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婚礼前夕,到达阿尔戈/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花园中。

龙麒狠狠的对视着封子佑。

封子佑也这么看着龙麒。

然后。

他起身。

和龙瑾打得,真的很辛苦。

他的取胜只是因为,他体力略好。

身手什么的,对比龙瑾,并没有任何优势。

龙瑾此刻也从地上站了起来。

封子佑超出了她的想象,所以她现在身体也有些狼狈。

更加让她崩溃的是……

她莫名的抿了一下嘴唇。

她真不知道封子佑刚刚到底,是不是突然心血来潮。

此刻的封子佑没有再把眼神给她,也没有和龙麒争锋相对,故意,此刻的封子佑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做任何打斗了,他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们父母那边,封子佑停在龙一的面前,他说,“你答应我的。”

龙一看着封子佑。

他说,带着些冷漠,“实在是狼狈。”

封子佑敛眸,“只是暂时。”

龙一没再多说。

脸色依然,僵硬。

龙瑾不知道封子佑和她爸到底什么意思,她此刻真的只想回到房间躺一会儿。

她觉得她全身都痛。

封子佑应该全身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他们彼此的打斗在这样的家庭中也就只是一个小插曲,并不会引起什么惊涛骇浪。

所以,一会儿就各自回去了。

龙瑾躺在床上。

她一动都不想动,即使很清楚,这个时候上点跌打损伤的药更好。

她只是不太明白封子佑。

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亲她。

她摸了摸自己的唇瓣。

封子佑虽然被人形容成“高级鸭”,虽然真的很多女人发生过关系,但他不是随便的人,她和他相处这么长时间,她觉得他甚至是绅士的,为什么突然要如此,他不是都要结婚了吗?!

她想得有些头大。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龙瑾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突然有些心跳加速。

她从床上起来,真的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

房门外,是龙麒。

那一刻似乎,有些表情没有控制住。

龙麒当然发现了,他说,“你在等谁吗?”

“不是。”龙瑾摇头。

“擦药了吗?”龙麒问,并没有深究,因为,答案可能并不好。

“没有。”

“擦点药。”龙麒把一盒跌打损伤膏给了龙瑾。

龙瑾接过来,“谢谢。”

“需要我帮忙吗?”龙麒问。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嗯。”

龙瑾说,“小麒哥哥还有事儿吗?我想洗个澡上药了。”

“珊珊。”龙麒突然伸手。

伸手,拉着龙瑾的小手。

龙瑾手指微动,却也没有拒绝。

“别被封子佑蛊惑了,他快结婚了。”龙麒说。

“不会。”龙瑾微微一笑。

龙麒终究,很多话还是压抑了下去,他放开龙瑾的手,“去洗澡吧。”

“嗯。”

龙瑾关上了房门。

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那盒膏药,感受着手心中的体温。

龙瑾其实不是那么笨,在感情上也不是那么迟钝,所以……她恍惚能够感觉到,龙麒这段时间对她的不同。

她在想。

她是不是其实,不应该回来。

她能够控制住自己,却不一定可以控制住别人。

而她也不能保证,如果别人的不受控制,会不会导致她……沦陷。

她走进浴室,脱下衣服,洗澡。

身上很多青青紫紫的痕迹,封子佑下手还真的很狠。

当然她下手也不轻,封子佑此刻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

算是,平衡了。

只是。

被吻什么的,还是觉得很吃亏。

她用水洗了洗自己的唇瓣,决定不去多想了。

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想的事情越来越多。

活得,一点都不洒脱了。

她快速洗完澡,穿着浴袍走出浴室。

因为想着要上药,所以里面什么都没穿,而且浴袍还很松散。

她没想到,封子佑会出现在她的房间内,然后就看到了她……

龙瑾那一刻本能的抱紧自己的衣服,在看自己是不是有春光外露。

封子佑的眼神,却并没有做到非礼勿视,而是一直这么看着她,看着她有些紧张的样子。

“你找我?”龙瑾深呼吸,冷静。

“一会儿我就离开了。”封子佑说。

龙瑾的心口动了一下。

是因为他们刚刚打了一架,所以封子佑就要离开了吗?

之前还说明天一早。

她嘴角一笑。

她在不什么。

她说,“哦,那你慢走。”

封子佑看着她。

一直看着她。

龙瑾并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他这种不爽的眼神,几个意思。

“就这么想我走吗?”封子佑问。

“不是,只是觉得你应该很忙。”

“我确实很忙。”

所以她不去打扰他啊。

“龙瑾。”封子佑说,突然说,“我身上很痛。”

龙瑾觉得,封子佑此刻在卖萌。

她颤颤一笑,“我也是。全身都痛。”

“是吗?”封子佑扬眉。

“嗯,真的。”龙瑾点头,为了表示她说的不假,她连忙将自己的袖子挽了起来,露出白皙的胳膊上,那时不时一两个青肿的痕迹。

封子佑就这么看着。

看着,突然靠近她。

龙瑾连忙想要遮住。

封子佑桎梏她的举动。

龙瑾蹙眉。

封子佑说,“对不起。”

“……”额。

突然说这种话,让她怎么接。

龙瑾笑道,“没什么,打架受伤很平常的事情,我小时候训练的时候也受很多伤,习惯了。”

“龙瑾。”封子佑看上去很严肃。

龙瑾觉得这次见到的封子佑很奇怪。

和她印象中的封子佑完全不同。

到底哪里不同……

对。

封子佑变得主动了,以前对她总是冷冰冰的。

“一定要来阿尔戈参加婚礼。”封子佑一字一顿。

龙瑾点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封子佑会这么严肃的让她去参加婚礼,但她觉得,她应该回去的,她说,“嗯,我一定会来的,你放心。”

封子佑似乎并不放心。

他就这么审视了龙瑾很久。

然后,放开她的手臂,他说,“阿尔戈见。”

“嗯。”龙瑾笑。

封子佑转身走了。

龙瑾看着他的背影。

她轻咬了一下唇瓣。

封子佑感觉真的,好不正常。

但她,不愿意多想。

她重新回到床上,捂着被子,决定让自己好好一睡觉,睡着了,就真的不会想了。

封子佑离开龙瑾的房间之后,就跟着他父母一起离开了金三角。

而后。

龙瑾也和封子佑再也没有联系。

龙瑾其实也会以为,封子佑如果把他当朋友,至少会发个信息给他,自然没有,他们两个人好像就会因为天各一方而真的沦为,陌生人。

不过她猜想,封子佑这段时间应该很忙。

忙着准备他的婚礼。

她想象的时候,封子佑是王子,婚礼自然也不可能很简单,她想起上次子倾哥的婚礼,简直奢华到了极点。

总之在等待封子佑婚礼的日子,过得很快。

很快。

就已经到了。

龙瑾跟着她父母还有卡卡甚至龙麒和他妻子都一起,提前一天去了阿尔戈。

专机上。

龙瑾显得有些沉默。

不知道该抱着高兴的心情还是故作,高兴的模样。

她捉摸着,把今明两天掩饰过去了就好。

“珊珊。”卡珊儿突然叫她。

“嗯?”龙瑾回眸,笑。

“你要不要看看子佑的婚礼请帖?”卡珊儿突然拿起那高档的婚礼邀请函。

“有什么好看的。”龙瑾耸肩。

卡珊儿笑。

笑着自己打开了。

她说,“我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龙瑾才不没兴趣。

一张邀请函,能做出什么花样。

卡珊儿也不强迫她。

一家人还算是和睦的,有说有笑的,一直到了阿尔戈。

依然,住进了王宫。

去的时候,凌子墨一家人,何源一家人也到了。

彼此老朋友见面,自然又是一番交谈。

龙瑾看着何千禧也很激动。

两个女孩子非常亲昵的走进房间内,说着闺蜜之间的私话。

“你终于来了珊珊。”何千禧难掩的激动。

“想我了?”

“嗯。”

“我也很想你。”龙瑾笑着,“这次参加完了婚礼,跟我去金三角吧,顺便我把我哥介绍给你。”

“珊珊。”何千禧羞涩,有些不好意思的叫着她。

“哈哈,我开玩笑的,不过去金三角玩的事情你可以考虑一下,当散心吧,不管如何你的初恋对象结婚了,你不应该放松一下心情吗?”

“我怕你没时间陪我。”

“刀山火海,我视死如归。”

何千禧笑得灿烂。

是真的超级喜欢龙瑾这么直爽的性格。

“那我考虑一下。”何千禧开口。

龙瑾点头,那一刻突然问,“你见过封子佑的新娘子吗?”

“见过。”何千禧看着她,笑。

“人怎么样?”龙瑾问。

“很好。”

“多好?”

“很好,长得很漂亮,性格很直爽,对人很真诚,还特别讲义气。”

“这么完美,怪不得封子佑会突然就说结婚了。”龙瑾总结。

很自若的表情。

“是啊,所以我只能祝福他们。”何千禧笑着说道。

龙瑾点头,“千禧你就是一个好女人,你以后肯定会找到比封子佑更好的人。你看封子佑其实也不是很好,就说长得帅吧,男人长那么帅干嘛,这不存心让女人无地自容吗?还有啊,封子佑性格有时候也怪怪的,虽说经常温柔体贴吧,但有时候有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总觉得很难捉摸,你说这么难捉摸的人,两个人一起相处都累。”

何千禧笑。

那一刻笑得其实有些,异样。

因为珊珊背对着的方向,她口中的封子佑就在那里。

然后在给她眼神,让她不要拆穿。

龙瑾说得特别来劲,“千禧你还不知道,封子佑上次送请帖到金三角的时候,还和我打架了。你说一个男人和女人打架,打得还特别狠,我被他揍在地上一动不动,他这种毫不怜香惜玉的性格,以后说不定会家暴。”

“……”何千禧笑,笑得意味深长。

“总之,外表越是光鲜的人内心可能越发的阴暗,你这么好的姑娘,远离他是对的。”龙瑾总结性安慰。

何千禧眼眸就这么看着龙瑾身后。

龙瑾一怔。

猛地回头。

回头就看到封子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然后脸色……她真的看不出来。

所以。

真不能说人坏话。

会遭雷劈。

龙瑾此刻很想钻地洞。

她好像老是喜欢诋毁他。

天地良心,这次她真的只是为了安慰何千禧。

亦或者,安慰安慰自己。

她尴尬得要死。

封子佑却没有离开,反而开口问道,“还是这么不能接受我的长相?”

“也不是,我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龙瑾讪讪一笑。

“我性格不好吗?”

“没没没,成熟的男人都比较深沉。”

“上次打痛你了?”

“我也打痛你了。”龙瑾连忙找台阶下。

封子佑说,“以后有什么不满,可以当面告诉我。”

“……”她又不傻。

“今晚早点睡。”封子佑说。

为什么?!

“千禧也是。”封子佑提醒。

何千禧点头,“子佑哥,我会早点睡的,也会让珊珊早点睡的。”

“嗯。”封子佑对着千禧温柔一笑。

笑容真的如沐春风一般。

难怪千禧会这么喜欢。

其实。

她也会心跳加速。

她暗自的叹气。

捉摸着婚礼完了之后,就带着千禧,回金三角,亦或者,云游四海。

封子佑离开了他们的房间。

晚上吃过晚饭之后。

所有人都早早的入睡了。

估计大家都想以最好的状态,参加婚礼。

龙瑾在床上有些睡不着。

也不知道千禧睡着了没有。

她点开手机屏幕,想要给千禧发信息,万一千禧睡着了呢。

明天一早,千禧还要化伴娘妆的。

她强迫自己入睡。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她点开,看着一条信息,“阿姨在后庭等你。”

龙瑾看着信息。

是龙九阿姨。

奇怪。

龙瑾还是从床上起来,去了后庭。

后庭中,龙九阿姨一个人坐在幽静的小桌椅前,喝着啤酒,吃着小龙虾。

龙瑾坐过去。

夏绵绵笑了笑,“喝酒吗?”

“嗯。”

龙瑾自己倒了酒,主动敬了夏绵绵两杯。

“子佑不能喝酒,他酒精过敏。”

“我知道。”

“也不能吃辣椒。”

“我知道。”

但是,干嘛给她说。

应该给子佑的老婆说。

“子佑从小就是一个特别让人省心的孩子,他很清楚自己在这个家最应该做什么,所以总是让我们很放心,以至于,有时候不得不疏忽了他,说来是想要给他自由,事实上,我们也确实没办法给他更多其他。他和子倾不一样,子倾注定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我们自然会对他重点培养,他和子染也不一样,子染是女孩子,生在这样的家庭,更需要好好保护以防有心人利用。所以,其实子佑得到的关爱并不多。”

“我想子佑应该也是理解的。”龙瑾说。

捉摸着,是不是子佑要结婚了,龙九阿姨不舍,想要找个人排泄一下她的心情。

“嗯,子佑真的是个好孩子,所以很希望他可以真的得到他想要的幸福。”

“他马上就要得到了。”龙瑾笑了笑,明天不就结婚了吗?!

“我听说,你很不理解我和你父亲的事情。”夏绵绵话锋一转。

“没没没,那是小时候不懂事。”

“不管如何,我给你简单解释一下,你父亲之前确实喜欢我,对我很好付出很多,我也承认我辜负了他对我的爱。不过珊珊,对比起我和你父亲所谓的爱情,我们之间的感情更加的深刻,那是情感超越了很多,爱情,亲情,友情,我很难给你形容我和你父亲的关系,但我可以很肯定,如果我老公封逸尘和龙一同时有危险,我会选择先救龙一,而这样的事情,曾经真的发生过。”夏绵绵一字一顿。

------题外话------

二更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