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封子倾的不要脸/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干爹干妈,我和小居又重新交往了。”

“噗。”凌小居真的差点没有被嘴里的牛奶给呛死。

能不能不要这么突然的说出来。

能不能矜持点!

她捂着自己的嘴唇,一直在猛烈咳嗽。

封子倾连忙紧张的帮她拍着后背。

凌小居咳嗽了好一会儿。

然后就深刻的感觉到了一道深深的视线。

她看着她妈。

她感觉她要被她妈吃掉了。

她咬唇,转移视线转移视线。

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怎么突然又和好了?”居小菜说出来的声音,温柔得很。

显然是对着封子倾说的。

“因为我们还互相喜欢所以就重新开始了。”封子倾直白。

封子倾怎么就能够肯定是互相喜欢呢。

她从来没有对封子倾承认过,她喜欢他。

“是吗?”居小菜笑的时候,分明脸都是僵硬的。

“嗯。”封子倾点头。

点头那一刻,主动的牵着凌小居的手,看上去就是很恩爱的样子。

这幅画面,估计她妈打击更大了。

凌小居觉得,她可能分分钟会被封子倾给搞死。

早饭终究还是在平和中度过了,没发生什么家庭世界大战。

吃过早饭之后,凌小居也不敢停留,拽着封子倾就去学校了。

真怕她母亲一个生气,就把她关在家里不准她出门了。

她和封子倾坐在小车上,都还一直在心有余悸。

封子倾还算安静。

安静的,就是大手一直牵着她的小手,没松开。

等凌小居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的手一直紧握在一起。

凌小居很自然的想要从封子倾的手心中抽离出来。

封子倾却抓得更紧。

凌小居看着他。

封子倾说,“我喜欢牵着你。”

“我不习惯。”

“慢慢就习惯了。”

“封子倾,不是说了不要随随便便碰我的吗?”凌小居不爽。

封子倾就放开了她。

就算很不舍。

但好在还说话算话。

凌小居收回手。

那一刻内心反而有些情绪波动。

她果然是,口是心非的女人。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

以前一般都是她主动撩男朋友的。

她想,一定是封子倾太会撩人了,才会如此。

她转头直接看着车窗外,故意不去看封子倾。

封子倾也没有强迫她什么,很安静的一个人。

车子很快到达学校。

封子倾说送她去医学院她拒绝了。

在学校,她暂时不想这么高调。

封子倾自然也不会去强迫她,就看着凌小居离开的背影,嘴角笑得很好看。

凌小居大步离开。

总觉得身后还有封子倾火辣辣的背影,各种……心花怒放。

她还未走进自己的教室,电话响了。

果然。

她母上大人忍不住,来审问她了。

她颤颤的按下接通键,声音甜美,“妈。”

“子倾在你旁边吗?”那边在克制。

真想说在。

但总会面对。

她硬着头皮,“不在。”

“凌小居!”那边声音明显大了很多。

凌小居捂着自己受伤的耳膜。

“你到底要搞哪样?给你说了多少次了让你别去招惹封子倾你还去,一次就算了,你还来一次,你到底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吗?”

“不是的。”凌小居解释,“是封子倾勾引我……”

“你又说是子倾。但就算是子倾,你就不能拒绝吗?不能拒绝吗?非要这么和他纠缠着,你让我以后怎么和你干妈好好相处啊!”居小菜很生气。

凌小居抿唇,“那我也想拒绝的,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美色当前,我不得不……”

“够了!”居小菜似乎不想听她解释,她说,“你这次又打算何子倾交往多久?一个月,两个月?”

“我不知道耶,这次我也挺认真的。”

“凌小居。”

“真的,真的,我好像真的有那么喜欢封子倾,这种感觉还是和以前不同的。”

“你每次交往男朋友你都说感觉不同。”

“唔。”凌小居被她母亲堵得哑口无言。

居小菜说,“你活生生的想要气死我。”

“妈妈,谈恋爱本来就是自愿的,就算最后结果不好那也不能怪谁啊,而且这次我真的是想要认真的和封顾子倾交往一次看看,我对封子倾的喜欢和以前真的不同,分明好像很强烈,万一我就真的会一直喜欢封子倾了,这不就改掉了我花心的毛病了吗?有什么不好的!”

“你知道你和子倾的身份悬殊吗?”居小菜提醒。

凌小居嘟嘴。

她妈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子倾是阿尔戈的王储继承人,以后要和他并肩的是一国王妃,你觉得你能够有自信站在子倾的旁边吗?而且阿尔戈是一夫多妻制的国家,平常百姓就不多说了,因为没人管你,但王公贵族全部都是必须三妻四妾的,特别是王子。因为王子需要更多的优秀的继承人所以不可避免,尽管现在阿尔戈一直在提倡男女平等,但这项工作做了几十年了,你干妈一直在做最终的结果也不过,只是比以前好点,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凌小居当然也知道。

可能就是因为阿尔戈和她干妈家有着这么大的关系,她从小就很关注阿尔戈的新闻,也知道阿尔戈现在还在变革的路上,完全没有达到要求。

凌小居的沉默,居小菜又说道,“当年你干爹为了只娶你干妈一个,连王位都没要了。直接就把这个王位丢给了子倾。而已经有过一次先例,如果子倾在效仿你父亲的行为是得不到民众的支持的。所以子倾必定会成为那个王储的继承人,当然,也不排除以后子佑也是继承人之一,但从我在你干妈那里了解得知,老国王已经完全认定了子倾就是他接班人的身份,而老国王这段时间身体也开始渐渐变得很不好,不出意外,在子倾游学的两三年后,就会上任。”

凌小居听着。

心里其实有些不是很爽。

虽然明知道的事情,从她母亲口中说出来,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你能接受一夫多妻吗?”居小菜突然问。

“不能。”她可以谈很多恋爱,但不能接受她和其他女人一起去伺候一个男人。

做不到。

她就是这样,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封子倾如果注定要娶很多女人她只会选择分手。

想想。

莫名还有些难受。

“那你和子倾在一起,是为了什么?”居小菜问,“明知道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恋爱。”

她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小居,你其实也不小了,20岁了,在感情方面一直是我和你爸崩溃的事情,但终究而言,你还算是一个比较听话的女儿,我和你爸是真的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你未来的事情了,我承认你现在还很年轻,以你们年轻人的观点来看,可以肆意一点,但做任何事情不管青春多美好都会付出代价。你现在的纵容只会让你的未来来给你买单,这个单买不买得起,还得看运气。”

凌小居就这么默默的听着。

那一刻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她以前肯定会反驳,反正她谈恋爱也是贪图一时之欢而已,不会有那么长远的事情。

现在这一刻,却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她沉默着。

居小菜也不会一直逼迫自己的女儿,她说,“你好好想想吧,我希望你能够做出最理智的选择。”

“嗯。”

凌小居挂断了电话。

她走进教室。

突然心情很低落啊。

昨晚上对感情的放纵,真的考虑不了那么多。

她想的就是一时的贪恋,没想过那么多东西,没想过她母亲今天给她说的一切。

终究而言,不管是她突然不喜欢,还是她就算喜欢也不可能跨越和封子倾的距离以及无法接受的一夫多妻,她和封子倾最终结果都是分手。

明知道会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恋爱,她是不是应该交往下去。

她敢肯定如果她说想,她母亲不会强行的拆散她和封子倾,这点尊重,他们家彼此都会有。

可是真的交往,对她和封子倾是一件好事儿吗?

她不知道。

所以那一天都变得有些浑浑噩噩,课都没学好。

她下午放学,走向自家小车。

打开车门,她就看到封子倾坐在了轿车内。

凌小居一怔。

“我在等你。”封子倾说。

凌小居犹豫着,还是坐了进去。

坐进去,自然的选择了有些远的距离。

今天她母亲给她说的那些,让她有些触动。

所以不知道,还应不应该和封子倾继续下去。

而她这样的举动,让封子倾明显感觉到了她的一丝不同。

封子倾开口,“怎么了?”

凌小居摇头,“没什么。”

“你离我这么远做什么?”

“怕你动手动脚。”

“就算这么远,我也能动手动脚。”说着,封子倾突然长臂一伸,直接将居小菜搂抱了过去。

凌小居惊吓一叫。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后面的两个年轻人,嘴角温和的笑了笑。

凌小居挣脱开封子倾的怀抱,“你做什么啊,张叔还在。”

“我什么都没做啊,就是让你靠我近一点,我想挨着你。”

“你昨晚才说过,什么都听我的。”凌小居不爽。

封子倾只得无奈的放开她。

凌小居又回到了自己所谓的安全距离。

封子倾扬了扬眉头,“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

“没有。”

封子倾审视。

“没什么,今天上了几节操作课,有些累。”

“那你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会儿吧。”

“不要。”凌小居一口拒绝,“谁知道你趁我睡着了要做什么。”

“我不会做什么。”

“不相信。”

“真的,要不你试一次。”

“不要。”

两个人在车上,就为了一些小事情争吵。

分明是争吵,但就是流淌着某种幸福感。

司机在前面开车,嘴角会心一笑。

年轻真好。

恋爱真好啊!

车子在他们的吵吵闹闹中停靠在了别墅大门。

两个人下车。

封子倾又很自然的去拉凌小居的小手。

凌小居甩开他。

自己先跑进了房间。

封子倾跟着追上去,故意去抱凌小居。

凌小居尖叫。

两个人在客厅中跑过来跑过去,彼此都笑得很灿烂。

凌小居也不知道这么幼稚的游戏,她怎么可以和封子倾玩得这么开心,玩得都快忘了,她母亲今天早上给她的提醒。

直到。

看到她母亲从楼下下来。

其实居小菜在楼上看了一会儿了,她不是没见过她女儿这么高兴的样子,小居本来就是一个开朗活波的孩子,她只是突然也有些被如此的青春和如此的恋爱所感触,但终究,她现在的年龄更加理智。

所以她出现,打扰了他们谈恋爱。

凌小居看着自己母亲,一下停了下来。

封子倾心急手快,一把将凌小居抱在了自己怀抱里,满怀,在她耳边亲昵,“抓到你了。”

凌小居耳朵有些红。

本来应该可以很甜蜜的感觉,那一刻她却直接推开了封子倾。

口吻还有些冷淡,“不是说了让你不要碰我吗?”

封子倾连忙又放开了。

居小菜从他们身上移开视线,自若的坐在沙发上。

凌小居也坐了过去,故意挨她妈很近。

这样封子倾就不用挨过来。

然而封子倾还是挨了过来。

依然很亲昵的坐在她的旁边。

“你坐远点行吗?”凌小居排斥。

封子倾就又听话了。

虽然每次都会主动靠近,但只要她说不,他就会走开。

凌小居恍惚真的觉得,封子倾很喜欢她。

而她,好像也很喜欢他。

“我爸还没下班吗?”凌小居找话题。

今天她妈才给她打了电话说封子倾的事情,结果以现在的情况她妈肯定以为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实际上,她可上心了,但就是……拒绝不了热情。

“嗯,这几天好像有项目比较忙一点。”居小菜回答。

也不想和女儿关系搞僵,所以也没有故意去在意她和封子倾的事情。

“爸年龄不小了,为什么不请个执行CEO,这样爸也能轻松点。”封子倾提议。

提议倒是没有问题。

但是封子倾叫她爸什么来着?!

爸?!

凌小居和居小菜都瞪大了眼睛。

封子倾问,“我说错了什么了吗?”

“你干嘛叫我爸喊爸!”凌小居直白。

“你爸妈不就是我爸妈吗?”封子倾反问,一脸坦然的样子,那一刻还转头叫了居小菜一声,“妈!”

“……”居小菜嘴角都僵硬了。

凌小居也很无语啊。

这货脸皮怎么这么厚。

婚都没结,谁说她爸妈就是他爸妈了!

太不要脸了。

“或者,如果爸需要,我也可以去公司帮爸管理一下。反正大学的功课也不是很忙,就当课外实践了,我爸也说过,虽然以后是管理政治,但经济和政治是分不开的,我爸想让我回去夏氏实习,这样的话,我可以直接去咱爸的公司了。”封子倾继续说。

一副,真的很坦然的样子。

凌小居真的哑口无言。

她到底能说什么?!

看看她妈,完全也是一副,有苦难言的模样。

终究。

她母亲还是开口了,她说,“那个,我老公玩心比较重,如果不上班就会玩物尚志,所以让他就这么一直管理着凌氏,不过很多事情也有人帮他在办理,他其实现在工作不多,也就大项目才会做决策。”

居小菜说的都是“我老公”,以前绝对会说你干爹,亦或者小居的爸爸,现在觉得那种称呼好像都不对!

而刚说到“我老公”,某老公就出现了。

凌子墨心情看上去还不错,大概是听到了“我老公”三个字,说道,“老婆想我了。”

居小菜翻白眼。

凌子墨还是很亲昵的走过去保自己老婆。

居小菜瞪了一眼凌子墨,当着孩子的面呢。

凌子墨就不放开。

凌小居怎么都觉得,封子倾这点怎么随她爸呢!

“爸,你回来了。”恍惚中,听到封子倾突然开口。

凌子墨一怔,“你叫我什么?”

“爸爸啊。”封子倾笑。

凌小居看着他爸的嘴角,也抽搐了!

------题外话------

明天见,(*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