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我对我老婆好,不应该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卡珊儿从手术室出来,在重症监护室真的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才醒了过来。

那个时候,龙一就坐在她的旁边。

看着她颤抖着的双眸,甚至有些艰难的,缓缓睁开。

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龙一没有敢叫她。

就一直在她旁边,等待着,她转动的眼眸终于看到了龙一。

久久的看着龙一。

她开口。

声音虚弱低哑,甚至小声道,真的很难听清楚。

那一刻龙一还是听到了。

听到她在说,“我没死吗?”

“没有。”龙一肯定的回答,“你活得好好的。”

所以,卡珊儿的意识是清楚的。

清楚的知道,她都经历了些什么!

“卡卡呢?”卡珊儿问。

分明应该很激动,但此刻,她只能用如此般虚弱的声音,如此缓慢的问出来。

“你把他保护得很好,他一点伤都没有受,现在在病房中陪着你爸爸,对了,你爸爸也没事儿,虽然受伤不轻,但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只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好。”

“嗯。”卡珊儿应了一声。

应了一声。

她说,“安琪死了。”

龙一抿唇。

是。

安琪死了。

没来及抢救,就这么死了。

“当时别墅坍塌,大石头直接砸到了安琪的驾驶室,是我让安琪开车的。”卡珊儿说。

眼泪就顺着眼角,一直往下流。

“你不用自责,安琪留在这里的意义,就是为了保护你。”龙一安慰。

即使。

安琪的死,也会让人,有些情感波动。

卡珊儿轻轻的摇头。

她不太认同这个观点,但又能有什么办法。

安琪已经死了。

人死不能复生。

其实,她也以为她死了。

整个别墅坍塌下来那一刻,她们被狠狠的埋在了地底下,那么深那么深,坍塌的建筑物全部压在了小车上,虽然小车是改良后的更坚固,但还是经不住如此摧毁,她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保护好卡卡让卡卡好好活着。

卡卡活着就好。

至于她。

她没想过能活下去。

总觉得自己在死去边沿的那一刻,好像被谁,叫了回来!

是龙一吗?!

她还能够记起,他们在阿尔戈分别时候的不欢而散。

别墅坍塌的时,脑海里却还是闪过了有龙一的画面,她在想,她死了他会不会难过会不会自责?!

龙一伸手,轻轻的擦拭她眼角的泪水。

他温柔的嗓音说道,“安琪我会好好处理她的后事儿的。她生前最怕的就是自己被感触去,因为她的家人以她的关系现在在金三角横行霸道,我会帮她照顾好她的家人。”

“嗯。”卡珊儿相信龙一可以做到。

而她也只能却这么接受这个事实,然后自我安慰。

一时有些安静的重症监护室。

卡珊儿开口问道,“龙一,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龙一抿唇。

他说,“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我伤得很严重是吗?”卡珊儿问道。

龙一点头,“嗯。”

“我现在手脚身体,都没有知觉。”卡珊儿说。

龙一喉咙急速波动。

“我还有手脚吗?”卡珊儿问。

她看着龙一,清澈的眼眸直直的看着他。

“有。”龙一重重的回答,“都有。”

“真的吗?”卡珊儿看着龙一确定。

“真的。”龙一再次肯定。

龙一不会撒谎的。

她相信他了。

但是。

“为什么我都没有知觉了,我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你多处骨折,大概伤到了神经,所以需要一段时间的治疗。”龙一柔声安慰着。

卡珊儿看着他的视线,看着他,有些闪烁的视线。

她说,“龙一,我是不是,残废了?”

她和这个男人相处了两年了,她一直觉得她不懂他,但这一刻就是能够感觉到,他在撒谎。

龙一紧抿唇瓣。

唇瓣那一刻抿成了一条直线。

龙一的脸生的本来就严肃,此刻,就真的特别冷硬了。

他好久才说,“那些都不重要。”

卡珊儿眼眶红透。

所以真的残废了是吗?!

也是。

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安然无恙。

能够活下来就是上天给的最大的恩惠了,她怎么可能,还要奢望更多,奢望更多。

可是……

心里还是好难受。

她以后不能走路了吗?不能自己吃饭?更不可能畅想有那么一天,自由的去环游世界玩遍所有她喜欢玩的刺激项目了!

果然……

还是好难以接受。

眼泪就这么从眼角不停的滑落。

不停的,不停的,从眼角流出来……

龙一就这么看着卡珊儿的隐忍。

看着她没有大吵大闹就是在默默的哭泣。

不知道是因为才清醒所以身体虚弱根本没办法把难受吼出来,还是,她变成了那个沉默的卡珊儿了。

他一直在帮她擦拭眼泪一直在帮她擦拭。

但她的眼泪就是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她说,无法掩饰的哽咽声音,“我会残废哪些地方?”

龙一没有回答,轻声告诉她,“你先好好休息。”

“手臂不可以用了吗?”卡珊儿问道。

“我可以成为你的手臂。”你想要做什么我就帮你做什么。

“双腿不能用了吗?”

“我就是你的双腿。”她想要去哪里他就抱着她去哪里。

“我以后都只能躺在床上了?”卡珊儿眼眶红透,眼前真的已经模糊到看不清楚龙一的脸。

龙一说,“我会陪着你。”

卡珊儿咬着唇瓣。

紧咬着唇瓣。

龙一安慰,“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会听你的,我再也不强迫你做任何事情,再也不让你跟着我走进我的残酷世界,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否则……我瘫痪到了这个地步,你觉得我还可以举枪吗?”卡珊儿反问。

龙一心痛。

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

“龙一,我不需要你的可怜。你出去吧,让我静静。”卡珊儿很平静地说道。

就是……

平静到,好像没有什么情绪起伏。

就是很悲伤,很悲伤。

而他好像,安慰不到她。

他起来,他说,“我晚点过来看你。”

卡珊儿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那一刻,眼泪从眼角处流得更猛了。

龙一走出重症监护室。

走出去。

眼眶那一下也红了。

就是,心痛到无处发泄。

好像就只有最原始的最根本的情绪让自己不得不,流泪。

龙一一步一步离开重症监护室。

一步一步。

他其实知道,卡珊儿清醒过来,认知到自己一切之后,无非就是两种表现,第一种就是无法接受的发泄,疯狂的发泄,一种就是,这么沉默的接受,这么沉默的难受的接受。

而他,不想看到她如此沉默的样子。

她甚至希望,她可以骂他责怪他质问他,为什么他不够强大,为什么他保护不了自己!

他真的很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个能力将她保护彻底!

他眼前,变得昏花一片。

他心口,悲痛到了极限。

终于。

那么高大的一个身影。

从来不轻易倒下的男人。

那一刻。

猛地一下。

直接倒在了走廊上。

重重的声音,震耳欲聋。

龙一的手下一直跟在龙一的身边,没有去重症监护室但一直在外面等候,此刻跟着他离开,就这么看着他们的老大,那个从来不会轻易倒下的男人,终于倒下了!

甚至倒下那一刻没有任何反抗,好像,没有意志去反抗了。

手下连忙把龙一从地上扶起来,叫着医生,送去了急救室。

龙一只是……气血攻心加上身体虚弱。

所以昏倒了而已。

只需要睡一觉,补充一点营养液就会没事儿。

夏绵绵坐在龙一的病床旁边,默默的看着龙一虚弱惨白的一张脸。

他这么长时间没有合眼没有睡觉甚至没有喝一口水,终于,支撑不下去了,终于,在卡珊儿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他之后,他倒下了,她猜想,龙一和卡珊儿的这次见面,可能并不会快乐。

至少……

卡珊儿不会快乐。

而卡珊儿不快乐,龙一就不会快乐。

她就一直担心的看着他。

也好。

能够这么休息一下。

否则她真的很怕,卡珊儿没有醒过来,他却倒下了。

封逸尘也坐在旁边,在还没有处理完兹迦加尔的事情就一直陪着她身边,他说其他事情交给了白鹤他们去处理。

夏绵绵将头轻轻的靠在了封逸尘的肩上。

封逸尘将她轻轻环住。

夏绵绵这么靠了一会儿,她站起来,她说,“我去看看卡珊儿。”

封逸尘点头。

他陪着她走向了重症监护室。

监护室里面,医生在对卡珊儿做身体各项机能的检查。

卡珊儿眼眸睁开,那一刻却毫无焦距。

夏绵绵在外面等了好久。

医生检查完了之后,夏绵绵才走了进去。

卡珊儿转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拉出一抹笑,“我真没想到你还可以活着。”

卡珊儿想笑。

但是笑不出来。

“身体还好吗?”夏绵绵问。

“你知道的。”

“医生说你没有生命危险,在这里再待一周就可以转去普通病房,然后再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

“出不出院其实有什么关系。”卡珊儿淡淡的说道。

夏绵绵当然知道她的意思。

因为。

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她说,“任何人都无法一时接受自己遭遇的一切,但我想你应该感到高兴,因为,至少卡卡现在平安无事,至少你保护的卡卡好好的!”

卡珊儿点头。

是啊。

至少,她把卡卡保护了下来。

夏绵绵看着卡珊儿惨白的模样,终究没办法继续再装着笑下去,她说,“别压抑自己了。”

卡珊儿愣怔的看着她。

“想哭就好好哭出来。”夏绵绵说,“这个世界上发泄悲伤的最好的情绪就是哭,没有之一。”

卡珊儿真的就哭了。

因为好难受。

就算很庆幸卡卡没事儿,还是会因为自己的身体,难以接受。

夏绵绵就看着卡珊儿的模样。

她其实是一个倔强骄傲的女人,不会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的软弱,但此刻,似乎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所以哭得很彻底。

夏绵绵陪在她身边。

听着哭泣的声音,一直在,抽泣。

哭了很久。

卡珊儿哭了很久。

夏绵绵眼眶也红了很久。

卡珊儿说,“龙九,谢谢你。”

“不。”夏绵绵摇头,“我只是怕你再也不会理龙一了。”

卡珊儿看着她。

“此刻的龙一可能……”可能比你更难受。

但夏绵绵并没有说太多。

她说,“阿尔戈还有很多事情,封逸尘现在陪着我在这边,我不能停留太久,我会跟着他回去,你可以经常给我打电话,我陪你聊天。”

“可是我没办法打电话了。”

“你可以让龙一打给我。”

卡珊儿点头。

她就只能,靠别人了。

夏绵绵看着她的模样,安慰的话不能说太多,说太多,就没有意义了。

她说,“你好好休息。”

“嗯。”

夏绵绵走出重症监护室。

封逸尘看着她,看着她红红的眼眶。

他一把将她揽过来。

就这么搂抱着,总是能够给她巨大的温暖。

她说,“封老师,我们回阿尔戈吧。”

“你不在这里多陪陪龙一还有卡珊儿吗?”

“不了。”夏绵绵摇头。

他们的事情,需要他们自己去解决,而她也不想,因为她的关系耽搁了他处理很多事情。

终究,她相信,龙一,也相信,卡珊儿!

……

一周之后。

卡珊儿从重症病房中到了普通病房。

她可以吃点流食了,比如粥,熬得很碎很软的粥。

但她胃口不好。

一次只能吃一小口。

都是,龙一在喂她吃。

而她也没有反抗。

不只是喂食。

龙一甚至包揽了她的所有事情。

吃喝拉撒睡。

她就真的是个瘫痪病人一般,没有人在旁边帮她,她就什么都做不了。

到现在,她依然感觉到不到她手臂,腿,甚至胸口以下的知觉,而她甚至连坐起来都不行,医生说脊椎伤得很严重,需要至少静躺半年,否则好不容易做了手术结好的骨头,可能就又会扭曲了,甚至现在她连翻身都不行。

她就只能,平躺在床上,一直一直。

一周时间。

卢老出院了。

金三角的别墅被炸毁。

卢老在金三角购置了一处其他别墅,虽然小了很多,但还是可以勉强居住!而且现在,也开始着手,新的别墅的建造了。

卡卡也被卢老带回了他新的别墅。

医院里面。

就剩下了她和龙一。

龙一对她,寸步不离。

她却没有把多少视线放在龙一的身上。

她眼眸就看着窗口的位置!

今天的天气,额外的好。

透过窗帘,都能够看到面前倒影着的一片璀璨。

龙一说,“想看看阳光吗?”

就是很留意的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她的一个眼神,他大概就知道,她想要什么。

她没有回答。

他直接起身,走向窗边,拉开了窗帘。

灿烂的阳光,就这么零零碎碎的照耀在了房间中,却终究到达不到她的病床,她就默默看着,只能这么看着。

龙一从床边回来。

他陪着她,陪着她一起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

她说,“龙一,你不用一直在我身边,帮我雇一个护工就好,你去忙你自己的吧!”不用陪着她,待在这么一个只能看到阳光却没办法去感受的屋子里。

龙一没有回答她,直接岔开了她的话题,说,“我一会儿让人把卡卡带过来,卡卡现在比以前乖了很多,除了你爸之外,其他人都可以抱了,他好像也懂事了不少。”

卡珊儿咬着唇瓣。

两个人话不太多。

大多时候都是龙一在找话题。

找话题陪她聊天。

安静的病房中。

护士敲门而进。

她笑脸盈盈,问道,“卢小姐今天好点了吗?”

“嗯。”卡珊儿应了一声。

“今天我们重新来帮你导尿管。”护士说,“你要忍着点哦。”

其实,她没知觉,所以根本就不用忍耐。

护士走向卡珊儿,掀开她的被子。

护士说,“导尿管之前,我帮你先备皮。”

卡珊儿点头。

护士脱掉卡珊儿的裤子。

那一刻,龙一在护士耳边低声说了什么。

护士连忙点头,“那我在外面等你们,一会儿龙先生做好了之后,叫我。”

“嗯。”

护士离开。

卡珊儿不知道龙一给护士说了什么。

下一秒就知道了。

她看到龙一将她的双腿张开,然后再帮她,一点一点的备皮清理。

很认真。

卡珊儿轻咬着嘴唇,没有反抗。

做完了之后。

龙一帮她用温水清洗了之后,才让护士进来,帮她导管。

她整个过程,其实半点感觉都没有。

护士做完了之后,对着龙一说道,“龙先生,平时你轻轻的帮卢小姐按摩一下身体,因为她一直躺着血液不流通容易导致身体臃肿甚至萎缩,但你不要太用力,因为卢小姐身上多处骨折,做完手术接好了之后需要恢复,不能碰到,你就轻轻地帮她稍微活动一下就好。”

“好。”

“有什么你叫我,我先出去了。”

护士离开。

龙一回头又看着卡珊儿。

卡珊儿已经闭上了眼睛。

总是。

在隔壁自己和外界的时候,就会闭上眼睛。

那个时候,龙一也会很安静。

在住院这段时间。

卡珊儿睡觉的时间,比清醒时间更多。

所以他们之间,多半都是在沉默。

无限沉默。

下午。

卡卡来到了医院。

龙一抱着卡卡让他陪卡珊儿。

卡卡圆溜溜的眼睛的一直看卡珊儿,奶声奶气的叫着,“妈妈。”

卡珊儿喉咙微动。

其实卡卡很早就会叫爸爸妈妈了,但他不太愿意叫他们,现在真的变得乖了很多。

龙一说,“你亲一下妈妈。”

卡卡就乖巧的,俯身在卡珊儿的脸上印下大大的一个吻。

卡珊儿笑了一下。

那一刻,多想伸手抱一下卡卡,抱抱她儿子。

但是……

她没有知觉。

她就隐忍着,隐忍着和卡卡说话。

问卡卡一些,很幼稚的问题。

比如,吃饭了吗?

有乖乖听话吗?

喜不喜欢妈妈?

笑一个给妈妈看。

龙一就默默的看着卡珊儿。

看着她眼眶中都是泪,但就是隐忍着一直没有流出来,一直在卡卡面前,表现得很快乐的样子,一直在笑……

他其实有时候也看不下去卡珊儿如此。

所以,他没让卡卡停留太久,让卡卡回去了。

回去之后,卡珊儿就不会再勉强着自己去笑。

就会,孤独的,躺在床上,不发言语。

如此。

一直在医院住了整整一个月。

卡珊儿出院了。

躺着出院的。

她回到了卢老新购买的一栋别墅,住进了一间房间。

家里面依然很多佣人。

而她依然,只能躺在床上。

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沉默无言。

她现在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吃饭了。

但吃得真的很少。

卡珊儿本来就不胖,现在瘦得,就真的只剩下皮包骨了,连她自己引以为傲的胸部,都小了很多。

龙一总是喂她吃饭。

每次她都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两口就不再张嘴了。

龙一之前不会强迫她。

在医院的时候,他可以让医生给她输营养液,后来医生说,长此以往是不行的,人的身体机能需求还是需要自己生的食物供给,不能靠药物维持。

所以,今天的龙一在卡珊儿转头不吃的那一刻,开口说道,“再吃两口。”

“我吃不不下了。”

“听话。”

“真的不想吃。”卡珊儿淡淡地说道。

“你是不喜欢吃这些吗?”龙一问,“喜欢吃什么,我让人去做。”

“我没饿。”

“你知道你很瘦了吗?”龙一说,“很瘦了。”

“可是我不饿。”

“乖,张嘴再吃两口。”龙一哄着她。

以往因为她的过于固执他都会生气,现在,他没有脾气,就是在宠着她多吃两口。

就多吃两口好不好?

他真的看不下去,她这么瘦这么瘦的样子。

“我不想吃了龙一。”卡珊儿直视着他。

龙一隐忍着。

隐忍着还是将勺子放在了卡珊儿的唇边,“乖。”

卡珊儿看着他。

不在说话,眼眸直直的看着他。

看着他对她的强迫。

龙一感受得到她的眼神,但他没看,他说,“张嘴,再吃两口就好。”

卡珊儿咬着唇瓣。

她真的吃不下,也不想吃,也不想被龙一强迫。

“听话好不好?”龙一眼眸一直放在她紧闭的唇瓣上。

他没办法让她张嘴,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而他很想很想她能够好好活着。

好好活着。

卡珊儿终于张开了嘴唇。

她现在,还能反抗谁?!

她被龙一喂了一口。

她嚼着,嚼着,眼泪就从眼角里面流出来。

她承认,她这段时间真的很容易哭,很容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大概,这段时间哭完了她这辈子所有的眼泪。

龙一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哭泣的模样。

但他没有纵容,他一口一口,在她吃完之后,就把饭放在了她的唇边,她张嘴,他就喂进去,如此一直一直……

她知道卡珊儿很难受。

但他……没有办法。

他喂完了整整一大碗。

他帮卡珊儿擦拭嘴角,他甚至还拉出一抹笑容,他想表扬她。

那一刻。

卡珊儿突然猛地,吐了出来。

吃进去的,全部涌了出来。

很多。

很多,弄脏了自己弄脏了床单。

就是不受控制的,身体在排斥。

龙一惊吓,连忙抱着卡珊儿的身体,“怎么了?”

怎么了?!

卡珊儿没有回答。

一阵呕吐之后,她变得很沉默。

身体好脏。

周围好脏。

而她,没办法自己起身去擦拭干净,她没办法。

龙一感觉到她身体的平静,才缓缓放开她的身体,看着她的模样,开口,“对不起。”

卡珊儿看着他。

“我总是强迫你,而总是不知道,你需要的是什么。”龙一说。

卡珊儿紧咬着唇瓣。

有时候,她甚至希望龙一不要来管她。

她只需要一个人,一个人静静就好。

她接受了,接受了,她这样的自己。

龙一起身。

他走进浴室,端了一盆温水出来。

他拉过窗帘,然后将她的衣服全部脱掉。

他帮她身上擦拭干净,帮她换上干净的衣服。

然后把她轻轻地从床上抱起来,放在一边的沙发上,让佣人进来换了弄脏的床单。

卡珊儿就这么看着龙一做的一切。

佣人换完了床单之后,龙一把卡珊儿放在了干净的床单上,看她闭着眼睛在睡觉,才转身走进浴室,清洗自己的身体。

他脱掉弄脏的衣服,就这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看着看着,眼眶有些红。

他转移视线。

在洗澡之前,拿出刮胡刀将多余的胡须刮掉。

看着他干净的脸颊,缓缓将自己清洗干净!

他从浴室出去的时候,卡珊儿依然只是在床上安静的躺着睡觉。

一般都没有睡着。

但龙一不会打扰她,就是会躺在她的旁边,睡在不远不近的地方,陪着她。

安静的房间中。

卡珊儿突然开口道,“龙一,你帮我把头发剪了吧。”

龙一一顿。

他转头,“为什么?”

“不方便。”

她没办法再打理自己长长的头发了。

所以剪短吧。

以后也不用去见谁了,就剪短吧。

“不用,留着吧。”龙一说。

他其实知道,卡珊儿很喜欢她的长发,金色的,柔软的,长头发。

他也很喜欢。

他说,“你想洗头吗?”

这么久了。

应该很想洗头吧。

卡珊儿不说话。

“我帮你洗头。”龙一说。

说着,就立马起来。

他走出了房间,不知道去做了什么。

回来的时候,他推开了落地窗,外面大大的阳台上,此刻阳光正好。

他让佣人搬了一个睡椅过来,然后抱着卡珊儿躺在了上面,给她盖上被子。

而后,他帮她把头发全部倾泻下来,下面放着一盆温水,他用温水将她的头发浸泡在里面,轻轻地帮她梳理,用涂抹上了泡沫。

他在帮她抓洗。

问她,“哪里痒你给我说一下。”

卡珊儿没有说话。

一个月没有洗头,哪里都痒。

“我帮你多洗一会儿。”龙一说,视野感觉到了她头发的脏。

卡珊儿依然很沉默。

她眼眸就这么看着天空中璀璨的太阳。

她说,“龙一,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龙一帮她洗头的手顿了顿。

卡珊儿说,“是因为内疚吗?”

龙一抿唇。

“不用内疚,和你没有关系,这场事故谁都意料不到。”所以不用对她这么好,也不用把自己的大把时光浪费在她的身上。

其实……

有他没有他陪伴,她都一样。

没有太大的起伏。

但他不一样。

他可以有更多其他更精彩的事情可以做!

没必要这么守着她。

一度沉默的空间。

卡珊儿以为龙一不会继续这个话题,他总是不想回答他不愿意回答的事情甚至,有时就是在默认而已。

然而那一刻,她听到龙一说,“我对自己老婆好,不应该吗?”

------题外话------

下午也有二更哦!

亲们记得一定一定要投月票哦!

小宅的码字动力啦啦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