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子染的嘴唇是我咬破的!/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包房中气氛很好。

翟夏拿着话筒在放声高歌,跟杀猪似的,吼得还特别来劲。

莫一诺也很放开,和翟夏玩得很嗨。

反而是陆一城,就坐在沙发上,最多的时间就是在喝酒。

陆一城酒量不错封子染是知道的。

但不是一个嗜酒的人,今晚却奇怪的一直在喝酒,觉得很诡异。

封子染也不去主动靠近她,总之自己也默默的喝了不少。

夜晚有些深了。

她都不明白,她父母居然都没有的电话来找她。

她看了看时间。

看着房间中玩得正嗨的人,捉摸着现在说走,应该会很扫兴吧。

于是。

就只能安静的坐着,然后也只能喝酒。

“你酒量很好吗?”陆一城突然开口。

封子染吓了一跳。

这人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的。

她压惊,一笑,“还好。”

“别喝醉了,回去我会不好交代。”

“好。”

于是,就乖乖的放下了酒杯。

陆一城嘴角是抿了一下,其实也看不出来他什么情绪。

正时。

莫一诺和翟夏唱完一首歌,两个搭着彼此的肩膀走过来,坐在了封子染的旁边,翟夏和莫一诺拼酒,翟夏又转头对着她说,“公主妹妹,我们喝一杯。”

“哦。”封子染又重新拿起酒杯。

翟夏和封子染干杯。

啤酒下肚。

翟夏喃喃道,“公主妹妹,你应该才认识陆一城吧。”

“额,是才认识。”封子染笑。

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心虚。

“你知道这货吗?一天除了喜欢睡觉就是睡觉,但是又神奇的头脑聪明得让人真的很想撞墙啊,从小在他的光环下我感觉我没有死都是上天的厚爱了。”

有这么夸张吗?

“不过现在我平衡了。”翟夏说,“前不久,这货被人放鸽子了。”

陆一城眼眸看了一眼翟夏。

翟夏那一刻喝得有些酒醉,根本就没有搭理陆一城的视线。

何况,他真的很想告诉全世界,陆一城被人爽婚了,被人爽婚了。

他说,“那天这货西装革履的,还在我后备箱填满了都是花,拿着户口本说去结婚,结果等了一天女主角都没有出现,这还不算什么,女主角还突然凭空消失了,就是怎么都找不到知道吗?我们都觉得他遇到女鬼了。”

“不至于吧。”封子染讪讪一笑。

她抬眸看了一眼陆一城。

他真的等了她很久吗?

“我真觉得可能是女鬼,否则陆一城这种男人怎么会被凡夫俗子所勾引。我真特么特别好奇那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到底有什么巫术可以迷惑得了陆一城。”

额……

就在你面前。

“对了,你可别喜欢陆一城。”翟夏突然直白。

封子染脸红。

她为什么会喜欢他。

“一般见过陆一城的女人,都会被他吸引,不就是长得帅点嘛,不就是头脑聪明点吗?不就是家里有点臭钱吗?也不知道女人怎么这么肤浅!”

所以,女人应该喜欢他这样,更加肤浅的人吗?!

“话说其实陆一城有的我都有,而且我也是单身。”翟夏突然笑。

封子染那一刻真的没有忍住。

一下就笑了起来。

翟夏这是在介绍他自己吗?

“你对我感觉怎么样?”翟夏更加直白。

这攻势,也真的没谁了。

“我以为你是同性恋。”封子染也很直接。

旁边的莫一诺直接笑喷了。

她本来很饶有兴趣的想要看看翟夏追女孩子,不管如何,翟夏也不小了,用小夏夏妈妈说的话是,就算不交女朋友,带个男朋友回来也好啊。

“在下纯爷们!卧槽!”翟夏爆粗口。

封子染笑。

“不信,咱们交往试试,让你看看爷到底有多MAN……喂,我滴个去陆一城,你丫的拽着公主妹妹去哪里……”

我去。

劳资好不容易看上个对眼的。

此刻的封子染也莫名其妙。

她其实还真的很喜欢翟夏的性格,就算被表白然后去拒绝也不会觉得尴尬的性格,突然莫名其妙就被陆一城给带走了,把她带到了他的小车上,让夜场的专业代驾,开车离开。

封子染转头看着陆一城,看着他脸色微变但好像心情并不是很好的样子。

而他的大手,还一直抓着她的手腕,没放。

封子染有些尴尬,尴尬的动了动手臂。

陆一城似乎反应过来,反应过来放开了她。

与此同时。

他手心直接抓住了她的手。

十指相扣的方式。

封子染瞪大眼睛看着陆一城。

陆一城把头扭向车窗外,也没有回头,她的角度,只能看到陆一城完美的侧脸轮廓。

封子染此刻心跳很快。

快到就要跳出来了一般。

陆一城为什么会这么牵着她。

这分明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相处方式。

而她……居然就一直没有拒绝。

她只感觉到陆一城的温暖,在自己的手心处,一直蔓延。

蔓延着,变得很热。

甚至呼吸都变得急促。

车内很安静。

安静到,封子染只能够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一下一下,很激烈。

她决定了,明天就要离开。

对,不管她父母走不走,她都一定要离开文城离开陆一城。

再这么下去,她感觉自己的理智会不在。

她这么想着。

想着。

车子终于到达了陆一城他家大别墅。

车门打开。

陆一城一直没有放开她的手,牵着她一起,下车,走向大门口。

封子染动了动手指。

这样进去,不好吧。

很不好吧。

她可不想被她父母看到。

她鼓起勇气,“陆少爷,麻烦你放开我,我们这样进去会被人误会……唔……”

封子染整个人一怔。

陆一城突然转身,直接就亲了下来。

亲在了她的唇瓣上。

封子染整个人完全懵逼。

就看着高大的的陆一城在她面前,近距离的一张俊脸,还能感觉到唇舌中,他的主动。

唔。

陆一城,这么随便的吗?

唔。

封子染紧闭着眼睛,心跳跳动得更加厉害了。

她就一直感觉到陆一城的急切,陆一城的温度,陆一城给她带来的触感……

怎么办?

是不是应该推开。

是不是应该推开。

不能沦陷不能沦陷。

她不停的告诫告诫自己。

突然感觉到嘴唇一痛。

“啊!”封子染轻叫了一声。

陆一城放开她的嘴唇,那一刻却并没有离她很远,他还是近距离的看着她。

幽暗的灯光下,封子染只能看到他墨绿色的眼眸,散发着让人沉醉的光芒,真的很难抵抗,她怎么劝说自己移开视线移开视线,最终,还是被深深的吸引。

他说,“这样还是误会吗?”

封子染看着他。

眼眸直直的看着他。

陆一城放开她,突然转身大步走了进去。

封子染捂着自己的唇瓣。

唇齿间,还残留着他的味道,他浓烈的,甚至这两个月以来,都挥之不去的味道。

她咬牙。

放松自己跟着走进了大厅。

大厅中,传来了父母辈的说笑声。

这么晚了,还在客厅吃饭喝酒。

她爸分明酒精过敏的。

她跟着陆一城走过去。

陆漫漫连忙招呼着,“一城,过来和你表婶还有龙九阿姨喝点酒。”

陆一城就规矩的坐了过去。

“子染也过来。”夏绵绵招呼。

封子染过去才知道,饭桌上又多了两个人,她不认识,但看得出来,应该是很好好的关系。

夏绵绵今晚确实喝得很爽。

好久没有遇到像古歆这么能喝的老女人了。

完全是相见恨晚!

两个人一喝,其他人全部都是陪衬。

当然封逸尘就不说了,他全程只能陪同。

“子染,这是一城的表叔表婶,这是我女儿子染。”夏绵绵介绍。

“叔叔阿姨好。”

“子染长得真漂亮,我做梦都想要个女儿啊,但他们家,不知道什么遗传体质,就一诺一个女儿!”古歆抱怨。

“生女儿也不见得是好事儿。”夏绵绵说。

真的是,有苦难言。

古歆眨巴着眼睛看着夏绵绵,“是不是封逸尘偏爱女儿?”

“你说呢?!”

“我猜封逸尘和莫修远一拍即合的性格,估摸着差不多!”

夏绵绵笑。

气氛很好。

封子染却怎么都放不开,嘴唇上似乎一直残留着陆一城的味道,而陆一城此刻,却很自若的非常尊重的断起酒杯,和长辈了喝了起来。

“子染,这么安静,要不要陪阿姨喝一杯。”古歆突然开口。

封子染连忙端着酒杯,“阿姨我敬你。”

古歆和封子染喝了起来。

古歆突然问,“子染有男朋友了吗?”

“啊,没有的。”封子染连忙说道。

那一刻,似乎感觉到一道视线飘了过来,她转眸过去,看到陆一城很尊敬的在和她母亲喝酒。

“我家有两个儿子,你可以挑选一个。”古歆非常积极。

“我我我爸不会喜欢我交往外地的男朋友的,还跨国了……”封子染委婉的拒绝。

陆一城端着酒杯,喝着酒。

“如果你不嫌弃,我家小夏夏倒是可以入赘。”古歆说。

“翟夏?”

“你认识?”

“嗯,刚刚和陆少爷一起去魅色,翟夏也在。”

“那你对我儿子印象如何?”古歆一脸兴奋。

“那个阿姨,我觉得翟夏可能……不会喜欢女孩子。”

“你都这么觉得吗?”古歆问。

封子染点头。

古歆感叹。

她家小夏夏掰不直了吧!

她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老公。

明显,她家老公的脸部开始抽搐了!

认了吧,翟安。

谁让你从小当闺女养!

“阿姨,其实现在同性恋什么的很正常,你别太放在心上。”封子染劝慰。

古歆点头,“我也不是这么古板的,关键是小夏夏男朋友也没带回家。”

封子染笑,“可能还没有遇到有缘人。”

“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懒得管他们。”古歆突然又精神充沛。她举着酒杯,看了一眼旁边的陆一城,嘀咕道,“一城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主动了,你母亲被他缠着我只能跟你喝了。”

“我荣幸之至。”封子染连忙给自己酒满上。

陪着古歆喝了不少。

古歆这么看着封子染,甚是满意有人这么陪她喝酒,她说,“我家还有个大北北。”

封子染欲哭无泪。

“实在你爸不允许,大北北也可以入赘。”

“……”封子染真的无言以对。

古歆当然是逗子染的,大北北现在在辅助莫子兮,涉及到政治上面的一些牵扯,就不再是儿女情长那么简单的事情。

不过她真的忒想她两个儿子能有点婚姻上的作为了。

倒不是想要孙子孙女儿什么的。

就喜欢家里人多热闹点!

“话说子染,你嘴唇怎么了?”古歆似乎突然发现了新大陆。

封子染舔了舔。

“看上去像是被人咬破的。”古歆审视。

封子染脸一下就红了。

那一刻其他人也都看向她。

完蛋了。

封子染觉得自己此刻,很难撒谎。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明明热闹闹的酒桌上,一下就死一般的安静。

封子染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硬着头皮,打算一口咬定是自己不小心咬的。

还未开口,就听到耳边陆一城说,“我咬的。”

饭桌上更加的鸦雀无声了。

所有人的视线瞬间就从封子染的脸上放在了陆一城的脸上。

所以。

现在是什么情况?!

封逸尘的脸色明显有些变化,眼眸直直的看着陆一城。

“我会负责的。”陆一城说,很肯定。

陆漫漫那一刻都不知道该怎么打圆场了。

这是轻薄了人家闺女啊。

一看就知道,封逸尘特宝贝。

封子染也一脸懵逼了。

好扮相她反应过来,“啊,是误会,刚刚下车的时候我高跟鞋太高崴了一下就陆一城碰到了,不小心挂到了一下而已,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不需要负责。”

说着,使眼色给陆一城。

陆一城却当没有看到,他说,“叔叔阿姨,请你们将封子染嫁给我。”

什么?!

封子染都要从饭桌上跳起来了。

比她更激动的是她爸。

封逸尘直白,甚至半点没给面子的当着所有人说,“没门。”

“……”其他人瞪大眼睛。

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叔叔觉得我哪里不好吗?我可以改。”

“很多。”封逸尘说。

“叔叔请直说。”

“第一,你家世很复杂,我虽然和你父亲相见如故且他有恩于我,但一码归一码,你父亲当年能够单枪匹马的夺下北夏国的政权,能力之外,也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黑暗。仇家不可避免,就算你哥哥是当今统帅,也一样可能遭遇暗杀等不可预估的事情发生,何况北夏国经常换国体政权,谁都不知道你们莫家的天下能有多久,我不可能让我女儿在这种乱世中冒险。”

夏绵绵翻白眼。

北夏国现在比阿尔戈还太平好吗?!

这完全就是,无稽之谈嘛。

“第二,我今天才认识你陆一城,所以我没时间也没有去查清楚你的祖宗十八代包括你的成长是否有任何污点,我不可能放心把我女儿交给一个我都不是熟悉的人。”

那你前一段说的都是鬼话吗?当初当上王子的时候,北夏国的统帅祖宗十八代你可清楚得很!

“第三。我女儿我只会把她放在我身边,我不放心任何人来照顾她,再优秀也不可以,更不可能让她离开我到这么遥远的国度,万一家暴什么的,我没办法第一时间出现在她面前,更没办法第一时间揍人!”

“综上,你死了这条心。”封逸尘总结。

言简意赅,字字珠玑。

古歆在旁边听得叹为观止。

她终于明白,龙九为什么要说生女儿也不见得很好了。

这特么……对比起莫修远宠女儿的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嘛?!

她作为好事的吃瓜群众,突然很想看看,一向牛逼哄哄的莫修远和陆漫漫,怎么处理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

------题外话------

嗯嗯。

我们宠女狂魔封老师,再次上线!

陆一城怎么破呢怎么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