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昨晚的事情但没发生过!/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静谧的房间。

气温陡然升起。

仿若全世界都安静了一般。

只有彼此,微微急促的呼吸声,一直在弥漫弥漫。

凌小居主动的亲吻,一直深深的在勾着封子倾的舌头,完全将自己所有的甜美全部奉献,很久很久,甚至自己都没有料想到的会沉迷其中,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亲吻着的人,傻了一般的一直看着自己,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没有对她有太多的回应,就是很诧异她的行为举止,一直目视着她。

那一刻的凌小居,瞬间尴尬了。

她喝醉了。

对,喝醉了。

喝醉了才会做如此不理智的行为。

她缓缓放开他的唇瓣。

彼此交融的唇瓣,她从他的唇上离开,离开的时候,似乎还有一道细微的液体粘连了那么一下,暧昧到无地自容。

她看着他。

他看着她。

沉默到窒息。

凌小居就不明白了,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

她果然醉得不清。

她笑了一下。

那个笑容。

那个在缓解自己尴尬的笑容,让封子倾的心口波动得更加离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还不由得舔舐了一下他自己的唇瓣,那一刻唇瓣间仿若都还有凌小居甜甜的味道。

封子倾的如此举动,看在凌小居的眼里,又是一阵说不出来的尴尬。

恍惚还有点被封子倾刚刚的举动所再次勾引。

好在。

她理智还在。

她笑着说,“啊哈哈,刚刚都做了什么。”

封子倾看着她。

眼眸一直紧紧的看着他。

“我今晚果然醉得不清啊,嘿嘿。”凌小居觉得自己给自己的解释,怎么都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封子倾依然没说话。

弄得凌小居仿若更加尴尬了。

凌小居也找不到更好的台阶下,想着有些事情就这么,但没有发生过就好。

而且接吻什么的,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儿。

她说,“我头怎么这么痛呢?果然需要好好休息才行,不早了,晚安。”

凌小居说。

说得这么直白了。

封子倾却没有离开。

眼神还这么看着她。

看得她有点毛骨悚然。

她轻咬着唇瓣,在捉摸着怎么将封子倾赶走。

那一刻,封子倾突然伸手,手指靠近她的脸颊,实际上是想靠近她的唇瓣。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她这么一个小小的嘴唇,还有她小小的舌头,怎么可以给他带来那么大的身体感官那么大的身体震撼。

这种体验,从未有过。

仿若很柔软,又仿若很难耐。

他手指还未碰到,凌小居条件反射的猛地往后退了好几步,一脸警惕,“你想打我吗?”

封子倾那一刻似乎才回神。

回神看着凌小居的模样,看着她脸蛋通红,嘴唇红肿还被咬破嘴皮的模样。

原来。

这才叫接吻。

他突然笑了一下。

凌小居那一刻完全是被封子倾的笑容吓到了。

这货突然这么笑,有什么企图。

他本来就不爱笑,因为这段时间两个人关系不太好,基本她没见他对她笑过,突然笑,还在她强吻了他之后,怎么都让人毛骨悚然。

“你要做什么?”凌小居问他。

“谢谢。”封子倾突然开口。

WHAT?!

这人突然给她说谢谢。

这是要闹哪样?!

难道是她喝醉了,喝醉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拜托。

封子倾能不能稍微正常点正常点。

“晚安。”封子倾对她,温柔的说道。

随即,离开了她的卧室,轻轻的将她房门带了过来。

凌小居等着房间大门好看了好半响,才回神过来。

唯一的解释。

封子倾也喝醉了。

喝醉的人,行为举止就是这么异常。

她告诉自己没什么。

不就是舌吻嘛。

弄得自己好像失身了似的。

她走进浴室躺在浴缸里面,泡泡澡出出酒气,然后睡觉。

缓缓,让自己把心情放松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

宿醉真的是要命的事情。

凌小居实在爬不起来,昨晚上也不知道几点了才睡着,早上闹钟响的时候,她就觉得那是在催命,所以直接将闹钟关掉,然后继续睡,一觉就睡到了上午十点,看着时间差点没有把自己吓死,她连忙给辅导员拨打电话请假,这么无故旷课还是第一次。

她带着极大的歉意,辅导员居然说有人已经帮她请假了,他知道她今天身体不舒服,让她多休息。

凌小居一脸懵逼。

谁这么好心?!

她妈?

不可能啊,她爸妈基本没有关心过她的学业。

特别是她选择了学医选择了男科,她爸简直就当他不知道。

所以还能是谁?!

不会是叶晟名吧。

她应该不知道她辅导员的电话才是。

所以……

是封子倾。

凌小居咬唇。

他有这么好吗?!

她起床。

也不想纠结,到时候问问吧,如果是,说一声谢谢。

谢谢……

凌小居脑海里面又清醒的浮现了昨晚上封子倾给她说谢谢的场景了。

真的是很吓人。

没人接吻之后说谢谢的。

这人完全是怪胎。

她捉摸着,走向洗漱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吓了一跳。

这个蓬头垢面,还脸色苍白的女人到底是谁,更狰狞的是,她嘴唇上那么明显被咬破的痕迹,今天直接结疤了,倒是不痛了,但伤到这里,特么的她也会不好意思啊,说是自己不小心咬到的,这是对自己多大的仇,咬成这样。

还好今天在家休息一天,说不定明天就好了。

这么想着。

凌小居梳妆打扮了一下自己,让自己看上去脸色稍微好了很多,下楼。

楼下大厅。

意外的,她看到了封子倾坐在大厅沙发上看电视。

她妈在旁边陪着他,两个人聊天,气氛还不错。

凌小居脚步都有些僵硬。

本来和封子倾真的很坦然的,昨晚上那个深度舌吻让她,有一种侵犯了他的感觉。

她深呼吸一口气。

自己想多了。

对封子倾而言,接吻上床,可能就是他成年后亦或者未成年就开始有的事情。

她那一刻甚至还笑了笑,显得那么自然的走过去,“封子倾你也没有去上课?”

封子倾看着她。

居小菜也看着她。

“嗯。”封子倾点头。

点头,看着她。

看着她的脸颊,自然就会看着她的嘴唇,她的嘴唇和他一样,破皮了。

那一刻却莫名,有些心跳频率。

居小菜本来想要骂骂凌小居作为学生还要喝酒喝得酩酊大醉的事情,一看到凌小居和封子倾一样受伤的嘴唇整个人就不好了,再有默契,也默契不到都伤到一个地方,伤到这么尴尬的位置。

凌小居被她母亲看得有些不自在。

这什么眼神看着她,看着她。

而那一刻好像就真的有点做贼心虚的转移话题故意缓解尴尬,“我饿了,有早饭吗?”

“嗯。”居小菜点头。

让自己别去多想别去多想别去多想。

而且当着子倾的面,她也不想说出来。

“那我吃早饭了,你们慢慢聊。”

凌小居就迅速的走向饭厅。

佣人连忙给她准备早餐,都是些醒酒暖胃的餐点。

她默默地吃着。

嘴唇还有点小痛。

所以她吃得很斯文。

吃着吃着。

身边似乎多了一个人。

凌小居抬头,抬头就看到了封子倾,她转眸看着客厅。

封子倾说,“干妈去练瑜伽了。”

“哦。”凌小居点头,“你还没吃早餐?”

“吃过了。”

“那你找我有事儿?”

封子倾看着她,没有回答。

凌小居总觉得封顾子倾在她旁边有点让她食不知味。

她说,“你没事儿离我远点行吗?我不习惯我吃饭的时候有人看着。”

“那我陪你吃点吧。”说着,封子倾就突然坐下来,让佣人给他有准备了一份早餐。

“……”凌小居懵逼。

这货的理解能力是有问题吗?

她咬唇,什么都没说。

然后静静的吃自己的早餐。

安静的饭厅中,吃着吃着。

封子倾突然说,“疼吗?”

“啊?”

“嘴唇。”封子倾看着她。

凌小居猛地一下摸着自己的唇瓣。

那一刻的举动,让封子倾的眼神似乎又带着些迷茫,就这么一直看着。

凌小居被封子倾看得真的有些尴尬。

总觉得他眼神都很色。

她说,“不痛了。”

“嗯。”封子倾点头,眼神还在放在她的唇瓣上。

凌小居真的很不自在了。

她说,“你是不是在埋怨我昨晚做了强迫你的事情?”

倒不如,把话说开。

“嗯?”封子倾大概从神游中回来,扬眉看着她。

“昨晚上我喝醉了,当然我现在也能够记得我昨晚给你做了什么。我真不是故意舌吻你的,当时可能就是酒精的作用迫使,没什么特别感情的。”凌小居解释,“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大家都是成年人,偶尔做点失格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下次记得不要喝酒误事就行了。”

“对你而言,就是一件失格的事情吗?”封子倾脸色突然冷了很多。

“要不然呢?”凌小居笑了笑,笑得那般的无所谓,“你难道还要让我负责不是?”

“如果我……”

谁的电话突然在此刻响起。

凌小居连忙低头拿出手机。

也没听到封子倾说了什么。

看着来电,立刻接通,“晟名。”

“小居,起床了吗?”叶晟名问。

“嗯,起床了,刚起来,头痛欲裂。”

“昨晚喝多了?”

“嗯啊,下次再也不这么喝酒了,宿醉太难受了。”凌小居笑着说。

很平常的口吻,但就是会让人觉得,好像在撒娇。

封子倾眼眸微转。

“下次一定不让你这么喝了。”叶晟名也保证道。

“对了,你今天有空吗?”凌小居说,“我刚好请假一天,我们见个面吧。”

“好,你想在什么地方见面?”

“都可以。”

“那我们去游乐场吧,上次没有陪你好好玩,这次我想弥补。”叶晟名提议。

“嗯。”对凌小居而言,去哪里其实都一样。

“那几点出门?”

凌小居把手机拿下来,看了看时间,“现在十点四十,我11点出门,到游乐场差不多11点半的样子,我们吃了午饭再进去玩。”

“好,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凌小居挂断电话。

把手机放下那一刻,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封子倾,看着他坐着哪里一动不动,脸色好像冷然了很多。

她没太在意,她继续刚刚的话题说道,“昨晚的事情我们就这样谁都不要提起了,以后保持点距离,你也知道年轻人之间有时候在酒精的作用下很难控制做一些不理智的行为,到现在我也很后悔。”

“后悔吗?”封子倾喃喃。

在问她,也仿若在问自己。

“嗯。”凌小居给了他一个很肯定的回答。

封子倾不再多说。

那一刻,放下刚刚才拿起的餐具,直接离开了饭厅。

凌小居看着封子倾的背影。

这男人也太现实了,说保持距离,还真的做得很到位。

不过,她倒是真的觉得,这样挺好。

她也没多吃了。

一会儿还要和叶晟名一起吃午饭,等会儿就吃不下了。

她迅速的上楼回房换衣服梳妆打扮。

又迅速的离开家门。

在封子倾的眼里,就是一副很积极想要出门约会的模样。

他沉默的坐在客厅。

电话响了很久。

他才接通,冷淡的发了一个声音,“嗯。”

“子倾,你没来上课吗?”那边传来李坤雨关心的声音。

“没来。”

“是昨晚喝醉了吗?”

“嗯。”他不想解释。

“那你在哪里啊,学校宿舍吗?我来看你。”

“不用了,我不在,我在凌小居家。”

“……”李坤雨捏着手机,压抑着情绪,她问他,“你为什么在凌小居家?”

“昨晚上送她回来的。”

“你昨晚上不是先走了吗?她不是和叶晟名睡在一起吗?你把我送走之后,回去找她了?”李坤雨说,很激动,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我手机落在叶晟名家了,所以回去拿。”

“封子倾,你从来不会这么粗心大意的!”李坤雨说。

就是很肯定,他不是这么粗心大意的人。

确实不是。

他甚至在和李坤雨先走的时候,连大门也没有给他们关过去就是因为,想要回来。

回来确定。

亦或者,带走。

他承认他根本就不想凌小居留在叶晟名的地方过夜。

“你还有事儿吗?”封子倾不解释,也不会对她解释。

“封子倾,我才是你女朋友,我麻烦你认清楚,你应该喜欢的认识是谁!”李坤雨激怒,甚至暴躁。

“那我们分手吧。”封子倾说。

“封子倾!”李坤雨大叫。

“一开始我就给你说过,我答应和你交往只是可以成为你名义上的男朋友,满足你的虚荣心,其他事情一律免谈。”封子倾一字一句。

李坤雨紧捏着手机。

确实。

当时,他们交往一天之后,第二天就应该分手了。

但是她又去主动找了封子倾。

希望他们可以继续交往。

封子倾是拒绝的,后又答应了,答应的条件是,他们只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不能做任何实质上的接触,身体接触。

她不知道封子倾为什么会答应她,但她想,不管如何,先交往了再说,交往之后的事情再慢慢来。

他们交往了两个月。

封子倾会在她的要求下做一个男朋友该做的事情,但绝对不会碰她一点点,也不会让她去碰他,他依然很生疏的距离,她甚至在想,封子倾答应和她交往仅仅只是为了刺激凌小居,显然,好像并没有刺激到什么,凌小居过得很自在。

所以现在,不想用她来做试验了。

她说,“我不分手!”

好不容易,她为什么要分手!

------题外话------

下午依然12点更新么么额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