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封子倾完全在考验她的忍耐力/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别墅大厅。

凌子墨看着封子倾,久久没有反应过来,“你叫我什么?”

“爸爸啊。”封子倾一脸坦然。

凌子墨嘴角抽搐。

他转头看着自己女儿。

凌小居回视着她爸的视线,她也很憋屈的好不好。

凌子墨回头,问封子倾,“我是不是要当外公了?”

“……”封子倾被问懵逼了。

凌小居一下反应过来,“爸,你乱说什么啊!”

“子倾突然改口不就是如此吗?”凌子墨说,说出来后反而更加笃定了,他对着封子倾说道,“没关系的,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我保证绝对不会打你。”

不会打死你才怪!

封子倾笑得一脸好看,“如果爸爸想要早点抱外孙的话,我可以和小居努力一点。我不介意这么早就当爸爸妈妈的!”

“我介意!”凌小居大声说道,然后冲着她父母说,“没有,没有你们想的那样,我和子倾现在还是清白的,我们什么都没做过。”

“接吻还是有的。”封子倾接嘴。

“我说的是上床。”凌小居纠正。

“我说的是舌吻。”

“封子倾!”凌小居真的要被气死了。

封子倾到底到底到底为什么就能够把这些说得这么的理所当然。

“老婆。”封子倾一脸认真地模样。

凌小居整个人崩溃。

现在现在现在脸皮厚到连她的称呼都改了。

“你别叫我老婆了。”凌小居那一刻反而脸红到不行,气焰也小了很多。

“那我叫你什么。”封子倾问。

“像以前一样叫小居就行了。”

“哦,好。”封子倾点头。

虽然很喜欢自作主张,但对她很尊重。

他又补充道,“我喜欢你叫我老公。”

“噗。”

凌小居有那么一秒,真的有那么一秒想要喷血身亡算了。

封子倾和凌小居在客厅不停的斗嘴。

凌子墨和居小菜就这么一直看着他们,然后……哑口无言。

晚上吃过晚饭。

凌小居就找了借口早早回房间了。

她真的是怕了封子倾了,怕她会当着她父母又说些让人掉眼镜的话语。

她锁上门。

房门被人敲响。

凌小居不爽,“我睡了。”

“姐,是我。”凌小然在门外。

凌小居以为是封子倾,听到是自己弟弟的声音,打开了房门。

门口的凌小然表情很严肃。

“有事儿?”

“你怎么又和子倾哥哥勾搭上了,呜呜呜哇哇!”凌小然突然崩溃。

“……”凌小居无语。

这么一个大男人,说哭就哭。

不对。

她弟算什么男人。

“你们才分手几天就又在一起了,你就不能多给我点遐想吗?居然一天不见,你们还都开始以老公老婆称呼了,子倾哥哥居然都开始改口了!”凌小然眼睛都瞪大了。

“那都是封子倾的一厢情愿,我没有。”

“你居然还说子倾哥哥是一厢情愿,你是不是想说是子倾哥哥爱你爱惨了而你其实不过云云之类的,你怎么这么恶劣啊,我子倾哥哥这么帅,你这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你还嘚瑟。”凌小然更加接受不了了。

凌小居有时候真的很迷惑。

到底是她是奇葩,还是她周围的人是奇葩。

她怎么都觉得,她反而比较正常!

“姐,不管怎么样,你这次不准伤害我的子倾哥哥了,你上次和子倾哥哥分手子倾哥哥那么难受,我看到他的眼神我就觉得很痛,你却还能够一脸无视的继续谈你的恋爱。你要是再敢甩了子倾哥哥,我会和你拼命地。”凌小然一字一顿,很认真的表情。

“那你到底是想要我和你家子倾哥哥好还是不好啊?”

“我不想你们好,但是我是一个大气的男人,我会放手让我喜欢的人去追求他的幸福。”

“说的好像你不放手就是你的似的。”

“姐!”凌小然真的被她姐气死了。

凌小居笑了笑,“行了,我的事情你就别瞎操心了,好好当你的毕业生吧。要是可以,纠正一下自己的性取向,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但我担心我爸会打击过度……”

凌小然嘟嘴。

他也不想这样的。

但是他就是不喜欢女人啊!

凌小居看着自己弟弟有些难受的模样,“行了行了,我也不过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喜欢谁那还不是你的事情。”

只要是真爱。

只要不犯法。

有什么不可以的。

凌小然还是有些郁郁寡欢的走了。

对于现在驿城而言,同性恋不说被人排斥,但终究没有被主流接受。

凌小居看着弟弟的背影,那一刻也微微叹了口气。

她转身直接趴在了床上,闭着眼睛其实心口也有些堵。

她很深刻的能够感受到,她对封子倾的喜欢,是真喜欢,是真的很想和他交往,但这份甜蜜中,又真的包含了太多不确定因素,总是有些患得患失,总觉得他们之间隔了很多东西,可能明天可能后天,说分手就会分手,这是她交往了这么多男朋友从来没有过的,惧怕感。

她甚至很怕她对封子倾的感情来得很快去得像她以前一样也会很快。

她甚至很怕突然就不喜欢封子倾了。

而她现在分明这么喜欢他。

她也怕,就算她会一直喜欢,在恋上了两三年之后,封子倾回阿尔戈去做他的国王,而她,不会做他的王妃,他们还是会分手。

凌小居心口真的有些隐痛。

她和封子倾,是不是真的不应该这么开始。

没有得到,就不会有失去。

凌小居把自己的头都捂进了自己的枕头里面。

她从来没有为一段感情,这么伤神过。

她是不是要疯了!

各种情绪崩溃之中。

突然感觉自己趴着的身体周围,似乎多了一个熟悉的味道,然后感觉到一到柔软的唇瓣,直接亲在了她露在外面的脖子上,重重的一口,直接就亲了下来。

凌小居身体一阵酥麻。

封子倾总是这样,让她心口瞬间波动……

她猛地起身。

转头看着封子倾。

封子倾对她笑得好看。

笑得就是一脸犯罪的样子。

凌小居到嘴边想要骂他的话,就这么咽了回去。

谁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的。

封子倾好像就是可以把她吃得死死的。

就是可以。

可以……

凌小居喉咙微动。

封子倾的唇瓣就这么紧贴在了她的唇瓣上,毫无预兆又好像,理所当然。

他现在亲她,就真的半点都不会矜持了。

她都很想问封子倾,之前接吻不伸舌头到底是不是故意装的?

“唔。”凌小居心口一紧。

封子倾的吻,在深入。

唇瓣间的摩擦,还有口腔中就纠缠。

封子倾很喜欢和她的舌头缠绵。

总是不耐其烦的舔舐,勾引,缠绕,又循环,很久不放开她。

就算两个人亲吻得气喘吁吁,封子倾也只是稍微退出来让彼此缓缓呼吸一下,又紧密的贴在了一起,封子倾的唇瓣就是莫名的很性感,也不算厚也不算薄,就是唇形好得完美无比,就是口感好得不言而喻。

两个人吻得房间的气温都开始升高了。

吻得,凌小居都不知道何时,被封子倾压在了床上,整个人被他桎梏在被窝里面,就是一直在亲吻。

吻着她都已经红肿的唇瓣。

吻着吻着。

开始往下。

往下,亲吻着她的耳朵,亲吻着她的脖子,又将唇印在了她的锁骨上。

似乎是很喜欢,他一点点用舌头描绘着她锁骨的弧度,大手不规矩的开始解开了凌小居身上的衣服,衣服下白净的皮肤,勾起着封子倾强烈的欲望,他的唇瓣一直往下,往下……

“唔!”凌小居身体一紧。

她甚至是本能的把自己双腿夹紧。

封子倾现在在做什么?!

封子倾现在在……

唔。

凌小居真的很久很久才恢复理智,整个人的情绪好像就一直在封子倾的带领下,一直在跟着他跟着他。

“封子倾!”凌小居突然回神。

在被封子倾要扒光的那一瞬间,一把拉住了封子倾的手。

封子倾此刻满脸的欲望。

莫名就是觉得那一刻的封子倾性感无比,还魅惑到不行,她都不知道她怎么有那份毅力去拒绝的,她其实心里真的想得要命,想和封子倾上床想和他上床想和他上床。

凌小居深呼吸一口气,“你放开我封子倾。”

“唔。”他的唇瓣还在她的身上。

很……喷血的画面。

“放开我,我说过不能上床的,不能!”凌小居大声。

怕声音不够大,自己反而妥协了。

与其说拒绝封子倾,倒不如说是自己在提醒自己。

封子倾唇瓣从她身上离开,他看着她红彤彤的脸颊,是真的很想,他忍耐着,说,“真的不能吗?”

“不能。”凌小居很肯定。

天知道她此刻内心多煎熬。

她刚刚几乎都被封子倾给猥琐了一遍,身体被他舔得……

很烫。

“那我就抱你一下。”封子倾说。

没有深入的举动。

直接将她抱在了怀抱里,在一张床上。

凌小居默默的呼吸。

她的头埋在他的胸口处。

她能够听到封子倾强烈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好剧烈。

她一直感受着。

感受着。

感受着,封子倾的手又开始不规矩了。

不规矩的在她衣服里面……

“封子倾。”凌小居叫他。

“嗯。”某人的声音沙哑着,就是觉得性感无比!”

“手伸出去。”

“我就只是摸摸而已我绝对不会做其他事情。”

摸摸而已?!

“唔。”凌小居身体夹紧,气急败坏,“你往哪里摸了。”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就放在这里不动。”

凌小居看着他。

下一秒。

“啊!”凌小居叫了一声,“你不是不动吗?”

“我不会伸进去的。”封子倾说。

凌小居瞪着他。

瞪着他,看着他一脸很真诚的样子。

妈的。

鬼才相信男人在床上的鬼话。

什么我就是抱着你睡一晚上而已,我绝对不碰你。

我只是亲一下你,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我只是把你衣服脱光抱着睡觉,听说裸睡好,真的不会做什么。

我就是把我家兄弟拿出来放放风绝对让它老实的待着。

我就是把我家兄弟放进去我绝对不会动。

我就是……

麻痹!

男人不都是这样一个套路吗?

别以为她不知道。

凌小居从床上坐起来,搂抱着自己衣衫不整的衣服,对着封子倾说道,“你出去。”

封子倾看着她。

“你出去!”凌小居说,“我要睡觉了,别打扰我。”

“我不能和你一起睡吗?”

“封子倾!”凌小居大声。

她也很难把控自己。

特别是。

分明非常有威胁的一具身体,在封子倾的脸上却看到的是一脸纯良的模样。

她真怕自己一个心软然后……

她心口有些刺痛。

他们不会有好结局。

所以,牵扯不要那么深的好。

封子倾看凌小居真的发火了,从凌小居的床上起来。

封子倾直接就打算走出她的房间。

“封子倾。”凌小居叫着他。

“嗯?”封子倾回头。

“你就这样出去吗?”凌小居看着他也有些衣衫不整的模样,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体反应太明显了。

太明显了。

这样出去被她家人撞到,她也会很尴尬的好不好。

而且。

说不定封子倾又会恬不知耻的说什么。

“那我应该怎样出去啊?”封子倾问。

一脸真诚。

封子倾在她面前总是一副很单纯的样子。

就好像,每次被欺凌的是他而不是她一样。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会装?!

一定是阅女无数才会有此境界。

“去洗个冷水澡。”凌小居发话。

想到他极可能和很多女人已经……很不干净了,心里莫名冒火。

封子倾就听话的直接走进了她的浴室。

浴室里面响起哗啦啦的声音,凌小居躺在床上还是有点,就是莫名焦躁。

她轻抿了一下嘴唇。

连唇瓣都火辣辣的,让人不得不浮现刚刚和封子倾做的一切。

这货,简直就是人间祸害。

磨人。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等了一会儿。

浴室的门打开。

凌小居很自然的看向浴室的方向。

那一秒。

凌小居尖叫,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封子倾,你做什么啊,你怎么都不穿衣服,你怎么这么流氓,你个臭流氓!”

封子倾被凌小居指控,低头看了看自己,“以后不都是会这样的吗?”

“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不是。现在不是!”凌小居简直崩溃,“你是有暴露倾向吗?你这么喜欢裸露!”

“我只希望在你面前裸露。”

“穿上衣服!”凌小居吼。

她什么都不想听到。

她真的要被封子倾这货给气吐翔了。

“我没有衣服啊,刚刚脱下来的衣服脏了我不想再传了。”封子倾说。

“我不是有浴巾吗?”

“刚刚不小心弄湿润了。”

“我的浴袍呢?”凌小居问。

“也被我弄湿了。”

卧槽你丫的就是故意的吧。

“那要不你去爸的房间帮我借一套衣服。”封子倾看着她脸都红得跟番茄一个眼色了,心口很暖,暖到都不想她这么尴尬了。

爸?!

凌小居简直觉得是暴击。

封子倾怎么能这么的厚脸皮呢!

凌小居起身下床准备出去。

出去那一刻脚步又顿了一下。

她去她爸的房间借衣服,会不会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甚至,有可能被她爸打断腿。

她回头。

回头。

整个人又不好了。

就这么看着封子倾非常袒露的在他面前,半点不害臊。

她只得强迫自己转移视线,说,“你先穿我的,我又比较宽松的衣服,明天上午我让商场送点你尺寸的衣服放在这里,下次你要搬走的时候别把所有东西都搬完了。”

“嗯。”封子倾点头。

笑得,真是考验她的忍耐力。

------题外话------

达拉,下午二更。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