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都不及,我和你一起!(甜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场。

凌子墨带着两个孩子骑了好久。

子倾上手很快,一会儿就可以自己骑马了,虽说很慢。

但小居一直掌握不好,整个人几乎都抱着马脖子也不敢乱动。

夏绵绵和居小菜就这么看着两个孩子。

居小菜不是一个聒噪的人,所以话,点到为止。

她相信绵绵比她更懂很多,是是非非。

从小到大,她就是一个洒脱的人,不像她那般,经常优柔寡断。

半下午时刻。

封逸尘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其实可能也就睡了不到一个小时。

夏绵绵以为,他至少抽空应该睡一天的。

她看着他。

封逸尘眼眸也这么看着她。

那一刻。

凌子墨远远的传来声音,“封逸尘你睡醒了吗?过来一起骑马,我陪两个孩子简直无聊死了。”

封逸尘没有停留,跟着就走过了过去。

他和凌子墨去骑马了。

封子倾和凌小居被工作人员照看着,封子倾一直在让凌小居大胆一点,勇敢一点,凌小居还是怕得要死。

但不管如何。

面前似乎都是一副,很让人心安的画面。

最爱的人在自己面前,朋友在自己身边,孩子在自己眼下。

这大概是夏绵绵,到了现在,经历了太多之后,最想要拥有的生活方式。

她默默地看着面前。

居小菜突然玩笑地说道,“子倾说会娶小居。”

“但我不觉得小居长大了会嫁给子倾。”夏绵绵直白。

“你这么不相信你儿子的魅力。我怎么都觉得,小居能够嫁给子倾这样的男孩子,是高攀了。”

“小居的性格像谁?”夏绵绵问。

“还能像谁,凌子墨啊!”

“所以小居不会喜欢被管束,不会想要束缚在一个人身上,不信我们走着瞧!”夏绵绵对自己看人的阳光还是很准的。

“可是小居是女孩子啊,总不能跟凌子墨一样,到处滥情的吧!”居小菜完全是无法想象那个画面。

要真的是那样。

她可能真的会和凌小居断绝母女关系。

“说不定哦。”

“绵绵,我真想哭死。”

“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管教啊。和小居约法三章还是可以的,她应该还算是一个孝顺的孩子,比如凌子墨,凌子墨对亲情就比一般人看重很多,所以你逼迫她和你立下什么协议还是好的,不过要让小居真的死心塌地的喜欢一个人,有点难。”

“……”居小菜表示自己很忧伤。

“好啦,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子倾和小居能够有缘分是他们的事情,我们做长辈的,还是不要干预的好。”

“说得好像他们就长大了似的,现在也才这么小而已。”居小菜看着马长上的两个小孩子。

“时间过得很快的,说不定一回神,就是几十年过去了。”

“是啊,所以该珍惜的还是要珍惜。”居小菜见缝插针。

夏绵绵抿唇。

珍惜吗?!

她远远的看着那两个驰骋的男人。

看着封逸尘。

她看不清楚他的样子,但视线,就是可以一瞬间锁定谁是他。

小菜说得很对。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只要……还喜欢。

……

婚礼晚宴依然还是在酒店举行。

到宾客归去的时候都已经很晚了。

岳芸洱有些累。

虽然下午的时候,抽闲睡了一会儿。

到现在晚上12点,她困到不行。

几乎是坐进回去的婚车内,就睡着了。

睡着之后,自然就是何源抱着她回到家里。

何源将她放在他们的婚床上,红彤彤的特别喜庆。

岳芸洱呢喃着,睁开眼睛看着何源,“到家了吗?”

“嗯,要不要洗个澡再睡?”会睡得舒服一些。

“好。”岳芸洱勉强让自己爬起来。

“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放了水再叫你。”

“嗯。”岳芸洱就又躺回在了床上。

好困。

但不敢闭上眼睛,怕一闭上就睡着了。

她头上还有还多胶水味,脸上也都是妆,怕对胎儿不好。

她勉强着。

一会儿,何源从浴室从来,将她直接腾空抱起。

岳芸洱越来越习惯依赖何源的照顾了。

甚至。

他帮她脱了衣服将她放进浴缸里面,她也能羞红这脸颊,坦然接受。

何源自己也脱光了衣服,将浴缸里面滑溜溜的她抱进了自己怀抱里。

他头靠近她纤细的脖子处,说道,“孕妇不能泡澡,所以只能躺一会儿。”

“嗯。”

何源的手一直在她身上游走。

所以是在帮她清洗身体。

但怎么都觉得很色情。

岳芸洱双腿紧闭,“何源……”

“我就是摸一下,毕竟今晚洞房花烛,作为新郎官也该有点特权不是?!”

“但是……”岳芸洱脸蛋通红。

“我会注意分寸的。”

“唔。”

岳芸洱被何源深吻。

浴室里面,显得很是色情。

何源确实不是一个可以纵容自己欲望的男人。

他点到即止,即使两个人都热血澎湃,然后气喘吁吁。

何源把岳芸洱抱起来,身上围着厚厚的浴袍,将她放在洗漱台前的座椅上,温柔的帮她吹干头发。

岳芸洱看着镜子中的何源。

眼眸一直看着他。

何源眼眸微动,“怎么了?”

“何源,我觉得我很幸福。”岳芸洱说,“我一直以为失去了父母遭遇了家变之后,我不会再有这样的日子。”

“傻瓜。”何源依然动作温柔的帮她吹干头发。

“你是我的天使。”岳芸洱一字一顿,很认真的口吻。

“你也是。”何源笑。

岳芸洱心口一动。

那一刻就是被面前的何源搞得心跳加速。

也不是特别帅的男人,但就是有那个魅力让她,为之倾心。

她小手不老实的,伸进了何源的睡袍里面。

还特别不害臊的,直接到达的是下面。

何源身体一抖。

他看着镜子中的红脸的岳芸洱,“勾引我?”

“洞房花烛夜,新娘也应该有特权。”

“学坏了。”何源放下吹风。

弯腰,咬着她的耳朵。

“啊……”岳芸洱娇嗔。

偌大的镜子面前,就能够看到他们如此……色情的一幕。

全部都在他们的眼里,一点一点模糊不清。

“何源,我有很多方式可以帮你……”

“都不及,我和你一起。”

岳芸洱紧紧地搂抱着何源。

“何源,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她不知道怎么去表达,他给她带来的感动,还有心动。

“我知道。”

因为,就像我爱你一样。

如梦似幻的大婚,到此,彻底礼成。

与此。

隔壁家门。

封逸尘和夏绵绵一起躺在床上,入睡。

他们回来得早一些。

彼此洗了澡,让子倾睡了觉,躺在床上,却也不早了。

封逸尘将她搂抱在怀里,他说,“明天一早,我就要回去了。”

“嗯。”夏绵绵点头。

“你和子倾再多待几天,我之后回来接你们。”

“不用了。”夏绵绵说。

封逸尘轻抿唇角。

终究,她会很排斥那个地方。

他正欲开口。

夏绵绵说,“明天一早,我和子倾陪你一起回去。”

封逸尘惊讶。

他没想到,夏绵绵跟着他一起。

他都想好了,让她在这里多玩几天,回头他再来接她。

“早点睡吧,明天不是早点要走吗?”夏绵绵声音还算温和。

那一刻,就感觉到封逸尘将她身体抱得更紧。

夏绵绵其实也会,心口波动。

以为自己会去排斥很多。

但……对于封逸尘,从小到大,什么时候真的有过太强的抵抗力。

她听到封逸尘说,“阿九,谢谢。”

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谢谢。

但那一刻,夏绵绵觉得鼻子有些微酸。

有时候爱一个人,真的可以爱到……毫无原则毫无底线甚至……很卑微。

她突然转身。

面对着封逸尘。

封逸尘看着她。

她说,“你真的可以保证,就只有我一个女人吗?”

“我可以。”封逸尘很认真。

“国王说,如果是这样,我还要给你生一堆孩子,至少三个王子两个公主。”

“你不喜欢我们可以不生。”就是纵容她的一切。

“我想要给女儿。”

“好。”封逸尘翻身,压在了夏绵绵的身上。

夏绵绵看着他,“我不是说今晚。”

“我知道。”封逸尘却已经开始行动。

夏绵绵身体微紧,“别这样……”

“别拒绝我,我很想。”封逸尘在她耳边,低语。

夏绵绵真的可以感觉到他身体的急切。

她以为,这么忙,应该不会有这么多思想。

不是说身体太疲倦会导致,性欲下降的啊?!

“啊!”夏绵绵身体紧绷。

“对不起……”大概知道他弄疼了她,但他并没有停下来,他说,“阿九,我爱你。”

我想。

我也是。

第二天。

迷迷糊糊中,夏绵绵被封逸尘叫醒,然后带着子倾一起离开了。

子倾郁郁寡欢。

他以为他还会在这里几天。

妈妈说的一周,昨天问爸爸,爸爸也说还会让他和妈妈在这里住几天,结果早上一觉醒来,就已经到飞机上了。

他昨天还约了小居一起玩的。

小居一定会说他言而无信。

以后,小居会不会因此不喜欢他?!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

小居不喜欢的,不仅仅如此而已!

……

金三角。

卡珊儿真的差点没有被安琪搞疯。

她让安琪去给龙一买衣服。

买的花花绿绿的都是些什么鬼,她不就是忘了说一句龙一喜欢黑色嘛,安琪也能真的一件黑色都没买,男人,正常的男人那你可能喜欢五颜六色的衣服,甚至还有彩虹条纹的她也真的是很醉了!

她完全能够想象今天一早安琪给龙一搭配衣服的时候,龙一的脸色会有多难看。

安琪还好意思跑过来哭诉,说被龙少爷彻底嫌弃了。

她要不是孕妇她也发飙。

她看着那些衣服都要杀了安琪,更何况当事人了。

她忍耐住自己的情绪,看着面前哭哭啼啼的安琪,她说,“我陪你重新去买。”

“我不想买了,我怕买了回来龙少爷脸色更难看,我昨天都花了好多钱了,我不想浪费……”

“我的钱又是你的,跟我来!”卡珊儿很有霸气的说道。

安琪擦了擦眼泪,只得跟着卡珊儿一起出门。

走进电梯。

刚好龙一从电梯出来。

这两天龙一不坐轮椅了,看上去好像腿部的伤好得差不多了。

这么突然相撞。

安琪有些后怕的躲在卡珊儿的身后。

今天早上龙少爷的脸色太难看了,她不想再看第二次。

卡珊儿感觉到安琪的退缩,完全是无语。

她当然也没有和龙一打招呼,带着安琪走进了电梯。

安琪深呼吸一口气,“卢小姐,你都真的一点都不怕龙少爷吗?他生气的时候很吓人。”

“谁说我不怕。”卡珊儿说,“怕也要装作不怕!你越怕他他就越不把你放在眼里。到时候你觉得他还会注意你吗?那你还怎么吸引他。”

卡珊儿没有开玩笑,她也见过龙一生气的样子,是真的挺吓人的。

安琪点头跟着卡珊儿的屁股后面。

两个人出行。

卢老自然会派人跟着一起。

卡珊儿带安琪到最大的商场逛街,直奔男装区。

卡珊儿一边挑选衣服一边想着龙一的模样然后还算认真的在搭配,还不忘给安琪解释,男人怎么传才会好看,不是那些花俏的东西,女人最好也别那么穿。

这么想着,卡珊儿还好心的带着安琪去买了几套衣服,内衣什么的,超级性感。

安琪脸蛋爆红,还是非常喜欢的收下了。

两个人逛了一个下午。

卡珊儿和安琪回到家里。

卡珊儿实在是怕安琪给龙一乱搭配,就陪着她走进龙一的房间,然后指使着她做。

安琪也很听话,卡珊儿说什么她做什么。

看看整体得差不多。

卡珊儿也累了,准备回去睡觉。

刚转身,看到了龙一从门外进来。

卡珊儿看了他一眼,侧身离开。

“卡珊儿。”龙一一把拉住她。

卡珊儿翻白眼。

她直接推开了龙一的手。

龙一抿唇,“你做什么?”

在他房间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卡珊儿直接走开。

她什么都没做。

龙一看着卡珊儿离开的背影,回头看着安琪。

安琪一向很怕龙一,连忙解释道,“是卢小姐带我去了商场给你买了很多衣服,昨天我买的衣服你都不喜欢,所以卢小姐亲自出门帮你挑选了,你进来看看,看还喜不喜欢,要是还不喜欢,我都拿走了,应该还可以退货的。”

“不用了,放着吧。”龙一冷漠。

安琪有些拘束,不知道能做什么。

龙一说,“你出去,我休息一会儿。”

“龙少爷。”安琪羞涩的叫着他。

龙一眼眸看着她。

安琪惊吓。

她低着头说,“卡珊儿小姐还给我买了些好看的内衣,说你会喜欢,我想穿给你看。”

龙一冷然。

安琪说,“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换上。”

“不用了,出去吧,我没兴趣。”

“龙少爷,卢小姐说你身体没有问题的,你现在伤口也好了,让我伺候你吧。”安琪大胆的说道。

她很想讨好龙一。

这个男人让她可以衣食无忧。

甚至可以,耀武扬威。

“我说了不用了,出去!”

“可是龙少爷……”

“出去!”龙一声音大了些。

安琪就不敢了。

她连忙走出了龙一的房间。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就这么不能入龙少爷的眼吗?!

其实她长得还是很好看,身材也不错。

为什么龙少爷就不碰她?!

她只能敲开卡珊儿的房门。

卡珊儿真的是很不爽的看着安琪,“你又来找我做什么?给你买的内衣你不知道穿上去勾引龙一啊!”

她打算睡觉的。

别时不时的来烦她。

“我又被龙少爷赶出来了。”安琪委屈。

“买的那些衣服不合龙一胃口?”卡珊儿问。

“不是,他都没看,就把我赶走了。”

“你哪里惹到他了?”

“我没有的,我就说想换上你帮我挑选的内衣给他看,然后伺候他,他想都没想就让我出去!”安琪眼眶红透。

卡珊儿看着她的模样也有些无语。

金三角的女人真的是以男人为天,男人要是不喜欢她了,铁定会伤心死。

她深呼吸一口气,“谁知道龙一那个人性格到底怎么这么坏!不过没关系,他没上你是你的福气,真的。在床上的龙一真的很很很不好,你和他上床就是在自找罪受。”

“卢小姐……”安琪更加难受了。

“好啦好啦,别哭了。你就先别想着勾引他了,让他先喜欢你吧。”

“嗯。”安琪点头。

“明天开始我陪你跑步,别把自己给跑晕了。”

“卢小姐你真好。”

卡珊儿烦躁。

她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折磨谁。

龙一这货,是不是除了龙九真的刀枪不入?!

神烦。

然而第二天一早。

天刚亮。

卡珊儿还在睡梦中,就被安琪吵醒了。

真想杀了这女人。

她还是磨蹭着换了衣服跟着她一起走到后花园,然后坐在秋千上,看着安琪跑步。

神奇了。

龙一腿脚好了之后,也来跑步了,然后就和安琪相遇了。

这不就是机会嘛?!

然而,她确实多想了。

安琪根本就跟不上龙一的节奏。

龙一跑几圈可能安琪还没到半圈,她也不敢催促安琪,怕又把这个女人给跑晕了。

不过总觉得这是一个好现象。

跑完步之后,安琪气喘吁吁的回到卡珊儿身边,“接下来怎么做?”

“没看到龙一在健身器材那边锻炼吗?你不知道过去陪着?”

“哦。”安琪就又跑了过去。

卡珊儿看他俩相处融洽,转身走了。

那边的龙一转眸看了她一眼,继续锻炼。

安琪一直陪在旁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的龙一,好像耐烦心好了一点。

偶尔还会指导她正确的动作。

果然卢小姐很聪明。

而后。

每天早上,安琪都会准时准点的起床,卡珊儿被迫无奈的一直陪着安琪,看到安琪渐渐的,体力好了很多,慢慢可以跟在龙一的屁股后面,即使没过多久还是会被甩开。

这么就跑了一个月。

卡珊儿的肚子也大了一圈,明显能够看出来凸起的腹部了。

真是的很神奇的存在。

她依然每晚洗澡前拍照,留作纪念。

洗完澡出来。

安琪出现在了她的房间。

安琪说,“龙少爷明天会和手下一起去跳伞。”

“好机会啊。”卡珊儿说,你陪着去吧。”

“但是我怕!”

“有什么好怕的,闭上眼睛就当在飞就行了,去吧去吧。”卡珊儿鼓励。

“那你还去吗?”

“你觉得我挺个大肚子我还能去跳伞?”

虽然她其实很有兴趣。

“那那……”安琪不知所措,“没你在旁边我总觉得没有安全感!”

“小姐,你要勾引的是龙一不是我!况且,你没发现这段时间龙一对你好些了吗?”卡珊儿说。

她都能够发现,早上跑步的时候,显然龙一放慢了脚步,陪着她一起在跑。

“好像是。”安琪有些红脸。

“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卡珊儿鼓励。

“卢小姐你真的对我很好,我以后一定做牛做马的报答你。”

那倒不用了。

以后你掩护我离开就成!

------题外话------

达拉达拉。

明天见。

月票月票月票!

爱死了的月票,记得打赏宅哦。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