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渣男,你居然给我吃避孕药!/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小居从心理咨询处出来。

赵医生真的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

两个人聊得很愉快。

最后的结论是,她的情况并没有到达到需要接受治疗的精神疾病状态,虽然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精神异常,只要不过于严重就不需要治疗,说直白一点,她的花心不是病,就是感情过于丰富而已。

给她的建议是,放松心情放宽心顺其自然的去接受恋爱的过程,不需要刻意的去做一些改变,因为按照常理,感情再丰富的人,也总会有安定下来的那一天,所以还不就是让她等。

等待她生命中让她安稳下来的那个人。

可是。

万一不是封子倾怎么办?!

她现在甚至想都不敢去想,以后没有封子倾的日子。

她果然,开始变得,不像自己了。

叶晟名载着凌小居在街道上行驶。

那个时候已经华灯初上,驿城的街道上繁华一片。

凌小居突然的安静让叶晟名有些不太习惯,也有些不自在,他玩笑道,“刚刚赵医生都说没什么大事儿了,你反而还更加忧心忡忡了。”

“就是他觉得我的不是什么问题我才更怕。”凌小居喃喃道,“要是有问题还可以治,没问题,我要是突然就不喜欢封子倾了那该怎么办?”

“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吧。以前也没有见你这么不洒脱啊!”叶晟名笑了笑,心口还是有些涩。

“可是我现在真的很喜欢他,我只要一想到如果我真的不喜欢他了我心口就会像被针扎了一样痛……”凌小居处于完全有些崩溃的状态。

“我觉得你花心可能并不是病,但这么急躁不安,才是真的需要心理医生的治疗,这样的状态才不是一个正常的状态,要不,这几天都找赵医生给你开导开导?”

“嗯。”凌小居点头。

想的是。

这几天封子倾一直都不在,她真怕自己胡思乱想。

所以接下来的好几天,凌小居一下课就坐进了叶晟名的轿车内,然后去赵医生那里,赵医生给她开导,似乎真的有所帮助,而她仔细一想,好像也是太紧张了点,她既然能够和封子倾坚持2个月,自然就应该和其他人不同的。

这么被开导着。

凌小居又一次从赵医生那里出来,依然是叶晟名送她。

依然有些晚了。

叶晟名说,“一起吃晚饭吧。”

凌小居没有拒绝。

每次都这么麻烦叶晟名,她理所当然应该请客。

凌小居喜欢吃江湖菜,所以每次叶晟名都会满足她的口味带她去吃。

江湖菜必配啤酒。

两个人一边吃菜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喝得都不少。

因为两个人酒量都不错。

叶晟名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心口有些压抑。”

“怎么了?”凌小居自顾自的喝酒,问道。

“我一直觉得我输的是因为你的无所谓和洒脱,才知道,原来输的是你不够爱我。”

“啊哈。”凌小居尴尬了笑了一下。

“我以前也想过,或许你真的有一天会为了某个人而停留下来,但没有想过,会这么快。我以为,你至少应该让我彻底忘记了你才会有这么个人出现,结果,这么猝不及防!”

凌小居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没有其他意思。”叶晟名解释,“就是说出来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我也怕太过压抑,然后得去看心理医生。”

说着,就拿起酒杯主动找凌小居喝酒。

凌小居也不拒绝。

两个人喝得有些多。

有时候酒精真的可以让人暂时忘记很多不开心,亦或者,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出现的很多无可奈何。

叶晟名无可奈何的被迫放弃。

凌小居无可奈何自己的感情管控。

人,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焦虑。

所以偶尔需要酒精的发泄。

两个人吃了挺长时间。

本来从心理机构离开的时候就有些晚了,现在,大概都已经晚上11点多了。

叶晟名找了代驾,先送凌小居回家。

因为酒劲上头,两个人在小车上都有些疯狂,疯狂的唱歌,吼叫,乱成一片。

到达目的地。

车门打开。

凌小居差点没有从车上直接滚下去。

叶晟名想要去拽他,身体不稳,也跟着这么滚了出去。

两个人滚在了一起。

在地上。

凌小居有点痛。

她动了动身体。

叶晟名一动不动。

他很长时间没有喝醉过了,今晚他自己想把自己喝醉,就真的醉得不清了。

所以两个喝醉的人,都没有发现,他们面前多了一个人。

多了一个人,就这么站在那里,冷眼看着他们。

看着叶晟名好久才从凌小居的身上爬起来,凌小居也艰难的在叶晟名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甚至紧贴着身体非常暧昧的站起来想要回家,她嘴里喃喃道,“晟名,谢谢你送我回家,我要回去了,明天见……”

“明天见。”叶晟名脸红薰红,因为酒精的原因,此刻脸上还带着笑容。

就是一副,恋爱中的模样。

站在他们面前的男人,脸彻底得黑了。

凌小居和叶晟名道别,就往家大门口走。

往前走。

唔。

什么时候这里多了一堵墙了。

一定是喝糊涂了。

凌小居觉得自己出现的幻觉,所以那一刻傻逼兮兮的用了点力气直接往那堵“墙上”撞,捉摸着一用力就穿越进去了。

但她一个用力,差点没有把她直接弹飞在地上。

在自己以为自己要和大地接吻的那一刻,那堵墙一把将她抱住了。

“唔。”凌小居整个人埋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好暖。

她甚至一进去之后就不想离开,双手紧紧的拽着他的衣服,那一刻就感觉自己身体突然腾空,被某墙壁直接给抱了回去。

叶晟名靠在自己的小车上。

真的真的喝得有点多,所以刚开始真的没有注意到封子倾,当然后来自然就看清楚了,他甚至小心眼的在想,封子倾要是发脾气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好,这样他就可以带走凌小居了,显然,都是自己在臆想。

他落寞一笑。

总觉得,凌小居以后应该再也不需要心理医生了。

他回到小车上,离开。

此刻的别墅中。

封子倾抱着酒醉的凌小居。

别墅内已经安静无比,凌小居似乎也觉得此刻不适合吵闹所以异常安静的在他怀抱里,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就怕他离开一样,而他其实现在心里真的有些气,他才走不到一个星期,凌小居就这么……不安分!

封子倾控制情绪把凌小居抱到她的床上。

他起身准备去给她拧热毛巾洗洗,却被她的小手紧紧拽着。

凌小居看着封子倾。

就一直看着他。

封子倾也这么回视着她。

两个人深情相对,几天不见,就应该有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封子倾似乎是在等待,等待凌小居说什么。

凌小居真的开口了,她嘴角灿烂一笑,她说,“晟名……”

封子倾脸黑透。

在他们这么久没见,她开口叫的居然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

叫完之后,那一刻身体明显波动厉害。

然后下一秒,直接从床上起来,跑进了厕所跪在马桶边上,吐得撕心裂肺。

封子倾就站在她旁边看着她。

脸都已经黑到底了。

凌小居真的吐了好久,吐了好久才让自己平复下来。

她起身,自动马桶自动冲洗。

她艰难的走向洗漱台,漱口刷牙,擦拭脸颊。

一般酒醉呕吐之后,人就会自然清醒了些。

“清醒点了吗?”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凌小居吓了一大跳。

她转身猛地看着旁边的封子倾。

眨巴着眼睛。

刚刚有一秒,她以为自己做梦了。

封子倾没有告诉她说今天会回来,下午发信息的时候他还说,还有两天的。

所以刚刚她一度以为她出现了酒后幻觉,因为太想念了。

而她甚至还捉摸着想要给这个幻觉解释,叶晟名陪她看了心理医生然后顺便吃饭喝酒,两个人很清白。

“你回来了?”凌小居惊讶。

封子倾说,“不想我回来吗?”

“不是,我很意外,下午的时候你不是还说还要两天吗?”

“所以我的惊喜变成了惊吓了是吧。”封子倾问。

为了早点回来见她,他每天的睡眠时间都不超过5个小时,为了给他惊喜所以没有告诉她,他给她发信息的时候,他已经在飞机上等待起飞了,结果……

回来就撞见她和别的男人喝得烂醉如泥的模样。

“不是啊。”凌小居笑得灿烂,“我很高兴。”

“很高兴吗?”封子倾眼眸一抬。

凌小居看着封子倾。

怎么都有一种,封子倾好像怪怪的感觉。

她伸手。

伸手,直接抚摸上了封子倾的脸颊。

封子倾薄唇微抿。

凌小居带着酒气喃喃道,“太累了吗?脸色都不太好。”

不是累。

是不爽撞见你和其他男人。

“早点回房休息吧,我也好困了。”凌小居说。

酒精真的会让人特别想睡觉。

反正封子倾回来了,他们明天可以好好温存。

温存……

凌小居想到这里有些脸红。

就算两个人没有深入到那一步,没有真的捅破那层膜,但真的做了很多,亲密无间的事情。

“凌小居,你的感情真的可以来去这么快吗?”封子倾问。

在封子倾此刻的理解里面,凌小居就是在打发他离开。

“什么?”

“我说,你的感情是不是真的可以这么快!我们交往两个月了,你是不是就已经开始,没趣了。”封子倾问。

凌小居懵逼。

封子倾到底在说什么。

她喝醉了,别欺负她酒醉后反应慢半拍。

“凌小居!”封子倾有些生气。

因为她的不回答。

而凌小居的不回答仅仅只是因为,她觉得她脑袋反应不过来。

在她反应不过来的那一刻。

突然唇瓣一软。

凌小居蓦然的看到封子倾近距离的脸,感受着他强壮的手臂将她紧紧的桎梏,嘴唇在她的唇瓣上缠绵。

虽然她刚漱口了,但酒精味应该还是很重的。

而他却就是这么这么毫不顾忌的,甚至舌头直驱而入,狠狠地将她抱在怀抱里,疯狂的拥吻着,仿若要吃了她一般,让她那一刻软绵绵的身体根本就没办法反抗。

她就只能被迫的感受着封子倾似乎有些愤怒的情绪,似乎又非常的急切。

急切的……

她的衣服好像落了一地。

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她被封子倾抱在洗漱台上,后背都已经抵触在了玻璃上,她看到他强势的掰开了她的双腿。

“唔……”凌小居脸红透。

封子倾要做什么。

封子倾要做什么……

她眼神迷离的看着他,看着他眼神紧紧的看着她。

温度升得好快。

凌小居甚至觉得自己身体都是滚烫的。

很烫。

还有些……

是酒精的作用吗?所以会有期待?!

而这个姿势,这个姿势停留了很久,封子倾并没有做任何接下来的举动。

她只听到他厚重的磁性嗓音说,“凌小居,你想我继续吗?”

凌小居眼神迷离的看着他。

她很想。

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冲动。

她咬着唇瓣,看着他。

看着他靠近自己。

“唔……”凌小居心口波动。

一片,难以启齿。

那个她酒醉的晚上不知道被折腾了多久。

而她的记忆也很混乱。

最后停留在,被封子倾扒光了身体被他看了精光的画面上。

后来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

她真的不记得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酒后断片。

可是为什么,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候断了。

难道她的第一次,就这么在她遗忘中度过了!

怎么想都很吃亏。

她揉着乱糟糟的头发,被闹钟吵醒之后,脑袋里面就全部都是晚上的画面。

越想越爆炸。

头越发的痛了。

她起床。

起床去浴室。

我滴个去。

凌小居真的要很压抑很压抑才不控制在自己尖叫。

镜子中的女人是自己吗?!

头发乱到不行,脸色有些惨白,更重要的时候,她此刻穿着软软的吊带睡衣,没有被睡衣挡住的地方,青紫一片,就像是被人惨烈蹂躏了的模样,所以昨晚上封子倾那货到底给她做了多少禽兽的事情,还特么留下这么重的痕迹。

她应该很痛吧。

她昨晚肯定痛死了。

关键这货,一大早起来还不在她床上。

这是吃干抹净就不要了她的节奏?!

妈的。

渣男!

凌小居咒骂了一句,勉强让自己洗漱,又简单的给自己上了妆,穿上了衣服挡住自己的身体,还拿了一根围巾挡住了自己的脖子,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就跟鬼掐了差不多。

她打开房门。

那一刻,差点没有吓死。

封子倾站在门口,就跟一蹲佛一样,一动不动。

凌小居本来一肚子火大的,看着这个人的时候,莫名就好像没有脾气,更重要的是,脑袋里面居然会想起他们昨晚的一切,然后羞红一片。

封子倾就这么看着凌小居的渐渐变得红润的脸颊。

他手上拿着水杯,给了凌小居一颗药。

凌小居诧异的接过来,空白了那么一秒,随即,“你让我吃避孕药吗?”

“……”封子倾嘴角抽搐。

“你怎么这么渣!”凌小居生气。

那一刻真的很火大。

也不是觉得自己可以立刻给他生孩子,但突然接过这种药物,内心还是有些接受不过来。

对。

打击很大。

妈的哪个女人丢了第一次,会想着第二天接到的是一颗冷冰冰的避孕药。

“你不记得我们昨晚上做了什么吗?”封子倾问。

“难道没做什么啊?”凌小居反问。

如果昨晚是幻觉,那今天身上的痕迹,总不是!

“这是醒酒药。”封子倾解释。

凌小居懵逼。

------题外话------

下午二更,应该是中午吧,啊啊哈哈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