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怒怼,要生孩子我给龙一生一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这么大,你他妈不行了那不是暴殄天物吗?!”卡珊儿咆哮。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被龙一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

龙一看着她,然后那一刻拉出了一抹笑。

他说,“谢谢你对我尺寸的满意。”

“……”卡珊儿真想暴走。

现在这是重点吗?!

她看着龙一,“你到底做了什么?”

“既然你这么关心我,我就告诉你。”

我他妈不是关心你。

我特么就是好奇。

“枭身边有一个非常牛逼的医生叫韩溱,去阿尔戈的时候,我托小九帮我在韩溱那里拿了一些药,药物有抑制某些激素的分泌,会导致身体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反应。”龙一解释。

“会有副作用吗?”卡珊儿问。

“有。”龙一说,“长期食用,可能导致不举。”

卡珊儿就这么看着他。

龙一说,“你爸应该坚持不长时间,我应该不用长期使用。”

“万一我爸就是这么坚持呢?”卡珊儿反问。

她爸的性格,真的可能会!

“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阻止代孕。”龙一说,“对你爸而言,我的突然不举不是因为我不愿意而是我被迫无奈,他没理由怪我什么,这是唯一可以保全我生命安全又能阻止借腹生子的最佳方法。”

卡珊儿沉默,她也没有找到比这更好的方法。

龙一补充,“对比起我的生命来说,还是不举更容易接受一点。”

智障。

卡珊儿咒骂。

都他妈不举了还是个男人吗?!

龙一似乎看出了卡珊儿的心思,他说,“至少,我在,就没有其他男人来做我给你做的事情了!”

“那你觉得你不举就可以做了?”卡珊儿补刀。

傻货。

“我可以摸啊。”龙一直言。

“你怎么这么变态!”

“过来我摸一下。”龙一伸手。

卡珊儿一个侧身,逃走。

龙一看着她的身影。

卡珊儿直接冲进了浴室,关上浴室的玻璃门。

心跳,莫名加速。

玛德,遇到一智障。

她走向洗漱台,那一刻却看到了镜子中自己脸蛋红润水色极好的模样。

卧槽。

之前那个冷得要冰窟的男人,去哪里了?!

撩她呢?!

此刻那个男人,看着卡珊儿逃也似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隐退。

韩溱还说过,这种药物吃多了不仅会抑制性激素,也会抑制很多激素的产生,很有可能,会导致抑郁,所以不能多吃,绝对不能长期食用,而他也不能保证,卢老会让他坚持多久。

之后的一个月。

真的是每天都去。

每天都会重复的上演第一天的场景。

但每次的结果都不好。

第十五天的时候。

龙一身上突然多了几道伤口。

手臂上,有些狰狞的一道血粼粼的伤疤。

卡珊儿问他怎么回事儿?!

这段时间即使她有训练,但并没有让龙一陪她做什么危险动作,龙一也没有出门,为什么身上会有伤口,而且这种伤口似乎还不轻,看上去也不像是别人造成的,反而有点像是自己的行为。

龙一打了个哈哈过去,说是不小心玩匕首的时候划到了。

实际上,龙一现在的身上,不可能玩东西会割伤自己。

但卡珊儿没有多问,她想龙一也不至于真的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然而到第二十天的时候。

卡珊儿亲眼看到龙一将燃着火星的烟头直接杵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很深很深,甚至感觉不到痛一般,那一刻眼神中还带着有些吓人的光芒。

卡珊儿惊吓着走过去,一把推开龙一的手,看着他的手臂上,烧伤了好大一块红印子。

“你做什么啊,龙一,你疯了吗?”卡珊儿问。

整个人相当的激动。

龙一木讷的看着卡珊儿。

看了好一会儿。

好一会儿。

那一刻就像不认识卡珊儿一样,又在下一秒陡然回神。

回神那一刻,看着卡珊儿有些惊讶的眼神,“怎么了?”

“你刚刚自己做了什么?!”卡珊儿拽着他的手臂,让龙一看。

龙一就看到了自己手臂上的伤,然后有些哑然。

他沉默着不说话。

已经有几次了,莫名其妙就会自残,而当他回神过来那一刻,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隐约只能够想起,心情的失落,那种失落感,就仿若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一般,就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任何兴趣,就好像心都死透了一般,而自己活着好像也没有什么意思……

“你怎么了龙一,你到底怎么了?!”卡珊儿问。

这几天的龙一明显奇怪了很多。

有时候好像精神都恍惚到,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了。

龙一说,“没什么,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的皮糙肉厚。”

“龙一!”卡珊儿看着他的眼睛,“你别吓我!”

“你在担心我吗?”

“我怕你死了,我还要给你烧纸!”卡珊儿毒舌。

“嗯,我不死。”龙一一把拉过她。

卡珊儿没有反抗。

就这么窝在了他温暖而厚实的怀抱里。

到底龙一怎么了?!

怎么了?!

第二十三天。

夜晚。

卡珊儿听到浴室传来了水杯摔破的声音,她走进浴室,又一次看到被摔破的漱口水杯的碎片,被龙一拿起来,拿起来,直接往自己的手腕上割下去……

“龙一!”卡珊儿直接冲进去。

她一把拉过龙一的手。

龙一的碎片直接割伤在了卡珊儿的手上。

很痛。

卡珊儿忍耐着,她恍若又看到了龙一那种不熟悉的眼神了,不是以前的冷血冷酷残忍,她看到的是,凶光,一种,仿若看不到眼前事物的凶光。

他猛地的一下推开了卡珊儿。

又想用碎片割伤自己。

卡珊儿一个上前,又是一把将龙一抱住,真的被惊吓到眼泪迸发,“你别吓我龙一,你别吓我,你到底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龙一恍若听不到。

卡珊儿不管多用力抱他他都依然将卡珊儿推了出去。

如此。

卡珊儿直接搂抱着他的脖子。

垫着脚吻着他。

主动将他的唇瓣吻紧,很急切的很蛮力的将他狠狠的吻着,他怎么用力推开她她都要亲他,亲他。

不知道多久。

不知道多久,龙一稳定下来了。

他感觉到柔软的唇瓣,柔软的舌头在他的口齿之间,他看到卡珊儿眼泪模糊的将他紧抱着,恍若真的被惊吓到了什么。

龙一轻轻的推开她。

卡珊儿那一刻也感觉到了龙一的情绪稳定。

她放开他,眼眸看着他。

“哭了?”龙一看着她的眼泪。

“龙一你个王八蛋,你他妈要是死了,就算做鬼我都不会放过你!”卡珊儿怒吼。

“我不会死。”龙一每次都这么说。

但还是会做,吓人的举动,很吓人!

卡珊儿不放心的一直看着龙一,看着他显然又恢复如初的模样。

他们一起睡在一张床上。

龙一的下面,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她曾试图在夜深人静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引诱一下她,但她怎么勾引他就是没有反应,就是可以半点反应都没有。

翻来覆去。

龙一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但她睡不着。

她真不知道她睡着了之后,龙一会不会突然梦游醒了,然后从楼上跳下去。

越想越惊恐。

卡珊儿偷偷的从床上起来,找了一件外套披上,然后走向了外阳台。

她拿出电话,给龙九拨打。

那边有些迷糊。

金三角和阿尔戈,没多少时差。

金三角现在深更半夜,那边也是。

夏绵绵开口,“你找我有事儿?”

“嗯。”

“说吧。”

“这么晚打扰你,真不是故意。”

“我知道。”夏绵绵一副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模样。

“你给龙一拿得药,是不是除了对下身有反应之外,对其他还会有影响?!”

“龙一有反应了?”夏绵绵问。

“龙一有自虐倾向了!”卡珊儿说,说出来,都觉得很惊悚。

“具体表现?”

“会用刀割手割腕,用烟头烫伤自己,甚至在做这些的事情,他自己根本不自知,仿若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但回神过来的时候,就又像普通人那样!”

“看来这种药物真的不能多吃。龙一吃了多久了?”

“20多天。”

“韩溱给我说,这种药,在强大意志的人,也不能吃超过15天。这毕竟是激素药!”

卡珊儿沉默半响,问道,“龙一知道吗?”

“当然,在给他这种药物的时候我就给他说过了。其实韩溱给了我三种剂量的药丸,龙一拿的是最重的那一种,他说不想冒险,不想让任何人来怀上你们的孩子,所以,选择了最大胆的一种药。”

“龙一那个智障!”卡珊儿咒骂。

“也不知道是为了谁。”夏绵绵说。

卡珊儿咬唇。

“那个,龙一给你说过,他喜欢你的这件事情没有?”夏绵绵问。

“……”卡珊儿手一顿。

“看来没有说过。”夏绵绵自顾自,“那你也当我没说。”

卡珊儿心口有些微动。

“对了,韩溱说过,这种药物最好的方法不是吃药修复而是停药,停药一段时间就会有所好转,如果继续吃药会继续恶化,最大的危害就是得深度抑郁症。抑郁症知道吧,就是时不时都有想要自残甚至自杀的举动。说直白一定,抑制人体激素的兴奋,本来就是让自己的情绪低落下来,当某些比较专业的词语我也没记下来,意思大体就是当激素在身体内失去了平衡,神经就会错乱就会变成,龙一现在这样甚至可能更严重的结果!”

卡珊儿听得很难受。

“卡珊儿,我曾经给你说过,龙一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夏绵绵说,“现在你信吗?”

卡珊儿咬着嘴唇一直没说话。

“我能够给你说的差不多就这些。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嗯。”

两个人彼此挂断了电话。

卡珊儿就这么看着电话有些出神。

龙一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不。

是世界最蠢的笨蛋。

她转身回到房间。

房间内,龙一依然在熟睡。

她爬过去,靠近他。

就是,从不知道的几时开始,他们之间会这么的亲昵。

她透过有些微暗的光芒,看着他的脸蛋,看着他熟睡的模样。

她的手指,摸着他僵硬的轮廓。

第一次见到龙一的时候……

嗯,那个时候真的没有真的打量过他,只知道他会和自己发生关系。

而他什么长相她都看得不透彻,他恍惚就记得,他有一双和她一样颜色的眼眸,他不爱说话,很冷。

她当时想的是,结婚生子,然后她跑。

事实上,她确实是如此。

想来,刚开始并不讨厌龙一,后来,因为他让她做了诱饵所以她讨厌了,很讨厌,甚至将自己在金三角压抑的情绪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恨不得撕了他,恨不得他消失不见,有一种看到她就神烦的感觉,她对他的态度何其恶劣。

但仔细一想,除了之前在驿城的事情让她一直耿耿于怀,之后她那么敌对他,他好像都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貌似,总是在包容她的一切坏习惯。

她忍不住,主动亲吻他。

亲吻他有些薄凉的唇瓣。

以前觉得这个男人真丑啊,真丑。

也不知道氏因为讨厌还是什么,现在却觉得,好像……也挺顺眼的。

唇瓣的弧度,还很性感。

是任何女人都喜欢的那种嘴型,如果不是故意紧绷,他唇角还有些细微的上扬,看上去,分明很勾人。

她柔软的唇瓣伴随着小舌头一起,在他唇上舔弄。

她没有深入,就是这么一直亲亲的亲吻着,甜甜的亲吻着。

直到。

某人自己张开了唇瓣,她的舌头就滑了进去。

吓了一大跳。

在自己准备伸回来那一刻,舌头就被某人紧紧的缠住了。

吻得很深入。

吻到彼此气喘吁吁。

龙一放开她。

卡珊儿看着他。

“想了?”龙一问。

“啊?”卡珊儿还处于有些迷糊的状态。

“上床。”

“……”女人没有这么色情的好不好。

有时候亲吻,就只是亲吻。

没有那么多想法。

龙一说,“要不我帮你……”

“我不想,睡觉!”卡珊儿翻身。

“那你亲我做什么?”龙一在她耳边问她。

热气呼呼。

“我喜欢。”

“喜欢什么?”

“你能不能睡觉。”

“喜欢我吗?”龙一问。

卡珊儿咬唇。

不喜欢。

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

她喜欢的男人,不会是金三角的男人,不会是在某定时刻会突然残忍嗜血杀人的男人。

她不会喜欢。

不会!

“看来只喜欢睡我。”龙一总结。

“你特么都不举了你说出来都不害臊吗?!”卡珊儿咬牙切齿。

“你在嫌弃我吗?”龙一问。

“是啊,嫌弃嫌弃,所以你他妈别吃药了!”卡珊儿暴躁。

“你是在担心我的身体是吗?”

“没有。”

“我知道分寸。”龙一说。

不说分寸还好。

卡珊儿猛然翻身看着龙一,狠狠的说道,“你是不是打算哪天自杀了,才会知道自己的分寸在哪里?!”

“我不会自杀。”

“龙一,你自残的时候你根本就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你别否认!”卡珊儿激动。

龙一抿唇。

“所以,你自杀的时候,你也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不会自杀的。”

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倔强!

“别说了,明天就不准吃药了。”卡珊儿给他下了决定,“我爸真那么想要继承人,就成全他,我能接受了!”

“我不能!”龙一很肯定。

卡珊儿怒视。

“睡吧,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不会食言而肥。”

“你特么是智障吗?”卡珊儿爆粗口。

忍无可忍。

是不是那天真的死了就好了死了就好……

龙一那一刻居然笑了一下。

真的是智障,鉴证完毕。

她不想再搭理龙一,强迫自己入睡。

龙一也没再说话。

深夜的夜晚,相拥而眠。

卡珊儿失眠了大半个晚上,真的很难起床。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天都已经透亮了。

她起身。

旁边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她左右看了看,揉着自己的头发,走向浴室。

走向浴室的那一刻,卡珊儿脸都吓白了。

她看着龙一站在洗漱台前,拿着小刀在自己手臂上,一刀一刀,血红一片。

“龙一!”卡珊儿惊呼着直接冲上去。

她一把拉过龙一的手,疯了一般的抢过他的匕首,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龙一很冷静地看着她。

看着她那一刻,似乎在笑。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卡珊儿完全崩溃。

真的很怕有一天起床,身边躺着的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那你要我怎么样?”龙一问。

卡珊儿怔怔的看着他。

看着他那一刻,分明和平时自残的模样不同。

她说,“你还好吗?”

“你说呢?”

“那你疯了啊,你拿刀割自己!”卡珊儿气急败坏。

这人潜意识就有自虐倾向吧。

龙一说,“你不是怕我自杀吗?”

“所以你要演练怎么死好看一点?”卡珊儿怒。

龙一伸出自己冒着血珠的手臂。

卡珊儿心口跳动。

似乎还有些疼痛,鼻子一酸。

她看到龙一手臂上写着“卡珊儿”三个字。

就是三个字母拼音的缩写。

她抬头看着龙一。

龙一说,“我捉摸这样,我应该不敢死了。”

“你真是疯子!”卡珊儿眼眶通红。

龙一一把将她抱过来。

卡珊儿扭动着身体。

龙一说,“我发现,我好像真的喜欢你了。”

“别说这么恶心的话行吗?你还是好好喜欢你的龙九吧。”卡珊儿心跳其实很快。

龙一咬了一下她的耳朵,“别吃醋。”

吃你个大头鬼啊!

卡珊儿推开了龙一,气冲冲的回到了卧室。

她真的要被龙一气炸了。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

玛德,被智障搞得这么心花怒放!

第三十天。

龙一持续去医院。

结果还是不行。

因为一直没有停药,不管卡珊儿怎么劝,他依然还是一直吃。

一直在吃……

而这一天!

卢老的忍耐的情绪终于到了极限。

他冲进医院的房间内,对着龙一大声说道,“每次都是卡珊儿,这次不能由她来做!我给你安排的女人,技巧都比她好!我要看着他们帮你做!”

“……”龙一看着卢老。

卡珊儿也这么看着她爸。

“否则,我不放心!”卢老很严肃。

他做的决定,就一定不能反抗。

卡珊儿心里狂暴。

即使很清楚,他爸要是亲眼看到几个女人在面前勾引龙一龙一都没有反应最后就会对此作罢,最少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想着借腹生子的事情,但她……心里发毛,就像猫抓了一般,很狂躁。

龙一没有拒绝。

大概也很清楚,如果卢老不亲眼看到,绝对不会死心。

卢老找了两个女人过来。

性感妖娆,走路似乎都飘着骚气。

卡珊儿就这么看着两个女人直接走向了龙一,身体靠过去,妖娆的身体,胸部都贴在了龙一的身体上。

龙一的眼神看向了卡珊儿。

卡珊儿转头。

她不想看到。

不想看到龙一和其他女人亲昵的模样,不想看到龙一被其他女人……

她隐忍着,隐忍着。

房间中,还未开始,就传来两个女人何其淫荡的叫声。

卡珊儿恶心,这特么碰都没有碰到,就湿了吗?!

她眼眸看向一边,看到她爸直勾勾的眼神,看到她爸身边的贴身保镖,那一刻眼神好像都直了,都被那两个女人搞得,有些热血膨胀。

她告诉自己,不要介意。

这次之后。

他爸应该就不会在强迫龙一,龙一就不用再吃哪种伤害自己身体的药物,她只需要忍耐这么一次,忍耐这么一次,不就是被摸几下被舔几下被……

卡珊儿猛地一下转身,直接推开了在龙一身上的两个女人,在她们打算碰龙一下体的时候,蛮力将她们都推开了。

两个女人惊吓的看着气愤的卡珊儿。

龙一也这么看着她。

卡珊儿没看龙一,不想让他看到她此刻的冲动,她就气势冲冲的走向她爸,对着她爸说道,“生孩子对你而言,有这么难吗?有这么难吗?你没办法生出儿子,你就巴不得其他人来帮你生继承人,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去这么主宰别人的人生!不就是孩子吗?谁还生不出来,你这么去为难龙一你良心都不会痛吗?对,你没良心的!”

“卡珊儿!”卢老动怒。

从卡珊儿上次回来之后明显本分了许多,这次突然又对着他大发雷霆,卢老可能真的会分分钟一巴掌扇死卡珊儿。

但卡珊儿就是如此雄赳赳气昂昂,她说,“要生孩子是吧,我给龙一生,一个卡卡不够,我生一车卡卡,生到你满意为止行吗?你现在放了龙一行不行?你都搞得他不举了你还想怎么样!你还想要怎么样?!”

卢老气得身体都在发抖,“卡珊儿,你信不信我马上把你赶出门!”

“行啊,你赶我走吧,你赶走我,我把龙一还有卡卡一起带走,你别管我怎么做得到,我就告诉你,我说到做到,我带走他们,要么我们一家三口在外好好生活,要么,你就抬着我们三个人的尸体回来陪你过你的晚年!”

“啪!”卢老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卡珊儿的脸上。

所以终究还是把她爸气得,忍无可忍了。

“你威胁我是吧?!”卢老怒火冲天,脸上的狰狞简直是吓人。

卡珊儿捂着自己的脸。

她爸的巴掌比龙一的巴掌痛太多了。

她才知道,原来对她好的人,是不会下这么重的手的!

她眼眶很红但她没哭,她冲着他爸吼,“我不是在威胁你,我实在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对龙一做什么身体上心理上的强迫和伤害,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卢老气得那一刻,直接从保镖身上掏出了黑色手枪。

所有人惊吓着看着卢老。

卢老把枪口直接对准了卡珊儿。

卡珊儿心口一窒。

是,她特么怕死。

看着黑色手枪枪口那一刻,甚至脚都在发软。

但她就是可以这么怒火冲天的对着她父亲,“你开枪吧,我就算死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卢老气得石指微动。

那一刻,龙一直接将卡珊儿一把抱进怀抱里。

卢老隐忍。

龙一说,冷血的脸上,狰狞得吓人,他对着卢老一字一句,“我不准你杀她。”

“怎么了,为了一个女人……”

“对,她是我龙一的女人,所以,除了我之外,谁都不能碰!一根毫毛也不行!”龙一冷盯着卢老。

卢老狠狠的看着他们。

“借腹生子的事情,我也觉得该告一段落了!”龙一对着卢老,“医生诊断结果已经非常明确了,我就是不行。而我也可以明白的告诉你,除了卡珊儿自己怀孕自己生的孩子,我不会有其他孩子。”

“龙一,你反了你!”卢老把枪口指着龙一!

“我来到金三角,我愿意成为上门女婿,我愿意对你忠心耿耿我我甚至愿意为你去死,但有些我国更深地锅的思想,我不想因为我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就忘了根本。在我的国家,夫妻之间要的是平等尊重,夫妻之间没有所谓的男尊女卑,更重要的是,夫妻之间,就是一夫一妻制!”

卢老狠狠的看着龙一。

卡珊儿那一刻也忍不住看着龙一。

龙一说,“爸,其他我都可以听你的,这件事情,请你尊重我和卡珊儿的决定。”

“你是真的觉得我不敢杀了你们两个是吗?”卢老阴冷的笑着。

他不会管那么多,他会计较的,只会是他的权威。

龙一冷冷的对视着卢老。

是。

卢老会对他产生不舍,但在挑战了他的极限的时候,他也会,一枪暴毙。

他就这么看着卢老扣动着扳机。

就在那一刻。

身边的贴身保镖突然上前,恭敬的地上手机!“卢老,您的电话!”

卢老看着身边的保镖,脸色残忍得吓人。

保镖硬着头皮说道,“是阿尔戈的王子。也就是,枭。”

卢老脸色微动了一下。

卢老隐忍着,将电话接通。

“枭,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卢老问,脸上笑容瞬变。

“阿尔戈有笔生意想要和你谈,不知道卢老有兴趣没有。”

“当然有兴趣,你说的什么我都有兴趣。”

“明天我会到你的府邸,届时,我们好好谈谈。对了,龙一没出门吧?”

“怎么?”

“他做事情成熟稳重,我信任他。”封逸尘直言。

意思是,生意上的事情信任龙一来做。

“当然,我明天会带着龙一在别墅,恭迎你。”

“无须对我这么客气。明天见。”

“明天见。”

卢老挂断了电话。

他放下手枪,那一刻狠狠的看了一眼龙一还有卡珊儿,什么都没说。

转身直接走了。

龙一松了一口大气。

还好,来得及时!

------题外话------

达拉达拉。

下午二更见。

记得别忘了投月票哦!

么么哒。

推荐军婚文《军魂燃燃:特种小娇妻》/圆呼小肉包

她原是地下市场的奴隶,没有记忆,身份卑贱,不如一条狗。

一日,那个男人出现在地下市场。

在她最狼狈的时刻,他砸了三倍佣金,高价买她!

于是,她从一个性命堪忧的奴隶,转眼成为男人的掌中宝。

……

人说:她长的像他死去的初恋情人,所以才会被他荣宠至极。

她自己也觉得,她是个被‘假宠’的替身。

可是假宠也是宠,替身也会动情。

暗恋到憋不住了,她……选择告白。

“首长,我……晚上想去你房间。”

“行。”

于是,告(献)白(身)成功。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初恋情人就是她,那个军人……以她为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