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争吵!危险再次逼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病房中。

卡珊儿清理完伤口,躺在了病床上。

夏绵绵在旁边陪着她。

卡珊儿其实也没有睡。

根本就睡不着。

脑海里面很多,有些残忍到自己真的无法接受的东西。

夏绵绵也没有再多说,安静地陪着她。

没多久。

龙一从手术室出来。

他血色并不太好,但看着夏绵绵那一刻,还是拉出了一抹淡笑。

夏绵绵回笑了一下,说道,“看你没事儿我就放心了,我先走了,你们好好休息。”

就是在给他们留下单独的空间。

夏绵绵总是很会察言观色,看龙一从回到病房那一刻开始,和卡珊儿的零互动就知道,两个人之间应该有矛盾了。

其实不怪卡珊儿,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危险,第一次举枪杀人,谁都会如此。

就连他们这种职业杀手,在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时,一样会崩溃。

夏绵绵离开。

房间中就鸦雀无声了。

卡珊儿不说话,龙一也不说话。

彼此睡在自己的那张病床上。

房间中,仿若只有龙一打着点滴的声音。

“龙一。”卡珊儿突然开口。

龙一应了一声,“嗯。”

“对不起,今天差点害死了你!”

“嗯。”龙一依然只是应了一声。

卡珊儿也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太多的话可以说。

她把自己捂在被子里面,睡觉。

她也不期盼,龙一会给她什么安慰,在生死面前,做得不对就是做得不对,没有任何借口和理由。

卡珊儿睡了过去。

很久,终于睡着。

睡梦中似乎感觉有人在靠近自己,又似乎觉得自己是错觉。

但她很清楚,她做了一个噩梦。

梦到,她杀死的那个男人那双狰狞的眼睛,一直一直盯着她不放。

她猛地惊醒过来。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崩溃的叫着。

那双眼睛,怎么都挥之不去,她怎么吼都没有用。

“不要!”卡珊儿尖叫。

她就看到那双眼睛,突然从男人的身体上直接跳了出来,然后疯狂的往她身上冲过来,速度很快,就似乎,要撞到了她的身上……

“不!”

卡珊儿猛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眼神涣散,整个人从噩梦中惊醒,看着眼前的男人,看着眼前的男人,似乎是带着紧张的看着她……

“卡珊儿!”他叫她,声音很大,似乎在拉回她的幻觉。

她眼眸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龙一。

她清醒了。

她清醒地知道,她刚刚只是在做梦而已,但此刻,却半点没有减轻她的恐惧,反而更加崩溃。

更加崩溃的一把抓着龙一的衣领,她双手还在颤抖,全身都在颤抖,她眼眶通红,声音撕裂,“你凭什么让我杀人,你凭什么让我杀人,你是恶魔!你就是杀人狂魔!”

龙一看着她的激动。

卡珊儿只想发泄,发泄的大声吼道,“我为什么要面临这些,我为什么,我为什么要把我的双手染上血,为什么你这么不干净了,非要把我也弄脏,像你这样的男人,真的不配做我老公!”

她的老公,要么不让她在这样的环境中,要么,会足够强大到可以保护她,不让她面对这些!她不需要这种,把他拉到残忍世界的男人,她不需要!

卡珊儿吼完之后,捂着脸哭了起来!

整个人完全处于完全崩溃的状态。

她受够了!

她真的没有那么坚强,她平时表现出来的雄赳赳气昂昂也不过只是为了掩饰,她内心的脆弱,她其实,从很久很久以前,从知道她父亲可以杀人不眨眼之时,她就害怕这一切了,她就渴望着离开,她就希望自己远离这样的世界……

但她一直在伪装一直在坚持,可是终究。

她克服不了自己内心的恐惧。

她一旦想到她亲手杀人了,她就会想起,那一年,她第一次看到他父亲,杀人不眨眼的样子。

那是她的噩梦,一直缠绕着自己,这么多年,就是怎么都无法释怀!

即使,她见过了很多死人……

她狠狠地捂着自己的脸。

那一刻真的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显得很无助。

龙一就这么忍受着她的情绪爆发。

就这么看着,她已经完全崩溃的模样。

他还是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

卡珊儿那一刻身体扭动,猛力将龙一一把推了出去。

龙一身体不稳,而且腿部受伤,突然就被卡珊儿推到在地上,响起强烈的撞击声。

卡珊儿不为所动,甚至冷冷的说道,“你自己不够强大,所以要求我变成和你一样,龙一,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

龙一脸色很冷。

卡珊儿猩红的眼眶,全都是恨。

来自于对他的恨意。

他喉咙微动,“所以,我认知到我不够强大的时候,让你学会自保,就是那么罪不可赦的事情吗?!”

“我不需要你这样给我的自保!我不需要!”卡珊儿撕心裂肺,“我为什么要跟着你深入这么危险的地方,我为什么要被你逼迫着开枪逼迫着杀人!我不能离开金三角,我就待在金三角,我就成为一只金丝雀也好,我可以不用面对所有的残忍的!而你……非要我来接受一切!你真的不觉得,你很渣吗?!”

凭什么把他的意愿,强加在她的身上。

龙一从低山站起来。

刚刚应该摔得很重。

但他还是站了起来。

人高马大。

他站在她的病床边,冷冷的说道,“如果你不愿意,我以后不再逼你。回去之后,你想要做什么随便你,我也不会再给你训练,你要是觉得训练还有必要我会帮你安排其他人,以后,我也不会再带你出来!”

话音落。

龙一直接转身,往病房外走去。

走到门口。

他突然回头,“一会儿我安排人先送你回去,我还有事情要留在阿尔戈。”

“龙一!”卡珊儿看着他的背影。

看着他冷漠的背影。

龙一还是在卡珊儿的叫声中,停了停脚步。

“是不是,玩够了?”卡珊儿问他。

龙一转头。

“之前,之前你说喜欢我,是不是新鲜感过了,发现我不是你喜欢的那个人,所以玩够了是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现在还发现我是一个连跟着你自保的能力都没有的人,连开枪杀人都会吓得要死的人,开始失望了开始觉得,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对我没感情了是吧?!”

“卡珊儿,你知不知道你在无理取闹!”龙一冷漠。

是啊。

她发脾气,现在就叫无理取闹了。

之前她发脾气,他还会忍耐。

她冷笑,冷笑着说,“行了,龙一,还好我也不喜欢你。”

龙一阴沉的脸上,很吓人。

“所以,你还喜不喜欢玩,还对我有没有新鲜感还有没有什么兴趣,我也不在乎!”

“卡珊儿,你确实从来没有认真了解过我!”

“那你认真了解过我吗?!”卡珊儿凶。

龙一看着她。

“你知道我要什么,而你明知道我要什么你还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你这算是对我的了解吗?!”

“回到金三角是你自己的决定!”龙一提醒。

“是啊,我就是这么恶心的存在,我离不开金三角我也强大不起来我却还要怨天尤人,我就是不值得你的同情不值得你的安慰不值得得到你的任何关心!”卡珊儿说,“我马上就要回金三角!”

龙一狠狠地看着她。

看着卡珊儿疯了一半的发泄。

他还是转身走了。

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说,转身就走了。

病房的房门被狠狠地关了过来。

卡珊儿坐在病床上,看着那扇冰冷的房门,心口真的很痛。

第一次,第一次感受到。

原来吵架是一件,真的很难受的事情。

她就感觉自己眼泪疯了一般的不停的往下掉,她果然是疯了。

才会因为龙一哭成这样。

她果然是疯了,才会因为龙一对自己的冷漠,而难受无比。

她不停地擦拭眼泪。

她不停地告诫自己,不用哭。

真的不用。

她和龙一之间,没有什么感情。

特别没有爱情。

龙一不爱她。

她也不会爱龙一。

她狠狠地擦拭着脸颊。

房门外,有人敲门。

然后,龙一的手下出现在她的病房,恭敬道,“卢小姐,老大让我们送你回金三角。”

卡珊儿冷笑了一下。

果真。

这个残忍的男人。

她疯了才会真的以为,他会喜欢上自己。

他喜欢的人只有龙九,偶尔,或许有这么一个,给他做调味剂。

她掀开被子,跟着龙一的手下离开。

卡珊儿离开的过程中,龙一由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也没有让人带任何话给她。

大概,就是真的,不想在搭理了吧。

她坐着轿车,离开阿尔戈。

龙九给她打电话。

她犹豫了一下,接通,“龙九。”

“我刚刚来病房,听说你走了?”

“嗯,我先回金三角了。”

“不等着龙一一起吗?龙一还要再这边,陪着封逸尘将兹伽加尔的余部一扫干净,大概需要几天,我以为你会陪着他!他虽然枪伤不致命,但有个人在身边照顾是最好的。”

“他不需要人照顾。”卡珊儿直白,“更不需要我这么弱小的人照顾。”

夏绵绵在那边顿了顿,随即,“吵架了?”

“不是吵架,而是认清了一些事实而已。我和你们不是同一类人,我不可能成为龙一想要成为的样子,而他,也不是我想要的。你也不用为我们操心什么,在龙一的心目中,不是你就不会是其他任何女人,所以,我可有可无。”

“看来吵得还有些严重。”那边微笑了笑。

卡珊儿不多说了,“我回金三角了,下次有缘再见!”

“嗯。”夏绵绵也不多说。

她挂断电话。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

龙一和卡珊儿都是骄傲又倔强的人。

一旦脾气上来,可能谁都不会服软。

她转身。

转身,看到病房中,龙一从外面出来。

分明脚都不好走了,却还是到处乱逛。

龙一看着夏绵绵出现,有些微惊讶,而后还是温和的说道,“怎么又回来了?”

“本来打算过来看看卡珊儿陪她的,想着她可能第一次经历那些她不能接受的事情需要人开导,而我对你确实不抱太大的希望,所以想要亲自过来看看,显然还是来晚了,你把她气跑了?”

“嗯。”龙一倒没有否认,很诚实。

“你明知道卡珊儿的脾气,还和她如此,不是自找罪受吗?”

龙一点头。

显然,真的气得不轻。

“她说什么了,让你生气到,不顾她的感受了?”

龙一不对夏绵绵隐瞒,他直言,“她说我不够强大不能保护她,她说我不配当她老公,她还说……”

“嗯?”夏绵绵扬眉。

他说,“她不喜欢我。”

“所以应该还是被最后一句话刺激了。”夏绵绵总结,“可你明知道女人有时候就喜欢口是心非!”

“我知道,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对我的好感。”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计较?!”

“她完全不接受我的用心良苦。”

“一般的女人都不会接受。”夏绵绵笑着说道,“一个好端端的人,一个生活在自己安逸世界的女人,凭什么要来接受,这么残忍的世界。站在旁观人而言,我很清楚你只是想要让她深刻认识到,你们面临的环境,你只是怕,在你没办法保护她的时候,她可以有能力保护自己!”

“果然你比较懂我。”

“不是我懂你,而是我是旁观者。”夏绵绵看着龙一,“我曾经也这么埋怨过封逸尘,我也不想在他生活的环境中,更不想当什么破王妃,我只想和封逸尘找一个地方终老,然后生一堆孩子过神仙眷侣的生活。”

“那最终你还是妥协了!”

“我说我比卡珊儿爱你更爱封逸尘,你可能会受到更大的刺激,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我虽然不愿意接受但我其实是习惯这样的生活的,我记忆开始就一直生活在刀光血影中,所以我只需要认清我喜欢封逸尘我愿意陪着她我就可以适应,但是卡珊儿不行,不是她想要适应你她就可以做到,而在她可能也认识到自己能力有限甚至有些自责愧疚不自信的时候,你还这么去激怒她!”

“我没有激怒她,我只是在让她认清我们的生活环境!”

“所以你就是没有给她过温暖何安慰了!”夏绵绵反问,“我之前是不是说过,人需要正能量的。当然你可能不需要,你习惯了,但正常人都需要,亦或者说,你之前不是一直吃韩溱给你的药物吗?那个时候,你内心是有多绝望你应该深有体会,而现在,我猜想卡珊儿心境就是那样的!”

龙一不说话了。

他就这么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继续说道,“你希望卡珊儿变强甚至你觉得她这次的表现不好,你也应该给她安慰,不管多强大的女人内心都是脆弱,而且我琢磨,卡珊儿可能也会因为她差点害死你,拖了你的后腿而过意不去,她也会希望得到你的原谅你却,表现得对她如此不满,你想,卡珊儿也是一个骄傲的人,她会不会主动认错,她只会,破坛子破摔,和你吵闹到底!”

龙一抿唇。

他当时确实没有考虑那么多。

他本来也想过安慰她的。

但卡珊儿的脾气太暴躁了,他根本就没办法好好和她交谈。

送她离开,也是不想两个人因此再吵架。

他想,各自冷静一下,关系或许会好很多。

夏绵绵看着龙一的模样,笑了笑,“你们夫妻的事情,我也不多嘴了,但有句话叫床头吵架床尾和,我一直觉得深有道理!”

龙一微点头。

“那我先走了,你要是想要早点离开,就直接给封逸尘说,他不会为难你。”

“不了,我还是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卢老交代过,要办妥当,我半途回去,只会惹怒了卢老迁怒到卡珊儿身上,我不想因为一些不必要的事情让卢老看低了卡珊儿。”龙一说得明白。

夏绵绵点头,“有时候你想要做什么,我觉得你有必要给卡珊儿说清楚,她脾气不好但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

“嗯。”

夏绵绵微笑着,离开。

龙一躺在了病床上。

此刻。

卡珊儿应该还没有上机。

但终究,没有主动打电话过去。

卡珊儿就坐着专机,回到了金三角。

她下飞机的时候打开手机。

没有未接来电。

她其实也不期待,龙一会想起她。

她坐着轿车回别墅。

看上去很冷漠。

车子缓缓驶入别墅。

卡珊儿下车,直接走向大厅。

她刚走去。

整个陡然一顿。

卡珊儿完全是惊吓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整个人吓了一跳。

她完全想象不到,有一天会看到他父亲,被人捆绑着坐在沙发上,然后有人指着他的头。

虽然他父亲看上去,面不改色心不跳!

卡珊儿那一刻却有些慌张,甚至是本能的拿起手机打算给龙一拨打电话。

刚拿起电话。

身后突然有人用枪指着她的头。

是来接她回来的保镖。

她手指僵硬,不敢有任何举动。

“卢小姐,欢迎你回来!”那个坐在沙发上,显得非常逍遥的男人,得意的一笑。

卡珊儿心口一窒。

她认识这个男人。

就是跟着他父亲很多年,然后一直做他的贴身保镖,能够做到他父亲贴身保镖的位置,自然,是他父亲信任的人!

这么信任的人,为什么突然会反戈?!

她一时真的想不明白。

男人似乎看穿了卡珊儿的心思,他说,“很诧异为什么我会这么做是吗?其实我跟你一样我也很讨厌你父亲,他做过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了我也想替天行道,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对他下手,他真的太警惕了,对谁都是如此,连我们这种贴身保镖,他也会带着防备!好不容易等到他稍微老了点,对我们也更依靠了些,却没想到一会枭出现,一会儿,你家龙少爷出现,我都以为我会老死在你父亲身边,就来了这么好一个机会!龙少爷带着大部分人手,去了阿尔戈!”

卡珊儿紧咬着唇瓣。

“对了,我倒是好奇了,你怎么就能平安的回来的?!”男人说,“我不是通知了兹伽加尔你们的目的吗?他还答应我要把你们一举歼灭的,你怎么回来的?龙少爷呢?他没有跟你一起?!还是,他死了?!”

卡珊儿没空关心任何人。

对她而言。

她此刻只想知道,“卡卡呢?!”

“你说你儿子吗?”男人笑,笑得残忍,“卢老的孽孙子,我当然要除掉杜绝后患了!”

不!

卡珊儿脸色陡然惨白一片!

------题外话------

明天见!

话说明天就是双倍月票了,亲们一定不要吝啬哦!

对了对了,明天有我的红包哦,至于怎么领取,看看潇湘的公告。

别忘了来抢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