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有贼心没贼胆吗?封子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龙九阿姨的话,龙瑾那一刻有些动容。

其实她现在长大了也理解了,感情不可能会是一厢情愿就能够一直坚持的事情,龙九阿姨没有回应她父亲的爱,所以她父亲找到了他的真爱,但龙九阿姨回应了他父亲的情义,所以他们可以成为彼此两肋插刀的朋友。

她理解的。

她说,“阿姨,我之前确实很任性,没有想过会给封子佑带来这么大的童年阴影,其实我现在也很后悔。”

“可以弥补的。”夏绵绵突然说。

“嗯?”

“可以弥补的,只要愿意。”

“当然愿意,我现在也把封子佑当朋友了。”龙瑾很肯定。

夏绵绵嘴角笑了一下。

那一刻审视着龙瑾,又拿起酒杯喝着,淡淡的口吻说道,“看来还不知道。”

“什么?”

不知道什么。

“没什么,阿姨就是找不到人喝酒,所以找你出来喝点,聊几句,不早了,明天都有的忙,早点去睡吧。”

“好。”

龙瑾起身和夏绵绵一起离开。

各自回房。

身后有人在叫她。

龙瑾转头,“大嫂,还没睡?”

“嗯,睡不着。”大嫂笑,是有些小心翼翼到拘谨的笑容的。

大嫂在他们家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是很卑微的一个存在。

就算家里面所有人都把她当成自己人,她还是,自然地让自己处于,低人一等的地位上,很难一时改变。

“小麒哥哥呢?”

“他睡了。”

“那你现在……想和我聊天?”龙瑾问。

是怕打扰到龙麒吗?

大嫂点头,“可以吗?”

“我们都是一家人,没什么不可以的。”龙瑾说,那一刻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喝点酒可能可以帮助睡眠,刚刚的酒应该还没收拾,你跟我来。”

“嗯。”

龙瑾带着她家大嫂又回到了刚刚和夏绵绵喝酒的地方。

佣人正在收拾,她正好,让又准备了点酒,就和她大嫂喝了起来。

“别喝多了。”龙瑾提醒。

看着大嫂酒量还不错。

“我有话给你说珊珊,但我怕,不喝酒我说不出来。”

“其实,我也有话给你说。”龙瑾看着她。

从她和龙麒结婚以来,她好像故意在回避她。

可能让她误会,她对她的不友好。

“先听我说可以吗?”大嫂问。

“当然。”

“你还喜欢龙麒吗?”

“……”龙瑾抿唇。

她喝了一口酒。

“还喜欢吗?”

“大嫂是在吃醋吗?”龙瑾微微一笑。

“不,我不吃醋。龙麒对我有救命之恩,他对我这么好,给了我这么多的荣华富贵,我不会做任何为难他的事情。所以……”大嫂咬唇。

似乎有些说不出口。

龙瑾没有插嘴。

她就默默的听着。

“所以,就算你喜欢他,他喜欢你,你们要重新在一起,我也可以退出的。”

“别乱想了。”龙瑾安慰,“既然龙麒娶了你,就一定会和你生活一辈子的,他是一个负责任的人。”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珊珊。我和龙麒结婚,龙麒一开始就给我说过,我们不会有感情,他也不会喜欢我,我们只是为了结婚而结婚,或许有一天就会彼此分开,当初让我选择了要不要结婚的,因为我需要你们家的地位所以我带给你了,说直接一点,我们的婚姻就是为了,各取所需。我要的是富贵,他要的是断了你的念想,我们之间没有感情。”

“就算如此,你们也结婚了,别多想了大嫂。小麒哥哥不是一个真的冷血的人,时间久了,你们会有感情的。”

“我也畅想过或许,可是那只是畅想,事实就是,他真的很喜欢你,我能够感觉到,他真的喜欢你,喜欢得很痛苦,喜欢得很压抑。”

“可是,我们还是不可能了。龙麒既然和你结婚是为了推开我,现在也不会离婚和我重新在一起。”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大嫂很肯定的语气,“之前是龙麒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恢复了,但那天,那天我陪着龙麒去医院做复查的时候,医生说,龙麒的下体是开始有神经性恢复,甚至,男性部分,也可能会有好转的余地。”

龙瑾看着大嫂。

这种事情,龙麒重来没有给她说过。

“所以我能够感觉到龙麒对你开始有些慌张了,我感觉得出来,他想要重新和你在一起,但因为现在的情况而导致,他不敢给你开口,我今晚就是想要告诉你,我会主动退出的,我会成全你和龙麒,你们才是天生一对。”

龙瑾喝着酒。

是真的因为这个消息有些震撼。

龙麒……真的会恢复吗?

如果龙麒恢复了。

她真的可以和龙麒在一起,龙麒真的会重新和她在一起吗?

她咬着唇瓣。

“珊珊,我看得出来,你还是喜欢龙麒的,而且龙麒真的一直很爱你很爱,你不能辜负了他。”

“大嫂,这件事情,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你说了算,当然,龙麒说了也不算。我们之间经历太多了,如果换在半年前,我可能会毫不犹豫,半年后,我也会有很多变化。有时候感情,真的经不住折腾。”

“珊珊。”大嫂叫着她。

龙瑾从椅子上站起来,“本来今晚我是想给你说让你好好和龙麒在一起,不要总把自己当外人,但显然,好像不是时候。不早了,我要去睡了。”

“珊珊,其实龙麒并没有睡觉。他一个人在房间中抽烟。很长一段时间了,总是一个人一坐就是一天,我知道他其实很想让你陪陪他,很想开口让你回到他身边,但是他做不出来,他总觉得他曾经那么深刻的伤害过你,如果可以,你去找他,你去找他好好谈谈可以吗?我真的不想再看到这样的龙麒了,真的太压抑了。”

龙瑾没有回答。

她就是眼眶有些红。

命运真的有时候很折磨人。

她走进大厅。

并没有注意到,在幽暗的后庭中,站着一个男人,一直站在那里,听着她们的谈话。

他今晚也失眠了。

其实,失眠挺长时间了。

今晚比较严重。

怕龙瑾突然就溜走了,所以想要看看她还在不在,不在房间那一刻他真的惊慌,好在,他看到了她和龙麒的老婆坐在一起,然后他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听到说。

龙麒有可能会恢复。

他喉咙微动。

他知道,龙瑾会动摇。

他从黑暗中走出来,走向大厅。

卧室的走廊深处。

封子佑看着龙瑾站在了龙麒的房门前。

很犹豫,很犹豫的站在那里。

封子佑告诉自己,如果龙瑾没有敲门,他就上前就上前告诉她他给她准备的一切,如果没有敲门……

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龙瑾敲门了。

龙麒打开了房门。

那一刻。

他甚至看到了龙瑾的眼泪,一瞬间就流了出来。

那种眼泪,包含的情感太多。

他已经不想去揣测了。

他转身离开了。

离开了属于他们的二人世界。

此刻。

两个人彼此对望。

龙麒看着龙瑾的眼泪,“珊珊……”

“为什么要这么晚。”龙瑾问。

“怎么了?”龙麒伸手拉着她,“受什么委屈了吗?”

“为什么身体恢复这么晚。”龙瑾推开了龙麒的手,一字一顿的问他。

龙麒敛眸。

“大嫂说,你可以有望恢复了。”

“医生是这么说的,事实上我也不知道……”

“龙麒,你知道我以前有多爱你吗?”

“我知道。”

“你知道当你因为你的自尊你的骄傲你的不想伤害你的好心推开我,我用了多极端的方式去忘记去成全你吗?现在,现在大嫂告诉我说,你可以恢复,现在大嫂告诉我说,你还喜欢我,你让我怎么办?!”

“对不起珊珊,我也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可能会恢复,我怕耽搁了你的一辈子,我真的不想让你委屈,在我心目中,你可以拥有全世界的幸福。”

龙瑾冷笑。

是。

这叫为她考虑。

那现在,她该怎么选择。

当以前的事情都没发生过,重新和他和好如初。

对。

她还有喜欢。

但是,已经不同了。

已经不会那么纯粹了,他们之间都经历了很多,她经历了很多,她差点以为她已经完全爱上了封子佑,现在她重新回到最单纯的一段感情里面去,她已经做不到了!

“珊珊,虽然很自私,但……我们重新开始吧。”龙麒说,“我保证,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绝对不再离开你,我绝对!”

“不了。”龙瑾摇头。

拒绝了。

不了。

感情散了就散了。

她不想回头了。

就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不爱了,但她真的已经不想再回去了。

“珊珊,我知道曾经是我……”

“和你没关系。”龙瑾说,“是我,没那么想要了。”

龙麒看着她。

那一刻能够感觉到,他的难受。

她其实也并不好受。

她在想,到底是造化弄人,还是,感情不坚定。

她真的不知道。

“已经不喜欢我了吗?”龙麒问。

果然。

感情一旦破碎,真的很难修复。

是他。

自作自受。

“喜欢上封子佑了吗?”龙麒问。

“不知道。”龙瑾摇头,“我曾经有一段时间真的很努力的去忘记你很努力的去喜欢封子佑,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喜欢谁,我不敢承认我喜欢谁,我只能确定,对你,对封子佑,我的态度都是,放弃。”

彻底放弃。

不想再这么难受这么纠结这么痛苦了。

“是我,给了带来了这么大的伤害。”

“没关系。”龙瑾说,“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可以有自己的幸福,你可以真心对你的妻子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对封子佑的也是如此,而我,再也不想插足你们的感情。”

龙麒点头。

他知道了。

他知道龙瑾已经,不敢再爱了。

是他。

伤害了她。

而他,无法做弥补。

龙瑾擦了擦眼泪,“以后,你还是我的小麒哥哥。”

龙麒点头。

以后,她只能是他的珊珊妹妹。

“晚安。”

龙瑾转身离开。

她是一个洒脱的女人。

她要变得洒脱。

感情,感情……

都他妈见鬼去吧。

她大步,甚至是跑步离开了龙麒的房间。

她真的很怕去看龙麒在她身后的眼神,不是怕后悔,是怕心痛。

她从小似乎对龙麒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怜悯,她总是很想,把自己最好的掏心掏肺的给他。

而她,其实没那么伟大。

她跑回到了自己房间,一把将房门重重的关了过去。

就这样吧。

就这样,了断。

她深呼吸一口气,准备上床睡觉,强迫自己睡觉。

那一刻。

突然一道黑影从昏暗的房间中出来,直接搂抱着她的身体,疯了一般的亲吻着她,嘴唇在她唇瓣上,甚至在撕咬。

她好不容易收回的眼泪,那一刻又流了出来。

很痛。

因为,被咬得很痛。

她在反抗,不停的反抗。

他就把她狠狠抱住,狠狠亲吻,野蛮无比。

猛地一下。

龙瑾一把推开了封子佑。

封子佑退后了好几步。

龙瑾狠狠的擦拭着嘴角,“你疯了吗?”

是不是,她的容忍,就变成了他的得寸进尺。

疯了吗?!

封子佑也想问自己。

是不是疯了。

是不是疯了,才会这么想要弄哭龙瑾,才会这么想,这么想,这个女人除了对他哭,不能对任何男人哭。

他真的受够了,龙瑾一直守着龙麒哭,一直!

“你出去,我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龙瑾大声说道。

她今晚心情很不好。

很不好。

她真的不想和封子佑纠缠,她只想参加完他的婚礼,消失得远远的。

“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封子佑眉头一扬,嘴角拉出一抹冷笑。

龙瑾警惕的看着他。

今晚的封子佑明显,和平常不同。

“是不是,要做点什么,让你深刻的记住,我们都发生了什么。”

“你到底……啊!”龙瑾尖叫。

身体那一刻重新被封子佑桎梏,甚至那一刻,直接把她压在床上,然后开始解她的衣服。

“封子佑,你放开我,你他妈疯了吗今晚,你到底要做什么!”龙瑾扭动。

其实她力气很大。

封子佑桎梏得也很困难,却就是,不放手不放手的,甚至在拉扯她的衣服,用蛮力,撕开。

“封子佑!”龙瑾觉得面前的男人,完全是失控的。

封子佑用嘴捂住了她的嘴。

龙瑾只能发出吱吱唔唔的声音。

她真的是受够了。

受够了。

她一口,狠狠地咬着封子佑的嘴唇。

很用力。

封子佑吃痛的放开她。

嘴角上有血渍。

龙瑾说,“封子佑,我不知道你到底抽什么风,但我想,不就是要上床吗?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脱,别弄得那么龌蹉!”

封子佑眼眶猩红。

龙瑾用力推开封子佑。

封子佑被她推开,坐在床上。

龙瑾得到自由之后,半点都没有停留的开始拔掉自己的衣服。

不就是上床而已。

不就是上床而已。

她咬着唇瓣,撤掉了自己的外套,粗鲁的解着自己的文胸。

因为暴躁,很暴躁,龙瑾那一刻很久都没有解开,她直接用蛮力扯开了,扯开,文胸的扣都已经变形性,皮肤也被勒得通红。

她把文胸仍在一边,又开始脱裤子。

很努力的脱。

“龙瑾。”封子佑叫她。

那个时候,自然的已经把视线别开了。

现在的龙瑾,很清凉。

龙瑾当没有听到。

“别脱了,刚刚我太冲动了,对不起。”

龙瑾依然当没有听到。

“早点睡吧。”

封子佑从床上起来。

起来那一刻。

身体突然被人推倒。

龙瑾骑在他身上,此刻身上真的已经很清凉很清凉了。

她说,“怎么?有贼心没贼胆了?!”

------题外话------

龙瑾要不要,霸道的上了!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