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浪漫婚礼,放荡的新郎/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就是吗?”安琪说。

卡珊儿怔住。

安琪重复,“你不就是你说的,龙少爷喜欢的人吗?”

“我不是。”卡珊儿很肯定,“我们磁场不和,他永远都不可能喜欢我,我也不会喜欢他。”

“为什么?”

“就是看不惯对方啊。”卡珊儿解释得有些烦躁,她说,“你别问这么多为什么了,总之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应该不久,龙一就会很喜欢你了,毕竟你有一张,他深爱女人的脸颊,你占优势。”

“但是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啊?”安琪一脸懵逼。

在她心目中,讨好男人的方式就只有,什么都顺着他,对他很好很好,她要怎么才可以树立自己的个性然后让龙少爷喜欢她?

她好茫然。

“你先锻炼身体吧,跑步什么的。对了,你缠着龙一教你学习枪法和格斗,你就说在这种地方,你想要保护好自己,这样一来,龙一教学,你们不就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然后就可以培养感情了吗?”卡珊儿想当然的说道。

安琪也没有什么主见,连忙点头,“那好,我从明天开始,我就早点起床跑步,把自己身体锻炼强壮。”

“就应该这样。”卡珊儿心情还算不错,“那就这样吧,你可以出去了。”

“谢谢卢小姐。”

“客气什么啊。”卡珊儿笑。

她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自己而已。

安琪离开之后,卡珊儿依然悠然自得的在睡椅上晒太阳,心情那个惬意。

她捉摸着,以安琪的模样还有给安琪逐渐形成的个性,龙一应该早晚会喜欢的。

事实就是!

安琪那女人真的好不争气。

第二天一早。

安琪确实乖乖的起床然后去跑步了,结果听说,跑了一半晕倒了。

没人这么愚蠢的。

跑不下来了,不知道休息一会再跑的吗?!

而后休息了半上午,下午的时候听说去跟着学习枪法了。

拿着手枪那一刻,又被吓晕了。

醒了之后,就死活不学打枪了,说要学习格斗,然后打沙袋的时候,被沙袋反弹给撞了出去,又光荣的晕倒了。

晚上。

就鼻青眼肿的出现在了卡珊儿的房间,哭得死去活来。

“卢小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安琪嚷嚷道,“我今天真的遭遇了非人的折磨,我感觉我都要死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所以故意让我这么做的?我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么对我,你说我给你道歉我马上改行吗?”

卡珊儿真的是恨铁不成钢。

她也不明白,安琪怎么可以笨到这个地步。

她心情也很不好。

不过随便放弃真不是她的性格。

她拽着安琪说,“算了,这个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速成的,你还是慢慢来。我不是说过,龙一喜欢别人给他买衣服给他搭配的吗?这里有张卡,里面的额度完全可以够你消费了,你去商场给龙一多买点衣服回来,记得,一定要买贵一点的,时尚点的。”

“这样可以讨好龙少爷吗?”安琪颤颤的结果银行卡。

“不知道,但至少让龙一对你有所依赖,你每天早上给他把衣服搭配好,久而久之,他就习惯了,习惯是很可怕的。”卡珊儿鼓励。

“好吧,那我明天一早就出门买衣服,然后每天早上早点起床给他搭配好,伺候他穿衣。”

“好样的!”

安琪就兴致冲冲的离开了。

卡珊儿深呼吸了一口气。

莫名觉得有些累,不得不感叹红娘真不好当。

但愿结果是好的!

……

驿城。

夏绵绵还是带着封子倾先回来了。

封逸尘没有拒绝他们。

而他很忙,就留在阿尔戈吧。

夏绵绵依然回到了何源隔壁家门,然后第一顿晚餐,就去蹭饭了。

“绵绵,封逸尘没有回来吗?”岳芸洱很热情的问道。

“他有点忙。”

“哦。”岳芸洱也不是一个多嘴的人。

倒是何源开口说道,“是不是你又和人家吵架了?”

否则,封逸尘应该会一起的。

以他对他的了解。

“我看上去是喜欢和人吵架的人吗?”夏绵绵翻白眼。

“是。”何源笃定。

“亏我还给你买了结婚礼物,我觉得我可以不用给你了。”夏绵绵不爽。

“我也觉得,我应该在结婚后好好休息了……”

“何源我算你狠!”夏绵绵瞪着他,然后还是拿出了那个礼品袋,送上去,“纯金的,实心的,不用太感谢我。”

何源拿出来。

眼睛都在发光。

雕刻的技术就不说了,真的是惟妙惟肖,重要的是,这是一蹲黄金啊!

夏绵绵就知道何源这种贪财的男人,最喜欢了。

岳芸洱连忙说着,“谢谢你绵绵。”

“难得你们结婚了。”

“是啊,好难得,我以前都没想过我会和何源结婚。”岳芸洱感叹。

之前那么多的过往,没想到,最后还是走到了一切。

她觉得她很幸运。

也很幸福。

“对了,我看新闻说,你拿过了吉祥电器的股份?”

“是啊,都是何源和小菜帮我的,不过大部分股份我都给我弟弟了,吉祥电器应该是他的。”岳芸洱说,“但我弟弟现在还有些懵逼,他都没有经营过什么都不懂,还得让何源照看着,然后他更累了。”

“可以先聘请一个CEO。”夏绵绵建议。

“是的,何源也是这么做的,但得找一个信任的人,因为我弟弟确实什么都不懂。”

“放心吧。”夏绵绵安慰,“以何源这种老狐狸,他可以处理得很完美的。”

岳芸洱微微一笑,有些羞涩,“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你也觉得我是老狐狸吗?”何源从那蹲金子上微转移视线,问道,故意断章取义。

岳芸洱连忙摇头,“我说你会处理得很完美。”

何源得意的笑了。

那一刻还恬不知耻的亲了一下岳芸洱的小脸蛋似乎是在奖励。

猝不及防的一嘴狗粮。

封子倾在旁边不好意思的脸红透了。

“何源。”岳芸洱娇嗔的叫着他,脸也红透了。

何源越来越浪了。

收都收不住。

“就是为了刺激某人的。”何源说,还眼神挑衅了一下夏绵绵。

夏绵绵无视,“嘚瑟。”

几个人气氛还算很好。

吃过晚饭之后,夏绵绵就带着子倾回到了自己家。

折腾了一番,躺在床上睡觉。

一个人睡着,今天本来有些奔波劳累,却突然有点睡不着了。

她看着窗外,一轮圆月当空。

今天上午离开的时候,封逸尘也没有抽空来送他们,她其实知道他是因为太忙。而以后很多年,他可能都会这样一直忙下去,直到,子倾可以独当一面。

所以她会等到,很老很老了,才有时间,和封逸尘,好好相处。

想到那个画面,还真的有有点可悲。

她翻身,勉强让自己入睡了。

在驿城待了两天。

何源的婚礼如期而至。

何源的婚礼不算太复杂,但确实价值连城,可以看到何源的用心。

婚礼也没有接亲送亲环节,一方先考虑到岳芸洱的身体已经怀孕怕太耽搁了,另一方面又因为岳芸洱的家人也不多,闹也闹腾不出来,就没有搞那么多,直接是新郎和新娘一起,送去了郊区外的露天高尔夫婚礼现场。

人也不算少。

何源在商场上名声还是有的,自然也邀请了一些商界名人,加上何源家自己的亲戚朋友,婚礼现场很是热闹。

夏绵绵也跟着婚车一起,到了婚礼现场。

岳芸洱被送进去了化妆间里面继续整装。

夏绵绵就带着子倾悠然自得的在现场吃着小点心喝着香槟。

居小菜和凌子墨来的也很早,看到夏绵绵那一刻,连忙上前,“绵绵,你回来了?”

“回来两天了。”夏绵绵说。

“怎么都不通知一声。”居小菜有些不开心。

“不是被何源缠着帮他布置婚礼嘛。”就是这么善意的谎言。

“好吧,那我信你了。”居小菜就是这么单纯。

凌子墨左右看了看,“逸尘呢?”

“他很忙。”

“不会有事你气得人家不来了吧。”

“我有那么不讲道理吗?”夏绵绵怄气。

何源也这么说。

“很难说。”凌子墨一副鄙夷。

夏绵绵懒得和他计较。

“子倾,子倾你回来了吗?”凌小居很激动。

“嗯。”

“那你回来就不会走了吧?”凌小居问。

“还要跟着妈妈回去。”封子倾其实也有些不舍。

“还是要走啊。”凌小居小脸蛋上一脸不开心。

“我爸爸说了,等我18岁我就能带你回我们家城堡过夜了。小居你知道吗?我们家城堡真的好大,好大好大,就跟动画片里面的城堡一样,到了晚上的时候,天空上的星星也好美,城堡里面的灯光也好漂亮!”

“真的吗?”凌小居瞬间被转移了话题。

“嗯,是真的。”封子倾非常兴奋的给凌小居将他家的样子。

凌小居听得津津有味。

两个小朋友看上去很亲密。

夏绵绵看了一眼。

看着封子倾小脸上无法掩饰的喜悦以及对凌小居真诚的喜欢。

她捉摸着,长大了他们更不可能在一起了。

子倾的身份,毕竟特殊。

而小居的性格,比她还要不适合皇宫。

“我们去看看新娘子吧。”居小菜提议。

“好。”夏绵绵点头。

居小菜对着凌子墨说,“你看着两个孩子。”

“去吧去吧。”凌子墨一口答应。

明显的妻管严。

夏绵绵和居小菜一起走向了化妆间。

化妆间里面,岳芸洱真的很美。

身上是一件纯白色长摆婚纱,很长很长的尾裙,造型很美,上半身是深V设计,乳沟还是有的,其他地方都完全看不出来了,想来何源这种男人也舍不得自己老婆吃亏。

因为怀孕了,所以腰部位置不是勒得很紧,却因为婚纱独特的设计还是能够看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段,头发微卷,头顶上戴着一个小巧可爱的皇冠,不会显得特别的女王,就是很小女人的装束,而整体看上去,岳云洱的婚纱不算霸气,但就是能够给人一种被男人宠得很幸福的感觉。

何源该是真的很宠爱岳芸洱。

岳芸洱看着他们,也有些激动,“你们进来了。”

“是啊,来看看我们最美的新娘子。”居小菜说。

岳芸洱有些脸红。

她说,“谢谢。”

“客气什么。”居小菜淡笑。

岳芸洱对着居小菜,“前几天你帮我打赢了官司,我本来想让何源单独请你吃饭的,但是何源有点忙……”

“这点小事儿就不必了,何况何源给我律师费了,不菲,可以吃好几十顿饭了。”居小菜笑着说道。

“不管怎样,真的很谢谢你。我家发生变故之后,我一直处于非常萎靡非常不自信的状态,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很想杀了邱名伟一家人,但是我不敢,我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去让他们得到该有的下场,还好有你们,有何源。现在邱名伟被判刑了,判了无期,他们家也什么都没有了,跟当年我家一样负债累累,我真的相信了那句善恶有报了!”

“你应该相信的是何源。”夏绵绵嘴角一勾,“这样他会更开心他为你做的一切。”

岳芸洱羞红的脸颊,微微的点头。

嗯。

她不只是相信他,她很爱他。

夏绵绵看着她的模样,是真的觉得她挺幸福的。

何源这种人,虽然偶尔老奸巨猾,但确实是一个情深义重之人!

重要的是,他没有那么多的家世背景,不需要遵循那么多的高贵礼节,不需要桎梏于谁,他可以全身心的去爱自己那一个女人,可以肆意妄为……

而。

有些人不行。

她淡笑着。

陪着岳芸洱聊着天,直到婚礼即将开始。

夏绵绵和居小菜一起走向了婚礼现场,现在座位席上面等候。

封逸尘果然没来。

他确实抽不出时间。

还好。

她没有等他。

也不想为难了她。

她看着布置浪漫的殿堂,还是会被婚礼这样的场景而有所触动。

“麻烦能不能往旁边移一个位置,我老婆在这里。”身边,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

夏绵绵转头。

转头看到了封逸尘,看着他穿着西装革履,换上了他人皮面具,对着她旁边的人,有礼貌的说道。

旁边的人点头,连忙挪开了一个位置。

夏绵绵看着他。

看着他坐在了他旁边,他说,“婚礼还没开始吧?”

“你怎么来了?”夏绵绵问。

“我说过会来的。”

你应该多休息。

心里的话没有说出来。

此刻封逸尘也没有多说。

正时。

婚礼现场响起了唯美的结婚进行曲的声音。

所有人转头,看着红色地毯尽头,那个穿着白色婚纱美得耀眼的女人拿着捧花站在那里,身边站着的是她弟弟,因为她父母都不在了。

看得出来,岳芸洱有些紧张,但笑起来还是很美。

随着音乐的节奏。

岳芸洱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在高高的红地毯上。

天空中弥漫着粉色的花瓣,被微风吹得到处都是,显得烂漫无比。

岳芸洱的眼眸,黑色的耀眼的眼眸一直看着前方站着的何源,看着他站在那里,等她。

她心口波动。

一步一步走着,看着那个最爱的男人,就在前方。

她走过去,他就会牵着她的手。

然而,她才走了一半。

那个等待他的男人却先按耐不住的,走了过来。

彩排的时候,分明说了,要让她自己走过去的。

这个男人,却就是这么唐突的出现在了红毯中间的位置,所有人都看着他们。

现场观礼的人,视线一直都在他们身上。

何源转头对着岳芸轩,“麻烦了。”

岳芸轩总觉得还是会有些不舍,不舍的牵起他姐姐的手,放在了何源的手上。

就是眼眶有些红。

他说,“姐夫,我姐姐以后的人生,就麻烦你了。”

“好。”何源一口答应。

岳芸轩那么大一个大男人,那一刻就突然哭了。

岳芸洱看着自己的弟弟,忍不住也鼻子一红,眼泪往下掉。

她说,“你别哭了,就算嫁人了,我们也是一家人。”

“我没想过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我就是还在想,要是爸爸妈妈还在,可能看到你这么幸福,他们应该会很高兴,想着想着,就受不了了……”

岳芸洱也受不了了。

她眼泪完全不受控制。

这大概是所有婚礼上,哭得最早的新娘了。

这都还没开始仪式,就已经哭成了泪人。

“别哭了。”何源说,轻轻的帮她擦拭。

妆都有些花了。

看着还有些好笑。

岳芸洱努力在控制。

岳芸轩连忙走下了红地毯。

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得更猛,然后,他毕竟是大男人啊,毕竟是单身大男人啊,以后还有什么适龄女青年会跟着他。

他几乎是逃跑的离开。

岳芸洱看着岳芸轩的背影,眼泪一直在眼眶中隐忍。

何源就真的没有顾场合没有顾仪式了,他捧着岳芸洱的脸颊,对着她的嘴唇,一个深深的吻印了下去。

“哇……”全场欢呼。

新郎是不是太猴急了点。

新娘子红地毯没走完,他直接就冲过去了。

神父还没有说可以亲吻新娘,新郎就给吻上去了。

吻得还有些久。

放开的时候。

新娘子的脸都红透了。

当然眼泪也顺势就收住了,不好意思的低垂着眼眸,一脸无措。

新郎牵着她的手,一步一走向神父。

居小菜坐在台下,忍不住对着旁边的夏绵绵说道,“看不出来,何源还挺主动地,我一直以为他闷骚呢。”

“那也要看对谁。”夏绵绵笑道。

而且她好像知道何源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岳芸洱才走到一半,他突然冲了上去。

他想告诉岳芸洱,前面的路他没有陪她,后面的路,他会陪她一起走完。

至于突然的亲吻。

目的应该是为了让岳芸洱停止哭泣。

但谁知道深吻了那么长时间是不是他……忍耐不住?!

所有人看着何源和岳芸洱此刻已经站在了神父的面前。

神父幽默的问道,“还需要我为您们主持仪式吗?看样子,新郎官比较猴急,要不要先送入洞房。”

全场哄笑。

岳芸洱脸红到滴血。

“仪式很重要。”何源很严肃。

“好吧。”神父一笑,随即显得尊严了些。

他将结婚该有的仪式从头到尾的支持者。

一对新人也很认真的回答。

神父说,“现在,你们还需要亲吻吗?”

“当然。”何源直接上前。

然后搂抱着岳芸洱就是深深一吻。

全场又喧嚣了。

新郎官怎么看怎么都太过积极了。

亲吻完了之后。

神父幽默道,“礼成,恭喜你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所以早点入洞房吧!”

全场又是一阵笑声掌声不断。

婚礼现场一片温馨无比。

婚礼仪式结束之后,所有人就移步到了高尔夫球场里的高级餐厅进行用餐。

岳芸洱被送到化妆间更换敬酒服。

岳芸洱脸一直红润。

何源平时在外人面前很稳重的,今天……好浪。

她脸蛋红到不行。

帮她更换服装的设计师还忍不住调侃,说新郎官今天好大胆,好帅……

一点都不帅。

她都尴尬死了。

她急急忙忙的换好了衣服,是一件红色旗袍,在她身上,凹凸有致,韵味十足。

何源在门口等她。

看着她出来,很自然的牵着她的手。

岳芸洱羞涩。

但手心间的温暖,真的沁入心扉。

何源带着岳芸洱一桌一桌的敬酒。

所有人对他们表示真诚的祝福。

到了夏绵绵他们那一桌。

凌子墨就是比较活跃的那个,他调侃,“何总裁今天很奔放啊。”

“毕竟是我的主场。”何源严肃。

“是是是,你今天最大,你裸奔都成,恭喜恭喜了。”凌子墨笑道。

岳芸洱脸红到都不敢看他们了。

何源反而自若的笑道,“谢谢。”

所有人喝酒。

何源转眸看到了封逸尘。

封逸尘也看着他,嗓音磁性,“恭喜。”

“你能来我很高兴,你们慢用。”

“嗯。”

何源带着岳芸洱离开。

夏绵绵从他们的身影下回眸,听到凌子墨开口道,“逸尘,你是不是和绵绵吵架了,所以这么晚了才出现?”

“不是。我们很好。”

“我没看出来你们很好啊。”凌子墨说,“全程零交流叫好吗?”

“我们交流了,你没看到而已。”

“我火眼晶晶,你一出现我就一直看你们俩了。”凌子墨笃定。

“这么多东西都还不能堵住你的嘴吗?”居小菜夹了一个大鸡腿放在凌子墨的碗里。

“我是关心他们俩。”

“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我怎么了?”

“中年发福。”居小菜一字一句。

凌子墨脸一下就变了,“居小菜,我不过就是突然重了几斤……”

“不是几斤,是十五斤。”

“我就是突然重了那么一丢丢你就说我身材发福了,我去,谁让你一天怀孕了不吃让我吃,我让吃这么多长这么多,你还好意思嫌弃我的身材,小心我的八块腹肌吓死你……”

“你倒是把你的腹肌秀出来啊!”

“你你你别逼我!”凌子墨狠狠的说道。

居小菜不想搭理他了。

凌子墨也很怄气。

他难道真的到了中年危机了。

他特么就是稍微懒惰了点稍微吃多了点,然后,他肚子上就剩下了白花花的肥肉了!

不能忍受!

他一定要用身体征服居小菜。

他把碗里面的鸡腿给居小菜,“我不吃了,从今以后我只吃蔬。”

谁相信呢?!

夏绵绵看着凌子墨和居小菜的互动。

嘴角忍不住一笑。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

她低头吃菜。

碗里面多了一块肉。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说,“多吃点,你太瘦。”

“你也多吃点。”

“不想步入某人后尘。”封逸尘故意说给凌子墨听得。

“封逸尘,你还是别说话了,你就当空气吧。”凌子墨已经很不爽了,还戳他痛楚。

要知道他以前的腹肌可是他的骄傲。

封逸尘嘴角似乎上扬了一下。

有凌子墨在的地方,一般不会太尴尬。

挺好的。

午餐结束之后。

下午娱乐安排。

搓麻将,打牌,唱歌,打高尔夫甚至还可以骑马,都可以玩。

当然,也开了很多房间,供大家午休。

凌子墨约封逸尘去骑马。

封逸尘正打算答应的那一刻。

夏绵绵拉着封逸尘的手,“我们要去楼上睡一会儿。”

凌子墨不爽,“有什么好睡的,我好久没有看到逸尘了,就不能多玩一会儿?!”

“好睡。”封逸尘突然开口。

怎么都觉得,话有些意味深长。

居小菜拽着凌子墨,“你带两个孩子去骑马吧。”

“爸爸,我要骑马!”凌小居连忙开口。

封子倾听凌小居要去,连忙也说道,“干爹我也去。”

凌子墨无语。

他带着两个孩子走了。

夏绵绵看着他们的背影。

转头。

转头,看着封逸尘也这么看着她。

他们的手心很紧。

夏绵绵想要挣脱开,却被封逸尘抓得更紧。

更紧的,一起走向了酒店,房间中。

夏绵绵说,“你睡一会儿吧。”

“你呢?”

“我看会儿手机。”

“嗯。”封逸尘点头。

然后就简单去浴室洗漱了一下,躺在大床上就睡了过去。

夏绵绵看着床上的封逸尘,低头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看了一会儿。

也有些无聊了。

封逸尘睡得很熟。

就是躺在床上就秒睡了。

她起身走了出去。

不想打扰到他的睡眠。

走出房间。

房门外站着几个黑色西装。

其实整个过程,这几个人都在,大概是封逸尘吩咐不能跟得太近。

“王妃。”黑色西装恭敬。

夏绵绵微点头,离开了房间。

她去了马场。

远远的看着凌子墨带着两个小朋友在骑马。

她过去,居小菜坐在旁边看着他们,看她出来,往后又看了看,“封逸尘呢?”

“他在睡觉。”

“你怎么不陪着他?”

“睡觉有什么好陪的。”夏绵绵笑。

“绵绵,有时候不诚实一点都不可爱哦。”居小菜看着凌子墨和两个孩子,幽幽地说道。

夏绵绵抿唇。

“封逸尘挺好的。”居小菜说,“而你也喜欢他的,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和他在一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排斥他,我想肯定是经历了很多不能容忍的事情,但其实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的,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讨厌凌子墨的过去。过去的浪荡,过去对我的伤害,过去和无数多女人发生了关系,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在和他过日子吗?你也看到了,他神经还很大条,有时候真的会把我气死。”

夏绵绵默默地听着。

“只因为还喜欢,所以很想和他在一起,所以很想珍惜每一个时光,就算是吵架斗嘴也好。”居小菜很善解人意。

劝人的时候,总是用很温和的口吻。

甚至带着她甜甜的笑容。

她对着夏绵绵笑得好看,问她,“你说是不是,绵绵?”

------题外话------

(* ̄3)(ε ̄*)

喜欢宅一定要给宅月票哦。

宅感激不尽。

啊,宅好爱你们的!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