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封子佑,我可以抱你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子佑其实是故意说给龙麒听的。

在龙麒的心理反应里,会觉得他是在邀请龙瑾去他的房间。

这样一来,龙瑾去了龙麒的房间,男人的嫉妒心也好,霸占心也好,总之就是可能在酒精的作用下一触即发,然后就会发生天雷勾地火的事情。

他背对着龙麒,感觉到他直接从他们身边走开。

龙瑾的眼神放在了龙麒身上。

缓缓,回眸。

封子佑暧昧的靠近龙瑾的耳边,“抓住机会,我就能帮你到这里了。”

说完,封子佑直接走了。

他想,龙瑾应该不会笨到,不知道怎么做。

他走回到自己房间。

龙麒的房间和他隔得不远,龙瑾要去的话就会路过他的房间,然后,他还未关上房门,就看到龙瑾速度很快的,甚至是急促的从他面前跑了过去。

封子佑笑了笑。

算是大功告成了吧。

他自若的将衣服脱掉,然后自若的去浴室洗澡。

他就躺在浴缸里面,就这么躺了很久。

缓缓,微叹了口气。

他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来帮龙瑾。

嘴角蓦然一笑。

算了。

当积德吧。

他起身从浴缸里面起来,泡得够久了,再泡下去就虚脱了。

他走出浴缸,随手去拿放在旁边得浴巾。

还未裹在身体上。

浴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封子佑就这么看着龙瑾,看着龙瑾身上穿着紧身的性感小裙子,眼眶红透的出现在他面前,关键是,他现在比她的布料还要少,不对,他压根什么都没穿。

不觉得尴尬吗?!

龙瑾站在那里,却半步都没有离开。

封子佑提醒,“我能先穿上衣服吗?”

龙瑾眼眸往下。

封子佑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龙瑾咬着唇瓣,转身出去。

封子佑低头看了看自己。

看着自己兄弟还挺老实的,松了口气。

他本来想要就系上浴巾的,还是拿起浴袍将自己包裹好了,在走出的时候还看了看,确定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才走出了浴室。

房间中。

龙瑾坐在他的沙发上,在抽泣。

所以,是色诱失败了。

封子佑也有些为难。

他总觉得,这不应该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按照男人的尿性,不至于拒绝吧。

他沉默着,拿了一支烟抽。

龙麒还真比他想象的难搞。

房间中的气氛显得很是压抑。

龙瑾就一直在哭,封子佑就会在抽烟。

也不知道这样的相处维持了多久。

封子佑说,“别哭了,要哭也应该对着龙麒哭,对着我哭有什么用。”

只会让他心烦。

龙瑾泪眼模糊的抬头看着封子佑,咬着唇,在克制自己。

封子佑将手上的烟蒂熄灭。

“龙麒拒绝了吗?”封子佑问。

“嗯。”

其实,她早知道不会成功。

也不可能成功。

但她以为,她可以威胁。

如果他不让她留下,她就去封子佑的房间。

然而,龙麒没有留住她。

哪怕一个眼神都没有。

从龙麒房间跑出来那一刻,她真的很崩溃,崩溃到无处发泄就好像天都塌下来了一般,不知道该找谁来帮她,她甚至是本能的直接冲进了封子佑的房间,没有管那么多,就推开了他的浴室门。

她现在已经记不得她看到什么没有了。

只觉得心口很痛,痛得难受。

封子佑看着她的模样,说,“不是明天才结婚吗?还有一晚上的时间,我再想想有没有办法撮合。”

龙瑾抽泣着。

她知道不可能了。

此刻好像就只是想要找个人安慰亦或者依靠。

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在自欺欺人。

如果龙麒不是真的下定决定远离她,也真的不会做到这个地步,也真的不需要她如此去央求。

一切都是……徒劳。

她眼眶通红的看着封子佑。

看着他锁紧眉头,似乎在帮她思考对策。

她以前从来没有认真看过除了龙麒以外的其他男人,当然家人除外,她从来没有认真审视过封子佑,她总觉得他就是一个家境优裕可以享受不尽荣华富贵的人,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不需要努力就可以什么都拥有!甚至于,她以前故意用有色眼镜来看他,好像是故意对他产生厌恶。

到现在,她似乎才发现,封子佑其实人真的很好。

就算不喜欢她,就算真的很厌恶她,但答应她的事情,真的在尽心尽责。

她鼻子莫名一酸。

她说,“封子佑,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封子佑回眸。

他看着她哭得楚楚可怜的样子。

失恋有这么痛苦吗?

好吧,他不能理解但也不是没听说那些为爱自杀的。

龙瑾没有闹到这个地步算是好的了吧。

他说,“过来吧。”

龙瑾从沙发上站起来。

她走向封子佑。

封子佑看着她。

龙瑾没让自己犹豫,自己扑了进去。

封子佑就感觉龙瑾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

有点后悔了。

封子佑杵在房间中央,任由龙瑾这么抱着。

不管如何,龙瑾还是个女人。

不管如何,龙瑾今晚穿得有点性感过头了。

他看着天花板发呆。

就感觉到龙瑾的眼泪,顺着他貌似被她脸颊弄开了的衣领处流了进去。

他在想,要怎么才能够让龙麒真的在乎龙瑾。

常规方法应该是很难了。

龙麒应该是下定了决心推开龙瑾。

但他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龙麒对龙瑾,爱得并不浅。

只要还爱,应该就有办法。

他默默地想着。

想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龙瑾从他身上起来。

他白色浴袍上湿了一片。

甚至,敞开的胸口处也湿润了很多。

龙瑾那一刻有些尴尬。

尴尬的是,分明不记得刚刚在浴室里面撞见的画面,此刻看到封子佑的胸口时,好像瞬间变得清醒。

遇到龙麒的事情,她总是变得失常。

而且很长一段时间,情绪一直处于很低迷的状态,她不知道怎么打发自己的人生,不知道怎么有兴趣。

她说,“谢谢你,封子佑。”

封子佑摆了摆手,“哭完了就回房吧,明天记得穿我们今天买的裙子,盛装出席。”

“不用了,我决定放弃了。”龙瑾说,“龙麒既然那么想要离开我,我就成全他。”

封子佑摇头,“没真正结婚前都还有机会,别灰心了,给我点时间,我有办法。”

龙瑾笑了笑。

很是落寞。

她说,“真的不用了。”

“回去睡吧,明天再说。”

龙瑾还想要说什么。

但是……又真的甘心吗?

如果封子佑真的可以帮她……

她会感激他一辈子的。

现在,也很感激。

她咬着唇瓣,离开。

封子佑看着她的背影。

这段时间莫名就是嘴痒得很。

他又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是不是抽烟的时候更容易,思考事情。

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又抽完一支,熄灭烟蒂,直接走出了房间。

封子佑停在龙麒的房门前,敲门。

好半响。

房门打开。

龙麒没睡,甚至连澡都没洗,可能就这么僵硬着,这么一个晚上了。

龙麒看着封子佑,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推着轮椅转身进去。

封子佑跟着龙麒进去。

他说,“我就开门见山吧,如果你真的不要龙瑾,我也真的会出手了,我没这么心地善良,陪着你们兜兜转转。”

“随便你。”

“我会真的追龙瑾,不是在威胁你,我女朋友真的很多,我很难对她忠诚。”

“随便你。”龙麒依然冷漠。

“最后再提醒你一句,如果你真的放手了就不要来干涉我和龙瑾的事情,如果想要让龙瑾彻底忘记你放下你,唯一的办法就是陪我玩,当然我不会负责。”

龙麒转头狠狠地看着封子佑。

“别以为龙叔叔卡珊儿阿姨甚至我父母可以威胁到我,我看上去没什么脾气,但就算死,也没有谁能够拦住我做任何事情,我从小就是被这么教育的,我父母给予我绝对的自由,没人能够掌控得了我!”封子佑很严肃。

龙麒冷漠,“如果那样,我会杀了你!”

“你杀了我,然后龙叔叔杀了你亦或者你自杀,然后龙瑾跟着殉情。”封子佑说,“倒不如,你们现在就一起死了算了,别拉我陪葬。”

“封子佑,你就不能好好对珊珊吗?她哪里不好?!”

“是啊,她哪里不好,你要这么推开她!”封子佑反问。

“就是因为她很好,我才不想,误了她一辈子!”

封子佑冷笑。

冷笑了一下,“龙麒,苦情戏真的演过了。”

“随便你怎么想,我不可能在和珊珊在一起,这就是我和她的结局。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对她,你好好对她,好好和她谈恋爱追求她,好好的在一起,好吗?”龙麒甚至带着乞求。

当然不好。

封子佑看着他。

他实在理解不了。

他想要他真的爱一个女人爱如生命,而那个女人同样爱他入骨,他死了也会拉她一起下地狱!

封子佑淡漠的开口,“你刚刚不是问我,龙瑾哪里不好,我不能好好对她吗?”

龙麒紧抿着唇瓣,在控制刚刚有些失控的情绪。

“龙瑾不爱我。”封子佑直白。

龙麒看着他。

“这点很不好,所以我不可能好好对她。”封子佑说。

龙麒正欲开口。

封子佑直接打断他的话,“别说什么感情可以培养,我没那么好心要去培养她对我的感情,我甚至还觉得,这样的我会变得很贱,我唯一可以帮你们的就是,让你们和好如初,否则,我会帮你糟蹋了龙瑾。”

“封子佑!”龙麒青筋暴露。

“这是我对你最后的提醒,我不会手软。”封子佑威胁。

龙麒狠狠地看着他。

封子佑不再废话,转身走了。

到这个地步龙麒还能忍,他也就真的服了!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

心口那个郁闷。

他都在怀疑,他是不是心底太好了。

……

翌日。

金三角变得很热闹。

但是,龙麒的婚礼并没有邀请除了金三角以外的其他人,其实现在龙一在道上真的非常出名,洱龙麒在外宣称的是龙一的儿子,这么大的事情道上早就应该闹翻了,然而事实却并不是那么轰动,不用想也知道,龙麒大概不希望更多的人来参加他的婚礼。

也可以理解成,龙麒并不期待这场婚礼。

封子佑慢条斯理的从床上起来,穿上黑色的西装,打着黑色的领结。

头发不用梳理,他刮了刮胡子。

镜子中的男人还是很帅的。

当然,对某些人而言,太娘了。

他自己也并不是那么喜欢,他被外人谣传说什么惊艳的五官,说什么是5千年美男。

他甚至不太喜欢别人说他长得太美。

感觉是贬义。

而这份来自于别人的善意赞美会让他扭曲成这样,就是因为他曾经受到的阴影,所以阴影这种东西,真的很难释怀,他只能勉强让自己去面对。

他从房间中出来,直接走向了龙瑾的房间。

此刻化妆师刚好给她梳妆打扮完毕。

她今天穿的一套白色的席地长裙,当然不是婚纱,但晚礼服也可以穿出雍容华贵的感觉,自然也不是太过显老的设计,反而高挑性感,又带着神秘般的高贵。

封子佑就这么看着今天和平时都不太像的龙瑾。

平时龙瑾就算穿裙子也不过是性感啊甜美啊,好看归好看,但绝对没有今天的气场!

卡珊儿阿姨说得没错。

龙瑾打扮出来,确实可以很惊艳。

他上前,说,“黑白配,挺好的。”

龙瑾看着镜子中的封子佑。

他确实是一身黑色西装,身材很好所以穿在身上怎么都好看。

她静静的审视着封子佑的无关。

封子佑眼眸看着她。

“不用这么看了,不会是你喜欢的类型。”封子佑直言。

这些年,从小到大,五官都没变过。

都说小时还可以长大会长残。

他有段时间甚至还希望,五官可以变得扭曲一点。

龙瑾眼眸微转,“以前的事情,对不起。”

“算了。”封子佑无所谓,“我也不想再提。”

“嗯。”龙瑾垂眸。

“整理好了吗?”

“马上。”化妆师说,“耳环还没戴。”

“嗯。”封子佑点头。

转眸看着化妆师拿出一对钻石耳环,准备帮龙瑾戴上。

封子佑突然心血来潮。

他说,“给我,我来帮她。”

龙瑾看着他。

封子佑直接从化妆师哪里拿过耳环,然后对着龙瑾小巧的耳垂上那一个小小的耳洞,他靠近,很认真的帮她。

龙瑾唇瓣轻抿。

她垂眸看着封子佑的侧脸,看着好像很长很长的睫毛,那一刻甚至还能够感觉到她的呼吸。

她心口莫名跳动了几下。

甚至有些紧张。

封子佑真不知道一个小耳环这么好不戴,早知道就不要突发奇想了。

他戴了好久才勉强戴了一支,另外一支交给了化妆师。

他直起身体。

眼眸看着龙瑾。

他蹙眉,“你脸怎么这么红?”

龙瑾惊讶,捂着自己的脸蛋。

好烫。

“生病了?”封子佑问。

“没有。”

封子佑淡笑了一下,“生病说不一定能够获得同情。”

龙瑾眼眸微转。

“开玩笑的,我一直秉承,一人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能爱,怎么有能力去爱别人,自残的方式是很愚蠢的。”

龙瑾抿唇。

封子佑伸出手臂,“走吧,去参加龙麒的婚礼。”

龙瑾抬头看了一眼封子佑,缓缓,挽着他的手臂。

两个人一起走出房门口。

龙瑾将他的手臂挽得很紧。

是紧张还是害怕?!

封子佑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跟着我就行。”

龙瑾心口又是一动。

封子佑比她想的,似乎更加心细,似乎更加会照顾,他人的感受。

而她以前,为什么要这么去讨厌他?!

------题外话------

二更见,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