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属畜生的!/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眼神一冷,“平常,别人都称呼我陆少,或者陆已承,你选一个吧。”

“已承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顾茗雪睁着无辜单纯的大眼睛,不解的询问。

陆已承蹙眉,那天,就是听到这个称呼,顾一诺才有那种反应,这个称呼,让他也觉得十分反感。

“你是属畜生的吗?”

“啊?”顾茗雪更加不解,属相不都是动物吗?畜生?这个形容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畜生才听不懂人话!”陆已承又说了一句。

顾茗雪的小脸,一瞬间变得苍白如纸,唇微微轻颤,眼中泛着一丝泪光。

他这是在骂她是畜生?!

顾一诺拉开门,看到对面的门口站着的顾茗雪,而陆已承则是冷着一张脸。看起来,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前世的时候,陆已承可是爱着顾茗雪的,甚至为了顾茗雪,借她的肚子生孩子。一想到那一对龙凤胎,顾一诺的心,又是一阵刺痛。

现在,她看到的一切,应该是因为她的重生产生的效应,这一世,他们还没有看对眼吧,不过时候未到而已。

她直接绕过陆已承,准备下楼。陆已承突然从身后将她抱了起来。

“你放开我,我自己能走!”

陆已承不理会她的反抗,只管抱着她朝楼下走去。

顾茗雪站在门口,委屈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落下来。为什么已承哥哥这么讨厌她?还骂她是畜生!

一定是顾一诺和已承哥哥说了什么!一定是!

顾一诺被抱到餐厅,桌上摆着几样早餐,一看就是孙嫂做的。

“爷爷听说你受伤了,特意让孙嫂煲了一些健骨的汤,让我提过来。”陆已承将她放在椅子上,将提过来的早餐一一摆在她面前。

陆已承这么早来,顾松博也赶紧起床。一看餐厅的情况,眉眼都是笑意。陆大少这一大早的,又是早餐又是殷勤的送上学,想想他的企划案,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顾一诺低头专注的吃早餐。陆已承剥了个鸡蛋放到她面前。

“我不喜欢吃!”

“就一个。”

“一个也不吃!”

陆已承将蛋掰开,将蛋黄塞到嘴里,蛋白直接塞到她嘴里。

“你怎么知道,我不吃蛋黄?”

陆已承差一点没噎死,喝了一口水才道:“小孩子都这样。”

顾一诺无言以对,低头继续吃。

“姐姐,我可以和你一起吃吗?”顾茗雪穿着校服,走到餐桌前,笑眯眯的询问。

“不可以!”顾一诺直接拒绝。

男人,随便顾茗雪抢,能抢走,那是本事。但是,吃的不行。

顾茗雪脸色僵了僵,“姐姐,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要是真的有,你告诉我,我一定改了,以前,姐姐那么疼我,我们从来都没有矛盾。”

是啊,以前是没有矛盾,那是她傻啊!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陆已承很期待,顾一诺怎么回应。

顾一诺放下勺子,朝顾茗雪笑了笑,“茗雪,你说什么呢?我们现在有矛盾吗?”

顾茗雪被问的哑口无言。现在的她,也不过才十八而已,还单纯着,没有完全学会程诗丽的手段。

“姐姐,我只是……只是觉得,你平常不是这样,一份早餐而已,你以前一定会分享给我。我们从小到大,我们之间不就是这种不分彼此的感情吗?”

“是呀,不分彼此,我把这个男人也分你吧?”顾一诺指着陆已承,朝顾茗雪问道。

陆已承微怒,这是什么话!小混账!

“姐姐,你说什么呢,我对已承哥哥,绝对没有什么非份之想@我只是把他当成是一个大哥哥一样,虽然,我也是爸爸的女儿,我也姓顾,但是,与已承哥哥订婚的人,是你呀。”

陆已承眉宇微蹙,他精通心理学,顾茗雪这些话,已经在他面前暴露了!潜台词是,她也是顾家的女儿,她也姓顾,所以,她也有资格嫁进陆家,也有资格成为他陆已承的妻子?

呵!谁给她的自信?!

“顾家就算是有十个女儿,顾一诺只有一个,能嫁进陆家,能成为我陆已承的妻子的,只能是她。”陆已承冷声回应。

顾茗雪咬牙切齿。

顾一诺抬头,看了陆已承一眼,低头,继续吃饭。

虽然心情被影响了,但是她不能辜负了爷爷的关爱和孙嫂的手艺。这粥能熬成这样,可能三四点就起来了吧。

直到吃不了,她才停下来,陆已承端起她吃剩的,将所有早餐全都吃完。食欲这种东西,是能相互影响的,比如现在,他的胃口就很好。

“你没吃早餐吗?”顾一诺见他将剩下的都吃完了,觉得奇怪。

“等你先吃啊,你那么能吃,万一不够怎么办?”他回答的理直气壮。

顾一诺无言以对!

堂堂陆大少,沦落到捡人剩饭吃的地步了?

“去学校吧。”陆已承起身,将她抱了起来,朝外走去。

顾茗雪在客厅等着,一看到陆已承走过来,立即跟了上去,她一定要搭上顺风车,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亲近陆已承的机会。

她只是还没有机会,表现自己的美好的一面。

陆已承将顾一诺放到副驾驶,朝顾茗雪冷眼扫了过去,顾茗雪摸向车门的手,吓得立即缩回来。

顾松博刚好走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幕,觉得有些尴尬。

“小雪,你怎么还在这里?”

顾茗雪朝顾松博走过去,搂着顾松博的胳膊,撒娇道:“爸爸,我和姐姐一起去吧,好不好?”

顾松博还没有出声,就听到陆已承冷声回了一句:“我是你们顾家的司机?”

“不,不,陆少,你误会了,小雪她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想和姐姐一起去,她们妹妹两个,从小关系就好。”顾松博连忙解释。

“还请顾先生交待你女儿一声,离我家诺诺远一点,上一次是落水,不知道下一次,又变成了什么!”

顾茗雪听到这句话,脸上闪过一丝惊慌。

顾松博也尴尬了,都不知道怎么回应,小诺落水的事情,过去那么久了,虽然没有结案,但是小雪的确也是嫌疑人之一。

顾一诺坐在车内,听到外面的对话,心里又无法平静了。

听陆已承的口气,莫非,他知道她落水的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