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封子倾的真情告白!/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诞晚会现场。

凌小居回神,看着叶晟名。

“突然跑了,是怕我亲你吗?”叶晟名问。

凌小居微微一笑。

就当是吧。

实际上,也不想被任何人亲。

她一直觉得是因为自己对这种环节没兴趣。

“刚刚被人亲了吗?”凌小居问。

叶晟名脸红了。

“对方长得好看吗?”凌小居继续问。

叶晟名说,“没敢看,灯光一亮就来找你了。”

“哈哈。”凌小居忍不住逗笑。

叶晟名更有些脸红了。

凌小居也不再多说,“那个,不早了我想走了。”

“我跟你一起。”

“你不等你的朋友吗?”

“那小子好像艳福不浅。”叶晟名说。

“那走吧。”凌小居点头。

两个人走出舞会大厅。

离开大厅,外面反而雅静一片。

不过12月的驿城是真的有些冷了,寒风嗖嗖,凌小居就穿了一条黑色的比较简单大方的晚礼服,走在学校的路上真的有些哆嗦。

叶晟名连忙将自己身上的黑色西装外套脱了下来,给她披上。

“你不冷吗?”

“总得有点绅士风度。”

“谢谢。”凌小居也不拒绝。

是真的冷到不行。

两个人很快走到了校门口。

凌小居看着自己家的小车,连忙过去,问叶晟名,“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我有开车过来。”叶晟名说,“你早点回去泡个热水澡,别感冒了。”

“好。那你开车小心点。”

“嗯。”

凌小居就不在停留的直接坐在了小车上。

好在车上已经开上了暖气,让她一坐进去就温暖了很多。

正叫着司机开车离开,突然发现自己旁边好像多了一个人,她那一刻还吓了一大跳。

封子倾!

封子倾干嘛坐在她的小车上。

话说今晚封子倾应该是憋屈的吧。

被人当着这多的人的面说分手,与其说李坤雨刚刚的分手带着极大的歉意,倒不如说,是扫了他全部的面子。

好在她不是一个挑拨是非的人,所以会当什么都不知道。

她自若的对着司机说道,“张叔,可以走了。”

“好的,小姐。”

司机开车离开驿城大学。

车内还是很安静。

封子倾就这么一直看着车窗外,一言不发。

凌小居也不知道封子倾要去哪里要做什么,然后也一言不发。

两个人其实也有一个星期没有说话没有见面了,除了今天在舞会现场看着他一直站在李坤雨的身边,她这周真的连巧合都没看到过他,两个人之间好像又陌生了。

陌生到,好像谁都不会主动开口说话。

然而。

还是说话了。

凌小居问,“你要去我家吗?”

“不是。”封子倾摇头。

“那你要去哪里?”凌小居问。

就是随口的关心。

封子倾没有回答。

他只是,只是,想陪她一会儿。

直白点就是,送她回来,然后自己又走。

“你是不是今天有点不开心?”居小菜小心翼翼的说道。

怕刺激到他男性尊严。

封子倾依然沉默。

“为什么李坤雨会突然说分手?是因为她得到了一个角色,怕有绯闻影响到她的事业发展,所以给你提出分手了?”凌小居好奇。

如果真的是这样。

凌小居只会觉得李坤雨是白痴。

李坤雨完全不懂,封子倾可以给她提供多少,她求之不得的顶级资源。

封子倾还是没有说话。

凌小居在想,封子倾可能根本不需要她的关心。

总之两个人好像也没有特别的翻脸,但她就是有种感觉,觉得封顾子倾对她,好像是真的在故意疏远。

也就是,不太待见。

她回头,继续看着自己这边的车窗外。

算了。

封子倾这么优秀的一个人,也不至于真的被李坤雨伤得多深。

一天两一天一个月两个月,就过了吧。

她也不用这么假慈悲。

她就悠然自得的看着车子听到了她家别墅门口,正打算打开车门下车那一刻。

封子倾突然开口道,“张叔,麻烦你下车,我想和凌小居单独谈谈。”

张叔连忙就下车了。

凌小居想要下车的举动还是顿了下来。

她回头看着封子倾,看着他眼眸此刻也直直看着她的模样。

似乎把视线放在了她身上的黑色西装上。

凌小居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

其实车内灯光很暗,依稀可以通过大门口昏黄的路灯,看到彼此一些,模糊的轮廓。

凌小居开口,“你想找我谈什么?”

封子倾并没有说话。

他不想找她谈什么。

只是想单独的和她待一会儿。

他果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对她能够很好地控制。

他以为这些年,因为王储继承人的培养,总是被要求压抑着自己去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已经学会了怎么管控自己的情绪,但在凌小居面前,溃败了下来。

他伸手。

伸手。

猛地一下,将凌小居抱进了怀里。

凌小居一惊。

身体本能的反抗,“啊,你做什么啊封子倾,你做什么啊!”

凌小居完全不知所措。

封子倾这是,中邪了还是刺激太大,行为失常。

对于凌小居的反抗,封子倾压根就没有放开她,而是直接将她身上那件黑色西装给脱了下来,露出她的黑色小礼服,裸露的小肩膀,就在他有些火热的手心中。

“封子倾!”凌小居用了全力推开他。

封子倾微松了手。

如果真的要桎梏,她根本动弹不了。

凌小居有些恼火,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冷静了又冷静,“失恋了心里不舒服吗?”

“嗯。”确实失恋了。

确实心里不愉快。

“那就回去好好睡一觉,过几天就好了。真的,失恋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你看叶晟名,刚开始为了李坤雨要死要活的,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我不行。”我试过了。

但是,不行。

就是不行。

甚至很嫉妒,今晚上一个晚上,陪在她身边的是叶晟名。

“不就是一个李坤雨而已,怎么就能让你们男人这么肝肠寸断,我就不明白了!叶晟名给我说,李坤雨那张脸都是假的!”凌小居忍不住说道,话语中莫名还有些生气。

也不知道在生气什么。

大概是,凭什么一张假脸还能够被人这么惦记着,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我不看脸。”封子倾说。

阿尔戈的女人,漂亮的很多。

“那是什么让你这么着迷?身材,还是技巧?”凌小居问。

李坤雨的身材是还不错,但好身材的那么多,她身材也好啊。

至于技巧。

封子倾经历的女人不少吧,讨好他的女人不少吧,难道李坤雨真的技术高超到惊人的地步?!

“你在不开心吗?”封子倾问。

“没有。”凌小居直接否认。

她没有不开心,她只是,有点生气。

不,不是生气。

是女人的嫉妒。

嫉妒李坤雨的床上技巧。

而她没有。

她很空白。

她觉得不爽。

“你想知道是什么让我这么着迷吗?”封子倾突然反问。

凌小居看着他,缓缓,“当然你愿意说,我也愿意听。”

“你过来一点。”封子倾开口。

此刻因为刚刚封子倾的举动,凌小居自然的坐远了很多,两个人保持着一些安全距离。

凌小居看着封子倾,因为好奇还是挪动着屁股坐了过去。

她靠近封子倾,“说吧。”

“你在靠近一点。”

凌小居又坐近了些,两个人挨着坐。

“头靠过来。”他说。

凌小居把耳朵靠过去,对着封子倾的嘴。

封子倾就这么看着在黑暗中有些模糊的,凌小居好看的小耳朵,看着她穿着晚礼服白皙的脖子,他身体往前倾了一点,让彼此靠得更近。

更近的。

突然桎梏着她的脸颊,强迫的让她的嘴唇对准了他的唇瓣,他一个重重的吻,亲了下去。

“唔。”

凌小居瞪大眼睛。

封子倾这个王八蛋!

这他妈的是在玩她呢!

她想要反抗。

反抗着推着他的身体想要让他离开自己。

真是够了封子倾。

接吻是随随便便可以做的事情吗?!

她虽然阅人无数,但也不会随便到对着谁都能够亲得下去。

妈的。

凌小居全身剧烈的反抗。

封子倾在她的各种挣扎下,封子倾不仅没有放开她,甚至还直接将她强迫性的压在了身下,压在了轿车后座上,他双腿桎梏着她的双腿,双手桎梏着她的双手,承压着狠狠的亲吻着她的唇瓣,刚开始因为凌小居的反抗并没有伸舌头,这一刻,凌小居就感觉到他强势的,直接入侵。

入侵纠缠着她的,不放开。

一直在深入,深入进去。

凌小居被吻得毫无反抗之力。

不管她用多大的力气,封子倾就是能够让她动弹不了。

她全身的感觉器官,其实都集中在他舌头走过的地方,一寸一寸在她口腔中,不留任何余地。

他的气息很重。

挥之不去。

她甚至不知道被他压在身下吻了多久。

吻到好像呼吸都不顺畅了。

他才缓缓地放开了她的唇瓣,身体却没有放开他,脸颊依然离她很近的距离,彼此都在重重的呼吸,重重的热气,都吐在了彼此的脸上,就是烧热滚烫了一片……

封子倾想。

他大概是真的,除了凌小居就不会喜欢上任何人了。

否则心跳怎么可能跳得这么厉害。

否则怎么会,这么的想要在她身上得到更多。

他又低头。

低头。

轻轻的吻着凌小居的嘴唇。

凌小居原本反抗的,这一刻没反抗了。

甚至闭着眼睛,任由他的唇瓣,在她嘴唇上,缠绵。

明显温柔了很多。

也似乎温暖了很多。

他也慢慢的放开了桎梏她的双手,放开后,他滚烫的大手一直在她身上游走,抚摸着她纤细的脖子,抚摸着她光裸的香肩,一直,顺着她的身体曲线,往下抚摸着,甚至抬起了她一条腿,从她的纤细的脚踝处,一直往上,抚摸着抚摸着……

他的吻也从她的唇瓣,亲吻到了她的脖子上。

他埋在她的颈脖处,亲吻吮吸,甚至有舌头在舔着,一种别样的酥麻感,在身体内不停的流淌。

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心里却觉得很冰冷。

凌小居有时候就不明白了,封子倾为什么每次都要对她做这种事情。

她拒绝得还不够明显吗?!

还是说,在他心目中,其实接吻啊,上床啊,都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有些幽暗的空间,感受着周围安静的的环境。

她说,“把我当李坤雨了吗?”

封子倾身体一紧。

“我不是李坤雨,所以麻烦放开我。”凌小居说。

不想蛮力反抗,她力气没他大。

“没把你当她。”封子倾吻着她的脖子,此刻又滑落在了她的锁骨处。

“那你是觉得,只要是女人,任何都可以上床吗?”凌小居说,“不需要任何你有也不需要得到对方的同意。王子是习惯了,抢夺名民女吗?”

“凌小居!”封子倾起身。

依然压着的方式,但上半身抬起来,狠狠的看着凌小居。

凌小居也这么对视着封子倾。

凌小居说,“封子倾,如果我们换成普通关系,没有那么多上一辈的纠缠,你真的想要和我上床你真的想要做什么我也能满足你,不就是男欢女爱嘛,成年人之间都会做的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希望你尊重一下我们父母。”

封子倾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我们父母辈的关系很好,你应该也知道,我妈和你妈是铁闺蜜,我妈一直怕我伤害你,一直怕我对你不好所以一直让我不要靠近你,否则我妈觉得没办法给你妈交代。我虽然不算什么好人,但是作为子女的是不是也应该尽可能的对父母好点,能够做到的事情就尽量的满足他们,你这样,真的让我觉得很压抑,我就算再没品,我也不会对自己人下手。”

所以在凌小居的心目中,他是没品的存在吗?

他喉咙微动。

凌小居没想过得得到他的回答,她直白,“如果听懂了,麻烦你放开我。”

封子倾沉默了几秒。

起身。

彼此起身,又离开了些距离烈。

凌小居也不知道自己心里什么感受,总之就怪怪的,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深呼吸一口气,打开车门下车。

脚刚下地。

身体突然被人一把拉住。

凌小居转头看着封子倾。

封子倾说,“凌小居,我对你是认真的。”

凌小居那一刻,心跳莫名有些加速。

就是不受控制。

而她对他,好像总是如此。

总是会因为他的某些举动而如此。

“我真的喜欢你。”封子倾说,“我不打算离开你了,我打算重新追你,可能没什么技术,但不想拱手相让。”

凌小居看着他,整个人甚至有些懵逼。

她并不觉得封子倾在开玩笑。

但也并不觉得,封子倾会这么来对她表白。

好久。

她说,“你是被李坤雨的突然分手刺激到了?因为她当着全校的面当场和你说分手,你自尊心受损了?!”

“能够让我自尊心受伤的,只有你!”封子倾很认真。

“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封子倾顿了顿,“我说我爱你,就那么难懂吗?”

“你不是才和李坤雨分手了吗?你变心怎么这么快?!”凌小居嚷嚷。

“我没喜欢过她。”

“那你和她交往。”

“还不是因为谁?!”封子倾无语。

“因为我?”凌小居指着自己的鼻子。

“因为叶晟名!”封子倾一字一句。

凌小居彻底懵逼了。

封子倾到底是不是撞邪了。

今晚净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他完全听不懂!

------题外话------

明天见。

这段时间亲们好奇怎么更新少了。

是啊。

更新真的少了。

因为年底太忙了,总之宅每天都会二更的。

依然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