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龙一的表白,卡珊儿积极治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店房间中。

龙一看卡珊儿打完了电话,才从海景落地窗前过来。

卡珊儿抬眸看了他一眼,而后直接闭上了眼睛。

就是,在故意隔开彼此。

龙一看着她的模样,把手机拿起来,淡淡道,“你睡会儿吧。”

卡珊儿没有说话。

龙一拿着手机走向一边,走向一边的沙发上,也这么躺下。

房间中,安静无比。

直到,房门外响起门铃的声音。

龙一起身,走向门口。

那个时候,其实卡珊儿也没有睡着。

她也睁开了眼睛,看着门外。

门外,韩溱出现。

龙一带着诧异。

韩溱身后还跟着他的小徒弟艾莉娜。

“阿九让我过来帮你包扎伤口,请问你的伤在哪里?”韩溱直截了当。

龙一眉头微紧。

他没有给小九说他受伤的事情。

他转头看着卡珊儿。

卡珊儿承认,“我说的,龙九说,顺便让他看看我的康复情况。”

龙一微点头,“进来吧。”

韩溱就带着她的徒弟走进了酒店房间。

“龙先生把你受伤的地方给我看看,艾琳娜你去看看卡珊儿的身体恢复情况。”

“是,师父。”艾琳娜点头。

韩溱和龙一就在一边沙发上,艾琳娜直接走向了卡珊儿。

卡珊儿看着她。

艾琳娜说,“你的基本情况师父已经告诉我了,我现在来看看,你的身体感觉器官到底麻痹到了什么程度。”

“谢谢。”

艾琳娜点了点头,拿出她携带的专用设备,开始帮卡珊儿做着检查。

她首先在卡珊儿的手臂上进行条件发射实验。

卡珊儿就这么看着她,看着艾琳娜认真到一丝不苟的模样。

而后,又在她的下体进行了测试。

如此反复的检查了好久。

韩溱早就已经将龙一包扎完毕了,两个人就这么看着艾琳娜的举动。

龙一其实有些紧张。

紧张的看着卡珊儿反而一脸淡定。

毕竟经历这样的检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卡珊儿大概都已经麻木了。

安静的房间中,过了好一会儿。

艾琳娜说,“你部分地方的神经受损确实有些严重,特别是下体部分,想要恢复很难。”

卡珊儿淡淡一笑。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

“但不要放弃,医学上有很多奇迹发生,那些在病床上躺了十年二十年最后站起来的人比比皆是。”艾琳娜说,“我之前在国外游学的时候也遇到过你类似的情况,当时患者是出了重大车祸,全身几乎瘫痪毫无知觉,花了大概5年的时间,让自己重新站了起来,现在和平常人一样!”

“是吗?”卡珊儿却不太热衷。

这些就是个例而已。

艾琳娜也能够感觉到她的消极,她没多说,问道,“你现在都在做那些康复治疗。”

“每周一次去医院做电击治疗。”

“电击有反应吗?”

“没什么反应。”

“手臂应该会有所知觉?”艾琳娜说。

“很细微。”

“这些都是好的走向。”艾琳娜肯定,“你坚持做,如果可以,点击治疗可以从一周一次加到一周两次,这样效果会更明显,当然,电击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如果你可以,这是我对你的建议。”

卡珊儿没有回答。

艾琳娜也不多说,她又说道,“至于你下身的情况比较恼火,单单做电击应该是不够的,我会马上启程去国外问问之前我说过康复的患者以及他的主治医生,看能不能有更好的方式可以触动你下体的知觉。”

“会很麻烦吗?”

“对医生而言,救死扶伤是使命,所以不会存在麻烦。”艾琳娜直言。

“谢谢。”

“你客气了。”艾琳娜礼貌道。

卡珊儿冲着她微微一笑。

艾琳娜从卡珊儿身边起来,帮她拧好被子,走向龙一和韩溱。

艾琳娜对着龙一说道,“我们出来说。”

龙一点头。

两个人走出房间外。

卡珊儿看着他们的身影。

一般无药可救的时候,一般都会避开患者。

是这样吧。

韩溱坐在沙发上似乎看出了卡珊儿的心思,他说,“你想多了,我徒弟只是习惯了单独交代家属事情,我也给她说了这样的习惯不好,但她似乎总是做不到。”

卡珊儿显然没有被安慰。

房门外。

艾琳娜对着龙一很认真的说着,“龙先生,卢小姐的情况确实很严重,手臂恢复不难,如果她有毅力,在接下来的一年半载就会有她的知觉,就能够做一些日常简单的事情,但下体确实伤得严重。想要好起来,可能真的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

“她还年轻,只要可以恢复,多长时间都可以。”

“我刚刚也给卢小姐说得很清楚,我马上去国外找专家医生来给她看看情况,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愿那边的医疗技术已经有了更大的提升。不过在此之前,我不得不提醒你几件你必须要做的事情。”

“你请说。”龙一很认真。

“第一,要给卢小姐树立可以恢复的信心,医学上很多的奇迹都是因为人强大的意识才发生的,如果没有信心,很难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龙一点头。

“第二,卢小姐的身体明显太过瘦弱,营养不良不只是病人,对正常人都是一种病态的行为,对自身的恢复没有任何好处。”

“嗯。”

“第三,除了医院给的那些正规的康复资料之外,你也要帮她做一些感觉上的刺激治疗,比如每天给她进行身体按摩,每天都要保证做五个小时以上,一定要坚持给她做好血液流通。除此之外,要给卢小姐做更多的身体刺激,也就是加强自身激素的产生,让激素带动她身体感知器官和神经系统的恢复。”

“刺激激素产生是什么意思?”

“外在药物的供给我会适当给一些,但多了就有害无利,如果是自身产生的就会对她身体有极好的帮助。所谓的激素产生很简单,比如,突然一个惊吓,一个心跳加速,一个激动,一个兴奋,都是人体激素的控制而产生的身体反应。卡珊儿看上去太波涛不惊了,这样很难刺激到她的身体积极起来。”

“我知道了。”

“做好以上就可以了,之后的事情,等我从国外回来。”

“感谢了。”龙一由衷的说道。

“不用,师父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卡珊儿医治好的。”

龙一点头,心里其实压抑着,一份激动。

尽管不管抱太大的希望。

两个人谈完了事情,龙一和艾琳娜走回了房间。

韩溱看着他们回来,问道,“都交待完了。”

“嗯。”艾琳娜点头。

韩溱起身,“那我们就不打扰二位了。”

“麻烦了。”龙一客气。

韩溱微点头。

而后,两个人就一起走了出去。

韩溱带着艾琳娜走进电梯,问道,“卡珊儿的情况恢复可能性大吗?”

“不大,但我相信医学奇迹。”

韩溱看着艾琳娜。

有时候觉得,艾琳娜对医学的痴迷程度比他还要疯狂。

艾琳娜说,“一会儿我就离开这里去国外找专家医生咨询。”

“一会儿吗?”韩溱淡淡的说道。

艾琳娜点头。

韩溱淡然。

总是,为了医学上的事情,不会留恋任何,甚至不停留一秒。

韩溱突然猛地将艾琳娜一把拉过,直接将她整个人抵触在了电梯内,桎梏。

艾琳娜看着韩溱。

韩溱直接就亲了下去。

唇瓣深入,疯狂。

艾莉娜微有些惊讶,下一秒很主动的回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就发展成了这种关系。

就是……床上炮友关系。

大概,学医的人生活都比较枯燥都比较寂寞,都很难和其他人有太多的交集,很难找到男女朋友。

所以在一次的聚餐酒醉之后,两个人就滚在了一张床上。

而后谁也没有说什么,好像就墨守成规的,变成了这样的关系。

变成了这样,脱了衣服满足彼此,穿上衣服各自生活。

……

酒店房间之中。

龙一走向卡珊儿,对着她说,“艾琳娜说你康复是有希望的。”

“是吗?”她不太相信。

“我不会骗你。”龙一肯定。

卡珊儿听着他笃定的口吻,还是会有那么一丝的,心口波动。

她咬着唇瓣。

龙一转移话题,“还能睡着吗?”

“不能了。”

“我们出门吃饭吧。”

说着,龙一就把卡珊儿从床上抱了起来。

卡珊儿看着他,“我说我不想出去吃饭。”

“听话。”

“龙一,为什么一定要强迫我?”

总是强迫她。

做任何事情,总是他固执的强迫她。

龙一的手顿了一下,他说,“因为我每次想要和你做什么的时候,你总是拒绝。”

卡珊儿愣怔。

龙一说,“你本能拒绝。”

拒绝他的所有。

他如果不强迫她,她就会把她放在很远很远的距离。

他不会离开她。

不会,就是不会。

龙一把卡珊儿抱起来,给她穿上外套,抱着她坐上轮椅,然后推着她一起出门。

卡珊儿心情不好,就算隐忍着自己没有发泄。

两个人走向酒店的高级奢华餐厅。

餐厅很美,360度全景选择餐厅,可以看到阿尔戈整个的奢华夜景。

龙一带着卡珊儿坐在窗边的一个位置,点了餐。

卡珊儿就一直默默的看着窗外,眼神没有放在龙一身上一秒。

龙一的眼神却一直看着她。

直到,服务员上餐。

龙一总是先喂她。

很温柔。

卡珊儿不喜欢。

不喜欢在这么多人面前,看到她的残废。

龙一说,“这里很私密,别人看不到。”

卡珊儿眼眸微动。

虽然是在大厅,但确实,因为一个一个餐桌分得很开而且也做了私密性的设计,所以不留意真的看不到。

她说,“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我知道。”龙一点头。

但以前的卡珊儿,就算可以压抑,也知道她是一个好热闹的女人。

他不动声色,帮她一点点切着牛排,小口小口的为她。

卡珊儿默默的吃着。

龙一说,“艾琳娜说你太瘦了,需要先把你的身体养好。你能够多吃点就多吃点,但我不会强迫你。”

卡珊儿嚼着牛排,眼眸看着他。

“其实,对我而言,你恢复不恢复都不重要。”龙一看着她,“所以我没有逼你极端的康复性治疗,我一直觉得,就算是你躺在床上一辈子,我也可以照顾好你,只要你活着就行。但是现在,我想我确实太天真了,我总是考虑我自己,我总是觉得我可以帮你做一切你想要做的事情我们就可以生活的很好,然而不是,你不那么爱我,并不想你的世界只有我。”

卡珊儿喉咙微动。

她不知道为什么龙一会突然给她说这些。

龙一不算是一个很会表达的人,甚至有时候,就是不会表达。

“艾琳娜说你想要恢复是很难,但医学上真的有太多说不清的奇迹都会发生,她现在去国外找专家医生,她说她一定会帮你恢复。只要,你树立信心,只要你坚持,就一定会有希望。”

卡珊儿直直的看着龙一。

龙一说,“卡珊儿,你想恢复吗?”

卡珊儿抿唇。

当然。

就算,不敢期待,当然很想。

“如果你想恢复,你就乖乖的配合,你不相信我,你至少应该相信医生。”龙一说得很平淡。

卡珊儿总觉得,他好像压抑着情绪。

她点头,“嗯。”

龙一嘴角似乎扬起了一道笑容,他说,“张嘴。”

卡珊儿张嘴。

和今天中午一样。

卡珊儿吃得不少。

虽然还是没有吃完一份牛排,但已经是平时的两倍份量了。

龙一已经很满足了。

他总是把卡珊儿余下的那份吃完,把自己的那份吃了。

他说,“喝点红酒吧。”

听说,红酒可以促进血液循环。

卡珊儿也点头。

龙一就拿起红酒杯自己喝了一大口,然后用嘴唇靠近卡珊儿。

卡珊儿一顿。

每次都要这样来喂食吗?

虽然没有吸管对她而言喝东西会容易贝呛到喉咙,但也不至于……这样……

这样。

她除了能够感觉到红酒的醇香之外,还能够感觉到龙一的舌头在她唇瓣中,深入就纠缠。

他喂完她的红酒,用餐巾纸擦拭着她唇边露出来的红酒,他说,“还要吗?”

“不要了。”卡珊儿扭头。

是错觉吗?

龙一似乎看到了卡珊儿脸上的一丝红润。

很美好的痕迹。

他不敢得寸进尺。

他起身让服务员买单,准备带着卡珊儿回房。

刚有此举动。

一个女性嗓音飘了过来,“嘿,真巧。”

龙一转头。

卡珊儿也转头看过去。

“你们也在吃饭吗?”女孩子兴奋的问道。

就是,那对小情侣。

“我们吃完了。”龙一冷漠。

“这么快,我还说一起拼桌吃。”女孩子有些失落。

“你们慢吃。”龙一起身。

起身直接推着卡珊儿离开。

女孩子看着他们的背影,就是带着不舍。

卡珊儿回头看了一眼。

看着女孩眼中的情绪。

龙一这样的人,大概很吸引,妙龄女孩。

她和龙一回到房间。

龙一陪着她在落地窗前坐了一会儿,转身抱着卡珊儿回浴室帮她刷牙洗澡,还是那样,牛奶浴里面,龙一先给她清洗干净,而后自己也会脱光衣服进去,然后将她身体紧紧抱着,两个人躺在浴室里面,泡澡。

泡澡也可以加速血液循环。

卡珊儿静静地靠在龙一结实的胸膛上,龙一将她环抱在自己的怀抱里。

他的下半身抱着她的下半身,所以她感觉不到他身体是不是有什么反应。

她说,“龙一你想吗?”

龙一看着她。

看着卡珊儿因为泡澡有些红润的脸颊。

他说,“嗯。”

身体需求是男人的本能需求。

昨晚那一次,草草了事,根本……不能解决什么。

而他其实憋了很长时间了。

“你好像很能吸引小姑娘。”卡珊儿说。

“但没吸引到你。”

卡珊儿哑然一笑。

她说,“你去找个女人帮你解决吧。”

“我不会。”龙一直白。

“我不介意。”

“我知道你不介意,介意的是我。”龙一说。

卡珊儿咬着唇瓣。

龙一不再多说。

他一把将卡珊儿从浴缸里面抱出来。

将她瘦弱的小身体包裹。

卡珊儿看到他很明显的身体反应,但他似乎并没有任何情绪,看着她的眼神,甚至没有带着任何欲望。

越是这般,越是让卡珊儿觉得有些难受。

她真不想龙一为自己这样。

真不想。

她说,“龙一,我帮你口吧。”

全身上下,只有嘴是灵活的。

龙一看着她。

那一刻因为她说的话显得很惊讶。

卡珊儿眼眸闪烁,“如果你觉得可以……唔……”

下一秒。

龙一直接封住了她的唇瓣。

他们其实没怎么接吻,到阿尔戈之后,反而有些频繁了。

他紧紧的亲吻着她的唇瓣,舌头直驱而入。

拥吻了不久。

龙一突然放开她。

她看到了他眼中的情欲,看到他有些气喘的呼吸,他说,“如果你想满足我,就用嘴唇回应我的亲吻。”

他不需要他帮她做其他。

只需要,她可以好好吻他。

说完。

龙一再次俯身,在她唇瓣上亲吻。

那一刻,却没有再伸出舌头,就只是用嘴唇在她的唇瓣上,轻咬,一点一点咬着她柔软的唇瓣,感受着她唇瓣还有的温度。

缓缓。

龙一感觉到了卡珊儿的回应。

感觉到她的小舌头伸了出来,舔了一下他的嘴唇。

那一刻,就好像触电一般,龙一在她唇瓣上的举动全部停止。

就是那么小心翼翼的在感受,卡珊儿的所以。

她舔了一下他的嘴唇,小舌头滑进了他的微张的唇瓣中,然后碰到了他的舌尖,她舔了一下,那么明显的勾引。

龙一紧抱着卡珊儿的身体。

他心口一直在跳动。

就是会因为卡珊儿主动对他的亲昵,而心跳不已。

卡珊儿没有停下来。

即使龙一那一刻有些僵硬。

她将自己的所有柔软和香甜都奉献了出来,她从刚刚有些被动的主动,到此刻的全部释放,她甚至狠狠地吮吸着龙一的唇瓣,就好像,想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他。

能够把自己的所有美好都给他。

她还能有什么美好!

她亲吻了他很久。

龙一也在默默地轻微的回应着她的主动。

他一直在压抑和克制,有点怕她会突然反感。

他们亲吻了很久。

放开了彼此,又亲吻在一起,放开又亲吻。

就好像接吻鱼一样,怎么都亲不够。

就好像,还年轻的时候,情窦初开的年龄,突然打破了禁忌突然爱得不可自拔。

浴室中,仿若也因为这样的举动而燥热了起来。

龙一终究放开了,卡珊儿已经肿起的唇瓣。

他眼神对视着她的眼神。

那一刻,也恍惚看到了她眼中那么一丝的情欲,一闪而过。

他有些粗厚的指腹轻轻抚摸着她的唇瓣,为她擦拭干净他嘴上的液体,他暗哑的嗓音说道,“卡珊儿,你知道吗?我很爱你。”

卡珊儿鼻子一酸。

有些情绪,不受控制的,眼眶通红。

“就算你不爱我也没有关系,我习惯了。”习惯了,默默的爱着一个人。

就像当初对小九一样。

他的爱,好像总是得不到回报,但他不会怨天尤人。

他想着大概就是命。

“龙一。”卡珊儿叫着他的名字。

“嗯。”龙一温柔的答应。

“你真的很爱我吗?”

“嗯。”

“有爱龙九那么爱我吗?”

龙一顿了一下。

卡珊儿看着他。

没有失望。

其实,也不是很计较。

龙一说,“我不知道,因为没办法对比。”

因为现在不爱龙九了。

对小九只有朋友的情谊。

只有偶尔回想起曾经情窦初开时的悸动,在没有要去爱她,好好爱她的感觉了。

“没关系。”卡珊儿微微一笑。

“可我现在最爱你。”龙一直白。

卡珊儿说,“我知道了。”

龙一看着她。

总觉得,他话中有话。

“龙一,我不知道我爱不爱你。”卡珊儿说。

“我说了,我不在乎。”

“但是我很清楚,我现在配不上你。”卡珊儿直言。

“卡珊儿……”

“虽然你不在乎,但是我很在乎。”卡珊儿看着他,“我是一个高傲的女人,不管以前我在金三角怎么被克制怎么被压抑,但我一直觉得,我比一般人更优秀,我有追求幸福的权力,我足以得到任何男人的倾慕,我足以配上任何人。”

龙一喉咙微动。

“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在拖累你。就算你很爱我,也请你不要靠近我行吗?我想在你面前,保留我最后的尊严。”

“我不想答应你。”龙一很严肃。

“我不是放弃什么。”卡珊儿说,“我不知道艾琳娜今天来这里有没有骗我,但我决定,好好的接受资料好好的努力的让自己重新站起来,而在这段期间,我希望你不要在我身边,我不想你看到我的任何狼狈任何崩溃。”

龙一一直不说话。

卡珊儿说,“答应我好吗?从阿尔戈回去之后,你忙你的,做你自己的,我认真的努力的康复,如果我能够站起来,我会试着好好爱你,但在我没有站起来的时候,请你,离开我行吗?”

龙一眼眸一直看着她。

“求你了龙一。”卡珊儿眼眶红透。

求你了。

我不想你这么陪着我,我不想耽搁你。

我承认我骗了你,我说我不知道爱不爱你,其实……我很清楚,我爱你。

就是因为很爱,所以不想连累。

也不想让你看到我最最狼狈的样子,我只希望能够成为足以和你相配的女人,而不是,总是需要你来照顾,真的那样,我宁愿死。

这是我最后的……尊严!

龙一看着卡珊儿,心口很痛。

他不想答应。

他不想答应她。

这个世界上,他只想她陪着自己,只想自己陪着他。

就算这样也好,就算她对他冷冷淡淡也好。

可是……

卡珊儿说,带着乞求的声音那么难受的说,“龙一,答应我好不好,答应我。”

他摇头。

那一刻,卡珊儿甚至看到了龙一的眼眶也很红润。

他还是开口。

她看到他嘴唇都在颤抖,他说,“好。”

好。

我不在你身边,我不在你身边打扰你,我不去看你的狼狈你的崩溃。

我不再管你。

你想我好好地过日子,我成全你!

“谢谢你龙一。”卡珊儿说。

说完。

眼泪直流。

龙一怜惜的擦拭着她的眼泪。

越擦越多。

甚至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

坚持的陪伴。

原来,只是负担。

……

一周之后。

龙一带着卡珊儿回金三角。

回去之前,他们又去看了夏绵绵的龙凤胎。

依然那么可爱。

夏绵绵已经从医院出院,躺在自己的寝宫里面。

封逸尘还是很忙,再忙,每天也会花一两个小时陪她,还会抱着她们的小女儿,绝不放手。

夏绵绵其实很吃醋。

赤果果的吃醋。

某人会当没看到。

龙一带着卡珊儿去看她的时候,还能看到她幽怨的眼神,甚至觉得很好笑。

夏绵绵对着卡珊儿很严肃,“你以后一定不要给龙一生女儿,听我的真的没错!”

卡珊儿忍不住一笑。

之前还劝她一定要给龙一生个女儿的。

之前还兴高采烈的说一定要生个女儿。

现在生了出来……

后悔了。

可不管怎样,都觉得这家人好幸福。

难以形容的幸福感,只要一靠近就能够感觉得到。

“对了,艾琳娜说,你的情况可以恢复只要你坚持。”夏绵绵说。

“嗯,我会好好接受治疗的。”

“看你好像精神好了很多的样子。”夏绵绵审视着卡珊儿。

明显和来的时候感觉不一样了!

是啊。

龙一眼眸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卡珊儿。

卡珊儿精神真的好了很多。

自从,他答应,回金三角离开她。

这一周在阿尔戈,他能够频频的看到她脸上洋溢着的笑容。

很灿烂。

“不想自暴自弃了。”卡珊儿坚定。

“这才是我认识的卡珊儿。”

卡珊儿笑了笑。

两个人聊了好一会儿,大概,性格有些相似所以话很投机。

而后,从王宫离开。

龙一带着卡珊儿离开了阿尔戈。

他们坐着专机回去。

回去之后……

卡珊儿就不会让他陪着她了。

他们回到别墅。

龙一从她的房间搬了出去。

从此。

卡珊儿有了专门伺候她的佣人,两三个。

从此。

龙一再也没有踏入卡珊儿的房间一步。

甚至,他们在一个屋檐下,几乎没有交集。

不会每天见面有时候可能一周见面一次。

见面的时候,也不会主动交谈,就是会相似看彼此一眼,然后擦肩而过。

龙一好像,越来越忙。

而她……也很忙。

忙着一直在家里医院的奔波。

忙着做她的康复治疗。

这个时间段很长……

长到,彼此成为了……陌生人!

------题外话------

下午二更。

下午见。

月底了,别忘了投月票哦,投月票哦!

浪费了宅会哭死的。

还是双倍月票哦。

心好痛。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