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盛世婚礼,龙一不再孤独!/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尔戈的盛世婚礼,隆重到无法比拟!

夏绵绵穿着唯美的长摆婚纱,和封逸尘一起,按照阿尔戈的传统,到指定的皇家街道巡游,接受着所有阿尔戈人民的祝福,而阿尔戈的人民会看到,夏绵绵穿着西式的婚纱礼服,没有带着面罩出现在世人的面前,会有些非议,但更多的却是好奇,好奇王子的女人,为什么会在如此多人面前,这般的毫不掩饰。

议论纷纷。

在今天却不会有任何人肇事。

王子的婚礼就是,举国同庆的日子,阿尔戈人民,视皇族为上帝版,盲目崇拜。

巡游完毕,夏绵绵和封逸尘在尊严的王宫最大的宫殿巨星唯美的婚礼。

夏绵绵再一次,穿着婚纱,走在了红地毯上。

对面站着的男人,依然是封逸尘。

小的时候做梦都想要嫁给封逸尘,当时觉得没有想到,长大后的自己,会嫁给他两次。

灯光洋洋洒洒的跟着她的步伐,照耀在她的身体上,她嘴角挂着倾国倾城的笑容,今天的夏绵绵,就是美得让人移不开眼,至少,那个站在尽头的男人,就这么一直看着她,眼神中全部都是爱,满满的。

夏绵绵的脚步停下、

停在了封逸尘的面前。

两个人彼此对望。

这么长的一段距离,是她主动的走过去,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理由,让自己退缩了。

封逸尘将她的手拽过,手心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心,彼此间的温度,很暖,连带着心的位置,都暖得一塌糊涂。

按照阿尔戈的传统,他们在皇宫大臣,尊贵宾客的面前,完成了所有的仪式。

封逸尘牵着夏绵绵的手,站在聚光灯下。

全场的视线从头到尾都在这一对倾国倾城的新人身上,移不开眼,不得不说,这么美好的画面,这么赏心悦目的一幕,看到眼里就是一片心旷神怡。

封逸尘拿过话筒。

他会发表对所有人到来的感谢致辞。

致辞很官方,大约就是传统的稿件差不多。

封逸尘磁性的嗓音却让这样的普通的一个致辞,有了色彩。

致辞完毕。

封逸尘并没有放下话筒。

他转头,温情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

这个……和自己经历了那么多年纠缠了那么多年最终,她还愿意还这么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他再次说道,“夏绵绵将会是我,唯一的妻子!”

一字一句,很有震慑力。

此刻国王也坐在最主要的位置上,接受着所有人的祝福。

因为封逸尘的一句话,原本和睦的脸上,此刻突然难看了很多。

现在可是全国直播。

阿尔戈的所有人都能够看到现场的一幕一幕。

而尽管封逸尘一直强调自己只会娶夏绵绵一个女人,即使得到了国王的默许但却从没想过一定要对外昭告,对王子甚至以后变成国王的他而言,这一句话,就是对臣民的不负责任,会受到大众的弹劾!

国王看着自己的儿子,又碍于此刻确实是当着全国人的面,他也不能在他儿子的大婚上,冲着他发脾气。

他隐忍着。

隐忍着听着他儿子继续说道,“在这里,我也会非常明确的表态,我即使是国王的唯一继承人,但我不会继承阿尔戈国王的位置,所以我不会成为国王,但我可以对着全国人民保证,我会培养出,比我更优秀的王储继承人!”

这番话一出,现场更加轰动了。

王子是当着全国人名的面,明确的表态自己不会坐上国王的位置,前因后果一想就能够想到,如果是国王,就只有一个王妃怎么样都不可能得到民众的理解,甚至国王现在对封逸尘的妥协也只是因为为了稳定他刚开始的情绪,渐渐地,封逸尘会抵押不住来自大臣来自民众的压力,早晚会娶多房王妃。

而此刻。

封逸尘居然就这么,就这么斩钉截铁的告诉所有人,他不会继承王位。

但他给了全国人民一个交代,他会培养出最优秀的王位继承人。

整个阿尔戈都会哗然,但,没有人会觉得他大逆不道,因为他做了承诺。

在阿尔戈,王族的承诺,就仿若圣旨一般,没有人敢去质疑,只会无条件的相信。

大殿黑暗中。

凌子墨他们坐在一边的餐桌上,也这么观礼着仪式。

凌子墨开口道,“果然,在江山和美人面前,封逸尘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夏绵绵。”

所以不管是江山还是美人。

只有夏绵绵。

这样的女人,真的值得全世界的人去羡慕。

居小菜附和着自己的老公喃喃道,“封逸尘的意思是不是,他不会成为未来的国王而他会培养子倾成为国王?”

大体就是这一个意思。

坐在居小菜旁边的凌小居好奇地问道,“以后子倾会成为国王吗?”

“是啊。”居小菜点头。

直接跨过了封逸尘,落在了封子倾的身上。

“那以后我就是要嫁给国王的女人了!”凌小居兴奋道。

凌子墨和居小菜互相对视了一眼。

即使没有揭穿,但心里似乎也达成了共识。

可能……

他们不会允许,小居嫁给子倾。

准确说。

小居应该也不可能嫁给这样的子倾。

有些暗黑的饭桌前,卡珊儿就这么一直看着最闪亮的两个人,耳边都是封逸尘刚刚说的那些话,大多数人都会知道,封逸尘为了夏绵绵放弃了整个江山,而他可以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如此说道,就是没有想过反悔的余地。

好吧。

她现在真的有点嫉妒龙九了。

龙九拥有了枭,仿若就拥有的全世界。

她真的觉得,枭可以为了龙九,和全世界作对。

这样的男人……

嗯,这样带着极大魅力的男人,果然,才是真正的男神。

此刻她旁边坐着的龙一,也这么默默的看着面前的小九,小九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真的无法忽视,还是会有点说不出来的情绪,但他很清楚,他只会去祝福,因为封逸尘如此,他只能祝福。

他转眸,转眸看到身边的卡珊儿眼眸紧紧的看着舞台的方向。

他猜想,她应该很羡慕,很羡慕小九的人生。

婚礼仪式在如此隆重又如此奢华热闹中结束。

晚上有一个皇家晚宴。

重要宾客都会穿上隆重的礼服,出席参加这样的一个晚会现场,近距离的和王子以及王妃恭贺接触。

晚会很热闹,也会让人很累。

夏绵绵在坚持了一天的疲倦之后,忍不住回到了自己的专用衣帽间。

那个时候正是晚宴最热闹的时候,封逸尘移不开脚步。

所以就夏绵绵一个人暂做休息。

她靠在椅子上,结婚这么累,这么累,而她为什么要经历两次。

关键是昨晚上她还真的半点都没有休息到,封逸尘那厮,更吃了药似的。

她仰天长叹。

一脸疲倦,脑海里却还是会浮现,封逸尘在婚礼仪式上说,她是他唯一的妻子,那么深情那么霸道,而他真的为了她,放弃了,江山!

她是不是红颜祸水。

但她为什么……内心这么美。

原来,红颜祸水有着这么强烈的幸福感。

她眼眸微转。

休息室的房间被人推开。

夏绵绵看到了龙一。

龙一身边没有卡珊儿。

这个男人。

夏绵绵冲着他一笑。

龙一也这么笑了笑,“累吗?”

“很累。”夏绵绵直白,“结婚真的不是看上去那么美好。”

“但明显你今天心情很好。”

“好吧,没办法骗你,我确实……很高兴。”夏绵绵点头。

“因为封逸尘为了你放弃了整个江山社稷?”

“女人就是这么现实,而且这般容易讨好。如果你愿意为了卡珊儿放弃亦或者争取更多,她也会为此感动。”夏绵绵直白。

龙一对这个话题似乎并没有特别大的兴趣。

他走到夏绵绵面前,蹲下去。

夏绵绵看着他。

龙一抬起她的脚,将她的高跟鞋脱掉。

夏绵绵紧抿了一下唇瓣。

她就感觉到自己酸痛的脚掌在他的手部按摩下,舒服了很多。

夏绵绵嘴角拉出一抹笑。

龙一就是对自己这般好。

好到,她觉得心泛着疼痛。

她说,“龙一,你爱上卡珊儿吧。”

龙一帮她按摩的那一刻,手顿了顿。

他说,“我这么做让你为难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的男人,应该有一个值得爱又爱自己的女人。卡珊儿很合适。”

“那我说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忘记你,你会不会这么内疚一辈子?”龙一抬头,冲着她笑。

分明,即使故意的。

夏绵绵那一刻却很严肃的回答,“我会。”

龙一脸上的笑容有些隐退。

夏绵绵动了动脚,龙一放开了她的小脚,给她重新穿上了鞋子。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龙一为她做的一切。

她说,“龙一,你觉得你还喜欢我是吗?”

龙一没有回答。

这个问题真的不用回答,事实很明显。

夏绵绵突然一把拉住龙一的手。

龙一看着她。

夏绵绵说,“你亲我一下试试。”

龙一愣怔。

“我没有开玩笑,你那么喜欢我,你亲我。”

“小九……”

“没关系。”夏绵绵说。

亦或者。

她突然主动靠过去,搂抱着龙一的脖子。

龙一心跳加速。

他都不知道,小九突然对他这么的……直接。

“你不用这么来试探我……”

“不是试探,而是,让你明白,你的内心。”说着,夏绵绵就直接嘟嘴,靠近了龙一。

龙一看着她的唇瓣。

看着她真的在靠近自己的唇瓣。

心跳更快。

在夏绵绵真的要亲到他的那一刻,他有蓦然,转头了。

一直盼望的事情,这一刻还是选择了拒绝。

夏绵绵看着他的模样,她说,“你躲什么?不是很喜欢我吗?”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不,你内心深处并不想我来亲你。你喜欢我只是因为,你以为,但事实上,如果现在换成卡珊儿来亲你,你会选择拒绝吗?”

龙一脑海里面想了一下。

如果卡珊儿主动亲他……

他抿唇。

夏绵绵放开了龙一。

就只是简单捉摸一下而已。

龙一这样的男人,这么迟钝的男人,需要点化。

而点化就是,点到为止。

龙一被夏绵绵戏弄了一番之后,转身准备出去。

门口处,封逸尘就站在那里。

不知道看没看到刚刚那一幕。

不过看他脸色不太好,大概是看到了。

龙一从封逸尘身边经过。

经过的时候,彼此看了一眼。

龙一说,“希望你好好待她。”

“我会的。”

龙一觉得自己这句话很多余。

但他唯一很想,小九可以这么一直幸福。

他走出去。

化妆间内,封逸尘眼眸直直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就是理直气壮的可能着她,“吃醋了?”

封逸尘没说话。

“就是吃醋了。”

嗯,吃醋了。

别说阿九这么近距离去靠近龙一,就是两个人单独相处,他也不爽。

夏绵绵盈盈一笑,“你过来。”

封逸尘不想过去。

因为他心情不好。

但是阿九叫他。

他就过去了。

夏绵绵一把楼包住他的脖子,她说,“我刚刚逗龙一的……”

“以后别逗了。”封逸尘说得很严肃。

“就算龙一不躲开,我也不会亲上去的。”她解释。

她怎么可能和龙一吻得下去。

封逸尘依然严肃。

大概,心里还在不爽!

“这种事情,我只会和你做。”夏绵绵踮脚。

踮脚,唇瓣主动亲了上去。

封逸尘很高冷。

在无声的抗议。

这样的高冷维持不到两秒。

所以,夏绵绵感觉到了来自于封逸尘独有的霸道。

霸道的,亲吻咬着她的唇瓣。

“唔……”

然后……

越渐深入。

“唔。”

封逸尘,你确定要这样吗?!

要搁下这么多达官贵人,和她……这样吗这样吗?!

……

宴会大厅外。

龙一走出去。

心口似乎还在有些细微的波动。

刚刚,小九是要亲他。

亲他。

他轻抿了一下唇瓣。

就是会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一直在心口处盘旋不停。

“还在回味?”龙一的身边,卡珊儿突然靠近。

龙一回神,“说什么?”

“刚刚不是龙九要亲你吗?我和枭都看到了,我看枭的脸都青了。”

“你也看到了?”龙一看着她。

“我真不是故意要来看的,我不过就是正好路过,然后就撞见了,但我还知道非礼勿视,所以直接就转身走了,枭倒是在门口,铁青着脸一动不动。”卡珊儿解释,又陡然好奇,“你们接吻了吗?”

龙一没有回答。

“龙九应该不至于在自己大婚上真的亲你吧?!”卡珊儿怎么都觉得不是龙九的作风。

“没有亲。”龙一说。

“我就知道龙九只是逗你的。”卡珊儿一副很了然的样子,“你应该很失落吧?”

好不容易可以一尝芳泽,结果就是没有尝到。

“我是挺失落的。”龙一说。

失落到,居然在小九提醒他的那一刻,他想亲面前的女人。

他突然伸手,一把拉过卡珊儿。

卡珊儿手上还拿着酒杯,鲜红的液体和她身上的莹黄色的性感礼服相得益彰。

卡珊儿差点没有把酒杯打翻。

身体就直接被龙一拉扯着,走向了宴会的后花园。

其实,到处都是人,这里没有宾客,但守卫很多。

龙一就直接将她地处在了后花园的墙壁上,他身体靠近她。

卡珊儿蹙眉,“你这是欲求不满想要发泄在我的身上?”

“猜对了。”龙一说。

卡珊儿翻白眼。

这货。

她说,“我能先把我手上的酒喝了吗?”

龙一看着她。

卡珊儿就当他同意了。

她拿起酒杯就打算一干二净。

嗯。

她就告诉自己,就当被狗咬了。

反正她也反抗不了面前的男人。

酒杯刚碰到自己的嘴唇,突然手腕一紧,手上的酒杯强迫性的倒入了某人的嘴里。

卡珊儿气愤。

她的酒。

他凭什么喝。

而就在下一秒。

那货男人直接欺身而下,唇齿相融。

嘴唇之间……一股清凉的带着浓厚酒香液体,流在了彼此之间……

“唔……”

龙一你个死变态。

你都不嫌恶心的吗?

而她被他捂住嘴,身体本能的吞咽,就这么咽了下去,有些没能即使喝进去的,就顺着彼此的紧贴的唇瓣间溢了出来,如此……情色一片。

酒喝了下去。

龙一却一直没放过她。

仿若在舔舐着酒香一边,把她的唇瓣口齿添得不留余地。

卡珊儿刚开始紧绷的身体,都因为他……嗯,就是龙一突然的发情而变得柔软了些,甚至双手主动抱在了他精壮的腰间上,唇舌主动的回应着,甜蜜而疯狂。

吻。

持续了好久。

总觉得,周围的气体都变成了火热的。

龙一放开了卡珊儿。

看着自己身下人的气喘吁吁。

她的唇瓣还有刚刚流出来的红酒,就那么晶莹剔透的在她唇角,如此引人犯罪。

所以那一刻,龙一又低头,舌头舔了一下。

带着,浓郁的酒香味,莫名心动。

卡珊儿心口也在跳动。

真的是撞鬼了。

为什么会突然觉得龙一的吻技不错。

而她有些火辣辣的唇瓣,真的被他舔得……很带感。

她纤细的手指伸向了他的脸颊,指尖放在他好看的唇瓣上。

这个男人,仔细一看,仔细看久了,好像也不是那么丑。

她手指在他唇瓣上轻柔。

她恍惚还能够感觉到,龙一有些不受控制的身体反应,即使彼此没有触碰但就是很明显能够感觉到,甚至在她这般举动下,越发的……僵硬。

她说,“刚刚有没有把我当成龙九?”

龙一眼眸紧了一下。

“我不在意的。”卡珊儿妖娆一笑。

“我在意。”龙一一字一顿。

卡珊儿笑容有些僵硬。

龙一的手指也放在了卡珊儿的唇瓣上。

不是像她一样故意在挑逗他,而是帮她把唇瓣擦拭干净,缓缓,拉着她走进了大厅。

手指紧扣。

卡珊儿看着龙一的大手。

他手上茧子很重,其实握在手里并不是那么舒服,却就是会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

他们回到人群之中。

其实也就是,凌子墨他们之中。

凌子墨看着他们突然的消失,忍不住打趣,“不会是干什么坏事儿去了吧?”

卡珊儿如此脸皮厚的一个人,在被揭穿了之后,脸一下就红了。

龙一貌似也有些尴尬。

“我就是随口说说的而已。”凌子墨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居小菜瞪了一眼凌子墨,说道,“小然还在房间让佣人看着,但这个点要吃奶了,我们先走吧。”

“嗯。”凌子墨这么爱玩的一个男人,就是可以对自己老婆,惟命是从。

岳芸洱也附和着,“我们也该走了。”

“一起吧,龙一你们呢?”居小菜问。

“好。”龙一点头。

意思是一起离开。

“那我去给绵绵说一声。”居小菜连忙就想去休息室。

龙一拦住,“还是别去了。”

“嗯?”居小菜诧异。

有时候就是好像能够感觉,休息间里面在发生什么。

居小菜没懂。

凌子墨瞬间秒懂。

他笑得意味深长,“我也觉得还是不要了,走吧。”

“为什么啊?”居小菜还在问。

凌子墨在居小菜耳边低语。

两个人显得很亲昵。

居小菜脸红了。

凌子墨怎么就那么喜欢他老婆羞涩的样子。

他搂抱着她,所有人一起离开。

回到夏绵绵的寝宫。

各自回房之时,居小菜叫了一声卡珊儿。

卡珊儿看着她。

居小菜问,“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不知道。”看龙一什么时候舍得走。

“我们明天就要离开了。”

“这么快?”卡珊儿问。

她以为他们应该会多住几天。

“何源父母一直催促他们早点回去,不放心他们带着来这么远的地方,所以明天一早就会走,我和他们一起过来的,就打算和他们一起离开,而且大婚之后,绵绵应该会很忙,亦或者陪着封逸尘处理公务,亦或者去度蜜月。”

“哦。”卡珊儿点头,转头看着身边的龙一。

龙一直白,“我们可能会多留几日。”

她就知道。

龙一舍不得走。

她也不拒绝。

对龙一而言,这是最后和龙九接触的机会了吧。

居小菜对他们笑了笑,“那你们多玩几天,玩开心一点,哪天到了驿城联系我。”

“好。”卡珊儿一口答应。

两个人又相互客套了一下。

居小菜温和的离开。

卡珊儿看着居小菜的背影,是真的觉得这个女人让人觉得很温暖,和龙九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是一个很体贴的女人。

男人应该都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吧?!

想想凌子墨,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是玩心很重的大少爷,却就是会被居小菜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还不回房吗?”头顶上的声音,让卡珊儿胡思乱想的思绪回神。

她跟着龙一走进房间。

彼此,相继洗澡。

卡珊儿和龙一躺在床上。

不是很晚,彼此都没有睡着。

卡珊儿幽幽的开口,“龙一,男人会喜欢温柔体贴的女人吗?”

“应该吧。”

“龙九看上不温柔。”卡珊儿说。

龙一顿了顿,“龙九是特别的。”

反正在你心目中,龙九做什么都是对的。

她说,“除开龙九,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龙一抿唇。

刚刚那一瞬间。

他有一点想要说出“你”!

就是,差点脱口而出。

而他还是没说出来。

可能,也不是那么绝对。

“安琪就是温柔体贴的,你为什么不喜欢?”卡珊儿问,“安琪可是结合了很多优点,有着龙九的外貌还有这让男人都喜欢的温柔,你为什么不喜欢?”

“为什么你非要提起安琪?”龙一口吻不好。

“因为他是你小老婆啊!”卡珊儿说,“我不提她我还能提谁?”

“你是我大老婆,你可以说说你自己!”龙一冷声。

“你又不会喜欢我!”有什么好说的。

龙一突然翻身将卡珊儿压在身下。

卡珊儿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说,“你怎么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喜欢你?!

尽管。

他不肯定。

尽管,他不会承认。

“那你喜欢我?”卡珊儿笑。

白嫩的手臂攀上了他的脖子。

如此挑逗的模样就是在勾引他。

“我喜欢……”龙一说。

卡珊儿猛然有些心跳加速。

“上你!”龙一附加。

卡珊儿瞪着龙一。

玛德,变态!

卡珊儿一把推开龙一。

龙一也没想过今晚要做。

他顺势,躺在了一边。

卡珊儿背对着龙一,故意疏远了他,骂骂咧咧,“果然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龙一没说话,就一直看着卡珊儿纤细的后背。

卡珊儿继续嘀咕,“就应该让龙九知道你暗地里,又多阴暗,简直就是淫荡狂魔。”

龙一依然,只是看着卡珊儿的后背。

听着她不爽的一直在嘀咕,其实他听得不清楚她说了什么,事实上听不清楚也知道她要说什么,无非就是一些不爽他的话语。

他此刻,此刻。

脑海里只有一句。

我喜欢上你!

不是,喜欢,上你!

一夜过去。

第二天一早。

凌子墨他们就离开了。

封逸尘和夏绵绵送他们去了机场。

回来的时候,龙一和卡珊儿在客厅等他们。

龙一说,“我们下午走。”

卡珊儿蹙眉。

不是要多住几日吗?

夏绵绵点头,“嗯。”

很多时候,即使不舍也不会强留。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分别了,知道还会相遇就好。

“你们有什么安排吗?”龙一问。

“封逸尘忙,可能会等过一段时间,去旅行,也不知道能去哪里,身份特殊,去哪里都是一群人跟着,很烦。”夏绵绵抱怨。

封逸尘看了一眼她,“我尽量单独带你出门。”

“真的?”夏绵绵不信。

“真的。”封逸尘一口笃定。

夏绵绵甜甜一笑,她相信他!

两个人就是这般甜蜜。

卡珊儿就这么默默地看着。

从龙九的脸上,放在了枭的脸上。

她看得很清楚,枭的视线,总是时不时的看着龙九,一副,不愿意她消失在自己视线下的模样。

龙一眼眸微转,看着卡珊儿看枭出神。

夏绵绵也看到了。

她直白道,“卢小姐,这是我老公!”

卡珊儿回神。

她说,“我就是看看,我没想过要。”

我没想过要?!

怎么着,你还想要了?!

夏绵绵怎么都觉得,这句话会被人曲解,特别是脸色显然变化了的龙一。

“我有老公!”卡珊儿补充。

就是一句补充,让某人,阴沉铁青的脸,那一刻……嘴角上扬了。

还说不喜欢?!

夏绵绵莫名鼻子一酸。

她不是一个很容易感动的人,甚至有时候有些冷血。

但这一刻,这一刻就是因为,因为龙一有了喜欢的人,让她真的很想……感谢一下上帝感谢一下耶稣圣母玛利亚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

她家龙一,不会再这么孤独下去了!

------题外话------

有二更!

爱你们么么哒。

小宅去奋笔疾书了。

那啥。

别忘了投月票哦!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