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已承哥哥/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急什么,陆已承如今在G市,等我先计划计划,这件事情,一定不能再有差错了!得从那个许瑞先下手。他老爸破产,欠了一屁股的债,就不信,他骨头那么硬!”

顾茗雪听到这些,唇角扬起一抹笑意。

“最近,那个许瑞,还和顾一诺走得那么近吗?”

“是啊,天天都在一起,好的跟什么似的。”

“不理他们,让他们继续好下去吧。”程诗丽眼神微寒,接下来,她得好好的计划一下。

不光是那些能让顾一诺上瘾的毒,还要有一件让事情,让顾一诺再也翻不了身!

……

征得陆已承的同意之后,接下来,顾一诺顺利的通过了联考。

她所画的那几副作品,让评分的老师,都赞不绝口。

这样的功底,这样纯熟的绘画技巧,这哪里像是一个要考入美院的学生啊?这简直都有几分成名画家的风范了。

顾一诺从小就喜欢画画,嫁给陆已承之后,时间太多,太清闲,又为了戒毒瘾,她就天天不间断的画画。

是画画,拯救着她被毒瘾折磨的心,让她渐渐的走出阴霾。

她也才知道,自己竟然在这方面,那么有天赋。

所以,这一世,她不会荒废了她的这个天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选择自己想走的路。

顾一诺也没有想到,她的考试的作品,竟然被一个老师推荐给了一个G市有名的画家,白聿。

白聿还亲自致电给顾一诺,希望将她的那几副画,收在他的画室里。并且那些画上,全都署上顾一诺的名字。

白聿大师的画室,也是一个小型的画展馆,里面大多是白聿的画,也会放一些他学生的画,但这是极少有放别人的画的情况。

顾一诺的能放在那里,一时成了业内热议的话题。

选了艺考,顾一诺的心情,也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再次拿到成绩单的时候,她还是惊呆了!

上一次的考试,还是她重生前做的,所以基本与平常的成绩没有多大的差别,这一次的,可是完完全全自己写的。

成绩竟然从前几名,一下子跌到了倒数!

班主任,痛心疾首,校方也觉得惋惜,这么好的一个学生,本来还有希望,再出一个考上H大的好苗子,就这么废了!

不过,看过顾一诺的画作的老师,又忍不住齐齐赞叹,这孩子,对画画,真的是太有天赋了!要是不学画画,那才是可惜。

放学后,顾一诺在学校外等许瑞。

白聿给了她两张门票,是去参加白聿的画展的,她也没有人陪着,又觉得第一次见白聿,怕自己会紧张,就想起了许瑞。

刚好她找许瑞,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刚好趁这个机会,把许瑞约出来。

“小诺,你在等我吗?”

“是啊!你有空吗?陪我去个看个画展。”

“哇!白聿的画展?好啊,这个怎么都得去。”许瑞点点头。

他找了个兼职,在网吧工作,以前虽然不及顾一诺家世那么好,他也算是个小小的富家公子。如今,只能沦落到出来打工来缓解家里的经济压力。

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从来没有抱怨过。母亲身体不好,父亲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年少的他,扛起了家庭的重担。

“晚上七点半入场,现在还早,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我请客。”顾一诺笑着说道。

“好啊!我可要吃顿好的!”

“好,随你怎么点,吃什么都行!”顾一诺笑着回应。

“上车!”许瑞拍了拍单车后坐。

顾一诺坐上去,两人沿着学校的骑行车道,飞驶而去。

轻风卷起顾一诺雪白长裙的一角,散发着青春的馨香,将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美好,衬托到,恬到好处。

许瑞回头,朝顾一诺看去,眼底全是柔情。

黑色迈巴赫停在学校外,陆已承朝手腕上的表望去。

他本来是按着时间来的,不过路上赌了一会车,不知道顾一诺是不是已经走了。

他拿起手机,才发现,他竟然没有她的手机号。

上一次,她打电话来,还是打的爷爷的电话。

他推开车门,朝一个走来的同学望去,“这位同学,你认识顾一诺吗?”

“哇!好帅啊!”一旁的女同学犯起了花痴。

陆已承耐着性子,再次问道:“你认识顾一诺吗?”

何薇听到顾一诺的名字,立即跑了过来,“你找一诺啊?我是她同桌,她放学就走了!”

“谢谢!”陆已承道谢,转身。

“你是顾一诺的未婚夫吧?”何薇忍不住问道。

陆已承打开车门,朝何薇回应了一句:“是。”

“竟然是顾一诺的未婚夫啊!”

一旁的女同学,都已经花痴的腿都软了!这个男人,不止是帅啊,气场那么强大,用一句话来形容:简直帅出天际,突破次元!

“真的是好羡慕啊!有这么一个男人,要是能让我天天看上一眼,我也满足啦!”

何薇看着一旁的女同学,低头一笑。顾一诺有这么一个未婚夫,是绝对不会看上许瑞的!

但是,在她眼里,许瑞才是最优秀的。

陆已承倒车,调转车头准备离去,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车子前面,他立即刹车,还是撞到了车前的那个人!

“啊!”一旁的人,尖叫一声。

陆已承下车,查看这个人的情况,发现是一个女同学。

“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脚好痛。”顾茗雪咬着下唇,强忍着痛意想要站起来,可是毕竟是车子,这么轻轻一撞也够她受的。

她现在才有些后怕!还好,陆已承刹车急时,要不然,她还不知道被撞成什么样子。如果,她刚刚不冲上来,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再见到陆已承,才能与他有交集。

“已承哥哥?”顾茗雪装着吃惊的样子。

“你是谁?”陆已承反问。

顾茗雪心里一酸,他竟然不认识她,也是啊,那天晚上,他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让她一句话也说不上。

“我是茗雪啊。已承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顾茗雪一脸纯真的反问。

------题外话------

顾茗雪,正式上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