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坦诚,唯封逸尘走进过她心房!/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院走廊上。

凌子墨一家三口被医生护士的拥簇下,走进了病房。

何源和岳芸洱停下了脚步。

岳芸洱只觉得肚子的疼痛和以前有所不同。

何源有些紧张。

他说,“我先带你去看医生。”

“嗯。”岳芸洱点头,也有些害怕。

他们直接走向妇科,通过专用通道找到自己的专属医生。

刚走进去。

岳芸洱又是一阵突然的下腹疼痛感,很强烈。

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医生一看就知道,可能是要生产了。

他连忙说道,“先去检查一下,看看子宫颈的情况,是不是要提前生产了。”

“不是还有一周的预产期吗?”

“这个因人而定的,而且你太太的状况,从上周开始,就随时都可以预备生产了,孩子已经成熟,随时都可能来和你们见面了。”

“嗯,那就麻烦医生了。”何源保持冷静。

岳芸洱跟着医生一起去做了检查。

果真。

宫颈开了。伴随着有些血液出来了。

医生做完检查之后,连忙说道,“随时准备进产房。”

“这么这么快?我都还没有做好准备。”岳芸洱更紧张了。

不是说还有一周吗?

而且居小菜都有延迟,她以为她也会延迟。

但是……

但是医生说现在就要生了。

怎么办?!

她从检查床上下来,跟着医生出去。

何源一直在外面等着她,看着她出来连忙上前。

医生说,“你太太宫口开了,要准备进产房了,我现在马上办理相关手续,你让家里人送点日常用品过来,比如婴儿的衣服小棉被小毛巾什么的,还有奶瓶相关,上次产检的时候我都给你交代过了。”

“好。”何源连忙点头。

“何太太你是坚持顺产的是吧?”医生再次确定。

“嗯。”岳芸洱点头。

虽然很怕虽然很紧张,但还是很肯定地点头。

“那现在宫口才刚刚开一点,我建议你可以先走走楼梯,上下上下的走动,等你的疼痛感到了非常频繁的时候,再进产房是最好的,第一胎一般生产过程会很慢,所以不要慌张怕孩子突然就生了出来。”

“哦,哦。”岳芸洱只知道点头。

“你就在医院的楼梯上上下走动,我安排专门的助产护士跟着你一起的。”

岳芸洱点头。

不一会儿。

何源也给他父母打了电话,医生也办理了相关手续,助产护士也过来,带着岳芸洱,陪着她上下楼梯的走着,一边走着一边安抚,让她放宽心。

疼痛感是好一会儿才有,而且疼得也不是那么长。

何源也一直陪着她。

何父何母收到消息,也迅速的赶到了医院,还有岳芸轩也是急急忙忙的救过来了,不耐其烦的陪着岳芸洱不停上下楼梯的走。

看上去队伍还很壮观。

夏绵绵在中途也拨打了电话,大概猜到是岳芸洱突然发作了,让何源送进产房后通知她,结果没过多久,还是和封逸尘过来了。

岳芸洱其实还有些不好意思。

这么多人陪着她,而她好像没有医生说的那种频繁阵痛,就是一二十来分钟才会有一次,好像宫口开得很慢。

好在夏绵绵只是过来看一下情况,而后就走了。

大概也知道她的不自在。

总觉得夏绵绵是一个特别能看穿别人想法的女人,而且很有灵性。

一般的女人在她面前,不管多美都好像少了她身上独特的味道。

夏绵绵和封逸尘又回到了居小菜的病房。

居小菜此刻正在稍作消息。

他们的小儿子此刻也在香甜的睡着。

凌子墨在旁边看着,小居也在旁边看着,小居不耐其烦的拍了很多照片,嘴里还说道,“等弟弟长大了,要让他看看他小时多丑。”

凌子墨还会幼稚的给他儿子摆出更难看的姿势让小居拍。

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居小菜估计是完全无法苟同他们的兴趣爱好,所以闭着眼睛在睡觉。

夏绵绵何封逸尘回来,凌子墨看着他们,问道,“岳芸洱要生了?”

“嗯,现在在做顺产准备。”

“还真是巧合,会不会同年同月同日生?”凌子墨笑。

如果是,就是缘分。

说不定还能打定娃娃亲呢。

听说对方是个女儿。

其实之前怀孕的时候凌子墨就笑过何源,让他把闺女嫁给他儿子。

当时何源的表情似乎……总之难以形容。

反正就是没答应。

“话说,何源第一次当爸爸应该很紧张吧?”凌子墨都想要去嘲笑了,第一次当爸爸应该会比他还要手足无措吧。

“没有,他很冷静。”

“那货都是没情感的吗?”

“是没你这么幼稚!”

“……我特么是感情丰富好吗?哪里像你们这些冷血动物!”

“是是是,你感情最丰富了。”夏绵绵都不想和凌子墨多说。

凌子墨喜气洋洋的看着自己小儿子,一脸若有所思,“这次我儿子叫什么好?之前小居已经用了我和小菜的名字了,好难想。”

躺在床上的居小菜突然开口道。

估计也真的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容易睡着。

她说,“我想过了。”

“叫什么?”

“凌小然。”居小菜说。

凌子墨喃喃道,“小然,嗯,不错,和小居刚好组成居然。以后就叫小然了。”

“……”居小菜看了一眼凌子墨。

仿若有些话没有说出口。

夏绵绵也这么意味深长的看着凌子墨。

这货还真是少根筋。

凌子墨低头看着自己儿子。

其实。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小菜为什么取这个名字。

夏绵绵还一脸同情的看着他,他没那么笨好吗?!

他就是宠老婆什么都顺着她也不让她为难的好不好?

嫉妒去吧。

何况,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叫凌小居,是用的他取得名字,第二名字才是展然的,就足以说明,他家小白菜更爱他,他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一群傻货。

房间中还算温馨。

几个人说说笑笑,也没有把名字特别当回事儿。

过了一会儿。

何源打了电话过来,说岳芸洱送去了产房。

夏绵绵和封逸尘就赶了过去。

总觉得生孩子都扎堆了。

他们这是在赶场啊。

何源这么淡定的一个人,在岳芸洱离开自己身边后,在走廊上就有些不淡定了。

他一直站在产房门口,就这么一直等着。

整个人表情很严肃。

何父何母也很紧张。

岳芸轩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估计是在祈求平安什么的。

走廊上还算安静。

岳芸洱在里面的叫声一直此起彼伏。

何源有些按奈不住了,对着外面守候的护士说道,“你进去问问我老婆,她要不要剖腹。”

“何先生你先别紧张,你老婆才进去1个小时,不会这么快就生了的,而且如果有危险我们医生会出来告诉你情况的,你要相信你老婆。”

何源听着,又沉默了。

沉默的看着产房。

走廊上传来岳芸洱的叫痛声。

还夹杂着其他产妇的声音。

貌似今天生孩子的还挺多。

时不时从会传来一些别人的嗓音。

又过了一个小时。

何源又有些按耐不住了。

原来男人在女人生产的时候,不管多冷静的一个人,也都会失控。

他对着护士说,“麻烦你去问问,我老婆要不要剖腹?”

护士笑了笑。

觉得有些好笑,无奈的点头。

不过有这么担心自己老婆的老公也真的是让人嫉妒。

正走进去。

一个护士突然抱着一个孩子出来。

“是个小公主。”护士很高兴的说道。

何源一怔。

连忙上前,很紧张。

何父何母也围了上去。

“是我家的吗?”何母很激动。

她就说是个女儿。

“产妇是张琴琴。”护士说。

何母本来都已经伸手的那一刻,收了回来。

在走廊上明显比他们要淡定许多的一家人连忙冲了上来,“我们是家属我们是家属。”

然后一个男人就抱了过去。

家里面其他人也都围了过去,一派喜乐融融。

“终于是个女儿了,我们家第一个女儿啊!”一个中老年妇女欣喜道。

“恭喜恭喜。”护士连忙说着。

中老年妇女心情似乎很好,她高兴地对着站在她旁边的何母说道,“我们家老大老二生的都是儿子,老大两个儿子,老二头胎也是儿子,终于生了个闺女了,闺女不好生啊!”

“是是是,我们家也是闺女。”何母附和着,也表示着恭喜何祝福。

两个人还谈了一会儿。

明显看得出来旁边那家人的高兴。

何源也这么看了一会儿,稍微分散了一点点注意力,一会儿又不太淡定了,“你去问问岳芸洱情况怎么样了?要不要剖腹?”

“好,我马上就进去。”护士连忙点头。

也真是服气了何先生的不淡定。

护士走进去。

过了好一会儿才出来。

出来,就抱着一个小婴儿了。

笑着对着他们说道,“岳芸洱生了。”

“生了。”何源喃喃。

那一刻,好像手指头都在颤抖。

“生了,我就说你要相信你老婆吧。她进去的时候宫口就开了挺多了,一般情况都不会有问题的。”护士笑着,“爸爸快过来抱抱吧。”

说着就把小婴儿放进了何源的怀抱里。

何源其实陪着岳芸洱去上过早孕课,也抱过仿真婴儿,也知道怎么抱,但这一刻突然放在手上,就有些生涩了,甚至抱得有些滑稽。

“你看你孩子都抱不好,来我抱抱。”何母兴奋的说道。

何源把孩子给了他母亲。

何母看着孩子皱巴巴的模样,喜欢到不行,一边看着一边问着护士,“是个女儿吧?”

“哦,是个公子哦,有6斤5两。”

何母手顿了一下,那一刻连忙抬头看着护士,“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家是闺女!”

“你们家的是岳芸洱吗?”

“是啊。”

“那就没错了,就是个公子。”

“怎么会变成儿子了啊!”何母看上去有点打击过度。

“都没出生,阿姨怎么知道是女儿呢?”

“我算过……”

“那个都不科学的。”护士解释。

“会不会你们抱错了,今天生孩子的这么多……”

“不会的,放心吧阿姨,这真的是你的孙子。”护士耐心的解释。

何母还想多说什么。

何源打断,“不会出错的。”

“但是我一直以为是女儿,我买了很多花衣服,红的粉的……”

“婴儿也不用太区分颜色,都可以穿。”何源说道。

尽管,也有点点,那么一丢丢的失落。

都以为是女儿。

结果,出来是个带把的。

“那倒也是。”何母只得答应着。

此刻之前那家人本来离开了又回来了,回来貌似是拿什么掉落的东西,看着他们生了,那个中老年父母连忙走过来问道,“媳妇生了啊,是个闺女吧,看着小样!”

何母半天没有说出来。

对方连忙就反应过来了,“是个儿子啊?”

“儿子多好。有些人想要儿子都要不到呢,那啥传宗接代什么的,是不是?”何母笑着说,一副我就喜欢儿子的样子。

“那倒是,儿子也好,自家的什么不好啊。”对方敷衍的笑着。

笑着走了。

走的时候,明显更得意了。

何母有点窝火,“生个女儿有什么了不起,那表情!”

何源劝了他母亲两句。

何母也没多在多说,还是兴奋的抱着自己的小孙子跟着护士一起去洗澡。

何源就待在原地等岳芸洱。

岳芸洱是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推了出来。

何源看着岳芸洱那一刻,眼眶就有些红了。

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

所以这个男人,内心真的是很激动。

他弯腰靠近岳芸洱,“辛苦了。”

岳芸洱微微一笑,“没我想象的那么痛苦,而且孩子很争气,总觉得他比我更用劲儿。”

“嗯。”何源亲了一下岳芸洱的额头。

他实在做不出来,凌子墨那么风骚的举动。

但他其实这一刻,真的很想好好抱抱她。

医生护士以及何源还有岳芸轩一起带着推着岳芸洱往病房中走去。

夏绵绵也跟着上前。

封逸尘突然把夏绵绵拉住。

夏绵绵回头看着他,“怎么了?”

封逸尘开口,“之前,辛苦了。”

“嗯?”

“生子倾的时候。”封逸尘说。

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我很遗憾,我没有陪在你身边,看着你从产房中出来,第一个抱子倾……”封逸尘说。

“没什么。”夏绵绵淡然。

那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封逸尘看着她。

夏绵绵主动伸手,“走吧。”

封逸尘将她的手紧紧的窝在手心中。

每次,握着她的手,都像是握到了整个世界,那么满足。

这就是为什么,他死都不会放手的原因。

就算,她会讨厌,他也会这么一辈子……

一直待在医院。

待了一天。

夏绵绵觉得,她和封逸尘才是最忙的,一会儿串小菜那边,一会儿串何源这边,两个孩子都不消停,但不得不承认,小婴儿很可爱。

他们是晚上很晚了,才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里,有些疲倦。

夏绵绵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再过两天吧。”

“国王不催你?”

“不会。”

“你不要因为我而耽搁了你自己的行程,我可以跟着你的脚步。”

“阿九。”封逸尘突然叫着她,很认真。

“嗯?”

“我们在阿尔戈举行婚礼吧。”

夏绵绵抿唇。

之前封逸尘就提过,但一拖,就拖了一年了。

之前国王会催,因为子倾不小了,而且他很喜欢子倾,想要给他一个合理的身份,后来看着封逸尘确实忙,也体谅的没有强迫。

所以,就一直到现在,他们在阿尔戈,虽然睡在一张床上,但实际上,还是名不正言不顺。

“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

“想再娶你一次。”封逸尘说,“我们重新开始,我会好好爱你。”

以前。

那么多的伤口。

他怕没办法给她缝合。

现在开始,他会,宠她到底。

夏绵绵笑了笑,说,“举行婚礼的事情我不反对,我知道我们必须有这么一个仪式,至于重新开始……我们现在挺好的,不用重新开始。”

“阿九……”

“我没怨恨你什么。”夏绵绵看着他,“你知道我的性格,如果我真的不愿意,你逼迫不了我。”

封逸尘依然看着她。

深深的看着她。

夏绵绵那一刻,主动的攀上了他的脖子,对着他的嘴唇,亲了一下。

蜻蜓点水一般。

彼此距离很近。

封逸尘唇瓣微动。

夏绵绵说,“我不恨你了封逸尘,毕竟,对比起来,我更爱你。”

“阿九……”

“之前欧力的事情我很埋怨,当时所有人都要杀我,你也帮不了我,最后,欧力保护了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可能是爱可能是其他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那一刻我真的有些心灰意冷,我想离开,远离纷争,我们身边死去的人真的太多太多了,我有点接受不过来。”

想想。

小南,阿某,安娜……

这些在身边如此近距离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开。

虽然是杀手,但终究,已经不再是那个无情的只会听命令的杀手了。

“我知道。”封逸尘点头。

他知道她心里所想。

她不是不爱,而是不想爱了。

每个人都会有一段疲倦期,而他只希望把她留在身边,就算疲倦也不想她走出自己的世界。

他们之间太难了。

经历了那么多,经历了很多人这辈子都不会经历的很多很多,到最后,都带着伤痕累累。

都想要,好好地好好地找个地方,疗伤。

可是,没有那个地方。

他们还会留在那个纷争之地,就是停歇不下来。

“其实,我和欧力没发生关系。”夏绵绵说。

终究告诉了他。

封逸尘抿唇。

他也有猜到,但不敢肯定。

以阿九的性格,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不会淡定成这样。

但也怕,只是因为心灰意冷所以已经没有什么情绪了。

她说,“欧力那晚上只是为了让我陪他演戏,可能也没料到,你当时已经搬回来了救兵,他不过是在,给自己演了一出,骗过自己的戏码而已。”

“欧力很有能力,如果不是我突然的身份,我们真的会死在他的手上。”

夏绵绵点头。

所以很长时间她都在告诉自己,欧力的死,死得其所。

如果他不死。

他们就得死。

有时候也不需要那么多为什么,就是必须你死我活。

“我不喜欢欧力。”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眼眸一直看着他。

“大概这辈子,除了你,不会爱上任何人,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夏绵绵一字一顿,这好像是宿命。

她想跑都跑不掉。

其实真的有段时间,在自己真的觉得很心寒的时候,恨不得忘了封逸尘。

可是,没做到!

她确信,这辈子,唯封逸尘再无他人,走进过她的心房!

进去后,再也没有离开!

------题外话------

么哒。

明天见。

要有福利了,想要的举个手,小宅要看到你们的欢呼声!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