。

国王大概也清楚了封逸尘的性格,说,“既然是王子的妻子,以后也会是一国王妃,坐下也无妨。”

夏绵绵坐在了封逸尘的旁边。

国王让封子倾坐在了他身边,看得出来对他喜爱无比,一直在问他多大,喜欢什么,如此云云之类的,封子倾很有礼貌的回答着,很乖巧。

吃过晚宴之后,一般都还会有一些宴会,大臣和王族们的一个娱乐消遣方式,几个人聚在一起喝酒聊天,算是阿尔戈国宴中一贯都会有的方式。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还有封子倾从国宴上离开。

几乎是吃完饭就走了。

国王对封逸尘完全是无可奈何。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还有梓倾回到他的别院,他说,“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是一间套房,这里用十来个佣人,都可以差遣。”

“嗯。”夏绵绵点头。

“不早了,去洗澡休息吧,子倾,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好。”封子倾乖乖的点头。

封逸尘带着他去他的浴室,帮他搓背。

他说,“还喜欢这里吗?”

“喜欢,和爸爸妈妈在一起都喜欢。只是……”

“只是什么?”封逸尘问他。

“感觉爷爷好陌生,我有点害怕。”

“别怕,他只是很喜欢你,所以对你急切了点,毕竟,他没什么儿子,更别说孙子了。”

“爸爸不是就是爷爷的儿子吗?”

是啊。

只此一个。

所以,逃都逃不走。

他帮封子倾搓完背,揉了揉他湿漉漉的头发,“明天开始,你就要在这边学习了,会有些辛苦,不过我相信你可以坚持。”

“我会的!”

“乖,那就早点睡觉,明天一早爸爸会叫你起床的。”

“嗯。”

封逸尘抱着封子倾出去,帮他吹干了头发,陪着他睡着了,才离开封子倾的房间。

他走回到他们的卧室。

夏绵绵靠在床上看手机。

他说,“还不睡吗?”

“还早。”

“嗯,那你看会儿手机。”

夏绵绵点头。

“明天开始子倾会在这边学习,会有专人教他,学习的课程很多,会比较辛苦……”封逸尘主动说道。

“不用特别给我说,我知道。”她很清楚,子倾的教育,不会等同于其他人!

封逸尘看了一眼夏绵绵,转身走出了卧室。

他不相信,夏绵绵会一直对他无动于衷。

他可以慢慢等。

时间长点没关系。

总有一天。

她的心口,慢慢会变得温暖起来。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更新较晚。

宅偶尔会有事儿,尽请谅解。

今天宅就不求月票了成吗?

别生气。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