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回去!你以为你的悲剧来自谁?/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然火势凶猛的别墅区。

卡珊儿被龙一的属下带到了一边安全的位置,有几个人在保证她的安全,而龙一已经跟着他的得力手下去堵纪天凡,目的应该何卡珊儿想的一样,是打算杀了纪天凡,以示威信。

她就站在指定的地方等着。

等的时间也不短。

期间听到很多枪声不断。

好久。

龙一终于带着他的一群属下回来了。

脸色还是那般冷漠和阴沉。

这种嗜血的面孔,卡珊儿不用想也知道,他刚刚都做了些什么。

她咬唇,看着龙一走路带风般的从远处走了过来,也没有看卡珊儿一眼,直接吩咐道,“离开了!”

想来,事情就是解决了。

龙一没带多少人,但就是可以直接将纪天凡的别墅给炸了,就是可以直接将他杀了,这份冷血和残忍,就会是她爸最欣赏的人。

卡珊儿默默的想着,跟着龙一一起离开了这里,坐在他的小车上。

车内很安静。

龙一撑着手肘一直看着车窗外。

卡珊儿也沉默的一句话都没说。

车子停在了专用机场。

卡珊儿看到了面前那辆专机。

她恍惚觉得,这就是送她离开的那一辆,当时满怀着兴奋的心情,无法形容的兴奋之情,坐到了飞机上,卡珊儿随便说了一个国度,专机就送了她去,甚至还给了她一笔钱。

其实,钱没花完,但日子过得很惨。

她去了一个平等自由的国度,先去医院治疗伤口。

在医院待了一周时间,身体上的鞭伤好了差不多,刚出院,就被人追杀了,她刚开始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人跟踪会被人追杀,后来才知道,她父亲树敌那么多,她一个人出现在任何地方都会成为报复她爸的对象,他也没有什么能力,她甚至躲躲藏藏逃的很难,而以前的她因为一直在国外她爸一直没有曝光她所以很多人并不知道她的存在,可以肆无忌惮的逍遥生活在任何地方,但这几年,大概道上认识她的人,越来越多……

卡珊儿也这么一直看着窗外,车内鸦雀无声。

龙一已经打开车门下车了。

他的所有属下,也跟着下车了。

卡珊儿还坐在小车上。

龙一并没有开口要带她离开,也没有说会把她送去那里。

她就看着他们一群人,仿若遗忘了她一般,直接走向了飞机。

直接走了进去。

她冷冷的笑了一下。

这个时候,难道她还会期盼,龙一对她有所不同吗?!

那是,拼了命的想要离开金三角,这才半个月不到,她就狼狈到了这个程度,狼狈到了,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

就算没有了纪天凡,还会有很多其他帮派的人,随随便便,她可能就会死在某一个地方,感觉活不过一个月。

她打开车门。

往专机上走去。

对。

她的人生就是这么可悲。

逃出来之后,走了一圈,才发现,除了金三角,没有一个地方她可以存活。

她一步一步走上了专机。

专机上,所有人都恭敬的看着她,没有人刚说话,唯有龙一,坐在一个位置上,眼眸一直看着机舱外,在她上去之后,连头都没有回。

卡珊儿的脚步直接停在了龙一的面前。

龙一依然没有回头。

卡珊儿开口,直接问他,“你是不是早知道,我就算离开了,也不这么灰溜溜的回去?”

龙一根本没有搭话。

卡珊儿继续开口,冷讽的说道,“我是不是就像小丑一样,被你们这么捉弄着,然后你们就这么看着我的笑话,像一个白痴一样!”

龙一依然没有搭理。

“现在是不是很讽刺甚至很看不起我,用尽力气跑了出来,现在还这么灰溜溜的跟你回去?”卡珊儿情绪有些激动。

对。

她埋怨很多人。

她认识到除了金三角她哪里也活不了之后,她真的觉得很难受。

为什么,为什么她就要遭遇这样的命运。

对她而言,自由就有这么难吗?

她不过就是不喜欢这样的黑色地带,不喜欢这样的男尊女卑,这么简单的一个追求,每个平常人都可以追求到的事情,对她而言怎么就可以这么难。

而她现在,现在选择了跟着龙一回去,回到那个可悲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她内心有多少难受,没有人知道,她真的忍到了极致。

龙一终于在卡珊儿的一阵吵闹之后,转回了头,他说,“能不能生存下来,那是你的能力问题,和我没有关系,而我也没你想的那么闲,来看你所谓的笑话。现在也是,你可以选择走,我由始至终没让你跟着我!”

“呵。”卡珊儿听着,讽刺的听着,“龙一你真的很恶劣啊,你真的很恶劣!你明知道我的能力在哪里,你明知道我走出金三角那个地方绝对不可能生活得下来,而你却从来没有提醒我一句,你就是巴不得看到我这么狼狈是吗?”

“我的提醒对你而言有用吗?”龙一扬眉,“我就算活了你会相信我,你只会觉得我在故意骗你!”

“你说都没说你怎么知道我根本不听你的!你说都没说!”卡珊儿有些崩溃。

是啊。

她现在除了认清现实之后崩溃的发泄之外,她还能做什么。

她不能自保。

她只能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

她不知道她回去之后她父亲会对她做什么,而她就是很清楚,除了金三角,她哪里也活不了。

她口口声声的说就算死都不要死在这里,但真的面对死亡的时候,人的本性还是会选择活下去,还是会选择活着。

果真,她真的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有骨气。

她不是!

而她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很厌恶。

“飞机要起飞了,你要不要下飞机要不要去哪里,你做好决定!”龙一冷漠。

对她,由始至终的冷漠。

“你刚刚救我做什么?”卡珊儿突然问他。

对她这么不在乎,刚刚救她做什么,让她在别墅中炸成灰烬也好。

“所以是我自作主张了。”龙一依然冷冰冰,“那卢小姐现在可以下飞机了,以后我们见面,我绝对不会对你做任何你不喜欢的事情!”

龙一就是在讽刺她。

就只在讽刺她的无能。

她紧咬着嘴唇。

“飞机要起飞了,下去吧!”龙一淡淡的口吻带着命令!

卡珊儿真的不是一个经得住激将的女人。

龙一这么三言两语。

对。

她其实已经很绝望了,她认清现实之后内心已经非常的崩溃了,而龙一,就是可以让她崩溃的神经,更加的到达极限。

她冷冷的笑着。

冷冷的看着面前坐着像国王那般高大霸气的男人,她转身离开。

之前自己说过的话,是屎都要自己吃下去。

没有人会帮你。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帮你。

她往飞机上下去。

刚走到梯子的位置。

她犹豫了。

她转身,依然可以看到龙一不为所动的冷冰的模样。

她又走了回去。

对啊。

她就是这么可悲的一个存在。

她甚至在想,在这种地方,龙一刚刚对纪天凡的人也不可能杀光杀尽,他不过就是把纪天凡杀了,然后再找人慢慢过来接了纪天凡的盘子,而纪天凡的那么多小喽啰,她要是碰到了,她就得死。

卡珊儿坐在了一个位置上,就在龙一的旁边。

龙一也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大概早料到她会如此。

她就是会如此。

就是压抑情绪,回金三角。

当初她离开时候有多大期望,现在就是翻倍的绝望在她内心一直盘旋。

飞机起飞。

机舱内很安静。

龙一眼眸一直没有放在她的身上,就这么看着窗外,冷血冷漠。

卡珊儿也这么沉默着。

沉默着,内心的情绪一直在翻滚翻滚。

四个多小时。

飞机停靠在了机场。

那个时候金三角已经黑透一片。

飞机停下了之后,龙一起身下机。

卡珊儿依然坐在位置上。

她还是不应该回去。

回去之后,可能也会被她父亲打死,而她自尊终究接受不了。

龙一下机之后。

卡珊儿对着专机上的工作人员说说道,“送我离开吧。”

工作人员有些为难。

卡珊儿看着一个工作人员离开,大概是去禀报龙一了。

龙一不会拦着她,龙一才不会管她的死活。

她这么想着。

讽刺的想着。

飞机上,龙一突然出现了。

他依然冷冰冰模样,“我以为你想明白了。”

“想明白什么?”卡珊儿看着他。

“想明白你的无能!”

“所以我就要回去,像个金丝雀一般,被关在笼子里!”卡珊儿说,“我不会!不就是死吗?回去是死,离开也是死,我为什么要死在我最讨厌的地方,我为什么要死在我厌恶的人身边……”

“到现在还不明白,你确实很愚蠢。”龙一声音冷漠。

卡珊儿抓狂。

内心,早就崩溃到了极限。

她其实更大的痛苦来自于自己,但那一刻却就是不受控制的发泄在了龙一的身上。

“是啊,我就是很愚蠢我愚蠢的以为你送我离开是因为你对我的好,我甚至在离开的时候很内疚,内疚没有给你说声谢谢内疚一直误会你,内疚之前对你的那些不理解,现在现在我才知道,你哪里有那么好心,你不过就是对我厌烦了所以送走我让我去死!龙一你这么冷血无情你就不怕遭报应吗?你就不怕有一天天打雷劈……”

“啪!”

机舱内,响起异常响亮的巴掌声。

龙一果真还是打她了。

在她如此骂他的时候,一巴掌扇了过来。

她一直以为龙一打人会很痛,一直以为龙一的一个巴掌过来,可以直接把她扇死。

但是没有。

没有想象的那么痛,但也没有那么不痛,就是很有存在感的一个巴掌,让卡珊儿突然安静下来。

是啊。

她到底有什么资格去指责龙一。

她现在随时都可能被他杀死。

此刻。

龙一身边的属下以及飞机上的工作人员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看着卡珊儿眼泪在眼眶中包裹,一直努力着没有流下来。

她说,“算了,麻烦你再送我离开一次,这次,我要是被人抓了我就自杀,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在任何我需要救援的情况下,见到我!”

“说这些赌气的话有什么意思!”龙一看着她。

是啊,没意思。

就是想要,挽留一点自己的自尊而已。

龙一冷漠无情的说道,“卡珊儿,你从来都没有认识到,你所经历的一切,悲剧的根源不是来自于你父亲,不是来自于我不是来自于卡卡,而是你自己的能力有限!如果你有小九的能耐,别说金三角,全国各地你都可以去,你想要什么自由想要什么都可以,只是因为你自己什么都不行才会遭遇你以为的悲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任何女人在卢老的眼中都不算什么,但是,龙九在卢老的心目中地位就是有一定分量!所以你觉得,你真的应该恨谁?!”

卡珊儿看着龙一。

就这么看着他对她的讽刺和贬低。

是。

是她能力不够,是她能力不够所以得不到认可。

她最应该恨得人就是她自己。

“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让自己变强大而不是整天像只刺猬一样怨天尤人!”龙一一字一顿。

说完转身。

离开的时候丢下一句话,“送她去任何她想要去的地方!”

卡珊儿看着龙一的背影。

他就是这么冷漠。

人命对于他这种杀过无数人的男人而言,真的不算什么。

她咬牙,眼泪就一直在眼眶中,狠狠的看着龙一的背影。

他离开之后,工作人员恭敬的站在她旁边,恭敬的开口道,“卢小姐想要去哪里?”

去哪里?

她讽刺的一笑。

眼泪没忍住,大颗大颗往下掉。

她没有龙九的能力,她能去哪里?!

天涯海角,哪里都去不了。

她咬牙往飞机口走去,走下去。

黑色轿车没有开走。

龙一应该知道,她不会走。

他似乎什么都知道,就一直用上帝的视角,冷漠的看着她的所以小丑式的表演。

她打开那辆黑色轿车的车门。

她坐了进去。

龙一也没有看她,而是淡淡的吩咐着司机开车离开。

车子往别墅开去。

往,她以为她死都不会再回来的别墅开去。

别墅依然灯火通明。

她跟着龙一下车,也不需要在犹豫什么的,跟着龙一走进了客厅。

显然,卢老在客厅等龙一。

龙一又给他在道上神气了一把,自然会好好慰劳龙一!

卢老的脸色确实很好,但在看到卡珊儿那一刻,脸一下就变了,冷声讽刺道,“你回来做什么?怎么了,不是要死在外面吗?”

卡珊要着唇瓣。

不只是卢老,其他人也看到了卡珊儿。

安琪也看到了。

安琪也在客厅等龙一回来,看到卡珊儿那一刻,她以为她会很高兴,一直以为她都很喜欢她,却没想到,看到她那一刻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喉咙处有些上下起伏。

“怎么了,野够了,想回来了?”卢老继续讽刺,“这里可容不下你这蹲大佛,你还是想去哪里去哪里吧,我这么大把岁数也经不起你的折腾了,重要的是……”

卡珊儿看着她爸。

她知道他不会有什么好话。

卢老冷声说道,“我这里不收留乞丐!”

卡珊儿很清楚,她回来她父亲肯定会冷眼相向甚至会无比嘲讽。

但她既然回来了。

但她既然没地方可去。

但她既然就是没有能力,所以只能忍受着,她说,“爸,对不起。”

卢老笑得更加冷漠了。

他说,“怎么了,现在道歉?你想不起你当初怎么要走的?你想不起你当初说什么,错在投错了胎,现在你叫我爸?”

“以后我不会了,是之前我不懂事,我不知道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难生存。”

“哼。”卢老冷哼,“你现在道歉我就应该原谅你?卡珊儿,在我的面前真没有这种好事儿发生,你给我马上滚!”

卡珊儿紧抿着唇瓣。

卢老似乎没什么耐心也不并非在开玩笑,“阿爸给你我把她赶出去!”

“爸!”卡珊儿突然跪在了卢老的面前。

对。

她没任何地方去。

而她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不怕死。

卢老看着卡珊儿下跪,依然无动于衷。

“之前是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了,我会听话我会听你的话,请你不要赶走我!”卡珊儿请求。

卢老冷笑,“现在认错你不觉得晚了吗?”

“爸,我毕竟是卡卡的母亲,卡卡需要一个正常的家庭环境。”

“卡卡现在只需要我!”卢老笃定,“之前你还有点作用可以帮卡卡喂奶,现在他吃奶粉也可以吃得很好,何况这么长时间,你还有奶吗?”

没有了。

确实没有了。

她当时没想过要回去,所以就任其自然的涨回了。

她说,“爸不是想要让我生孩子吗?”

“那就更不必了!”卢老说,“龙一早就答应我借腹生子的事情,就这几天就会准备了!”

卡珊儿转头看了一眼龙一。

龙一没有给她视线。

“那爸觉得我还有什么用?”卡珊儿问。

她还有什么用。

可以留在这里。

可以不用,一出门就死。

卢老站起来,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跪在地上的卡珊儿面前。

卡珊儿承受着他父亲给予的各种羞辱。

他说,“你真的知道错了?”

“知道。”

“那你以后在这里会怎么做?”

“我会好好做一个贤妻良母,全都听你的安排!”

“哼,还真不是我认识的卡珊儿,怎么突然想通了?嗯?”卢老突然蹲下身体,看着卡珊儿的脸,“是不似乎有什么阴谋?”

“没有,只是因为在外面活不下去,所以只能回到这里。”

卢老冷笑,那一刻似乎也相信了。

不管是谁,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也会害怕。

卡珊儿不过是之前都没有真正面对而已。

他站起来,转身对着龙一,“卡珊儿是你的妻子,你打算怎么处理她?”

“爸说了算。”龙一不会为她求情。

“我现在需要你给我一个建议。”卢老笃定。

“那就让她留下来吧,吃着蛰长一智!”龙一说,“最主要的还是,她是卡卡的亲生母亲!”

卢老点头,“既然你这么说,卡珊儿你就留下来吧。你可要记清楚,这次是你跪着求我让你留在金三角的,你再敢撒野,后果自负!”

“谢谢爸。”

“谢谢龙一吧!”卢老冷漠。

卡珊儿转头看着龙一。

龙一根本没有把视线放在她的身上。

他恭敬地对着卢老,“爸,凡爷的事情,我想单独给你汇报一下。”

“跟我回房。”

卢老带着龙一离开。

客厅中就剩下了卡珊儿,还有卢老的很多女人以及安琪。

安琪在刚刚心里的不是滋味下,自我调整好了情绪,看着卢老他们一走,连忙上前扶起卡珊儿,“卢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卡珊儿看着安琪。

估计这栋别墅里面,唯一还想她的,只有安琪了。

她从地上起来。

卢老的其他女人就算是卢老对她不好也不敢对她多嘴一句,随便问候了下,三三两两的离开了。

卡珊儿也走向了电梯,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问安琪,“卡卡在月嫂那里吗?”

“嗯。”

“我去看看他。”

“好,我陪你一起。”

卡珊儿直接走向了月嫂的房间。

卡卡此刻正躺在他的婴儿床上,月嫂们一直在逗他,他发出了非常悦耳的笑声。

离开这里之后。

她很想卡卡。

很想她。

她出现,月嫂们都有些惊讶,还是都恭敬地叫着她。

卡珊儿直接走向婴儿床,一把将卡卡抱起来。

半个月不见,好像又有些变化了。

而她在抱起卡卡那一刻,卡卡看清楚人那一瞬间,“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卡珊儿一怔。

她哄了一下,卡卡哭得更猛了。

卡珊儿有些不知所措。

之前她喂卡卡奶的时候,卡卡分明很黏她,现在是因为不舒服吗?

卡珊儿一直哄着卡卡。

月嫂忍不住说道,“卢小姐,小少爷有点认生了,一般不熟悉的人他都不会让抱。”

不熟悉的人?

原来她就是不熟悉的人了。

她有些心凉的笑了笑。

这次,真不怪任何人。

是她咎由自取。

她把卡卡丢给月嫂。

月嫂接过之后,卡卡哼哼着,就真的不哭了。

卡珊儿就这么看着。

月嫂也有些尴尬,她说,“卢小姐以后多来看看小少爷,小少爷就会喜欢卢小姐了。”

“嗯。”

“现在小少爷除了我们月嫂就只认卢老爷,连龙少爷都不会认。”月嫂补充。

“是吗?”

“就是因为龙少爷在房间躺了……”

“别说了!”安琪突然插嘴。

把月嫂想要说的话,打断了。

卡珊儿回头看着安琪。

安琪自若的笑了笑,“我相信小少爷以后会喜欢你和龙少爷的。”

卡珊儿也没多想。

她看着月嫂怀抱里面的卡卡,缓缓,转身离开了。

安琪也跟着卡珊儿的脚步。

她刚刚……

刚刚确实不想让卢小姐知道,龙少爷为了她,受伤躺了半个月的事情。

她以前很希望卢小姐可以和龙少爷关系很好,但现在……卢小姐不在的这段时间,龙少爷变化很大,而她不想,不想龙少爷再变回去。

卡珊儿回到自己的房间。

安琪想要跟上,卡珊儿让她回房了。

她坐在床边。

兜兜转转,拼死一般的逃了出去,结果……

结果自己回来了。

她隐忍着有些波动的情绪,从衣帽间里面拿出自己以前的衣服,去浴室冲洗。

身上。

惨不忍睹的伤口很多。

青肿的,血伤的,她在外面这半个月过得确实很不好。

她就默默地看着落地镜面前的自己,冷漠的笑着。

耳边仿若一只浮现龙一说的那句话,说她怨天怨地,实际上就是她自己能力不足!

她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如果她是龙九,如果她像龙九那样,她不会过得这么悲惨。

她清洗完自己的身体,在房间中找到医药箱,一点一点的上药。

上完药之后,她睡在了床上。

房间中很安静。

整个夜晚也没有开门的动静,她一个人睡了一宿。

睡得不算很熟但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她就这么木讷的看了房间好一会儿,然后起身。

起身洗漱,换了干净衣服下楼。

她走出门口。

隔壁房间中。

卡珊儿停了停脚步。

她想了想,敲门。

一会儿。

房门打开。

安琪开的门,还穿着睡衣,有些睡眼迷糊,“卢小姐这么早就起床了吗?”

“龙一呢?”

“龙少爷还在睡觉!”安琪说。

“我找他有事儿。”

“可是……”安琪很想拒绝。

龙少爷昨晚回来得很晚,现在才睡没多久,而且龙少爷身上的伤又那么严重,她真的不想谁来吵醒了他的休息,但面对卢小姐,她没办法阻止!

她就看着卡珊儿直接走向了有些凌乱的大床上。

龙少爷此刻趴着在睡。

因为后背上全都是烧伤所以涂抹了膏药之后就一直这么趴在床上睡觉,也不能盖被子。

卡珊儿也看到了如此狰狞的后背,她喉咙波动。

她也不知道,龙一下半身盖着被子的地方,有没有穿衣服。

她说,“龙一。”

龙一在卡珊儿敲门的时候就醒了。

只是不想有任何回应,所以没有动静。

“嗯。”龙一闭着眼睛,没有睁眼看她。

“我想学格斗。”卡珊儿说。

龙一睁开眼,冷漠又锐利的眼神看着她,他说,“那是你的事情。”

“我希望你帮我安排一个人教我。”

“你想我帮你安排谁?”龙一问。

“身手最好的。”

龙一动了动身体。

应该会很痛。

但那一刻就这么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看到他前面的胸膛,好像也到处都是淤青。

他说,“这里面身手最好的人,是我!”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亲自教我。”卡珊儿知道。

龙一说,“你想我怎么教你?”

“能够变得强大的,变得和龙九一样强大的能力……”

“不可能。”龙一直白。

卡珊儿咬唇。

龙九从小训练。

“我想试试。”卡珊儿硬着头皮。

“你想什么时候开始?”

“今天。”

“外面等我。”龙一说。

卡珊儿看着他。

“我穿衣服。”

卡珊儿还未开口。

安琪突然上前说道,身体很自然的挨着龙一的身体,而龙一没有推开。她说,“你身体这么不好,就不能休息一段时间再教卢小姐吗?”

龙一淡淡然,“也不是很严重。”

这都不严重?!

那要死了才算严重吗?

安琪真的很焦急,眼眶都红了。

“你扶我去浴室。”

龙一掀开被子。

下面穿了一条长长的睡裤。

安琪扶着龙一从卡珊儿面前经过。

卡珊儿就这么默默地看着,默默的看着……

------题外话------

下午二更、

喜欢记得给宅动力记得给宅月票哦!

宅需要码子动力啊动力动力啊~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