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老男人,情窦晚开/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怒气未消。她不愿意退婚,却又不让他碰?他要是真的想对她强的,电梯里就把她破了!

他转身,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陆大少,这是长夜寂寞想起我来了?”靳司南不正经的声音会电话那头传来。

“你在哪?”

“盛世皇爵会所啊!还能在哪?”

陆已承切断电话,转身离去。

顾一诺看着他怒气的背影,泪水流得更凶,她缓缓屈膝,将自己的脸埋入膝盖中,心里很乱很乱……

……

靳司南放下电话,觉得有些奇怪,他感觉陆已承的语气有些不对劲。

一个女人朝靳司南贴了上来,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膀上。

他朝面前的女人望了一眼,语气凉薄:“我不喜欢假的。”

女人脸色一僵,强颜欢笑,“三少说什么呢?人家这可是真的。”

靳司南抬手,握住。

“真的?”

“啊!”女人惨痛的叫声响起,整个包房立即安静下来。

靳司南松开手,拿起一旁的毛巾嫌弃的擦着。

女人痛得快要昏过去了,爬在地上一动不敢动,这个靳家三少,真的不是好惹的!看着秀气温润,怎么骨子里会这么狠厉!

“滚!”靳司南从齿缝里挤出来一个字。

女人连滚带爬逃了出去。

“三少,你这是怎么了?一个女人而已,何必动那么大的气?把人家的胸都捏碎了!”

“一个女人?是个女人都想上我的床,也不瞧瞧都是些什么货色!”靳司南极为挑剔,一般的女人,挑不起他性趣!

陆已承是天生寡淡的性子,靳司南是对女人,挑剔到了极点。他们两个,才被传言,有那么一腿。

“陆少,请。”服务生推开门,将陆已承请了进来。

“我靠!”靳司南脱口而出,刚刚挂了电话,也不过才十多分钟的时间吧?怎么这么快就出现在他面前?

难道,陆已承本来就在盛世皇爵?

“出来一下!”陆已承没有再往里面走一步,整个包厢里,奢靡的气息让他极不喜欢。

靳司南刚刚还嚣张的样子,到了陆已承面前,立即怂了,拿起一旁的衣服,跟着陆已承走了出去。

盛世皇爵,是靳氏名下的集团公司,靳氏的产业大部分只在帝都,盛世皇爵开到G市,是靳司南的私有产业。靳司南是盛世皇爵名副其实的大BOSS。

靳司南打量着坐着窗前的陆已承,笑道:“你是专程来找我的?我可告诉你,现在是休假时间!拒谈公事!”

陆已承不出声,眼都没抬一下。

“你家老爷子,家教那么严,这么晚了你还在外面溜达?”

陆已承依然没有出声,靳司南又小声嘀咕:“怎么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你等着啊,我去取瓶酒来。”

靳司南一走出去,立即拨通酒店经理的电话。

再回来时,手中除了拎着两瓶价值不菲的红酒以外,还带着一脸贱笑。

“我说陆大少,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既然是带着嫂子来的,也不让我见见未来嫂子。”

陆已承接过酒,自顾倒了一杯,一口气喝完。

靳司南愣了一下,坐在陆已承面前,“连你陆大少也有情场失意的时候?”

陆已承这才抬眼,瞧了靳司南一眼,“她想要退婚。”

“那你在我这里喝闷酒,是因为担心陆老爷子,还是因为你自己心里不舒服?”

陆已承沉默了,其实,他也不知道。

“我明白了,你这边动情了,人家那边不愿意,也就是说,你陆大少,第一次追女人没搞定!哈哈哈哈。”靳司南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

“还是,还是自己的老婆……搞不定自己的老婆……哈哈,笑死我了。”

陆已承瞪了靳司南一眼,心中更加郁闷。

“三十岁的老男人,情窦晚开,还被拒绝,哈哈,还有比这更好笑的吗?”靳司捂着肚子,笑得双肩直颤。

陆已承默不作声,一瓶红酒已经去了一半。

既然她无意于他,也没有必要结婚了。他也会想办法,让爷爷打消这个念头,现在看来,爷爷特别喜欢顾一诺,突然和爷爷说解除婚约这事,恐怕他身体受不了。

靳司南笑够了,这才露出一丝正经的神情:“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解除婚约。”陆已承淡淡的回应。

“你家老爷子会同意吗?”

“现在不同意,以后会同意的。”

“唉,你说那顾在小姐,她是不是眼神不好啊?怎么就看不上你?太可惜了,以后有她后悔的时候。”靳司南与陆已承认识那么多年了,又怎么会不了解陆已承的性子。

他说退婚,是真的不想与这个顾家小姐,再有什么发展了。

“我让你查的那家发贴子的公司法人,查的怎么样子?”

“法人叫刘伟,桐县人,在小古弄瘫了他们的服务器之后,这个刘伟就跑了。”

“那他的幕后主使人,也断了线索。”陆已承若有所思。

“是啊,不过,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除非这个刘伟躲躲藏藏一辈子!”

陆已承放下洒杯,“你打个电话,让人把顾一诺落水的案了,录的口供发过来。”

靳司南挑了挑眉,刚刚查那个刘伟,是因为影响了陆家的名声,那现在查顾一诺落水,又是为了什么?

陆已承挑眉,一脸不耐,怒道:“还不快打!”

“是,陆大少!”

靳司南起身,去打电话,十五分钟后,几条信息发到他的手机上,他将手机拿给陆已承。

“这里,有三个人的口供,顾一诺的,许瑞的,还有顾茗雪的。”

“顾茗雪?”陆已承先看了许瑞的那份,再看了看顾一诺的,然后才是顾茗雪的。

“这三个人,一定有一个人在撒谎。”靳司南笃定的说道,“你说,究竟是许瑞推的,还是顾茗雪推的?”

“在顾一诺落水的那一瞬间,许瑞没有亲眼目睹是谁推顾一诺落水的,而顾一诺说是顾茗雪推的她,顾茗雪却说,顾一诺和许瑞走了,她不再现场。”

“三个人,都没有足够的证据。”靳司南翘起二郎腿,“就连别的目击者都没有。”

陆已承看着这三份证词,若有所思。

------题外话------

小剧场:

靳司南:“陆已承有多傲娇,谁用谁知道?”

顾一诺:“怪不得,他前世不爱我,原来爱得人是你!你们谁是攻,谁是受?”

陆已承:靳司南猝!享年27岁。

陆已承独白:

三十年,心如止水,原来,是没有遇见他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三十岁,开了十七岁青春年少时才有的情窦,连昙花都不如,初开就枯萎。

我陆已承从不强求,既然对我无情,我绝不挽留。

靳司南:死不瞑目,坐等打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