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我会给你最好的婚礼还有婚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家别墅。

凌小居完全是惊吓的看着封子倾。

这货突然吃炸药了吗?这么凶这么凶。

封子倾此刻也没有看凌小居,冷冷的看着被他揍翻在地上的叶晟名。

叶晟名忍着身体的疼痛。

此刻,是不是应该装一下,然后得到凌小居的同情,然后离间他们之间的感情。

终究。

他冷笑了一下,显然是在讽刺自己的卑鄙。

“别靠近她。”耳边,传来封子倾冷漠的声音,阴森而阴冷。

叶晟名缓慢的从地上站起来。

并没有回答。

他眼眸看着凌小居。

凌小居此刻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大概是没太想明白,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下一秒。

凌小居就被封子倾直接拽着离开了。

拽着,走进了她家的别墅。

别墅大厅中。

家里所有人都在。

凌子墨经过整整一天好不容易调理好了情绪,看着他们手牵手一起回来正想招呼,就被某两个人直接无视的走了过去。

心口又开始滴血了。

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啊。

凌小居被封子倾拽着上了2楼,回到她的房间。

封子倾脸色似乎真的不太好看。

她就不明白了,刚刚揍人的是封子倾,现在心情这么不爽的,到底应该是谁?!

而她由始至终因为太惊讶,所以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此刻。

她看着封子倾,开口道,“怎么了?”

封子倾就这么看着她。

“怎么了?”凌小居再次问。

封子倾依然什么都不说。

“你在吃醋吗?”凌小居猜想。

因为她坐在叶晟名的轿车上,所以在吃醋?!

“没有。”封子倾不承认。

“就是吃醋了吧。”凌小居肯定。

“没有吃醋。”

“没有吃醋你揍叶晟名做什么?”

“我手痒。”

“……”你手贱吧。凌小居有些无语,那一刻嘴角还是上扬着笑了笑,“我和叶晟名没什么,你不用吃醋。”

“我知道。”

“知道还打人。人家叶晟名多冤。”凌小居替叶晟名心疼。

但对封子倾也没有要吵架要冒火的地步。

她很清楚,封子倾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既然封子倾出手打人,想来,肯定是因为一些事情,而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愿意相信他。

“还喜欢我吗?”封子倾问。

“什么?”凌小居惊讶,很奇怪封子倾突然问这个问题。

这货一向很自信的。

总是一副,全天下他最帅的表情。

事实上他确实很帅。

“不喜欢我了?已经坚持2个月了,所以开始不喜欢了?”封子倾说,表情看上去很严肃。

凌小居就这么木讷的看着封子倾。

他到底哪只眼睛看出来,她不喜欢他了?!

她现在爱他爱得自己都怕。

“就算不喜欢我,我也不可能放手的。凌小居,你这辈子都注定是我的,我一个人的!”封子倾霸道。

这么霸道的语气。

她怎么就这么喜欢?!

她说,“我没有不喜欢你。”

封子倾看着她。

“我没有不喜欢你,相反,我现在很喜欢你,喜欢到……难以形容的地步。我不知道以前我对我历任男朋友有没有这种感觉,但我很清楚,我现在全世界最爱你。”凌小居表白。

怎么都觉得封子倾这两天有些奇怪,而既然他们在谈恋爱,既然她绝对好好的跟着他甚至有可能真的会发展成结婚的关系,她不想,一点偶不想彼此之间有矛盾,她很喜欢和封子倾在一起时,就算偶尔斗斗嘴也依然很甜蜜很幸福。

不像今天这样,好像总觉得封子倾怪怪的。

“全世界最爱我吗?”封子倾问。

问的那一刻,明显忍不住,嘴唇上扬了。

这个容易满足的男人。

她双手搂抱着他的脖子,踮脚,主动亲吻了一下他的唇瓣。

蜻蜓点水。

只是在告诉他,她说的是真的。

而她有点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她看着他俊美的脸颊,“怎么突然会说我不喜欢你的话?是因为我和叶晟名一起吗?我和他一起,只是因为我有事情找他,不是你想的那样水性杨花。”

“我没有觉得你水性杨花。”

“那你还吃醋。”

“都说不是吃醋。”封子倾死不承认。

凌小居也不逼迫,笑了笑解释道,“我去看心理医生了。”

“我知道。”封子倾眼眸垂暗。

“你知道?”

“我下午给你打电话,是叶晟名接的。”

“他说什么了?”凌小居诧异。

叶晟名没有给她说过封子倾打电话给她的事情。

是忘了吗?

“没说什么。”

“一定说了什么。”凌小居笃定。

这么不诚实的封子倾,肯定听到的不是一些好话。

“我不在乎。”

“封子倾。”凌小居稍微有些生气。

封子倾就这么投降了,他说,“叶晟名告诉我,你开始不喜欢我了,所以想要通过心理医生来挽留这段感情,而我……不相信。”

是不相信?

还是害怕?!

所以把情绪都给发泄在了叶晟名身上。

而她真的没想到,叶晟名会这么对封子倾说。

也不是很生气。

因为,不是很重要的人,也不会特别需要生气。

她说,“封子倾,我说的话你会相信吗?”

封子倾看着她。

“如果你相信的话,就听我说的。我看心理医生不是因为不喜欢你,而是因为太喜欢你,喜欢到很怕突然就失去很怕像我交往的历任男朋友一样,说没有感情就没了感情,我真的很恐慌,所以想要咨询心理医生,想要,很想要继续这么爱你,爱你一辈子也好。”凌小居看着封子倾,那一刻真的把自己内心的话都说了出来,“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所以就有多恐慌的害怕不爱你。

这种心情,让她有些煎熬,才会想要寻找心理医生开导。

“我知道。”封子封说,“我知道你有多爱我,就像,我有多爱你一样……”

凌小居心口波动。

脸蛋有些红。

他们之间,这么肉麻,这么肉麻的话,怎么说出口的。

而她却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

只会,心跳加速。

只会心跳不停的为这个男人不停的波动。

“而我不需要你看心理医生凌小居。”封子倾压地头,他近距离的看着凌小居,看着她红润的脸颊,看着她有些急促的呼吸,他的唇瓣都快要磨蹭到了她的嘴唇上,却就是克制着自己没有真的亲上去,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不需要看任何心理医生,你会爱我一辈子的。”

还是这么自信。

凌小居嘴角一笑。

其实,她也不会再看心理医生了。

因为每次去和心理医生聊天对话中,说的最多的就是,她对封子倾的感情,她那么那么想他。

那么那么喜欢他。

她主动,主动亲吻。

滚烫的唇瓣,落在了封顾子倾的唇瓣上。

好像,不管怎么都亲不够。

不管任何时候,都想把自己揉进他的怀抱里。

已经,不想再考虑婚后性行为的事情了,已经不想……

她的吻,很主动。

有一段时间,因为封子倾的强势导致她总是吻得被动,这一刻,封子倾却安分的,安分的任由她在他的唇齿间,纠缠,小舌头火热灵活的勾引着他,舔舐着他的舌头,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封子倾终究也控制不住了,搂抱着凌小居,将她狠狠的压在墙壁上,疯狂的拥吻。

房间的气温总会因为他们的激情而热情高涨。

封子倾将凌小居放在了床上。

凌小居被封子倾压着,两个人的脸都很红,两个人的呼吸都很急促。

封子倾说,“凌小居我想。”

真的想。

憋得心肝肺都疼了。

他很压抑。

“我也是。”居小菜说。

她也很想。

很想……

封子倾在克制。

克制中,手其实就已经不规矩了。

“唔。”凌小居微微喘气了一下。

她看着面前的封子倾。

她想,如果如果是封子倾的话,就可以的。

可以的。

她不会后悔。

她主动伸手,在封子倾解开她衣服的时候,她也在解开他的衣服。

她小手一点点的把他的衬衣纽扣解开,看到了他衬衣下古铜色的皮肤肌肉线条感很好,她手伸进去,抚摸着他的胸肌。

“小居……”封子倾低声叫她。

那模样,真的比她还性感。

她突然好想好想蹂躏他。

她甚至觉得自己被他弄得,热血澎湃,激动得无法言喻。

是不是,是不是接下来他们之间就真的会……

她有一种要喷鼻血的冲动。

心跳的频率已经快到超过了她的负荷一般。

脑袋也好像充血了。

然后……

突然激动过猛,眼前一黑。

玛德。

她兴奋得晕了过去。

晕了过去。

真的是奇耻大辱。

而她晕过去那一刻,她恍惚看到了封子倾惊慌失措的模样。

但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凌小居有些懵逼。

这是哪里?!

她处于有些迷糊的状态。

脑袋还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是在和封子倾,准备上床吗?

封子倾呢?!

“小居。你醒了?”耳边传来封子倾熟悉的嗓音。

凌小居转头,眼眸看着他,“子倾,我怎么在这里?我们不是在爱爱吗?”

封子倾有些脸红。

凌小居也有些脸红。

想到分明两个人在恩恩爱爱的,突然间突然间她就晕了过去。

真的很丢人。

“医生说你发烧39度8了,不过现在已经降了下来,我真不应该在你生病的时候还对你……”事实上他不是没有发现凌小居生病了,但当时欲望上头,就是很想很想……

结果。

还没开始,凌小居就在他身下晕倒了。

“原来是发烧啊。”凌小居喃喃道。

她还以为她兴奋过度。

话说她怎么会发烧呢?

对了。

一定是昨晚上为了降火洗了冷水澡才会如此。

“现在有哪里不舒服吗?”封子倾问。

“有。”凌小居说。

“哪里,我马上去叫医生。”

“这里不舒服。”凌小居指了指自己心口。

封子倾一怔,“怎么了,疼吗?”

“不是疼,是不开心。”

“嗯?”封子倾没明白。

“如果我没有晕倒,我们不应该在,嗯嗯啊啊吗?”凌小居说。

封子倾笑。

笑得有些脸红。

他低头在凌小居耳边,“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现在就想。”凌小居很严肃。

“我还在呢!”病房中,突然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

凌小居差点没有直接又被吓晕过去。

我去。

房间中怎么她爸在。

她睁开眼睛就只看到封子倾也没有转眼看其他,她都不知道,她爸一直坐在病房中的沙发上,瞪着眼睛一脸不爽的看着他们卿卿我我。

真是差点没有把他气死。

“爸,你怎么能听被人的悄悄话呢。”

“我也不想听。”凌子墨从沙发上起来,左右看了一下凌小居,“看来你是没事儿了。”

凌小居嘟嘴。

想到刚刚对封子倾说的都被她爸听到了……

她也会无地自容的啊。

讨厌。

她脸蛋绯红。

凌子墨也没想过给她女儿台阶下。

谁让她这么想要献身。

想想心都痛。

他转身,“我去叫医生过来,如果没事儿了就可以回家了。”

“哦。”

凌子墨离开。

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他们,“子倾。”

“爸。”封子倾叫爸那个顺口。

凌子墨每听一次,心口就会痛一下。

这就是养闺女的感受。

“答应我的事情别忘了。”

“是。”封子倾很听话的样子。

凌子墨离开了病房。

凌小居很奇怪,她连忙问道,“你答应我爸什么了?”

怎么都觉得她爸有些,老奸巨猾的样子。

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儿。

“婚前不要性行为。”封子倾说。

“什么?!”

凌小居激动得都差点从床上蹦起来了。

封子倾看着她,“你这么激动吗?”

“为什么要答应他那老头子。”

“他是咱爸啊。”封子倾一脸真诚。

“呜。”凌小居想哭。

好不容易她想要挣脱她爸的束缚,现在封子倾又上了她爸的圈套了。

那老头子是一天闲得慌吗?

封子倾说,“乖啊,我们早点结婚就好了。”

“你说明天吗?”凌小居问。

“这么心急?”封子倾笑。

就是啊。

她突然很想看到他爸吃瘪的样子。

“就是心急。”

“不急。”封子倾在她耳边低笑。

“你现在又不想和我结婚了吗?”凌小居受伤。

“傻瓜。”封子倾抚摸着她的脸颊,“我只是想要给你最好的。”

“嗯?”

“婚礼……还有婚姻。”

凌小居心口又开始狂跳不止了。

面对这么帅的男人面对这么动听的情话,任何女人都抵抗不了。

她果然爱惨了封子倾了。

她主动攀着他的脖子。

主动献上自己的甜美。

不管以前怎么样,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

她只知道,她现在,很爱很爱。

而她没想到的是。

封子倾说要给他最好的婚礼还有婚姻,真是两年后的事情。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忍耐过来的。

也不知道封子倾是怎么忍耐过来的。

总之。

两个人就真的没有上床的谈了两年恋爱,依然如胶似漆,依然方圆十里都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幸福。

两年后他们毕业了。

在这期间,除了没有上床,他们享受了恋爱所有的甜蜜,而终于。

他们的婚礼提上了行程。

与其说凌小居等结婚这一天等很久了,倒不如说,她想吃封子倾这一刻很久了。

她都不明白,很多时候她都按奈不住的时候,封子倾是怎么忍耐下来的,怎么逼迫着自己忍下来的。

而越是这般。

她越是心痒难耐。

所以,毕业后,凌小居毫不犹豫甚至主动的要求跟着封子倾去阿尔戈。

谈大婚的事情!

她必须马上嫁给封子倾!

------题外话------

子倾和小居的剧情就这么要完了。

达拉。

等着开车吧。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