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阿尔戈大婚,龙一带卡珊儿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光璀璨的外阳台上。

卡珊儿一字一顿问安琪。

安琪脸色惨白。

被突然揭穿,她那一刻哑口无言。

她完全不知道,卢小姐怎么会知道,怎么会知道?!

卡珊儿其实也不笨。

那晚上龙一拽着她从酒店出来,她刚开始可能并没有察觉,但后来,后来在三楼的走廊上,他不受控制的模样,他全身的滚烫他毫无理智的模样,她也知道龙一是有问题了!而且她很肯定不管怎样,龙一这种人不可能生气到什么都不顾,除非就是,真的顾不了。

而事情发生之后仔细一想就能够想到,一般人怎么可能给龙一下药,除非就是龙一没有防备的人,那晚上龙一不可能去防备安琪,不只是龙一,她也不会觉得安琪有这个胆子,而事实就是,除了安琪不会有其他任何人。

至于为什么知道安琪栽赃陷害在了她的身上……

很简单。

回来之后,龙一可以对安琪这么好,自然,龙一就不知道那晚上的事情是安琪所谓,而安琪唯一可以顺水推舟的人只有她。

她给安琪背了黑锅,而她也没打算揭穿,在她看来,她和龙一感情好不了所以不在乎再被这么恶化一次,只是,她也不可能毫无底线的去接受,安琪的这种咄咄相逼。

安琪咬着唇瓣,心惊胆战的看着她。

卡珊儿说,“安琪,龙以现在喜欢你的地方就是你的善解人意你的温柔体贴,所以……别走歪了路!”

安琪说不出一个字。

卢小姐这么揭穿,她羞愧不堪。

卡珊儿也不想再去为难了安琪,她说,“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安琪硬着头皮离开。

以为,仗着龙一现在对她的好可以让卢小姐对她有所不一般的看待,却没想到,只不过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在卢小姐的面前,永远都是抬不起头的柴火妞。

安琪回到隔壁房间。

龙一此刻坐在阳台外抽烟。

安琪真的极少看到龙少爷笑,而她一直觉得,龙少爷的笑容是世界最好看的笑容,就像阳光一下,灿烂又璀璨。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走过去。

龙一转眸看了一眼安琪。

安琪自顾自的坐在外阳台上龙一的对面,很懂事的,不会聒噪。

“怎么了?”龙一开口。

一眼就能够看出安琪失落的情绪。

安琪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龙一。

龙一似乎也不是特别想要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也就是一句随口的关心。

安琪喃喃道,“我刚刚去找了卢小姐,她回来之后还没有好好和她聊天过,所以想要去找她说说话。”

龙一没有附和。

安琪看着龙一,问道,“卢小姐这么不喜欢这里,为什么她还要回来?”

龙一深抽了一口烟,“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的太多。”

安琪咬唇。

是因为那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而她只是一个外人吗?

她低垂着眼眸。

缓缓。

安琪鼓起勇气问道,“龙少爷,你到底喜欢卢小姐吗?”

龙一拿着烟支的手一顿。

这个问题,他实在不想回答。

安琪说,“我真的很怕你喜欢上卢小姐。”

“为什么?”龙一扬眉。

“卢小姐一点都不喜欢你,你喜欢上她最终受伤的就是你,我不知道卢小姐为什么会走了又回来,但我总觉得,她绝对不是心甘情愿的待在金三角,龙少爷,我知道我这样虽然不好虽然很自私,可我真的不想你再因为卢小姐受伤了,真的很不值。”

“嗯。”龙一应了一声。

就是一个简单的语气词。

安琪听不出来,他是答应了她,还是说,只是因为不耐烦的一个敷衍。

而她也不敢说太多。

阳台上瞬间就又安静了下来。

安琪更多的时间就是这么默默的陪着龙少爷,默默的陪着。

而她真的很怕,这样的日子在某一天就会突然消失。

第二天清晨。

卡珊儿按照龙一的吩咐,很早就起床,然后到后花园跑步了。

她就一个人,围着后花园不停的跑着。

她耐力还不错,但一口气要跑十圈还是会有些精神不济,所以到最后她只能放慢脚步。

而此刻三楼外阳台上。

龙一就这么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卡珊儿。

安琪也起床了。

她每天早上也要这么训练,她就这么看着龙一的背影,当然知道龙一在看什么,咬牙离开了房间,去了楼下跑步。

后花园的卡珊儿已经大汗淋漓了。

安琪经过一年的训练,耐力比以前好了很多,她很自然的跑到卡珊儿的旁边,喘气均匀。

卡珊儿也还能记起但是安琪第一次跑步的情景,果然,变了很多。

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流,卡珊儿勉强跑完步,然后实在忍受不了的,就这么趴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不停的喘气喘气,其实长跑的人,最忌讳的就是一跑完就坐下或者躺下,应该慢慢的走动着让气息慢慢的平稳,而她那一刻是在坚持不下去了。

她喘气,急促的踹气。

头顶上响起一个严厉的男性嗓音,“起来。”

卡珊儿当没有听到。

她觉得此刻她老眼昏花,下一秒就可能晕死过去。

“起来!”头顶上的声音又严厉了些。

卡珊儿依然无动于衷。

下一秒。

身体就被人猛地拉了起来。

卡珊儿眼神中带着恨意,即使,此刻因为极限的跑完步之后,脸色惨白一片。

龙一也没有和她废话。

扶着她的身体,带着她在后花园缓慢走动。

卡珊儿那一刻身体完全没有力气,而且不想大动干戈,她怕她发脾气的那一刻,人就被这么一个气血攻心也气晕了下过,所以她只能这么软趴趴的靠在龙一的身体上,脚步跟着龙一的脚步,缓慢的走动着。

安琪一边跑步一边看着他们的动作。

咬牙,嫉妒。

卡珊儿跟着龙一的脚步走了一会儿。

气息慢慢平稳,脸上也有了该有的血色。

龙一放开了卡珊儿。

卡珊儿也从他身上起来。

龙一大步走在前面,丢下两个字,“跟上。”

卡珊儿就跟着龙一,走进了训练场。

龙一表情特别的严肃。

他说,“我先教你几个简单的格斗招式。而不管学习那种类型的格斗术,你都必须先练习脚步的力量,根基一定要稳,所以我现在演示的时候,你蹲好马步!”

卡珊儿点头。

她就蹲着马步。

龙一在卡珊儿面前,打了几下。

卡珊儿跟着学了一下。

动作看上去简单,但打起来,好难。

训练场的房间也有一扇一面墙的镜子,龙一打上去那么帅,而她看上去……嗯,就是花拳绣腿。

“不是一两天就会学会的,这几个动作,你自己记住了,慢慢学。”龙一冷漠的安慰。

卡珊儿点头。

然后,龙一就离开了。

就剩下她,傻兮兮的蹲着马步站在那里。

做私人教练,不应该全程陪同的吗?!

她果然不能对龙一有太大的期待。

她就很费劲儿的蹲着马步蹲了很久,又在捉摸着刚刚龙一给她教的那几个攻击性的动作。

一拳出力。

另一拳出力,

勾手。

手肘反击。

呼。

安琪此刻也跑完步,大汗淋漓的出现在训练场。

安琪现在已经有练习的人了,她到了之后,就和对方实战对打。

卡珊儿看着,虽然明显安琪好像身手不太好,但安琪这么柔弱的人居然能够和人这么打,她突然有那么一丁点的羡慕。

她一边看着他们一边联系自己的。

一个小时后回去吃早饭。

吃完之后,接着继续。

如此冲入的练习着枯燥的基础动作。

一直要持续到晚上的十点。

卡珊儿有些乏味。

龙一不会一直陪着她,偶尔回来看看她的情况,也不过停留一两分钟,又会消失不见。

卡珊儿一身疲倦的躺在床上睡觉。

感觉好像也没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酸累。

而真正的痛苦来自于第二天早上。

她昨天是运动过度吗?

早上闹钟响的时候就想起床身体翻身起来那一刻,简直就像被鬼压了一半,这比更龙一上完床还要难受一百倍,她特么的觉得自己根本就起来不到,身体那种酸痛,完全无法形容。

索性。

她就闭着眼睛,让自己休息了。

她总觉得自己就算起床了,也跑不起来,她全身一动就痛。

她这么安慰着自己。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卡珊儿咒骂了一句。

她动作滑稽的从床上起来,下床之后感觉路都不会走了。

她打开房门,看着脸色黑透的龙一站在她门口。

她说,“有事儿?”

“你睡过头了?”

“不是,我全身痛,我需要休息一天。”

“所以你就坚持了一天就放弃了是吗?”

“我说了我只是休息一天,我全身痛,我走路都痛,我明天会继续……”

“如果放弃了以后就别来找我了,我不陪半途而废的人练习。”龙一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龙一,你听不懂吗?我说的是我就休息一天。”卡珊儿真的很难不对龙一大动肝火。

龙一冷漠的背影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

卡珊儿气得把房门狠狠的关了过去。

关过去那一刻,回到床上就想挺尸,她才难得去搭理龙一。

却在床上睡了不到一分钟,她爬起来了。

是,她现在有求于龙一,她特么惹不起他?!

她忍着全身的不舒服透顶,简单洗漱换上衣服下楼。

下楼在后花园去跑步。

跑步的姿势,真的她自己都觉得好笑,感觉就是一蹦一蹦的,脸部还很狰狞。

那个时候安琪都已经跑了好几圈了,她放慢脚步跟着卡珊儿,“卢小姐,你身体很痛吗?”

“你第一天不痛?”

“痛。”安琪说,“所以龙少爷当时让我休息了一天。”

“……”卡珊儿看着安琪。

安琪说,“休息一天之后就好了很多。”

卡珊儿咬牙切齿。

行啊龙一,公报私仇是吧!

她忍耐着忍耐着,终于一瘸一拐的跑完了。

龙一那个时候也出现在了后花园,依然冷漠的领着卡珊儿去训练场。

卡珊儿看着龙一的后脑勺,真的很想他妈的一脚踹过去。

她跟着龙一走进房间。

龙一持续让她做昨天的动作,蹲马步,练习招式。

她脚刚弯曲。

我滴个去。

这种感觉简直要命。

龙一看着卡珊儿,看着她扭曲的表情以及身体疼痛而产生的滑稽动作,那一刻似乎嘴角上扬了一下,掩饰得很好。

他转身找到一个干净的垫子,放在地上,“躺上去。”

“啊?”

“躺上去。”

“不练了?”卡珊儿有些小兴奋,当然也不敢有什么期待。

龙一冷眸。

卡珊儿最受不了龙一一副冷冰冰一副很了不起又很不耐烦的表情了。

她直直的躺在软垫上。

好想就这么睡了过去。

龙一在卡珊儿躺好之后,也这么蹲了下来,然后抬起她的一只腿,往上。

“啊!”卡珊儿叫,“你做什么啊龙一!”

我他妈全身都痛。

“忍着点。”

“啊!”卡珊儿持续尖叫。

真的很痛啊。

而那个男人却丝毫没有任何心软,就是抬着她的大腿一直在给她紧绷,而后会让她的大腿弯曲继续紧绷,来回很多次,手臂也是如此。

卡珊儿真的快要被龙一折磨死了。

训练房间中,传来卡珊儿的持续不断的叫声,其实……听得人遐想非非。

安琪当时也在房间里面和自己的实战教练打着拳击。

实战教练明显都忍不住往那边多看了几眼,脸上还带着意味深长的笑。

安琪脸色不是很好。

她当然知道龙少爷只是在个卢小姐做拉伸而已,但两个人之间这么暧昧不清姿势让她……很嫉妒。

当时她训练的时候,刚开始也是龙少爷亲自带她,但这些拉伸,龙少爷都没有给她做过。

果然还是有好大的差距。

这边的卡珊儿,终于在一顿折磨中,完事儿了。

龙一起身站了起来。

卡珊儿也勉强着自己爬了起来。

她说,“谢谢。”

龙一蹙眉看着她,表情看上去很诧异。

卡珊儿又不是没有健身过,之前不愿意龙一这么来碰自己,也是因为确实痛,但忍下来也知道,做了拉伸之后对身体的好处,至少可以缓解肌肉的损伤。

“继续昨天的动作,下午的时候,我带你去试枪。”

“什么?”

“下午训练打枪。”

“哦。”卡珊儿点头。

她没想到龙一这么快就让她玩枪?

想想,还是会有些说不出来的抵触。

但既然已经决定,她也没有什么能拒绝的。

所以下午吃过午饭之后,卡珊儿就被龙一带到了枪击场。

龙一让她戴上了耳套还有专用眼镜,拿了一把枪给她。

卡珊儿拿到枪之后,完全不知所措。

“拿了把枪给你研究,你没研究过?”龙一问。

她哪里那么空闲拿着枪研究。

龙一也没有多说。

本来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但卡珊儿感觉到了龙一的嫌弃。

龙一拿过卡珊儿手上的手枪,动作熟练的将开枪的流程操作了一把,然后把枪递给卡珊儿,“这里面是真枪实弹。”

“所以我如果打偏了不小心打中了你,你就会死是不是?”

龙一冷眸。

可以打偏到这个程度,他能有什么好说的。

卡珊儿笑了一下。

她倒是想杀了这里的人,但她很清楚她杀了她也得死。

她举起手枪,按照龙一说的,双手紧握稳固,然后对着前面这中间的那个红色原点。

上膛,扣下扳机。

“砰!”

一发子弹猛地一下打了出去。

卡珊儿那一刻也没想到手枪的回弹力会这么迅猛。

她那一刻觉得手都被突然的力量撞击得麻木一般的疼痛。

她尖叫了一声。

龙一看着她。

卡珊儿手在颤抖,“你没告诉我,开枪的时候,手会痛!”

她看其他人开枪的姿势,挺帅的!

龙一就这么看着她。

那种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着她!

“继续。”龙一不和她废话,让她继续。

卡珊儿不想继续。

手痛。

“继续!”龙一命令。

卡珊儿被吓了一跳。

叫什么叫!

声音大了不起啊。

卡珊儿又举起手枪!

“砰!”

手痛。

“砰!”

手好痛。

“砰砰砰!”

整个下午,手真的已经被弄得麻木。

她最后的成绩也不太好。

虽然全部都在靶上,但没有一个接近过6环。

龙一貌似也没有给予多少评价,她也不知道自己打得好还是不好。

反正就这么练了一个下午。

一直到晚上,卡珊儿才得以,回去,等待吃晚饭。

难得龙一也陪了她一个下午。

她还带着耳罩,龙一就这么一直站在她旁边。

她倒是担心他耳膜到底有没有被震破!

回到客厅坐了一会儿,吃晚饭了。

卡珊儿没觉得自己这么饿过。

果然运动量太大。

她坐在饭桌上,拿起刀叉就开始吃晚饭。

然而……

然而那一刻尴尬了。

卡珊儿的双手一直在发抖。

自己碗里面的那份牛排,她切都切不了,就是不受控制而且还软得要命,弄得整个餐盘还咯咯作响。

所有人都转头看着她,看着她其实有些心急,又不受控制的无法切牛排的模样。

卡珊儿感觉到周围人的视线。

卢老脸色不好,“你做什么卡珊儿?!”

卡珊儿咬唇。

她也不想。

她哪里知道,打枪之后手会抖成这个模样。

她紧咬着唇瓣,努力控制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尽量切着牛排。

声音小了很多。

其他人又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卡珊儿切得有些冒火。

要不是肚子真的很饿,她真的很想甩手走人了。

她忍耐着忍耐着,让自己耐心的切。

切着切着。

面前的牛排突然被人拿走。

卡珊儿转头看着身边的龙一。

龙一将自己那份放在了她面前。

卡珊儿看到了面前这份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餐盘,是真的吃惊的看着龙一。

她真没觉得龙一会这么好心。

而她看着他的视线,龙一也没有回头,而是低着头继续切着刚刚卡珊儿这一份,丢了一句话,“我没吃过。”

意思是她面前的那份,他并没有吃过。

卡珊儿回眸。

心口……难以形容。

那一刻看似毫无情绪的拿着叉子,还是吃了起来。

安琪也坐在他们旁边,就这么看着龙少爷照顾卢小姐的这一幕。

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吃过晚饭之后。

所有人在大厅休息了一会儿,卡珊儿回房。

她觉得她脱衣服都困难。

她勉强脱了衣服洗了澡,穿着睡衣躺在床上。

她突然有些失眠。

这种大强度的运动量,应该一躺在床上就要睡着的,现在这一刻反而,反而看着窗外璀璨的星空,若有所思。

而她真不愿意承认,她脑海里面此刻浮现的人是龙一!

大概。

神经错乱了!

此刻的龙一,也洗完澡躺在了床上休息。

安琪前些日因为一直照顾他所以都和他睡在一张床上,床很大,两床被子,其实两个人没有半点身体接触。

房间中有些安静。

安琪一般不会吵着龙一休息,所以关上灯之后几乎都是一动不动。

今晚,她也有些失眠。

想着今天一天龙少爷对卢小姐无言的好,心里就想猫爪了一般的难受。

她忍不住开口道,“龙少爷你睡了吗?”

“有事儿?”龙一冷淡的声音。

“我有点睡不着,想和你说说话。”安琪看着他宽广的后背。

就是这么近的距离,她好像怎么都摸不到。

“嗯。”龙一应了一声。

这段时间龙少爷对她很好,所以她也得寸进尺了些。

她开口道,“你对卢小姐真的很好。”

龙一睁开眼睛看着漆黑的房间,没有回答。

“我要是卢小姐肯定会幸福死的。”安琪幽幽的说着。

龙一直言,“你不用嫉妒她?”

“我不是嫉妒,我只是……只是羡慕而已。我真的觉得龙少爷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为什么卢小姐就半点都感觉不到?”口吻中,还有些打抱不平。

龙一淡淡然,“早点睡吧。”

意思就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安琪一肚子话想说,又怕引起龙少爷的反感,只能这么隐忍着。

她真的不希望看到龙少爷这么好而卢小姐还这么的,自持清高的样子。

她觉得像龙少爷这样的人,可以拥有全世界最好的人。

安静的房间内。

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其实现在还不是很晚。

但龙少爷没有什么业务兴趣爱好,也不太喜欢玩手机,所以晚上在没什么事的情况下,一般都会早睡,她陪着他一起,也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

如此安静之中。

龙一的电话突然响起。

安琪看着龙一起身拿起电话,看到电话号码那一刻,身体似乎顿了一下,他缓缓起身,坐起来,直接走出了卧室的外阳台,接通,“小九。”

“打扰到你睡觉了吗?”

“没有。”对她,没有任何时间是被打扰。

“一周后,来阿尔戈吧。”夏绵绵直截了当。

龙一心口微动,他问,“封逸尘对你不好了?”

“你是不是一直盼着他对我不好,然后带我远走高飞。”那边逗笑。

龙一敛眸。

他果然想多了。

“一周后,我和封逸尘在阿尔戈举行婚礼,虽然不是第一次结婚,但我娘家也没什么人了,我能够想到的就只有你。”夏绵绵说。

“我一定到。”龙一根本就没有拒绝。

“这个月25日正式举行婚礼,你提前两天过来吧,记得带上家属一起,否则我怕你会打击过度!”

龙一笑了笑。

也只有小九,会这么肆无忌惮的,调侃他。

他说,“好。”

“礼物就不用特意准备了,阿尔戈遍地黄金,我很富有!”

“炫耀呢!”

“就是告诉你我过得很好。”

“你接受阿尔戈那里的一切了?”龙一问。

“接受了,因为封逸尘。”

“你可以不用加后面那句话。”龙一直言。

“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死心。”夏绵绵笑着,“龙一,我现在真的挺好的,虽然还是有很多不如意,但还是觉得……过得很好!”

“你过得好就行了。”龙一微笑。

小九愿意再次嫁给封逸尘,这代表着什么,他很清楚。

夏绵绵说,“不早了,早点休息,记得早点过来,我等你。”

“嗯。”

挂断电话,龙一脸色渐渐垂暗。

果真,小九很幸福啊!

那晚上,龙一在阳台上抽烟抽了很久。

安琪就这么一直看着阳台上的龙少爷。

所以……

电话中那个女人才是,龙少爷最爱的女人。

爱得,那么无奈!

之后的接着几天。

卡珊儿依然循规蹈矩的在龙一的监督下训练着。

每天,恍若有进步又恍若,没什么进展。

卡珊儿忍耐着坚持。

23日晚上。

所有人吃晚饭。

卡珊儿又打枪了。

手还是麻木到发抖。

当然不是天天练习,天天练习她觉得她可能会疯。

而今晚,卡珊儿面前的牛排,已经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从厨房出来那一刻就已经切好了。

不会是龙一这么好心吧。

正时,安琪突然说道,“卢小姐,我知道你今天练枪了,所以专程让厨房给你准备的。”

卡珊儿转头看了一眼安琪。

淡淡的说了句,“谢谢。”

安琪甜甜一笑。

放桌上依然有些安静。

龙一突然开口道,“明天我要去一下阿尔戈。”

“嗯?”卢老脸色并不太好,“我正准备这两天做借腹生子的事情了。”

龙一直言,“回来再做吧。”

卢老问,“什么事儿一定要去阿尔戈?”

“小九结婚。”龙一看着卢老,“枭和龙九要在阿尔戈举行婚礼,邀请了我过去,25日,我提前一天去看看,作为娘家人。”

“原来是枭结婚。”卢老脸色一下就变了,“去吧去吧,到时候带点我们金三角的土特产去!”

金三角的土特产不就是,脸颊的女人吗?!

卡珊儿心里讽刺。

龙一说,“是,我知道准备礼品的。”

“嗯,你一个人去?”卢老问。

自然,他肯定不可能去的。

那种地方,没那么太有安全感。

“我带着卡珊儿一起去。”

卡珊儿一怔,她抬头看着龙一。

龙一并没有给她说过,也没有经过她的同意。

“也好。”卢老说,“枭和小九,卡珊儿也认识。”

“嗯。”龙一点头。

卡珊儿抿了抿唇,终究没有多说。

其实……

她也有点想枭了。

可能也不是爱情吧,但因为长得帅,因为有些牵连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她挺想看到那个人的。

“龙少爷,我能不能跟着你一起去,我也想去看看……”

“你这种身份,怎么能够去那么高贵的地方!”卢老突然开口。

口吻中的不齿,让安琪那一刻羞愧自如。

她不过就是想跟着一起照顾龙少爷而已,卢小姐从来不会照顾人!

------题外话------

想封老师了吗?!

啊哈!

明天封老师就会帅气登场了。

不来点月票什么的鼓励一下吗?!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