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龙一,搬过来一起睡(三年后)/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3年后。

金三角。

龙一从国外回来。

这次出门时间有些长,整整用了两个月时间。

他有些疲倦的坐着黑色轿车回到别墅。

别墅,那奢华的皇宫一般的别墅,又重新竖立在了金三角,还是那般辉煌。

车子缓缓驶入。

到达大厅门口。

手下恭敬,“老大,到家了。”

龙一点头,睁开眼睛。

手下给他打开车门,他走进别墅。

大厅中。

佣人依然很多。

这里显得依然很热闹。

卢老在客厅沙发上坐着,和已经将近五岁的卡卡在大厅中玩耍。

卡卡已经开始在接受各方面的培训了,不过龙一没给卡卡过分的课程,适当的,让他一步一步缓缓接受这个过程,卢老也没有干涉龙一对卡卡的安排,甚至这些年,卢老几乎隐退,所有道上的事情全都是龙一在做,做得很好。

卢老开始养老了。

龙一回到客厅,卢老看了一眼龙一。

卡卡在玩着小足球,看到自己爸爸回来,连忙跑过去,“爸爸,你回来了!”

“嗯,在家有听话吗?”

“有!”卡卡很肯定,声音很响亮。

“乖。”龙一摸了摸卡卡的脸颊。

他转头对着卢老说道,“爸,我有些累了,我先回房休息一下。”

“晚上等你吃晚饭。”

“好。”

龙一直接走向电梯。

身边依然跟着他的手下。

手下说,“卢小姐这段时间依然在医院做康复治疗,目前最新的进度是,卢小姐现在可以勉强站起来,扶着栏杆走几步,医生说按照卢小姐的坚韧,应该一年时间就可以完全恢复,到时候卢小姐就可以成为一个正常人一般……”

电梯打开。

手下的声音还在他耳边。

面前的人,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就是卡珊儿。

两个人对视。

他出门3个月,在的时候,有至少1一个月没有碰面,随意两个人差不多4个月没见了。

现在的卡珊儿恢复了很多,身体不再那么消瘦,即使坐在轮椅上也似乎能够看到她绝美的身材,该有的地方好像都已经回到了她的身上。

龙一在她身上停留的时间不长。

大概一两秒。

他转移视线,直接越过她,离开。

卡珊儿眼眸微黯,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走进电梯,和他擦肩而过。

和他每次都这样的擦肩而过。

龙一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手下连忙跟上,说道,“卢小姐整个人也开朗了很多,渐渐开始会陪着卡卡玩耍了,卡卡也比较粘她,也会主动地亲近她。”

“嗯。”龙一回房。

手下在门口。

龙一说,“不用跟着我了,我想休息一下。”

“是。”

手下恭敬的离开。

每次回来,第一件汇报的事情就是卢小姐现在的一个康复情况,但每次和卢小姐见面却总是冷冷淡淡,不知道为什么?!

龙一有些疲倦的躺在床上。

躺着,很困很累却没有睡意。

他看着天花板,有些发呆。

整整三年了。

卡珊儿真的越来越好。

在没有他的陪伴下,她活得越来越好。

……

楼下。

卡珊儿出现在客厅。

卡卡连忙过去。

这今年时间,她和卡卡的距离也亲密了很多。

卡卡不在排斥她,很多时候都会主动地亲近她,目前,至少目前,没有染上金三角的大男人主义。

“妈妈,你看到爸爸回来了吗?”卡卡仰着头问他。

“看到了。”

“爸爸这次出门好长时间。”

“是啊。”卡珊儿说。

因为龙一忙。

莫名其妙觉得他好像很忙很忙。

她一把将卡卡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很早之前她的手臂就恢复了知觉,下体如艾琳娜说的一样,恢复很困难,她甚至还经过好几次修复手术,才渐渐开始有了一点点知觉,到现在,可以在外借的帮助下,勉强站起来。

艾琳娜说,坚持下去,一年内可以恢复。

她现在终于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奇迹。

她一手抱着卡卡,一手推着轮椅走向沙发旁边。

她和她父亲卢老依然没有太多的交集和话语,但因为卢老不再管理道上的事情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没有那么咄咄逼人了,尽管两个父女之间好像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感情上的好转。

卡珊儿把卡卡放下,让卡卡自己去玩。

然后,她习惯性的一个人去后花园走走。

从去年开始,她就没有让佣人陪着她了,身体上很多不方便,但照顾自己基本上不成问题。

她坐着轮椅到后花园的一个椅子上。

她撑着自己的手臂,脚会勉强下地,然后努力的让自己做到旁边的座椅上,有如此反复的联系。

只要有一点时间,她都会给自己做这样的练习。

明显会有进步。

她如此反复。

头上外阳台上。

龙一抽烟,站在那里就这么默默看着她的举动,看着她很努力的再让自己重新站起来。

重新站起来之后,会怎么样?

选择离开,还是留下?!

他不太知道。

他将烟蒂熄灭。

转身回到房间,继续躺在床上,继续很难入睡。

晚上。

卡珊儿也回到了客厅。

龙一从楼上下来。

卡珊儿习惯了不和他们一起吃晚饭,所以在吃饭的点就打算回房。

卡卡突然拉住卡珊儿的手,“妈妈不能一起吃晚饭吗?”

卡珊儿一怔。

“我和何妈妈一起吃饭可以吗?”卡卡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卡卡真的遗传了她和龙一所有的优点。

她以前一直担心卡卡生下来会不够好看,怕和龙一太像,事实上,他确实很像龙一,但长得莫名很帅。

她没办法拒绝自己的儿子,点头,“嗯。”

其实,她现在的情况,也不应该这么一个人封闭起来了,她现在至少可以料理好自己。

她走向饭桌。

轮椅始终矮了很多,所以必须要坐在椅子上才能好好吃饭,她不需要任何人帮忙,但因为是第一次,第一次要坐到比自己轮椅高的地方对她而言还是有些困难,在自己面前坐上去的那一刻,撑着的椅子突然翻了过去。

卡珊儿猛地一下,直接摔在了地上。

响起了很剧烈的声响。

佣人连忙过去。

“卢小姐你怎么了?”很急切的声音。

卡珊儿咬牙。

没想到,还是会这么狼狈。

她说,“没什么,扶我起来吧。”

佣人连忙把卡珊儿扶在了饭桌的椅子上。

卡珊儿手臂动了动,揉了揉自己的手肘。

刚刚摔下去,有点痛。

而她不会表现出来。

“妈妈你没事儿吧,你摔得痛不痛,要不要我帮你吹吹?”卡卡问,小脸蛋一脸担心。

“妈妈没事儿,妈妈经常摔跤,习惯了。”卡珊儿淡淡一笑。

她确实经常摔跤。

做康复治疗的时候,每天都会摔无数次,她也摔成经验了。

“真的吗?”卡卡闪烁着大眼睛。

“嗯。吃饭吧。”

“嗯。”卡卡乖乖的点头。

卡珊儿就默默地看着吃着自己的那一份晚餐。

龙一由始至终,就这么淡漠的看着她,看着她,如此淡然的模样。

饭席间,偶尔传来卡卡的声音,大多数时候都很安静。

吃过晚饭之后。

卡珊儿坐着轮椅上楼回房。

卡卡晚上睡得早,对小朋友而言,睡眠是很重要的,所以晚上龙一绝对不会给卡卡安排任何培训。

卡珊儿走进电梯。

与此同时,龙一也走了进去。

卡珊儿抬头看了他一眼。

龙一的眼神一直看着电梯的数字。

一共就几层楼,所以电梯很快。

他们现在住在一层楼,但,相隔很远。

电梯到达。

卡珊儿先出去。

龙一绅士的站在她身后,当然也没有主动帮她,就是这么生疏的等着她先出去,她出去自己之后,他才走出去。

两个人,一人一边。

卡珊儿推着轮椅的步伐顿了顿,她回头。

回头看到的就是龙一冷漠的背影。

她说,“龙一。”

龙一顿了顿脚步。

恍若,很久很久没有听到卡珊儿叫过他的名字。

甚至觉得,他们就是陌生人的存在。

他回头。

卡珊儿说,“你想和我睡一个房间吗?”

龙一喉咙微动。

“如果你想就搬过来一起住吧。”

龙一看着她。

“无意听你手下说,你很久没近女色了,他们担心你身体不好。”卡珊儿解释。

龙一看着她。

卡珊儿推着轮椅直接走了。

是啊。

三年了。

如果还能继续开始,她想继续了。

不想在这样一直下去。

因为她知道,她会恢复的。

如果龙一还爱,她会好好爱他。

她回到房间。

然而。

龙一并没有跟进来。

她想也是。

龙一也是骄傲的人,当时她赶走了他,现在,哪能这么容易就让他回来。

她走进浴室,洗澡。

只能躺浴。

卡珊儿放好洗澡水,脱掉自己的衣服,用双手撑着浴缸,睡了进去。

她躺在浴缸里面,有些发呆。

脑海里面有很多想法,但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好想的。

她洗完澡,随便围了一件浴巾,就是松松散散的搭在她的轮椅上,出去。

浴室里面太滑不适合她在里面待太久,所以她一般洗完澡之后,就会这般清凉的,然后回到床上再穿上睡衣。

而她走出浴室的那一刻。

她看到了龙一。

看着他坐在她卧室的沙发上,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衣衫不整的出来。

卡珊儿连忙低头,用浴巾再次遮掩了一下她的身体。

龙一眼眸转开。

卡珊儿说,“我没想到你会突然过来。”

刚刚不是没有跟上吗?也没有回答。

她以为他不会出现的。

“刚刚说的话是认真的吗?”龙一问。

在确认。

“哪句?”

“搬过来和你一起住。”龙一说。

“哦。”卡珊儿笑,“认真的,如果你愿意。”

“我去洗澡。”龙一直接站起来。

站起来,走向了浴室。

手上都拿着自己的睡衣。

所以是早打算在这里睡了吗?

那要是她刚刚说只是开玩笑,他会不会拿着他的睡衣又走开。

她心口莫名有些酸。

以前总觉得龙一强迫她,强迫她这样强迫她那样,到现在,她恍惚才体会到,当年龙一的强迫,实际上最后,都会妥协。

都会对她妥协。

她推着轮椅走到床边。

艰难的回到床上,换上了干净的内衣内裤还有睡衣。

她躺在床上。

龙一洗澡的时间似乎有些久。

好一会儿。

他才从浴室里面出来。

卡珊儿看着他。

龙一也这么看着她。

缓缓。

龙一掀开了她的杯子,和她躺在了一张床上。

灯光黑暗。

其实两个人的距离有些远。

龙一都没有碰到她一点点。

黑暗中,仿若就只有呼吸的声音。

“龙一。”卡珊儿开口。

龙一身体紧了一下,“嗯。”

“不碰我吗?”

“嗯?”龙一声音往上扬了一下,大概是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

“不想碰我吗?”卡珊儿问。

龙一喉咙微动。

好久。

他说,“我不碰你。”

“对我没兴趣了?”卡珊儿哑然一笑,补充着说,“还是对女人都没兴趣了。”

“不是。”龙一否认。

卡珊儿问,“那为什么?”

“不想强迫你。”

“你觉得我主动要求是在强迫你吗?”

龙一不说话。

“你如果想,就睡我吧!”卡珊儿说,说得很明白。

龙一没有回答她。

久久没有回答。

也没有碰她。

卡珊儿想,傲娇的龙一,还是会记仇的。

一夜过去。

卡珊儿睁开眼睛。

龙一还在床上。

其实现在不早了,她都以为,龙一已经早就起床离开了。

她从床上起来,没有吵醒他,尽量轻脚轻手的让自己稳稳的坐在轮椅上,推着进浴室洗漱,顺便拿了今天要穿的衣服,早饭之后,她要去医院做康复治疗,每天如此。

她上完厕所洗漱完毕,她脱掉了睡衣,准备换上衣服。

浴室房门突然打开。

龙一看着卡珊儿,看着卡珊儿赤裸的身体,那一刻顿了一下。

下一秒就打算,转身离开。

“龙一。”卡珊儿突然叫住他。

龙一脸色有些微变,变得似乎有些红润。

“麻烦你过来帮我一下可以吗?”卡珊儿说。

龙一回头看着她。

就是那么光裸的身体,很坦然的坐在他的面前。

龙一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了。

“你帮我系一下文胸吧,我昨天摔倒在地上的时候手肘受伤了,反手会有点痛。”

龙一默默地拿过她手上的性感文胸,帮她穿在身上,就是在尽量避开她身体的关键部分,好像……好像,和以前一样。

卡珊儿就这么看着镜子中龙一的僵硬。

龙一帮她穿上文胸之后就打算离开。

那一刻。

卡珊儿突然拉着龙一的大手。

还是布满了茧子的大手。

龙一看着她。

看着她把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胸部上。

龙一明显情绪在波动。

卡珊儿说,“手感好吗?”

龙一挣脱开她的手,离开她的胸部。

“穿上衣服,别感冒了。”丢下一句话,龙一走了。

脸色好像不太好。

大概看出来,她在故意捉弄他。

其实。

有点撞伤而已,怎么可能穿不了衣服。

她很流畅的穿好衣服裤子,从浴室出来。

房间内,龙一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出来,眼神似乎瞄了一下她胸部的位置,转瞬即逝。

卡珊儿说,“我要去做康复治疗。”

龙一那一刻却一把将她的轮椅直接拉到了自己身边。

卡珊儿突然近距离的正对着他。

龙一的脸很近。

近到……

她还未靠近。

龙一已经低头,拿起医药箱,直接卷起她的袖口,给她昨天撞伤的地方,擦拭着膏药。

有点痛。

她没叫,她知道龙一在关心她。

龙一很快给她擦拭好,帮她整理者衣袖,然后低头整理医药箱。

卡珊儿就这么看着他。

看着他冷峻的脸颊。

不和这个男人接触,很多人应该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冷血到不敢接近的人吧。

其实……

龙一在床上,身体很温暖。

很暖。

她看着他。

直直的看着他。

在龙一整理好了医药箱抬头那一刻,卡珊儿的唇直接就亲了过去,很准确的亲在了他的唇瓣上。

唇齿相贴。

龙一明显愣怔了一下。

随后。

他离开。

卡珊儿说,“不想亲我吗?”

“早点去医院吧。”

说完,就走了。

卡珊儿看着龙一冷漠的背影。

嘴角拉出一抹笑。

这么大把岁数了,还在闹别扭吗?!

她推着轮椅出门。

简单吃过早餐之后,就坐着轿车去医院了。

刚开始其实也会有恐惧,因为康复治疗真的比想象的痛苦很多,每天都会接受电击,麻木一般的神经刺激,很痛,很痛。

她咬牙。

渐渐习惯了。

习惯着,做完之后,全身瘫软。

医生说,她明显一次比一次有好转了。

明显,好了很多。

她迫切的想要站起来。

她在医院休息了一会儿,因为每次做完康复治疗之后,脸色都巨差,她不想让别人看她如此模样,她还是那个要强的卡珊儿。

脸色恢复了之后,她回去。

坐着轿车回去。

听说,刚走进客厅,就看到龙一从客厅出去。

身边跟着他的手下。

外面停了一排车。

每次这样的出行,应该都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她看着他从她身边冷漠的走过。

她说,“又会很久见不到你吗?”

龙一脚步顿了顿没有回答。

“一个月,两个月,还是又是这样,三个月?四个月!”卡珊儿问。

“不知道。”他的回答,当没有回答。

她就看着他冷漠的背影离开。

她说,“龙一,你下次回来的时候,如果我可以站起来了,你能不能就不要那么频繁的走了,能不能不要,走那么久?”

龙一没有回答她。

卡珊儿就看着他离开了。

就又这么走了。

也是。

当初,是她让他不要靠近自己,是她让他离开的。

而他显然,做得很好。

她回到大厅。

卡卡训练去了,卢老会经常陪着他训练,卡珊儿直接回房。

昨天龙一在这里睡得,今天,说走就走。

这是狠心的男人啊!

卡珊儿推着轮椅走向外阳台,让自己坐在了外阳台的秋千上,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想我了?”

“不想。”卡珊儿说,“就是很无聊。”

“那就是想我了,不用这么口是心非,我知道你很依赖我。”夏绵绵打趣。

“龙一又走了。”卡珊儿说,幽幽的说。

“那不是你想要的吗?”

“你现在开始幸灾乐祸了是吗?”

“你也该受点教训了。”

“嗯?”

“龙一不廉价。”

“你什么意思?”卡珊儿不悦。

“不是呼之着来挥之着去。”夏绵绵这下说明白了。

卡珊儿咬唇,“所以,我能怎么办?昨晚色诱没成功。”

“那就继续啊!”

“……”

“没有什么事情是上一次床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能,那就两次!”夏绵绵说,“上到他,服软为止!”

------题外话------

所以……

我们卡珊儿开始主动出击了。

我们家龙一的防线,能抵挡得了多久?啊哈!

明天见!

(* ̄3)(ε ̄*)

啊!

小天使们,月票啊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