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腹黑的封子倾!/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小居的卧室,浴室中。

封子倾在旁边看着凌小居呕吐,吐得真的有些难受的样子,看着她吐了好一会儿,似乎停歇了,他正准备上前,就看到凌小居突然开始脱衣服。

身上本来就没有穿几件,半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随意脱掉。

封子倾就这么看着。

看着她很快就剩下了光裸的身体,似乎并没有发现周围有人一般,而他,确实也没想过离开。

他想,男女朋友,早晚都会成为的夫妻,这些都能够看到,他不应该去排斥。

他就这么欣赏着,欣赏着,看着她绝美的身段,看着她打开淋浴,转身,转身,似乎看到了自己。

她眼睛鼓大,那一刻似乎有些不相信,下一秒就开始狂躁。

封子倾抿唇。

抿唇,眼眸微动,并没有移开。

“封子倾你个臭流氓,你还看,你还看,你往哪里看了?!”凌小居完全是崩溃大叫。

对比起她急躁的模样,封子倾看上去冷静高雅得多,他说,“往好看的地方看。”

“看看看,你赶紧给我闭上眼睛,我呜呜呜呜……”凌小居急得眼眶都红了,手胡乱的遮掩着,根本就是掩耳盗铃。

凌小居欲哭无泪,她她她的裸体啊。

都没有被人看过的。

她要戳瞎封子倾的眼睛。

这么想着,身体就直接给冲了出去。

封子倾就看到凌小居突然这么,这么喷血的一幅画面,跑了出来。

跑出来那一刻不知道是不是太急。

一急,叫上一滑。

整个人猛地就这么扑了出去。

她这么就这么倒霉啊,怎么遇到封子倾就这么倒霉。

凌小居做好身体即将摔倒在地的准备,也知道肯定会痛死,咬牙着的那一刻,身体突然被人猛地抱在怀来,她直接撞进了一个温暖姐结实的怀抱,那个怀抱也因为要抱她而双双摔在地上,凌小居摔在了封子倾的身上,没有了预料的疼痛,此刻的姿势却简直……让人崩溃。

凌小居那一刻其实还有些心有余悸。

她真没想到封子倾能够一下抱住她,两个人其实还有好几步的距离,封子倾刚刚是怎么一阵风的将她抱个满怀的。

不对。

现在该关心的不应该是,封子倾将她裸体抱住的事情吗?!

她回神,猛地尖叫,“啊!封子倾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手放哪里了,放哪里了?!”

“胸上。”封子倾一本正经的回答她的问题。

凌小居整张脸红透。

红透无比。

“你放开我,你他妈放手!”凌小居暴躁。

此刻凌小居的身体就是压在封子倾身上的,封子倾的双手,嗯……放在了不可描述的地方,在被凌小居吵闹之后,他从她身上离开,离开,凌小居的整个身体就全部贴在了他的身上,甚至因为凌小居的不注意,身体落在封子倾身上的那一刻,唇也直接落在了他的脖子上,在封子倾的触感中,就是感觉凌小居在重重的亲吻他,吻他的脖子。

而他,心口在颤抖。

凌小居倒没想到封子倾突然这么听话,她连忙抬头。

准备从封子倾身上爬起来,然后拿浴巾遮掩身体。

刚起身。

封子倾磁性的嗓音突然在她耳边魅惑道,“继续。”

“什么?”凌小居暴躁。

“亲我。”封子倾说。

亲你麻痹!

劳资现在想杀了你。

凌小居猛地从地上起来。

封子倾倒也没有强迫,没有强迫的看着气呼呼的模样,她拿起旁边的浴巾将自己包裹严实。

封子倾也缓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出去!”凌小居说。

封子倾看着她,纹丝不动。

凌小居真的很想杀了封子倾。

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做人事情都能够这么的这么的,不知羞耻啊!

她脸皮算后了。

遇到封子倾,完全是小巫见大巫啊!

她狠狠地怒视着他。

那一刻其实还有些委屈,就是莫名委屈到好想哭。

在心情各种崩溃的时候,封子倾突然抬起了脚步。

不是离开,而是又靠近了她。

凌小居一怔。

随即,紧张的往后退。

封子倾是要做什么,做什么,做什么……

她整个后背贴在了浴室的墙壁上,无路可走了。

封子倾就这么居高临下爱的看着她。

她没穿高跟鞋,在他面前显得更加娇小了。

有一种无处可逃的感觉,身体也没有动弹。

凌小居咬牙狠狠的抱着自己的浴巾,就算心里带着害怕但就是倔强一直看着他。

看着封子倾突然弯腰,身体压下来,靠近凌小居的脸……下面一点,双手搂抱着她的肩膀,在她白皙的脖子上,重重的亲了起来。

有一种,被吸血鬼吸血的感觉。

凌小居就感觉到封子倾火烫的唇,在她脖子上场面,亲了一下不够,又亲了一下,仿若一直不够,就抱着她的脖子不停的亲吻,根本停都停不下来。

她整个人很崩溃啊。

真的很崩溃。

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被封子倾这般这般亲吻让她,身体酥麻一片。

原来女人的敏感点,大多在脖子上。

她甚至觉得有些痒。

有些痒痒的。

等等。

凌小居猛地回神。

她特么是在纵容吗?!

唔。

恶心死了。

脖子上都是封子倾的口水。

她猛地一下将封子倾推了出去。

封子倾一个不稳,往后退了几步。

封子倾脸上带着些潮红,没喝酒,跟她喝了酒一样。

她那一刻看到他如此模样时,都有一种要不要要不要临幸了这个男人的冲动。

好在,她在面对感情的时候理智一般都很强大,她说,“你够了没有封子倾,你给我出去!”

封子倾似乎舔了舔舌头。

那一刻就好像,舔在了她的脖子上一般。

她甚至还咽了咽口水。

妈的。

她怒吼,“你出去出去,你出去!”

封子倾看着她暴躁的模样,终究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一出去。

凌小居整个人就瘫软崩溃。

她好像杀了封子倾啊。

她把浴室的房门反锁,再三确定之后,才脱掉了身上的浴袍,然后冲洗,狠狠的冲洗,她对着自己的脖子还有胸,使劲的戳弄,想到刚刚被封子倾的恶手和恶嘴摸过亲过的地方,就恶心无比,恶心无比,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两道却烧红得要死,连身体好像都在发烫。

对。

她酒醉了,酒醉的人就是这样,不太寻常。

凌小居洗了好久。

把自己洗得红彤彤的,穿上了特别保守的睡衣走出去浴室。

现在在家里面,她都觉得她是危险的。

封子倾这头发情的猫,一不小心就落入他的猫爪子里面了。

她绝对不会让封子倾睡了她!

绝对不会!

她躺在床上,脑袋还是有些痛,还是有些晕。

好在吐了之后好了很多,就觉得胃里面有点空但不太难受了,只是突然有点睡不着了。

就是怕一闭上眼睛,就又开始天旋地转。

她起身,看到旁边放在一杯水,犹豫了一下拿起来喝了点。

甜甜的蜂蜜水,她一口气喝了,真的舒服了不少。

但她不会感谢封子倾的。

想到今晚上封子倾对她做的,她就想杀了他。

她拿出手机,看八卦分散注意力。

随意点开未读的一些信息。

然后整个人……

真的很想大叫。

封子倾把他裸体照片发给她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妈的,好辣眼睛。

好辣眼睛啊!

上次还穿了内裤,这次这次这么赤裸裸。

她能不能报警啊。

报警性骚扰。

她身体都在发抖的拨打电话。

那边接通,声音还很淡定很平常很磁性很温柔,“小居。”

“封子倾!”凌小居真觉得自己有一天真的会原地爆炸。

“嗯。”

“你发你裸体给我做什么,你特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嗜好吗?!你这么喜欢暴露,那我把你的裸体发到网上去,让所有人观赏好不好?!”凌小居恐吓。

“我以为我看了你的裸体,公平起见,也应该让你看看我的,我一直觉得男女之间交往就是要平等的。”封子倾说,说得真是真诚无比。

“滚,谁稀罕看男人的裸体啊,我去!”凌小居真的忍不住爆出口。

“我的裸体不好看吗?”

“请问哪里好看了?!”凌小居反问。

“哪里不好看?”封子倾也问。

“哪里都不好看。”凌小居狠狠的说道。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胖一点,瘦一点,还是白一点黑一点……”

“我特么都不喜欢!”凌小居暴躁。

那边有些沉默。

“封子倾你别给我装无知了,我就告诉你,我不喜欢你,所以你就算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喜欢你,也不想看到你的裸体也不想你亲我也不想你碰我,你离我远远的我会感谢你,对了!”凌小居气疯了的大吼了一通,狠狠的说道,“我有新男朋友了。”

“嗯?”

“新的男朋友,他叫叶晟名,就是当时你住院的实习医生。他长得可帅了人可好了,我就喜欢他那一款的。今晚上我喝醉了也是和他一起,我觉得太高兴了所以就多喝了点,所以我们可以分手了。”

封子倾那边明显沉默了。

很久,没有任何回应。

凌小居捉摸着是不是挂断了,也不想得到他的任何回答,反正通知了就好。

她正准备挂断电话。

封子倾突然开口问道,“你喜欢叶晟名哪里?”

“喜欢一个人有什么理由。”凌小居不耐烦。

封子倾喉咙微动,确实。

喜欢一个人有什么理由。

他一喜欢凌小居,就喜欢了十几年,有什么理由。

他说,“我不会分手的。”

“封子倾,之前不是说好了的吗?”凌小居崩溃,“我有了新男朋友我们就分手。”

“我不介意你有新男朋友。所以我们的关系可以继续。”

“什么?!”凌小居大叫。

这特么是在刷新她的三观吗?!

封子倾是喜欢三人行?!

她完全无法想象那个画面。

“嗯,不早了,早点睡,明天还有课,晚安。”封子倾嗓音依然磁性,声音中依然很平静。

就好像,一直在被逼疯,被弄得疯狂的人,就只有她一样。

她果真,果真会被封子倾搞死。

凌小居狠狠的挂断电话,捂着被子睡觉。

封子倾简直就是,瘟神一般的存在。

此刻隔壁房间的封子倾,躺在床上也并没有睡觉。

他看着天花板,脸色有些冷然。

随即。

他拿起电话,拨打过去,“帮我把驿城私立医院的男科实习医生叶晟名的全部资料给我一份。”

“是,王子。”那边恭敬无比,“需要我为您再做其他什么吗?”

“不用了,把资料给我就行。”

“是。”

封子倾挂断电话。

他想都没有想过,会把凌小居拱手相让。

翌日一早。

凌小居顶着爆炸头起床,看着自己奄奄的模样,果然不能喝酒,昨晚上简直没有让自己睡个好觉,关键是睡这了之后,满脑子里面还都是些让人乱七八糟的画面,她甚至还梦到封子倾来亲她,伸了舌头来亲她。

她果然是被这个男人,搞得精神失常了。

她洗漱完毕,化了淡妆穿上衣服出门。

卧室门口,封子倾就在等她了。

她一个晚上都是这个男人的画面,她真不想一早起来,又见到。

但她忍耐。

忍耐着,和封子倾坐在一辆轿车上,然后去上学。

车子在驿城的街道上行驶。

今天天气还不错,只是转秋之后,明显凉快了些。

凌小居就这么看着窗外,不说话。

封子倾转头看着她,也不说话。

车子到达校门口。

两个人一起下车。

下车的那一刻,凌小居看到了大门口处的叶晟名,手上拿着早餐,似乎是在等谁?!

等她吗?!

她大步过去。

过去那一刻,看到了叶晟名挡住的李坤雨。

李坤雨看到他们,嘴角一笑,“我听我哥说,你们交往了?”

是对着凌小居说的。

李坤雨叫的叶晟名哥,凌小居明显看到叶晟名的眼眸暗淡了很多。

“是啊。”凌小居大方承认,那一刻还非常积极的主动抱住了叶晟名的手臂。

叶晟名转头看着凌小居。

封子倾在旁边,也这么看着。

“这么快就和封子倾分手了?”李坤雨笑,就是带着讽刺。

“没分。”凌小居嘴角一勾,“就是脚踏两只船。”

“……”李坤雨的笑容那一刻瞬间僵硬。

凌小居怎么可以说得这么一脸坦然,她都没有半点羞耻的吗?

她忍了忍情绪,对着封子倾问,“你能接受这样的凌小居?”

“我能接受任何模样的凌小居。”

“封子倾你是不是着魔了,这样的凌小居,这样不知检点的凌小居,你也要去接受?她交过了太多男朋友了,她现在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和你交往的时候又按耐不住寂寞又交往了一个,你都没有自尊的吗?”李坤雨说,说出来,自己反而被气得红了眼眶。

到底凌小居哪里好,会让封子倾喜欢到这个地步。

凌小居这个女人凭什么,到底凭什么啊!

凌小居这一刻其实也有些动容。

她轻咬着唇瓣,那一刻了拉着叶晟名的手也有些尴尬和僵硬。

她也很好奇,封子倾干嘛干嘛要把心思放在她这么不知检点的女人身上,那么多女人,他为什么要来折磨她,不对,是互相折磨,任何男人应该都接受不了脚踏两只船的行为吧,她自己都觉得这样的事情,很可耻。

所以她一般都是结束一段感情再开始另外一段。

封子倾到底是因为喜欢她,还是只是想要霸占她。

阿尔戈的王子,是不是不允许自己看上的女人,被其他人夺走?

这才是他们的自尊?!

她咬唇。

咬唇看着封子倾那一刻,转身直接走了。

没有回答李坤雨,也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往政学院走去。

凌小居看着他的背影,那一刻心口莫名还有些细微的触动,就好像针扎了一下一般。

李坤雨看着封子倾走了,回头对着他们,“凌小居,你这样的人,早晚遭雷劈!”

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李坤雨也走了。

然后就剩下,她和叶晟名两个人,仿若都有些,若有所思。

凌小居深呼吸一口气,她转头看着叶晟名,“早饭是送我的吗?”

叶晟名从李坤雨离开的背影上回眸,摇头。

“那是被李坤雨拒绝了?”

“嗯。”

“那还是给我吃吧,我还有一会儿才上课,我们去学校的后花园做着吃。”凌小居说。

叶晟名看着她,“你不介意吗?这不是给你买的?”

“有什么好介意的,我又没那么小气。”凌小居爽朗一笑。

叶晟名真的觉得凌小居这个女生和其他女生完全不同。

是因为,真的交往过很多男朋友所以对感情比较,看得开吗?!

他们两个人一起坐在了学校还算环境优雅的后花园。

凌小居吃着还暖暖的早餐。

叶晟名说,“小雨以前很不喜欢送给别人的东西再送给她,小时候我说是给自己买的早餐请她吃她都不开心,非要我专程给她买的,她才会吃。”

“这么矫情啊。”凌小居喃喃。

“这是矫情吗?”叶晟名问。

“在男人心目中就是小公主,在女人心目中这就是做作和矫情,也没什么,你们男人喜欢就好,管那么多做什么。”

“我真的很喜欢小雨,喜欢了很多年了。”

“我知道啦。”凌小居笑。

“我觉得封子倾好像真的很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一定要和他分手呢?”叶晟名问。

“他喜欢我也不代表我喜欢他啊,而且他的身份特殊,他以后会拥有的是后宫佳丽三千,哪里会真诚的喜欢一个人。”凌小居嘀咕着。

“那你不也是不会只喜欢一个人吗?不是绝配?”

“我会收心的啊。”凌小居很肯定,“等我到了一定岁数,到我真正结婚之后,我就绝对不会做对不起自己老公的事情,我就会安安分分的做一个好妻子,虽然也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但我还是有这方面期待的。但是封子倾不一样,他可能会喜欢很多女人,甚至可能会喜欢这些女人喜欢很久,但他绝对不会属于某一个女人,这点和我完全背道而驰,所以对他完全不用任何考虑。”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阿尔戈知道吗?”

“嗯。”

“阿尔戈王子。”凌小居说。

“……”叶晟名愣怔。

“所以,我还是安分的过我的小日子,早点把封子倾打发了,继续我捕猎其他男朋友。”凌小居微微一笑。

她喝完最后一口热豆浆,擦了擦嘴角。

“吃完了?”叶晟名看着她。

“嗯。”凌小居点头,“我去上课了,你不上班吗?”

“我这周调休。”

“哦。那我去上课了。”

“放学后还要一起吃饭吗?”

“好啊,我今天大概下午4点半没课,你到校门口等我吧。”

“嗯。”叶晟名点头。

凌小居挥手离开。

叶晟名看着凌小居的背影。

有那么一刻真的觉得,这个女人被很多男孩子喜欢,真的不是没有原因的。

她好像就是有那种魅力,会深深的被吸引。

如果不是他早就喜欢了李坤雨,大概,也会……有所波动。

他看着她走远,才转身准备离开。

刚走了两步。

一个男人站在他面前。

叶晟名看着面前的封子倾。

封子倾也才20岁而已,但因为身高体魄,因为成熟稳重的气质,让他25岁在他面前,也有点被他的气势压倒,何况,他学医也是25岁了才毕业,刚刚在医院实习还没多久,并没有染上社会人太多的气息。

“叶医生,我们谈谈。”封子倾脸色冷漠。

“谈什么?”

“离开凌小居。”封子倾直截了当。

“为什么?”

“喜欢李坤雨不是吗?”封子倾直白。

“凌小居告诉你的?”

“何须她告诉,我想要知道你的事情,简单得很。”封子倾说,也没有特别高傲的模样,但就是有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叶晟名说,“我会继续和小居交往的,何况她也不喜欢你。”

“她喜不喜欢我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和你无关。我现在就是告诉你,离开小居。”

“如果我不离开呢?”

“所以你想失去李坤雨?”封子倾扬眉。

“你什么意思?”

“李坤雨一直在追我。”封子倾说。

叶晟名狠狠的看着他。

“只要我点头,李坤雨就会和我交往,你确定你要继续和凌小居在一起?”封子倾威胁。

叶晟名咬牙。

封子倾说,也不拖泥带水,“你好好考虑吧。”

“我就算不和凌小居交往,李坤雨也不会回到我身边!”叶晟名说。

“所以需要我帮你?”封子倾回头。

“你能怎么帮我?”

“你想我怎么帮你?”封子倾说,“只要你提要求。”

“我不知道,我总觉得我做什么,李坤雨都不会喜欢我。”叶晟名完全是崩溃的,“她好像就是不喜欢我,不管我做什么,她对我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我真的很喜欢她。”

“可能是你对她太好,好到她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了。”封子倾说,“你应该适当的和她保持距离。”

“保持距离不就代表着,我们会越走越远吗?”

“不会。”封子倾肯定,“她可能会更在意一些。”

“那我应该怎么做?”

“你可以继续和凌小居交往,但是……”封子倾说,“不要和她有任何身体上接触,牵手都不行,不对,头发都不能碰一下。”

“……”叶晟名看着他。

“你可以假装让李坤雨觉得你很喜欢凌小居,如此,她就会在意你了。”

“那你和凌小居怎么办?”

“没什么,我就等她对你失去兴趣。”封子倾淡然,“今天找你谈的目的,就是告诉你,不要碰小居。”

他其实也没想过碰。

本来两个人就是假装交往。

“你很喜欢凌小居吗?”叶晟名问。

总觉得是很喜欢。

否则不会说那句“等她失去兴趣”这样的话。

“很喜欢。”

“但是凌小居对你真的没有太大的好感,她说你以后会后宫佳丽三千,而她最终会定下心来做一个对老公忠诚的贤妻良母。”

“所以我等她这一天的到来。”封子倾说。

说完,直接转身走了。

叶晟名看着封子倾的背影。

有那么一刻,有些佩服封子倾,佩服他的大气和深情。

与此。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

凌小居频繁的和叶晟名约会,两个人到处玩耍,其实说是约会也不过是普通朋友的相处方式,两个人也没有越界,甚至有时候还成为了知己,因为都是学医的,还会有点学术上的交流。

至于封子倾。

难得封子倾这段时间突然变得安分了很多,也不会主动撩她,看她和叶晟名也不会有任何其他反应,就是这么蓦然看着,好像生疏了了些,凌小居捉摸着封子倾也开始对她没什么兴趣了吧。

而那边的叶晟名,也很久没有再去搭理过李坤雨了,反而这样,让李坤雨心里还有些不是滋味了。

今天下课。

叶晟名和凌小居又约好一起吃完饭。

她一走出教室就看到叶晟名在门口等她。

学校渐渐已经传了出来,凌小居喜欢上了一个医生所以甩了封子倾,大家虽然不明白凌小居为什么会喜欢明显比封子倾稍差的医生,但因为是凌小居,也知道她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否则怎么能有那么多男朋友。

说不定,封子倾中看不中用。

谁知道呢。

总之现在这段时间,大家就看着凌小居陷入极度热恋之中。

“晟名。”凌小居叫他。

叶晟名说,“我发现你们学校外面有一个好吃的小龙虾店,你不是喜欢吗,我带你去吃。”

“好。”凌小居微微一笑。

两个人往校门口走去。

还未走出去。

身后有人叫他,“晟名哥哥。”

是李坤雨。

凌小居和叶晟名转身。

凌小居有些讽刺。

这段时间看叶晟名和她交往不错,开始有些不是滋味了。

这种女人,就是见不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就算是不喜欢的也不行。

“怎么了?”

“晚上有空吗?我妈说让你到我家吃饭去,好久没见你了。”

“晚上我约了小居一起吃饭,就不去了,你给阿姨说一声,下次我再来。”

李坤雨就这么看着叶晟名。

叶晟名也没有多余的表情,他对着凌小居说道,“走吧。”

然后,就走了。

李坤雨气得跺脚。

她咬牙狠狠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叶晟名是被凌小居勾引了是吗?!

不。

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谈谈吧。”李坤雨各种崩溃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嗓音。

她转头,看到了依然帅得惊天泣地的封子倾。

“找我谈?”

“嗯,找你。”封子倾很严肃。

李坤雨一阵窃喜。

是不是,封子倾终于愿意和她在一起了,因为凌小居和叶晟名的交往。

------题外话------

嗯嗯嗯呢!

下午二更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