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强势的霸道!/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客厅中。

封逸尘深情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嘴角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双手依然紧紧的攀在了封逸尘的脖子上,看着他英俊的脸庞,那张,终于基本复原的帅气脸颊。

她听到封逸尘说,“阿九,谢谢你爱我。”

谢谢。

真的,很谢谢你爱着我。

很怕这一辈子,因为太多不可避免的外界因素,你的心会离我原来越远。

他微抬起她的下巴。

夏绵绵闭上眼睛。

夫妻之间,总是会有些默契。

而且。

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夫妻之间最直接表达感情的一种,无疑……上床。

她心口颤抖。

封逸尘的唇瓣紧贴着她的唇瓣,唇瓣上的触感,美好到难以想象。

和自己深爱的人接吻,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

她回应着他。

小舌头在他的唇瓣上舔舐。

他紧紧的搂抱着她的身体,托着她的后脑勺,让他们彼此拥吻的距离更近更深入。

她感觉到他的舌头在她口齿间,不留余地,刚开始还算温柔呵护,渐渐变得霸道而急切,那一刻甚至直接将她压在了沙发上,沙发的软垫承载着他们的重量陷了下去,封逸尘的吻更加激烈了些,满室春光。

夏绵绵呢喃在封逸尘的怀抱里,嚷嚷道,“先洗澡……”

做完了再洗。

“……”夏绵绵猜想。

封逸尘之所以这次不带着子倾一起回来,不是因为子倾学习忙得抽不出时间,而是因为,他能够这么……就是不分地点的,为所欲为。

整个房间中,风景无限好。

很久。

很久两个人之间的性爱没有这般的疯狂这般的放肆了。

这一年,他们也会上床。

但每次都是草草了事。

她不想雷到了他,而他怕他做得太多她厌烦,两个人总是在压抑中完成,都快忘了,彼此其实都是,床上高手。

夏绵绵紧抓着封逸尘的后背,留下了一道道指甲印,她娇嗔的声音气喘不已,“套……”

他要生二胎。

怎么可能,用那种东西?!

这次,不管遇到天大的事情,他都一定会陪在她身边,一定要第一个抱过他们的孩子,一定要让她辛苦出来之后,看到他,一直在等她……

……

金三角。

一晃,又是一个月。

卢隐长大了一圈,看上去细皮嫩肉的,真的越来越漂亮。

卢隐的出生完全成了整栋别墅的开心果,时不时就能够听到不同地方传来的欢乐声,都是来自于卢隐,而卢隐现在也会在吃饱睡足之后,时不时的和大人们互动,而他互动的方式就是笑,笑得所有人心都暖化。

卢老对卢隐的喜欢毫不掩饰。

他几乎一有空就会抱着卢隐,爱不释手。

卢隐似乎也特别喜欢他,只要他抱着,基本上不会太吵闹,除非挨饿。

而卡珊儿这段时间,一边在喂养着卢隐,一边在做健身恢复自己的身材,生了孩子之后,想要恢复如初,还真的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她在家里做瑜伽。

收紧腹部。

其实她整个孕期,也就肚子哪里胖了一圈,所以需要瘦身的地方,大体也只有这里。

她不再睡懒觉了。

清早起来,会适当的跑两圈。

她体力还好,在国外的时候,跟着一大帮吃着牛肉长大的外国人一起,玩过很多很刺激的项目,体能一直不错,所以她跑步完全没有安琪之前要死要活,看上去还很轻松。

而她跑步的时候,经常还能够撞见龙一和安琪。

龙一依然在亲自指导安琪做各种体能格斗训练,将近一年的时间不知道安琪有收获没有,但看龙一这么耐烦的份上,应该也是有所进步的。

不过这对卡珊儿而言不太重要,她跑步都是跑她自己的,她才没有那份闲心去关心其他事情。

跑完步之后,她会冲个澡。

一般她洗完澡之后,龙一就会回来。

自从生了孩子之后,龙一就一直和她同床共枕,没做什么越界的事情,两个人都是自己睡自己那床被单。

卡珊儿也不明白龙一到底是抽了什么风,非要和她睡在一张床上。

他都不怕哪天半夜她突然掐死他吗?!

此刻两个人正面相对。

卡珊儿从浴室出来,龙一从浴室进去。

一般彼此都是冷漠待之。

今天龙一突然开口道,“你想要学格斗吗?”

“不想。”直接拒绝,准确说,龙一给她的任何建议她都会拒绝。

龙一似乎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卡珊儿直接走了出去。

一般情况,她休息十分钟,月嫂就会带着卢隐进来吃奶。

今天显然也是如此。

卡珊儿从月嫂手上接过卢隐,熟练的喂奶,问道,“奶粉冲给他吃过吗?”

“小少爷不咬奶瓶,怎么都喂不进去。”

“怎么会?!”卡珊儿心情不悦,“吃白开水的时候不是用的奶瓶吗?”

“但是吃奶就是不咬,我们试过很多次了,就是不吃。”

“会不会多饿一段时间就要吃了?”卡珊儿猜。

“卢小姐,为什么一定要让小少爷吃奶粉啊,你奶水这么好,养到7、8个月真的不成问题……”

“你就不要多嘴了!”卡珊儿严肃。

月嫂不敢发话了。

很想告诉卡珊儿,母乳是最好的。

比什么奶粉都好。

但显然,卢小姐对她儿子,好像热情度不是很高。

卡珊儿喂着奶,有些若有所思。

龙一此刻从浴室出来,看着龙隐在吃奶,很自然的走到了卡珊儿的面前,然后看着龙隐吃得很满足的样子,他嘴角似乎浮现了一道浅浅的弧度,摸了摸他的小脸蛋,手指还不小心的碰到了她柔软的部位。

卡珊儿满脸厌恶。

她喂奶的时候,就不能非礼勿视的走远一点吗?

就不能不摸吗?

卡珊儿不爽的忍耐着。

忍耐着,把龙隐喂了满足。

满足之后。

龙隐就会放开奶嘴,然后,她身体就会这么直白的曝光在龙一的眼前,湿湿润润的,除了卢隐的口水,还有一些奶水,混杂不清,光润丰满。

龙一喉咙微动。

有时候,有些冲动会让他,有些按耐不住。

但他没有做任何事情,甚至脸上看不出来任何表情。

他直接接过龙隐,抱着他下楼。

卡珊儿清洗了一下自己喂养的地方,整理了衣服也跟着下楼吃早餐。

吃早餐的时候,龙隐也会在饭厅,睡在自己的婴儿床上,看着他们吃早餐,偶尔心情好还会发出吚吚呜呜的声音,所有人都很喜欢逗他玩。

除了卡珊儿。

卡珊儿不愿意和这些人同流合污。

她总觉得,身为女人没有做母亲的权利,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当然,给自己不爱的男人生孩子,也并不是一件可喜的事情。

她转眸看了一眼龙一。

龙一也比较淡定。

他很喜欢龙隐她能够感觉到,但他不会其他人那般,表现得如此夸张。

想来。

龙一本来就不是一个张扬的人。

吃过早餐之后。

卢老抱着卢隐去外面走动,晒太阳,卡珊儿回到自己的外阳台山,做瑜伽。

一边做瑜伽一边想,是不是应该着手计划离开了。

她反正买了那么多奶粉。

而且她还聪明的因为自己奶水好,在保证卢隐食量的前提下,还冻了很多在冰箱里面,可以混杂着奶粉一起吃,一个小孩子,她并不觉得不好安慰。

这么想着,她还有些小激动。

昨晚瑜伽之后。

卡珊儿擦拭着汗渍,走进卧室。

卧室中,难得龙一今天居然在,没有去陪着安琪格斗,也没有做其他事情,就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看手机。

看着她从外阳台进来,抬了抬头。

卡珊儿无视。

她直接上了床,拿出一边的平板电脑,在找寻世界上各大地方。

总得有一个目的地才行。

她要选择一个开放自由民主的国度,和金三角大相径庭的地方。

这么看得有些起劲儿,完全没有感觉到龙一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头顶上突然想起他的声音,“是想出门旅游吗?”

卡珊儿被突如其来的嗓音吓了一大跳。

她抬头看着龙一,“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吗?”

口吻很不好。

龙一敛眸。

卡珊儿说,“你不知道在没经过别人允许看别人的东西,很没礼貌吗?也对,在这种地方,男人对女人需要什么礼貌。”

卡珊儿对龙一总是冷嘲热讽。

龙一似乎每次的靠近,都会被她的厌恶,弹开。

是狠狠弹开。

他直接转身。

没有谁好脾气到真的可以容忍得了卡珊儿的无理取闹。

刚走到门口。

龙一还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道,“如果你想出去走走,我可以陪你。”

“我想自己去!”卡珊儿对着龙一怒吼。

谁稀罕他陪。

“不行。”龙一冷漠。

卡珊儿发脾气的将平板电脑直接扔了出去。

龙一脸色很沉。

对他就厌恶到这个程度。

他打开房门,也有些愤怒的,将门关得很用力。

卡珊儿不怕龙一的怒火,当然,如果真的生气到吓人的地步时她也怕,可每次都忍不住要去挑战他的权威,她就真的不是一个,可以安分的女人。

她看龙一走了之后,又捡起了地上的平板。

她就是故意生气给龙一看的。

目的就是希望龙一可以和她一样的讨厌对方。

她圈定了几个地方,准备在网上再勘察几天,确定了就走。

她捉摸着。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卡珊儿放下平板,“进来。”

安琪脸蛋红红的走进来。

应该是练习了格斗之后,才回来。

她说,“你找我有事儿?”

“卢小姐……”安琪欲哭无泪,“刚刚我好不容易回来想要洗个澡休息一下,但是龙少爷又把我赶了出去,我到底哪里惹到他了我呜呜哇,我不过就是想要洗个澡睡一下啊,我全身都痛。”

“龙一是个变态,你和变态计较干嘛?!”

龙一肯定是和你吵架了。

每次吵架之后,总觉得遭殃的人是她。

卡珊儿说,“你用我的浴室吧。”

“谢谢卢小姐。”

安琪抽泣着,走进了浴室里面。

龙一那男人真没品,心情不好朝着女人发脾气。

卡珊儿对龙一就真的没有任何好印象。

安琪洗了一会儿,直接赤裸着身体出来了。

卡珊儿看着她。

安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忘了拿换洗衣服了,然后又不知道可以用哪根浴巾,所以出来问问卢小姐。”

卡珊儿就这么上下打量着安琪湿漉漉的身体。

其实安琪的身材不错啊。

该有的地方都用,而且小腰还那么细软,龙一这货是有病吧,如此诱惑居然放着只看不用。

她起身。

准备去给安琪找一根新浴巾。

刚从床上起来,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龙一出现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了面前裸露的安琪。

安琪惊吓了一下。

身上一丝不苟,手上也没有什么遮掩的东西,那一刻就只是脸蛋一红,红着捂住了自己的关键部位,但又怎么可能捂得了。

龙一看到安琪那一刻,反应过来的下一秒,还是背对了过去。

有什么不能看的。

卡珊儿看着面前莫名觉得龟毛无比的龙一,“你害羞什么?”

龙一喉咙微动。

本来起身要走的。

“自己的女人,有什么不能看的。”卡珊儿反而没那么急着去拿浴巾了。

安琪在那里脸色羞红无比。

本来想要催促卢小姐帮她拿浴巾的,此刻却突然突然……真的不想拿了。

龙少爷还没看过她一丝不苟的样子。

“安琪身材这么好,胸部这么圆润,屁股这么翘,腰这么细,腿这么直这么白,你都不多看几眼吗?”卡珊儿故意说,故意引诱着说。

龙一喉咙波动。

他一年没有碰过女人了。

一年!

所以身体会真的因为某些刺激,某些刺激……澎湃。

“要不要我出去给你们点空间?”卡珊儿问。

就是对着龙一僵硬的后背问道。

刚问完。

龙一猛地一下走了出去,将房门又是重重的关了过来。

卡珊儿总觉得,过不了多久,她卧室的房门就要光荣退岗了。

她转头,转头看着安琪。

安琪眼眶很红,那一刻应该很难受。

她说,“龙少爷真的不会喜欢我的。”

对着卡珊儿,可怜兮兮的说着。

卡珊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安琪,本来是打算撮合的,倒还伤了安琪的自尊。

她走向衣帽间给了她一件厚厚的浴袍,“新买的没穿过的。”

“谢谢卢小姐。”安琪眼眶依然红透,她穿上浴袍,包裹着身体,看着卡珊儿,“我怎么就没办法入龙少爷的眼。”

“他眼瞎啊,我要是男人我看到你身材我都会忍不住的。”

“卢小姐是在安慰我吗?”

“真的,你身材真的很好。龙一这种人,可能有什么隐疾吧。”

“你不是说没有吗?”

“我说心里隐疾,不是身体的。他可能不想碰和他深爱女人长得很像的女人,我也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但我找不到其他原因去解释了。”

“是吗?”安琪怎么都觉得没有说服力。

卡珊儿也觉得没什么说服力,但确实想不明白龙一到底是怎么想的。

“别想了,回房间换衣服吧。”卡珊儿安慰。

安琪点头。

有些难受的离开了卡珊儿的房间。

安琪有些小心翼翼的敲门回到自己的那间房。

龙少爷果然坐在房间的外阳台上抽烟,看上去心情似乎很不好。

安琪犹豫了一下,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停在龙一的面前。

龙一抬眸看了一眼安琪。

安琪此刻穿着宽松的浴袍,身上还有水珠,长头发也因为刚洗过有些湿润,那一刻反而有些……

诱人的味道。

龙一的脑海里面突然就浮现了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刚刚,安琪一丝不苟的那一幕。

原来他真没自己想的那么能忍耐。

而且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安琪了,之前没这么大的触动!

他一直以为他也不是很需要身体上的释放,以前那么多年,那么几十年,从来没有碰过谁也一样熬了过来,不觉得有什么不行,现在现在,居然有些……不可避免的身体反应。

“龙少爷。”安琪看上去楚楚可怜的模样,就是一副,男人想要蹂躏的模样,“我刚刚不是故意让你看到的,对不起。”

金三角的女人真的很卑微。

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是男人生气了,永远都是女人的错。

龙一那一刻,眼眸却一直放在了她有些松散的领口处。

他说,“安琪,你想我碰你吗?”

安琪心跳加速。

有那么一秒不相信这句话是从龙一的口上说出来。

她红着脸蛋看着龙一。

咬着小嘴唇,点头,“我是你的人,龙少爷,这辈子都是。所以……”

所以,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龙一从外阳台的椅子上站起来。

站起来,突然就居高临下了。

居高临下,领口处就真的可以看进去。

他抿唇。

修长的手指,放在了她领口的位置,只要轻轻一扯,她身上的睡袍就会掉落在地上,而刚刚眼前白花花的一幕,就会重新回归在自己的视野下。

卡珊儿刚刚说得很对。

安琪的身材很好,男人很容易被诱惑。

他手指甚至有些颤抖。

是不是。

他就应该如了卡珊儿的愿,和金三角所有的男人一样,三妻四妾,在这里,这本是一件,极其正常的事情。

安琪此刻也很紧张,紧张的看着龙少爷的手,就在她胸口的位置,却一直一直没有往下的举动。

她其实能够感觉到,龙少爷此刻好像也有些不一样,她从来没有见过龙少爷这般,好像在极力忍耐又好像无可忍耐。

那一刻。

她突然大胆的拉着龙一的手。

龙一敛眸看着她。

安琪将他的手直接放在了她的胸上,搁着浴袍。

他能够感觉到充实。

安琪踮起脚尖,唇瓣靠近龙一。

龙一看着她的主动。

那一刻似乎就默许了一般,默许的没有拒绝。

在彼此距离很近很近的时候。

卧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伴随着卡珊儿有些大的嗓音吼着,“安琪,你能不能把你的衣服从我浴室里面拿走……”

她真不喜欢堆在她的浴室里,想着安琪因为锻炼而产生的汗渍就非常的不爽。

而她站在门口咆哮中,似乎也发现了外阳台上的一丝不对劲。

恍惚还看到两个人是在接吻。

距离有些远。

看不清楚接上没有。

下一秒,瞬间关上房门,还丢下一句,“你们继续!”

卡珊儿连忙离开安琪的房间。

玛德。

差点打断了他们的好事儿。

千万不要被她打断了。

她祈祷。

此刻站在外阳台上的两人,显然因为卡珊儿的突然出现被影响了。

安琪有些羞涩。

在卡珊儿离开那一刻,又壮着胆子垫脚去亲吻龙一。

龙一那一刻似乎突然就回神了一般,他直接推开了安琪。

安琪眼巴巴的看着他,“龙少爷……”

“出去吧,我需要一个人静静。”

“龙少爷我……”

“出去!”

安琪分明感觉到刚刚龙少爷对她的需求的,分明很明显,只因为卢小姐突然的出现所以,所以,就又拒之千里之外了?!

她看着龙一重新拿了一支烟,一口一口的抽了起来。

微微起伏的胸口,分明在压抑。

安琪还是不敢越界,之前就被拒绝过,现在也不敢放肆。

她离开。

又是一副委屈得要死的模样,冲向了卡珊儿的卧室。

卡珊儿心情好,在房间里面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看她喜欢的国度。

转头看着安琪出现,眉头一皱,“龙一这么快?!”

“不是,都没做!”安琪一屁股坐在卡珊儿的沙发上,眼眶红彤彤的,“刚刚本来龙少爷都要亲我了,结果卢小姐你一进来,龙少爷又拒绝我了,我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我……呜呜哇哇……”

卡珊儿无语。

所以是她的不对了。

她刚刚真的是抽风了才会去找安琪,她也后悔得要死好不好。

“别哭了,这是好现象啊!”卡珊儿找借口安慰。

“什么好现象?”安琪泪眼婆娑的看着她。

“你看之前龙一是不是看都不看你一眼,但今天呢,他居然还打算要亲你,我告诉你,我和龙一都没接吻过,真的!”

“你们不是都上床了吗?”安琪诧异的问道。

“是啊,上床生孩子啊,就只是为了生孩子,其他什么都没做!”卡珊儿直言。

“真的吗?”

“所以你说龙一是不是对你特别的。”

安琪这么一听,心情瞬间就好了。

至少刚刚,龙少爷真的有打算亲她。

她其实在龙少爷心目中可能真的有所不同,就算是替身也好。

“好啦,你好好表现,龙一会喜欢上你的,现在把你的衣服抱走,我还有事儿要做,别打扰我了。”

“嗯。”安琪很容易被安慰。

她心情又瞬间好转的去浴室抱着自己的衣服离开了。

卡珊儿也一门心思放在了自己要离开的国度,越看心情越好。

这么一看就是一天。

终于择选了一个地方,还在网上看了机票,购买了一周后的航班。

畅想着一周后就可以脱离自由了。

晚上吃过晚饭不久,喂卢隐吃奶。

此刻龙一不会这么早回房,一般会在楼下和她父亲闲聊一阵。

她也把月嫂支开了,将自己提前就冲泡好的奶瓶拿了出来。

直接就喂进了卢隐的嘴里。

卢隐吧唧了一口。

吐了出来,嚎嚎大哭。

味道有什么不好吗?!

她买的奶瓶还是仿真奶嘴呢!

卡珊儿不耐其烦继续喂着,卢隐刚开始还能吸几口,后来直接不要了。

卡珊儿在网上学了很多让婴儿吃奶嘴的方式,就用自己的奶水涂抹了一下奶嘴,又喂在了卢隐的嘴里,喂进去,吸了几口,又放开了。

不停哭。

卡珊儿简直无语了。

有这么难伺候吗?!

她琢磨着,等他饿了,怎么都会吃吧。

就不管卢隐怎么在她身上拱来拱去,她还是在坚持,即使看着他的小脸蛋也觉得有些可怜巴西。

但总得有这么一天。

她狠心的就是不让他吃奶。

刚开始装模作样的哭闹到后来真的是伤心欲绝。

哭得那个响亮。

龙一推开房门。

他一上楼就听到龙隐的哭声了。

卡珊儿转头看着他。

“怎么了?”龙一紧张的问道。

“没什么你出去吧。”

“到底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你怎么就听不动!”

龙一脸色难看。

卡珊儿不去看他。

龙一转眸,一眼就看到了旁边的奶瓶。

他说,“你给他吃奶粉?”

“是啊!”卡珊儿承认,她不想和龙一打太极!

“为什么给他吃奶粉?”龙一脸色阴沉。

“我不想喂了行吗?”

“你以为你可以离开这里?”龙一直截了当。

显然知道她的所有想法。

卡珊儿不想回答。

“你走不了!”龙一直白,甚至带着命令,“马上给我喂奶!”

“我不喂!”卡珊儿怒吼。

龙一越是这般对她,她越是反抗。

“有时候你任性一点我都可以接受,但是在卢隐的事情上,我没有容忍度!”龙一冷漠。

“那你能把我怎么样?”卡珊儿挑衅。

杀了我吗?!

有本事儿就掐死我啊!

龙一脸色难看到底,他直接上前,一把将哭闹的卢隐抱了过来,一只手直接将卡珊儿搁翻了,粗鲁的把她扔倒了床上。

卡珊儿惊吓,还未尖叫。

龙一直接将她的双腿惊讶在在自己腿下,一只手将她的双臂直接放在头顶上,桎梏。

卡珊儿完全动弹不得。

这个男人的力气,真的是大到让人吃惊。

而他的动作真的很粗鲁。

粗鲁到她全身都痛。

她扭动着身体,眼睁睁的看着龙一先把卢隐放在了一边,腾出来的手直接掀开了她的衣服,然后又将卢隐抱着靠近了她的胸部。

卢隐现在很会吸奶了。

靠近,就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伴随着有些委屈的抽泣声,吃得很大口。

卡珊儿狠狠地看着龙一。

狠狠地看着他。

龙一眼神根本就没有放在卡珊儿的脸上,他就一直瞩目着卢隐吃奶,等待着他吃完。

卢隐吃奶就是一鼓作气,很快就吃满足了,放开了奶嘴。

龙一那一刻也放开了卡珊儿,依然没看她一眼,直接抱着卢隐就出去了。

卡珊儿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龙一的背影,暴躁的真的很想一脚狠狠地踹过去。

力气大了不起啊!

了不起啊!

心里各种咒骂着,出去之后的龙一又突然走了进来。

显然是把龙隐已经放下了。

走进来之后,脸色也不很不好看。

卡珊儿觉得,以龙一这样的力气,一巴掌扇过来,她可能会被他扇死。

她就这么警惕的看着他。

看着他下一秒,突然上床一把托起她的后脑勺,然后,一个吻就霸道而粗鲁的落在了卡珊儿的唇瓣上……

------题外话------

下午二更,么么哒。

哎呀,话说快有福利了。

哒啦啦。

看在即将发生的福利份上,来个月票打赏吧,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