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坦诚相待,礼尚往来/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家偌大的饭厅中。

凌小居就是吃的食不知味,恶心无比。

想到今天下午在医院封子倾做的那档子恶心事情就烦躁无比。

她就不明白了,封子倾怎么可以这么的理所当然,怎么可以?!

她隐忍着,勉强让自己默默的吃着。

忽然。

她的饭碗中突然多了一些鸡爪肉。

她蹙眉。

蹙眉看着给她鸡爪肉的封子倾。

鸡爪肉本来就不好弄下来,她就这么看着封子倾很认真的用筷子,一点一点的从鸡爪上撕下来,鸡爪上的肉很难弄下来的,封子倾却似乎没半点埋怨,弄得很认真,然后放进了她的碗里。

唔。

别以为给她一颗糖她就会心软。

她才不会心软。

但是。

但是,此刻心口的波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其实自己那么多男朋友,对她好的,好的无法无天的也不是没有过,她其实对自己历任男朋友也是好得要命,但都不会有这份突如其来的感动,是因为封子事情是阿尔戈的王子的原因?一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所以才会觉得,稀罕?!

“子倾哥哥你对我姐真好。”封子倾的举动,当然其他人也都看到了,凌小然就有些酸酸的说道。

“小居是我女朋友,我当然要好好照顾她。”封子倾说的理所当然。

一桌子人听到耳朵里,真的是各怀心思。

凌子墨其实是有些无所谓的。

他一向都不太管小辈们的事情,只要小居不随便和男生过夜开房她做什么他基本上都是睁眼闭眼,而且他是一个不拘小节又特别嫌麻烦的人,所以在有些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上他会非常容易的就接受了下来,然后随遇而安。

至于居小菜,自然就不可能有这份豁达。

她是真的不太赞成封子倾和自己女儿的事情,原因她之前也给小居说过了,一方面觉得小居太花心,根本就稳定不下来,是在害了子倾,另一方面,也真心不情愿小居跟着子倾去了阿尔戈,毕竟自己女儿,怎么都会舍不得,而且阿尔戈那地方富裕虽然富裕,这些年也在崇尚男女平等,但男人和女人还是有很大差距,王室还是依然三宫六院,实在是无法接受自己女儿和多个女人一起,嫁给一个男人,所以此内心有些复杂。

而凌小然此刻的心情,就非常的简单的,简单的就是嫉妒。

赤果果的嫉妒。

嫉妒子倾哥哥对他姐怎么可以这么好?!

这么一脸宠溺。

重要的是,子倾哥哥怎么可以长得这么绝色,这么绝色,却不属于自己。

最后凌小居也比较煎熬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特别讨厌封子倾,但又莫名会因为他突然温柔的举动而内心波澜。

在凌小居的心目中,封子倾就是那种对人吆喝惯了霸道惯了自以为是惯了的阿尔戈王子,什么事情都是他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比如让她做他女朋友这件事情,她还真的没有遇到哪个男人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的,她就是觉得,封子倾的内心世界只有征服。

算了。

所有人都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还是静观其变吧。

吃过晚饭之后。

都在客厅坐了会儿。

封子倾坐在沙发上,突然开口道,“干爹干妈,我想在这里住几天。”

“当然可以。”凌子墨一口答应。

居小菜也是乐意的。

本来封子倾回来她就是巴不得他住在家里,她也能够好好照顾,现在现在……因为凌小居的关系她反而有些犹豫。

倒也没有反对凌子墨。

“怕自己一个人住在寝室不太方便,所以打扰了。”封子倾显得很有礼貌。

就是一副非常纯良的模样。

凌小居内心真的无限崩溃之中。

为什么封子倾人前人后的变化这么大,这就是王子天生要有的双面脸?

她隐忍着没有开口。

凌小然是非常非常的兴奋封子倾可以留下来住。

“对了,你房间没有厕所,住着不方便,小然,你把你的房间腾出来给子倾哥哥。”

“我可以和子倾哥哥一起睡。”凌小然把内心的话,脱口而出。

“那怎么行,现在多大的了还一起睡,子倾也不会习惯的。”凌小居说道。

凌小然有些不情愿,倒不是自己房间让出来,而是不能和子倾哥哥同床共枕。

“不用了干妈,我还是睡之前的房间就好。小然初三了,平时生活习惯也和我们不一样,我不想耽搁了他的学习。”封子倾很体贴的说道。

“那你住着多不方便。”

“我可以和小居住在一个房间……”

“噗。”此刻凌小居正慢悠悠的喝着家里佣人准备的茉莉花茶,一口茶水就这么喷了出来。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凌小居。

凌小居还被这口水呛得脸通红无比。

封子倾怎么每次说这种事情的时候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他到底知不知道,同居在长辈们心目中是有多排斥的一件事情。

她咳得难受无比。

封子倾连忙帮她轻轻的拍着后背。

凌小居擦拭着嘴角,稳定下来那一刻声音特别大,“想都别想封子倾,我绝对不会和你睡在一张床上绝对不会。”

“这几天不是都一起睡的吗?”

“那是因为你那地方受伤了不能用,你这么禽兽,我要是跟你住在一起我不被你吃得骨头渣都不剩吗?”

“男女朋友之间,不应该如此吗?”封子倾很坦然。

“……”凌小居就这么瞪着封子倾。

对着她就算了,对着长辈还能够这么大气凛然的样子。

这货果然果然是阿尔戈最不要脸的王子啊。

她说,“不是不是不是,反正我不可能和你睡一张床上,否则我宁愿搬出去住,我回学校住宿舍也可以。”凌小居非常笃定的口吻。

封子倾微抿了抿唇瓣。

居小菜想了想也说道,“子倾,我也觉得暂时你还是不要和小居住一个房间,就算是男女朋友还是应该保持距离,一切等如果你们结婚了再说吧。”

封子倾当然很听话,他点头,“是,那我听干妈的。那我就住在原来的房间,要用浴室的时候,我就借用小居的就好。”

“好。”凌小居颤颤的笑着。

也不知道,之前就担心的事情,怎么这么快就这么发生了。

她内心不由得叹气。

她也有给绵绵说过凌小居和封子倾这段时间的一个情况,夏绵绵反而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甚至还很欣慰,知道她儿子身心没问题就行,至于子倾和小居谈恋爱的事情,她真觉得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她还说子倾的性格,怎么都不可能委屈了小居的。

居小菜有时候都在想,认识绵绵这么多年,不管任何事情,好像都做不到绵绵的豁达。

所有人在客厅中坐了一会儿,因为明天周一自然不会睡得太远。

凌小居回到自己的房间。

躺在久违的自己的床上,看着天花板真的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封子倾缠上的。

准确一想,好像是封子倾来到驿城之后就被缠上了,真的是防不胜防啊!

她无语的在床上滚动。

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她现在当然一回来就会锁门了。

旁边的隔壁,住了一只臭流氓。

她当没有听到。

那边响了一会儿之后,就不响了。

她以为就走了,还在暗地得意。

过了一会儿,房门外突然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凌小居就这么看着封子倾很自若的打开了她的房门,看着她没睡也没生气,就直接往浴室走去。

“封子倾,你哪里来我的卧室的钥匙?”凌小居怒火冲天。

“干妈给我的。”

“我妈居然会给你?!”凌小居简直崩溃。

“给了。”封子倾点头。

事实上,他干妈给他的时候,看上去内心是很复杂和纠结。

凌小居什么都不想说了。

她继续躺在床上,继续生无可恋。

浴室内传来了封子倾洗澡的声音,哗啦啦的。

怎么听怎么刺耳。

好一会儿,封子倾洗完澡,出来。

身上就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凌小居甚至不知道,封子倾这件浴袍下面到底还有没有其他,那一刻就是觉得,此人性感无比,还带着诱惑,散发着弄弄的男性荷尔蒙。

凌小居猛地转头,把自己捂在被子里面。

封子倾看了她几眼,没多说什么也没有无耻的爬上她的床,离开了,还给她关上了房门。

凌小居听到声音之后,从床上起身。

封子倾完全对她的生活产生了极大的困扰。

极大。

她带着怨气,走进浴室准备洗澡早点睡。

浴室里面,封子倾的衣服又大大咧咧的脱在了她的洗漱台前。

非常的,不检点。

内裤一点都没有遮掩。

凌小居真觉得自己有一天会发疯。

她压抑着洗澡,使劲搓洗,特别是时右手,她感觉她右手好像都废了。

以后绝对不会用这种受直接拿东西吃。

恶心死了!

好不容易把澡洗完了。

凌小居吹干头发换上睡衣爬上床,习惯性的拿起手机刷一下八卦新闻再睡觉。

刚点亮手机,就看到一个彩信,是封子倾发来的一张图片。

她点开,点开那一刻,差点没有喷鼻血。

封子倾这货要不要这么骚浪。

要不要这么骚浪。

他需要把他的裸体照发给她吗?!

她根本就不想看好不好,不想看。

尽管。

好吧,其实也穿了四角裤了,但还是还是很暴露,很色情,很黄!

她咬牙输入,“封子倾,我麻烦你以后别发这种照片给我!”

虽然很养眼,虽然和很多平面模特一样的,身体很棒脸蛋很帅,但她特么就是辣眼睛好不好。

她宁愿看不认识的男模看一百次,也不想看封子倾的一眼。

那边很快回复,“你是不喜欢我穿着内裤吗?”

隔着屏幕,凌小居都想喷封子倾一脸血。

她说,“我不喜欢你发任何照片给我,别说穿不穿了,你怎么样了我都不想看到。”

“哦。”那边就发了一个字过来。

所以应该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连看手机的心情都没有了,直接就打算睡觉。

封子倾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下次我当面给你看。”

我草泥马!

凌小居分分钟就会被封子倾点爆。

她没有回复,那边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今晚只是想要礼尚往来。”

礼尚往来。

什么叫礼尚往来。

她需要他什么礼尚往来。

那边似乎知道她的疑惑,他说,“你手机上的照片,我看过了。”

手机上的照片?

凌小居猛地点开自己手机的相册。

然后就看到了自己有时候也会无聊自拍自己,也会自拍比如,三点式的穿着,总会很自恋自己身材很棒,所以封子倾看到了,仔细一看,封子倾就是在她浴室内的拍的,两个人在一个地方,怎么都觉得,暧昧到要死。

她气得直接把电话拨打了过去。

那边一下接通。

“封子倾,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非礼勿视?!”

“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吗?”

“男女朋友之间就可以随便耍流氓了是吧?”

“男女朋友不应该坦诚相待吗?”封子倾问。

否则,男女朋友和普通朋友能有什么区别。

“我告诉你封子倾,你想都别想和我发生所谓的坦诚相待的关系,你就算现在是我男朋友也不行,我只会和我老公做!”凌小居气氛的说道。

以前特排斥她父母的老思想,这一刻却说得如此的义正言辞。

她果然被洗脑得厉害。

“哦。”封子倾应了一声。

“哦什么哦,听明白了以后就别做些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凌小居狠狠的说道。

“我会尽快娶你的。”那边说。

“……”凌小居真的真的觉得,和封子倾是没办法沟通的。

她猛地一下挂断了电话。

简直,不可理喻。

对封子倾而言,他结婚是多小一件事情,反正娶那么多老婆,随随便便结,但她不是,她特么的结婚只会结一次,等自己玩够了玩累了有了自己真正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她就嫁了,虽然,这种事情要发生的可能性,应该在好多年好多年后了,但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和随随便便的人结了,她对婚姻也也有肃穆感的。

挂断后的凌小居就这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翻来覆去的想,一定一定要早点摆脱封子倾,一定要!

翌日。

凌小居分明早早入睡却还是看到了浴室大玻璃前自己的黑眼圈。

封子倾那厮,果真是害人不浅。

她迅速的习俗简单的化妆然后穿着时尚青春靓丽的衣服出门。

打开房门。

封子倾就站在门口。

“做什么?”凌小居吓了一大跳。

吓死老子了。

“我还没洗漱。”封子倾说。

“你不是有钥匙吗?”凌小居问。

哪里这么绅士了。

“我以为你会不喜欢我随便进你的房门。既然你不介意,那我下次就直接进来了。”封子倾说得理所当然。

“……”凌小居一口气堵在胸口处,气得真想直接撞墙死了算了。

她越过封子倾,直接下楼。

甚至早饭都不吃,直白点就是不想和封子子事情一起上学所以直接坐上轿车然后让自己直接送她去学校,她对封子倾真的是避之不及。

早早的到达学校大门口。

学校里面还是已经有很多人了。

她刚走进大门。

似乎看到了一个熟人。

她多看了几眼。

真的是叶晟名医生,换下便服的他,看上去还是那么帅。

她捉摸着,虽然不能成为男女朋友但她却从来没有和男人交恶过,也就很自然的上前去招呼,“叶医生。”

叶晟名转头。

转头看着凌小居那一刻有些惊讶。

他不是没有认出来凌小居,而是,一时忘了她叫什么名字。

凌小居也不让叶晟名尴尬,连忙说道,“我叫凌小居。”

“哦。”叶晟名露出他温柔般的笑容。

“你在这里做什么?”凌小居好奇。

“我等我女朋友,给她送早餐,她一会儿出来拿。”叶晟名看上去非常的温柔,还洋溢着幸福。

凌小居甜甜一笑,“和女朋友和好了?”

“嗯,她答应再和我交往一个月,如果一个月两个人的感情还没有什么特别的突破,就会再次选择和我分手。”

“这样啊。”凌小居说,“那你分手了,要是难过得受不了你可以找我,我随时当你的备胎啊。”

叶晟名看着凌小居。

“啊哈,我开玩笑的,我知道你对感情的专一,不会为难你的。还是祝你和你的女朋友能够好好的一起,当然,要是真的分手了有什么不开心或者想要找人开导什么的,你可以找我,做不了情侣还不能做朋友吗?”凌小居说得很坦然。

叶晟名其实很喜欢凌小居这样的性格。

总觉得,很欢乐很开朗,相处着会让人觉得特别的放松。

这女孩的魅力不小啊,他就这么简单的接触了一两次,都会被她自带的亲切感所吸引。

所以那一刻,他说,“好。”

“嗯,那我就不打扰你给你女朋友送早餐了。我是医学院的,我叫凌小居,你到时候想找我的话,只要到学校来,一般随便问个人都会知道我。”凌小居笑。

“你这么出名?”

“啊哈,不过都不是些好名声,到时候别吓到了。”

说完。

凌小居就挥手,非常热情的性格,小跑步离开了。

叶晟名看着凌小居的背影,有那么一刻的出神。

出神那一会儿。

李坤雨已经出现在了校门口。

准确说,她来一会儿了,看到了叶晟名和凌小居在交谈,她没听明白凌小居说了什么,但两个人看上去不像是第一次见面。

她走到叶晟名的身边,其实是很不耐烦的。

她上午没课本来想多睡一会儿,他非要给她送早餐,而她又不想他直接送到寝室,就是对叶晟名的排斥,而他好像就是看不到,本来也没打算在和他交往的,他们只是两家人关系好从小一起长大,其实叶晟名比她大了5岁,今年都25了,她不喜欢这种老男人。但在一次聚餐中酒后乱性了而已,叶晟名就以为他们之间是男女朋友了,她提出分手也觉得有些唐突,所以再给了叶晟名一个月,就是陪着叶晟名耗一个月而已,反正她现在也没有男朋友。

倒是。

刚刚叶晟名和凌小居是什么情况?!

“早餐还么冷,你回去之后就早点吃了。”叶晟名关心道。

“嗯,我知道。”李坤雨有些不耐烦。

“那我走了,你下午放学我接你回家吧?”叶晟名说,“一天在学校吃饭,回家吃点家常菜。”

“不用了,我课业很多,不想回去耽搁时间。”

“哦。”叶晟名点头,心里有些失落但也没有表现出来,他说,“那我回去了。”

“晟名哥哥。”李坤雨突然叫着他。

叶晟名脸上呈现灿烂的笑容。

“我刚刚看到你和我们学校的凌小居在交谈?你们之前认识吗?”李坤雨问。

“哦,之前她男朋友受伤住院,有见过一次,这次来学校,没想到还会碰到她。”

“她男朋友?”

“封子倾。我记得好像是叫这个名字,长得挺帅的。”叶晟名很想和李坤雨多聊天,所以就扯开了些话题。

李坤雨听到封子倾三个字,脸色就变了。

果然凌小居都是在玩她。

本来他们就是男女朋友了。

“你认识封子倾?”叶晟名问。

“认识,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他怎么了?没事儿吧?”

“没什么,就是小车祸然后顺便做了包皮手术。”叶晟名说道,“你好像很关心他?”

“没有,随便问问。”李坤雨淡淡然。

封子倾没事儿就好。

她还要从凌小居手上抢过来的。

她说,“你和凌小居熟吗?”

“不熟,就是在医院见过面,不过是因为……”叶晟名突然顿了一下。

“因为什么?”李坤雨看着叶晟名。

“那个女孩子比较大胆,她给我表白来着,不过我拒绝了。她有男朋友的,而且我喜欢你。”叶晟名也没隐瞒李坤雨。

“是吗?凌小居还是这么不知羞耻。”

“嗯?”

“你大概不知道,她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妖女,只要是但凡长得好看点的男生她都喜欢,都是她的前任,经常脚踏几只船,名声不能太坏了。”

“原来。”叶晟名恍然。

怪不得凌小居为什么说打听她会被吓到。

“反正我不喜欢她。”叶晟名说道。

“真的吗?很多男人都喜欢她。”

“我只喜欢你。”叶晟名很肯定。

“我就知道晟名哥哥和其他男人不一样。”李坤雨突然撒娇。

一撒娇,叶晟名就更喜欢李坤雨了。

两个人还在校门口缠绵了好一会儿,好一会儿才分开。

分开后的李坤雨嘴角邪恶一笑。

凌小居,总算有一个男人,你喜欢而他不喜欢你的了!

哼。

看我不好好的报复你!

……

上午上完专业课。

凌小居跟着人群一起离开,然后捉摸着要去那你午饭,下午还有一下午的课,不想回去来回折腾。

这么想,就看到了医学院教室楼下,封子倾的身影了。

她真想扭头撒腿就跑。

那一刻却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封子倾也上前,走向她。

“你找我?”

“中午一起吃饭吧,我知道你下午课多。”

“你怎么知道我的课程?”

“我在学校官网上看了你的课程表了。”封子倾说。

你狠。

她说,“你想吃什么?我没什么胃口。”

看着你就没胃口了。

“那就去食堂吃吧,我们政学院的食堂还不错。”

“不想去。”凌小居直接拒绝。

“那你想吃什么?”封子倾耐心也极好。

此刻周围也已经有很多人了,然后不时的停留在他们身上。

是真的不得不佩服凌小居。

换男朋友的速度,简直是惊人的快。

而且不管多优秀多绝色的,好像只要她想,就一定可以手到擒来。

与其说恨,实际上就是嫉妒。

嫉妒。

“算了,还是去吃食堂吧。”凌小居说,反正,反正她也没什么胃口。

封子倾点头。

两个人就去了驿城大学最好的学生食堂,还是独立包间的。

她就和封子倾坐在里面,然后吃着点菜。

封子倾问她,“你哪里不舒服吗?”

不。

是看着你不爽。

“是不是月事来了?”封子倾直言。

凌小居呕血。

这种事情,他怎么还能够说得这么,毫不隐晦的。

不过。

确实是来了。

今天早上来的,怪不得这几天心情莫名烦躁。

“你多喝点白开水。”封子倾关系。

“我知道了,每个月都来,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嗯。”封子倾点头。

点头那一刻,突然让食堂服务员又点了一个菜。

凌小居看着封子倾。

他们两个人,面前的都吃不完,还点?!

这货就是习惯了铺张浪费的吗?!

不一会儿。

服务员送来了一份猪肝汤。

封子倾给凌小居盛了一碗,放在她面前,“你多吃点,猪肝补血的。”

“……”这特么还需要补血吗?!

凌小居不爽的吃着。

就是心情莫名烦躁。

吃完午饭之后。

封子倾拉着凌小居的手。

凌小居手心颤抖了一下。

不想被他拉着。

但那一刻又莫名觉得温暖。

“现在还早,去我的宿舍午睡一下。”封子倾说。

“不去。”

“不睡午觉下午没精神。”

“不去。”谁要狼入虎口啊。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不相信。

“你都来月事了。”

呵呵哒。

你特么连生殖器官有毛病都可以萎缩她,她还能对他有什么信任度。

她说,“我还有点课程去找我的专业老师,我先走了,你自己回寝室睡午觉吧。”

“小居。”封子倾叫她。

凌小居转身就走。

不想听不听想,不想听到她的任何声音。

凌小居走出好远,感觉到封子倾没有跟上来才稍微松了口气。

她往医学院走去。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你好。”

“我是李坤雨,有空吗?想和你谈谈。”

“你找我谈,谈什么?”凌小居笑。

不觉得李坤雨心血来潮。

一般都是非奸即盗。

“谈,叶晟名。”

“你认识叶晟名,不对,你是叶晟名女朋友。”凌小居肯定。

“那是他自以为是而已,我根本就不喜欢他。如果你喜欢他,我倒是可以帮帮你。”

“我不觉得你这么好心。”

“当然,我也不会对你这么好心,可我喜欢封子倾啊,你帮我撮合封子倾,我帮你撮合叶晟名,如何?”

“李坤雨,我以前顶多觉得你清高自负嫉妒心强了点,但没觉得你人怎么阴险,叶晟名这么喜欢你,你觉得你这样算计他好吗?”

“凌小居,我再不济,也比你强!”李坤雨发飙。

“所以我们还是没得合作的必要。”

道不同不相为谋!

------题外话------

下午依然二更。

依然爱你们(* ̄3)(ε ̄*)

别忘了月票哦,真心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