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放卡珊儿走吧(终于离开)!/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看在卡卡的份上,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行吗?”卡珊儿乞求。

她真的,真的,不想回到那栋别墅里面。

真的再也不想回去了。

她想走。

从回到金三角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一直想走。

可她很清楚,在没有给她爸生下来一个继承人之前,她走不了的,就算走了也会被抓回来,但现在她都已经生了,生了,她泡了,他爸也不会在意,而龙一,龙一为什么一定要把她抓回去。

他们还不能,好聚好散吗?!

龙一的冷漠,真的是没有谁可以给感化的。

卡珊儿想,可能出了龙九,任何人都看不到龙一的一丝温暖。

她终究,被龙一带回了别墅。

那个时候,凌晨4、5点。

家里应该很安静。

但是。

她回到别墅大厅的那一刻,她爸就坐在家里沙发上,最权威的位置,冷冷的等着她。

那一刻,她觉得她爸看到的不是他的女儿,看到的是……敌人。

想要一枪暴毙的敌人。

但她很冷漠。

她就搂抱着龙一的衣服,冷然的等待着,她爸所有的酷刑。

龙一反而在进房间的那一刻愣怔了一下。

他没让人通知卢老。

但此刻,也不会表现出任何慌张,显得很淡漠。

卢老看着卡珊儿出现,脸色真的很阴冷,他身边的几个女人包括今晚伺候他的两个女人也对恭敬的站在旁边,不敢说一个字,全部都战战兢兢的看着卡珊儿,可想,卢老的此刻的怒气有多大。

他一阵怒吼,“卡珊儿,又想跑?!”

卡珊儿没有回答,就只是冷然的看着他。

“我这里到底哪里让你这么嫌弃了,你这么想走?!”卢老狠狠的看着怒对着卡珊儿。

“哪里都嫌弃。”卡珊儿直白。

就是这么顶撞了回去。

卢老身边的女人因为卡珊儿的话,真的倒抽了一口气。

卡珊儿都不知道,她父亲现在生气到什么程度吗?还不会认错?

“卡珊儿!你还真的把我逼到了极限。”

“又能怎样,你杀了我吧。反正对你这种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而言,杀我一个不多杀我一个不少!我不过也只是你传宗接代的女人而已,现在生了你的继承人,你可以肆无忌惮了!”卡珊儿冷讽,就是可以说出,让卢老真的可能一个愤怒下杀了她的话语!

“啪!”卢老突然从位置上站起来。

那一刻。

一巴掌猛地一下打在了卡珊儿的脸上。

那样的愤怒,直接将卡珊儿扇翻在了地上。

当然痛。

但今天收到的伤,也不只是这一巴掌了。

龙一强奸她的时候,比这更痛。

她全身可能也没什么地方不痛了。

嗯。

心不痛了。

麻木了。

就感觉不到痛了。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了你,卡珊儿!没有谁敢挑战我的权威,没有任何人!”

“那就杀了我吧。比起跟你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我宁愿去死!”

“哐!”卢老一脚直接踢了过去。

卡珊儿觉得身体一痛。

大概是腿部。

光裸的腿部。

她都不知道龙一身上的衣服,可以遮掩她多少身体。

现在好像也不重要了。

她已经把她爸气到要杀了她的地步,她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被曝光。

“把马鞭给我!”卢老对着大厅,狠狠的说道。

所有人惊吓的看着他。

龙一那一刻也紧捏了一下拳头。

卢老身边的最得力的助手有些不敢行动。

卢小姐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如此遭遇!

“快点!”卢老冲着自己手下怒吼。

那样狰狞的模样,让手下不得不迅速的去房间中,拿来一条狰狞的马鞭,不同于平常,这是卢老特殊定制,马鞭上甚至是铁链组成,打在身上,以卢老的力气和残忍,必定是皮开肉绽。

卡珊儿就这么蓦然的看着。

看着她亲生父亲,拿着如此残忍的东西,站在她面前。

他狠狠的问她,“错了吗?”

“错了。”卡珊儿说。

卢老那一刻似乎紧了一下眼睛。

没想到卡珊儿这么倔强的性格会在如此一秒时间就妥协了。

而下一秒。

卡珊儿一字一句,“错在,投错了胎,成为了你的女儿!”

“啪!”

鞭子一下打在了卡珊儿的身上。

龙一裹在她身上的衣服,此刻就破裂了,夹杂着血渍,很是狰狞。

果然是很痛啊。

卡珊儿咬着唇。

没法控制的眼泪就这么流了出来。

“啪!”

又是一鞭。

“啪啪啪!”

很多鞭。

偌大的房间,偌多的人,全部不敢呼吸一般,安静到,只有马鞭的声音,如是狰狞。

而此刻,真的没有人敢上前。

卢老的权威,谁都不敢去挑战。

挑战的下场只有死。

他可以对自己亲生女儿如此,对其他人,可以更加冷血无情。

大厅中。

终究。

龙一上前,挡在了卡珊儿的面前。

鞭子打在了龙一的身上。

很痛。

他这么多年,遭遇过无数受过无数伤承受着这样的鞭刑都有些勉强,卡珊儿却死咬着嘴唇,半句都没有求饶。

卢老狠狠的看着龙一,“让开!”

龙一冷漠。

“龙一,我给你的特权也有限度,别的得寸进尺!”卢老狰狞无比。

“爸。”龙一说,“够了,再打下去,她真的死了!”

卢老转头看着卡珊儿。

看着她早已经血肉模糊的身体。

“她不是想死吗?我正好成全她!让她知道,作为我女儿不可耻,可耻的是,她的自以为是!”卢老盛怒的大声说道。

其实卡珊儿都听得不清楚了。

身体上的疼痛,让她神经都开始恍惚不清。

“我恨你。”卡珊儿说。

声音很小,很虚弱。

她真想在自己死之前给他爸说清楚,但她想,他应该没有听到。

所有人都没有有听到。

她就听到龙一说,“给点教训就好了,卡珊儿毕竟是卡卡的母亲,卡卡需要一个正常的家庭成长环境。至少幼儿时期需要。”

卢老脸色稍微动容了一点。

所以……

今晚救下她的人,是她的儿子。

她儿子在这个家庭里面,比她重要太多了。

她冷冷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卢老终于将手上的鞭子直接扔在了地上。

铁链的响声,非常的剧烈。

卢老推开了龙一,对着虚弱惨白的卡珊儿说道,“我不杀你,只是因为你是卡卡的母亲。而我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你,我要让你清楚的知道,挑衅我,除了死,就是生不如死!”

卡珊儿不被他威胁。

真的。

一点都不怕。

卢老对着手下命令,“把卡珊儿的脚筋打断,我看她以后还怎么跑!”

卡珊儿那一刻,还是有些波动。

她狠狠地看着他爸。

耳边全部都是他残忍无比的话语。

龙一那一刻脸色也稍微变化了些,是……紧张。

但没有人敢反驳。

卢老说,“关起来!”

丢下一句话。

卢老就愤怒的离开了。

他的几个女人连忙跟上,也跟着离开了。

剩下龙一,卡珊儿还有卢老的几个需要执行命令的人。

龙一脸色冷然。

卡珊儿躺在地板上,血肉模糊。

卢老的几个手下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龙少爷在,还轮不到他们先动手。

龙一沉默了几秒,他转身,自然的蹲下去想要抱起卡珊儿。

卡珊儿身体扭动。

就算不怎么灵活,就算很痛,还是避开了他的触碰。

龙一看着她。

卡珊儿说,声音很小,但此刻两个人很近,所以龙一听得到,听到他说,“别假惺惺了,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龙一脸色冷然。

他并不想看到。

卡珊儿又说,“龙一,我会感谢你一辈子的。”

感谢你。

感谢你帮我带回来,遭受,这么惨烈的折磨。

龙一抿唇,一句话不说。

两个人的沉默,沉默。

卢老的手下恭敬,“龙少爷,卢老让我们把卢小姐关起来,一会儿卢老没看到我们上去汇报,不好交代。”

龙一站起了身体。

龙一离开了。

卡珊儿冷漠。

早就麻木了。

她被人拖着,走进了一间据说是她爸专程用来关押那些他活捉的俘虏的,而她也被关在里面,里面还有很多酷刑的东西,而她氏被扔了进来之后,铁门就锁了过去,大概她这幅模样,也不需要再用刑了,就等着就等着……被打断腿吧。

她睡在冰冷的地板上。

很困。

也很冷。

当然身体也很痛。

可她却就是可以一动不动,哼都不哼的睡在那里,真想,就这么睡过去之后,再也醒不来了。

她睡了不知道多久。

可能,也没多久。

铁大门被人打开。

她想,她爸决定的事情,就是要马上执行的事情,她要被挑断脚筋了。

以后。

不能跳舞了,不能冲浪了,不能跑步了,甚至,都不能走了。

她想着想着想着……

“卢小姐。”耳边传来安琪的声音。

安琪看着她的模样,真的被吓到了。

卢小姐全身,好像没有一点点是完好的,全身都已经血肉烂透了。

她惊吓无比。

没想到,卢小姐今天好不容易露出来的兴奋笑容,此刻会落到这般惨烈的地步。

她说,“你怎么样?”

怎么样?

还看不出来吗?

她不想说话。

安琪也不再多问。

她说,“龙少爷让我下来帮你擦点药,穿上衣服,你忍耐一点,我帮你先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又帮你擦一下伤口然后再给你穿衣服好不好?”

安琪小心翼翼。

那一刻其实很内疚。

她真的不知道,卢老会对自己女儿也会下如此重手。

其实……

半夜的时候,卡卡要吃奶,当时龙少爷和卢小姐都不在,月嫂就去通知了卢老,卢老就气氛的找卡珊儿,然后将她敲醒了,问她他们的去向,当时她胆子小,看着卢老真的吓得什么话都说了出来,所以说了卢小姐离开的事情,说龙少爷去找她回来了,而后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了,就一直在房间里面,一直很害怕。

她一直安慰自己,龙少爷和卢小姐毕竟都是卢老这么重要的人,肯定不会有什么大事儿的,卢老爷最多不过再扇卢小姐两巴掌,却没想到,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但她也不敢说是自己的错。

她怕,很怕。

她只能对卢小姐好点。

安琪脱掉了卢小姐身上勉强遮住自己身体的大西装,脱掉之后,原本卢小姐身上白皙粉嫩的肌肤,此刻已经惨不忍睹。

安琪小心翼翼的帮她上药。

这种皮开肉绽,上药都不一定能够好好愈合,还是应该去医院好好清理包扎的。

她红润着眼眶,一直在帮卢小姐清理。

卡珊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因为很痛,痛得,全身都在颤抖,全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安琪好久帮她擦拭了药膏,给她穿上了小裤,在穿文胸的时候,说道,“卢小姐,就不穿内衣了好吗?会勒住。”

卡珊儿没有回答。

安琪自作主张,没给她穿内衣,就又给她穿上了宽松的家居服。

身上的伤口遮掩了。

脸上却依然,惨烈无比。

红肿的脸颊,咬破的嘴角,还有苍白的眼神。

安琪说,“卢小姐你休息一下,晚点我帮你送东西进来给你吃。”

卡珊儿直接闭上了眼睛。

那一刻,眼泪顺着眼角,湿润了一地。

安琪不知道能怎么安慰。

她起身走了出去。

门外。

龙少爷就站在那里。

不是他,她也走不进这个房间。

其实,龙少爷身上伤口也很多,她看到他白色的衬衣上也有好多血,但就是没有给自己去给自己清理一点点。

她开口,“卢小姐……”

安琪不知道该怎么给龙少爷说卢小姐的情况。

因为,真的太惨烈。

龙一也没多问。

他转身大步离开。

安琪小跑步跟在他的身后。

她想,龙少爷应该很后悔,此刻应该很后悔,把卢小姐带了回来。

龙一直接走向了卢老的房间。

此刻。

折腾了一晚上,卢老因为太生气,终究没有心情继续睡觉。

他坐在他的房间里面喝茶,情绪很不好,所以他的女人些,只是安静的陪在旁边伺候着,大气都不敢出。

房门被人敲响。

卢老脸色难看,声音冷漠,“进来。”

龙一走进了卢老的房间。

卢老看着他,“这么晚了,还不去睡?!”

“和爸一样,睡不着。”

“你有事情就直说。”卢老这么大把岁数,什么看不出来?!

“我想说说卡珊儿的事情。”

“给她求情?”卢老冷然,“如果不是你对她的太纵容,她也不会,自以为是到这个地步。”

“和我没关系,爸,你这么对待卡珊儿,卡珊儿服软过吗?”龙一问。

卢老脸色更难看了。

卡珊儿的性格,确实太倔!

“放她走吧。”龙一一字一顿。

“不行!”卢老一口拒绝,“我还不能奈何得了她?!她还能威胁得了我,这把岁数,还没有谁能够这么和我作对让我妥协,我亲生女儿也不行!”

“如果卢老是觉得拉不下那个面子,可以把责任都推在我的身上,我来承受!”

卢老狠狠的看着龙一。

“你可以打断我的腿!”龙一直白。

“龙一你威胁我?!”卢老狠狠的看着他。

明知道以后道上的事情都会交给他,他怎么可能打断他的腿?!

那不是在断了自己的腿吗?!

他这把岁数了,他还能在道上多少年!

“我只是不希望你们父女搞成如此,而且,卡珊儿确实不适合这里,她想要离开就让她走吧,只要,她走得了。”

只要,她走得了。

龙一说得很清楚。

卢老也能够听懂他的意思。

他狠狠的看着龙一,“你真觉得,卡珊儿应该离开?”

“不觉得,但那是她自己的选择,与其让她那么恨你,倒不如,就随了她的心意。爸不是想要很多子嗣吗?我之前不答应你,现在我答应你,放了卡珊儿,我让安琪来代孕。”

安琪此刻就跟在龙一的身后。

她真的真的觉得,龙少爷对卢小姐很好。

是发自内心的好。

龙少爷为了给卢小姐自由,宁愿卢老将怒气转移到他身上,而龙少爷那么排斥借腹生子的事情,却为了卢小姐,都答应了。

而她好像,真的有些嫉妒。

嫉妒这样的龙少爷,又似乎对卢小姐有些埋怨。

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就不会好好的去珍惜。

为什么就一定要走?!

“你答应了让别人来生孩子?”卢老再次确定。

“不只是安琪,只要你觉得可以,其他任何女人我都可以!”

“龙一。”卢老说,“你就不应该对卡珊儿这么好!”

“不是对她好,而是,厌烦了她一直在我面前想要离开的模样,我想,爸也已经忍到了极限。”

“确实。”卢老狠狠的说道,“这种女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出去之后,就知道现实的残忍和可怕了!”

“是。”

“放卡珊儿离开,我可以同意。”卢老答应了。

龙一点头。

“两件事情,缺一不可。”

“是。”

“第一件事情。人是你放走了,我不会打断你的腿,但是,当着我那么多手下的面,挑战我的权威自然应该受到该有的惩罚,你做好心理准备。”

“是。”

“第二件事情。卡珊儿一走,等你身体稍微恢复,就马上做借腹生子的事情,我冷冻了卡珊儿的卵子不少,第一次做三个,借由三个女人的身体,安琪算一个,其他两个女人我会让人去找。”

“好。”

“龙一。”卢老说,“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千万不要在女人的事情上误了自己的前程,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权利重要。”

“爸教训得是。”龙一恭敬无比。

“出去吧,明天一早,我不想在看到卡珊儿。”

“是。”

龙一退出卢老的房间。

安琪自然也跟着龙一的身后。

安琪终于忍不住,“龙少爷,你真的打算放卢小姐走了吗?以前你不是不同意吗?而且你还要帮卢小姐承受伤害,还要做你不愿意的事情,你要不好好和卢小姐沟通……”

“不用了。”龙一冷漠。

如果沟通得了,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的脚步直接停留在了铁大门门口处。

门口两个守卫不敢阻拦龙一。

龙一推开门走了进去。

安琪站在门口等他们。

卡珊儿睡着。

闭上眼睛,一直在睡。

走近了就会发现,眼角一直在流泪,一直在流。

听到声音,也不会睁开眼睛,依然安静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不吵不闹。

“卡珊儿。”龙一叫她。

卡珊儿很平静,她说,“动手吧。”

她能承受。

龙一眼眸微动。

她想的是,她爸肯定让龙一动手挑她脚筋了。

她爸什么残忍的事情做不出来。

她习惯了。

“最后问你一次,是不是真的想走?”龙一蹲下身体。

卡珊儿那一刻睁开了眼睛。

眼神中的恨意,真的毫不掩饰,她说,“别说风凉话了行吗?我知道我能力有限,斗不过你们。”

龙一冷然。

“所以快点给我教训吧,让我自己我自己到底有多愚蠢。”

龙一本想。

夫妻一场。

有些忠告可能对她有帮助。

显然。

他说得越多,她可能越不会领情。

他弯腰,一把将卡珊儿从地上抱起来。

卡珊儿身体一紧。

所以要换一个地方执行是吧?!

不在这间冰冷的房子里面。

她就窝在龙一的怀抱里。

恍惚还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的温暖,至少,比地板舒服一点。

她被龙一直接抱出了房间。

门口处,安琪看着他们,准备跟上。

龙一直接丢下一句话,“别跟着。”

声音冷酷冷漠。

安琪不敢上前了。

龙一把卡珊儿抱出了别墅大厅。

然后,抱着她坐上了她刚刚回来的那辆轿车上。

卡珊儿不知道龙一要做什么。

亦或者,不是挑断脚筋,可能是直接杀人灭口。

她看着金三角破晓的天空,她说,“以后别给卡卡说起我。”

“嗯。”龙一点头。

没什么别的遗愿了。

她不配做人母亲,当然,卡卡也不会看得起她。

以后的卡卡,可能就会是第二个卢老。

女人,不算什么。

她默默的坐在小车上,看着小车一直往前一直往前。

然后,停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

卡珊儿看到了一辆飞机,就停靠在那里,专机前恭敬的站着几个人,似乎是在等待他们。

车子挺稳了之后。

龙一直接打开了车门,他说,“可以自己下来吗?”

“龙一。”卡珊儿看着他。

那一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不是要走吗?”龙一说。

卡珊儿真的不敢相信。

“他们送你离开。”龙一淡漠。

卡珊儿咬唇。

她不觉得龙一会突然这么好心。

她不觉得她被她父亲揍了一顿之后,龙一就会心软。

他是一个冷血的男人。

“不走了?”龙一问。

卡珊儿忍着身体的痛。

全身的剧痛,打开了车门。

赤裸着双脚,下地。

她走向飞机。

她甚至那一刻脚步有些快。

她怕龙一反悔,她怕这是骗人的。

龙一就这么看着她的身影,那么急切的离开那么的想要离开有那么的恐慌。

他眼神冷漠。

其实有时候不想看到这种画面。

因为希望成绝望的时候,打击会真的很惨烈。

就比如当年,他一直以为他龙天是他最敬爱的人,却没想到,只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而已。

他看着卡珊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是有多想离开这里。

是对这里,有多没留恋。

而她以后的路……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他回到小车上。

吩咐开车离开。

轿车就这么远远的开走了。

卡珊儿坐在飞机上,透过机舱玻璃看到了那辆离开的黑色轿车。

她连一句谢谢都没说。

她看到那辆黑色轿车的时候,莫名,泪流满面。

……

龙一回到了别墅。

那个时候,天色透亮。

卢老不习惯白天睡觉,所以就算只睡了几个小时,还是起床坐在了沙发上。

龙一走进别墅。

卢老问,“卡珊儿被你送走了?”

“是。”

“你知道我的脾气。”

“知道。”

“进去吧。”卢老冷漠。

龙一走进了卡珊儿刚刚离开的那个房间。

其实不算陌生了。

以前的时候也来过。

那个时候是为了把小九救走。

这么多年。

为了救另外一个女人,又来了这种地方。

卢老让他的手下,用钢管,狠狠揍了他一顿。

避开了所有要死人的要害,将他揍趴在了地上,而他那么大一个男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血肉模糊。

他在这个房间里面被关了一天一夜。

不准送吃的不准送喝的。

一天一夜之后,他走了出来。

卢老不允许任何人去搀扶他。

他就拖着全身的伤,一步一步回房。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算是,还了卡珊儿了。

他闭上眼睛,让自己睡觉。

期间。

有人进来帮他清理伤口。

卢老自然不会让他就这么死了,所以会叫医生过来帮他处理。

而为了让卢老真正的出气,那顿揍,真的不是演演戏而已。

直接让他在床上养了半个月的伤,才能下地。

他第一天。

第一天,走出了房间,站在外阳台上,让阳光,洒落在了他的身体上。

大概是久违的重见天日的感觉,所以那一刻他甚至有些迷恋的在天台上待了好一会儿。

房门被人推开。

龙一没有转头。

他知道是安琪进来了。

安琪这段时间的对他无微不至。

其实,有这么一个女人在身边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在很无聊的时候,还有个人愿意陪你聊天,愿意在你耳边说话……

安琪看着龙一站起来了,有些惊喜,“龙少爷,你可以下床了?”

“嗯。”

身体还会有些疼痛,但好多了。

当时,龙一从那个房间走出来之后,医生来做相关检查的时候,诊断出他身体好多地方的骨折,骨裂,半个月就可以勉强自己起来,真的需要好大的勇气还有惊人的忍耐力。

“我本来也打算今天让你坐轮椅带你出门晒晒太阳的,窝在房间里面都半个月了,应该很难受吧。”

“还好。”

“那龙少爷要不要出门走走,我陪你在后花园逛逛,我看到卡卡好像也被卢老爷带着去后花园玩了,你也挺长时间没看到卡卡了吧,他长得可俊俏了,蓝眼睛和你一模一样,现在也习惯了吃奶粉,长得白白胖胖的,大家都很喜欢。”安琪说着,很欢快的说着。

龙一就这么淡淡的听着。

他身边,好像是少了一个,这么阳光的人。

他的一生太阴暗了。

“走吧,后花园去看看。”龙一答应了。

他确实有点想卡卡了。

“嗯,那我扶你去。”

龙一没有拒绝。

这段时间,安琪对他照顾周到。

他甚至有些习惯了,他在自己的身边!

他缓慢的下楼,走向了后花园。

后花园传来了嬉笑声,真的不会因为少了谁而有所改变。

他走过去。

卢老转头看了一眼龙一,“能起来了?”

“嗯。”

“坐吧,我正好有点事情给你说。”卢老放下举起的卡卡。

龙一自然的从卢老手上将卡卡抱在怀抱里。

卡卡看了一眼龙一,那一刻突然不喜欢的哭闹着,似乎是不喜欢龙一抱他。

卢老笑了一下,“看来卡卡开始认人了。”

说着,就一把将卡卡抱了过去。

抱进怀抱之后,卡卡瞬间就不哭了,还冲着卢老甜甜的笑。

卢老心情很好,逗着卡卡,“这么喜欢我啊,我的乖孙子。”

卡卡笑得更灿烂了。

龙一就在旁边,安静的坐着,坐着看着自己儿子,天真无邪的样子。

卢老爱不释手的抱了好一会儿。

他将卡卡递给了月嫂。

月嫂一直带着卡卡,自然,卡卡对月嫂也有依耐性。

卢老说,“带着卡卡去那边晒太阳,其他人也跟着去,我对龙一单独有事儿说。”

“是。”

所有人都恭敬的离开。

剩下卢老和龙一两个人。

卢老说,“今天收到一个消息。”

“嗯。”

“卡珊儿被纪天凡带走了。”卢老说得很平静,没有半点起伏的情绪。

龙一看着他,“纪天凡?就是道上的凡爷?”

“嗯。”卢老说,“这些年因为我的低调,倒是让他发展起来了,而且之前我和欧力之间的鹬蚌相争,有些便宜倒是让纪天凡给占了,现在还想要威胁我,让我让出北夏国那边的地盘,以卡珊儿作为交换条件。”

龙一没有说话。

卢老转头看着龙一,“你觉得我要受他威胁吗?”

龙一抿唇,并没有直接回答,“凡爷的势力现在确实有点大,得给点教训才行。否则以后,谁都能来挑衅您。”

“自然!”卢老脸色残忍,带着血腥的味道。

卢老在道上,虽说一直和颜悦色,但也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只要威胁到他,就没有谁能够活得下去!

“爸有什么打算?”

“卡珊儿死不死对我而言不重要,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以为离开了我之后她可以生活得很好?!这种没有自知的女人,最后什么样的结果那都是她咎由自取。”

龙一没有附和,但也没有反驳。

“你身体恢复怎么样了?”卢老突然问道。

“可以帮爸处理凡爷的事情。”

“纪天凡必须得死,你帮我杀了他,随便帮他的地盘都给收了回来!这些年我确实老了,但也要让道上的人知道,我的低调不是因为我老,而是因为我不想和一般人计较,一旦计较,必要他天诛地灭!”

“是。”

“明天你去宁南区,纪天凡在那里等着我去谈判。要怎么做,你应该知道吧?!”

“我会好好处理妥当的。”

“提醒你一下,之前纪天凡的老婆死在过我的手上,他可能只是想要杀了我,我不去,他不会对你留活口。”

“嗯。”龙一点头。

“别因为卡珊儿耽误了自己。”

“我不会。”

卢老点头。

对龙一,他还是信任的。

而且卡珊儿,别说龙一,任何人对她的举止都会心寒心冷。

何况龙一本身就是一个冷血之人!

------题外话------

达拉。

离开的卡珊儿,看来是又要回来了。

这次,卡珊儿会怎么样呢?!

下午二更。

不见不散。

别忘了月票月票哦,真的是嗓子都吼哑了!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