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夜谈,某人37岁结束处男生涯/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逸尘从房间外走进来。

所有人都看着他。

恢复如初的脸颊,是真的很帅。

夏绵绵说得没错,阿尔戈的人,是世界上公认的俊男美女,一般都不会长得多难看。

而封逸尘,显然又是这些人之中,长得更好看的。

他穿着黑色西装依然显得很成熟稳重。

“不是忙得要死吗?昨天我们过来到今天都没能见到你一个影子来着,一看到绵绵的老情人来了,你就按耐不住了?!”凌子墨看着封逸尘,完全是口无遮拦的调侃。

居小菜一脚狠狠的踩在了凌子墨的脚上。

“啊!居小菜,你踩我做什么!”凌子墨不爽。

居小菜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凌子墨为什么还能这么二!

开开封逸尘的玩笑就算了,毕竟他们两个人关系好,但是人家龙一现在结婚了,而且老婆还在这里呢!

其他人就这么看着凌子墨被自己老婆欺负的这一幕,低低的笑了笑。

封逸尘也没在乎凌子墨的二货体质,他走向龙一,严肃的表情,“感谢你和你太太的到来。”

“作为龙九唯一的亲人,我当然会来。”龙一对视着封逸尘。

两个人,其实也没有敌意,但不知道为什么,话语间就是显得很僵硬。

“好啦,你们也不用这么虚伪了。”夏绵绵笑着打圆场,让气氛恢复如此,她对着封逸尘问道,“子倾呢?你没把他带回来?”

“一会儿,我让其他人去接了。”

“嗯。”夏绵绵点头。

刚点头就看到封子倾小短腿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他有些兴奋的左右看了看。

昨天小居和干爹干妈以及何叔叔阿姨来了,他就很高兴了,高兴到昨晚差点没有睡着,今天听说舅舅也会来,他就更兴奋了,学习着别人接走,他小短腿一路跑回来,看到龙一,忍不住直接扑了进去,“舅舅!”

龙一一把封子倾抱起来,对着封子倾露出了可亲的笑容,“重了!”

“嗯,我有好好吃饭哦,爸爸妈妈说多吃饭可以长得更快一些!”

“以后就会是一个小男子汉了!”

“嗯嗯。”封子倾很高兴的说着。

龙一难得的温情此刻都用在了封子倾的身上。

其他人也见怪不怪了,大概想都能够想得到,龙一会对封子倾的不一样。

倒是卡珊儿有些愣怔。

龙一抱着的这个孩子,是龙九和枭的儿子吗?!

长得和现在模样的枭,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儿子。”夏绵绵站在卡珊儿旁边,直白道。

“嗯,看出来了。”卡珊儿收敛有些惊讶和好奇的目光。

夏绵绵笑了笑。

转头对着龙一,直白的问道,“龙麒呢?你之前不是一直带着他,现在好长一段时间没看到他了!”

龙一淡淡的回答道,“被我送去国外一个安全的地方了,他会好好长大的。”

“嗯。”夏绵绵点头。

卡珊儿听着他们的对话。

龙麒是谁?

她看着龙一。

龙一的儿子吗?!

龙一一直在和封子倾互动,两个人看上去关系真的很好。

她又看了一眼龙九。

龙九此刻在和其他人热情的聊天,貌似并没有注意到她。

她只能转头看着唯一还算空闲的枭。

封逸尘感觉到视线,回头看了一眼卡珊儿。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一丝羞涩。

卡珊儿故意转移了视线。

和封子倾一直在聊天的龙一那一刻突然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卡珊儿因为封逸尘的一个视线,脸有些红润羞涩的模样。

他抿唇,依然自若。

卡珊儿和其他人一样,坐在沙发上,因为和大家不熟悉所以有一点拘束。

她旁边坐的的是凌子墨的太太,叫居小菜吧。

她记得大概是这个名字。

居小菜此刻手上抱着一个小婴儿,现在正在熟睡,粉嫩的模样显得很可爱。

卡珊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居小菜很温和,温和的开口,“我听绵绵说,你和龙一也有个儿子,三个多月?”

“嗯。”

“为什么没有一起带过来?”居小菜问,笑着说,“我和芸洱都把孩子带着,因为要喂奶。这两个孩子,还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很巧。”

“就是那个小女孩吗?”卡珊儿看着不远何源怀抱里的小婴儿说道。

“啊哈。”居小菜忍不住一笑,“那个和我家的一样,也是儿子。”

卡珊儿尴尬了。

岳芸洱此刻和她们坐得不远,听着她们的对话,解释道,“之前我婆婆一直以为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女孩,所以准备的都是粉嫩粉嫩的衣服,生下来之后是个男孩子,又觉得小孩子穿粉嫩一点没有关系,不要浪费了,也就一直这么穿着。”

卡珊儿笑了笑,“原来这样。”

“是啊。”岳芸洱笑道,然后又开口说,“听绵绵说你也才生了孩子,但是你身材恢复得好好,你怎么做到的吗?”

卡珊儿不由得看了一下岳芸洱的身材。

就是,幸福肥的模样。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被老公滋润得很好。

她说,“我怀孕的时候也没有怎么长肉,后来生了孩子做了瑜伽什么的,再后来没有奶了,就瘦了下来了。”

“真是羡慕啊,看我身上的肉还在,哎,真是……”岳芸洱说不出来的忧伤。

其实居小菜也差不多。

孩子才2个多月,真的还在恢复期。

本来彼此看着彼此也还都能够接受,一看卡珊儿的身段,完全就是,打击过度。

大厅中,几个人一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这里面很多都是卡珊儿第一次见到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一种,老友重逢的感觉。

所以大厅中气氛一直都很很好。

到晚上。

所有人坐在一起吃晚饭。

阿尔戈的晚餐,真的是很丰富。

凌子墨一般话不少,他看着面前的美酒佳肴,忍不住感叹道,“封逸尘啊封逸尘,你说你小时候处处比强什么都比我好我就认了,这么多年在你的光环下我也习惯了给你做背景墙,但是吧,但是吧……你能不能总是这么一鸣惊人,你说你怎么可以就是一国王子了呢,为什么我不是遗落在民间的哪国王子什么的……”

“这么多好吃的都还堵不住你的嘴吗?”居小菜给凌子墨夹了一块肉放在他的餐盘里。

凌子墨看着自己老婆,“我就不能感叹一下吗?我嫉妒,你都还不安慰我!”

居小菜真的对自家老公很无语。

其他人也不过是凑合着笑笑,是觉得有凌子墨在任何场合都绝对不会尴尬。

不过倒是。

当时收到夏绵绵的邀请电话让他们来阿尔戈然后一下飞机就是如此般气势逼人的接待方式以及知道封逸尘的身份地位后,真的震傻了一帮人,这来头也太大了点,而封逸尘那两口子,还真的一直瞒着他们到了现在!

那所谓的嫉妒,倒不如说,还特别的显摆。

凌子墨觉得他回到驿城之后,可以显摆一辈子了。

饭席间。

卡珊儿相对沉默很多。

她餐盘中的那份牛排,又被龙一对换了。

对换过来的,就是一块一块切好的。

卡珊儿转头看了一眼龙一。

龙一低头,没有给予卡珊儿什么表情,自顾自的切着牛排,偶尔会照顾一下旁边的子倾。

夏绵绵坐在他们对面,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然后笑了笑。

封子倾此刻坐在龙一的旁边,自己的另外一边坐的是凌小居。

小居对他好像,热情度不是很高。

昨天他看到小居来真的很兴奋,然后很想带她去参观皇宫,但他学习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小居他们中午就到了,听说,她妈妈已经带着他们去参观过了,而他没有亲自给小居介绍。

他其实很遗憾。

他很想看到小居璀璨的眼眸中,闪烁着惊奇的光芒。

他总觉得小居很容易感染别人,就是她的灵动和可爱!

封子倾努力的给小居夹了一块肉放在小居的碗里。

小居对着他微微一笑,“谢谢子倾。”

封子倾小脸蛋通红。

凌小居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并没有回应太多封子倾的情绪。

晚饭之后。

大家又聊了一会儿。

明天一早大婚,封逸尘和夏绵绵就早早的去睡觉了。

听说阿尔戈的仪式很复杂。

之前夏绵绵也经历过一次,那次扮演的是公主的角色,是别人的婚礼。

现在,就真的是嫁给,这个国家的王子了!

以为不会再有什么兴奋感,却没想到,临近之时,还是会有些说不出来的,心跳频率在加速。

封逸尘和夏绵绵离开。

其他人也相继回房。

龙一和卡珊儿自然氏一间房,没有谁会为一对夫妻准备两间房。

龙一看了一眼卡珊儿。

卡珊儿简单的整理着自己的行礼。

和龙一没有过多的交流。

她收拾行李的时候因为手一直软麻发抖,所以心里乱七八糟的,此刻拿出来,也显得乱七八糟的。

一般这种情况会维持两天左右,今天过了应该就好了。

卡珊儿勉强的蹲在地上整理。

龙一突然走了过去,走到卡珊儿的旁边,“你需要什么我帮你找?”

“不用了。”卡珊儿拒绝。

其实不太习惯有人帮忙。

“打算洗澡吗?”龙一问。

“嗯。”卡珊儿还是点头。

龙一就在她有些凌乱的行李箱里面找出来她的卸妆品和保养品,同时,帮她拿了睡衣,然后,还收拾了一套内衣内裤。

卡珊儿抿唇。

她一把从龙一手上接过。

龙一就这么看着卡珊儿急匆匆的走进了浴室。

走进去之后,又突然出来。

背对着龙一,“麻烦你帮我来一下拉链。”

手臂酸痛,完全不能反手拉上。

之前传的时候都是拉好了蛮力穿上去的,差点没有把裙子扯破,脱就死活脱不下来了,而且有人在,她为什么要折磨自己。

龙一伸手,看着卡珊儿后背上的长长的拉链,拉了下去,一拉到底。

卡珊儿纤细的后背,小蛮腰以及,圆润上翘的臀部就这么曝光在了他的眼底。

卡珊儿并不太在意。

和龙一上了万百次床了,被他也看了无数次,她还不至于矫情到这个地步,所以也没有注意到,那个看着她背影的男人,火辣辣的眼神。

卡珊儿洗了好一会儿,从浴室中出来。

龙一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看着她穿着一件有些性感的睡衣,头发吹得半干的出来,龙一眼眸就这么看着。

卡珊儿看着他,“你不洗澡吗?”

“嗯。”龙一似乎才回神。

他起身走进浴室。

卡珊儿觉得今天的龙一有些奇怪,是见到了龙九的原因所以……失常了?!

她爬上床,拿出手机打算看一会儿八卦睡觉。

刚由此动作,房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卡珊儿顿了顿。

她走向房门。

夏绵绵站在门口。

卡珊儿直白,“龙一在洗澡,你稍微等一会儿。”

“我找你。”

“我?”卡珊儿蹙眉。

“嗯,有空的话,我们出去走走吧。”

“我换件衣服。”卡珊儿说,也没拒绝。

夏绵绵点头。

卡珊儿回到房间,说是换衣服,其实也就是穿了一件稍微厚一点的长款风衣而已,阿尔戈的早晚温差比较大,晚上的时候有些冷。

夏绵绵带着卡珊儿一起,走向了她别院的一个幽静的后花园里面,看上去很隐蔽的地方,又显得出奇的浪漫。

别院中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放了几份小龙虾,还有一些啤酒。

夏绵绵和卡珊儿坐了过去。

卡珊儿不由得说道,“你确实是找我?”

“你不会喝酒?”

“不是。”

“那就没问题了。”夏绵绵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卡珊儿倒酒,“我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放这里的厨房做出了驿城的味道,你尝尝喜不喜欢吃?”

“我不太吃辣椒。”卡珊儿说。

“或许你会喜欢。”夏绵绵直言,“龙一喜欢。”

“他喜欢的东西不代表我会喜欢,我可以陪你喝酒。”

夏绵绵笑了笑,“你和龙一感情还没有好转?”

“能有什么好转?!”卡珊儿自顾自的喝着啤酒,“他心里面大概除了之外,容不下第二个人!而我,也不喜欢龙一这样的男人,我不喜欢三妻四妾的男人!”

“你说龙一三妻四妾?”夏绵绵也没强迫卡珊儿吃小龙虾,就自己吃着,喝着。

“我爸给龙一找了一房小妾,两人感情还不错,本来我不来的,就想让龙一带着小妾过来,不过龙一没同意,我捉摸着,他应该是不想让你看到他这一面。”

夏绵绵笑了笑,问道,“你吃醋了?”

“说什么吃醋的话啊!我真对他没什么感情!”卡珊儿无所谓的说道。

“龙一挺好的。”

“那是对你,对我……”卡珊儿一口想要说出来的话,那一刻却突然犹豫了。

仔细一想,龙一对她好像也不是,特别坏。

她顿了顿,“总之,我和龙一之间真没感情。”

“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我好像有些内疚了。”夏绵绵幽幽的说道。

“嗯?”

“之前是你和龙一成全了我和封逸尘,我知道你喜欢封逸尘。”夏绵绵看着她。

“是挺喜欢的,但也只是一种……我捉摸着一种崇拜和向往吧。事实上我只是嫉妒枭对你的一往情深,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很难找到这样的男人!但即使最后我和他结婚了,生了孩子,我想最后我想要的生活应该还是不会改变!”

“你想要什么生活?”夏绵绵问。

“平等自由,相互尊重!”

“哦。”夏绵绵微微一笑,“你这样的心情我感同身受。”

卡珊儿看着夏绵绵,“也对,阿尔戈也是一个奇葩的国度。”

“但我接受了,因为我相信封逸尘可以给我我想要追求的平等和自由。”

“他真的是个好男人!”卡珊儿感叹。

“而既然封逸尘做得到,龙一也一定做得到。”

“龙九,龙一对你和对别人真的不同。”

“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夏绵绵笃定,“你所谓的三妻四妾,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龙一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

“我说了那是龙一在你面前。没有了你,其他女人对他而言又有什么特别呢?所以是谁不是?!”卡珊儿有些讽刺的说道,“龙一大概也没有给你说过,他要做借腹生子的事情。”

“什么?”夏绵绵诧异。

“我爸,嫌弃他的继承人太少,所以让其他女人来帮我和龙一怀孕,你知道的,我爸冷冻了我很多卵子!”

“龙一会答应?”夏绵绵蹙眉。

怎么都觉得,这是一个很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

“是啊,答应了。”卡珊儿淡淡地说道,“是不是听到这个消息感觉像吃了大便一样,总之我一直很恶心,我甚至完全想象不到,当自己的孩子从别的女人肚子里面出来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我感觉我会疯!”

“你和龙一好好谈过这件事情吗?”

“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事情可谈。说直白一点,龙一现在就是我爸的傀儡,我爸说什么他都言听计从,而我,从小就恨我爸,我们一开始就不在一个战线上。”

“我觉得你应该好好和龙一说说所谓的借腹生子,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如果你不愿意不喜欢,龙一不会这么做!”

“不了!”卡珊儿直接拒绝,“我确实不想和龙一交谈,我觉得浪费时间而且我们之间的沟通从来没好过。再则,我真不想为难了他,既然是我爸决定的事情,龙一反抗,没什么好下场!”

“终究你是担心龙一。”夏绵绵总结。

“不是担心,只是觉得没必要。”

夏绵绵笑了笑,为卡珊儿找的借口,就这么淡笑了一下。

卡珊儿说,“我知道你很担心龙一,但感情的事情,既然你选择了不给他任何机会,就不要再来插手了,我感觉龙一应该不愿意看到,你为了撮合我和他,这么不停地劝着。任何一个男人,应该都不喜欢自己最爱的女人撮合他和别的女人。”

“你不觉得你对龙一没有你想的那么无动于衷吗?”夏绵绵扬眉。

卡珊儿看着她。

“你或许应该好好审视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不愿意和龙一发展感情?!”

“真没什么好审视的!”

夏绵绵耸肩,也不逼她。

有些事情,旁人说再多,可能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很多事情都还要靠他们自己去感受。

夏绵绵喝了一杯啤酒,又自顾自的倒了一杯。

卡珊儿看着她的模样,“你不怕喝多了,明早起来不来?”

“我不会喝多,我酒量很好。”

“我其实一直很好奇,你怎么接受阿尔戈这个国度的,真的,我不相信你一开始就会接受,我们上次去驿城的时候,我看到你和枭在闹矛盾,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国度的体制,而你为什么在一年的时间就已经能够这么从容了!”

“我说这是爱情,你肯定觉得我很苏?”

卡珊儿看着她。

“事实上,我相信的是,不管在任何地方,夫妻之间的事情都是夫妻自己的事情,别人参与的不多,就算这里三妻四妾,就算这里国王需要后宫佳丽三千,但又能怎么样,封逸尘就是会给我一个一夫一妻。卡珊儿,追求自己的生活不一定要脱离某个限定的环境,主要是看你们自己!”

卡珊儿抿唇。

夏绵绵笑着拿起酒杯和卡珊儿碰杯。

卡珊儿握着被子的手都在发抖,是不由自主的发抖,其实从今晚上吃饭的时候她就发现了。

她说,“你练枪了?”

卡珊儿看着她。

“手抖是很正常的现象。”

“嗯。”卡珊儿点头,“我之前试着想要离开金三角,在我爸65岁生日当天,我想了很多办法,经历了很多,终于被龙一送走了。”

“是龙一亲自送你离开的?”

“嗯。”

夏绵绵笑了笑,“你继续。”

“后来,我出去之后就被人到处追杀,我父亲树敌太多,我之前在外能够生存是因为,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现在我身份公开,要找我爸报仇无法报的人,都来找我了,所以最终,我又灰溜溜的回去了。”

“所以你就打算学点什么自保。”

“我很羡慕你的身手,龙一说得很对,如果我有你的强大,我去哪里都行,离开金三角也不会离开得那么狼狈,回来也不会这么的悲剧!”

“是龙一在亲自教你吗?”

“嗯。但我不知道我能够学到什么地步,说真的,训练的过程一点都不美好,很要命,我不知道你和龙一还有枭都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我们是被迫无奈。”夏绵绵解释。

是啊。

他们从小生活的环境就不同。

而她因为,因为她父亲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根本就没想过,她会在道上有所作为,根本就没想过她可以帮到他什么,所以什么都没有给她培养过。

只留着她的性命,然后为她传宗接代。

“好好跟着龙一学吧。”夏绵绵说,“没你想的那么困难。”

“大概吧。”卡珊儿点头。

除了学又能有什么办法。

她在金三角也翻不起什么浪,也没什么事情做,唯有,把自己练强一点。

“对了……”夏绵绵嘴角突然一笑。

卡珊儿看着她的笑容,总觉得这女人比较……深藏不漏。

夏绵绵在卡珊儿耳边说了几句话。

卡珊儿看着夏绵绵。

好久。

卡珊儿说,“龙一这么爱你,你居然这样!”

“你是在为他打抱不平吗?”夏绵绵逗笑。

“管我什么事儿呢!”卡珊儿笑得灿烂。

两个女人又这么喝了好久。

其实没多说什么,夏绵绵不是那种要说大道理的人,也不是那种,一定要说服对方灌输对方什么,有时候就是觉得,她只是无聊找人聊聊天而已。

到一定的时间点。

夏绵绵放下了酒杯,“不喝了,再喝下去,我怕明早真的起不来了!”

“不是不会喝醉吗?”卡珊儿笑。

大概是因为酒精的原因,导致他们之间本来没什么交情但好像,感情近了一步。

“不,不是喝醉,是怕面对美色控制不住。”

卡珊儿一听就明白。

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夏绵绵突然问道,“你和龙一,合吗?”

“嗯?”

“我说床上。”

“额……”卡珊儿不好说。

毕竟伤人自尊。

夏绵绵审视,“龙一对你应该是第一次,所以弄疼你没有?”

卡珊儿顿住。

“嗯,曾经那个男人为我守身如玉来着。”夏绵绵笑道。

想着那个时候的龙一……挺纯挺傻的。

“所以,他37岁,才破处?!”卡珊儿怎么都觉得龙一有点悲剧呢!

“总算是破了,我真怕就这么一直下去。”

“你怎么拒绝得了对你如此深情的龙一的?”

“那你是怎么拒绝的?”夏绵绵反问。

“他对我不情深。”

“万一呢?”

“我不想去思考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卡珊儿严肃。

夏绵绵耸肩一笑,“话说你还没说,你们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们的结婚就是以生孩子为前提,生完孩子之后就行了,所以不会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在我们之间发生,而且……龙一真的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床畔,真的,你拒绝他是对的!”

“啊哈,是吗?”夏绵绵忍不住笑,“他弄疼你了?”

“我应该也没给他过好感,所以算是扯平了。”

“成年人之间享受床笫之事的乐趣,你为什么要拒绝?”夏绵绵问。

“我为什么要和我不喜欢的男人做这种事情?”

“那你为什么要和这个男人上床?”

“因为生孩子。”

“别告诉我生了孩子你们就没做过了。”

“……”卡珊儿无言以对。

“既然必须要做,既然做都做了,为什么不让自己做得更舒服一点?”夏绵绵有点咄咄逼人。

卡珊儿那一刻居然哑口无言。

“文艺青年很喜欢的一句话叫做不能反抗就躺下来好好享受。”夏绵绵说,“这句话真的,很有道理!委屈谁,也别委屈了自己!”

卡珊儿咬了咬唇。

夏绵绵觉得,有些话都这么多了。

她其实也不知道怎么撮合卡珊儿和龙一,做红娘这种事情真的不是她的擅长,但至少,让两口子,在床上幸福点说不定,感情就做出来了。

她一直觉得,龙一看上去冷血冷冰冰的模样。

实际上……他内心很容易被感动。

她甚至觉得,但凡卡珊儿主动一点点,可能龙一就会……说不定,就会真的爱上卡珊儿。

龙一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他既然和卡珊儿结婚了就会对她负责到底。

对于这么一个身份特殊的女人,他自然会特殊对待。

更何况。

卡珊儿的性格,龙一是喜欢的!

------题外话------

下午二更。

也不知道绵绵是不是神助攻。

啊哈。

总之,往后看。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