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事故发生,只要活着就好!/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

天气不太好。

阿尔戈不太下雨的地方,下起了倾盆大雨。

龙瑾习惯性的等着何千禧一起放学。

两个人打着一把黑色雨伞走向学校门口。

封子佑一般都会在校门口的黑色轿车上等她们。

好长一段时间,大概半年了吧,封子佑没有再交往女朋友,不知道是不是突然不想交往了,还是因为她们一天占据了他的私人时间,总之,封子佑拒绝了所有身边的追求者,这甚至在学校还是一段传奇。

很多人都在猜想是不是封子佑有了一个固定的女朋友,目前一直出现在封子佑身边的就是龙瑾和何千禧,八成以上的人,押的是何千禧,因为龙瑾之前早就和封子佑分手,而且明显可以看出,封子佑对何千禧似乎更温柔。

龙瑾和何千禧在大雨磅礴的学校走着。

龙瑾不喜欢雨天所以有些抱怨。

何千禧笑得很温柔。

相处久了,她越来越喜欢龙瑾这么直率到有时候甚至有些刁蛮的性格。

总觉得和她完全不同,所以会羡慕。

因为雨大的原因,前面的路都看得不太清楚了。

龙瑾和何千禧就一直低着头,也没看周围的往校门口走去。

刚走了一半。

龙瑾似乎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总觉得有人跟着她们。

按理,在学校应该是不可能的。

她猛地回头。

回头那一刻。

甚至还没看清楚具体情况,猛然一个黑色人影靠近直接将一块手帕类似的东西放在了她的嘴上,龙瑾瞬间晕了过去。

不只是龙瑾,何千禧也是如此这般。

然后下一秒,就被人直接带走了。

因为打着雨伞,因为磅礴大雨阴沉的天气可见度并不高,所以没有人注意到眼前这一幕。

她们就这么被人劫走了。

醒来的时候,在一个阴暗的废墟仓库工厂里面。

她们甚至还能够听到,外面依然下着大雨。

“珊珊?”何千禧小声的叫着她,带着恐惧。

偌大的工厂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

“千禧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但是我们现在在哪里?”何千禧问。

身上也被狠狠的捆绑着。

“我也不知道。但很清楚,我们被绑架了。”

“为什么要绑架我们,我们到底得罪了谁?”何千禧问。

“我也不知道。”龙瑾摇头。

也在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按理。

她们作为阿尔戈和王宫有关系的人,在阿尔戈没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这么对她,要么是关系到阿尔戈国度的大事儿,因为没办法绑架王族的人所以退而求其次来绑架他们给予威胁,但这种事情有些不太可能,一般的人不会幼稚到这个地步,不管如何,在一个国家面前,她们的性命都是微乎其微的。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么就是,私人恩怨。

龙瑾实在不觉得她们和谁有什么私人恩怨,就算有,谁有这么大的单子,来绑架她们,就不怕阿尔戈的王宫直接铲平了他家的祖宗十八代吗?!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

千禧似乎也想不明白。

此刻两个人脑海中唯一有的就是恐惧。

极大的恐惧。

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而有的恐惧。

正时。

工厂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

龙瑾和何千禧身体都顿了一下。

惊吓着看着面前走进来的两个男人。

陌生的男人,粗壮的男人。

脸上很阴冷,没有半点情绪,看上去很吓人。

两个人逼近。

龙瑾和何千禧互相靠在彼此的身体,惊吓着不敢说话。

“醒了?”男人问,冷硬的声音,很吓人。

“你是什么人?”龙瑾咬牙,大声问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让我给你们一个教训。”

“我们到底得罪了谁?”龙瑾看着男人。

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

她告诉自己,她见过很这种男人,他爸手下很多,长得比面前两个男人恐怖的也很多。

她不怕。

她能打。

“这个就要问你们自己了。”男人冷酷一笑。

“我们没得罪过什么人。”龙瑾笃定。

“你是你的事情,我只需要拿钱办事儿。”

“你要对我们做什么!”龙瑾大叫,警惕的看着他们。

看着他们蹲下身体,逼近。

“做快活的事情。”男人邪恶一笑。

笑容,真的很让人恶心。

龙瑾身体惊吓。

惊吓着,那一刻习惯性地把何千禧保护在身后。

“你别开靠过来。”龙瑾冲着男人大声吼着。

“哟,看不出来,还挺辣的啊。”男人冷笑。

“我告诉你,我们和阿尔戈的王宫是非常紧密的关系,你去打听就可以知道,你要是敢作任何伤害我们的事情,你绝对不能活着走出这里!”

“呵,笑话。”男人不屑,“像我们这样的人,难道还怕死不成,我们做的哪件事情不是致命的事情。”

“你们是雇佣兵?”

“小丫头见识还是有的。”

龙瑾心口一阵惊吓。

雇佣兵只会执行任务,从来不会讲任何情面。

到底是谁,要这么来对她们?!

到底是谁!

“别反抗了,我们不会杀了你,不过就死让你们陪我们玩玩,你们配合点,我们都爽了,还能交差,一举两的事情。”男人说,说着脸色一冷,“否则,是死是伤那可不关我的事!”

“你们别……”龙瑾惊吓。

惊吓着,就感觉到男人的大手,直接伸向了她的身体。

一个用力,猛地扯着她的衣服。

“啊!”龙瑾尖叫。

何千禧此刻已经吓得脸色都发白了。

她在龙瑾的身后,恐惧无限在蔓延。

脑海里面只有三个字。

怎么办?

怎么办?!

她甚至比龙瑾还要紧张还要害怕。

“我就喜欢听女人叫,叫得越大声越好。”男人说,说着又是疯狂的打车着她的衣服。

“不要。”龙瑾身体感觉到了一丝清凉。

她看着另外一个男人突然粗鲁的将千禧从她身后拉出来。

千禧吓得眼泪直流,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那般无助。

龙瑾突然灵机一动。

她说,“你放开我们!”

“你觉得可能吗?”

“我说,放开我们的捆绑,你刚刚不是说过了吗?希望你情我愿,你们这么绑着我们,怎么你情我愿!”龙瑾大声说道。

她现在需要自由。

她刚刚就算很紧张,也周围观察了一下,她捉摸着可能就这么两个人,毕竟绑架的是她们,有着和王族这么深沉的关系,对方不可能明目张胆的雇佣很多人,这反而是在打草惊蛇,所以一对二,她可能会有希望。

“我为什么要松开你们,万一你跑了呢?”

“我们两个弱女子,你是在开玩笑嘛?我只是不希望被人绑着做这种事情。”龙瑾说。

男人似乎是犹豫了一下。

想着两个女人确实也不可能从他们手掌心中逃跑,而且这么捆绑着,他们也真的不好做。

执行任务,还是,快速完成的话。

这是作为雇佣兵的基本准则。

男人转头给了另外一个男人指示。

另外一个男人点头。

然后,用他们的瑞士军刀,直接将她们的绳子割开。

龙瑾和何千禧得到自由。

得到只有的龙瑾没有退缩,倒是何千禧,一直磨蹭着,一直往后退。

龙瑾咬牙对着男人说道,“衣服我自己脱,你们也自己脱。”

因为,注意到他们身上有枪还有匕首,如果不脱掉,她很难有胜算。

男人冷漠,“我们不需要脱,你们赶紧脱了!”

龙瑾咬牙。

她就知道,专业雇佣兵绝对不会让自己在执行危险的时候,做任何有可能发生意外的事情。

她点头。

点头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

何千禧看着龙瑾的模样,大声说道,“珊珊不要脱,不要!”

“反正,脱不脱,愿不愿意结果都是这样,对比起来,我觉得命比较重要。”

“珊珊。”何千禧不相信的看着龙瑾。

“千禧,我知道对你而言这个很重要,但是我爸告诉我说,在遇到任何事情面前,保命是最重要的前提,否则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何千禧咬着唇瓣。

虽若如此。

但是……

一想到自己的身体会被别的男人看,会被别的男人碰……

她就一阵恶心,甚至宁愿死也不想。

“千禧,别怕,一会儿就好了。”龙瑾安慰。

何千禧脸色惨白。

男人看着面前的龙瑾,忍不住冷笑,“你倒是想得开很多,一般的女人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都是一副贞洁少女的样子!”

“我只是很清楚,反正都逃不过,而命更重要。”

“既然如此,赶紧把衣服脱了。”男人似乎也没有了耐心。

龙瑾暗自咬牙。

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审视着男人,一边还会去观察千禧的动静。

显然千禧不会自愿脱衣服的。

她看着另外一个男人,已经逼近着,疯狂的拉扯着千禧的衣服,很粗鲁。

千禧吓得,眼泪直流。

整个人很绝望。

不能惊慌,不能失措,不能绝望。

她要想办法。

她咬牙从千禧的视线上离开,一件一件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剩下了文胸和小裤。

男人看着她莹白的身体,冷血的眼神中,开始有了一点反应。

即使,不太明显。

她说,“就这样可以了吗?”

“麻烦。”男人突然上前,一把将龙瑾抵触在墙壁上。

猛地抬高了她的大腿,直接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拉链,同时准备拔掉龙瑾的内裤。

那一刻。

龙瑾突然将踩在地上的脚猛地完全用膝盖,狠狠的对准男人的关键部分。

一个猛力。

“啊!”男人大叫一声。

疼痛差点让他直接晕了过去,他本能的一把放开了龙瑾。

弯曲着身体,那一刻因为疼痛直接在地上打滚。

另外一个男人看到这边的动静,直接放开了衣衫不整的何千禧,冲到龙瑾勉强就想一巴掌直接扇过去。

龙瑾迅速的躲开。

身体一侧,直接跑向何千禧,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往工厂的大门跑去。

大门并没有上锁,这是唯一出口,雇佣兵不会断了自己的后路,所以一定会留下逃生路线。

“站住!”男人在身后大叫。

龙瑾根本就没有听,拽着何千禧跑得很快。

“再不停下来,我开枪了!”男人说。

说完,两个人都怔住了。

她没有武器她没办法对付他们。

她咬牙,停下了脚步。

眼眸看着一步之遥的大门。

现在如果她们离开,身后就会千疮百孔。

但是,如果她保护着千禧,让她一个人先走,还能有一丝希望。

她们没有回头,只感觉到雇佣兵的脚步一点点靠近。

龙瑾小声说,“千禧,一会儿,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直接往外跑,我来拖住他们,你出去之后,就去找人来救我。”

“珊珊……”

“这是唯一我们还可以活着的方法,总得有一个人出去,如果我出去,你没办法挡住他们,只有你出去。什么都别想,跑!”

龙瑾大声。

还推了一下何千禧。

何千禧惊吓。

那一刻就听到了身后打斗的声音。

龙瑾将何千禧推出去之后,转身一脚,准确的踢在了男人的手上,直接将他的手枪踢翻了过去。

男人脸色冷血。

看了一眼地上的手枪,一拳狠狠的冲着龙瑾打了过去。

龙瑾躲开。

那一瞬间,甚至死死的将仓库的门抵触。

因为何千禧已经跑了出去。

她现在唯一能够保全的只有一个人。

千禧这么善良的人,不应该被任何人糟蹋。

她气喘吁吁的看着男人。

看着男人逼近,冷血的脸上都能够杀人。

另外一个因为被她和一脚伤得有些严重的男人,此刻也从地上站起来,身体应该还有疼痛,但愤怒更加明显。

“啪!”男人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龙瑾的脸上。

那样的疼痛,真的比她尝试过的任何巴掌都要痛很多。

甚至那一刻可以直接把她扇在地上,让她脑袋里面空白一片。

她努力克制自己,她狠狠地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我可以满足你们两个!”

“呵。”男人冷笑。

“你们现在出去,也不一定能够追到她。”龙瑾直白,“反正你们的任务就是为了玷污我们,就算玷污我一个,也能够交差!比起来,我猜想你们的雇佣者,更恨我!”

这一刻,就是能够想到,会这么对她们,不要她们命只要糟蹋她们的人,一定是个女人,男人才不会玩这么多花样,而她能够记忆起恶交的人,只要那次在酒店,被她狠揍的女人。

听说,当时被关押过。

大概是出来之后,不服气想要报复!

“嘴巴倒是很能说。”男人一把掐着她的嘴,狠狠的说道,“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说完。

龙瑾身上唯一的可以遮住自己关键部分的文胸和小裤,直接被男人给撕坏了。

男人脱掉裤子直接就想。

那一刻似乎想到了前车之鉴。

他对着身边的男人说道,“你来桎梏她。”

男人连忙过去,将她身体桎梏,分开她的双腿。

龙瑾咬牙。

咬牙,控制。

她父亲曾经告诉过她,说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活着就好,想办法活着就活。

没有什么比性命更重要,任何天大的事情,总有一天会随着时间而忘却,如果死了,时间就会永远定格,定格在最悲伤的时刻,让活着的人,永远都没办法释怀。

她从小到大一直一直很崇拜很爱她的父亲,她说的话,她总是记忆深刻,总是会去听。

所以。

她告诉自己,只要活着就好。

活着,一切都会过去。

死了。

她父亲,她母亲,她哥哥,还有龙麒,千禧,子倾哥,小居姐,龙九阿姨等等……或许还有封子佑,都会难过。

她要活着……

------题外话------

不会不会有事儿。

啊哈,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