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醋意!这货是吃炸药了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子倾看着凌小居。

好半响才说道,“这是醒酒药,吃了下楼吃早饭,药店说空腹吃了效果更好。”

“不是避孕药?”凌小居问。

就是持怀疑态度。

哪里有人在发生关系后的第二天,莫名其妙的给她药吃的。

非奸即盗!

封子倾瞪着她。

凌小居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

她又没有错,他那么凶干嘛!

“所以昨晚上我忍得那么辛苦就是在自找罪受了?!”

“嗯?”凌小居瞪大眼睛。

“把药吃了。”封子倾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昨晚上差点差点,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他甚至都已经在她的身体边缘了就是最后没有捅破了进去。

最后忍得心肝肺都不是自己的了,还是将凌小居洗干净然后完好无缺的放在了她的床上,至于自己都经历了些什么。

鬼知道他昨晚上怎么忍耐下来的。

“封子倾,我们昨晚上都没做吗?可是我记忆中……”记忆中,就是羞答答的一片。

“妈的!”封子倾突然爆粗口。

凌小居更加懵逼了。

封子倾突然一把抱住凌小居。

凌小居身体晃动,惊吓着说,“水倒了……”

“既然你这么想做,我就做给你看。”封子倾说。

“唔。”她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啊!”

凌小居身体被腾空。

直接被封子倾压在了床上。

那一刻将她手上都以及打翻了的水杯和药丸放在了旁边的床头柜上,身体直接将她压住,重重的吻亲在了她红润的唇瓣上。

唔。

大清早的,封子倾你到底要做什么。

唔……

不要咬我。

唔。

干嘛吻得那么深。

啊……

封子倾你手往哪里放了……

房间中。

不时传来气喘的声音。

房门外。

凌子墨路过。

他偶尔会赖床,所以有时候起得晚,然后没想到,就这么撞见了这么一幕。

关键是,真的没关门!

到底,有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有没有放在眼里了?!

他此刻到底该上前阻止呢还是该上前阻止呢?!

他是上前了。

而是上前把房门给关了过来。

然后心在不停的滴血。

他养了那么久的小白菜啊……

他纯白的小白菜。

下楼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居小菜瞪了一眼自己老公。

这货时不时的就会这么抽风一次,她见怪不怪。

楼上房间中。

热气腾腾的房间。

凌小居刚穿上的衣服被扔得四处都是。

“啊……”封子倾,你丫的。

唔。

能不能够了。

够了。

她全身羞红,在他的亲吻下,完全变得不能自己。

封子倾放开她。

放开她,看着她身上因为昨晚他的粗鲁而密密麻麻的吻痕,那一刻变得温柔了很多,他俯身看着凌小居,看着她就像昨晚一样,像猫一样躺在他身下,柔软的身体性感的模样,然后整个夜晚,心口就好像猫爪了一样,心痒难耐。

他说,“昨晚,就是这样的。”

凌小居脸红不已。

这货是在帮她回忆吗?

“至于这里。”封子倾手指微动。

凌小居身体紧绷。

“我没动。”封子倾说,“我答应过你,尽量结婚以后。”

凌小居咬唇。

她其实都已经都已经……放松防线了。

“穿好衣服,我在楼下等你去上课。”封子倾直接就从她床上起来了。

身体分明很明显的反应。

居然就这么放过了她。

她那一刻甚至很想很想抱着他让他别走。

但终究。

理智战胜了情感。

她蹲坐在床上,看着满地的狼藉。

好久都没有平复心情,还试着冲了个冷水澡。

这个月份的天气,差点没有把她冻死。

好在也确实让她燥热的身体平静了下来。

她下楼。

楼下除了封子倾在,她爸和她妈也在。

她爸这是斗鸡眼吗?!

她一下楼就盯着她看。

看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她说,“爸,我今天是特别美吗?”

凌子墨真的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他都想掐死她了。

“来不及吃饭了,我带你外面吃。”封子倾起身,拉着凌小居的手。

凌小居就被封子倾带走了。

凌子墨看着他们的背影。

抓狂。

居小菜看着自己老公,这货又发什么神经。

“嘿,你还不去上班?!”居小菜开口。

“不去。”凌子墨任性。

这把岁数了。

居小菜真不想和他计较。

转身就打算上楼去健身房练瑜伽,也懒得搭理凌子墨。

“居小菜。”凌子墨突然一把拉住她。

“什么?”居小菜看着他,蹙眉。

“我们多久没亲热了。”凌子墨问。

声音还很大声。

居小菜脸一下就红了。

这个死老头子。

都快五十岁的人了!

而且此刻别墅中,尽管孩子们不在,佣人都在的。

听到凌子墨的声音都忍不住低低的笑了几声。

居小菜当没有听到,推开凌子墨就想离开。

“居小菜,你居然拒绝我!”凌子墨更不爽了。

“发什么神经……老骨头都不怕散架吗?!”居小菜怼。

“玛德。”

凌子墨突然才沙发上蹦起来。

一把直接将居小菜横抱了起来。

居小菜惊吓,紧紧的抱着凌子墨的脖子。

脸都红透。

就是这么大把岁数了,还是会被凌子墨搞得脸红心跳。

“放开我。”居小菜挣扎。

“让你见识见识你老公,年轻得很。”

“凌子墨……”

“别动。”凌子墨其实也有些吃力了。

要把居小菜抱上楼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凌子墨气喘吁吁的把居小菜抱回到房间,差点没有累得背气,他趴在居小菜的身上一边歇气一边说道,“你长胖了多少你……”

居小菜翻白眼。

明明是自己体力不支。

还不服老。

“唔。”居小菜看着近距离的凌子墨。

凌子墨重重的一个吻。

居小菜推了推他。

凌子墨放开。

居小菜说,“别闹了。”

“呜。”凌子墨突然眼眶有些红。

居小菜惊吓。

这货今天是发什么神经。

不就是拒绝他……行房事嘛?!

有必要这么这么……委屈吗?!

这死老头,年龄大反而矫情了吗?

“小居真的被封子倾给……”凌子墨说。

居小菜看着自己的二货老公。

好半响。

反应过来了。

所以凌子墨是在接受不过来自己女儿被真的那啥了吗?!

她反而很淡定,也不知道怎么就淡定了看开了。

毕竟女大不中留,而且绵绵回来给她说了很多子倾的事情,她也就默许了。

居小菜从床上爬起来,抱住自己老公。

这货平时一副和小居水火不相容的状态,其实心里疼得很啊。

“儿女长大了不都是要离开我们的吗?”居小菜说。

难得温柔了很多。

这些年,也不知道是被凌小居气得还是被凌子墨气得,居小菜都显得不温柔了很多。

所以此刻的温柔,倒是让凌子墨受宠若惊。

“小居20岁了,也成年了,有些事情确实应该她自己去面对而我们也应该放手了。”居小菜微笑着,“就算小居小然都离开了我们,有了自己的幸福,我们不还有彼此吗?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凌子墨心口又开始波动了。

他看着自己老婆。

以前经历了那么多然后终于在一起,然后现在有了儿女,儿女即将长大离开,剩下的还是他们……

凌子墨捧着自己老婆的脸,“我性格那么大大咧咧也不会关心人,你后悔过吗?”

有时候是挺后悔的。

觉得照顾的是三个孩子。

但更多的时候。

她嘴角一笑。

后悔就不会这么一辈子了。

她主动亲了一下他的脸颊,“不后悔。”

凌子墨笑得很灿烂。

就好像。

好像,曾经年轻的时候,他因为她的突然示好而笑得像个孩子一样。

这么多年。

恍惚还能够记得当初的心跳感觉。

她想。

她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和他重新开始。

……

轿车上。

封子倾买了早餐和凌小居在车上吃。

凌小居酒醉后,真的没有什么胃口,还是勉强吃了些。

也不知道为什么。

凌小居总觉得封子倾好像有点怪怪的。

到底哪里怪怪的。

是因为欲求不满?!

凌小居有些脸红。

所以,完全没多想。

两个人在车上吃完早餐,到达学校之后就各自去上课了。

上完课下午放学。

凌小居本来打算去政学院等封子倾的,接到了叶晟名的电话。

凌小居才想起,她这段时间都约了叶晟名去心里开导的。

其实她从昨天开始就有了不想去的打算了。

去那里是可以心情放松,但她不想有了依赖,而且她似乎渐渐的觉得,她好像会爱封子倾很久,很久很久。

她连忙接通电话,“晟名。”

“我在校门口了,你下课了吗?”

“哦,我下课了,我……”凌小居想要拒绝。

但想到叶晟名千里迢迢,犹豫了半秒。

“我马上到校门口,你等我一会儿。”

“嗯。”

凌小居大步直接往校门口走去。

她给封子倾发信息,“我有事儿先回去了,下课后你先回家,我一会再回来。”

然后就放下了手机,走向了叶晟名的小车。

坐在车上。

叶晟名转眸看了一眼凌小居,“昨晚酒醉,今天怎么样?”

故意避开了封子倾的话题。

“头痛欲裂。”凌小居难受的说道,“今天上课都是昏沉沉的。下次我不能陪你这么喝了。”

“我也差不多。”叶晟名苦笑。

凌小居也笑了笑。

她甚至觉得不只是头痛,全身都还有些发冷发烫,也不知道是不是就酒醉后遗症。

“对了。”凌小居想到什么,“我今天去了之后就不想去了,谢谢你这段时间陪我,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为什么不去了?”叶晟名问。

其实心里早知道的答案。

“感觉自己会很喜欢封子倾,会喜欢很久。”凌小居甜蜜的说道。

叶晟名点头。

点头,淡淡一笑。

叶晟名和凌小居到达心里机构。

凌小居依然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了外面,去了赵医生办公室。

叶晟名在外面等她。

等着等着。

凌小居的电话响了。

叶晟名犹豫了一下,拿起来,看到了“子倾”的来电在闪烁。

半响。

在电话可能最后一道铃声的时候。

叶晟名按下了接通,“你好。”

“叶晟名?”

“是我,封子倾。”

“小居呢?”

“她有事儿。”

“她在哪里?”封子倾问,声音明显变了很多。

“你有事儿我可以帮你传递。”

“叶医生,请你注意你自己的身份,凌小居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之间的事情不需要第三者来传递。”

“是吗?”叶晟名嘴角一笑。

“麻烦你把手机给凌小居。”

“她现在真的不方便接电话。”叶晟名说,“不想知道她在做什么吗?”

“不需要你告诉我。”

“她在看心理医生。”叶晟名一字一顿。

封子倾捏着手机的手,明显紧了一下。

“因为觉得不爱你了,所以想要看心理医生试图挽救这份感情。”叶晟名继续,“已经持续来一周了。但效果似乎并不太好……”

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叶晟名看着手机。

那一刻落寞一笑。

他居然这么阴险。

就是……这么想要拆散他们。

即使有时候觉得是徒劳。

而与此同时。

凌小居比平时稍微出来早了一点。

她笑得很甜的和赵医生说道别,然后心情很好的走向叶晟名,“晟名我们走吧,已经给赵医生说了,明天我不来了。”

“嗯。”

叶晟名点头,和赵医生打了招呼,就带着凌小居离开了。

他开着车。

凌小居坐在副驾驶室,脸蛋红红的。

她习惯性地拿出手机看。

没发现有未接来电也没有发现短信,当然也不会刻意的去看通话记录,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有些头晕,在车上看手机似乎更头晕了,也就直接将手机放下了。

“一起吃饭吧?”叶晟名提议。

“啊,下次吧。”凌小居拒绝,笑了笑说,“子倾回来了,我想多陪陪他。”

“就真的那么喜欢吗?”叶晟名问。

“什么?”

“喜欢封子倾。”叶晟名重复。

“嗯。”凌小居笑。

甜甜的,毫不掩饰。

叶晟名看着前方,认真的开车。

他就知道,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而他却还是那么小人。

车子缓慢的停靠在了凌家别墅。

叶晟名转头。

那一刻,看到凌小居在他副驾驶室直接睡着了。

是昨晚酒醉休息不好吗?

他准备叫醒她。

在开口的那一刻突然停顿了一下。

就是不想吵醒她。

甚至看着她的睡颜脸红彤彤的模样,更不想了。

能够这么安静的近距离看着她,就是奢侈了!

终究那一刻。

情感归情感。

理智还在。

至少以医生多年的经验知道她此刻红润的脸颊并不是自然的肤色,而是……发烧了。

他伸手,碰着她的额头。

很烫。

下一刻甚至是本能用额头去触碰她的额头,想确认她烧的严重程度。

身体刚靠近。

副驾驶的车门突然被打开。

叶晟名看着面前的封子倾。

封子倾看了他一眼,二话不说,直接弯腰解开了凌小居的安全带,有些粗鲁的拉着她下车。

凌小居惊醒,有些迷迷糊糊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抬头就看到封子倾有些愤怒的样子,然后拽着她的手腕很紧,还有些痛。

整个人还未反应过来。

就听到后面传来叶晟名的声音,“封子倾你站住,小居现在身体……”

封子倾突然停步。

猛地一下转身。

“哐。”

在叶晟名伸手去抓凌小居手臂的那一瞬间,被封子倾一拳狠狠的揍了出去。

猛地一下,直接揍翻在了地上。

这一刻,凌小居终于清醒了。

她瞪大眼睛看着地上的叶晟名,又看了一眼封子倾。

发生了什么事情?!

封子倾为什么突然和叶晟名打了起来?!

封子倾干嘛突然这么火大?

吃炸药了吗?!

------题外话------

达拉达拉,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