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绵绵生产,重温270度海景房/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一说他不会离开。

就真的。

没有离开。

卡珊儿以为龙一的耐心不会很长,至少之前,他们两个人吵架的时候,他忍耐不久就会爆发就会和她同样发脾气,她以为她很清楚龙一的性格,她只要对他故意针对他,他终究会选择对她的不闻不问人,然而没有。

又是三个月过去。

龙一依然在她身边。

在她身边,一直陪着她。

不管她怎么发脾气不管她怎么排斥反抗。

他还是在她身边,就是一直在照顾她。

她不知道龙一还要这么折腾他自己到什么时候,他年龄不小了,何必耗费自己的人生在她身上。

她真的不太明白。

而她在三个月中,她对龙一真的越来越冷漠了。

冷漠到,他们相处的彼此,几乎无交谈。

她不知道这三个月龙一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她觉得自己都坚持不下来了,她觉得她自己都被自己的性格恶心了,而他却还在不离不弃。

今天。

还是和往常一样,龙一推着她出门晒太阳。

经过三个月的恢复,她可以坐挺长时间了,医生也睡她的脊椎骨头恢复得很好,至于下身一直没有知觉那是因为神经受损导致,医生建议做康复治疗,所以她现在在接受做康复治疗,做了有4个周期了,一周一次成为一个周期,所以她现在经历了四次了,依然毫无感觉,不只是下体,手算是受伤相对轻一点的,都依然没有任何知觉。

她想,可能,可能奇迹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那么严重的事故,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她就坐在轮椅上,被沉默的龙一推着在后花园走动。

她也很沉默。

彼此之间似乎只有阳光洒落,安静无比。

直到。

龙一的电话在此刻响起。

龙一一边推着她的轮椅,一边接通。

“小九。”龙一声音很温柔。

卡珊儿坐在轮椅上,就是能够很清楚的听到他们的对话。

龙一不会避开她接电话,甚至于,其实龙九每次打电话,都是给她打的。

几乎每天都有一个,很频繁。

龙一和龙九闲聊了几句,他俯身,把电话放在了卡珊儿的耳边。

耳边传来了龙九轻扬的嗓音,她说,“今天好点了吗?”

“嗯。”卡珊儿点头。

其实每天都一样。

每天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好不好。

有时候就是习惯性的去敷衍。

夏绵绵也没有在意卡珊儿的故意,笑着说道,“我快生了。”

“时间过得好快。”卡珊儿感叹。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这么一回神,她其实出事故已经半年了。

半年多。

从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但现在,可以坐在轮椅上,感受周遭的太阳了。

“是啊,我现在肚子已经鼓成了一个大圆球,真的很想早点卸货。”夏绵绵的声音,好像就自带治愈一般,给人很温暖很积极的感觉。

“会有一个是女儿吧?”

“不知道,我和封逸尘都没有去看宝宝的性别,就是想,有一个惊喜。”

“那万一是两个儿子怎么办?”卡珊儿问。

“你别乌鸦嘴了。”夏绵绵生气。

“我就随便说说。”

“要是被你说准了,我会直接杀到金三角来的。”

卡珊儿笑了笑。

龙一弯腰就在她旁边,一直帮她拿着手机,就这么一直看着卡珊儿的微笑。

淡淡的。

不算很由心的笑容,但比沉默到毫无情绪的脸颊,好多了。

他不发一语的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看着她,偶尔嘴角拉出的浅浅笑容。

卡珊儿和夏绵绵的聊天也不会太久。

大多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说一会儿,彼此就会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卡珊儿会礼貌的对龙一说谢谢。

因为,她没办法拿起手机,而他在帮她。

她就是会礼节性的道谢。

把彼此放在很疏远的位置。

龙一不会计较。

就算心里面,有时候也会有些刺痛。

他把手机放好,依然推着卡珊儿在后花园中闲逛。

他主动开口。

如果他不说话,他们就会一天都没有话说。

所以他总是找话题,他说,“小九的预产期就这两天。”

“嗯。”卡珊儿点头。

“她和枭都想生女儿。”

“嗯。”卡珊儿就是这么蓦然的。

“突然有点想看到,要是两个儿子,封逸尘会不会打击过度。”龙一故意说道,用玩笑的口吻。

卡珊儿的回答永远都是淡淡的,“嗯。”

不会和他一起,使坏。

龙一也不再多说。

他甚至怕话多,她也会厌烦。

两个人就安静的一直在后花园闲逛着。

沉默中。

卡珊儿突然开口,“龙一,你也想要个女儿吧。”

龙一一怔。

他能说他很欣喜,卡珊儿主动和他说话吗?!

他说,“嗯,每个男人都希望有一个女儿。”

“我爸不是。”卡珊儿反驳。

龙一那一刻有些哑然。

“我不能给你生女儿了。”卡珊儿说。

龙一直白,“想要和必须要是两个概念,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想要就可以得到,有时候甚至只是一种畅想而已!不一定要去实现。”

“你很排斥借腹生子吧?”卡珊儿似乎没有听龙一在说什么,她自顾自的说道。

“我很排斥。”龙一回答。

“现在,我反而不排斥了。”卡珊儿蓦然一笑。

淡淡的,那一刻似乎还夹杂一些讽刺。

龙一紧握着她轮椅的把手,什么都没说。

卡珊儿说,“其实借腹生子这个医疗技术的发展,就是为了让一些无法身孕的夫妻研究而成,是伟大的一个科学进步,其实是应该让人崇敬的,但我爸那里,让我觉得恶心了,但现在,我开始觉得,有这项科技,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龙一抿唇。

他大概知道卡珊儿要说什么了。

他就听到卡珊儿说道,“龙一,你去做代孕吧!”

龙一拒绝,“我不会做。”

“不是想要个女儿吗?”

“我不是一定需要。”

“可是我想多一个孩子了。”卡珊儿直白。

龙一脸色紧绷。

“没办法自己生,所以只能让别人来帮我生。”卡珊儿说,“我不一定要儿子还是女儿,但就是想多要一个孩子。”

“我说了,我不会做借腹生子的事情,你不能生了,我们就不生了。有一个卡卡就好了,我很满足。”

“我不满足。”

“不要再多说了,不早了,我带你回房。”

“所以龙一,你之前说什么都会顺着我,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只是随口说说的是吗?”卡珊儿问。

没有特别激动的情绪,却就是可以感觉到她的讽刺。

龙一喉咙微动。

“没什么,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也强迫不了你。”卡珊儿淡淡道。

龙一没有回答。

就是没有妥协。

他们之间又变得很冷漠了。

好像,总是这样,一说话就会不欢而散,不说话,就会一直不说话。

龙一推着卡珊儿回到房间。

龙一将卡珊儿抱在床上。

卡珊儿就躺在床上,每天都在睡觉,有时候根本睡不着,但还是会闭着眼睛一直睡觉。

每天这个时候,龙一都会用手帮她按摩身体。

医生说需要给她做血液循环,每天的按摩是必不可少的,龙一也不会让别人来做,甚至为了找到相关的穴位,龙一专程让专门的按摩大师来给他做演示,他为她学的很好。

“龙一,你出去会儿行吗?”卡珊儿说。

龙一说,“我按摩完了,会自己出去。”

龙一知道卡珊儿排斥他。

所以很多时候,他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出现在她面前,即使,他和在她一起的时间还是很多。

很多。

他按摩了好久,起身,离开了病房。

那个时候卡珊儿并没有睡着。

卡珊儿就这么看着房门关过来。

她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还要坚持多久!

而她,都已经没有耐心和他周旋了。

……

一周之后。

夏绵绵生了。

龙凤胎,姐姐和弟弟,相差了二十五分钟。

卡珊儿想,龙九和枭应该乐坏了,总算有一个女儿了,总算盼到了一个女儿。

她就是跟着这么远的距离,似乎都能够感觉到他们一家人的幸福。

羡煞旁人。

“明天去金三角,我去看看小九。”房间中,龙一在接到夏绵绵打来的电话后,对卡珊儿说。

卡珊儿点头。

其实你要去哪里,都是你的事情,用不着给她汇报。

“我的意思是,我带你一起去。”龙一很认真。

卡珊儿就这么看着他。

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

龙一说,“这么长时间了,你也应该出门走走了。”

“你确定,我应该这么跟着你出门。”卡珊儿冷笑。

“我确定。”

“我不想去。”卡珊儿说,“别强迫我龙一。”

她从来没有想过再去什么地方。

她这样,不会去任何地方。

然而……

龙一还是那个龙一。

他决定的事情,真的很难去改变。

第二天,龙一就带着她,坐上了去阿尔戈的专机。

她反抗不了他。

而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沉默。

由始至终对龙一的疏远和沉默。

其实。

到她现在这样,还需要反抗什么,有时候好像就是在等死。

他们到达阿尔戈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

龙一带着卡珊儿直接去了皇家专属医院。

夏绵绵经过一天的恢复,精神很好了,看着他们到来,真的很惊讶,连忙就想起床,被封逸尘一把摁住了,就是不让她下地,看上去就是很恩爱,即使夏绵绵脸上带着,埋怨。

封逸尘起身招呼他们。

龙一和封逸尘简单的问候了一句,转头看着夏绵绵,“怎么样?”

“好得不得了。”夏绵绵笑,“旁边这两个就是我的龙凤胎了,刚吃完奶,现在睡得正香。”

“我看看。”龙一走过去。

推着卡珊儿一起。

刚出生的小婴儿,因为是双胞胎都特别的小,所以看上去皱巴巴的,但那一刻就是觉得很可爱。

卡珊儿的脸上也浮现了温暖的表情。

夏绵绵看着他们,问,“你猜猜谁是女儿谁是儿子?”

龙一蹙眉看了一会儿。

实在是看不出来。

两个小不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而且婴儿本来就看不出来男女。

卡珊儿那一刻却很肯定,“右边这个是女儿。”

“你怎么猜到的?”夏绵绵很惊奇。

卡珊儿说,“看枭的视线就知道了。”

只要留意观察,就会看到枭用无比宠溺的眼神,看着右边的那个小婴儿。

主动……

女儿奴。

夏绵绵听着解释,有些无语,她冲着封逸尘,“你以后要是敢重女轻男敢对子倾不好,敢对我家小三不好,我会和你拼命的。”

封逸尘收回视线,应了句,“怎么会?”

怎么会。

说的那么的随便。

谁听谁不相信。

房间中就传来了夏绵绵和封逸尘吵吵闹闹的声音,就是很温馨的吵闹声,和她与龙一完全不同。

他们越吵越幸福。

而他们是……

越来越远。

在医院待了大半天。

龙一带着卡珊儿离开了,住进了,他们之前住进的那个奢华酒店,那间270度全海景房,几个月的时间,仿若隔世。

她不知道龙一为什么会带她来这里。

其实,她很排斥。

不管内心多么的不愿意承认,这里曾经给她带来过快乐。

这里曾经让她感受到,她对他不一般的心跳频率。

而现在。

她一点都不想要重新想起。

她说,“龙一,我们可以换个酒店吗?”

“不可以。”

“那换个房间吧。”

“不可以。”

“你总是……这么强迫我。”卡珊儿说,冷冷的说。

永远不知道她要什么。

龙一眼眸垂暗。

他不是不知道她要什么,他只是很清楚,如果他按照她想要的,那么,他们就真的……再也没有未来,就真的,越行越远。

所以龙一还是把卡珊儿推进了豪华套房。

龙一进了房间把卡珊儿抱在软软的沙发上,拨打客户电话让客户在半个小时后送餐。

交代完了之后,他把卡珊儿一把抱起。

然后走进了浴室。

他帮她洗澡。

他总是帮她清洗她的全身,不管她怎么推开他,这件事情,他绝对不假他人之手。

他抱着她把她放在洗漱台上。

卡珊儿就默默地看着个,熟悉又陌生的洗漱台,那个时候……他们在这个洗漱台上做了什么。

他一点一点将她的衣服脱掉,贴身衣服也脱掉。

她赤裸着身体,被他抱进了偌大的浴缸里面,浴缸还是牛奶浴,还是有粉色花瓣,但是卡珊儿已经感觉不到之前在这里泡澡的感觉了,她眼眸就这么看着自己瘦得干枯的身体,这几个月来,她果真还是没有把自己养胖。

龙一很认真的在帮她清洗身体。

他让她的头靠在鱼缸上,然后一点点帮她先把头洗干净,用毛巾包裹好,又俯身,帮她一点一点,全身上下的给她清洗身体,她其实没有什么感觉,就算他的手在在她的双腿间,她也不会有任何知觉,但那一刻,她不知道为什么,脸还是有些薰红,大概是,浴室里面的热气,熏得她血液在沸腾。

她依然这么冷漠的看着龙一,看着他很认真的模样。

他清洗完了之后,一般情况就会直接将她抱出去,擦干身体,吹干头发,穿好衣服让她在床上睡觉。

但是今天……

今天,他没有,他帮她洗完澡之后,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和她躺在了一个浴缸里面。

她在浴缸这头,他在浴缸那头。

两个人赤裸着看着彼此。

白色的牛奶浴,其实看不到什么。

也不用看什么。

刚刚龙一,都已经摸遍了。

而她现在这样的身材,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提起兴趣。

她就这么木然的看着龙一在清洗着他自己,她就等着他洗完了,然后抱她出去。

他确实洗得很快。

洗完了之后,却没有抱她出去,而是直接将她的身体抱进了自己怀里。

卡珊儿抿唇。

龙一抱着她瘦弱的身体,轻轻在她耳边说道,“我们泡一会儿。”

卡珊儿没有拒绝。

他想泡就多泡会儿吧。

对她而言,她也没有什么其他可做的事情。

她就窝在龙一的怀抱里,然后能够深切的感觉到他身体的反应。

不可忽视。

但他抱着她的手很规矩,没有乱摸,身体也很规矩,只是抵触着她却什么动静都没有。

就好像,他没感觉到自己有反应一般。

安静的浴室里面。

卡珊儿突然开口,“龙一。”

“嗯。”龙一回应她。

“找个女人吧。”卡珊儿说。

龙一身体明显紧了一下。

“你也年岁不小了,可能过不了多久,想找都没反应了,趁着现在,别压抑了自己。”卡珊儿说,说得很平淡。

真的,她是真诚的希望龙一,去找个女人上床。

她不是男人不知道这样的一直紧绷的感受是什么,但她总算是知道,男人憋久了不好。

“我不需要。”龙一直白。

“我后背,还有感觉器官。”卡珊儿说。

不是全身都瘫痪到麻木。

“我说我不需要其他女人,你就可以了。”龙一说。

卡珊儿眼眸垂暗。

她说,“你不会舒服的。”

没有感觉,那里就不会有反应就不会顺滑。

而她现在这么瘦。

搁着,应该都痛。

他何必这么来委屈自己。

“舒不舒服,那是我的事情。”龙一说。

说着,他身体稍微动了动。

可能,也压抑到了极限。

想想,龙一应该好长一段时间,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和女人上过床了。

从她开始训练到她出事故到现在,一年多了吧。

他忍了那么久了!

她就感觉龙一的身体在她的后背上,而他没有对她做什么,不会真的对她做什么,他就自己在帮自己……

然后。

很久。

她看到面前镜子中,龙一有些潮红的脸上,那一抹一闪而过的性感。

然后压抑着,在她身后发泄。

发泄的那一刻。

他的唇瓣紧紧的轻咬着她的小肩,就是没有什么弹性的肌肤,好像就只剩下了一层皮。

所以,一起说他在咬,实际上,就只是在轻轻的吻而已,他大概怕,一口咬下去,直接咬在了她的骨头上。

他在她肩上隐忍了好一会儿。

龙一抬头,脸上还有残留下来的一丝,潮红。

他那一刻也看到了落地镜前面的自己,看着那个在他怀抱里面的女人,就这么脸色淡漠的看着他,就算有那么一点点的红润,也不是那种羞红而是,有些狭窄的空间中自然形成的一种血色。

他那一刻,将卡珊儿突然抱起来,然后让她正对着自己,直接坐在了他的双腿上。

她不能动,就只能看着他。

看着他把她无力双手放在了他的肩上,他现在的臂部肌肉真的可以有她的两个手臂那么粗,他双手抱着她不足一握的小腰,拉近彼此的距离,一个吻重重的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她嘴唇的唇色很淡,唇瓣间没有任何回应,不管他怎么亲吻她,她依然只是木讷的接受着,就好像,她没有反应的身体一样,就这么承受着,他深深的侵犯,那么深入的在她甜美的口齿间,不停地纠缠。

舔舐着她的小舌头,她的所有,就是舍不得放开。

就是怎么都舍不得放开。

他甚至很怕放开后,看到的就是卡珊儿冷漠到毫无情绪的一张脸。

事实上。

确实是。

他离开她唇瓣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这么冷淡的一张脸。

他看不到她脸上的任何情绪。

就好像,她根本就感觉不到他的亲吻一样。

他眼眸微动。

视线转移。

两个人都可以当做,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龙一将卡珊儿从身上抱了下来,把她放在浴缸里坐着,然后放了清水,清洗着彼此的身体。

而后。

龙一将卡珊儿从浴缸里面抱出来,给她报过了一件白色浴袍,将她放在洗漱台上,然后帮她吹干了头发。

她由始至终,真的没有半点反应。

就是漠然的在接受,接受他的好而已。

龙一把卡珊儿都整理好了,自己才穿上浴袍,然后抱着卡珊儿走出浴室。

此刻。

偌大的落地窗前,已经摆放了和那晚上如出一辙的烛光晚餐。

卡珊儿被龙一放在椅子上。

龙一坐在她的旁边。

卡珊儿淡淡的眼眸看着他。

龙一说,“你书哦这里的牛排味道很好。”

卡珊儿垂眸。

那是很久的事情了,她都已经忘了。

甚至,很多时候不愿意想起,很多过往。

龙一切了一小块,用叉子放在卡珊儿的嘴边。

卡珊儿看着面前的牛排。

龙一柔声,“乖,张嘴。”

卡珊儿眼眸看着龙一。

有时候龙一对她,就好像在哄小孩子一样。

甚至。

她没见过了龙一这么哄卡卡。

她张开了唇瓣。

就这么嚼着。

龙一一直在喂她,他说,“你要是不想吃了就不要吃了,不要勉强。”

他怕上次那样,因为喂得太多,她全部都吐了出来。

卡珊儿没有回答。

但一直在张嘴。

味道……

没什么特别,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到底有多少味觉了,好像什么东西吃进最里面都是一样。

“要喝点红酒吗?”龙一问。

卡珊儿看着他。

“咨询过医生了,说适当喝一点是可以的。”

卡珊儿摇头。

但她不想喝。

龙一也不勉强。

他就一小口一下口的喂卡珊儿吃牛排。

吃了一半。

卡珊儿不想吃了。

龙一就不让她吃了。

很温柔的将她把嘴唇擦干净。

接着,他把剩下的那一半吃掉了,又把自己那一份吃掉了。

龙一不是有多饿。

很多时候甚至和卡珊儿一样强迫自己吃,他怕他身体不好,不能好好照顾他。

他甚至很想自己可以身体再好一点,再好一点,然后可以照顾她更长久。

牛排吃完了之后,龙一拿起红酒喝了起来。

卡珊儿一直坐在旁边陪着他。

她不说话,但他就是要把她放在身边。

龙一喝了几口。

那一刻,突然俯身靠近卡珊儿,拗开她的唇,将嘴里的红酒送到了她的嘴里。

卡珊儿就感觉到一阵清醇的液体滑过她的唇瓣到达她的口腔,然后咽下了。

她看着龙一。

龙一那一刻甚至还笑了笑,他说,“味道是不是很不错?”

卡珊儿没有回答。

龙一继续说,“这是这里最贵的酒了,然后……账依然记在了枭的头上。”

笑容,甚至还有些,狡黠。

卡珊儿转移视线。

她说,“我想睡了。”

龙一放下酒杯,他抱起卡珊儿,然后将她抱进浴室,给她漱口。

每次都是他帮她漱口,刚开始很不习惯彼此也没有默契,现在,真的可以漱得很好,很干净。

漱完之后,龙一给卡珊儿擦了擦嘴唇,问她,“要不要上个厕所。”

“嗯。”

龙一抱着卡珊儿,给她脱掉裤子,然后放在马桶上。

好在,她现在至少可以感觉到她什么时候有这种生理需求,不至于尿床。

上完了之后。

龙一会帮她把下面清洗。

然后才抱着她回到床上,给她盖上被子。

她很久没有和龙一睡在一张床上了。

她排斥。

龙一就一直睡在沙发上。

今晚也是如此。

龙一把卡珊儿放在床上之后,就躺在了一遍的沙发上。

灯光关了过来。

金三角的夜晚真的很美。

270度全景海景房,窗帘没有拉过来,睁开眼睛就能够看到窗外天空上如钻石一般的星光璀璨。

“明天想去哪里玩吗?”龙一突然开口。

“没有想去的。”

“明天我带你出海吧。”

“不用了,我不想去。”

“我带你去冲浪。”

“不用。”

“早点睡。”龙一声音温柔。

不管她怎么拒绝怎么冷漠,他还是会一如既往。

她不知道他会坚持多久。

翌日。

阳光零零碎碎的透过落地窗照耀在房间里,光亮一片。

卡珊儿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龙一已经起床,站在了落地窗前,背对着她,看着窗外的海景,整个人在阳光下,显得很璀璨。

龙一真的是那种,看久了就会觉得很帅的男人。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魅力。

以前,她一直觉得这个男人生硬的五官不会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然而……

她静默的看着此刻的龙一。

他人很高,穿着白色浴袍背对着她,就是器宇轩昂的模样,她那一刻真的觉得她自己,高不可攀。

就是会有很强烈的自卑感,挥之不去。

她眼眸微动。

转移了视线。

龙一似乎感觉到卡珊儿醒了,他转头。

阳光透进来,就是在他零碎的头发上变得闪闪亮亮,觉得整个人都是闪闪亮亮的。

和她的距离……很远!

龙一对着她说,“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

是啊。

对其他人而言,每天都可以是艳阳天。

但对她而言,已经再也没有艳阳天了。

------题外话------

下午二更,么么哒。

爱你们哦。

记得不要忘了给宅投月票,宅很需要码子动力,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