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们家的遗传是专情!/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院的一个外阳台上。

封子佑和龙麒对立而站。

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

看上去伤得都不轻。

封子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做这种事情,他从小一直努力扮演者那个懂事乖巧的孩子,一直以来都是,甚至他今天刚开始做的所有理论都只是想要在人前留下好的印象,在龙瑾面前留下好的印象。

他对视着龙麒,说,“你找我做什么?再揍我一顿吗?”

“我只是来确认,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哪句话?”

“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真的。”封子佑毫不犹豫。

他再也不会来了。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再也不想见到龙麒,还有龙瑾。

“希望你说话算话。”龙麒冷然。

他不需要给他做再三保证。

封子佑说,“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走了。”

“龙瑾我会照顾她陪伴她一辈子,我不想任何人把她从我身边抢走!”龙麒一字一顿。

封子佑看了一眼龙麒。

谁稀罕?!

至少,他不在稀罕。

就算以前对龙瑾有的好印象,现在也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他说,“那是你门的事情,和我无关!”

封子佑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走了。

他真的从未想过,他要去和谁争什么龙瑾,他并不觉得自己喜欢这么一个乳臭未乾的小女孩,他甚至觉得可笑,龙瑾这么蛮不讲理这么霸道这么自以为是这么护着龙麒,他绝对不可能喜欢上这种人。

绝对不会!

封子佑走向他父亲。

封逸尘看着他,没多问,带着他直接离开了医院。

他们家,就算如此特殊的家庭。

家人之间还是互相尊重。

不会无理由的责骂也不会过问太多私事儿,其实他很庆幸,他会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面。

他跟着他父亲坐在小车上,直接去私人机场,回阿尔戈。

车内很安静。

“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封逸尘突然开口。

封子佑抿唇。

“不想说我不为难你。”

“我以后真的不要出现在金三角了。”封子佑说。

“嗯。”封逸尘表示尊重他的任何决定。

“我想……”封子佑说,“像大哥一样,学格斗。”

封逸尘转眸。

封子佑说,“不想遇到下一个龙麒,被揍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好。”封逸尘说,“回去我会帮你安排。”

“谢谢。”

封逸尘微点头。

封子佑很少主动提要求。

这次。

大概伤自尊了。

车子很快停在了机场。

封子佑又跟着他父亲坐进私人飞机上。

飞机起飞。

封子佑看着金三角碧蓝的天空看着这座他不再也不会喜欢的城市。

从此以后。

再也不要出现在这里。

再也不要。

他当时真的斩钉截铁,真的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还会出现!

还会为了那个刁蛮任性的龙瑾,回来!

……

驿城。

夏绵绵给龙一拨打电话。

龙一此刻正陪着自己女儿,经过了今天一下午的折腾,此刻终于睡着了。

龙麒也简单的处理了自己伤口,在病房安静的陪着龙瑾。

龙一接到夏绵绵的电话,起身走了出去。

“珊珊伤得严重吗?”夏绵绵关心。

“有点,但放心吧,应该不会留下什么缺陷。”

“嗯。”夏绵绵点头,“听封逸尘说,是因为珊珊和子佑之间闹了矛盾才会导致珊珊的受伤。”

“只是一个意外。”龙一没责怪子佑的任何意思。

“不管如何,伤到了你的心肝宝贝,我还是很抱歉。”

“嗯。”龙一笑了一下,“我接受你的歉意。”

有时候就是为了不去为难。

那边似乎也笑了笑。

这么多年过去,龙一似乎还是习惯性的对她纵容。

而这份纵容,偶尔还会让某女人,醋意连连。

“对了,龙麒回来了?”夏绵绵问。

“我带他回来的,他不可能这么在外一辈子,我希望可以把他余下的时间带在身边。”

“我不反对你的任何决定,也相信龙麒像你说的那样,我只是随口问问。当然,我不会有你的大度,我可以接受甚至承认你和龙麒的关系,但我不会去接受我和龙麒的关系。”夏绵绵说得明白。

她一向,爱恨分明。

有些不喜欢的人,她不会要求自己去喜欢。

“我知道,所以在接回龙麒的时候我并没有告诉你。”龙一说。

“嗯。”夏绵绵应了一声。

就是为了表达自己的立场而已。

她说,“没其他了,就是问问珊珊情况,你好好陪你女儿吧,心都痛惨了吧。”

“是很心痛。”龙一承认。

夏绵绵微微一笑,“那我挂断了。”

“拜拜。”

龙一挂了电话。

眼眸看着他老婆,在他和夏绵绵通电话的时候,她就来了,站在他面前。

待他接完电话之后才开口道,“和老情人说完了?”

“什么老情人。”龙一表情严肃。

“事实上就是啊。”卡珊儿也一本真经。

“你吃醋?”

“我才没这么无聊。”

“别吃醋。”龙一突然抱住卡珊儿。

卡珊儿一怔,“这么大岁数了,放开我。”

“我没老。”龙一笃定。

就是死不承认。

卡珊儿翻白眼,哪有男人这么怕老的。

“放开我,我给珊珊拿了晚饭过来,我去看看她。”

龙一没放开,反而低头在她耳边。

卡珊儿那一刻有些脸红。

在医院,在公共场合,虽然这里是独立病房,但还是会有护士穿越,她这把岁数了也会不好意思,龙一脸皮怎么能够这么厚。

他在她耳边说,“我最爱你。”

所以是在重复她之前的话题,让她别吃醋。

她才不吃醋呢。

只是偶尔调侃一下。

龙一到底喜不喜欢她,这十多年来,她看得太明白了。

她主动牵着他的手。

龙一看着她。

因为年龄的关系,两个人其实越来越少这么亲密的举动了。

不得不说。

还是那么……心动。

“别肉麻了,女儿还在病床上。”卡珊儿笑。

笑着看着这个老头子脸都有些红润了。

卡珊儿看着龙一。

真想时间可以……慢点走。

她不想他太早离开她。

两个人一起走进病房。

推开房门。

房门内,龙瑾醒了。

龙麒在旁边陪着龙瑾,一直在微笑着陪着龙瑾说话,龙瑾对龙麒也很依赖,一直缠着他,不想他离开自己。

龙一和卡珊儿一起出现,两个人从转头看着他们。

“爸爸妈妈!”龙瑾叫他们。

龙一笑了笑。

卡珊儿也点了点头,把自己带的晚餐拿了出来,温和道,“手臂还痛吗?”

“嗯,但是我可以忍受。”龙瑾坚强的说道。

龙瑾是被龙一宠着长大,但龙瑾天生就喜欢暴力运动,卡珊儿捉摸可能是遗传,所以也没有阻止龙瑾的发展,龙一也没有阻止即使经常看不得龙瑾受点小伤,卡珊儿有时候就不明白了,当初她学习格斗的时候,没见他这么心疼过,后来卡卡学习格斗的时候也没见他露出过什么表情,到珊珊的时候,就开始不忍了?!

真是差别对待。

而珊珊就超爱这类“运动”,所以从小到大总是磕伤不断,大概忍痛能力也比一般的小孩子强很多。

“医生说这只手臂不要碰到,所以要小心点。”卡珊儿叮嘱。

“我知道。而且小麒哥哥在我旁边照顾我,我不会有事儿的。”龙瑾对着龙麒甜甜一笑。

龙麒也回笑了一下。

两个人之间看上去感情真的不错。

龙麒今年19岁。

龙瑾今年10岁。

从没想过,他们之间会有很好的感情,毕竟年龄相差太远了。

卡珊儿心里有些波澜,也没必要去在意。

反而是龙一,有些说不清楚的疙瘩。

喂自己女儿吃了晚饭之后,卡珊儿又陪了她一会儿才离开医院。

龙一送她到医院门口。

晚上陪龙瑾的事情,自然是龙一亲力亲为,而不管多好的医院终究不方便,所以卡珊儿会回去。

两个人走在走廊上。

龙一主动牵手。

卡珊儿低笑了一下。

这老头子,又开始发骚了吗?!

“你怎么看待龙瑾和龙麒之间?”龙一突然开口。

看待?

卡珊儿其实也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而且情商不低,她说,“我不反对他们任何形式的发展下去,任何感情都是自由的。”

所以卡珊儿看到的和他看到的想法一致。

“你真的不担心龙麒会对珊珊造成什么伤害吗?”

“至少到目前为止,我看到的龙麒是一个好孩子,性格虽然孤僻了一点,也不太喜欢和我们说话,但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对珊珊的真诚,我想,珊珊的存在,就是拯救龙麒孤独内心的根源,如果你现在去阻止龙麒和珊珊的关系,你只会将龙麒推得更远,而你既然把龙麒接回来,就是想要让他成为我们家人的存在。”卡珊儿说,“既然是一家人,你不该为此担心任何事情。”

龙一沉默。

卡珊儿说得很对。

是他真的太紧张了。

龙一不再多说。

确实。

他从内心深处应该对龙麒产生信任。

这是他带龙麒回来的目的。

龙一把卡珊儿送到医院大门口,待她上车之后,看着车尾灯消失才转身,回到病房。

病房中。

龙麒一直在陪着龙瑾聊天,陪着她笑。

这些年他不是没有去见过龙麒,但不得不说,从未见过他,如此开朗的笑容。

但愿,他接龙麒回来,果真是对的!

……

驿城凌家别墅。

夏绵绵挂断电话后,居小菜在旁边问她,“珊珊受伤怎么样?”

“应该不是很大的事情,否则龙一不会这么淡定。但听封逸尘给我的描述,应该也不算小事情。”夏绵绵说。

“是子佑和珊珊吵架了?”

“子佑怎么了?”封子染在旁边,转头看着她母亲。

“没什么。”夏绵绵不想多说。

但确实很诧异,以子佑这么听话的性格,会和珊珊计较。

甚至,还发生这么多的不愉快。

听封逸尘说,子佑再也不想去金三角了。

大概是真的很受伤才会说这么绝对的话!

一直以来。

三个孩子,她和封逸尘都真的是习惯性的对子佑忽视很多,心里也一直觉得他是最让人放心的那一刻,但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倒是最让人忧心的,因为没有特别关爱所以才会更加担心会不会对他的性格产生影响而他们没办法去引导。

夏绵绵想了想,对着居小菜说道,“小菜,我明天一早就走。”

“啊,不是待三天吗?”

“先去金三角看看珊珊,再回去阿尔戈。”

“哦。”居小菜也不为难,尽管很不舍。

“明天就走了吗?”封子染在旁边问。

“你还不想走?”

“我觉得这里比阿尔戈自由,回到阿尔戈,身边又都是人,做什么都被人监督着。”封子染不爽。

“谁让你当初非要投胎在我的肚子里面,认命吧。”

“……”封子染看着她母亲。

总是被她怼得,无言以对。

她难受,有些欲哭无泪,有时候真的好想,好想反抗啊。

“不早了,上楼睡觉吧。”夏绵绵对着封子染吩咐。

封子染只得不情愿的跟着她母亲一起上楼。

回房间的时候,夏绵绵叫住她,“子染。”

“嗯?”

“你去叫小居到我房间来一下。”

“为什么是我?”你干嘛不去,就多走两步路。

“你不想看到辣眼睛的画面。”

“我还不想看到耶。”封子染嘟嘴。

“去不去?”夏绵绵威胁。

哼。

每次她爸不在她身边,她妈就想尽办法的欺负她。

封子染不爽的走向凌小居的房间,敲门。

房门打开。

她看到她哥衣衫不整的样子。

反正他们昨晚上在这里入住之后,他哥就和小居姐姐睡在一个房间的。

反正……

肯定发生了很多不可描述的事情。

“子染,你找我?”封子倾看着自己妹妹。

对于妹妹,他其实是很宠溺的。

尽管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他经常要参加很多特殊培训,不过一回来,子染还是很粘他。

“不是,妈妈说想单独渐渐小居姐姐,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估计我妈要给儿媳妇交代点事情吧。”

儿媳妇……

凌小居脸红了。

这家人,怎么都这么直接。

“那小居去吧。”封子倾说,也是一脸坦然的样子。

凌小居紧张啊。

就是心跳莫名其妙的开始有些加速。

还是踏着脚步,跟着封子染一起走向夏绵绵的房间。

“进去吧,我妈人挺好的。”封子染笑了笑。

分明看到小居姐姐紧张得身体都在哆嗦了。

凌小居深呼吸一口气。

终究还是敲门而进了。

房间中,夏绵绵坐在沙发上,看着凌小居来,温和的笑了笑,“坐。”

凌小居规矩的坐在了夏绵绵的旁边。

“你很怕我?”夏绵绵问,“以前很粘我来着?”

“不不是,我就是就是有些紧张,因为和子倾的关系,我……”

“你以为我要和你说子倾的事情?”夏绵绵扬眉。

“不是吗?”凌小居瞪大眼睛看着她。

夏绵绵笑得好看,“是说子倾的事情,就是觉得你的反应很搞笑。”

“……”所以她是被她干嘛逗了是吧。

“虽然回来只有一天的相处时间,但我看得很清楚,子倾是真的很喜欢你。而我发现……你好像对子倾,并不是那么由衷。”

“我是喜欢子倾的,只是……”凌小居想要解释。

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只是觉得子倾的身份特殊是吧?”

“嗯。”凌小居点头。

“放心吧,子倾从小到大就只交往了你一个女朋友,而且我捉摸,以我们家的遗传,他也只会喜欢你一个人。”夏绵绵说。

凌小居眨巴着眼睛。

这是在炫耀吧?!

就是在赤果果的炫耀他们家的人,对待感情都是专一的!

怎么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题外话------

下午二更,么么哒。

周末更新不稳定,但愿工作日可以稳定点(*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