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酒后乱,小车祸发生/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山别墅山庄。

凌小居被封子倾粗鲁的扔在了他的大床上。

凌小居狠狠的瞪着封子倾,下一秒直接就想要跑出他的房间。

身体刚起。

整个人完全就被封子倾桎梏着,甚至是用他的身体桎梏她的身体。

“……”凌小居就感觉身上,跟鬼压床似的。

而且凌子倾看上去不胖的一个男人,压在她身上,就真的跟一坨铁一样,她真的是挪都挪不动。

“封子倾,你到底要做什么!”凌小居生气。

真的很生气。

她对封子倾,完全就是一种无可奈何。

这个男人真的能这么难搞定,怎么就能这么让她,真的分分钟可以暴走的节奏。

“不做什么,睡觉。”封子倾淡漠。

“你疯了吗?你疯了吗把我弄到你床上,你丫的喝醉的是不是?!”居小菜怒吼。

“你当我喝醉了吧。”

“你放开我!”凌小居吼。

声音吼破了,身上的人就是一动不动。

凌小居觉得自己可能被他压死。

“睡吧。”封子倾声音低沉。

就是带着一种人被蛊惑的磁性和性感。

可是。

这特么的是封子倾啊,她对千万男人出手,也不会对封子倾下手的。

她真的欲哭无泪。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好言好语,“封子倾,你放开我行吗?我喝醉了,真的喝醉了,我需要休息。”

“嗯,怕你酒后乱性,所以你就在这里休息。”封子倾说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凌小居真的已经被封子倾搞得要崩溃了。

她要不要酒后乱性她会不会酒后乱性关他什么事儿啊!

她说,努力让自己冷静的说道,“我不会酒后乱性。你放开我。”

“你不会,不代表别人不会。”封子倾坦然。

“你说冯昊澄?”

拜托。

那货都已经醉得要死要活了。

“不管是谁。”封子倾冷冷道。

除了他,谁都不行。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霸道,你到底为什么这么霸道啊,你作为阿尔戈的王子你了不起啊,你了不起你在阿尔戈耀武扬威啊,你到我们驿城来做什么,我们这里没有国王没有王子没有那么强烈的阶级感,你别把你在阿尔戈的习惯带到了这里!”

“嗯。”封子倾应了一声。

凌小居一口气说得上气不接下气,封子倾就这么一个冷淡的“嗯”把她搪塞了。

你“嗯”了你知道妈的起来啊,起来让劳资走行不行?!

纹丝不动,几个意思?!

凌小居捉摸,自己和封子倾多相处一段时间,她真的可以会被她搞疯,不疯也会精神失常。

她怒吼,“我特么想洗澡。”

压在她身上的封子倾那一刻身体似乎动了一下。

“你要洗澡吗?”

“废话,我每天都要洗澡,像你一样不爱干净吗?说睡就睡,我不洗澡我睡不着。”凌小居说。

封子倾就从床上起来。

凌小居那一刻深呼吸了一大口气。

玛德,差点没有被压得憋不过气了。

她起身,起身就打算走出去。

身体猛地又被腾空。

凌小居狠狠的看着封子倾,“你做什么啊,我自己能走!”

封子倾直接将她抱进了他的浴室。

“你做什么啊封子倾!”凌小居真的好想咬他。

“就在这里洗。”

“我的衣服呢?”凌小居控制自己,不停的告诉自己,要控制自己!

“穿我的。”

“内衣呢?”

“我也有。”

“你有文胸了?”凌小居扬眉,冷笑。

还有这癖好?!

“晚上穿文胸睡觉不好。容易得乳腺增生。”

“……”你丫的是什么都懂是吧。

她恶狠狠看着封子倾。

封子倾直接帮她开了热水,然后走出浴室。

一会儿,非常自若的将自己的一套家居服包括他崭新的一条四角裤放在了浴室里面,“洗吧。”

说完就走了。

走了!

剩下凌小居那一刻那一刻,真的忍不住“啊”的一声尖叫了出来。

她真的要被搞疯了,她真的要被搞疯了。

这一刻,也不得不在封子倾的浴室里面简单的洗澡了。

洗完澡,真的非常不甘愿的穿上了封子倾的衣服,好大的一条四角裤,都能当她的短裤了,而且前面还能空出好大一块布料,男人的内裤真奇特,她又穿上了封子倾的白色T恤,长度都能够到她大腿中间部分,真的好大,穿上裤子之后,她真觉得她一不小心就会绊倒在地。

她卷了好长的裤脚和袖子,才从浴室出来。

一出来,就有看到了封子倾,看到他半坐在床上,等她。

他此刻也换了一套家居服,脸上应该刚刚酒精的红润,已经消退了不少。

她就这么敌视着他,“我现在要回我房间了。”

“过来。”封子倾霸道。

“我说我要回我房间。”

“我让你过来。”

“封子倾……啊……”

凌小居尖叫。

身体就被封子倾猛的一下拉进了他的怀抱。

怀抱中,似乎闻到了封子倾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

这货洗澡了?!

什么时候洗澡了。

在她洗澡的时候他洗澡了。

玛德!

她那个时候怎么不逃出去?!

她一直以为封子倾一直在这里。

“我洗澡了。”封子倾将她抱到床上,给她拧好被子。

然后,他也睡了进来,抱着她,一床被子。

凌小居真的欲哭无泪。

她这是第一次啊,第一次和男人睡在一张床上,一床被单里面。

不,除了凌小然。

凌小然算什么男人。

她爸知道了,一定会杀了她的。

“我在小然的房间洗的,没有不爱干净。”封子倾没听到她说话,又补充道。

似乎是对之前她说他不爱干净而耿耿于怀!

“小然没和你一起洗吗?”凌小居问。

“我不习惯,所以拒绝了。”所以凌小然是邀请了,但是惨遭拒绝。

凌小居无限惆怅。

第一次那么希望她家亲弟弟,真的可以攻气十足。

这样,这样她就不用遭受如此折磨了。

她稳定着情绪,“封子倾,你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在任何一个国度,就算在阿尔戈,这个道理应该还都存在的吧。

这是文明社会的象征。

“我知道。”

“那你觉得我们孤男寡女睡在一张床上,合适吗?”

“我会对你负责的。”

“谁稀罕你负责了!”凌小居暴走。

她真想杀了封子倾。

她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各种拒绝和崩溃。

封子倾狠狠的将她身体桎梏,“你别动。”

“你非要动,我非要动,我非要动……”凌小居反抗。

反抗在的在封子倾的怀抱里,扭来扭去,摩擦摩擦摩擦……

然后。

凌小居整个人一下,僵硬了。

当然是感觉到了封子倾的不一样。

封子倾那一刻忍耐着一动没动。

他有些压抑的声音,“所以让你别动。”

“封子倾,你你你要是对我做什么,我告诉你,我爸真的会打断你的腿的!”

“我不会做什么,睡吧。”

“你都这么禽兽了,你以为我还能睡着。”

“你也知道我这么禽兽了,你最好乖乖的睡。”

“你到底是不是曾经那个封子倾,那个什么都听我话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封子倾?!”凌小居有些委屈。

真的。

一向都是她调戏男人。

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霸道成这个样子。

“我还是。”封子倾在她耳边吹着热气。

凌小居突然一阵酥麻。

就是不知道什么感觉器官,总之就是让她整个人不由得颤抖。

还有些惊吓。

她咬着唇。

她就是被封子倾,撩了。

撩了撩了。

她真怕长此以往,他没禽兽,她憋不住了。

她不爽的再次扭动身体。

“你不是了!放开我!”凌小居狠狠的说道,“我不想看到你这张脸!”

反正,反抗无效。

就是很清楚,她怎么反抗都无效。

所以她妥协了。

封子倾微微放开了她。

凌小居背对着封子倾,不想看到那张可以迷惑众生的脸蛋。

殊不知。

其实对男人而言,这个姿势更危险。

更危险。

然后那一晚,还是这么平安的度过了。

两个人也不知道谁先睡着,反正就是失眠了很久。

所以第二天早上,都有些睡眼模糊。

模糊中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凌小居迷迷糊糊的就从床上起来,去打开了房门。

根本忘了,她现在是睡在了封子倾的房间,还和他睡在了一张床上。

她打开房门那一刻,看着冯昊澄惊讶到愤怒的脸颊时,才突然反应过来,现在什么情况。

她猛地回头。

回头看着躺在床上似乎还在睡觉的封子倾,再看了看衣衫不整的自己。

好了。

现在怎么解释都不行了。

谁会相信成年男女之间可以在一个被单下,单纯的过了一个晚上。

她觉得她说出来,自己都不信,更别说冯昊澄了。

“凌小居,你有什么好解释的!”冯昊澄气急攻心,眼眶都红了,整个人明显伤心欲绝,“我一早起来担心你到处找你,你居然和封子倾睡在一张床上,你怎么能这样!”

“我说我和他什么都没发生你信吗?”

“你别骗我了,你们都睡在一张床上了!你昨晚上说什么撮合封子倾和李坤雨酒后乱性,结果结果,是为了撮合你和封子倾吗?!”冯昊澄真的很受伤。

那么大一个大男生,眼眶红到不行。

凌小居也有些心疼。

虽然她男朋友很多,变心很快,但真的交往的时候,还是对男朋友都极好的。

她轻咬着嘴唇,“你别生气了,我知道我怎么解释你可能都不会信了,那我们分手吧。”

“什么?!”冯昊澄瞪大眼睛。

怎么能够这么随便。

他们才交往2周多,就说要分手了!

凌小居历任男朋友,再快的也没有这么快!

“我们分手吧。”好像只有这么一个选择了。

虽然她也很不舍。

但毕竟分手对她而言是家常便饭的事情,所以也不会觉得那么难以接受了。

“凌小居,你怎么这样!我真是看透你了,我真是疯了才会喜欢你!我真的是,真的是……好啊,我们分手就分手!”冯昊澄大声怒吼着。

吼完之后,看上去难受无比的,这么大一个大男生,掩面离开。

凌小居看着他的背影。

其实,也很内疚。

她从来没有那一次和男朋友分手,搞得这么不愉快的。

而这个罪魁祸首是谁?!

凌小居转头,狠狠的看着大床上,此刻显然已经被吵醒,半坐床头的封子倾。

看着他一脸波澜不惊的模样。

她说,“现在你高兴了,你终于成功的拆散了我和冯昊澄。”

“嗯。”封子倾点头。

真的真的没有半点羞耻的,那么坦然。

“封子倾你真不应该来驿城,你还是应该回到你的阿尔戈做你高贵的王子。”凌小居冷冷的说道,“阿尔戈才能够让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在驿城,只会让人厌恶!”

封子倾眼眸看着她。

凌小居都难得在看封子倾一眼,直接走出了封子倾的卧室,回到自己的房间。

心情莫名很烦躁。

各种不爽透顶。

她粗鲁的换下了封子倾的衣服。

想都没想,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面。

她甚至很想把封子倾整个人都扔进去。

而现在。

原本好好的一趟旅行,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她收拾好自己简单的行李。

打电话给司机,让他来接她回去。

她真的是一眼都不想看到封子倾。

提着行李就下楼到大厅打算退房。

大厅中。

不只是她在,冯昊澄也眼眶红红的在退房,除了他,李坤雨还有她的朋友也在办理退房手续。

显然,没人再有心情留在这里。

冯昊澄看着凌小居出现,整个人身体一转,完全是背对着她的。

反倒是李坤雨和她的朋友有些讽刺的看着她。

大概也知道了,昨晚上她和封子倾一个房间过夜的事情。

李坤雨冷笑,“凌小居,我还真以为你好心的想要撮合我和封子倾,原来是为了把我叫来看你和封子倾上床的,还真是,以前就听说你男朋友多但也不至于脚踏多只船啊,你还真是一次又一次的刷新了我的底线。这种出轨的戏码,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而且还能够表现得这么理所当然的,我想我这辈子可能都看不到了!”

“李坤雨,你觉得你说这些就可以挑拨离间吗?我真的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更没有想要和你竞争什么的半点意思,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嫉妒我在男生之中受欢迎更多,所以时不时的在全校师生面前摸黑我,甚至为了表示你的魅力,和我一样还不是和很多男生交往。”

“都是他们自动找我的,我不会像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倒追!”

“那封子倾呢?”凌小居反问。

李坤雨那一刻被堵得哑口无言。

“追封子倾也是因为,害怕被我抢了,又占了你的风头是吧!”凌小居讽刺,“不过李坤雨,我确实有点看不起你,我专程让你从学校过来专程让你去睡封子倾,结果呢,我把他灌得酩酊大醉给了你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都没办法爬上封子倾的床,你这样的段数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和我比魅力!”

“我只是,我只是不像你这样厚颜无耻放荡无比,我才不会随随便便和男生上床!”

“那你说你还是处女吗?”凌小居一字一句。

“我是不是管你什么事儿?!”

凌小居冷笑,“既然不是,别把自己说得这么贞洁高贵。”

“凌小居,你少在这里得意了,你就是靠身体征服男人的你到底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骚了点吗?要我们坤雨像你这样见到男人就脱衣服,你觉得以我们坤雨的资质,在学校还有你凌小居什么事儿吗?像你这么不知廉耻的人,怎么可能和我们坤雨相提并论!”李坤雨身边的女生,不服气的说道。

“呵呵,是吗?那我预祝你们家坤雨早日宽衣解带,早日征服学校所有男生包括封子倾,别给我留一个男人。”凌小居一字一顿,说得还很真诚。

“你当我是什么,我才不会像你这么贱!”李坤雨急红眼睛,跺脚。

凌小居也不稀罕和女人斗嘴。

累。

说真的,她谈恋爱找男朋友都真的只是自己本质想要做的事情,一直觉得跟别人半点关系都没有,她就不明白了,女人的嫉妒心怎么可以这么强。

她也不介意,她的现男友是李坤雨的前男友,她一直觉得贪恋就是两个人的事情,只要看对眼了,为什么要去计较过不过去。

显然。

她的思想可能太前卫了。

前卫到,没几个人可以理解。

此刻前台也给他们几个办理了退房手续。

凌小居看着一直一言不发还受伤极深的冯昊澄,“你怎么回去,这里也没有车,等我一会儿,司机马上到,我送你回家。”

“真是的,出轨了还能这么理所当然,我要是冯昊澄,早就掐死你了!”

“你能不能闭嘴!”凌小居对着李坤雨,“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擦嘴!就算我出轨了那也是我的好事情,就算我和冯昊澄分手了那也是我的事情,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么八婆,你知道男人真的很讨厌的!”

“凌小居!”李坤雨气得脸都白了。

冯昊澄背对着凌小居,“不用了,我自己会知道怎么回去,就算是走回去,也不会坐你家的车。”

李坤雨在旁边冷笑了一下,她对着冯昊澄好心的说道,“跟我们一起回去吧,我叫了车过来接我们。”

“嗯。”冯昊澄点头。

“以后啊,谈恋爱的时候还是要看清楚人了,像凌小居这种女人,以后千万别找了。”

凌小居就这么看着李坤雨故意的说着些挑拨是非的话,拉着冯昊澄还有她的朋友一起走出了大厅。

她倒是真的没把李坤雨放在眼里,自然也不会对她有什么计较,她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觉得对不起冯昊澄,不管晚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但终究,她和别的男人睡了一个晚上,谁都接受不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提着行李直接走出了大厅。

走出的那一刻,大厅电梯口,封子倾带着凌小然下来。

凌小然看着他姐的背影,连忙说道,“我姐要走了。”

“嗯。”

“你不追上去?”凌小然问。

他实在看不懂子倾哥哥啊,有时候觉得他很积极,现在这一刻反而这么淡定,还慢条斯理的去前台办理退房手续。

这是,不打算和他姐一起回家的节奏?!

他一直觉得子倾哥哥是霸气十足的,就是有那个气场,就是有那份魄力,然后会把她这么顽固的姐姐,收拾得服服帖帖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好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封子倾办理完了退房手续,又是这么漫不经心的走出大厅。

大厅外,停靠着他姐的专用轿车。

凌小然也不笨,仔细一想,子倾哥哥会这么半点都不着急,完全是因为提前肯定给司机打过招呼了,他姐就算要走也走不了。

心里不禁一阵唏嘘。

他姐大概是逃不掉子倾哥哥的手心了吧。

怎么都觉得子倾哥哥的段数很高。

封子倾直接打开了车门。

坐进了后座。

此刻坐在后座的凌小居就这么一脸仇恨的看着封子倾,狠狠的看着他。

封子倾没有看凌小居,对着驾驶室的司机说道,“谢谢张叔。”

“不客气封少爷,凌先生和凌太太都吩咐了,一定要接你们一起回去的。”

“麻烦了。”封子倾有礼。

凌小居真的很想气得弃车而走。

总算有点理解刚刚冯昊澄离开时说的那句,就算走也不想一起坐车的心情了。

她现在特么也很想走回家。

一点都不想和这个男人坐在一个轿车里面。

车子往山下开去。

山路有些狭窄,所以司机开车开得很慢。

凌小然坐在副驾驶室,时不时的转头看着后座的两个人。

看着后座两个零交流的人。

凌小然其实也能够感觉到,子倾哥哥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也不知道这么一个比较沉闷的人,怎么能够把她这么外向这么开朗这么奔放的凌小居气得一句话都不说的。

车内就一直这么安静。

安静着。

凌小然回头看着山间的公路。

公路都是弯弯曲曲的,张叔开车很稳倒是感觉不到特别大的晃动,但不代表,别人的车就可以这么平稳的行驶,所以,在一个无比急促的转弯处,一辆大卡车突然就冲了出来。

车上的人都吓了一跳。

大卡车刹车也来不及。

张叔只得猛地一个急转弯,避免了碰撞却突然从公路的护栏上翻了下去。

“啊!”凌小然吓得大叫。

“啊!”凌小居那一刻也吓得大叫。

只觉得车子不停的在翻转翻转。

那一刻。

封子倾猛地将凌小居一把护在了自己的怀抱里,狠狠的将她压在了身下,似乎是在保护她,那个时候她也感觉不到那么多了,只觉得到处都天旋地转的。

玛德。

她还不想死啊,不想死。

而这样的翻滚,并没有持续太久。

坡度不高。

可能也就几米。

轿车停下来,有些被挤压着变形。

凌小居觉得自己全身都痛。

全身都痛。

但没死。

好像,也没有受伤很严重。

她连忙大声说道,“你们怎么样了,凌小然你死了没?”

“姐,不带这么诅咒人的。”凌小然说。

也被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吓了一跳。

好在,安全气囊弹了出来,他好像也没有受多大的伤,就是有一些擦撞。

“张叔呢?”凌小居又问。

“我没事儿,就是头有些晕。”

“张叔你别动,可能是脑震荡。”

张叔也没说话,大概是真的很难受。

凌小居此刻才注意到一直抱着她身体的封子倾,她感觉到封子倾一动不动的身体,那一刻完全是惊吓到不行,“封子倾你死了吗?”

“子倾哥哥死了吗?”凌小然激动。

“没有。”封子倾说,“我没事儿。”

声音明显有些隐忍。

不像是没事儿的人。

凌小居听到封子倾说,“先报警,叫救护车过来。”

“哦,我拿手机。你从我身上起来行吗?”凌小居说道。

此刻那辆大卡车上的司机连忙从公路上冲了下来,急急忙忙的问道,“你们怎么样怎么样?”

“麻烦你帮我们报警叫救护车。”

“好好好,我马上报警。”大卡车司机显然也被吓到。

四个人就被困在小车内,等了好久,因为山区太远,才等来警察还有救护车,将他们全部都抬到了救护车上,直接就往医院走去。

凌小居身上真的没什么手上。

在救护车上医生就给她做了简单的检查,确定没有什么事儿。

凌小然也没多大事儿,就是撞伤了些,简单的做了处理和巴扎。

张叔被初步诊断为脑震荡。

至于封子倾,好像头上身上都撞伤了不少,还有些血粼粼的看上去有些狰狞。

凌小居惊吓得都不敢叫了。

就这么一直陪着封子倾到了医院。

她给她父母也打了电话。

有点无措和紧张。

封子倾被直接送去了急诊室。

要是要是阿尔戈的王子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出事儿了,他们家会不会被……灭九族啊!

她想跳脚。

封子倾怎么这么烦人啊,怎么这么烦人啊。

凌小居在手术室外等候,坐立不安。

凌小然也在外面守着,忍不住说道,“你就不能安静点吗?我都已经够着急了!”

“闭嘴!”凌小居对着弟弟凶歪歪。

凌小然翻白眼。

一会儿。

凌子墨和居小菜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看着自己的一对儿女,居小菜连忙问道,“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就出车祸了?子倾呢,子倾怎么样?!”

“就是从山庄回来的路上被大卡车撞了然后就出车祸了,我和小然都没事儿,张叔脑震荡现在在病房留院观察,子倾好像比较严重送去急救室了,现在还在里面没出来。”

“要是要是……子倾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给绵绵交代……”居小菜眼眶一下就红了。

“不会有事儿,不会有事儿的,刚刚不是也问了吗?是小车祸,小车祸,不会出人命。”

“子倾才回来几天就发生了车祸,我……”居小菜整个人都有些崩溃。

凌小居在旁边也不敢说话。

一说话指不定就会被骂。

其实心里也紧张得要死。

封子倾要真有什么……

她也会良心不安。

捉摸着。

封子倾出车祸的时候还保护她来着……

呼呼,谁要他保护啊。

这么焦虑的在走廊上等了好久。

手术室的门打开。

医生出来。

所有人涌了上去。

“医生子倾怎么样?”居小菜很激动。

医生说,“患者没什么大碍,大多是皮外伤也没有上到骨头。只是……”

“只是什么?”所有人紧张。

“车祸有伤到他的生殖器官。”

什么?!

凌小居瞪大眼睛!

这特么是搞笑的吗?!

------题外话------

达拉。

下午二更。

别忘了投月票哦。

月票月票,小宅的心肝心肝小宝贝哦!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