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为爱看病?!/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中。

居小菜咬着嘴唇不说话。

夏绵绵看着凌小居有些窘迫的模样,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说,“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反而我很庆幸,子倾喜欢像你这样感情比较丰富的女孩子,你都不知道,我曾经都以为子倾不会谈恋爱。”

“怎么可能?!他很能撩人。”凌小居反驳。

才不是不会谈恋爱。

太会谈了。

“是啊,我现在看着也是,大概是没有遇到对的人。以前的子倾因为课业盲目因为要承担的很多责任,所以总是一直在不停的学习,甚少有空余的时间,我捉摸到现在20岁,他一天的时间安排,让他根本没有任何事情去处理自己的私事儿,甚至,身体私事儿。”

“什么?”凌小居没听明白。

“你和子倾上床了吗?”夏绵绵直白。

“没没没。”凌小居脸红的解释,“我们睡在一张床上但真的没有越界我发誓。”

“真是有些失望啊。”夏绵绵感叹。

what?!

她干妈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和谁就这么发生了关系吗?

“子倾是不是不会?”夏绵绵问,但口吻非常肯定。

“不会什么?”凌小居颤颤的问。

“上床。”

“不不不不是的,是因为我之前交往过很多男朋友我爸担心我太乱来所以规定我结婚之前不能有性行为,所以我才没有答应和子倾做,不是子倾的问题,干妈你别乱想。”

“但是子倾真的可能不会。”夏绵绵再次肯定。

“怎么可能?他反应挺强烈的。”凌小居说,说完脸就爆红了。

夏绵绵笑,“身体是正常的就好。”

“……”莫非,干妈还担心封子倾身体有缺陷。

“结婚了才能上床这事儿吧,虽然我不赞同,但既然你爸的规定我也不会强迫你们,不过我是真的希望你和子倾能够早点结婚,子倾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女孩子,捉摸着喜欢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和子倾马上完婚的事儿。”

“哪里哪里这么快,我才20岁啊。”凌小居怎么都有一种,被逼婚的感觉。

“我们阿尔戈,女孩子16岁,男孩子18岁就可以结婚了。”夏绵绵说,“就算驿城,你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

“可是我还在上大学啊?”

“没人规定上大学不能结婚。”

“……”好吧。

凌小居无言以对。

“我不是在逼你。”夏绵绵说。

还说没逼。

“你是担心子倾以后会三妻四妾是不是?”夏绵绵开口。

是啊。

很不爽。

她也想过,试图想过跟着封子倾,就算很多女人一起,她也可以接受,可真正要面临,她想她还是会做不到。

“不会的,放心吧。”夏绵绵安慰,“这些年我在阿尔戈一直做着男女平等的事情,虽然进展不如意,但也开始在民众心目中产生了一定的印象,而且现在的教育全部都是以男女平等来教育的,目前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以及更小的孩子已经渐渐接受了这种文明进步,仅有的一些思想只是在老顽固那里,终究有一天会被新鲜力量所取缔,而且我和你爸早就商量过了,等子倾一上位,我们就会让子倾马上废除一夫多妻制的制度,到现在,实施起来应该不难。”

凌小居看着夏绵绵。

她没想过,真的可以废除。

她一直想的是,封子倾会有很多女人。

有时甚至还有些吃醋。

“所以,别有顾虑了,你是妈看着长大的,也不会真的让子倾委屈了你。”

“谢谢干妈。”凌小居开口。

真的叫不出来妈。

“干妈才要谢谢你,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我家子倾是不是有问题。”夏绵绵笑。

凌小居满脸黑线。

封子倾看上去就这么的不行吗?!

分明不是。

“明天我就要带着子染离开了,很难说什么时候会再来,子倾就交给你了,希望下次来的时候,可以有好消息。”夏绵绵笑,“比如,我当奶奶了什么的……”

凌小居又被夏绵绵逗得满脸通红。

“不早了,回去睡觉吧。”夏绵绵笑。

“嗯。”凌小居从沙发上站起来。

夏绵绵送她走出房门口。

凌小居真的很喜欢她干妈。

总觉得她做任何事情都是雷厉风行,也不拖泥带水,还真的很有气场。

“对了。”夏绵绵叫着小居。

凌小居回头。

“第一次的时候,多教教子倾。”

“……”

她也是第一次啊。

而且封子倾真的不会吗?!

她不信。

是不是干妈故意引诱她的,因为好奇所以就尝试和封子倾,然后就……

她干妈真坏。

可不知道为什么。

莫名心口暖得不行。

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走廊上一扇门突然打开。

凌小居看着封子染。

还是不习惯啊。

分明第一天回来不是长这样的。

不得不说,真的漂亮啊!

封子染也这么看着凌小居,问道,“小居姐姐,我妈找你谈完了?”

“嗯。”

“是说我哥的事情吗?”

“嗯。”凌小居有些脸红。

“你是真的要和我哥结婚了吗?”

“这个……”她真没有想得这么遥远。

但被干妈这么一提醒,她确实有些动摇了。

“你们都可以自由恋爱。”封子染叹气。

“你不可以?”凌小居诧异。

“我感觉我很难。”封子染说。

“为什么?”

“以后你嫁给我哥就知道了。总之,我祝福你们!”

“额。”

封子染关上房门。

凌小居也没多想,回房了。

房间中,封子倾已经洗完澡大摇大摆的躺在了她的大床上,看着她回来,嘴角一笑,“老婆你回来了。”

“谁是你老婆。”

“我妈叫你过去,不是说结婚的事情吗?”

“才不是。”凌小居否认。

不是才怪。

但是封子倾没有去戳穿她。

而是起身,起身直接将凌小居搂抱进了怀里,自己压在了大床上。

“唔,封子倾,唔……”又发骚。

干嘛还说他不会。

他哪里不会了。

完全是情场老手。

她身体扭动着,封子倾强烈的气息,完全是把她捂得密不透风。

凌小居真的很快被他憋死了。

封子倾心满意足的放开她,看着她在他身下红润水嫩的模样,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我……”不知道。

凌小居咬唇。

唇瓣间似乎还有他的味道,很浓烈。

“我想你嫁给我。”封子倾靠近她耳边,轻声说道。

那么酥麻,那么溺宠的语气。

凌小居那一刻真的差点都点头了。

但是……

就算没有所谓的三妻四妾,她也会有顾虑。

“子倾。”凌小居推着封子倾。

封子倾不情愿的从凌小居身上起来。

凌小居说,“刚刚干妈确实给我说了很多,我也知道,你没有谈过恋爱是吗?”

“嗯。”

“所以你对我是认真的?”

“嗯。”

“但是我不敢保证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凌小居很严肃。

“我有信心。”封子倾就是蜜汁自信。

“子倾,如果我们真的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如果我们真的是认真的希望和对方好好在一起,我希望我们都可以对彼此更加慎重一点,我希望我们都应该多给彼此一点时间,确定非对方不可之后,再考虑结婚的事情。”

“我考虑得很清楚了。”

“子倾,我说的是认真的。”凌小居有些发怒。

她是认真的想和封子倾在一起,但她怕,她对他的热情何对其他人一样,只能维持2个月,或者久一点,但也不会是一辈子的事情,她真的不想糊里糊涂冲动的结婚,到时候后悔了,是害了他们彼此。

“那你想怎么样?”封子倾对她,总是妥协。

凌小居说,“我们先交往两年看看,如果两年,也就是我们大学毕业后我还这么爱你,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你现在是爱我的吗?”封子倾问。

“……”所以她以为她现在和他交往是被他逼迫的。

封子倾抚摸着她白皙的脸颊,温柔一笑,“好,我等你。”

“我答应你,我会努力就爱你一个人的。”

“你会的。”封子倾笑。

笑得真的是祸国殃民。

而这个祸国殃民的男人,还特别不知廉耻的又将嘴唇贴了过来,就是会时不时的就亲她,然后吃她豆腐,然后,这么吃豆腐这么吃豆腐……

唔。

是不是,憋太久了。

两个人亲了好一阵。

封子倾喘气的问道,“那是不是也要等到结婚后我才可以……”

“尽量吧。”凌小居也不是那么强硬了。

因为感觉封子倾好像忍得真的很难受。

可是。

她又真的不想现在发生了关系,万一他们最终没有在一起呢?!

果然她其实还是好自私的。

封子倾趴在她的身上,将她紧紧的搂抱着。

他当然知道凌小居的顾虑。

而且他也不想强迫她,即使忍得真的有些难受。

他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也尽量。”

尽量控制身体的欲望。

两个人搂抱着一起入睡。

第二天一早。

夏绵绵就带着封子染离开了。

凌小居看着她们的背影,也有些感叹。

以后她要是嫁给了封子倾,是不是也是这么忙碌,这么一直不停的忙碌着。

想到这里,脸有些红。

好像真的有想要嫁给子倾的想法,一直在内心,盘旋。

这种感觉,就是会让心跳莫名加速。

“你在脸红什么?”封子倾转头,看着他母亲和妹妹走远,才回头看着凌小居。

“没有。”

“肯定在想什么?”封子倾笃定。

“没有啦。”

“真的没有?”封子倾问。

“没有。”凌小居打死都不承认。

封子倾嘴角邪恶一笑,“是不是在想昨晚我们做了什么。”

“色狼。”

“猜对了是不是?”

“封子倾你不要这样啦……”

两个人吵吵闹闹,分明很恩爱分明很甜蜜分明很不知廉耻。

凌子墨和居小菜就这么看着他们。

凌小然也带着幽怨的眼神。

能不能,能不能检点一点!

还有未成年呢!

考虑一下单身狗的感受行吗?!

显然。

他们并不会考虑。

甚至,封子倾和凌小居的感情升温很快。

就算是方圆十里也能够感受到他们之间流淌着的甜蜜。

凌小然有时候想要离家出走。

不只是凌小然,凌子墨都想把他们扫地出门,再怎么说,他养了20年的女儿,怎么能够说被骗走就被骗走了……

心在滴血。

这样的日子,还真的持续了很长时间。

一晃就过了两个月。

两个月的时间,很显然凌小居对封子倾的热情还在。

他们依然感情很好。

封子倾依然很粘人,依然,吃凌小居的豆腐。

凌小居也还没有想要和他分手的欲望。

反而好像越来越爱。

爱到有些患得患失。

总怕自己突然一觉醒来,就不喜欢封子倾了。

特别是过了两个月之后,她开始变得异常焦虑。

莫名的焦虑。

所以趁着封子倾不在,临时有事儿被叫回了阿尔戈,凌小居偷偷的给叶晟名打了电话。

她确定他们只是朋友了,所以不会有太多顾忌。

接到凌小居的电话时,叶晟名也很意外。

是真的没想到凌小居还会主动联系他。

而联系他的目的,他也真的欲哭无泪。

但还是赴约了。

两个人坐在一家咖啡厅,叶晟名看着凌小居,“所以你是怕自己不爱封子倾了,想要去看心理医生?”

“你之前不是说这可能也是一种心理疾病啊,就是说花心的话。”

“那你现在是喜欢封子倾吗?”叶晟名问。

“嗯,很喜欢,就是很喜欢,所以很怕突然哪天我就没有了对他的激情了。”

叶晟名笑了笑。

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啊。

怎么说,他也喜欢过凌小居。

准确说,现在都还有那种感觉在。

他笑了笑,“所以你让我帮你介绍心里医生就是不想突然就不喜欢封子倾了?”

“嗯,我真的很怕。”凌小居看上去很真诚。

叶晟名点头,“那我帮你联系一下,有可能只是我的揣测,你不要太有心理负担。”

“谢谢你。”

叶晟名拿起电话拨打。

凌小居就这么看着叶晟名,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

但她真的很想很想和封子倾在一起,是一辈子。

叶晟名拨打完电话,说,“刚好我朋友现在有空,你有时间,我们可以现在去看看。”

“我有时间。”凌小居很急切。

叶晟名淡笑。

果然是很喜欢啊。

叶晟名载着凌小居去了心理咨询机构。

凌小居有些紧张,在叶晟名的介绍下,还是坐在了一个心理医生的办公室。

心理医生都特别温和,凌小居看着他的笑容,渐渐好像也放松了很多。

“我信赵,凌小姐你可以叫我赵医生。”

“赵医生你好。”凌小居开口。

“嗯,你好。”赵医生又是温和的一笑,“我通过晟名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所以你是,因为太花心了所以想要来看心理医生?”

“是不是很奇怪?”凌小居有些不好意思。

“不奇怪也不回来看心理医生了,我会尽量帮助你的。”赵医生笑,笑着对着叶晟名说道,“你先出去吧,我想单独和凌小姐聊两句。”

叶晟名走了出去。

凌小居看着叶晟名的背影,回头看着赵医生。

“你别紧张,我不吓人,而且你放心,我们有职业操守的,你在这里说的任何话做的任何事情我们都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包括叶晟名在内。”

“嗯,我相信你们。”凌小居点头。

“那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诚实回答我就好。”

凌小居点头。

那一刻也很无奈,是真没想到有一天,她还会因为自己一向很引以为傲的感情丰富而去看心理医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