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老婆,帮我投币/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瑞载着顾一诺来到公交站台,公车还没来,两人坐在长椅上等着。

“小诺,你要不要吃冰淇淋?那里刚好有家店,我去给你买。”许瑞指着不远处的冰淇淋店。

“好啊。”顾一诺点点头。

黑色的迈巴赫转入路旁,稳稳的停了下来。

“大少,你先等一会,老爷子最爱吃这里的水晶肘子,孙嫂让我顺便买一点回去。”小刘解开安全带下车,目光不经意的朝马路对面望去,忽然眼前一亮。

他看到对面的公交车站上,坐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大少,大少,你看,是一诺小姐。”

陆已承转过身,朝小刘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顾一诺一人坐在长椅上,微微一低头,一缕发丝顺着她的脸颊划落,在这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成了一道惊艳目光的风景。

他的心泛起了一丝涟漪,推开车门,下车。

顾一诺不时的朝许瑞去买冰淇淋的店望去,没有留意四周。

陆已承走了两步,忽然停下来,将衬衫的扣子往上扣了一棵,才朝一旁的斑马线走去。

小刘看到着大少的反应,笑了笑,这下老爷子应该开心了,大少对一诺小姐,的确是有那么几分不同!

马路对面,许瑞拿着冰淇淋朝顾一诺走来。

“小诺!给你!”

顾一诺接过尝了一口。好怀念这种味道,有好几年,没有吃过冰淇淋了!

“香草哈密瓜双拼口味!”

“你最喜欢的。”许瑞坐在顾一诺身旁。

“许瑞,今天爷爷说的那些,你不用问过你爸爸,就直接拒绝了吗?我爸爸撤资的事情,我不知道,真的很抱歉,都是因为我……”

“小诺,就算是你知道也没有办法阻拦。”许瑞打断顾一诺的话,“其实,我们这个家族企业,我爸爸一个人撑着挺累的,破产就破产了吧,我爸爸也能轻松几年,何况,我也长大了。”

破产了?竟然这么严重吗?顾一诺很吃惊。

“你是有别的打算了吗?”

“打算是有,不过眼下高考最重要,先考完再说。”许瑞的口气,听起来很轻松。

马路对面,陆已承站在路旁看着两人,绿灯亮了,人流涌动,朝马车对面走去。唯有他没动,三十秒过后,红灯亮了,他还在原地。

顾一诺点点头,“也是啊,考完再打算也不迟。”她抬头,朝马路一旁望去,“公车来了!许瑞,你不用陪我了,快回去吧。”

许瑞起身,将靠在一旁的单车扶起来,“你小心一点。”

“你也是,明天见。”顾一诺朝许瑞挥挥手。

公车缓缓停稳,顾一诺上车,车子上没有一个空位,她就在前面站好,车子缓缓启动,突然来了个急刹,又一个人影上了车。

小刘提着水晶肘子走到车前,忽然看到大少竟然上了那辆公交车!他可怎么办啊?是回去?还是跟着那辆公交车?

陆已承上了车,眉宇微凝,这么多人,连个位置都没有。

公车司机为了他来了个急刹,心里有不舒服,看到他站在那里半天没一点反应,不耐烦的说道:“投币啊!”

陆已承低头,看到投币机上写着:上车2元,自动投币。

他摸了摸身上,突然想起,钱包在车上,堂堂陆大少,此时此刻竟然身无分文!而他这一身气派,与车内的环境也格格不入。

这特么的就尴尬了!

顾一诺看着窗外,压根没注意到车内发生了什么,也没有注意到,身无分文的陆大少朝她投来的目光。

一车子的人,目光都落在陆已承的身上,除了顾一诺。

坐在前面的老婆婆从包里拿出两块钱,递给陆已承:“钱包丢了吗?先拿去投币吧。”

“不用,我老婆在车上。”陆已承看向顾一诺,朝她走过去。

一个人突然靠近,顾一诺缩了缩身子与他拉开距离。陆已承的心里,窜起一股无名火!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发现他?!顾一诺心里也有气,前面明明有位置,这个人有病啊!非得和她挨那么近?

“老婆,帮我投币。”

我去!要不要脸啊!难道是遇上色/狼了?顾一诺抬起头,正准备发飚,看清这个“色狼”的真面目时,小嘴越张越大,能塞个鸡蛋。

“陆,陆陆陆……”她结结巴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怎么在这里?怎么在公车上!

“两块钱有吗?帮我投币。”

顾一诺愣愣的点点头,“有,我有卡。”然后翻开书包外面的小包包,将公交车拿出来,陆已承接过,转身朝投币机旁的卡机刷了一下。

车子上的人,看着两人的神情都不一样了,原来这个男人所说的老婆,是个高中生啊!现在的学生,都这么开放了吗?

顾一诺接过卡,身子又朝后缩了缩,低着头不敢看他。

陆已承拉着扶手,心气未消。也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就跟着她就上了公车,简直是自找虐!

车子到了一站,又上了几个人,原本就拥挤的车厢内更没有什么空间了,这已经是陆已承能接受的极限!他有一种想立即下车的冲动。这个女人也真是的,顾家没个司机接她上下学吗?来挤这么多人的公车!

突然,车子一晃,顾一诺情急之下,一把抓住陆已承的衣衫,控制不住的撞在他的胸膛上!他的胸膛那么硬,撞得她两眼泪花。

陆已承一手握着扶手,一手搂着顾一诺的腰将她抱得紧紧的,他能感觉到,怀中的女人,突然全身僵硬。就那么不适应他的碰触吗?

“我,我可以自己站,不,不用……”

“下一站,我们下车。”陆已承不容质疑的声音在顾一诺的头顶响起。

顾一诺不出声,两只小手握成拳头,抵在他的胸前,这样防卫的姿势,让陆已承很不舒服。他暗暗收紧力道,将两人贴得更紧,突然,怀中的女人挣扎了一下。

“别动,又没有把你怎么样。”

顾一诺的呼吸不争气的急促起来,贴得这么近,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忽然涨起的反应!她的耳垂由刚开始的粉红,变成能滴出血来的艳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