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调教小娇妻/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莜珂是叶家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她今天要不把这个敢抢他男人的女人给打残,她就不姓叶!

白聿看着突然冲上来的保安,将顾一诺护在怀里,就在这些保安还没有出手的时候,他直接朝一个保安袭去,先发制人!

“身手不错啊,陆大少,你要是再不去英雄救美,你的小娇妻就要被人拐走了。”靳司南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朝一旁的陆已承望去。

咦?人呢?

我靠!靳司南发现,陆已承已经在楼下了,一边走一边解扣子。

怎么眨眼间就到一楼了?答案只有一个,从二楼直接跳下去的!

还好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舞池那里,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要发狂的陆大少。

此时,白聿正握着一个保安的手,用力的折了过去,骨裂的声音听得人牙齿发酸,汗毛都竖起来了。

叶莜珂也吓了一跳,她从来不知道,白聿还有这样的身手!

突然,又是一道身影朝白聿走来,他直接迎上去,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占上风,胳膊一麻,接着是一阵刺痛,感觉骨头都要断了!

他立即抬头,看到来人,有些吃惊。

竟然是陆已承?!

陆已承抬手,直接对着白聿的脸就是一拳!

靳司南看乐了,果然啊,男人还得挥拳揍人的那一秒最帅!

“白聿!”顾一诺见白聿被打,惊呼了一声。

白聿身形不稳,朝后退了几步,他早知道,陆已承醋劲大,这一次,他带着诺儿出现在这里被陆已承知道,这一拳,还是轻的!

可是,陆已承凭什么,就凭一纸婚约,就想霸为己有?这也太简单了点。

白聿擦掉唇角的血,迅速朝陆已承还击!

陆已承现在心里极不爽,因为这个时候,顾一诺关心的竟然是白聿!注意力也全在白聿身上,他又被她华丽丽的给忽视了!

难道,他在她的眼里,就那么没有存在感?

顾一诺见到白聿还击,这才朝白聿的对手望去。只是一眼,她的心猛然一缩!

陆已承!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要打了!”她失声喊道。

但是,两个男人谁都没有停下来,反而非有一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气势!从陆已承一出现,白聿就占据下风,现在完全是被揍的那一个。

陆大少这简直是要命的的打法啊!

一旁的人也看呆了,这是什么情况啊?

杜芊芊搂着叶莜珂的肩膀道:“会不是会我表哥替你出气呢?”

“芊芊,我和你表哥不熟吧?”

“那我表哥为什么打白聿?”

“你快一点让你表哥住手啊!不要让他打伤了白聿!”叶莜珂急了。

“这个时候,你还管得了那个负心汉!那个贱人……”杜芊芊示意了一下,一旁站着的顾一诺。

叶莜珂的眼中,立即染了一丝狠毒!她快步朝顾一诺走去。

“陆已承!你给我住手!白聿,不要再打了!你们两个,都住手!”顾一诺朝两人男人喊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

叶莜珂顺手抄起一只酒瓶,抬起来朝顾一诺的头部狠狠的砸下去!

“碰!”酒瓶碎裂的声音,在顾一诺的头顶响起。

她吓得身子一缩,一瞬间,落入一个结实有力的胸膛!接着是碎玻璃渣落了下来,一只手按着她的头,保护不她不受到一点伤害。

这怀抱,在这一刻,让她觉得是那么的熟悉,好像,她早已经记住了他的味道,不知不觉中,刻入心扉。

一滴血,落在她的额前,顺着她的脸颊滑了下来。

她抬手摸了一下,鲜红的液体让她小脸一白。

“陆已承!你怎么了?”顾一诺失声喊道。

叶莜珂看着手臂上插着几块玻璃碎屑的陆已承,往后退了一步,瘫软在地上。她明明是想打这个贱人的,为什么陆已承会上来护住这个贱人?!

杜芊芊也看呆了,难道表哥和这个女人也认识?

一旁的人,更是一头雾水,刚刚还帮忙着叶大小姐的人,这一会怎么突然又护住了那个女孩?

白聿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中一阵后怕,刚刚要是那个酒瓶子直接打在诺儿的头上,后果,他不敢想象!

“叶莜珂!”他冷冷的喊出这个名字。

顾一诺扶着陆已承的胳膊,伤口很深,整个胳膊都是血,刹那间,她的心又是一紧,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隐隐作疼。

“陆已承,你的伤没事吧?我们快点去医院!”

“死不了!”陆已承心中还气未消,故意甩开她的手。

靳司南也跑了下来,朝顾一诺唤了一声:“嫂子好,嫂子别怕,我们现在就送陆少去医院。”

这一声嫂子,让所有人都是一愣,这不是靳家的三少吗?能让三少喊一声嫂子,这个女孩子,究竟是什么身份啊?

陆已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样子还在生气。顾一诺都快急死了,朝他喊道,“你想把血流干吗!”

“我流干血,关你什么事?”陆已承怒声反问。

“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顾一诺大声反驳。

靳司南头都大了,“嫂子,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要不,你先给陆少道个歉吧?至于剩下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好不好?”

顾一诺看着陆已承这一胳膊的血,立即软了下来,要不是他,她现在,恐怕是生死未卜。

“对不起,我们去医院好不好?”她软声道歉。

“你倒是告诉我,你哪错了!”

我靠!靳司南凌乱的不行,陆大少,你想调教小娇妻,咱也得看看场合好不好?这都特么的什么时候了!

顾一诺看着他的样子,简直要气死了,他的血照这么个速度流下去,真的会死人的!握着他的手,声音又软了几分,“惹你生气,就是我错了好吧?咱们去医院。”

陆已承这才被顺毛成功,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搂着顾一诺抬步离去。临走时,还朝白聿望了一眼。

要不是他的女人有危险,他今天一定把白聿服不可!

靳司南飞奔出去开车,一路朝医院飙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