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进二连三的喜事不断!/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三角奢华的宫殿般的大厅中。

摄影师其实是指导性的在让龙一做动作。

卡珊儿那一刻却莫名被他弄得脸蛋一红,难为情的神色就这么记录在了照片之中,感觉很好。

安琪一直站在旁边看他们两个人拍照。

刚开始觉得有些好笑,因为卡珊儿实在很不配合,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看上去格格不入,后来后来,突然就觉得一家人的画面好明显,她以前真的没有见过龙一对卡珊儿亲近过,当然卡珊儿生了孩子肯定是两个人发生过关系的,但龙一的冷漠让她完全想象不到他是一个主动靠近别人的男人,她跟着他这么久,她明显能够感觉到他对她刻意保持的疏远距离。

况且之前卡珊儿一直说龙一在床上的表现非常差,足以证明,龙一是一个冷漠的人!

但是现在。

现在的龙一似乎有些不同!

尽管是摄影师的指导,但龙一对卡珊儿明显比较自若,甚至是主动。

主动去靠近卡珊儿,主动地对卡珊儿做如此暧昧的动作。

心口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当然安琪也没有多想。

卡珊儿毕竟是龙一明媒正娶的妻子,自然在他心目中有所不同吧。

快速的拍完照。

卡珊儿抱着她儿子就直接上楼了。

月嫂自然也跟上。

她其实也想不明白,就耽搁了一会儿而已,他儿子需要哭得这么昏天暗地吗?!

她坐在床上,掀开衣服。

月嫂连忙给她用热毛巾擦拭了一下,她儿子就大口大口的吮吸了起来。

吃得还很卖力。

吃进去之后,就不哭了,那一刻觉得全世界都安静了。

卡珊儿微叹了口气,她问月嫂,“你们清楚有什么好点的奶粉吗?”

“奶粉?”一个月嫂回答道,“卢小姐现在的奶水这么好,完全够小少爷迟到7、8个月,是不需要用奶粉的,但伴随的的时候,我们会适当给他增加辅食的。”

7、8个月?!

正当她是奶牛吗?

她也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甚至有时候觉得,是简单耽搁得越久,可能越不能离开。

有时候也说不清楚会是因为什么原因。

她思索着,还是说道,“你们就只需要告诉我,有什么好的奶粉就行了。”

“哦。”月嫂也不敢多问,就把近段时间口碑比较好的奶粉介绍给了卡珊儿。

卡珊儿心里默默的记下了。

她觉得有必要屯点货在家里面,尝试着给她儿子吃奶粉。

心里嘀咕着。

她将她儿子的奶喂完。

她儿子也不太粘着她,完全就把她当粮食了,反正吃完了就心满意足的被月嫂抱在怀里,偶尔会被其他人比如卢老龙一抱着,总之,众星捧月。

她猜想她要是个男人而不是女人,她爸估计也会给她这种地方。

而后,就是在他的引导下,过上奢侈无度残忍冷血的日子。

可能,她儿子就会这样被安排着一生。

她喉咙微动。

想着,还是会有些心里的起伏。

之前一直想的是,生了孩子就好了,她自由了。

身体上是自由了很多。

但……

还真的会多了一份牵挂。

这种感觉其实不太好。

她拿起手机,按照月嫂说的那几个牌子的奶粉,每个牌子的奶粉找官方网店网购了一些,下单,等着接货。

弄好了之后。

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走出卧室。

客厅下,摄影师将今天拍照的一些草图拿出来供大家欣赏,就算还未做后期处理,也真的效果不错,卢老的女人些很兴奋,一边看着成果一边又拉着摄影师让他们给她们多拍几张,家里显得热闹非凡。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说,自从生下了她儿子之后,这个家里面好像就增添了很多人气,大家喜欢围着她儿子转,现在这个家里面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逗小孩,不亦乐乎。

大约是,除了她之外,这里的所有女人,都没有资格有孩子。

卢老的女人不能,因为卢老不能生。

安琪不能。

因为卢老不能接受龙一和其他人的子嗣。

越想,越觉得这个豪华宫殿里面的女人,可悲得很。

卡珊儿在客厅显得很局外的坐在一边。

卢老突然抱着她吃得心满意足,此刻已经睡着了儿子做到了卡珊儿旁边的沙发上,龙一也跟着坐了过去。

卡珊儿看着他们,完全是本能的就打算起身离开。

刚有此举动。

卢老突然叫住她,“卡珊儿,我有事情和你说。”

卡珊儿就坐下了。

没回答,反正她一向都是这么冷漠,对他说的任何事情,她都没有兴趣。

“孩子也生了一周了,该给孩子取名字了。”卢老直言。

这倒是。

生了这么久,好像谁都没有主动提起过。

龙一没有提,她也没有提。

卢老不说,她儿子可能就会一直没有名字下去。

“姓卢肯定是必须的。”卢老直言。

卡珊儿没意见。

龙一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但可以根据龙一地方的姓氏,姓在前面,名在后面的方式来取名。”卢老说,“昨天我让人简单给他算了一下名字,隐这个字,和他的生辰八字合得很好,就叫卢隐怎么样?”

“我没意见。”龙一点头,“爸觉得好就可以了。”

卡珊儿也没意见,即使表态。

“那就叫卢隐了。”卢老笃定,“至于小名的话,就叫阿隐?小隐?”

“叫卡卡吧。”龙一突然说。

卢老看着龙一,“比较简单上口。”

“好。”卢老答应。

毕竟小名也不太重要。

而且念着是挺通顺的。

他就一脸宠爱的对着怀抱里面的小婴儿说着,“以后你就叫卢隐了,小名卡卡!”

逗笑着,看上去很高兴。

从始至终,卡珊儿一脸局外和旁观。

倒是卡卡的小名?!

和她名字有关系吗?

应该就只是龙一随口说说的而已。

取好了名字,卡珊儿觉得自己坐在客厅也很无聊,就又起身离开了。

龙一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总是一脸局外的模样,脸色也显得很淡漠。

卢老注意到龙一的表情,说,“别管她了,她就是不懂满足。”

龙一回眸。

“你对她不错了,够容忍了,她还得寸进尺,有时候我真是不明白她的脾气到底像谁?!”卢老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可能像你。”龙一对着卢老,“一样的火爆,一样的有自己的主观见解,一样的很有自己的追求。”

卢老听龙一这么一说,心里似乎还突然有了些暖意。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就是这么多年习惯了耀武扬威根深蒂固的大男人主义让他对卡珊儿自然也以对待其他女人的方式来对待,被龙一提醒着,那一刻反而情绪波动,他的女儿,自然和一般的女人有所不同。

“她就是不明白,怎么样成为一个合格的女人。”虽然心里有些波动,但事实上他还是不能接受女人的太过自以为是。

这种观点是改变不了的。

龙一说,“她挺好了。”

卢老看着龙一。

他不嫌弃吗?!

龙一也不多做解释。

不管卡珊儿有多倔强脾气有多坏,但至少,她很辛苦的生下来卡卡。

女人生产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他一直在这么觉得。

龙一又陪着卢老聊了会儿天。

卢老有些发困了,就把卡卡交给了月嫂,自己回房休息。

龙一也跟着上楼。

卡珊儿的房门关得死死的,他很清楚她不想他靠近。

如果不靠近,他们的距离就会远到十万八千里,而他也不是一定要和她怎么相处,他只是越来越觉得,他们是夫妻,他们之间也有了一个儿子。

但这一刻,他没有推开卡珊儿的门。

有时候也不想看到卡珊儿太过厌恶的表情。

他走向隔壁卧室。

安琪此刻也回到了房间,看着他出现,有些受宠若惊,“龙少爷。”

“你先出去一下。”龙一直言。

安琪委屈的看着他。

龙少爷对她真的好冷淡。

每次都是。

在人多的时候可能还会顾及一下她,私底下两个人的相处,他基本上说得最多的就是让她离开。

她不敢反驳,只得走出去。

龙一看着房门关过来,走向了外阳台,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他一边抽烟一边拨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龙一。”

“小九。”龙一说,“今天给我儿子取了名字。”

“叫什么?”那边有些兴奋。

因为卡珊儿生了孩子,龙一联系她的时间倒还频繁了些。

这样,其实夏绵绵很满足。

至少,他们之间还可以是很要好的关系。

至少在遇到龙一无法解决的问题时,龙一第一个想的人会是她。

而她也很乐意为他分忧解劳关于夫妻之间的事情。

“大名叫卢隐。”

“姓卢吗?”夏绵绵说。

“嗯,一直都确定的,卢老自然不会让孩子跟着我姓,何况,我的姓,还不是我所想要的。”龙一说。

说起,就有很多过去的渊源了。

夏绵绵自然也不会再提起曾经的那些不开心。

“隐字很特别,叫着也挺好听的。”

“卢老找人算过的,小名叫卡卡。”龙一说。

“是卡珊儿的卡卡?”夏绵绵问,总是能够找到重点。

“是。”

“你对卡珊儿越来越上心了。”夏绵绵说。

龙一说,“我只是觉得女人生孩子很辛苦,当时我不在,听说顺产了7个多小时,中途想要让人剖腹,被卢老拒绝了。”

“所以卡珊儿想要离开金三角,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她不能走。”

“所以你想对她好点让她心甘情愿的留下来。”

“可能吧。”龙一自己也不确定。

“那就对她好点。”夏绵绵说,“女人会感觉得到的。”

“卡珊儿感觉不到。”龙一很肯定,“她很排斥我对她的任何靠近,不管好心与否,她都把我当仇人看待。”

“现在是当然,因为她讨厌你啊,因为你以前做了让她很厌烦的事情,现在还阻止她想要走的事情,在她眼里你就是十恶不赦的存在,你觉得她能给你什么好脸色,但是……”夏绵绵一口气说完,神转折,“当她突然某一天醒悟的时候,会记得你所有的好。”

“嗯。”龙一总是被她安慰。

有时候真的很想放弃了卡珊儿。

其实他也不喜欢她,就是一份责任在,所以想要尽量对她好点。

而她的不领情甚至厌恶,让他也有一种就这样吧。

他对这样的生活,也没有什么排斥感。

“对了,龙一,我现在在驿城了。”夏绵绵说。

“怎么有空回去?”

“总得有让人喘气的时候吧。”夏绵绵说,“阿尔戈真的太压抑了,封逸尘在阿尔戈,累得像条狗,我领着他出来透透气。”

“你们之间和好了吗?”

“不知道,但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和他计较的份上了。”夏绵绵没有承认。

事实上确实如此。

她以为她可以记仇很久。

以为可以很久不搭理封逸尘。

然而,当他们之间相处的时间少得真的有些恐怖的时候,她突然就不想把时间浪费了。

她其实偶尔也会做恶梦,梦到一觉醒来,就是几十年后,他们都已经老掉牙的状态,而那个时候再说爱情,会不会太迟了点。

所以她忍下了心里面的所有不开心。

就这么沉淀着,只要不翻出来就好。

“封逸尘挺好的。”龙一突然幽幽的开口。

口吻听上去,似乎还是带着些不是滋味。

夏绵绵淡笑。

估计,不管龙一有没有再喜欢她,对封逸尘的排斥感,一辈子都会存在。

她还未开口。

龙一又补充说道,“卡珊儿说,封逸尘很好。”

“你吃醋了?”

“不是。”

“吃醋了吧,自己老婆说其他男人好。”

“不吃醋。”龙一直白,“要真的吃醋,也不是因为她。”

这句话很明显。

如果吃醋,也是因为小九你。

夏绵绵哑然一笑,“都当爸爸了。”

是啊。

龙一点头。

都当爸爸了。

他说,“你回驿城就是为了带着封逸尘回去休息一下吗?”

“不只是。小菜要生了,居小菜你应该还记得吧。”夏绵绵说。

“记得。”他的朋友,他其实都瞒着她,祖宗十八代都调查得一清二楚。

“她马上也要生了,我过去陪产,还有何源的老婆,也是这段时间。总觉得接而来三的喜事还挺多的。”夏绵绵笑。

“嗯。”龙一点头,“你呢,怀孕了吗?”

夏绵绵说,“没有。”

“嗯?”

“等再过一段时间吧,封逸尘太忙了。”

龙一也不再多问。

实际上,他也不喜欢小九再给其他男人生孩子。

不觉得小九会是自己的。

但有男人的劣根性在。

两个人闲聊了一阵。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

此刻两个人已经住在了驿城的家,何源隔壁。

岳芸洱的肚子很明显了,走路都开始有些吃力,预产期在一周之后。

居小菜的预产期过了两天了。

她昨天回来,就去看了小菜,小菜在医院随时等待生产,小菜挺着肚子,倒还算冷静,凌子墨非常不淡定,不停地问医生都过了预产期了怎么还不发作,医生不耐其烦的给他解释,说这是正常现象,所谓的预产期也只是一个预估值不是绝对值。

凌子墨还是不淡定。

居小菜受不了,直接吼了句,“孩子就不想出来面对他爸这么二!”

凌子墨瞬间安静了。

小心脏还很受伤。

夏绵绵总觉得,居小菜遇到凌子墨挺好的。

居小菜性格比较内向,而凌子墨,随时让她暴走!

他们从医院回来,就去了何源家蹭饭吃。

岳芸洱真的被何源养的很好,珠圆玉润,看上去水色很好,不过因为快到预产期了,整个人有些紧张,肚子稍微有点小动静都会被惊吓,还半夜半夜的因为怕突然发作而睡不着。

第一胎好像都是如此。

当年,她也有过。

而当年,封逸尘没有陪在自己身边。

陪在自己身边的是龙一。

大半夜大半夜陪她聊天,陪她熬夜,陪她生产。

她还记得她当时顺产出来的时候,听到护士在她耳边说,“你丈夫在外面焦急到差点撞墙了,一直在来回走来回走,看着孩子那一刻眼眶就红了,有这样的老公真好。”

是啊。

有龙一这样的老公真好。

就算他现在对卡珊儿没有感情,但他会做到一个丈夫的责任。

而现在。

龙一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了。

那个时候她看着龙一蹑手蹑脚的抱着小子倾的时候,就真心的在希望,龙一要是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多好!

“龙一?”封逸尘看着她打完电话,问道。

“嗯。”

“他这段时间经常给你打电话?”

“因为他老婆生产了,很多问题想问我。”

“嗯。”封逸尘点头。

两个人此刻坐在沙发上,放着电视节目,也没怎么看。

“当年是龙一陪在我身边的。”

“我知道。”封逸尘脸色微动。

夏绵绵笑了笑。

她不埋怨他。

她在生产的时候,那个时候封逸尘还在做手术,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手术。

到现在。

现在,封逸尘的脸蛋基本已经恢复如初,不仔细看,已经看不到他脸上的伤痕了,韩溱真的是个美容大师,如果放在正规的医院,应该会举世闻名。

“阿九。”封逸尘叫着她。

“嗯?”

“要不要我们也生二胎了?”封逸尘问。

其实,提过几次了,但她都拒绝了。

她真觉得封逸尘现在的劳累程度,真不适合再有个孩子来增加他的负担。

“再等一段时间吧。”

“嗯。”封逸尘点头。

好像。

总是,顺着她。

大概他以为,她心里还有隔阂,所以不愿意。

她也没有解释。

有时候心里的阴暗会莫名让他怀揣着内疚感。

客厅中突然响起电话的声音。

封逸尘看着来电,接通,“子墨。”

“我我我老婆发作了,现在送去了产房,我我我我特么又紧张了,我我我……”

“我们马上过来。”封逸尘挂断电话。

夏绵绵看着他,“小菜要生了吗?”

“说发作了。”

“那马上过去。”

“嗯。”

两个人迅速出门。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岳芸洱从家门口走出来,似乎是打算来找他们,看着他们急急忙忙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小菜要生了?”

“这么快?”岳芸洱那一刻更紧张了,心跳都漏跳了好几拍。

“都过预产期了,我们现在要去医院。”

“那那,我也去,我去叫何源。”岳芸洱连忙说道。

夏绵绵点头。

岳芸洱有些缓慢的脚步,叫着里面的何源。

何源也没有犹豫,拿了一个岳芸洱的专用水杯,跟着就出了门。

两辆轿车一前一后的到了医院。

凌子墨在外面已经要跳脚了。

他看着他们到来,“哎呀,你们怎么才来,我简直就要等不下去了,怎么还不出来!”

“进去多久了?”

“半个小时吧。”

“你以为母鸡下蛋啊,这么快?!”夏绵绵翻白眼。

凌子墨觉得很委屈。

他担心自己老婆啊。

听听里面的声音,感觉好痛的样子。

“等一会儿吧。”夏绵绵很冷静地说道。

凌子墨还是不能淡定,就来回的走动。

“小居呢?”夏绵绵左右看了看。

“她上学啊!”

“你不让她过来看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吗?”

“我忘了。”凌子墨一脸崩溃。

他根本就忘了这回事儿了。

小居一直吵着要抱弟弟妹妹的。

他完全无措。

“让人把小居送过来吧,我相信小菜也不愿意看到你抱着第二个孩子而忽视了小居。”

“我马上让人接过来。”凌子墨连忙说道。

他急匆匆的拨打电话。

整个走廊看上去有些乱糟糟的,即使没几个人。

主要是凌子墨太能折腾。

除了凌子墨。

岳芸洱也是难得的紧张。

她抓着何源的手,完全是在寻找依靠。

生产会真的很痛吗?

小菜在里面叫的好像很惨烈的样子。

“别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何源在岳芸洱耳边低吟。

岳芸洱微微一笑。

何源就是会给她绝对的安全感。

走廊上,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凌子墨大概也淡定了点。

凌小居到了。

凌小居一来就大声嚷嚷道,“我妈妈上了吗?我昨天晚上来的时候妈妈还说没有反应啊?”

“快了。”夏绵绵一把将凌小居抱在怀里。

“干妈。”凌小居亲昵的搂抱着夏绵绵,“妈妈生孩子是很难受吗?”

“是啊。”夏绵绵温和的说道,“每个母亲生孩子都会很痛的,你妈妈当时生你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妈妈好辛苦。”凌小居小眼眶一红。

变得特别感性的一个小姑娘。

她问,“干妈生子倾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嗯。”夏绵绵点头。

“你和妈妈都好辛苦。”

夏绵绵亲了一下小居的小脸蛋。

但生下来的时候,会觉得很幸福。

旁边的封逸尘就这么一直听着她们的对话。

大概,越发的内疚了。

过了差不多2个小时。

居小菜就生了。

算是比较快了。

护士连忙把孩子抱了出来,喜洋洋的说道,“是小少爷,爸爸在哪里?”

“在这里在这里!”凌子墨连忙上前。

整个人兴奋到无法言喻。

“6斤8两,你抱抱,一会儿要去给小少爷洗澡。”

“好。”凌子墨一下抱过来。

看了看自己皱巴巴的儿子。

丑啊。

不过当初小居也这样。

现在倒是越长越可爱了。

他抱着,问护士,“我老婆怎么样?”

“在里面还好,因为生的快体力也还足,缝针了之后就会出来。”

“嗯。”凌子墨点头。

“爸爸,我也要看看弟弟。”凌小居在夏绵绵的身上,伸着小脑袋就过去。

凌子墨连忙把儿子抱给小居。

小居看清楚自己弟弟那一眼,忍不住嫌弃,“弟弟好丑啊!”

“……”

所有人都忍不住笑。

凌小居小表情真的好到位。

其他人也过来都看了看,又都抱了抱。

夏绵绵和封逸尘陪着护士去给孩子洗澡,凌子墨和其他人在外面等居小菜。

居小菜没过多久就被推了出来。

凌子墨真的是不顾所有人,当着医生护士以及何源岳芸洱甚至自己女儿的面,在自己老婆出来那一刻,就给了一个大大的吻,亲的居小菜真的一脸懵逼,还有想法想要一巴掌把凌子墨给扇到墙上去。

这货能不能正常点。

又不是第一次当爹。

搞得好像全世界就他有孩子一样。

岳芸洱看着凌子墨的模样,不好意思的转头回避。

有时候觉得凌子墨这样的性格也很好。

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

此刻的幸福感,更是暴躁式的不停泛滥。

医生护士也都忍不住在旁边笑。

凌子墨还亲了好久。

亲得居小菜的小嘴都红彤彤的,他特别动情的说道,“老婆,辛苦了。”

居小菜脸蛋已经红透,没回答。

凌小居那一刻也因为爸爸突然亲了妈妈有些不开心,垫着小脚,也亲了一口在她妈妈的脸上,“妈妈,我也知道你很辛苦。”

居小菜笑了笑,摸了摸自己女儿,对女儿反而热情了些,“看到弟弟了吗?”

“看到了。”凌小居说,“不过长得好丑。”

“你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凌子墨说。

“才不是!”凌小居生气。

“就是啊,我这里还有你小时候的照片,你自己看看……”说着凌子墨就把手机拿出来,给凌小居看。

凌子墨真的是很幼稚,和小朋友也能认真怼玩。

凌小居看着爸爸手机上的照片。

小嘴一瘪。

“这不是我。”仰着头大哭。

居小菜真是受不了。

她说,“你能别这么幼稚吗?”

“我又没有骗小居……”凌子墨声音很小,眼神闪烁,明显怕老婆责备。

居小菜拉着自己女儿的手,完全可以想象以后家里面会热闹成什么样子!

此刻护工也缓慢的推着她走进病房。

居小菜对着小居口吻温和,“才生下来的小朋友都是这样的,但慢慢长大了,就会漂亮了。”

“嗯。”凌小居抽泣。

“子倾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居小菜看凌小居还在哭,又安慰道。

“有子倾小时候的照片吗?我想看。”凌小居很兴奋。

“有,一会儿妈妈给你看。”

“嗯。”凌小居破涕为笑,“不过小居这次都没有跟着干爹干妈回来,我好像很久没看他了。”

“子倾忙着学习。”

“但是我有点想他了,虽然他上次突然就走了,说话不算话。”

“以后就会见面的。”

以后,以后,可能都不认识了。

岳芸洱就这么一直看着他们一家人的互动。

真的觉得好温暖。

就算吵吵闹闹也觉得很美好。

而那一刻。

那一刻。

岳芸洱肚子突然一痛。

何源此刻牵着她的手,很明显能够感觉到她身体的反应,连忙问道,“怎么了?!”

“……”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要生了!

------题外话------

达拉,下午二更,么么哒,

别忘了投月票哦,月票月票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