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甜蜜完结(正文终1)/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完结篇1:凌子墨和居小菜

展然的忌日。

居小菜要去看展然。

凌子墨这一天会很识趣。

识趣的不会去缠着她不放。

即使内心不爽。

居小菜把凌小居和凌小然放在家里,让凌子墨照顾之后,就出门了。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的背影,忍不住碎碎念道。

念叨着,“又去会老情人了。”

心里各种不爽,却就是龟毛的在这一天乖得像个孙子。

“爸爸,什么是老情人?”凌小居在沙发上看电视。

凌小然4岁,在家里玩积木。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凌子墨搪塞。

“你不说我也知道什么是老情人。”凌小居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不就是妈妈喜欢的其他男人嘛!”

“你都听说谁的,你妈妈就喜欢我!”凌子墨火大。

谁说居小菜喜欢那什么鬼的展然了!

“妈妈还喜欢我和弟弟呢!”凌小居强势。

“那不一样。”

“哼。就知道发脾气。”凌小居不爽,不爽的说道,“我以后打死也不会找你这样臭脾气的老公。”

“凌小居你皮痒了是不是?”

“看看看,还要打女人,更恶劣了!”

“……”凌子墨火大。

凌小居又说道,“我要是妈妈,早就和你离婚几百次了。”

“凌小居你再说一次!”凌子墨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你让我说我就说,我偏不说。”凌小居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抱起旁边玩积木的弟弟,“弟弟,我们去房间玩。姐姐陪你玩你最爱的芭比娃娃。”

“凌小居,像你这样的性格,你以后也找不到老公的!”凌子墨气呼呼。

每次和自己女儿也能怼得很来劲儿。

“才不会!”凌小居抱着弟弟,心情顿时很不好了,“我老公有很多,他们都说长大了要娶我,还有封子倾,他还让我当王妃呢!”

“……”凌子墨那一刻竟无言以对。

“我以后会有很多老公,到时候,我送妈妈一个。”

“凌小居你真的皮痒了是不是?!”凌子墨火爆。

这种奇葩的思想到底像谁?!

凌小居抱着凌小然回到卧室,才不想搭理这么白痴的爸爸。

凌子墨就一个人坐在客厅,各种不爽各种很不爽。

也不知道居小菜这女人,此刻在干嘛……

大概在,深情款款。

卧槽!

我他妈吃一个死人的醋!

玛德!

……

人民公墓。

又是几年过去。

来看望展然的人,变得越来越少。

大概,人生就是如此,能够被一直记住的,本来就不多。

今年。

展然的父母也没有出现了。

展然的母亲去世了,三年前就离开的,医生说是因为展然的母亲时不时还是会想起展然,伤心过度离开了。展然的父亲在养老院,因为失去了儿子失去了妻子,所以不想再继续这样难受下去,在养老院认识了新的老伴,两个人生活得很好,前两年还会来看展然,今年拒绝来看了,怕自己走不出这团阴影。

所以居小菜在公墓前,就一个人看着展然已经被风华了的照片,她也快忘了,展然在世时候的模样了,她也快忘了,展然曾经在她脑海里应该是什么样子,就好像只有一个印象,印象中,他很重要。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展然,默默的陪着她。

心口还是会有些压抑的难受。

总觉得展然一个人,太孤独太过孤独。

居小菜在公墓前站了很久。

身后,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人。

居小菜转头。

是展然的同事。

那个,对她一向很敌视的同事。

同事看着她,对着展然的墓碑说道,“我以为今年就只有我来看他了,大家似乎都把他忘了。”

居小菜哑然一笑。

看来。

忘记一个人真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你曾经后悔过吗?”同事问她。

可能,过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很多恩怨情仇都已经,放下了。

所以他才会这么心平气和的和她说话。

“没有后悔。”居小菜说,很诚恳的说道。

或许让她再次选择,她也会选择和凌子墨重新开始,她没办法见死不救,没办法看着凌子墨当时那么糟蹋自己而见死不救。

同事冷笑了一下,还是很讽刺。

“但是,我很内疚。”居小菜淡淡的开口,“我很内疚,我害得展然如此。”

同事转头看着她。

看着这些年,她好像变了很多,唯一没变的,似乎就是每年到这里来,每年如此,在人越来越少,她还是会是其中之一。

曾经的仇恨好像渐渐,也会随着时间而风华。

“我想,展然应该不会怪你。”同事说。

说出来的那句话,让居小菜有些诧异。

她没想过得到任何人的原谅。

“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因为展然,因为觉得不管如何都是你害死的展然,因为不管如何,在我心目中都是很伟大很正直的展然,所以不想告诉你很多,但现在,我觉得可能需要还你一个公平,其实这些年我也很受煎熬。”同事说了一咕噜的话。

居小菜还是不明白。

“展然的死,最根本的原因不在你。在他……自己。”同事一字一句。

居小菜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

“展然当时执行任务的冲动,可以归结为因为你的刺激,但遭受的刺激……是他自己造成的。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同事说,“那个时候我接手展然手上的工作,所以碰到了一个展然夜场的线人,是一个小姐。那次和小姐聊天,小姐说,展然之前让她下药给凌子墨然后想要凌子墨和她上床她说她没能办到,药是下了但凌子墨最后拒绝了她,她说感觉是对展然的一个遗憾。”

居小菜看着同事。

看着他,那一刻瞬间就懂了。

“其实我也很震撼,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正直的展然会做这样的事情,但小姐显然没必要骗我。不过因为但是对你的过于气氛所以我隐瞒了这件事情,而且不管如何,展然会这么做也是因为他太爱你,而你却说离开就离开。到了现在,我突然觉得,你好像也不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所以我想你应该很清楚,那晚上凌子墨为什么会突然找你上床而又那么唐突的被展然撞见了吧。”

居小菜心口一直在波动。

她没想到,凌子墨当时给她说的,是真的。

即使他们现在很好。

感情很好很稳定,她也从来没有释怀过这件事情,在展然忌日这一天,她依然对凌子墨,像个刺猬一般。

无法控制。

而凌子墨总是在默默忍受。

她紧咬着唇瓣,心口有些难受。

当然也没有了对展然的怨言,因为,人都不在了,何况,眼前的人说得很对,因为展然很爱才会如此。

归根结底,到底都是她的错。

同事就这么看着居小菜波动的情绪,他说,“明年我也不回来了,我准备出国了,女朋友想去国外,我会陪着她离开。”

“嗯。”居小菜礼貌的应了一声。

“离开前把隐藏在内心的秘密说出来,轻松多了。”同事笑了笑,看着展然的照片笑着说,“展然,你应该不会怪我的是吗?”

当然不会有任何回应。

只有微风在他们之间,流畅。

同事陪着居小菜待了一会儿,转身,“我先走了。”

居小菜点头。

走的时候,他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在展然死了之后,凌子墨每年给了我一百万让我照顾展然的父母,。虽然刚开始觉得他的处理方式很恶劣,回想起来,就算再有钱的人,也不能把钱拿来这么烧。所以,不得不去承认,凌子墨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我祝你们幸福。”

居小菜就这么看着展然的同事离开。

看着他好像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一般,离开了墓地。

所以……

居小菜喉咙微动。

那个真的在暗中弥补展然离世的人,其实是凌子墨。

而她,只会沉寂在失去展然的痛苦中,实际上,什么都没做好。

什么都没做好!

……

夜晚。

凌子墨有些坐立难安。

这么晚了,这么晚了,居小菜这女人死哪里去了?!

卧槽。

都不知道外面有多危险吗?!

别以为自己一把岁数了就能在外面招摇过市。

玛德!

凌子墨一直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凌小居有些受不了了,“爸,你能不能不要挡着我看电视啊。”

“你妈都失踪了你还有心情看电视?!”

凌小居翻白眼。

她怎么有这么愚蠢的一个爸爸。

这才8点多而已,何况她妈妈一天都照顾他们,偶尔出门放放风有什么不行的。

她爸要这么紧张吗?

“你不会给妈妈打电话的吗?”凌小居觉得他爸的智商真的很不在线。

凌子墨紧捏着手机。

凌小居看着他爸爸的模样,无语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拖过他爸手上的电话,“我帮你打,龟毛!”

“等等。”凌子墨对着自己的女儿。

凌小居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爸爸。

“你别说是我打的,就说你和弟弟想她回来了,弟弟需要她陪着睡觉,千万别说是我打的。”凌子墨很认真的吩咐。

“爸,你真的很龟毛耶。”凌小居翻白眼。

“让你这么说你就这么说,话这么多,到底像谁?!”

凌小居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嘀咕,“还不是像你。”

但是智商不像。

她总觉得她比他爸聪明。

她按下妈妈的电话号码,那边响了几声。

然后挂断了。

凌小居看着她爸,“我妈挂你电话了。”

凌子墨点头。

那一刻凌小居怎么就觉得她的白痴爸爸那么……孤独呢。

“我再给妈妈打一个吧。”凌小居实在看不得他爸这么一副天都要塌了的表情。

“算了。”凌子墨说,“这天你妈不属于我。”

“属于她的老情人?”凌小居接嘴忒快。

凌子墨看着自己的女儿。

都是女儿是上辈子的小情人。

他怎么觉得是上辈子的小冤家啊!

他哪里有伤她就往哪里戳。

凌小居看着爸爸这么瞪着自己,也知道自己可能说错话了,她把手机还给爸爸,规规矩矩的在客厅看电视。

凌子墨也坐回到沙发上。

那时。

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所有人看着门口的方向。

居小菜回来了。

脸蛋很红,身体都在摇曳。

喝酒了?!

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那一刻凌子墨却不敢上前去搀扶,他都不知道,今天的居小菜可不可以碰。

凌小居也这么看着自己的妈妈,看着她歪歪倒倒的直接走向了她爸爸,她甚至还看到他爸爸分明很紧张。

紧张着。

她妈妈直接扑到在了爸爸的怀抱里。

爸爸一把将妈妈抱住,很小心翼翼的把她抱得很紧。

“你怎么这么笨?!”居小菜问他。

凌子墨看着她。

他哪里笨。

“为什么我曾经不相信你?”居小菜吐着酒气。

凌子墨转动眼眸。

他现在该做什么?!

今天的居小菜和平时这一天的居小菜好像有不一样。

女人都是善变的。

“凌子墨,你知道我有多内疚吗?”

我知道你对展然很内疚。

“凌子墨……”居小菜紧紧的搂抱着他的脖子,她说,“我今晚去夜场了,我一个人喝了很多酒。现在都醉了。”

为什么要去夜场?!

是在怀恋展然吗?

因为太过想念所以会选择用酒精来麻痹。

“只有醉了,才敢回来这么面对你。”居小菜喃喃。

是啊。

大概心里会很煎熬,觉得背叛了展然。

“凌子墨……”居小菜吐着热气,在他脸上。

真的很……诱人。

“对不起。”居小菜看着他的眼睛,眼眶好像都红了。

凌子墨抿唇。

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永远都忘记不了展然吗?

没关系。

她能够陪在自己身边,他就很知足了。

“亲我。”居小菜突然话锋一转。

凌子墨整个人懵逼。

他觉得他家小菜还是不适合喝酒,一喝酒就混乱。

“亲我。”居小菜看凌子墨毫无所动,再次强迫。

凌子墨看着她,柔声道,“那个……我是凌子墨。”

不是……展然。

这一天,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霸占他。

“是啊,那个化成灰我都能够认出来,就算不想承认也依然爱得要命的凌子墨,亲我!”

不想承认也爱得要命的……凌子墨。

是在说他吗?!

“唔……”凌子墨还没有主动。

居小菜就已经热火朝天的亲了上去。

很主动。

甚至,有些急切。

凌子墨有些招架不住,今晚的居小菜……怎么了?!

但就是因为她那句爱得要命,所以他也失去理智了。

然后旁边两个未成年的小孩就傻眼了。

凌小然从地上起来,问着凌小居,“姐姐,爸爸妈妈在干嘛?”

凌小居眼巴巴的看着,“我也很想知道,他们为什么可以亲这么久?”

亲亲不都应该啵啵两下就好了吗?

“姐姐我也想这样。”凌小然看得津津有味。

总觉得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我也想。”凌小居附和。

附和着一直眼巴巴的看着……

“你们俩给我回房间去!”两个如胶似漆中的某男人,突然怒吼。

切。

凌小居抱着凌小然。

长大了她还不是要和自己老公,要和自己所有老公都这样!

完结篇2:何源和岳芸洱

深邃的夜晚。

夜色迷茫。

白月光照耀在窗台上,照耀在了某两个人的赤果果的身体上。

房间中不时的传来暧昧的声音,此起彼伏。

岳芸洱气喘,“妈妈说想要我再生个女儿……”

“现在还不是时候。”

“何源……唔……”岳芸叫着他。

“叫老公。”何源在她耳边,在她耳边亲昵着。

她全身一阵酥麻。

“乖,叫老公。”何源蛊惑,声音就是带着魔性一般。

“唔,老公……”岳芸洱软软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某男人很满意。

最后,久久,紧紧拥抱在一起。

何源不舍的从岳芸洱柔软的身体里起来,将避孕套打结扔进了垃圾箱里面。

岳芸洱有些幽怨的看着那么多的……小妹妹就这么被他抛弃了。

“怎么了?”何源看着她的视线,宠溺的将她抱着,去浴室清洗。

何源的欲望……

嗯。

就是很强。

都说过了三十的男人不会这么频繁的。

他却好像要把自己27年前加上岳芸洱怀孕的那一年所有的全部都从她身上弥补回来。

几乎,在她方便的时候,每晚上都要。

她真的好累。

每天都像睡不醒一样。

她被何源抱着放进了浴缸里面。

岳芸洱躺在何源的怀抱里,抱怨,“妈妈给我说了很多次了,说小凯都已经4岁了,我们可以要个妹妹了。”

“你想要吗?”何源问她。

“也没有特别想要,但一想到妈妈那么想要,就想要了,我总觉得你妈妈好像很羡慕有女儿的家庭。每次带着小凯出门,碰到小姑娘什么的都会去逗一下,遇到老太太说自家孙女什么好的时候,她就会很不爽,每次都口是心非的说,孙子才好,但每次说完之后都气呼呼的,所以我想给你妈妈生个小孙女。”

“我妈想要你就生吗?”何源咬着她的小耳朵。

岳芸洱一阵酥麻。

她娇嗔了一下,说道,“我想让你爸爸妈妈更开心一点,我总觉得我很幸运嫁给你,很幸运遇到这么好的公公婆婆,我很幸运我们成了一家人,所以我想一家人都可以更快乐。”

“真是个好老婆好媳妇。”何源笑着,不停的舔舐着她的耳朵。

岳芸洱整个脸蛋通红无比。

何源以前不这样的,现在也不知道也什么,就变得好骚浪。

“啊……不要这样了,何源,唔……”岳芸洱身体扭动。

何源却没有想过要放开她,“不是说要生个女儿吗?”

“可是今晚才做过了。”

“你是在怀疑你老公的能力吗?”

“……”唔。

她只是在怀疑她自己的体力。

浴室中,又是一片,不可描述。

岳芸洱只听到何源在她耳边喃喃,“遇到你才是我最大的幸运,小耳朵。”

唔。

脸好红。

小耳朵。

何源说她乳名的时候,真的好不性感。

第二天。

岳芸洱就这么完全崩溃的从床上爬起来。

她看着镜子中憔悴的自己。

这要打多少粉才能够遮挡住,她这么憔悴的脸色。

何源怎么可以这么这么这么……不可描述。

甚至。

凭什么他还可以这么神清气爽。

她勉强让自己精神着,跟着何源一起去上班。

生完孩子之后,岳芸洱还是回到公司上班了,做何源的私人秘书。

何俊凯一直在何源的父母家,两老甚至是在孩子一隔奶之后就执意要把孩子抱过去抚养,而他们本打算和父母一起住的,被两老直接拒绝了,说不想年轻人来打扰了他们老年人的作息……

所以,倒是他们被嫌弃了。

不过因为小凯的原因,他们下班后会在何源父母家吃过晚饭之后才会离开。

算是当代很多人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一早到达公司。

所有人看着何源还有岳芸洱,都恭敬的打招呼招呼,“总裁早,总裁夫人早。”

岳芸洱终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岳秘书就变成了总裁夫人的称呼。

好不习惯。

她跟着何源一起走进电梯。

在公众场合,何源总是一副岸然道貌的样子。

这模样,怎么可能和晚上的禽兽联系在一起。

电梯到达楼层。

何源直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岳芸洱整理好自己面前的工作,抱着今天的行程表,温了一杯牛奶进去。

她先把牛奶放在何源的面前。

何源在处理工作的时候一向一丝不苟。

他一边看着电脑,一边听着岳芸洱的行程汇报。

缓缓,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

一口之后,就不喝了。

他抬头看着岳芸洱,“你知道我不喜欢喝牛奶。”

岳芸洱放下面前的行程表,很严肃的说道,“总裁,为了你小女儿的健康,建议你多喝牛奶,少喝咖啡和浓茶。”

何源审视着自己的老婆。

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他怎么都觉得好可爱。

所以想逗逗。

他说,“我不喝,拿走吧。”

“何源。”岳芸洱不开心。

“在公司请叫我总裁。”

岳芸洱咬牙,“总裁,请你为了家人的健康喝了。”

“不喝。”

“你怎么像个像孩子一样。”岳芸洱无力。

“那你喂我。”何源顺势接过来。

岳芸洱看着他。

这么严肃认真的何总裁,怎么这么幼稚。

岳芸洱只得过去,把牛奶杯拿起来,放在何源嘴边。

何源看着她。

岳芸洱说,“喝吧。”

“我喜欢你用嘴喂我。”何源提要求,“否则我不喝。”

岳芸洱脸都红了,“你怎么这么难伺候。”

“我好不好伺候,你还不知道吗?”何源意味深长的一笑。

岳芸洱无语。

好像就是会被何源耍得团团转。

她只得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对准何源的嘴。

然后……

就亲吻了起来。

在办公室,做着这么明目张胆的事情。

“唔……”岳芸洱推开何源,“别闹了。”

“好。”何源点头。

大约是吃得很爽,所以很满足。

所以为了奖励岳芸洱。

他把一边的牛奶一下喝光了,一滴不剩。

岳芸洱看着他,“你不是不爱喝牛奶吗?”

怎么这么快就喝完了?!

没看出来难受。

“当然是为了我小女儿的健康。”何源说,说得一本正经。

岳芸洱生气。

就是在故意,故意在逗她。

她气呼呼的离开何源的办公室。

何源抬头看了一眼。

嘴角一笑。

他喜欢看到岳芸洱脸上的各种表情,喜怒哀乐,任何!

下班。

何源有一个酒局。

岳芸洱自然会陪同出席,当然还会有公关部的同事一起。

饭席间。

对方领导人劝酒。

何源委婉拒绝,“不好意思,我在造计划。”

“噢,那是不能喝不能喝。”对方也不为难。

然后有人找岳芸洱喝酒。

“不好意思,她也在造计划。”河源说。

“……”那人懵逼。

“我老婆。”何源直白。

岳芸洱有些脸红。

何源总是这么……让她莫名心跳加速还会莫名心里温暖。

饭局结束之后。

对方领导喜欢嗨歌,何源自然就陪同一起。

何源和岳芸洱不喝酒,在一群喝酒的人中反而显得格格不入。

岳芸洱起身离开包房,其实是想出门透透气。

她穿过走廊。

往公众厕所走去。

转弯处,迎面和人突然一下碰到了一起。

对方连忙说道,“对不起。”

岳芸洱看着面前的人。

其实,如果不是声音,她也听不出来。

因为妆真的太浓艳了。

她说,“邱柒柒?”

邱柒柒一怔,那一刻似乎才看清楚面前的女人是岳芸洱。

自从她家被控告之后,她们就再也没有见过。

两个人突然的碰面。

邱柒柒眼神有些闪烁,她说,“过得好吗?何夫人。”

所有人都知道,她嫁给了夏氏集团执行总裁何源,万千宠爱于一身。

“你怎么在这里?”

“还需要我解释吗?家道中落,没办法过日子,只能当妓女维持最低贱的生活,比不得你!”邱柒柒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岳芸洱被烟味呛了一下。

邱柒柒抽得很自然。

岳芸洱看着邱柒柒的模样,也没有多说。

对她而言,邱柒柒只是一个她陌生人,最多,是她不喜欢的陌生人。

所以她变成这样,她也不会有任何怜悯。

她起身离开,“那你保重。”

客套话。

邱柒柒看着岳芸洱的背影。

是真的很嫉妒这个女人。

是真的嫉妒得发狂但她无能为力,她现在还能够好好活着,用出卖自己的身体活着而已。

她冲着岳芸洱的背影说道,“你知道秦梓豪出狱了吗?”

当初,盼了三年,现在出狱了。

岳芸洱顿了顿脚步。

她不说,她都已经忘记了还有秦梓豪这号人。

她回头,“不知道。”

“岳芸洱你果然很现实啊!”

“对于想要害我的人,你想我怎么不现实?”岳芸洱讽刺。

邱柒柒狠狠的看着岳芸洱,说,“秦梓豪过得也很不好,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出狱后找过几个工作都做不下去,现在被一个富婆老女人包养着,每天供一群寂寞的老女人玩弄,我无意上次撞见过,真的完全无法想象,那是我以前喜欢过的白马王子,我甚至觉得,他就是一条狗!”

“你觉得我会有所同情吗?”岳芸洱问。

邱柒柒咬牙。

“我只会告诉你还有秦梓豪,善恶有报。”

丢下一句话。

岳芸洱直接离开。

她真的没有半点情绪。

这些人对她而言,都是陌生人。

唯一她爱的,会在乎的,会用自己的一生去倾尽所有的只有……那个因为担心她而从包房里面出来找他的男人,何源。

何源。

她主动搂抱着他的脖子。

你知道。

我很爱你吧。

他会热情地回应她。

或许。

他们的小女儿,就在厕所中,产生了!

------题外话------

下午写绵绵和龙一的剧情。

期待吧。

今天2017最后一天,也是本月的最后一天了,月票别忘了月票别忘了。

下午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