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盛世婚礼(2)/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尔戈举办的盛世婚礼,引起全世界的关注。

阿尔戈王子封子倾大婚的当天,接受了阿尔戈的皇位继承,与此同时,阿尔戈正式废除一夫多妻制,即日起,实施一夫一妻制,得到绝大多数阿尔戈公民的支持,也在国际上引起不小的轰动,他国纷纷送来祝福,阿尔戈一片热闹非凡,公民与国同庆。

婚礼当天的仪式很复杂,不仅仅是婚礼,还有加冕仪式,很是隆重。

婚礼及加冕结束。

国际晚宴在阿尔戈最奢华的皇宫举办。

来参加封子倾宴会的人自然都是达官贵人,除了本国的大臣还有他国的重要客人,整个宴会大厅,穿插着的人群真正验证了,非富即贵。

凌小居好累。

她想过的结婚当天会很累。

没想到会这么累。

从早上起床化妆到封子倾来迎接她,而后就是游行街道接受全国人民的祝福,接着回到金碧辉煌的宫殿在繁琐的仪式下,封子倾接受了国王的加冕,加冕完成之后,还需要接受媒体的报道,对外发表宣言,然后才是真正的婚礼,婚礼完成之后,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就直接到了晚宴,中途她和封子倾还需要更换很多套衣服,她的发型都变换了好多次,累到现在,她连话都不想说了,只是僵硬的一直保持着完美的微笑,陪着封子倾穿梭在人群中,接受人来人往的祝福。

“累吗?”封子倾问。

在好不容易有一个空隙的时候,问道。

“嗯,你呢?”凌小居看着他。

封子倾微微一笑。

他没有回答。

实际上,是真累。

昨晚上基本一个通宵的准备到今天如此忙碌的一天,还要保证整个过程不要出任何差错,在强大的人也会感觉到疲倦。

他说,“坚持一会儿。”

“嗯。”凌小居点头。

婚礼是他们的,如此国际盛世婚礼也是她选择的。

她不后悔。

甚至……

因为身边挽着的男人是封子倾,她很幸福。

晚宴中人来人往。

封子倾带着凌小居主动走向某个男人。

西装革履,一派华贵。

“统帅你好,真的非常荣幸你能够亲自来参加我的婚礼。”封子倾伸手,主动。

“应该的。”男人微笑,“恭喜。”

“谢谢,今天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原谅。”封子倾显得无比尊重和客气。

男人又是一笑,“客气了。”

“以后阿尔戈和北夏国还有很多经济上的来往,我初来乍到,还希望统帅可以多多照顾。”

“谦虚了。”莫子兮看着封子倾,“你父亲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他就算没有继承王位但阿尔戈在他的带领下确实蓬荜生辉更上一楼,我父亲当年一直在提醒我,让我多跟阿尔戈学习,你有空可以到我们北夏国,我们可以互相探讨国事,顺便达成更加亲密的友邦交往。”

“一定。”封子倾点头。

举杯,和莫子兮碰杯。

因为莫子兮比他大不了多少,也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所以两个人的交谈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一本正经,反而几句话就能够达到对方所想,所以相谈甚欢。

宴会现场其他人也都在各自娱乐,当然在皇家晚宴上倒不至于做很多夸张的举动,不过因为是一个可以攀龙附凤的地方,所以基本不会有人想着早点离开,宴会上依然人热闹无比。

封子佑其实不太喜欢这样的宴会。

所以在必须的场合跟着一家人出面了之外,其他时候都躲在角落。

他观察了一下,不只是他,子染也不喜欢总是在往一边躲,不过他爸不允许她到处躲藏,基本上会逮着封子染一起,接受所有人对大哥的祝福。

还好,他比较自由。

他实在无聊,转身走出皇家晚宴的宴会大厅,走在宴会大厅的一个幽静雅致的走廊上,打算在这里喘口气。

刚坐在走廊的护栏上,恍若听到了什么声音。

封子佑蹙眉。

“小麒哥哥,你喝酒了吗?”

“喝了一点。”

“不要喝酒,我不喜欢你喝酒。”

“好,我不喝,我只是陪着叔一起应酬而已,我不喜欢喝酒。”

“我爸有我妈陪呢。”

“所以我会陪着你的。”龙麒宠溺。

“我最喜欢小麒哥哥了,以后我会嫁给小麒哥哥。”

“傻瓜,你才这么小,别说胡话。”

“反正我是认真的。”

封子佑转身直接走了。

他总觉得他是一个政正直的人,他不会偷听别人讲话。

也不屑。

他回到人来人往的宴会大厅。

刚进去。

迎面和人相对。

“子佑。”有人叫着他。

封子佑抬头,看着卢隐,“卡卡哥,你来了。”

“嗯。”卢隐点头,“因为一些事情耽搁,现在才赶了过来,算是抓住了你大哥大婚的尾巴。”

“我大哥不会介意的。”

“但是我会过意不去。”卡卡说道,“不过子倾哥这么早就结婚了,还真的出乎我想象。”

“要不是我哥一直怕结婚后不能陪我嫂子,大概2年前就结婚了。”

卡卡笑了一下。

也有听闻说,封子倾很爱他老婆。

“对了,你看到珊珊了吗?刚刚爸妈在找她,也不知道一个晚上跑哪里去了?”卢隐问。

封子佑顿了一下,说,“没看到。”

他当没看到。

“那我去外面找找她,回头找你玩。”

“好。”封子佑看着卡卡的背影,确定他并没有走错方向之后,才重新回到宴会大厅中。

封子染看着封子佑,一把把他拽了过来,“不准到处跑。”

“你看不得我好过是不是?”封子佑在封子染耳边低声。

“是啊,是啊。”封子染也不掩饰。

封子佑也没有和子染计较,两姐弟关系很好,大概是双胞胎的缘故,是出奇的好,所以他就这么乖乖的陪着子染,偶尔和她聊几句,给她解乏。

“对了,我刚刚碰到卡卡哥了。”

“哦。”封子染点头。

“长得可帅可帅的。”封子佑说。

好像又长高了,长壮了,脸上线条很有棱角,特别的有男人味。

“有我家弟弟帅吗?”封子染捧着封子佑的脸。

“我算什么帅啊。”封子佑有些羞涩的一笑。

“你不会不知道你这张脸是有多美吗?”封子染瞪大眼睛,审视着比自己搞了大半个头她还得垫着脚才可以摸到的那张脸惊呼道,“你的长相比我还标志,所有人都这么说。”

“男人长得美有什么好的。”封子佑一脸不屑。

“暴殄天物。”封子染无语。

封子佑真的不喜欢自己的长相。

一点都不喜欢。

宴会持续。

龙一一家人走过来。

包括卡珊儿,卢隐,龙瑾还有龙麒。

封子佑甚至是条件发射的,把视线转移了。

“卡卡来了。”夏绵绵很热情的招呼。

卡卡很有礼貌,“叔叔阿姨好,不好意思,因为一些事情所以现在才赶到。”

“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封子倾开口。

此刻也应酬完了很多人,回到了父母家人身边。

“子倾哥,恭喜了。嫂子,恭喜。”卡卡继续说道。

“谢谢。”凌小居微微一笑。

“现在不早了,龙一你先带着卡珊儿还有他们一起,先回王宫吧,卡卡这么匆忙的赶过来应该很累了。”夏绵绵体贴。

龙一也不推脱,“那我就带着他们先走了。”

“大厅外有车辆会直接送你们到我们的住所。”

“好。”

龙一带着他们一行人离开。

夏绵绵看着他们的背影,看了一眼龙麒,又把视线微微转移,看着挺拔的卢隐,随口说道,“子染,你觉得卡卡怎么样?”

“妈!”封子染完全是崩溃。

她就算愁嫁,也不是现在啊。

她还要享受轰轰烈烈的恋爱的,才不想马上就接受这种,制定婚姻。

而且之前她和卡卡也有接触过,半点都没有所谓的特殊感情存在。

“你觉得卡卡好还不给你呢。”夏绵绵一本正经,“你爸怎么允许你嫁到金三角去,卡卡又是卢老唯一的孙子也不可能离开金三角,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封子染无语。

上辈子她和她妈是有仇的吧。

宴会接近尾声。

夏绵绵招呼着客人离开,让凌子墨一家人还有何源一家人也都先回到了他们的宫殿休息,而他们作为绝对主人,一直待到了宴会结束。

好久。

总算结束。

这一天下来,真的没人轻松。

几个车辆,将他们载着回去。

主婚车上,凌小居靠在封子倾的肩膀上,她此刻真的很想死在床上一动不动。

说好的洞房花烛夜,她这么累。

封子倾也这么累。

呜。

她好难受。

车子到达目的地。

因为封子倾现在是国王了,国王的宫殿自然和其他宫殿不同。

独立的,唯一的,奢华的,辉煌的。

此刻,还是喜气洋洋的。

到处张灯结彩。

轿车车门打开。

凌小居准备下车那一刻,封子倾直接弯腰,将她从车上抱了下来。

凌小居惊吓的抱着封子倾的脖子。

她看着他好看的脸颊,问道,“你还能抱得起我吗?”

今天累了一天。

“我还能做很多事情。”封子倾在她耳边,低声。

凌小居脸红透。

她乖巧的窝在封子倾的怀抱里,在那么多守卫下,走在偌大的红地毯上,一直往内,穿过大殿,走过霓虹灯光的走廊走进一间偌大的寝宫,一张红色的大床布满了花瓣,纱幔将床装饰得如梦似幻,有一种很想立刻躺上去的冲动。

那一刻,封子倾也确实,直接将凌小居放在了那张大床上。

凌小居现在穿的是一件大红色晚礼服,红色的晚礼服和大床的颜色恍若融为一体,赤裸在外的白皙肌肤,产生了强烈的触目感,封子倾看得直接出神,那一刻不受控制的,身体就这么压了下去。

“唔。”凌小居红艳艳的小嘴唇就这么被封子倾亲得密不透风。

凌小居也很主动的攀上了封子倾的脖子,深深的亲吻着他的唇瓣,在璀璨的水晶吊灯下,在如是柔软的大床上,在如此美妙的环境中,在如是的特殊日子里,有些事情就会理所当然的发生,就会……

终于发生。

“啊……”封子倾。

轻一点。

轻一点……

……

同样的夜晚。

另一处宫殿。

封逸尘一家人也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此刻很是安静,也确实过了凌晨了,大家都已经睡着了。

封逸尘也搂抱着自己老婆回到了房间,子染和子佑分别回房。

封子佑今天也穿着黑色的西装,他不太喜欢穿这么正式的衣服,所以走进房间那一刻就开始脱西装外套解掉领带脱掉衬衣,一件一件直接扔在了房间的沙发上,上身赤裸,然后也没开灯直接走进浴室,大概是有些动静,所以吵醒了睡在床上的人,她磨蹭着将灯打开,迷迷糊糊的看着一个半裸男。

那一刻走向浴室的封子佑也被突然的灯光吓了一跳。

他猛地转身,转身就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半坐在他的床上,睡眼朦胧。

睡眼朦胧的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封子佑立刻转身,直接冲进了浴室。

没大叫没大闹。

将浴室的玻璃门直接拉了过去。

龙瑾迷迷糊糊的看着那个恍若是逃跑的男人,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她房间会多了一个人。

封子佑在浴室里面待了好久。

此刻当然不可能洗澡了。

也没想明白,他的房间,为什么龙瑾会睡,为什么会睡在他的床上,他不相信佣人会这么粗心的把他的房间给安排了出去。

他抿唇,还好浴室里面一直放着浴袍。

他从衣架上拿下来,把自己包裹着,看着镜子里面的身体掩盖得严严实实,才打开了浴室的门。

门外依然坐在他床上穿着粉色睡衣的小女孩并没与任何惊慌,就是这么淡定的看着他。

封子佑也没有把多少视线放在她的身上,他说,“你睡错房间了。”

龙瑾动了动脑袋,“这是你的房间吗?”

“嗯。”

“可是之前就是说的这间房啊!”龙瑾也有些搞不明白了。

她不过是睡觉前去小麟哥哥的房间玩了一会儿,她记得是这间房的。

“我去叫佣人。”封子佑直接走了出去。

龙瑾看着他的背影。

感觉封子佑好像变了很多。

不过他们两年没见了,也不想见。

所以变没有变对她而言也不重要。

她就等着。

等了一会儿。

封子佑带着一个中年大妈的佣人进来,佣人连忙战战兢兢的说道,“龙小姐,您的房间是之前国王的房间,今晚开始国王就不会住在这里了,所以将您安排在了他的房间,是隔壁这间房。”

“哦。”龙瑾点头。

果然是自己走错了。

她掀开被子起来。

就是一条粉嘟嘟的睡裙,龙瑾赤脚从床上下来。

封子佑和龙瑾也没有什么交流。

龙瑾跟着佣人离开,封子佑将房门关了过来,上锁。

然后重新回到浴室洗澡。

躺下。

床上似乎还有一丝暖意,是刚刚龙瑾睡过之后的温暖。

封子佑翻身。

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

家里客人很多。

在这种家庭教育下,子佑和子染都不会因此而赖床,所以很早就起来了。

好多人在一起吃着早餐。

老一辈的在相谈甚欢,下一辈的都不是特别熟,所以基本上都没有怎么说话,吃着自己的那一份。

封子佑旁边坐着的子染。

而他们的对面坐着的是龙麒和龙瑾。

子染看着龙瑾用餐的模样,忍不住问道,“手臂还没好吗?”

封子佑拿着刀叉的手,顿了一下。

龙瑾抬头,看着子染关心的眼神,不算热情的回答道,“嗯,医生说可能还有几年的恢复期。”

封子佑紧抿着唇瓣。

“不过没关系,小麟哥哥可以照顾我。”龙瑾灿烂一笑。

很甜蜜。

确实。

整个早餐过程中,龙麒都一直在帮龙瑾将早餐的面包鸡蛋切成一小块一小块,龙瑾只需要左手拿叉放进嘴里就行。

------题外话------

下午二更不知道几点了,但一定会有的,(*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