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行使男朋友权利!/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院。

凌小居和封子倾达成共识。

凌小居觉得自己奸计得逞。

心情也好了很多。

她把削得不好的苹果给封子倾吃了,两个人在病房中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好久。

封子倾说,“我想上厕所。”

“你这样还可以上厕所?”凌小居诧异。

不是伤到了吗?!

“目测应该是可以的。”

“需要我帮你?”

“麻烦你扶我一下。”封子倾点头。

凌小居上前把封子倾从病床上扶起来。

医生其实都说了,封子倾除了生殖器官又被伤到,其他都是小伤擦伤,根本没什么,凌小居也不知道这人,生殖器官和他的大腿到底有毛关系,走路需要这么把重量几乎都压在她的身上吗?

她心里带着些小不爽,将封子倾扶着走进了洗手间马桶上。

好在封子倾还没有过分到要她帮他脱裤子她帮他嘘嘘,她将他带进厕所之后,就出去门口等。

等了一会儿。

封子倾叫她。

凌小居推开厕所门进去。

进去的那一刻。

我去。

要不要这么辣眼睛。

她眼眸不由得看着还未穿上裤子的封子倾,看着他生殖器官确实包裹着白色的纱布,还在尿尿的地方还是没有缠绕着。

凌小居连忙转移视线,她说,“怎么都不穿裤子。”

“医生不是说了要注意不要被感染了吗?我刚刚上了厕所,你用温水帮我把前面洗一下。”

“……”凌小居竟然无言以对。

她只得隐忍着,控制情绪没有大吵大闹的去旁边的洗漱台放了温水,然后拧了温热的毛巾,递给封子倾。

没看他。

脑海里面仿若就一直浮现在,封子倾低头认真清洗自己的模样。

脸好烫。

好一会儿,封子倾将毛巾递给凌小居,“麻烦了。”

凌小居接过来,用清水随便搓洗了两下。

莫名就是觉得怪怪的。

她将毛巾挂好,转头看着封子倾穿好了裤子,就是一副大爷的样子等待她去搀扶。

她告诉自己,这车祸多少和自己有关系,她当照顾病人。

而她未来是医生,医生当然要对病人耐心了。

她吃力的把封子倾终于又扶着回到了床上。

封子倾就安分的在床上睡着。

两个人的病房,护士偶尔进进出出,整个病房中也还算安静。

真正这么相处后,凌小居才真的发现,封子倾其实话不多,有时候甚至觉得有些特别的高冷,总觉得她不怎么说话的时候,封子倾一般都是保持沉默的。

这种不太懂情调不太会说话的男人,真不是凌小居的菜。

但她不动声色的在医院陪了他一下午,晚上居小菜和凌子墨一起来给封子倾送了晚餐,她顺便也吃了。

晚上8、9点钟,她父母就又离开了。

病房中就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现在年轻人的相处方式,多半都是以低头看手机的时间居多,封子倾和凌小居两个人也是如此,病房一度很安静。

直到晚上10点。

封子倾突然开口道,“我想睡觉了。”

“那睡吧。”凌小居随意回答了一句。

“我要先洗漱一下。”封子倾提要求。

凌小居拿着手机看得起劲,眼眸转动了一下似乎是理解了一下才知道封子倾要做什么,她放下手机,“需要我扶你去洗手间。”

“嗯。”

凌小居就将他扶了起来。

走进洗手间。

凌小居认命的给封子倾放热水拧毛巾。

她告诉自己,忍耐几天就好。

正把毛巾拧好回头,回头就看到封子倾真的特别不避嫌,的脱了裤子就在尿尿。

她真怕自己会突然长针眼。

她咬着唇瓣,转移视线。

缓缓,封子倾解决完毕。

凌小居有些微红的脸颊,将毛巾递给他。

封子倾低头给自己又擦了擦。

似乎对他家兄弟特别的爱护。

想来也是,那毕竟是男人的命根子,没了,不能用了,估计比死了还难受。

清洗完了自家兄弟,凌小居又伺候着他漱口洗脸洗脚。

莫名有一种,封子倾就是国王,而自己就是她的随从伺候,一般的人应该不会这么理所当然吧,看看封子倾这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架势和习惯性,她还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虽然带着讽刺。

她伺候完了封子倾,扶着他上床。

封子倾睡在床上。

凌小居还给他拧了拧被子,“睡吧。”

“你还不睡?”

“太早了睡不着。”

“不早了,熬夜容易变老。”封子倾说。

姐姐20岁的芳华,你居然说姐容易变老。

凌小居隐忍,实在不想和封子倾吵架。

别看这么一看似纯良的样子,说不定又会说什么把她气得吐翔的话。

她只得起身,“我去洗个澡再睡。”

封子倾点头。

凌小居怎么都有一种,时时刻刻做任何事情都要给封子倾汇报一声的错觉,封子倾在阿尔戈应该是习惯了,被人这么恭维着。

凌小居走进浴室。

他父母知道她会在这里照顾封子事情几天,所以给她拿了几套换洗衣服自然也拿了睡衣和贴身内衣裤。

她简单的冲了澡,然后换上还算保守的两件套睡衣,从浴室出来。

出来的时候,看着封子倾还没睡。

也没看手机了,就这么一直看着浴室的方向,然后她出现他就这么看着她。

看的凌小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说,“你怎么还没睡?”

“等你一起睡。”

“干嘛等我啊。”凌小居有些不爽。

“想和你一起睡。”封子倾直言。

凌小居那一刻莫名还有些心口波动。

封子倾真不是一个会说甜言蜜语的人,但就是这种,大约就是好阿尔戈王子自带的霸气,会莫名让女人有一种,被征服的快感。

呼呼。

她果然还是小女人一枚。

她说,“这里有陪护床,床很舒服,我睡在陪护床上就行了。”

“我们不是男女朋友了吗?”封子倾问。

“没有人说过男女朋友就要睡在一张床上的。”凌小居真的很想看看他脑袋瓜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你觉得我这样了还能够对你做什么吗?”封子倾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自顾自的淡淡说道,“所以睡在一张床上和不睡在一张床上有什么区别,而我喜欢你在我身边近距离的照顾我。”

凌小居心里冷笑。

就算兄弟不行,区别也大了。

不过她没有拒绝。

她只是不想和封子倾争执。

她一直在默默的告诉自己,任何事情等封子倾出院了再说。

而且到底封子倾还能不能行,她其实也一直有些忐忑。

她就这么直接走向了封子倾的病房,毕竟是VIP房间,病床自然很大,睡两个人完全绰绰有余。

她钻进被窝。

封子倾自然的将身体靠过去,手臂就这么抱在了她的腰上。

凌小居翻白眼。

这叫没区别。

动手动脚的,这叫没区别。

凌小居一把抓着就想要伸进她睡衣里面的魔抓。

昨晚上的封子倾真没对她做什么,两个人不过就是挨得有些近而已,此刻的封子倾明显不老实太多了,她其实也是因为昨晚上封子倾的表现才答应和他睡一张床上的。

显然。

男人这种生物,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揣测的。

“你别乱摸。”凌小居直白。

口吻中带着些不悦。

封子倾的大手被凌小居的小手这么一直紧抓着,他说,在她脸上吹着热气说道,“我是你男朋友。”

所以?!

凌小居扬眉。

“我要行驶男朋友的权利。”

比如。

“唔。”凌小居瞪大眼睛。

封子倾这张英俊的脸就呈特大写的放在了她的眼前。

她就感觉到封子倾的唇瓣,紧紧的亲吻着她的唇瓣,唇齿间都是彼此的味道,封子倾的嘴唇其实还很柔软,莫名觉得吻着还有些说不出来的心跳加速,但封子倾依然没有深入,就是在她唇瓣间摩擦亲吻了一会儿,放开了她。

凌小居捉摸。

封子倾是不知道接吻是需要伸舌头的还是说,故意不想这么做。

她当然也不会那么不识趣的去问。

对她而言,封子倾和她的身体接触越少越好,终归,她还是一个,花花女子,禁不住诱惑,还是这等绝色。

封子倾放开她之后。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彼此。

都有些气喘吁吁。

其实没有那么激烈的吻也不会憋气到喘不过来,就是这一刻莫名的暧昧气氛让两个人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封子倾说,“睡吧,晚安。”

凌小居连忙背对着封子倾。

封子倾看着她纤细的后背,看着她露在外面白皙而纤细的脖子……

他又是靠近,手臂搂抱着凌小居的腰。

凌小居身体一紧,动了一下。

封子倾说,“别动,碰到我伤口了。”

凌小居就不动了,只是心里开始不停的咒骂。

封子倾看她一动不动,环在她腰间的手,又往她的衣服里面伸去。

“封子倾!”凌小居没有动,但身体都在隐忍的发抖,“你不要这么色行吗?”

“男女朋友之间,做亲密的事情不应该吗?”封子倾问。

声音听上去还那么的单纯。

单纯你妹。

你别在这里骗她这种“纯情”少女了。

她说,“不应该。”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凌小居真没办法装随和了。

再这么随和下去,她清白都难保了。

不管如何,虽然不觉得清白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但既然她父母这么宝贝,而且给她宝贝了二十年,也没有说丢就丢的道理。

“慢慢你就会喜欢的。”封子倾很淡的口吻但就是让人抓狂得很。

他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啊!

“我不喜欢。”

“多做几次你就喜欢了。”

“……”能不能不要这么厚颜无耻。

凌小居全身不爽,脸又莫名红得要命。

她崩溃,“你昨晚上不是很老实吗?”

就像昨晚那样,单纯的睡一晚上不行吗?!

“昨晚上是因为我们还不是男女朋友。”

“不是男女朋友你还让我和你睡一张床?!”

“说了怕你酒后乱性。”

“那你之前还亲我!”凌小居指的是在学校那次,那次也不是男女朋友他就亲了她。

封子倾当然也知道她说的上次,解释道,“那个时候是觉得你会成为了女朋友。”

所以……

所以怎么说都是他有礼了。

她特么还说什么,不如一头撞死了算了。

她咬牙。

就感觉到封子倾纤细的手指在她上衣里面……

不可描述。

而那不可描述的手指,却比她想象要粗了些,她没太注意过封子倾的手,但还是恍惚记得他手指修长纤细,骨节分明,干净好看,手背至少看着很细嫩,手心中,却这么多茧子?!

她隐忍着隐忍着。

其实封子倾也没有直接袭击她的关键部位,比如胸。

他有些茧子的手就在她腰上来回,来回,然后到达了她穿着文胸的地方。

还好她有先见之明,就算不喜欢勒着睡觉,还是穿上文胸把自己穿得规矩的走了出来。

她正得意。

那一刻就感觉到她文胸的扣子一松。

“封子倾!”凌小居翻身正对着封子倾。

封子倾脸上依然一脸无害的样子。

他说,“怕你得乳腺增生。”

你才会得乳腺增生。

卧槽。

“睡吧。”封子倾说。

然后先闭上了眼睛,此刻也完全规矩了起来,手依然搭在她的腰间,但没有再伸进去了。

凌小居看了他好一会儿,觉得这个男人是真的睡了,才放松警惕的又背对了过去,缓缓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

凌小居挣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躺在她旁边显然已经睡醒了的封子倾。

她揉了揉眼睛,“什么时候醒的?”

“有一会儿了。”

“怎么不叫醒我?”

“看你睡得很香,不忍心。”封子倾说。

一大早的说这种话,她也有点招架不住。

其实其实封子倾并没有多肉麻,这比起她的历任男朋友,都远远不及。

她果然是被他美色迷惑才会觉得,他说这么平淡的话都这么的好听。

她其实,从床上坐起来,“要上厕所吗?”

是知道一般人都有起床晨尿的习惯。

“嗯。”

凌小居先下地,然后扶着封子倾。

两个人走进洗手间。

又是那样。

封子倾特别不知检点的脱了裤子就上。

时间还有些长。

哗啦啦的听得凌小居真是尴尬。

上完厕所之后。

凌小居依然给了他毛巾,他自己擦拭。

她又伺候着他洗脸漱口。

将他弄好了之后扶着回到床上,凌小居才回到洗手间整理自己。

她坐在马桶上。

一脸生无可恋。

封子倾也不算太龟毛,照顾起来其实也不是特别累,但怎么就这么觉得心里不痛快啊。

她果然不是一个能够耐得住寂寞的女人。

她甚至因为她已经分手了,虽然和封子事情交往了但她内心深处没有承认,所以想另外找男朋友了。

感觉学校里面的男生都好像追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歪瓜裂枣她才不想委屈了自己。

默默的想着。

凌小居上完厕所洗漱完毕,走出去看着病床上一副悠然自得的封子倾。

她都不会觉得待在这么一个空间里面很无聊吗?!

反正她是无聊透顶了。

她无奈的往病床边走去。

刚踏步。

病房中的房门被人推开,主治医生带着其他几位年轻医生还有护士一起,来查房。

医生非常和蔼可亲的走向封子倾,询问他的情况。

封子倾都能够很好的回答。

医生说,“我看看,顺便帮你把药换了。”

每天自然都会换药的。

封子倾说,“你一个人在就行了,其他人出去,人多我不习惯。”

医生就让其他人在门口等候了。

凌小居怎么都觉得自己的待在这里也很尴尬,所以连忙也跟着走了出去。

封子倾看着凌小居的背影。

想了想也不想看到他哪里的伤口。

所有人出去后,医生才掀开了封子倾的被子,脱下裤子,然后将固定的傻逼拆开,他说,“嗯,就是一个小包皮手术而已,看上去恢复得不错。”

“谢谢医生。”

“其实你这样的,无须做手术,不过你执意要做,我也就简单的给你稍微割了一点,这样当然更好,只是之前的完全不影响。不过,为了追女朋友这样受罪,真是你们年轻人才能够有的大胆啊!”医生一边帮他重新上消炎药,一边喃喃道。

所以车祸压根没有伤到他的病根子。

他但是在病房中,没想到怎么让凌小居陪在自己身边,所以一时激灵想的,医生还算是一个豁达开明的人,就一口答应了,并配合他撒了个谎。

“注意保持外观清洁和干净,尽量避免肿胀的情况,一周后应该就可以康复,一个月可以恢复性生活。”

“……”封子倾冷淡的脸上,倒是闪过了一些不易察觉的红润。

脑海里面仿若就只有“性生活”这三个字。

医生帮他仔细的包扎着。

此刻病房外,凌小居有些无所事事。

无所事事的就喜欢打量周围的人。

她眼前突然一亮。

如此多的人之中,她突然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帅气面孔,他穿着白色的制服,头发不长但固定了一个形状,完全不像一般医生那么不修边幅,身材也好,目测一米八应该有的,戴了一副框架眼镜,眼睛不是那种传统的,分明是有些时尚的,待在他好看的脸型上,真的是很帅啊。

她眼眸往下,看到他胸前别着的工作证。

上面写着实习医生叶晟名。

原来是实习医生啊,怪不得看起来好年轻,和这群老匹夫站在一起完全不同,就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实习医生叶晟名似乎也注意到了凌小居的视线,转眸看了她一眼。

凌小居连忙甜甜一笑。

对方也礼貌的点头,微笑。

凌小居感觉自己那一刻,又找到了恋爱的感觉。

分明昨天才和前任分手分明还带着内疚,今天就又,情窦初开了。

她果然是一个花心的女人。

她就这么看了人家叶晟名好几眼,在主治医生出来之后,才不舍的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

怎么办?!

好像冲上去问叶医生的电话号码聊天账号,她想撩他。

终究,忍住。

毕竟也知道叶医生现在在工作不方便。

她回到病房。

当然心思其实早就不在封子倾的身上。

她整个人还处于有些小兴奋之中。

她以前的男朋友都是同龄人亦或者大一两岁的学长,总之就都是学生,第一次追求出生社会的人,她也会觉得很刺激。

封子倾就这么看着,从外面一回来就有些心不在焉明显又有些兴奋过度的凌小居。

他皱眉,“你在想什么?”

凌小居回神,敷衍,“没什么。”

“医生说我恢复得还不错。”封子倾说。

“嗯,那是好事儿啊!”凌小居嘴角一笑。

然后。

两个人就又没有多说了。

中午时刻。

她母亲又亲自给封子倾送了午饭。

凌小居趁机溜走。

居小菜看着她的模样,脸色不悦,“吃饭了去哪里?”

“我去上厕所。”

“病房里面不是有吗?”

“我喜欢在外面上!”

丢下一句话就跑了。

居小菜嘀嘀咕咕了两句,也习惯了她女儿异常举止。

反倒是封子倾,脸色稍微变了变。

离开病房的凌小居松了一口大气。

趁着她妈在照顾封子倾,她现在要去撩哥哥了。

她左窜右窜,问了很多人,才问到叶晟名的办公室。

那个时候正是中午下班时刻,叶医生已经从办公室起身,然后准备出门。

凌小居看着他。

叶晟名当然对这个女孩也有印象,应该是印象极深,在病房外,就这么明目张胆毫无掩饰的眼神打量了他好久,他这么一个大男人都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即使,没有变现出来。

“叶医生现在要回家了吗?”凌小居问。

“你找我有事儿?”

“有点事儿。”

“什么事儿?”叶晟名问,声音还算温柔,整个人给人感觉也是很随和。

她就喜欢这种暖暖的帅哥。

“那个你现在赶着回家吗?”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再太赶的时间说出来好。

“不回去,但我打算去食堂吃饭。”

“那我能陪你一起去吗?”凌小居很兴奋,就是眼睛里面璀璨璀璨的,很容易被人吸引了进去。

叶晟名淡笑了一下,“当然可以。”

凌小居就异常兴奋的跟着叶晟名去了食堂,和他坐在一个便利餐桌前,对立而坐,两个人各自吃着自己那份午餐,午餐还是叶医生请客的,因为是员工餐厅需要打饭卡。

“不是有事儿找我吗?”叶晟名问。

“那个……”凌小居微微一笑,“叶医生,我叫凌小居,我想问你你有女朋友吗?”

叶晟名明显微怔。

他以为她找自己,是想问病人情况?!

他说,“暂时没有。”

“真的吗?”凌小居兴奋。

“嗯。”叶晟名点头。

“那你介意有个女朋友吗?”凌小居问。

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

“你说的女朋友是你吗?”叶晟名还是这般温柔。

凌小居连忙点头,“是啊,你觉得我怎么样?”

“我记得你是有男朋友的。”叶晟名说,“今天跟着主任查房的那位患者,就是你男朋友吧。”

“是,但是……”凌小居想怎么合理解释,转动了一下,“但是我不喜欢他,他非要对我死缠烂打,现在伤到了生殖器官非要让我负责我也没办法,他是我干妈的儿子,我妈又逼着我来照顾他,其实我真的不喜欢他。”

“哦。”叶晟名点头。

似乎也兴趣不大。

“所以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就算你不喜欢对方,但至少也是有男朋友的。抱歉,我是一个传统的男人,我还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叶晟名拒绝,就算拒绝,也觉得暖暖的很舒服。

“意思是,我要是和我那位分手了,你就会当我男朋友了是吗?”凌小居钻字眼。

追男人她经验很多。

从未失手过。

叶晟名一怔,也知道背着女孩套路了,他说,“我只是说我不接受有男朋友的女孩子,并不是说只要没有男朋友的女孩子我都要!”

“那我可以慢慢追你吗?不是一定要你马上答应的。”凌小居说。

“抱歉,我现在暂时不想谈恋爱。”

“为什么?因为刚失恋吗?”凌小居问,莫名就是觉得自己智商很高。

叶晟名脸上情绪有些波动,显然是被猜准了。

凌小居说,“都说忘记一段感情要从另外一段感情开始,你试着去接受另一段感情,那段感情自然就放下了。”

“你都是这样做的吗?”叶晟名问。

“差不多。”事实上。

她是很快就会对某个人失去兴趣。

她有时候也在怀疑,这是不是病。

至少周围的人都没有她这般的三心二意。

她就是没办法对一个人坚持太长久的热情,就是到了某个点,突然就毫无感情了。

“我做不到。我觉得感情是一件很圣洁的事情,我希望是我真的放下了,有了接纳另外一个人的准备之后才会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不会在感情上留下这么多污点,这不是我的风格。”叶晟名直言。

凌小居微微一笑。

听到叶晟名这么说之后,其实就打退堂鼓了。

这种人对感情这么看重,如果真的和她交往了,她很快因为激情一过分手了,说不定对方会伤得很深,还可能会发生很多不好的事情,而她对感情,一向不喜欢拖泥带水。

她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叶医生了,叶医生你是个好人,这么帅又是医生对感情还这么执着专一,一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女人的。那我祝你以后可以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女。拜拜。”

叶晟名就这么看着凌小居突然离开的背影。

刚开始觉得她挺积极的,几句话之后,就突然变得如此这般。

他嘴角漠然一笑。

还真的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女孩。

但是。

他现在确实喜欢着其他人。

而且,他还在试着挽留。

他编辑短信,“坤雨,可以再见面谈谈吗?”

那边没有回复。

叶晟名看着手机发呆。

他其实是没想明白,为什么才和李坤雨确定了关系,她突然就提出分手。

他们分明都已经发生了很多了。

然而,她说分手就分手,原因还是,不想因为谈恋爱影响了学业?!

这么搪塞的借口,他怎么可能相信。

长打算放下电话那颗。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晟名哥,我真的不想我们的关系因为这样变得尴尬,毕竟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我很珍惜我们的感情,我们可以再见面,但希望这次见面之后,你可以把一切看开。”

“见面后再说。”

“下午4点后没课,你到学校外面的冰点咖啡等我。”

“不见不散。”

叶晟名放下手机。

他希望可以挽回!

------题外话------

达拉,下午二更见。

出现新角色了。

有没有点小期待!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