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封小姐是很排斥我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家大厅。

封逸尘和莫修远,侃侃而谈。

说起来,两个人的交情说深不深说浅不浅。

当年阿尔戈出现内政危机,是北夏国出兵帮忙镇压,而北夏国很多商业贸易又依靠着阿尔戈的经济发展,俨然两国是友邦之国,当年莫修远为了退出统帅之位,封逸尘还曾出手助力过,到现在,莫子兮和封子倾之间私底下关系也不错,即使带着很多政治上的因素,就像当年在莫修远还在统帅位置之时,他还在做王子管理国事之时,两个人断然不会这么的相见。

其实这些年,退位让封子倾继承王位之后,他带着阿九云游四海也没从未想过要和莫修远来个忘年之交,不过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旅行中相遇,那个时候莫修远也带着陆漫漫在外旅游,就突然一拍即合,两个男人成为了朋友,甚至,夏绵绵从来没有见过封逸尘对谁这么上心过,居然会主动登门造访,如果年轻几十岁,夏绵绵说不定还会吃醋。

大厅中倒还显得和谐。

除了,心思诡异的封子染。

封子染真的是如坐针毡。

旁边做的就是陆一城,陆一城一直保持着安静,封子染却觉得心跳都要暴跳了出来,分分钟暴走的节奏。

心里一直在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冷静,陆一城肯定认不出来她。

她自己把今天的自己当成空气就好了。

她这么想着祈祷着各种神经崩溃着。

那一刻,陆一城突然开口,“封小姐。”

封子染那一刻被吓到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她甜笑,那句陆总差点脱口而出。

她说,“陆少爷。”

“你应该没来过文城吧。”

“没有,这是第一次。”封子染笑,笑得,自己都觉得很傻。

当然心里也在犯嘀咕。

陆一城不像是会主动打岔的人,他的性格,不太喜欢主动去做一件事情,就算做起来什么都可以做得很好,但真的太喜欢睡觉了,以至于,并不觉得他是一个很积极的人。

“有没有兴趣,我带你出去逛逛。”陆一城问。

“不不用麻烦了,我陪着我父母在这里坐一会儿就好了。”

“放心,我不会把你带丢的。”

“不是那个意思……”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陆一城下结论。

封子染瞪大了眼睛。

这这这人什么时候这么霸道了。

分明觉得以前这货,都不太把人放在眼里,不是不屑而是懒。

封子染就看着陆一城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有礼貌的对着正在交谈的父母们说道,“封小姐想在文城到处转转,我带她参观一下我们文城的风光,叔叔和阿姨放心,我会保护好封小姐的。”

封子染在心里咒骂。

为什么又变成了,她想要去文城转转了。

鬼才想到处转转。

封逸尘还没发话,夏绵绵开口道,“去吧,你们年轻人也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不用陪着我们在家无聊。”

封逸尘抿唇。

终究老婆发话了,他没开口。

陆一城恭敬,“谢谢阿姨。”

“一城带着子染出门凡是小心点。”陆漫漫叮嘱。

“是。”

然后,陆一城就带着封子染出门了。

封子染第一次坐在了陆一城的小车上。

陆一城很少自己开车。

她捉摸,陆一城应该在上下班时间经常在车上睡觉。

而她单独坐在他开的轿车内,真的是有些受宠若惊。

她坐在副驾驶室,眼眸就这么看着文城熟悉的街道。

本以为离开了文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结果,这才过了2个月。

2个月时间,她仿若觉得陆一城都变了。

但好在,并不是什么不好的变化,所以当年被她放鸽子的事情,应该对他影响也不是特别大。

这么想着。

安静的轿车内,响起了陆一城的声音,他开口道,“封小姐都喜欢些什么?”

“啊?”

“你喜欢什么。”陆一城不耐其烦,“否则我不知道应该把车辆停在哪里。”

“其实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如果无趣我们还是回去吧。”封子染建议。

两个人单独相处。

她真的心惊胆战啊。

“封小姐很排斥我吗?”陆一城问。

“不不不是。”封子染连忙摇头。

说好不要紧张的。

却就是,紧张到不行。

“那为什么我总觉得,封小姐对我带着警惕,我看上去很吓人吗?”

“不是,我对陌生人都这样的。”封子染随便找借口。

感觉自己快崩溃。

陆一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主动了。

她突然很委屈,委屈自己这4年的告白算什么。

陆一城对人,还是可以很主动的。

“我带你去商场逛逛。”

“嗯。”封子染只得硬着头皮点头。

车子停靠在文城最豪华的国际商场。

陆一城走在前面,封子染走在后面。

封子染觉得自己分分钟都有,撒腿跑掉的冲动。

她控制情绪和陆一城走在商场内,跟着陆一城走进了一家,奢侈珠宝店。

封子染倒是很好奇,陆一城会带着她逛这里。

“如果不介意的话,帮我挑选一枚戒指吧。”陆一城说。

封子染诧异,“你戴的吗?”

“不,婚戒。”封子染说。

“你要结婚了?”封子染惊奇。

这么快。

2个月时间。

陆一城就又有了新欢?!

是不是又是哪个女人的主动。

这男人要不要这么懒啊。

除了工作,能上心点吗?

“怎么了?”陆一城嘴角微扬,“不愿意吗?”

“不是,我没想到陆少爷就要结婚了,刚刚听阿姨说你还单身。”

“总会结婚的。”陆一城淡淡的说。

封子染心口压抑得慌。

但还是很认真的帮他挑选着。

结婚对戒,别致款,简单大方很适合陆一城这种嫌麻烦的人的性格。

陆一城买了单。

两个人离开了珠宝行。

封子染跟着陆一城又在上床随便逛了逛,封子染也没什么特别想买的,就陪着陆一城瞎走。

中午时刻陆一城带着封子染在外吃了午餐。

吃完午餐之后,封子染想陆一城应该想要回去睡觉了吧。

然而并没有。

他是有午睡的习惯,但没有回去。

陆一城把车钥匙给了封子染,说,“麻烦你开一下车,我这个时间很容易犯困,开车很危险。”

“好。”封子染也没有拒绝。

陆一城说,“你按照导航的地址走就行了。”

“嗯。”

陆一城就坐在副驾驶室,靠在后背椅子上,就睡了过去。

封子染开车跟着导航溜达。

导航的路线,让她觉得莫名其妙。

陆一城是在逗她不熟悉文城的交通环境吗?

哪里堵车开哪里,甚至绕着文城的街道来回穿梭,她开得咬牙切齿,这货是故意让她这么载着,然后他可以安心睡觉吧。

封子染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2个月前,还觉得他遥不可及,现在能够这么近距离接触,应该要庆幸要庆幸。

她不停的给自己洗脑。

然后就一直开着车在文城瞎逛,无所事事。

真的开了好几个小时。

陆一城醒了。

他看了看时间,开口道,“辛苦了,你把车子停靠在路边,我来开吧。”

“嗯。”

封子染将车子停好,坐在副驾驶室。

“你要不要睡一会儿?”

“不用了,我们早点回去吧。”封子染提议。

“还早。”陆一城说,“吃过晚饭之后再回去。”

“……”她想回去。

她想回去啊。

内心在咆哮。

然后陆一城就真的载着她,到处游逛。偶尔还会给她讲讲文城的风光,看上去真的在认真的做着一个导游。

封子染很煎熬。

文城她很熟,真的不需要他来帮她解释,而且显然,有些解释一听就是他瞎掰的,估摸着陆一城这种性格的人,也不会又多余的心思去了解其他他不感兴趣的事物。

他们在文城转了一个下午。

陆一城礼节性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打个电话。”

“你请。”封子染也很有礼貌。

两个人……

就是陌生人。

陆一城戴上蓝牙,拨打。

那边接通,声音高昂,“一城,你终于舍得主动找我了,你终于从被逃婚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我就是想问你,文城什么地方的晚餐好吃?”

“你要出门吃晚饭?”

“嗯。”

“捎带我一起啊,我正好也想出门透透气,我妈老让我带男朋友回家,我都快憋疯了,人家纯爷们的有木有!”

“今天不方便。”

“公事?”

“私事。”

“私事儿有什么不方便,我们一起长大,你身边的人我谁不认识,别装深沉了,我给你个地址,你直接过来,我也洗洗就来了。”那边很积极。

“下次吧,今晚我确实不方便。”

“你说真的?”

“真的。”陆一城回答。

“跟你吃饭的是个女孩子?”

“是。”

“放你鸽子的程筱迪?”翟夏揣测。

那一刻陆一城转头看了一眼封子染。

封子染听不到翟夏的声音,她只是感觉道陆一城的视线,转头看过去,和陆一城对视。

陆一城很自然的将视线看着前方,认真开车,“不是。”

“那是新的女朋友?”

“不是。”

“一定是,否则为什么我会不方便。”

陆一城不想解释了。

“沉默就是默认。”翟夏笃定,“一城你是怕自己没人要所以开始着急了是吗?”

“你把餐厅地址发给我。”

然后,挂断了电话。

和小夏夏完全没解释的必要。

陆一城依然认真的开车。

两个人在车上的交流话题并不多,有时候还会莫名的冷场。

一会儿。

陆一城收到了翟夏的餐厅信息。

陆一城导航。

封子染很想说,她都能找到,而且她很清楚的记得她都陪陆一城去吃了好几次了,因为工作需要的时候,现在还导什么航。

大概,陆一城是路痴,亦或者,他压根就没有留意过这些。

车子到达目的地。

陆一城和封子染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坐进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

环境很好。

有时候为了和一些有情调的高雅商业人士谈合作的时候,他们就回来这里用餐。

陆一城将菜单绅士的递给封子染,“你看看想吃什么?”

封子染自然的接过。

陆一城这货,从来不会主动点餐。

总是,她帮他点什么,他就吃什么。

真没见过这么懒惰的人。

封子染经过观察也很清楚在这家餐厅陆一城喜欢吃什么,她分别点了两份晚餐,然后两个人对立而坐。

落地窗外面景色很好,文城也是一个国际大都市,很繁荣的景象。

“你们打算在文城几天?”陆一城问。

“不知道,我父母的安排,我没过问。”

“今晚应该不会离开吧。”

“不会。”这么晚了,不至于半夜就走吧。

“那吃过晚饭之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还去。

她想回家啊。

“我晚上太晚回去,我爸会担心的。”

“你家门禁几点?”

“也没有特别的门禁,但太晚的话……”

“我会给你父母说一声的。”

“……”她只是单纯的想走行吗?

“吃吧。”陆一城招呼。

封子染告诉自己,坚持今天坚持今天就好了。

她默默地吃着自己的晚餐,然后又跟着陆一城一起,坐在他的轿车上,走进了文城最奢华的夜店魅色。

她以前也来过,公司有时候也会吃饭聚餐,然后晚上也会到这种地方来消费。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陆一城会带她来这里。

她跟着他的脚步,走进了一间尊贵包房。

包放不大,但显然和其他包房不同,豪华程度惊人。

当然封子染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对这些也不会有什么异样。

她只是很拘束,和陆一城在这么封闭的空间……

脑海里面突然就响起上次和陆一城在他的办公室……

她当时到底是怎么鬼迷了心窍,还被上得那么心甘情愿的。

正在她有些尴尬到手足无措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伴随着一个高昂的男性嗓音,“陆一城,晚饭放我鸽子现在又让我来陪你喝酒,你是被女人甩了吗……疑,怎么有个陌生女人在。”

翟夏盯着封子染看。

封子染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些人她都认识,但他们都不认识她。

“她是封子染封小姐,阿尔戈的公主。”陆一城介绍,“这是翟夏,我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兄弟。”

“我是哥哥。”翟夏强调。

封子染忍不住笑。

翟夏还是这么让人欢乐。

她知道他们两个人关系很好,甚至好多人都说,他们才是一对。

“你好,翟夏哥哥。”封子染伸手。

翟夏审视着封子染。

莫名觉得封在然的口吻,不像是第一次见到他。

封子染那一刻也有些心颤。

不应该表现得那么自然的。

好在翟夏本来就不是一个细心的人,没多想,“你好公主妹妹。”

两个人客套的说了几句。

一会儿。

房门又被推开,“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一城主动叫我出来喝酒……这是哪家姑娘这么美?”

是莫一诺。

陆一城的亲生姐姐。

一个跟着父亲姓一个I跟着母亲姓。

“封子染,阿尔戈公主。”

“哦,子染啊。”莫一诺热情,“我是一诺,你叫我一诺姐就好。”

“一诺姐。”封子染笑了笑。

“难得一城居然会带女孩子一起吃饭,是你父母拜托他照顾你的?”

“不不是,是陆少爷主动说带我在文城逛逛。”封子染解释。

一说出来。

翟夏和莫一诺都不相信的看着陆一城。

陆一城自顾自的喝着酒,“我也有无聊的时候。”

你真没无聊的事情。

陆一城也不解释,他依然喝着酒。

翟夏也是一个高兴的人,一会儿就和陆一城疯闹在一块儿了,莫一诺也因为结婚难得出来放松,也跟着喝了些,封子染觉得自己不喝酒不合群,也没有谁主动要求,她就很自然的融入到了其中。

然后不知不觉喝了不少。

------题外话------

达拉,下午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