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甜蜜完结(正文终2)/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完结篇3:龙一和卡珊儿

卡珊儿在床上躺了三天。

她终于知道,惹了禁欲多年的老男人是什么下场了。

她也别想去什么康复了。

她想死在床上。

她赤果着身体,一动不动。

龙一神清气爽。

他拉开落地窗的窗帘,看着在床上窝着就是睡了三天也不离开被窝的女人,回头,“今天还不起床?”

“不起。”卡珊儿怄气。

谁让你那晚上这么这么的没有节制。

龙一从落地窗回来,走向卡珊儿,低头,一个软暖暖的吻印在她的唇瓣上。

卡珊儿看着他。

这个男人有时候冷血的时候跟没有温度似的,有时候又温暖得,让她心口都会不停的跳动。

“我带你出门走走。”

“我又不能走。”卡珊儿故意。

“我抱你。”

“不要。”卡珊儿撒娇。

“乖,我帮你穿衣服。”

“不。”继续撒娇。

“听话。”

“龙一。”卡珊儿娇嗔。

“否则你希望我继续那晚上的事情吗?”龙一在她耳边低声。

死都不要!

卡珊儿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被单滑落。

赤果果的身体,龙一看得目不转睛。

“你眼睛哪里看了?!”卡珊儿将衣服抬起来。

“好看的地方看。”

“有什么好看的。”卡珊儿有些羞涩。

其实……她在床上算是一个比较开放的人了。

有时候还是会被这个男人弄得面红耳赤。

“好看。”他笃定。

“你又没见过其他人的。”卡珊儿喃喃,又没有对比怎么知道好看。

“我见过。”龙一说。

“你哪里见过,你都见过谁的?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是不是偷看龙九洗澡了,你怎么这么禽兽……”卡珊儿吵。

龙一捂住她的嘴。

卡珊儿还很激动。

龙一说,“A片。”

“……”卡珊儿眨巴着眼睛。

龙一看她冷静下来,才放开她。

卡珊儿说,“以后不准备看A片。”

“有你我还看什么A片。”龙一嘴角一笑。

卡珊儿也低低的笑了笑,“你刚刚说我比A片的女人长得还好吗?”

“嗯。”

“真的吗?”

“真的。”

“你没骗我。”

“没有。”

“我真的这么好看吗?”卡珊儿放下被单在,习惯观察。

龙一喷鼻血。

他忍耐力不强。

终究,龙一还是给卡珊儿套上了衣服,抱着她出门了。

他们去逛街。

说真。

卡珊儿都不觉得龙一是一个会陪女人逛街的男人。

她有些受宠若惊。

受宠若惊的坐在轮椅上,在金三角金碧辉煌的国际商场闲逛。

她买了很多衣服。

每次的试穿,都是龙一帮她,然后两个人在衣帽间,弄得……很尴尬耶。

然后每次出来,都能够看到服务员意味深长的笑。

笑得忒让人不好意思。

“龙一,给你也买几间衣服吧。”卡珊儿说。

都是她在买。

“好。”龙一一口答应。

两个人走进男宾区。

龙一喜欢的永远都是那种冷色系的衣服。

而她觉得,龙一其实有时候可以尝试一下,跳跃的颜色。

比如。

大红色。

她很喜欢大红色,总觉得大红色可以让她的皮肤看上去白白嫩嫩的。

所以她给龙一选了一件骚包的红色T恤。

龙一看了一眼,拒绝试穿,“我不喜欢。”

“你试试。”

“不用试。”龙一很排斥。

“龙一。”

“黑色的可以给我试穿一下。”龙一对着服务员。

服务员连忙去拿黑色的。

“不准穿黑色!”卡珊儿生气。

每次都穿这么老练的颜色,她不喜欢看到龙一这样。

龙一看着她。

卡珊儿说,“就穿红色。”

龙一抿唇,“打包吧。”

对着服务员。

妥协是妥协了。

但是她敢肯定,买回去也是摆设。

她说,“我想看你现在就穿上。”

“卡珊儿。”龙一脸色明显不爽。

“穿上给我看看,不好看就不要了。”

“我不喜欢红色。”龙一直接。

所以她说了那么多,他还是固执己见。

卡珊儿脸色不好。

龙一就是可以和她固执。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讨人厌。

她说,“那你喜欢什么颜色?”

龙一看着黑色T恤,“黑色的。”

很明显的。

他只穿黑色和灰色的衣服,其他从未尝试。

“那你知道我喜欢什么颜色吗?”卡珊儿问。

“红色。”龙一很肯定。

她的衣服,大多都是红色的,而且她穿红色真的很美,很妖娆还很性感。

“不是。”卡珊儿对着龙一,一字一句,“我喜欢绿色。”

龙一看着她。

卡珊儿推着轮椅,转身就走了。

慢慢去领悟吧,智障!

卡珊儿气呼呼离开。

龙一看着卡珊儿的背影,一时没有明白卡珊儿的意思。

他没见卡珊儿穿过绿色的衣服啊?!

却在下一秒,瞬间明白。

他连忙对着工作人员说道,“把红色衣服给我。”

“啊?”工作人员纳闷,刚刚不是还一脸嫌弃吗?!

此刻穿得这么快。

龙一迅速穿上,付款大步追了过去。

卡珊儿生气在商场上推着轮椅走着。

“卡珊儿。”龙一一把拉住她的轮椅。

卡珊儿回头,回头看到龙一换上了红色的T恤。

嘴角一笑。

龙一说,“好看吗?”

“噗。”好难看。

龙一穿红色真的有点……太过了。

但是怎么办,她就是想要看到他这么滑稽的样子。

她说,“好看。”

龙一看卡珊儿的脸色就知道不好看了。

他说,“不许喜欢绿色了。”

不许给我戴绿!

“哈哈,好。”卡珊儿笑得很灿烂。

龙一看着卡珊儿的模样。

有时候,就算再不情愿,但在看到她嫣然一笑的时候,好像什么都变得,美好了。

他们继续逛街。

去了内衣店。

买了情侣内衣,买了情趣内衣。

龙一这么厚脸皮的老男人,在内衣店脸颊也红得跟他的衣服一个色。

买完衣服,一起去吃了冰淇淋。

龙一说他不喜欢吃甜食。

他说小朋友才喜欢吃甜食。

最后,却还是在卡珊儿的强迫下吃了很多。

他们一起去游乐场。

龙一说不喜欢游乐场这种没有挑战性的项目,结果,陪着卡珊儿坐遍了所有娱乐设施,包括,少女心爆棚的旋转木马。

一天玩得很累。

卡珊儿直接是挂在龙一身上回去的。

龙一抱着卡珊儿回去。

大厅中,卡卡看着自己爸爸妈妈回来,连忙上前。

在卡卡还未开口,龙一对着卡卡说道,“别吵,妈妈睡着了。”

“哦。”卡卡立刻安静下来,安静下来,看着爸爸怀抱里面的妈妈睡得好甜美的样子,他说,“爸爸我可以亲一下妈妈吗?”

“……”龙一看着自己儿子。

“妈妈睡着的样子好美。”卡卡很真诚的说道。

“那也不是你的。”

语落。

龙一直接抱着卡珊儿走向了电梯。

卡卡一脸委屈。

他受伤的跑到卢老的怀抱里,“爷爷,爸爸不让我靠近妈妈。”

卢老笑了笑。

看来。

龙一对卡珊儿是真的很爱啊。

他一直以来没把爱情当回事儿,到老了这一刻,反而有些被他们的感情动容。

电梯中。

卡珊儿闷着笑。

其实从下车之后,她就醒了。

就是想要赖着龙一的身上不想动。

她刚刚还听到龙一特别特别幼稚的怼自己儿子,说“那也不是你的”。

他们家龙一怎么这么可爱。

龙一当然也感觉到卡珊儿醒了。

他说,“你笑什么。”

“做了一个好梦。”

“什么梦?”

“梦到你很爱我来着。”卡珊儿说。

“这不是梦。”龙一一字一句。

那倒也是。

这不是梦。

她搂抱着龙一的脖子。

龙一抱着她回到房间,放在床上。

卡珊儿对视着龙一,“你别老得太快。”

“……”不带这么戳人伤口的。

“不想你死。”

“我尽量。”

“想和你这么一辈子。”卡珊儿主动亲吻。

薄凉的唇瓣,闻起来特别的带感。

两个人亲密相拥。

幸福,性福……一直伴随。

一年后。

卡珊儿从彻底站了起来。

可以走,可以跑,甚至可以……格斗了。

龙一坐在后花园的椅子上,看着卡珊儿一圈一圈的慢跑着。

他终于相信,生命中存在了很多奇迹。

奇迹般的,这么爱这么一个人。

卡珊儿气喘吁吁的跑完步,她走到龙一身边。

龙一看着她。

下一秒。

手一抬。

直接挡住了卡珊儿的突然袭击。

卡珊儿不死心,前踢过去。

龙一侧身。

卡珊儿一个回旋踢,同时拳头直逼。

龙一还手,将她一把桎梏,无法动弹。

卡珊儿看着龙一。

就是一脸埋怨,带着委屈。

龙一放开她。

就在那一刻,突然被偷袭。

龙一被卡珊儿猛地一个过肩摔,直接把龙一摔了过去。

龙一忍着身上的痛。

下一刻,卡珊儿就直接压在了龙一的身上,用身体桎梏他的行动,得意的说,“格斗也需要智商的。”

龙一笑。

就这点小把戏。

他反手将卡珊儿猛地拉扯下来,一个用力的翻身,将卡珊儿压在了身下。

卡珊儿挣脱着身体。

就是怎么都挣脱不开。

卡珊儿不爽,“你就不能假装输我一次吗?”

“不能。”龙一说。

不能让你觉得,我老了。

“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卡珊儿抱怨。

“我会。”龙一看着她。

“……唔……”

就知道在床上怜香惜玉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唔。

讨厌。

卡珊儿在龙一的身下,两个人在草坪上滚落。

卡卡站在2楼卢老的外阳台开着他的爸爸妈妈,转头对着躺在床上身体越来越不好的卢老说道,“爷爷,爸爸妈妈又在草坪上打架了。”

卢老笑了笑。

笑着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大概就是……不懂什么叫爱。

不懂什么叫……爱情。

完结篇4:封逸尘和夏绵绵

阿尔戈的国度。

这个男尊女卑到了极限的国度,在这几年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国家官方提倡所有公民解放女性自由,也就是说,女性不需要再带着面纱视人,但也不强烈要求,不过在王宫政权的主导下,经过几年时间,大街上已经渐渐能够看到未婚女性抛开面纱在街上行走。不仅如此,官方明文要求不允许父母的包办婚姻,崇尚自由恋爱。

而这项工作,一直是夏绵绵在做。

她会在封逸尘忙碌的时候,单独到阿尔戈的各个城镇去亲自做宣讲,有时候会得到民众的认可,有时候会被绝对排斥,总之,不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但阿尔戈需要走上文明的步伐。

夏绵绵有时候也觉得很累。

之前她就只要阿尔戈的王宫相夫教子就好了,也不知道封逸尘哪根筋不对了,非要让她来突然帮他做国事儿。

不过想想也能够理解。

在阿尔戈女性没有地位,如果她作为国家王子的王妃没有足够的权利,也不会得到民众的拥护,改革的事情,她来做最好不过,只是这样,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能够相聚的时间就少了很多。

她会经常去出门,封逸尘也会经常出门,一年半载,能够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不多。

有时候睡在一张只有自己的床上时,夏绵绵会觉得自己可能嫁了一个假老公。

她老公她在电视新闻上看得最多。

今天好不容易忙完了一次宣讲回到王宫。

不出所料。

宫殿里面只有她的一对龙凤胎。

封子倾今年10岁,被送去了专门的培训机构深造,对比起封子倾,她还是见到封逸尘的时间更多。而他们的那对龙凤胎,今年四岁,姐姐叫封子染,弟弟叫封子佑,两个小家伙还处于天真烂漫的年龄,没有让他们接触太多的政治上的东西,让他们先像平凡家庭的孩子一样成长,和作为老大的封子倾完全是天壤之别的教育方式。

其实也不是不给他们好好的教育。

主要还是她和封逸尘的教育观点不和。

夏绵绵觉得,虽然子倾作为老大应该负担起老大该有的责任,也就是说重点培养成为王储的继承人,但作为弟弟妹妹的也应该有所分担,要求子染和子佑也在适当的年龄做一些的教育。

封逸尘是同意她的观点说,一家人应该互相体恤,不能因为子倾是老大就把什么重任都压在子倾的头上。

两个人达成了一致,但是呢,最后在制定学习计划的时候,夏绵绵就只看到了封子佑的。

她问封逸尘,“子染的呢?”

“她不需要。”封逸尘回答得理所当然。

“为什么?”她不爽。

“因为她是女孩子。”

“你这是看不起女人是吧。”

“她只需要乖乖的在我身边长大就行了。”封逸尘很笃定的口吻。

“封逸尘。你不觉得你偏袒得太明显了吗?”对于封逸尘宠封子染的事情,她已经深恶痛绝了。

“没觉得。”他还可以对她更好。

“我不同意。”夏绵绵说,“我不同意这样的计划安排。要么子染和子佑两个人一起学习,要么两个都不学习。”

然后封逸尘选择了后者。

夏绵绵有时候对子倾是愧疚的。

总觉得,他承担了太多的责任。

好在子倾是个三观特别正的男孩子,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在什么地方,所以从来没有怨言。

而越是这般,其实越是让她有内疚感。

她真怕长大后的子倾,会像个机器人一样,找不到自己的兴趣爱好,遇不到自己爱的人。

“妈妈,你回来了。”封子染看着妈妈,很热情的跑过来,小短腿蹭蹭蹭就蹭到夏绵绵的怀抱里。

封子佑比较腼腆一些,不会像封子染这么会粘人。

有时候反而,夏绵绵对封子佑关心比较多。

总觉得。

家里有了封子倾,因为封子倾的存在就是继承人的存在所以自然大家会把目光都放在他的身上,而封子染是家里唯一的女孩,深得她爸的喜爱所以不会疏忽,倒是子佑,家里最小的孩子,貌似最不受关注。

她把子染抱着走向子佑,“子佑没有想妈妈吗?”

“想了。”封子佑乖巧的回答。

“乖。”夏绵绵揉了揉子佑柔软的头发。

“妈妈,我也想你了。”封子染真的会很卖乖。

长得又真的是特别的漂亮,见过的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她几眼,被说封逸尘,有时候夏绵绵都招架不住。

所以忍不住亲了亲自己女儿,“你也乖。”

“妈妈,我也想爸爸了,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子染问。

“忙完了爸爸就会回来。”

“爸爸好久都没有陪我睡觉了,我想爸爸。”封子染委屈。

封逸尘也好久没有陪她睡觉了。

夏绵绵有些疲倦的把子染放下,“你们乖乖玩,妈妈回房间洗个澡。”

“我要和妈妈一起洗澡。”封子染很兴奋的说道。

她想玩泡泡。

封子染就是这么粘人,面对她漂亮的小脸蛋又特么的完全拒绝不了。

夏绵绵值得抱着子染一起,转头问道子佑,“你要不要和妈妈还有姐姐一起洗澡。”

“不要。”封子佑小脸蛋通红,“男生不能和女生一起洗澡。”

“谁教你的?”

“爸爸说的。”封子佑一本正经。

封逸尘那厮!

夏绵绵无奈,“那你乖乖的玩,妈妈和姐姐洗完澡出来陪你。”

“嗯。”

夏绵绵抱着子染回房间。

总觉得三个孩子,最省心的就是子佑了。

她脱掉衣服,给子染也把衣服脱光,然后抱着她一起躺进浴缸。

子染非常兴奋的挽着泡沫,玩得不亦乐乎。

夏绵绵就看着她玩,心情其实也很放松。

家里有个小女孩,果真会让家庭变得更舔。

子染玩了一会儿,她小手手直接摸着夏绵绵的胸部。

夏绵绵瞪着她。

“妈妈,我以后也会长这么大吗?”

“当然。”

“好舒服啊妈妈。”子染摸着,咯咯的笑。

夏绵绵将子染的手拿来,“不要碰妈妈这里,乖。”

“为什么?”封子染有些小受伤。

“不只是你不能碰妈妈的,其他人也不能碰你的,知道吗?”夏绵绵很严肃,觉得有必要上上健康教育课。

“哦,可是我看到爸爸碰你的啊!”封子染眨巴着大眼睛,很认真的说道,“爸爸还吃了……唔……”

夏绵绵捂住封子染的嘴。

都说了让封逸尘不要抱子染一起睡觉了。

只要子染一撒娇,绝对不会觉得的就抱着子染一起睡。

“妈妈我说错了吗?”子染无辜的看着她。

“这种事情不能给别人说知道吗?”夏绵绵很严肃。

“可是我给韩溱叔叔说了啊。”

“……”

“那次子倾哥哥回来,我也给子倾哥哥说了。”

“……”

“艾莉娜阿姨也知道了。上次她教我易容术,但是我怎么都学不会耶。”

“……”夏绵绵那一刻真的很想杀了封逸尘。

“妈妈你脸怎么了?怎么这么红。”封子染看着妈妈红红的脸蛋。

“赶紧洗澡,洗完出去了。”夏绵绵一把把封子染抱起来。

“不要,我还要泡澡。”封子染抗议。

夏绵绵不搭理,直接把封子染从浴缸里面抱在了地上,丢给她一件小浴巾,“披上,自己穿衣服。”

“妈妈坏。”

封子染委屈的小手小脚的自己穿,穿得不太好。

正时。

浴室门打开。

难得今天封逸尘早回来。

他看着子染。

子染一看到封逸尘脸色马上就变了,哇的一声哭得特响亮,“爸爸,妈妈欺负我。”

夏绵绵翻白眼。

“乖。”封逸尘柔软到不行,他一把抱起自己闺女,一边柔声安慰。

“妈妈是坏巫婆。”封子染委屈到不行。

“是,妈妈是坏巫婆,我家宝贝子染是小公主。”

“我最爱爸爸了。”

“我也最爱小公主了。”

两个人就这么出去了。

夏绵绵火大。

从封子染出生后,封逸尘的视线就分离了,分离了!

夏绵绵气呼呼的从浴缸里面出来。

正打算穿上浴袍。

某人进来了。

夏绵绵讽刺,“陪你的小公主啊,进来看我着坏巫婆做什么?”

“你还和女儿吃醋啊?”

“我哪里吃醋啊?!”我特么是泡在醋坛子里面了!

“过来。”封逸尘长臂一伸。

夏绵绵想躲开。

就被封逸尘一把抱住,同时用浴袍将她包裹。

夏绵绵脸有些红。

封逸尘脸颊靠在她的肩上,在她耳边说道,“我也爱你。”

“不要用‘也’。”

“哈哈。”封逸尘心情很好的笑着,他微抬头,舔舐了一下夏绵绵的耳朵。

夏绵绵一阵酥麻。

封逸尘说,“我明天带你出去旅游。”

“你有时间了吗?”

“嗯,一周。”封逸尘说,“想去哪里?”

“都可以。”

“那随便找个地方,明天一早我们就走。”

“就我们吗?”

“我不会让人跟着的。”

“嗯。”夏绵绵心情瞬间很好。

她其实期盼封逸尘带她出门很久了。

一直在这里,都没有了两个人的二人世界了。

身边全都是人。

不管去哪里,到处都是人。

完全没有私人空间除了在床上。

在床上的时候,门外都还候着人。

她也很想放松一下。

所以她满怀欣喜。

满怀欣喜的第二天一早就梳妆打扮的和封逸尘一起出门。

大殿门口停着黑色轿车。

夏绵绵挽着封逸尘,走向轿车。

车门打开。

“爸爸妈妈!”封子染坐在车后座,很高兴。

穿着粉色公主裙,可爱到爆。

夏绵绵脸色那一下就黑了。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不是就我们吗?”

“是啊。”封逸尘说,“我你还有子染,就是我们啊。”

王八蛋。

她早该知道,早该知道,封逸尘是混蛋!

不过。

那一刻。

封逸尘却把封子染从后座抱了下来。

封子染一把抱着爸爸的脖子。

封逸尘说,“去跟着韩溱叔叔的这几天,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知道。”封子染高兴地点头。

然后。

封逸尘不舍的把闺女递给了旁边的韩溱。

韩溱接过子染。

夏绵绵莫名其妙。

封逸尘牵着夏绵绵的手,走进轿车。

轿车缓慢离开皇宫。

夏绵绵看着身后封子染的小身影,对着封逸尘问道,“你不会又是在耍我吧?!”

比如。

一上飞机,那个粉色小不点就突然出现了。

“傻瓜。”封逸尘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此去经年,此爱绵绵!

完结篇小番外:韩溱和艾琳娜

韩溱抱着子染,目送封逸尘和夏绵绵的离开。

两个人这么多年,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

他抱着子染回到自己的宫殿。

他现在也住在皇宫里,不只是他,还有白鹤和文川依然陪伴在封逸尘的身边,做他的贴身保镖。

这些年仿若习惯了。

习惯了一直在封逸尘的周围。

宫殿不大。

子染却很喜欢来他这里玩。

这大概是封逸尘和子染谈的条件,否则子染应该会赖皮的跟着爸爸一起,做一只可爱的小灯泡。

其实,与其说子染很喜欢和他一起玩,准确说,她喜欢是艾琳娜。

艾琳娜虽然经常不在,但只要一回来,就会住在他这里。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只是师徒关系。

艾琳娜只是把他当成家人才会长长定居在此。

显然。

艾琳娜确实是把他当成家人,是他,捅破了他们的关系。

那晚上喝醉了。

他上了艾莉娜,而艾琳娜没有拒绝。

事后。

他其实有些后悔。

艾琳娜却似乎不太在乎。

还说,成为师父的床伴,她还挺荣幸的。

这女人,真的把他当成神一般的崇拜,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他有时候都有些,愧不敢当。

毕竟艾琳娜的医学造诣,本来就不比他差。

而这几天,刚好艾琳娜从国外回来。

也在宫殿。

昨晚应该是一个通宵,所以今天到现在还没醒。

封子染急匆匆的去找艾琳娜。

艾琳娜就被她吵醒了,然后起床了。

艾琳娜也很喜欢子染,每次面对子染的时候都会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和那个在做医学研究可能几天几夜不睡觉不洗脸不洗澡的女人,完全不同。

甚至于,艾琳娜会教子染易容术。

即使,子染完全不会。

却好像是她们两个人的乐趣。

这么一玩就是一天。

晚上艾琳娜哄着子染睡觉。

韩溱推开她的房门,看着子染熟睡的模样。

艾莉娜抬头,“师父,你想过结婚生子吗?”

“怎么这么问?”韩溱诧异。

“就是觉得子染很可爱。而且你看到封逸尘和阿九关系这么好,这么恩爱,不会动容吗?我看白鹤好像都开始情窦初开了,看上了阿尔戈的一个小姑娘。”艾琳娜说。

“暂时没想过。”韩溱直白。

“是吗?”艾琳娜微微一笑。

笑容中似乎闪过了一丝落寞。

随即。

她又说道,“明天我要离开了。”

“这次去哪里?”他问。

“去美洲,那边有一个非常惊人的医学奇迹,过去看看。”

“嗯。”韩溱点头。

从来不会有其他过多的表情。

艾琳娜说,“子染很喜欢人皮面具,这几天我不在的时候,你就陪她做人皮面具她就会很快乐。”

“我知道怎么哄子染。”

“不早了,师父今晚要我陪吗?”艾莉娜问。

“你洗完澡过来。”

“好。”艾琳娜笑。

韩溱离开。

艾琳娜帮子染再拧了拧被子,去浴室清洗自己。

而后,出现在了韩溱的卧室。

两个人就是会上床。

就是在互相满足。

其实韩溱技巧还不错。

学医的人,大体都知道人体的身体结构,所以找到敏感点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一向床上很合的他们,一向技巧很好的韩溱,艾琳娜却被韩溱弄疼了。

她忍着没有说出来。

完事之后。

韩溱抽烟,随口问,“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我想,可能不回来了。”艾琳娜说。

韩溱看着她。

脸色分明有些微变。

“我这次去美洲之后,就要回家了。我听我哥说,我爸妈这段时间是身体不太好,让我回去陪陪他们,我也觉得我挺不孝的,他们那么支持我的梦想而我却真的把他们抛之脑后,所以想这次之后,就留在我父母身边,然后找一个医院做固定的医生,过稳定的生活。”艾琳娜说,“当然,如果师父你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叫我,我如果没有天大的事情,一定随传随到。”

“嗯。”韩溱应了一声。

艾琳娜说,“那我回房陪子染了,师父保重。”

“你也保重。”

艾琳娜离开。

离开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韩溱。

看着韩溱还在抽烟。

眼神没有看着她。

艾琳娜走出韩溱的卧室,关上房门,嘴角微微一笑。

不管如何,师父在她心目中,永远都是在很重要的位置上。

就这样,就够了!

第二天。

艾琳娜就走了。

和她以往一样,不会特地的给他打招呼。

他起床时,艾琳娜就会不在了。

仿若也习惯了。

韩溱陪着子染玩,尽管子染更喜欢艾琳娜,但真的做起人皮面具的时候,还是会安静下来,还是会很开心。

有时候他也有点恍惚,是不是应该也有个自己的孩子比较好!

一周之后。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游玩回来,把子染接了回去。

韩溱莫名觉得,家里好像冷清了很多。

其实。

这三十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冷清过来的,不应该觉得有什么的!

某天晚上。

白鹤邀请他还有文川一起喝酒。

三个人算是有着很深厚的革命友谊了。

白鹤说,“韩溱,文川,我要结婚了。”

“怎么想明白了。”

“遇上喜欢的姑娘就想明白了啊。”白鹤看上去心情不错。

就是一副少男怀春的模样。

“恭喜了。”文川敬酒。

白鹤喝了一杯,转头看着韩溱,“韩溱,你什么时候和你的小徒弟结婚啊?这样一直聚少离多不好吧。”

“……”韩溱看着白鹤。

“那啥,你别以为我们都看不出来你和你的小徒弟有一腿啊!”白鹤说,“你们俩的相处,怎么都超过师徒超过亲人关系了,很明显的一对恋人啊。”

“没有的事儿,她现在要回去了,回老家安居立业。”韩溱否认。

“哥们,你就让她这么走了?”白鹤问。

“你干嘛这么问我?”韩溱皱眉。

“没什么,就是想要告诉你,你家小徒弟应该挺喜欢你的。”

“她对我是盲目崇拜。”

“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盲目,只有不敢承认。”白鹤说。

说着,看了一眼文川。

文川点头,觉得哥们说得很对。

韩溱没有附和。

白鹤何文川也就没再多说,继续喝酒。

和以前一样,不醉不归。

酒醉后的韩溱,睡在大床上看着天花板。

眼前为什么都是艾琳娜!

三个月后。

白鹤结婚了。

这小子,说结婚就真的结婚了,更重要的是,对方新娘子居然怀孕了。

这速度也没谁了。

参加白鹤婚礼的人不多,本来杀手就没有什么朋友,但几个人生重要的人还是有的,比如封逸尘,比如阿九,比如文川还有韩溱,居然,艾琳娜也来了。

艾琳娜走向韩溱,“师父。”

“白鹤请你了?”

“我也很意外,没想到他当我是朋友。”艾琳娜显然有些受宠若惊。

对于没多少朋友的人,会额外珍惜这种情义。

韩溱微点了点头。

白鹤的婚礼结束之后,所有人回去。

韩溱问艾琳娜,“有地方去吗?回我家?”

“师父,我可能要结婚了。”艾琳娜说。

韩溱捏着方向盘的手,明显顿了一下。

“哎,就是我觉得我应该安定下来了。我父母也委婉的想要让我安稳,我也想陪着我父母身边多些日子照顾他们。”何况,她好像也开始累了,曾经的梦想和意气风发,终究随着年龄,少了些热情。

“为什么不早说?”韩溱喃喃。

“啊?”艾琳娜诧异。

“没什么,那我送你去酒店。”

“谢谢。”

轿车行驶在街道上。

应该不远,但韩溱开的时间有些长。

艾琳娜也没有催促。

韩溱说,“对方怎么样?”

“什么?”

“你未来老公。”

“医院的医生。”艾琳娜说,“在当地挺出名的,人还好,对我也还好。”

“喜欢他吗?”

“算喜欢吧。”艾琳娜回答。

也是。

不喜欢怎么可能说嫁就嫁。

“结婚的时候给我请帖,有空我过来参加。”韩溱说。

“嗯。”艾琳娜点头。

车子终究停在了酒店。

艾莉娜打开车门。

韩溱看着她下车。

艾琳娜对着他微微一笑,“师父拜拜。”

“拜拜。”

艾琳娜走进酒店。

韩溱开车离开。

离开,看着艾琳娜的背影,看着彼此越来越远的距离。

他回眸。

回眸看着阿尔戈的街道。

那个走进酒店的女人,也在几步之后,顿了顿脚步。

她转头。

转头看着那辆轿车走远。

就这么走远了。

她嫣然一笑,就算有些失落,但却很释然。

总会剧终人散。

总会天各一方。

就这样吧。

彼此保留着对对方的那份美好和祝福。

各自生活,生活在自己的轨迹上!

《正文完》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正文就这么完结了。

好不舍啊。

容许宅哭两分钟,泪崩啊!

还好还有子倾之后陪着我。

亲们么么哒。

至于福利。

福利肯定是有的,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别问我多久有。

期待就好了。

爱你们。

最后再提醒一次,月票就过期了过期了。

然后……

2017,我爱你。

2018,我等你!

明年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