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给自己丈夫撮合他人姻缘?!/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卡珊儿心情很好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睡觉。

总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自己美好的未来。

她不会这么拘泥于现实,她不会城府在她父亲还有龙一的劝慰下,她总有一天,可是现实自己对生活的渴望和追求!

这么想着,因为有些兴奋,那一刻倒是不怎么能够睡着了。

她翻来覆去,突然拿起电话。

她之前有龙九的电话号码,但不知道,她更换没有。

她拨打过去。

响了。

响了两声,那边接通,“卡珊儿?”

“是我。”卡珊儿说。

她主动给龙九打电话,估计那边是很惊奇。

说直接一点,她们没什么关系,算起来龙九是她的救命恩人,但两个人的私交泛泛,也谈不上朋友。

“有事儿吗?”那边直接问道,也没有太官方的客气。

“龙一喜欢什么,你清楚吗?”卡珊儿问。

不是她想知道,而是她觉得她可以帮帮安琪。

怎么着,给龙一找到了好归宿,她也能走得更顺畅。

“你突然问龙一?”夏绵绵蹙眉。

说真。

她感觉不到卡珊儿喜欢龙一。

就这么两天,不可能突然转型。

“我说我想多了解了解龙一,你信吗?”卡珊儿逗笑。

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

显然那边也不信,但夏绵绵很直接,“不管如何,你和龙一结婚了,你们是夫妻,夫妻之间多了解并没有什么不好。至于龙一喜欢什么,他喜欢的东西不多,我没发现他有什么特别大的爱好,当然健身打枪什么的,勉强算一种。平时也没有什么喜欢消遣的事情,不过挺喜欢小孩的。”

卡珊儿蹙眉。

龙一那个人看上去不像是喜欢小孩的人。

一看就又凶又恶的。

“在吃的方面,喜欢吃一些江湖菜下啤酒。就是很能喝,如果兴致高,可以喝人喝到深夜四五点,通宵也有可能!”夏绵绵说,“如果你想和他关系更近一些,你可以选择和他对酒畅聊,他喝多了之后,一般就没看上去那么冷漠了。”

原来龙一那种男人要灌酒。

她记下来了。

“还有呢?”卡珊儿饶有兴趣。

从别人口中大厅自己丈夫的事情,怎么都觉得挺好玩的样子。

“他喜欢穿黑色西装,偶尔在家会穿运动服,他挺喜欢别人给他搭配的,他自己嫌麻烦,而且自己要是你帮他搭配的,他都不会有什么意见,加上他身材骨骼什么的很好,一般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不会太丑。”

身材好是挺好的。

可惜长得不行啊。

卡珊儿说,“他喜欢逛街吗?”

“不喜欢。”

卡珊儿也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多余。

“喜欢去游乐场吗?”

“不喜欢。”

“约会喜欢去什么地方?”

“跳伞蹦极什么的,他可能会有兴趣。”夏绵绵想了想回答。

卡珊儿翻白眼。

怎么都觉得安琪应该胆量不会这么大。

但听夏绵绵这么一说,她恍惚知道龙一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了。

她说,“你喜欢龙一吗?”

夏绵绵顿了顿。

卡珊儿说话一向很直接。

她回答,“喜欢,但不是爱情。”

“那就是不喜欢了。”卡珊儿总结。

那就算是吧。

“那我告诉你,我爸给龙一找了一个女人,眉目间和神态极像你。”卡珊儿说。

夏绵绵皱眉。

金三角那种地方和阿尔戈一样,因为男权主义所以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龙一为了不和卢老有任何争执所以答应了卢老的无理安排?!

她其实不喜欢这样的龙一。

而龙一应该也不是一个可以接受三妻四妾的男人!

卡珊儿并没有发觉到夏绵绵的情绪,自顾自的问道,“你说龙一会不会喜欢上你的替代品?”

“不会。”夏绵绵斩钉截铁。

“为什么?”

“因为我就只有一个,不会有替代品。”夏绵绵笃定。

“这么自信?”卡珊儿扬眉,感觉好像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

“嗯。”夏绵绵再次肯定,而后说道,“所以你今天问我这么多,不是因为你想了解龙一不是因为你想和龙一好好相处,而是为了给她人制造机会。”

“你这么聪明,怪不得龙一对你念念不忘。”

“我劝你不要。”夏绵绵说,“龙一是一个很理智很沉稳的人,他不会把任何人当成另外一个人,如果他还会喜欢谁,那也不会是因为那个人像我,而是,重新喜欢上一个可以让他心动深爱的全新女人!”

“那我们走着瞧。”卡珊儿笑,“龙一对你感情那么深,我不相信他不会爱屋及乌。”

“不会。”

“到时候就知道了。”

“卡珊儿,龙一是你的丈夫。”夏绵绵口吻着带着些严厉。

“怎么成为我丈夫的你还不清楚吗?”卡珊儿反问。

那一刻让夏绵绵有些哑然。

是啊。

怎么成为的?!

为了成全她和封逸尘。

她喉咙微动。

“我没怪你的意思,反正不是龙一也会是其他任何男人,我的人生就是这么悲剧。但龙九,我不想这么认命下去,我人生还很长,我没想过把自己耗在金三角。”

“你走不出金三角的。”夏绵绵说,似乎就是知道她所有的想法。

“我可以。”卡珊儿一字一顿,“我不会放弃。”

夏绵绵不再多说。

卡珊儿此刻的决定,大概是头牛都不可能拉得回来。

她说,“不管如何,今天谢谢你给我的分享,等有了好消息,我会感谢你的。”

说完。

卡珊儿猛地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看着电话有些欲哭无泪。

这个世界上,谁会这么好心,给自己丈夫撮合姻缘?!

龙一和卡珊儿,就真的没有任何可能吗?!

龙一既然选择了和卡珊儿结婚,她就很清楚,龙一绝对没有想过要离婚。

责任感,龙一从来都不缺。

夏绵绵犹豫了一下,给龙一拨打电话。

那边接通,“小九。”

传来他熟悉的嗓音。

夏绵绵嘴角不由得轻扬,“身体好点了吗?”

“好多了,你知道枪伤不是那么难恢复的。”

“那就好。”夏绵绵说。

“突然给我打电话,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就不能关心你一下?”夏绵绵笑。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关心她。

那边似乎也笑了一下。

今天真的是被卡珊儿气得够呛。

他也没让安琪进门了,自己一个人呆在卧室里面,这个世界上,真的很难有人会让那个他,有时候会气得他想暴怒。

而小九。

好像才是他的良药。

心情可以瞬间,平复下来。

“不过。”夏绵绵开口道,“也算是有点事儿和你聊。”

“你说。”龙一对她,习惯性温柔。

“卡珊儿刚刚给我打电话了。”

“嗯?”

“问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兴趣爱好什么的。”夏绵绵说。

“然后呢?”

“想要撮合你和一个长得和我很像的女人。”

龙一脸色又冷了下来。

现在听到卡珊儿的名字,他也很能,不动肝火。

他说,“你可以不用管她。”

“之前没觉得你们关系有多不好,卡珊儿还算一个很明事理的人,她知道自己的命运所以对于被迫和你结婚好像并没有对你有太大的排斥和反感,但今天的电话中,我听口吻,她好像对你……评价不高。”

“她说她厌烦我。”龙一直言。

“为什么?”

龙一停顿了一下,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夏绵绵。

夏绵绵听着。

忍不住说道,“那她厌烦你也是应该的,不管女人怎么样,被人侵犯都是会很恶心的一件事情,而你明知道却不去救她,是我,我也会如此。”

就像……

她承认,那晚上封逸尘在门外听到她和欧力的声音而选择按兵不动时,她内心真的很心寒。

无法形容的感觉,就会一直一直哽咽在喉咙处,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我也不会嫌弃她。”龙一说。

理由倒是有些……欠揍。

“所以卡珊儿给你戴绿帽子,随便找男人回来上床,你可以坦然接受了?”夏绵绵问。

“可以。”龙一一口咬定。

“你想想象那个画面在,再回答我。”夏绵绵说。

龙一蹙眉。

然后脑海里面还真的浮现了夏绵绵说的画面。

白花花的画面。

而那个男主人公,从他变成了另外其他男人,其他男人……

他喉咙微动。

半天没有回答。

夏绵绵笑了笑,“不是你想的那么大度的,而且女人在遭受自己不愿意的时候会受伤很深。换一个角度来说,逼迫你和你喜欢的女人发生关系,心里怎么想?会很坦然吗?”

龙一说不出来话了。

他从来没有考虑那么多。

但不得不说,他不想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的时候,就不想发生。

和卡珊儿发生关系也是因为,他娶了她,他们之间要生孩子。

除了卡珊儿的其他女人。

他不想碰了。

本来,卢老给他的女人,他也没必要拒绝,这是这里的规矩而他也不想过要反抗,但最终,他还是拒绝了,不就是因为不想吗?!

夏绵绵感觉到龙一的沉默,她说,“我不知道你和卡珊儿会不会有真感情,但我很清楚,你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所以在你的心目中,不管什么原因你既然已经娶了卡珊儿,她就会是你一辈子的妻子,既然如此,何不好好的和她相处,说不定可以培养感情。”

“嗯。”龙一没有拒绝。

夏绵绵说得很对。

他和卡珊儿结婚了,就很清楚,卡珊儿会是他唯一的妻子。

而他,没想过会另娶他人。

卢老安排的女人他没拒绝也只是为了应付而已。

过段时间他会以厌烦了的理由,让这个女人离开。

他从未想过三妻四妾。

他根深蒂固的觉得,老婆就只有一个。

没有情人没有情妇更不可能又小妾。

“好啦,我不多说了,感情的事情还是两个人自己解决最好了。”夏绵绵笑道。

龙一点头,“嗯。”

“龙一,我真的很希望你可以有自己的幸福。”

“不要担心我。”龙一说,“我活得很好。”

她要的,其实不是“活得很好”这四个字。

她要的是“我很幸福。”

挂断电话之后,夏绵绵又有些若有所思了。

总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太多悲欢离合,所谓的人定胜天,真的太难。

她靠在家里的沙发上,看上阿尔戈的一些节目。

了无生趣的节目。

但能够从电视上,看到封逸尘的一些国事活动。

说来。

封逸尘一周前就回来了,但刚到达阿尔戈,直接跟着国王一起,紧急去了北夏国。

一去就去了一周。

夏绵绵不知道从此以后,两个人是不是就一直这般,聚少离多。

而再过3天。

何源的婚礼要举行了。

何源给她打了电话,问她什么时候会回去?

她不知道。

她甚至不知道,封逸尘是不是已经忘记了,何源婚礼的事情。

她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

佣人连忙跟上,“王妃。”

“我想出门买东西。”夏绵绵说。

阿尔戈应该有很多纪念品。

她在这里也待了很长时间了,她也需要出门透透气。

“我禀报一下王子。”佣人恭敬。

“他在北夏国。”

“听闻已经回来了,现在和国王一起,在面见大臣。”

夏绵绵蹙眉。

她怎么不知道。

“那你禀报吧。”夏绵绵点头。

习惯了自己的人身不自由。

佣人连忙转向一边吩咐外面的侍卫。

一会儿。

佣人回报,“王子说如果你不那么忙,下午的时候他陪你一起去。”

“你说我很忙。”

“王子说如果你坚持要自己去,需要按照王妃的出行出门。”

意思就是,身边得跟着一大堆人。

还得带上厚厚的面罩。

因为在阿尔戈,她还属于未嫁的状态。

“好。”夏绵绵一口答应。

她实在不相信封逸尘会有时间陪她闲逛。

何况。

她也真的不想耽搁了他的时间。

她知道他很忙。

不想让他挤出时间就为了陪他。

还不如,自己休息。

折腾了老半天,才出了皇宫。

阵仗很大。

皇宫的车辆有标识的,来往车辆见到他们都会避开,难以形容的优越感。

夏绵绵走进了阿尔戈最好的商场。

不过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安排,整个商场已经清宫,戒备森严。

然后偌大的商场,就只有她一个人,还有一行随行人。

果真。

不是一件很让人舒坦的事情。

但她也没有拒绝。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她犯不着这么矫情。

她去了商场阿尔戈本地的高级婚庆店。

给何源那种老狐狸挑选礼物,还是以贵的挑。

而阿尔戈是一个特别盛行黄金的地方,黄金的装饰品简直不能太多,而且惟妙惟肖。

夏绵绵捉摸着要是送一座实心的婚庆娃娃给何源那厮,应该会让那厮挺高兴的。

她指着一个十厘米高的喜庆娃娃,说道,“把这个包起来吧。”

“好的好的,我马上为您包好。”服务员连忙恭敬无比。

在这里,王室贵族的人,就是会高人一等。

夏绵绵等了一小会儿。

服务员连忙地上,“已经为您包装好了,请问您是需要自己带走,还是我们送进您的皇宫?”

“我自己带走就好了。”夏绵绵点头,转身对着旁边的人说道,“付款。”

她其实也没再阿尔戈消费过。

但捉摸着,封逸尘应该给了她足够的额度让她消费的。

“不不用了,我们本店免费送给您,非常荣幸您能够亲临我们小店购买我们的商品,这是我们莫大的荣幸,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感谢您。”简直就是恭维上天了。

夏绵绵咬唇。

怎么着这蹲金子也价格不菲啊。

她可没有随便拿人东西的习惯。

她说,“你的东西很漂亮我和喜欢,改付的价钱我会支付的。”

“真的不用了,这是我们店送您的……”

“付钱。”夏绵绵对着身边的人吩咐。

服务员看着她,也不敢拒绝。

身边的人那一刻也有些尴尬,他说,“王妃,您作为王子的未来夫人,以后的王国王妃,阿尔戈这片疆土的一草一木都是您的,这些东西自然也是您的,是不需要支付的。”

“是需要我单独给你们王子拨打电话吗?”

“不不不用,我马上请示王子。”

皇族就特么是劫匪了吗?!

还是特么死不要脸的那种。

打完电话,那边连忙上前,“王子说账单记在他的头上,随即就会差人来付款的。”

夏绵绵点头。

既然封逸尘答应了,就绝对会做到。

她要不多做停留,提着那顿好重的黄金,离开了商场。

她只是不想太耽搁别人正常的营业。

她坐在轿车上,回去。

虽说耽搁的时间不长,七七八八加上前后出行也用了4个小时了。

以后她还真的不用出门了。

麻烦死。

她回到自己的宫殿。

刚走进去。

大厅的沙发上,封逸尘坐在那里,头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似乎是在睡觉。

夏绵绵蹙眉。

他忙完了吗?!

恍若,又是十来天没见面了。

她上前。

佣人连忙说道,“王妃,王子刚刚才回来,进来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我们不敢打扰他。”

“嗯。”夏绵绵应了一声,“帮我拿床被单过来。”

“是。”

夏绵绵走过去。

茶几上还放在一杯茶,想来,都还没有喝到一口,就睡着了。

佣人急忙拿了一床被单。

夏绵绵轻轻地盖在了封逸尘的身上。

不管如何。

她没想过让他身体遭遇什么。

她刚覆盖上。

封逸尘就惊醒了。

他睁开眼睛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也这么低垂着眼眸看着他。

两个人四目相对。

封逸尘突然将她一下来入自己的怀抱里,然后直接将唇瓣,重重的压在了她的嘴唇上,紧密相贴,呼吸急促。

夏绵绵心口一顿。

她身体被他搂抱得很紧。

旁边的佣人连忙转身,羞涩着脸背对过去。

封逸尘吻了好一会儿。

夏绵绵也没有拒绝他的亲热。

直到,彼此都有些气喘吁吁。

封逸尘放开她,看着她红润的唇瓣。

鼻息间都是她香香的气息,唇齿间都是她甜甜的味道,有时候他真的很想就这么搂抱着这个女人,就这么一直沉浸在她的温柔乡里面,再也不出来。

他说,“买好了吗?”

“嗯。”夏绵绵点头。

“是什么?”

“纯金婚礼娃娃,何源贪财。”夏绵绵形容。

“是吗?”封逸尘说,“我看看。”

夏绵绵起身,将刚刚随手放在茶几上的雕像拿了出来,“怎么样?”

“很俗气。”封逸尘直白。

“何源会喜欢的。”夏绵绵笑。

封逸尘点头。

“是三天后的婚礼吗?”封逸尘问。

两个人之间。

很难得这么平和的聊天。

很平和。

“嗯。”夏绵绵说,“你忙就不用去了,我和子倾回去就可以了。”

“提前一天去,我有时间。”封逸尘说。

夏绵绵看着他,“不用太为难。”

“不为难。”封逸很笃定。

夏绵绵还想说什么。

房门外封逸尘的特助恭敬的走了进来,“王子,兹耳哥大臣求见,想要当面给您汇报关于石油进出口的事情,还请您移步。”

“嗯。”封逸尘站了起来。

夏绵绵看着他。

所以他回来了就这么几分钟,然后就又要去忙了。

她什么都没说。

其实,那一刻有点想让他,睡一会儿。

显然刚刚那么点时间的睡眠,根本就不够。

她看着封逸尘离开。

回头看着那蹲雕像。

她转头对着佣人说道,“帮我订专机。”

“王妃?”

“明天我去驿城,带着子倾一起,让人别给子倾安排工作了,一周后我会带着子倾回来。”

“王妃,我要禀报王子。”

“你报吧。”

她不想等封逸尘了。

有那些时间,他应该选择多休息。

她能够看到他身体上很明显的疲惫。

……

金三角。

夜晚。

卢老以及卢老的女人,龙一以及龙一的女人一起围坐着吃过晚饭之后,卡珊儿就打算回房。

在他父亲的眼神下,她主动推了龙一的轮椅,安琪非常规矩懂事的跟在他们身边,这样的一幅画面,卡珊儿真的是恶心。

但她忍着。

忍着走进了电梯之后,就将轮椅松开了,对着安琪说道,“你来。”

安琪连忙接过。

龙一透过电梯面前的镜片玻璃看到了卡珊儿那种排斥和厌烦。

他喉咙微动。

电梯内很安静。

今天安琪也知道自己好像惹到了龙一,所以也不敢主动开口说话。

气氛还有些压抑。

电梯到达。

安琪推着龙一走出去,卡珊儿自然走到一边,往自己的房间回去。

刚走进去随手关门,房门被人撑住。

卡珊儿转头。

她狠狠地看着龙一,还看着安琪有些一脸为难的样子。

她蹙眉,“龙少爷是走错房间了是吗?”

“今晚我住这边。”龙一说,是在陈述和吩咐。

“行,你和安琪住这边,我住隔壁。”她难得和这个人争执。

管他发什么神经病。

“安琪住隔壁,我和你住这个房间。”龙一一字一顿说得很清楚。

卡珊儿脸色很不好。

那一刻看着龙一对着安琪交代了一下,安琪不得不放开龙一,转身走了。

卡珊儿就这么看着龙一自己推着轮椅,显得很大爷的在她的房间。

她突然冷笑,“龙少爷今晚准备宠幸我了,我真是三生有幸。”

龙一没有搭理她。

有点把她当成空气一般。

直接推着轮椅走向了浴室,大概洗澡去了。

卡珊儿真的很容易动怒。

她猛地一下将房门关过去,响起剧烈的声响。

这个男人真是,很恶心的存在。

她压抑着情绪坐在床边,等着龙一洗完澡。

龙一洗澡很慢。

大概是伤口的原因,所以洗了好一会儿。

洗完出来之后,就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依然坐在轮椅上。

卡珊儿看了一眼,起身直接越过他身体走进浴室。

神经病。

卡珊儿脱光衣服,站在偌大的落地镜面前。

脸都气红了,真的很想掐死了龙一。

她眼眸往下,缓缓让自己平静的看着她微有些凸出的小腹。

就有一个小东西在肚子里面吗?!

好神奇的存在。

卡珊儿每天洗澡前都会习惯性的观察一下她的肚子,还会用手机拍一张,纪录变化。

今晚刚拿着手机。

浴室的滑门被人推开。

卡珊儿赤裸着身体,转头看着龙一。

龙一抿唇。

他来拿他刚刚取下来的手表。

而且没听到冲洗的声音,以为她只是进来洗漱。

倒没想到,她拿着手机在自拍。

拍裸体。

两个人就这么对望了好一会儿。

卡珊儿扬眉,“看够了吗?”

龙一转眸。

他越过卡珊儿,冷漠的拿起洗漱台上的手表,出去。

卡珊儿无语。

真是很没有礼貌。

进来前不会敲门的吗?!

她也没心情好好拍了,随便拍了一张,转身走进浴室冲洗自己的身体。

浴室外。

龙一脸色有些微变化。

那一刻脸上甚至有些微红。

他刚刚看到了卡珊儿的身体,即使没有什么反应,也会有些悸动。

当然,卡珊儿的表情很不爽。

即使也没有遮掩。

他缓和了一下心情。

真正撞见的那一刻以为自己可以很冷然,当时也确实很冷然,此刻会想起反而有些异动,仔细一想,她身体好像也有些变化,本来就很丰满的胸部,好像又挺立了,纤细的腰间,小腹微微凸起……

孩子,三个月了。

他心口波动了一下。

还是没有太大的反应,走出了房间。

卡珊儿洗澡很快。

医生说不能泡澡,所以她就简单的淋浴了一下,穿着宽松的睡衣走出来。

她的睡衣一向比较性感,习惯了欧美风的大胆,在金三角也改不了。

她走出浴室看龙一不在了,心情还有些纳闷。

所以这个男人就只是为了过来洗个澡的?!

管他的。

她准备上床,看会儿手机然后入睡。

刚掀开被子。

房门推开。

卡珊儿蹙眉,看着龙一拿着药箱过来了。

卡珊儿有些无语。

这货能不能不这样阴魂不散。

“帮我上一下药,谢谢。”龙一说,口吻还算客气。

卡珊儿也懒得拒绝,“在哪里上?”

“床上。”

“躺上去吧。”卡珊儿说。

龙一上床。

卡珊儿怎么都觉得刚刚他们之间的对话有问题。

她拿着医药箱过去。

龙一掀开自己的睡袍。

里面又是一丝不苟。

卡珊儿眼眸顿了顿。

很辣眼睛的有木有?

不能遮掩一下吗?!

卡珊儿不爽,还是帮他上药。

动作也不温柔。

龙一抿唇。

他就知道,让卡珊儿给他做这种事情,真的是在自找罪受。

他忍着,眼眸看着卡珊儿,看着她动作粗鲁但神情很认真,很认真的一直盯着他下体看。

莫名……

那一刻突然扬起了,一阵毫无预兆的冲动!

来的很陡!

------题外话------

不好意思晚了点,么么哒。

今天下午二更。

小宅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