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和陆已承在一起是什么感受?/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一诺一身休闲装,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休闲鞋,长长的头发编了个辫子,带上一顶遮阳帽,走出顾家。

这样的她,浑身散发着一股青春的气息!一路走来,成了最亮眼的风景。

双肩包里,就背了几小包零食和一个保温杯,虽然她的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还是不敢太用力的走路。不知道写生的地点在什么地方,千万不要在山里面。

坐上出租车,直接告诉司机画室的地址。看了一下时间,刚刚好。

白聿也是一身休闲装,坐在画展的休闲区里,看着远处的风景,一只橘白相间的卷耳猫慵懒的卧在他的怀里,眯着双眼。

顾一诺来到画室,就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白聿的身上,有一股西方国度皇族贵气,再配了那只眯着双眼依然高冷不减的猫,真真是亮瞎眼的搭配。

猫儿感觉到陌生人气息,警惕的抬起头,朝顾一诺望去。

白聿从远处抽回目光,看到顾一诺,淡淡一笑,起身,将猫儿轻轻的放在地上。那道深邃的眸光,温柔的让人控制不住的想要沦陷其中。

“诺儿。”白聿唤了一声。

顾一诺在电话里听他叫过她的名字,但是现在当面又听一回,发现他的声音更好听了!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两人站在光晕中,美得如一幅插画。

白聿朝顾一诺走了过去,淡淡一笑,“真守时,刚好一点整,先去看看我给你准备的材料,还有没有什么需补充的。”

“哦,好的,不是说还有几个你的学生一起去吗?怎么没有见到其他人?”顾一诺一边跟着白聿,一边询问。

“今天是自由命题,不是集体活动,他们各自选择自己喜欢的题材了。”

是这样吗?可是他之前说的,让她误解是集体活动呢!顾一诺觉得,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怪。

她要怎么选写生的题材?一点准备都没有。

白聿朝前方走去,推门走进一间画室,里面放着一些学习用的东西,各种颜料画笔,画纸,墙壁上,有一个个用颜料拍出的巴掌印,五颜六色的,将一面白色的墙壁,装饰的格外灿烂。

白聿走到窗前,将收拾好的画夹递到顾一诺面前。

“你的脚怎么了?受伤了吗?”

“前两天不小心扭到了,不过已经没事了。”

“既然你的脚受伤了,就不要去太远的地方,我这画室也有很多景观,你可以在里找一个些景致,如果有想去的地方,我也可以带你去。”

顾一诺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我找到题材了,不知道白先生能不能当我的模特,让我以人物为主题来写生?”

“我?”白聿笑了笑,“人体模特吗?”

人体模特,一般是指不穿衣服,为艺术献身,尤其白聿有西方血统,这种事情,还是放得开的。

“不,不不不!”顾一诺连连摇头,“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你坐在那,抱着你的那只猫,我很想把那一幕画出来。”

“好。”白聿爽快答了下来。

“画油画颜料吧,色彩更亮丽一些。”顾一诺选好画笔,颜料,朝外走去。

白聿拨了个电话,“去准备一些糕点和咖啡,另外,今天下午,我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顾一诺支好画架,将纸铺好,拿起笔量了一下。白聿抱着刚刚的那只猫走了过来,坐在椅子上。

“还需要我配合一下吗?比如,角度什么的?”

“不用了,你的哪一个角度都可以!”

白聿笑了笑,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抬起手抚摸着他怀里的这只猫,猫儿舒服的闭上双眼,又在他的怀里慵懒的睡去。

顾一诺熟练的调色,开始下笔。

“你的美术和谁学的?用色这么大胆自信,不用试调一下吗?”白聿轻声询问。

“没有和谁学,就是闲来无事,画画而已,关于调色,我相信第一眼的感觉。”顾一诺轻声回应。

白聿看着她专注的作画,不再打扰她。

阳光下,她的皮肤白嫩得像是透明了一般,鼻尖上还有一层细密的汗珠,一双樱唇娇艳欲滴。不带铅沉,不染浮华,如水如云,绰约多姿。

首先,吸引白聿的,是顾一诺的画。

其次,是她这个人。

恍然间,白聿觉得,她的人,比她的画,对他更有吸引,甚至让他忍不住,想要走近她,了解她。

一副画,整整画了将近四个小时,从午后阳光正浓,到斜阳西下。

顾一诺抓着手中画笔,放到一旁的笔筒里,伸了个懒腰。

白聿起身,走到画架前。

顾一诺有些不好意思,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在白聿这样的大画家面前,班门弄斧。

“还请白先生,指导一下,要是有不足之处,还请白先生谅解。”

白聿看着面前的这幅画,与她之前的风格简直成了两个极端,整副画的色调,是那种偏暖白的风格,有一种梦幻的感觉。

阳光的光晕,她做了一些过度的处理,和人物以及风景上,形成了对比,但是又融为一体,功力可见一斑。

顾一诺见白聿不说话,心里有些打鼓,她从来没有运用这么多艳亮的暖色系的色彩,所以,有点不自信。

“无可挑剔!”这是白聿的评价。

“真的吗?你不会是哄我的吧?不过你就算是哄我的,也别说出来,让我先开心开心。”顾一诺低头一笑,露出几分久违的青涩。

白聿看着那抹笑意,心里好像被什么扫过,如同平静的湖面,惊起一丝涟漪。

“我从来不说谎话,是实就是如此。”白聿再次给予她不容质疑的肯定。

顾一诺看着这幅画,越看越喜欢,“还是我的题材选的好,你白先生往这里一坐,就已经是一道迷人的风景了!”

“第一次看到你的画的时候,觉得你的作品十分压抑,我以为你画风就是如此,没想到,今天一看,竟然有这么惊人的转变。”

“可能,我的画风,会随着心情而改变吧。”

“这么说来,和我在一起,诺儿是开心的?”

“是啊,就像是世界里,都充满了阳光。”

“那和你的未婚夫,陆已承呢?”白聿问。

------题外话------

我也遇到过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装的蓝孩子,抱着一只猫坐在阳光下,很干净,属于那种气质类的。

然后,我就坐在不远的地方,一坐一个多小时,坐的屁股都疼了!

然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