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龙麒的过去,封子佑的离开!/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蜻蜓点水。

封子佑不过就是让龙瑾恶心一下就是。

他吻着她毫无反应的唇瓣。

龙瑾大约也是在控制。

龙麒此刻也在控制。

控制他如此恶劣想要杀了他的情绪。

房间中很安静。

安静到,仿若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够听到。

封子佑吻得很重,当然没有深入。

这样的方式对一个男人来说,就已经够刺激了。

然而。

他貌似低估了龙麒。

他吻了好一会儿。

身边没有任何动静。

连床上的女人都惊呆着,不知所措。

封子佑觉得,他是不是应该直接把龙瑾拖上床比较好。

所以那一刻就准备放开她。

正有此打算。

龙瑾突然伸手搂抱着他的脖子,踮了踮脚,张开自己的唇瓣,舌头直接伸进了他的唇瓣中。

封子佑心口微动。

他只能感觉到龙瑾有些生涩的舌,在他口齿间然后碰到了他的舌尖。

碰到那一刻。

他感觉到了龙瑾的隐忍和停顿。

然下一秒。

似乎下定了决心,吻得更加深入。

她的小舌头就一直纠缠着他的舌头,一直在主动一直在主动……

“哐。”

龙麒终于反抗了。

他蛮力直接拉来了龙瑾。

龙瑾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拉扯着,往后退了两步。

与此同时。

龙麒用尽手臂的力气从轮椅上跳起来,直接扑在了封子佑的身上。

封子佑身体一个不稳,重重的被龙麒压在了地上。

一个拳头,直接冲着他的脸,打了下去。

仿若记忆中,两次和龙麒见面,两次都被他揍,这是第三次,依然被他揍了下去。

封子佑忍受着脸部的疼痛,身手敏捷的挡住了龙麒的下一个攻击。

他桎梏着龙麒的手,“我不想欺负一个残疾人。”

龙麒青筋暴露,“就算残疾了我也能杀了你!”

“龙麒,我真的不想再浪费时间在你和龙瑾的身上,今晚要么你带着龙瑾去完成你的洞房花烛夜,要么,我让龙瑾彻底的忘记你,用最肮脏的方式!”

“够了封子佑!”龙麒说,“我发誓我不会让龙瑾再接近你一步!”

封子佑冷笑了一下,“最好如此。”

龙麒挥动着手,让封子佑放开他的桎梏。

封子佑松手了。

龙麒勉强让自己从地上坐起来。

坐起来,试图撑着起来。

龙瑾弯腰。

弯腰扶着龙麒。

龙麒抬头看着龙瑾。

龙瑾低垂着眼眸,很认真的扶着他,没有回视他的视线。

龙麒坐回到轮椅上。

封子佑也从地上起来,擦拭着自己的唇角。

龙麒对他下手,还真的没有留过情面。

他随便擦了擦,眼眸顿了一下。

就是余光,余光看到龙麒,突然紧抓着龙瑾的手。

龙瑾身体顿了一下。

封子佑看着。

看着,很漠然的态度。

“珊珊,跟我走。”龙麒拉着她的手。

另外一只手滑动着轮椅。

龙瑾似乎是抬头看了一眼封子佑。

封子佑嘴角一笑。

那个笑容就是在说,大功告成。

龙瑾回眸,回眸,跟着龙麒离开了他的房间。

房门被关了过来。

封子佑目送着她们离开。

他想,龙麒应该不敢随便放龙瑾离开了吧,指不定还会遇到下一个像他一样的渣男!

而唯一可以桎梏龙瑾的方式就是,和龙瑾结婚。

他算不算做了一桩好事儿。

会积德吧。

他想着。

房间中突然听到了一道女性嗓音,“封子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封子佑回神。

真的都忘了,房间中还有一个等着和他上床的女人。

但怎么办,现在好像提不起精神。

兄弟也不是很给力。

他走过去,“宝贝,我让人送你回去吧。”

“封子佑!”这种时候,女人怎么都会生气,很生气!

“乖啦,你也看到了经过刚刚那一出谁还有兴趣继续。”

“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给你点补偿吧。”封子佑说,“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除了杀人放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

“封子佑,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恶劣!”露恩抱着被子,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我知道。”封子佑笑。

露恩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封子佑说知道,分明半点歉意都没有。

她也不是妓女,也不是随便被人糟蹋的,露恩生气的从床上起来,把刚刚脱下的衣服,又重新穿上了。

气呼呼的直接往房门外走。

封子佑说,“别忘了对我讨礼物,否则我会内疚的。”

露恩直接打开了房门。

打开房门那一刻,脚步似乎是顿了一下,而后就气冲冲的走了。

封子佑看着露恩的背影。

出门怎么能够不给他带上房门?!

他走过去。

走过去。

眼眸一顿。

门口处,龙瑾靠在墙壁上,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封子佑蹙眉。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龙麒还是,不妥协?

“封子佑。”龙瑾反而很淡定,看上去好像并没有因为龙麒的拒绝而崩溃,她说,“明天你要离开金三角了是吧?”

“嗯。”封子佑说,“你和龙麒结果如何,我也只会做到这个地步了。”

“趁你离开之前,一起喝点酒吧。”龙瑾说。

“我不喝酒。”

“陪我喝可以吗?”

封子佑是拒绝的。

他又不是受虐狂,他凭什么要陪别人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情。

“就今晚,以后我们都会分道扬镳了。”龙瑾带着乞求的眼神。

承认吧,没办法拒绝。

就算这大半个月相处得时间挺长,就算现在的龙瑾基本少了以前的所有棱棱角角,但还是忘记不了以前趾高气昂的龙瑾。

现在这么低声下气这般委曲求全。

值得吗?!

他点头。

跟上了龙瑾的脚步。

龙瑾带他回到了她的房间,他们家别墅每间房都有一个特别奢华的外阳台,此刻外阳台山的餐桌上,已经放了好多酒,还摆放了很多下酒菜,看了看,都是有辣椒的,果然他来陪龙瑾喝酒就是在,自虐。

他只能从头到尾的看她吃看她喝。

果然就是如此。

龙瑾倒酒喝酒,龙瑾剥虾吃虾。

封子佑全程这么坐着。

坐着。

好久。

龙瑾才开口说,“我彻底放弃龙麒了。”

封子佑看了她一眼,看着她红润的眼眶,转头看着外阳台外,“刚刚还是被他拒绝了?”

“不是。”龙瑾说,“龙麒妥协了。”

封子佑回头诧异。

“但是,当我被他拉着走进原本为他和他妻子准备的婚房时,我看到他妻子笑脸盈盈的在床头等他的时候,我放弃了。”

“内疚吗?”

“不是内疚。”龙瑾说,“我心没这么好,我只是不想为难了龙麒,我这样强迫性的和他在一起,他不会高兴,他就算和我重新开始,也会怀揣着对我的内疚而一直这么压抑着,我们不会像以前那样感受到幸福,只会互相对彼此,小心翼翼。”

封子佑依然看着更远的暗黑色天空,说,“不就是一个残疾嘛,龙麒太骄傲了。”

一个残疾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现在社会,龙家实力,残疾了还真的对他生活没有太多的影响,龙麒瘸了两条腿,龙家可以给他上百条腿用!

“不是残疾,是下身不遂。”龙瑾说,“不为人道。”

封子佑震惊,他转头看着龙瑾。

龙瑾说,喃喃的说,“两年前,道上有笔交易,是在极度寒冷的地方,当时龙麒带着人去做交易,山体突然雪崩了,龙麒被埋在雪地里两天两夜,救出来的时候,下体被冻伤了,医生说,很难恢复,找了很多医生,包括我妈之前看过的那些专家,都说……很难。”

封子佑默默地听着。

龙瑾说着,喝着酒说着,“所以,龙麒不想委屈了我。在得知自己不能恢复了的消息之后,就推开我,那段时间其实我做过很多激烈的事情,我做了你最看不起的自杀,我用自杀威胁龙麒,我从手术台上被抢救下来的时候,龙麒从轮椅上滚下来,然后跪着求我好好活下去。”

龙瑾眼泪疯了一般的往下掉,而她自己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一般,就一直在哭。

她说,“我想我应该永远都忘记不了那一幕。可是到现在我却还是在逼他,逼他不要结婚不要离开我,不要娶另外的女人。”

封子佑不能喝酒不能吃辣,那一刻只能拿出烟来抽,狠狠地抽着。

“我不想龙麒离开我不想,我很爱他,从9岁那年龙麒到我们家开始,我的生命里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也再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所以就算龙麒怎么样了也好,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都想陪着他,我单纯的只是想要和他过一辈子,从来没有理解过,他内心的难受,他无法给我幸福他的痛苦。”

“三个月前我离开金三角到阿尔戈,我故意的。在没办法从龙麒身上得到答案,在龙麒突然带回来一个女人说会娶她的时候,我离开了金三角,我知道龙麒娶这个女人只是为了断了我的所有臆想,只是想要让我重新开始。由始至终我都没想过重新开始,所以找你来刺激他,我以为或许,龙麒会心软,而他真的心软的时候,我却不想再为难他。”

“不是不爱。”龙瑾一字一句。

她倒酒,喝酒。

停顿着。

她说,“因为太爱了,所以想要给他他想要的。而他这辈子最想要的就是,我能够幸福,能够没有他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龙瑾咬着唇瓣。

很难说下去。

很难继续说下去。

但她还是说了出来,“现在开始,我决定成全他!”

封子佑就这么听着。

听着别人的爱情故事。

这段感情好像谁都没有错,却就是无法圆满。

他没办法安慰,只能这么陪着她。

他抽了很多烟。

感受着她的悲伤难过和无可奈何。

她喝了很多酒。

咽下了自己所有的情感,痛苦,委屈,崩溃,妥协。

那晚上,龙瑾说了很多。

醉了。

说了很多她曾经和龙麒的过去,曾经龙麒对她无微不至对她的关爱对她的宠溺对她的很多很多,曾经她那么爱龙麒那么爱爱到最后的绝望。

她扑在他的怀抱里,取暖。

她抓着他的衣服,埋在他的胸口上,一遍又一遍的叫龙麒的名字。

他陪了她一晚上。

天刚亮。

龙瑾才真的睡了过去。

封子佑起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龙瑾紧紧的拽着他的衣服不放。

他转头看着她苍白的容颜,看着她睡得很不安稳的模样。

他嘴角拉出一抹笑。

淡淡的,他可能自己都没有发觉。

他俯身,俯身,靠近她的脸颊,修长的手指顺着她脸上有些凌乱的头发,他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地印下一吻。

好久。

他放开。

然后掰开了她的手指。

走了出去。

房门关过来。

他并没有听到。

并没有听到,龙瑾叫了一晚上“龙麒”的口中,那一刻喊着他的名字“封子佑。”

封子佑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提着行李准备离开。

出门的那一刻。

封子佑看到了门口的龙麒。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封子佑说,“我打算回阿尔戈了,昨晚上我没碰龙瑾。”

“我知道。”龙麒说。

他其实很清楚封子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不会真的做伤害龙瑾的事情。

就算小时候发生了那么多的不愉快,他宁愿远离他们,也不会想着报复。

昨晚上,他确实失控了。

只是受不了龙瑾受到任何委屈。

但冷静下来,也知道封子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龙瑾。

所以昨晚上他带着龙瑾离开决定让龙瑾回到自己身边而龙瑾突然拒绝了的那一刻,他没有挽留,心口会痛,但比起来,他宁愿龙瑾有自己的幸福,这个过程他们都会很难,可总有一天,会好!

封子佑说,“昨晚上龙瑾给我说了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差不多可以理解你的苦衷,对于你的做法我不赞同但也不反对,所以我现在不掺和你们之间的事情了,当然也不会威胁你对龙瑾做任何事情。自此,再见吧。”

“没想过和珊珊在一起吗?”龙麒问。

“没想过。”封子佑毫不犹豫。

龙麒也不再多说。

封子佑提着行李走出门。

楼下,专程等他,他昨晚就已经安排好了,车辆,飞机。

他坐进去。

坐进去那一刻吓了一跳。

他看着卡珊儿,惊讶,“阿姨你怎么在车上?”

“送你啊。”卡珊儿说,“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

“这样显得我比较酷。”封子佑嘚瑟。

卡珊儿无语的笑了笑。

她让司机开车去机场。

封子佑总觉得不是送行那么简单,所以正襟危坐,等着她发话。

“我听说,昨晚你在珊珊房间过夜的。”

“天地为证,我绝对没有碰她一根毫毛。”封子佑举手发誓,那个真诚。

卡珊儿认真的看着他,“真没有?”

“真的。”

“好吧,我相信你。”

“谢谢阿姨。”封子佑笑。

“不过子佑,你就真的没想过和珊珊在一起吗?”

“别开玩笑了,我像是第三者吗?”封子佑一脸正气。

“珊珊和龙麒不可能了,我想你应该也清楚龙麒的具体情况了。”

“嗯。”封子佑点头。

“我能够理解龙麒,尽管我和龙一并没有一定要让他们分手,只要他们坚持我和龙一会允许,但龙麒不愿意。那种心情,我曾经也有过,说是骄傲也罢,说是不想拖累也罢,总之,我支持龙麒的所有决定。”

“我也没意见。”封子佑附和。

“所以,没想过和我们家珊珊谈一场好好的恋爱?”卡珊儿嘴角一勾。

“不想。”

“你喜欢珊珊,阿姨是看得出来的。”

“也不想。”封子佑说,“我可不要二手货!”

“也不知道自己几手了。”卡珊儿怼。

封子佑哑口无言。

“算了,不为难你们了,还是自由恋爱吧。”卡珊儿笑。

车子也已经到达私人机场。

卡珊儿送封子佑下车。

封子佑挥手告别。

他想的是,就此……再不相见!

------题外话------

明天见。

你们觉得,龙麒比较好还是子佑比较好!

哎。

其实宅都好难取舍!

别说什么珊珊最不好!

珊珊,也是一个痴情的好女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