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洞房花烛/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子佑带着龙瑾在外度蜜月。

一玩就是一个月。

封子佑是一个特别会玩的人,他总是会制造很多浪漫很多惊喜,和他在一起,不会感觉到寂寞,也不会觉得无聊,每天都带着期待,每天都过得很精彩,唯独。

封子佑和她同床共枕,却没有真的碰她。

明天,封子佑说回阿尔戈了。

说再这么玩下去,他们双方父母可能都会失踪报警了。

龙瑾有些不舍。

莫名就是很想和封子佑,单独在一个地方,待的时间可以更长一些。

晚上一起吃过浪漫晚餐之后。

两个人各自洗完澡,躺在全透明天窗的大床上,看着满天星辰,美得倾心。

安静的房间内。

龙瑾睡不着。

她背对着封子佑,感受着封子佑似乎已经平稳的呼吸。

每晚两个人都是合衣而睡,龙瑾都有些不明白,结婚了不是应该上床的吗?

还是说。

这场婚姻,只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封子佑为什么要说他要帮她走出龙麒的阴影,还说,帮她走出龙麒阴影最好的方式是,让她爱上他。

既然要爱,婚姻就不会是假的。

可是。

为什么不碰她。

是因为他也在隐忍着等待她的主动吗?

她咬牙。

翻身。

翻身,正对着背对着她的封子佑。

明天就回去了,今晚,今晚大胆一次,大不了被他推开,反正,她也推开过他,就算两清了。

她下定决心,深呼吸一口气,伸手,去抱住封子佑。

她以为他睡着了。

那一刻却感觉到了他身体的一丝颤抖。

缓缓,并没有任何反应。

龙瑾将身体靠得很紧,身体都已经紧挨到了他的后背上。

封子佑依然,一动不动。

龙瑾的小手,直接穿过了封子佑的睡衣,伸了进去。

其实,还是有些害怕。

这么去摸一个男人。

她紧张到手指都在颤抖。

那个被她抚摸的男人,身体都僵直了,一动不动的任由她上下抚摸。

上下抚摸了好久。

龙瑾突然从床上爬起来。

她知道封子佑是醒着的。

她起身坐在了封子佑的身上。

封子佑果然是睁开眼睛的,此刻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龙瑾也没说话,弯腰,低头亲吻在了他的唇瓣上,唇齿相融,龙瑾感觉到了封子佑身体的颤抖,他回应着她的亲吻,彼此很主动地张开嘴唇,很清楚的勾到彼此的舌,湿吻很激情。

龙瑾趴在封子佑的身上,吻得彼此气喘吁吁。

她放开他。

彼此的唇瓣上都染上了晶莹的液体。

两个人又安静了那么一会儿。

龙瑾稍微坐直了身体,双手开始脱封子佑的衣服。

她其实很紧张。

她是第一次啊,封子佑是无数次。

但貌似那一刻,封子佑比她还要紧张。

紧张的一把抓住了龙瑾的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龙瑾一怔。

随即,猛地点头。

她都做到这个地步了,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封子佑突然抱着她的身体也坐了起来,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他搂抱着坐着两个人距离很近。

封子佑的双手抚摸着她的脸颊,看着她黑暗中也能够感觉到的羞红脸颊,他说,“我不会半途终止的。”

谁说了半途要终止啊。

她带着些不爽的情绪。

封子佑似乎给了她几秒的时间,看她并没有反抗,那一刻直接翻身,将龙瑾压在了身下。

“啊!”龙瑾尖叫。

封子佑这一刻……好像很不冷静的样子。

他把她压在床上之后,嘴唇直接就印了上去,亲吻着她的脖子,手直接伸进了她宽松的睡衣里面。

龙瑾全身强硬。

她就感觉到封子佑的手嘴身体,在她身上,很火热。

到处都是一片酥麻又到处都滚烫一片。

她趴在床上,全身都在因为他的举动而剧烈的反应着。

龙瑾突然想到,想到那次那个女人说,说封子佑的技巧很好,会舔得很舒服。

原来是真的。

原来是真的。

她紧咬着唇瓣,一边享受着他的技巧,一边却又有些莫名的不爽。

她以为她没有说出来。

那一刻带着气息的房间却突然听到了她的声音,她说,“你是不是给很多女人都做过……”

身上的男人顿了一下。

他问,“上床吗?”

“不只是。”龙瑾脸蛋很红,心口又很闷。

封子佑的嘴唇不知道何时舔到了她的小耳朵上,他要和她的耳朵。

就是一阵,无法言喻的酥麻。

他说,“上床很多,但这样的,只对你。”

“唔。”龙瑾心跳加速。

封子佑还说,“我和那么多女人上床,你还没有个逼数吗?”

“……”

得了便宜还卖乖。

“乖,别躺着不动,配合我……”

“唔。”

一室,春光乍现。

她以为封子佑不想和她上床,所以她很主动。

她想的是,既然已经结婚了,做夫妻之间的事情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她没想到……一旦打开了这个大门。

封子佑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他们原定计划第二天就离开的,封子佑直接又拖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哪里都没去。

在床上的时间最多。

龙瑾有时候都不知道都不知道,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

他们极尽淫乱的日子,终究结束了。

龙瑾和封子佑回到了阿尔戈。

回去的时候,龙瑾其实是很不好意思的。

突然身份就变了。

他们到达皇宫大殿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沙发上等他们。

龙瑾不由得抓紧了封子佑的手。

封子佑也把她抓紧,就是在给她依靠。

两个人走进去。

封逸尘在沙发上看报纸,表情很淡。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他们,眼神中带着审视。

封子倾不在,他一直很忙。

居小菜坐在夏绵绵的身边,嘴角分明带着幸灾乐祸的笑。

还有出国留学的子染,这段时间似乎因为父母的回来一直没再去北夏国,看着他们那一刻仿若看到了希望一般。

封子佑开口,“爸妈,嫂子,子染,我们回来了。”

“我都以为,我要挂人口失踪了。”夏绵绵直白。

“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封子佑笑,“而且给你发过信息说带着龙瑾去度蜜月了。”

“是啊,在婚礼现场给我发过信息,之后就跟人间消失了一般!你还真是体贴得很啊!”夏绵绵故意。

“那你跟爸不也是一样的吗?出去玩就跟人间蒸发一样,一去还三五年的……”

“结婚了嘴皮子都硬了啊!”夏绵绵怼自己儿子。

封子佑还想解释。

龙瑾突然大声说道,就是不想看到他们争执,她说,“妈,对不起,下次我和子佑不会了。”

话音一出。

大厅中所有人都看着龙瑾。

连封逸尘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都抬头看了一眼。

龙瑾被看得有些发麻,“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叫我什么来着?”夏绵绵问。

“不是应该改口叫妈妈吗?”龙瑾脸红。

结婚后,不应该这么叫吗?

她转头看着封子佑。

看着封子佑分明笑得好好看,他说,“还要爸。”

龙瑾转头对着封逸尘。

封逸尘也看着自己儿媳妇。

龙瑾恭敬,“爸。”

封逸尘笑了一下,“阿九,拿红包。”

“……”夏绵绵满脸黑线。

说好了要逗逗这两口子,封逸尘这个没原则的男人。

不过。

算了。

她儿这么聪明,俨然知道她是故意的。

她起身,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龙瑾诧异。

夏绵绵给她,“拿着吧,你和小居都有一个,是这些年和你爸去游玩的时候无意买下来的千年古玉,刚好有三块,就正好留给你们三个,就剩下子染了。”

被点名的封子染正襟危坐。

夏绵绵说,“你什么时候带个男朋友回来?”

她也想带啊。

但是……

没成功。

而且。

她转头看着他父亲。

封逸尘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直白道,“子染还小,25岁之后再考虑。”

“人家珊珊才19岁就嫁给你儿子了。”夏绵绵反驳。

“那你问问龙一心在滴血没有?”

“最后还不是答应了。”

“鬼知道你和卡珊儿都做了什么勾当。”

“……”夏绵绵不爽,“哪里有人这么说自己老婆的。”

封逸尘抬眸看了她一眼。

“封逸尘,你是不是开始嫌弃我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女人都会变老,你是不是就嫌弃我了,开始嫌弃我了……说什么当年是为了我才让我整容的,你纯粹就是因为我不够好看才让我整容的是不是?!”

封逸尘头大。

其他几个人也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两老。

这是……在吵架。

封逸尘放下报纸。

那一刻,直接拽着夏绵绵的手进屋。

“喂,你放开我,你别对我动手动脚,我说封逸尘,一把岁数了你到底要做什么……”

“哐”的一声。

房门关了过来。

留下一脸懵逼的所有人。

龙瑾以前都不知道,原来封子佑的父母这么好玩的。

“别管他们了,他们经常这样。”封子佑补充,“打情骂俏。”

龙瑾笑。

原来这叫打情骂俏啊。

她和封子佑坐在沙发上。

“子染,你不去北夏国吗?”封子佑问。

不是听说有喜欢的男孩子,然后一直在追求吗?

“我也想去,可是我爸不让我去。”封子染说,“我就盼着你们早点回来,然后我爸妈又开始出国旅行,我就又可以在嫂子的帮助下,去北夏国了。”

“我那天听爸妈说起,说等子佑回来就会出门的。”

“真的吗?”封子染很兴奋。

“是这么说的,但具体走的时间都没定。”

“真希望他们能够早点走。”封子染由衷的说道。

“子染,你是打算留在北夏国吗?”封子佑突然严肃。

“不是。”封子染摇头。

“那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回去了,趁着对方也还不喜欢你,就不要勉强自己去追求所谓的自由恋爱了,我怕你没办法收心。而爸这么固执的人,在对你的事情如此固执的情况下,可能真的不会允许你在其他国度,如果对方愿意跟着你入赘可能还有一线希望,如果不能,我就觉得,你没必要再去了。”封子佑提醒。

“我会回来的。”封子染说,“其实也没有特别喜欢对方,就是觉得那种追求的感觉很美好,等25岁,就像爸说那样,25岁我就回来,好好的接触一个适合我的男人结婚生子。”

“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如果真的喜欢了,就很难忘记。”封子佑说,“我就是前车之鉴。”

因为喜欢了。

怎么捣腾,还是很喜欢。

封子染笑了笑。

她知道。

他们家的人比较专一。

但她,好像没那么明显。

因为从小到大,没怎么特别喜欢一个人。

当然也可能是她父亲把她看得严格,没办法接触到其他人!

不过她可以肯定的是……

与其说她喜欢她现在追求的男人,倒不如说,她只是因为觉得这才叫自由恋爱,甚至很有挑战性,甚至让人觉得很有激情,这不过只是她想要的一段经历而已。

“我带着龙瑾回去了。”封子佑突然开口。

坐了很长时间的飞机,彼此都很累。

“你们不住王宫吗?”子染问。

“不住。”

封子染真是羡慕啊。

封子佑就带着龙瑾一起离开了王宫。

龙瑾坐在副驾驶室,看着封子佑,“我们不住这里吗?”

“你想住这里吗?”

“不是,就是以为我们会和父母还有兄妹住在一起。”

“不用的,我父母没有这么老旧。除了对子染。”

“子染好可怜的样子,爸为什么就不让子染自由恋爱呢?”龙瑾不明白的问道。

“因为子染是女孩子,我爸就是怕子染受了委屈。其实也不是不让子染自由恋爱,只是在阿尔戈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有胆量追求子染,就算追求也会看我爸的脸色,所以子染才会隐藏身份去其他地方,寻求真爱。”封子佑解释。

“哦。那万一子染真的动心了怎么办?爸会让子染留在国外吗?”

“绝对不会。”封子佑很肯定,“所以我才劝子染尽快收心。”

“我突然好想看到,你爸被子染挑战时候的样子,从小到大,我好像就没有看到爸脸上有过多的情绪,比我爸还淡定,我爸内心都是火热的,但是你爸,怎么都觉得,从内到外,恒温得可以。”龙瑾突然调皮的一笑。

封子佑腾出一只手摸了摸龙瑾的头。

很宠溺的举动。

龙瑾有些羞红。

两个人但凡有点亲密举动,就会让她想起,想起他们之间的那些不单纯。

车子开到了海边一栋别墅区。

不是很大,对他们两个人却也绰绰有余。

封子佑停好车牵着龙瑾进去。

这算是他们家吗?!

装修以简单黑白灰为主,偶尔会有橘色的线条点缀显得不那么冷硬。

她观察着走在地板上。

那一刻。

一条棕色的小狗突然冲了出来。

龙瑾一惊。

封子佑上前抱住。

龙瑾看着他,看着他怀抱里面的小藏獒。

封子佑说,“没办法还你杰克,所以……”

所以给她重新买了一条是吗?!

龙瑾从封子佑怀抱里包裹小藏獒。

还是好沉好沉的。

以前的封子佑很怕狗的。

是为了她才改变的吗?

封子佑说,“它还没有名字。”

“就叫杰克吧。”

“好。”封子佑点头。

龙瑾抱着小藏獒,眼神却一直看着封子佑。

封子佑也这么对视着她。

龙瑾踮脚。

踮脚,一口亲在了封子佑的唇瓣上。

封子佑嘴角一笑。

那一刻,直接托着龙瑾的唇瓣,一个重重的吻,就这么印了了下去。

如胶似漆。

小藏獒好奇的看着自己的两个主人,小抓子捂着自己的眼睛。

它还是小孩子。

要非礼勿视!

------题外话------

今天或者明天会有福利,大约是明天,因为今天宅确实太忙了太忙了。

二更可能也会很晚。

至于怎么看福利,有QQ群的亲们直接问管家就可以不用重复再加入。

没有的入QQ群685237152。

么么哒,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